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tt娱乐 >

不死凡人第七章 藤条就是规矩

发布时间:2018-11-14 17:3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tt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不死凡人第八章 什么都不能改变我的倔强(上)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长路往北,路边有一间用布跟竹竿搭起来的铺子,简陋到不能再简陋。

  铺子卖茶,卖茶的是一老翁。

  已经风餐露宿了好几天,又饥又渴,见到热气腾腾的茶,石头立刻喝了起来,猛地一大口灌进去,哇地一声都吐了出来。茶太烫,可以烫猪皮。

  老翁被石头的狼狈逗笑了。

  石头冷冷地望了一眼,说道:“你找死?”

  “你爹娘就没教你尊敬长辈?”

  “我爹娘死了。”

  老翁的神情略微变化了一些,声音略显柔和地说道:“爹娘死了倒也可怜,那你这是去投奔亲戚?”

  “去东来山。”

  老翁大笑了起来,说道:“东来山在东方,你却在往北走,听过南辕北辙,却没听过东辕北辙。”

  “半海湖。”王石只是简单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历经了千难万险,石头翻过了无数山岳,渡过了无数大江,几次濒临死亡,最后才走到这里。但是他还是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难题:一片海一样的湖,人们称之为半海湖。

  半海湖是咸水湖,里面没有任何的鱼类,也没有任何渡船,传说进去的人没有能够回来的。因为要继续往东走,石头就只能绕过去。

  老翁忽然问道:“小鬼头,你从哪来?”

  “漳州城。”

  “漳州城?”老翁想了一会,给石头重新添了碗茶,继续说道,“漳州城距离这里可是有五千里之远,你是自己走过来的?”

  “不然?”

  “你一个小孩还撒谎?你怎么可能一个人走过五千里路,暂且不说你吃的什么,光那八百里的天堑山川你是怎么过来的?”

  “爬过来。”

  “那你怎么没摔死呢?”老翁开始上下仔细地打量起石头。

  石头的目光很冷,手握在了刀上,瞬间就有可能砍死眼前的人。

  感受到凌厉的杀气,老翁不知道从哪抽出了一根藤条,毫不客气地打在了石头的身上,有些气愤地说道:“小鬼头,我来教教你规矩。”

  石头立刻从腰抽出了柴刀,可是没等拿出柴刀,老翁的藤条就又打在了手腕上。

  要是普通的孩子立刻就疼地松开了柴刀,石头却是真正经历过跟野兽搏斗的人,挨了一藤条后还是忍着痛抽出了柴刀。可即便抽出了柴刀也无济于事,藤条不断地落在手腕上,石头根本没有机会去砍老翁。

  石头本想拔出柴刀吓唬老翁,可受了老翁的这么多鞭子之后,真的火了起来,大声说道:“我杀了你!”

  老翁毫不在意地笑起来,说道:“你打碎的杯子可得赔,打你两下是轻的,我还要留你在这干活。”

  石头立刻向老翁砍了过来。

  老翁一藤条打在了石头的手腕上,这次可是用了十足的力气,直接打的石头手腕没有一丝知觉,石头手中的柴刀“咣当”掉在了地上。

  或许石头能够设计陷阱坑杀猛兽,甚至是强悍地杀死某些人,但是他遇上这个当了三十年的老卒,还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三十年的老卒生涯,经历的战斗大小不下百场,老翁能够活到现在,精神矍铄,必定是有一些非凡的本事。

  老翁冷笑了一声,说道:“小子,老老实实在这帮我卖茶,要不然这藤条可会一直落在你身上。”

  石头只是去捡地上的柴刀,会身便砍。

  感受到石头那惊人的杀气,老翁微微皱眉,这可是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感受到的杀气,怎么会从一个孩子身上散发出来?

  老翁用藤条一顶王石腰间,大手探出,轻易地握住了砍过来的刀背,之后踏出一步,立刻别住了石头的膝盖,暴力一扯,错开石头中心,将他摔倒在地,之后立刻压在了石头的身上。

  看似干瘦的老翁,展现出来一个老卒该有的本事。

  还