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tt娱乐 >

不死凡人第三章 于火焰中跳动的鲜血

发布时间:2018-11-14 17:3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tt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不死凡人第四章 小城里的小杀人事件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浓厚的夜,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黑漆漆一片。

  一双眼睛,像是狼一样冰冷的眼睛。

  潜伏在黑夜之中的人,正是存活下来的石头。

  在大火的灼热与大地的冰冷下度过了一晚之后,他趁着二丫还没醒过来,回到了院子之中,捡到了父亲留下的柴刀跟弓箭。

  挖了一个深坑,将这具焦黑的尸体跟血淋淋的头颅埋了进去,重重地磕了头。

  石头终究是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坚强,在磕头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地往外涌。就在最后一个头磕完后,压抑的情感骤然爆发,他撕心裂肺地哭嚎了起来,昏迷了过去。

  叫醒石头的是醒过来的二丫,她找到了哥哥,将其叫了起来。

  看着二丫,石头嘶哑地喉咙说不出话,干涩的眼睛也表达不出多少情感。

  可能是父亲的遗传,他紧紧地拧了下眉头,咬紧牙关,豁然站了起来。拿好弓箭跟柴刀,拉着二丫的小手,头也不回离开了这里。

  已经烧焦的房屋骤然垮塌,埋葬了一切。

  沉默地走着,石头哭干了自己所有的眼泪。从他踏出家门的时候,他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流下一滴泪水。

  收集了一些粮食跟水之后,按照马蹄印跟间或留下的马粪,石头带着二丫一路追来,来到了马匪的老巢。

  现在杀死父亲的仇人就在眼前,石头却并没有任何的激动或者恐惧,他的眼里只有冰冷。

  早在白天,他就已经仔细观察了这里的一切,脑中所有的小聪明都为这次复仇而运转了起来。

  八岁的孩子,要杀死这一院的马匪。

  盯着眼前屋子,听着里面传来的呼噜声以及梦话,冰冷的风送来了汗臭以及马粪的味道。石头没有被影响到丝毫,只是冷静地趴着,一动不动。

  一只野狼,总有一种恐怖的直觉,在捕猎之前,无疑能够把握好最佳的时机。

  在安静而漫长的等待中,石头突然动了,谨慎小心地移动着。他早就脱掉了鞋子,用娇嫩的肉去触碰这些有着尖锐角的石子,防止发出什么响动。

  像狼一样,石头潜入到了院子里,开始他的计划。

  这些木柴,足够烧死二十个人,可是怎么烧却是一个问题。一旦有人被烟呛起来,发现着火了,绝对会轻易地逃出来,到时候杀不死任何马匪,反而会被杀死。

  幸而石头的小聪明让他不会天真地认为放把火就能烧死所有人,他有着他的计划。

  小心再小心地搬动着手中的木柴,将其放到早就想好的位置。从小就学着生火的石头,自然很清楚怎样放木柴才能让其快速燃烧起来。

  夜里的风声在呼呼作响,卷起碎小的沙石,吹打着一切,发出琐碎的声音。十多条汉子的呼噜声此起彼伏,混着各种肮脏的梦话。

  忽然,在众多的声音之中多出了一种声音。石头的耳朵立了起来,浑身也都紧绷了起来,小心且快速地放下了手中的木柴,躲到了一堵墙的后面。

  大半夜,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起来撒泡尿。

  门开了,走出了一个人。

  没有走远,睡眼惺忪的马匪到了一个避风的墙根,开始撒尿。

  不可避免的,石头的心开始狂跳,体内一种东西在刺激着他,让他轻微地颤抖起来。 石头不会去祈祷,也不会闭上眼睛等待,他只会盯着这个有些摇晃的黑影,等待着一切的发生。

  从小跟着父亲打猎,让石头的神经,比一般人的强悍很多。

  撒完了尿,马匪抖了抖,提上裤子准备回去续接上逛窑子的美梦,希望梦里的小茉莉还没离开,还在柔软的床上搔首弄姿等着他。

  然而,夜里的冷风加上尿完后的颤抖,终究是让这个马匪清醒了一些,也让他的目光捕捉到了一点东西。

  这是什么,黑乎乎的?将屋子围成了一圈,什么鬼东西?

  马匪低下了头,想要查看一下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几乎就在马匪抖的时候,石头就意识到了要发生什么,这就跟优秀的猎人知道猎物要往哪里跑一样。

  凭着一个八岁孩子的力量跟身高,想要杀死一个大人很难,想要无声地杀死一个大人更难。石头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挥舞着柴刀冲下去,却也不会祈祷这个马匪会迷迷糊糊地回到屋子。

  于是,石头取下几乎跟他等高的弓箭。

  想要凭着手上的力量拉开弓,对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石头用上了脚,用上了所有的力量,拉开了弓。

  夜还是很浓,石头只能凭着模糊的影子跟感觉去瞄准。

  他没有第二次机会,只能一箭射死这个马匪,要不然计划泡汤不说,他的死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一个八岁孩子的力量,能够勉强拉开弓,却不能赋予箭穿透人骨头的力量。就算是箭命中了马匪的头颅或者心脏,也不可能杀死他,唯有一箭射穿喉咙才能让马匪不出多大声音地倒下。

  原本狂跳的心此时已经安静了下来,石头压迫着自己的眼睛,将焦点缩到最小,控制着腿脚的颤抖。

  叮!

  极轻微的响声,石头腰间地柴刀好像被风吹起来。

  原本就已经有些清醒的马匪,被这一响声给彻底唤醒,豁然抬头,转向了声音的来源。

  心中突然出现了一股强烈的直觉!

  就是现在!

  嗖!

  王石握住箭的手骤然松开。

  一只有着铁镞的利箭划破了夜色,穿越呼呼的风,刺透人的皮肤、喉管、血肉,钉在了骨头的缝隙之中。

  一只箭,垂直地射在了马匪的喉咙上。

  想要说出什么话,却感到鲜血灌满了整个口腔,根本说不出来。喉咙有些疼,四肢有些无力,控制不住地往后退,有些踉跄,马匪最后扶住了墙,倒了下来。

  射完一箭之后,石头放下长弓,立刻奔跑了过来。他很清楚射穿喉管之后,人并不能立刻死亡,除非射穿了脊柱。

  所以他全力地跑了过来,无声地扑到了马匪的身边,冰冷的双手死死地扼住马匪的口鼻,不让其发出任何动静。

  马匪惊恐无比地看着这个狼一样的孩子扑了过来,感受着冰冷的双手扼住自己的口鼻,却做不出任何有力的反抗。

  时间很短,时间也很长。

  石头看着马匪不再有丝毫的动静,终于松开了有些僵硬的手。

  杀了一个马匪。

  解恨,得意,骄傲,恐惧……这些情绪都没有出现在石头的脑中,他只有一片冰冷。 马匪的鲜血已经染红了石头的双手,不带一丝水汽的风却立刻吹将其吹干,吹成了一副血痂做成的手套。

  石头在原地愣了愣后,立刻取回了长弓,以后用选好的木棍将房门顶住。点燃准备好的火把后,他开始从每个角落点火,确保大火能够在一瞬间蔓延。

  干裂的风,就如同油一样,不但没有吹灭细小的火苗,反而无限地将其催生起来。

  大火,一瞬间升起。

  浓烟,一瞬间蔓延。

  不知是谁第一个醒过来,立刻叫醒了所有人,疯狂地向外冲,然而房门早就被木头顶住了。

  火光冲天,浓烟弥漫,刚刚从睡梦中惊醒的人,无疑都慌了神,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疯狂地咒骂,疯狂地踹门,疯狂地拆窗……

  石头举着火把,站在一处围墙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内心没有任何的波动。

  咔嚓!

  风干了好几年的房梁塌陷,瓦片与燃烧的茅草掉落,将所有人盖在了下面。

  大火疯狂地燃烧着,着火的人也疯狂地呐喊,在狭小的屋子之中狂窜,却将火势弄的更大。

  浓烟已经将人呛的没了力气,甚至没有多少力气去撞门,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然而人的求生欲望,总能激发人的潜能。

  砰!

  最后还活着的两人终于撞破了燃烧的木门,从屋子里逃了出来,猛烈地吸着院子里新鲜的空气。

  就算是石头有弓箭有柴刀,也不可能杀死眼前这两个人。

  在缩成一只虾,缓了一会之后,两个存活的马匪终于看到了一个孤独的火星。

  火把的光芒相对于大火实在是有些微不足道,但是却格外的亮眼。

  最后的两位马匪,看清了火把下的人,看清了那双冰冷的眼睛。

  一刹那间,他们便明白了一切。

  然而,为什么会是一个孩子放的火?为什么是这么小的孩子想要杀人?难道这是一个亡灵?一个地狱的使者?

  看到最后的两名马匪,王石放下了手中的火把,立刻点燃了已经被他淋了灯油的马尾。早在此之前,他就小心翼翼地将马尾都缠在了一起。

  噼里啪啦!

  马尾一瞬间成了一团火,并且立刻蔓延到了马的身上,本就被火吓的有些疯的马,立刻冲了出去,向着没有火的院子之中冲了过去。

  剩下的两名马匪,甚至都没有站起来,甚至都没有接受一个孩子要杀死他们的事情。

  然而,疯狂的马已经冲了过来,从他们的躯体或者头颅上践踏过去。

  马匹冲到院子后,看清了四周的火,立刻调转了身子,从火焰最小的地方冲了出去,再次践踏了还存活的两名马匪。

  自始至终,石头都安静地站在围墙上,看着发生的一切。

  除了心里的一片冰冷之外,什么情绪都不曾拥有。

  看了一会头,石头跳下了围墙,来到了两名马匪的尸体前,有些艰难地砍下了他们的头颅。

  之后,石头擦干了柴刀上的血。

  在一片火海之中,他走进了漆黑的夜里。

  从此刻起,他清楚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会笑的石头,他的双手已经沾满的鲜血。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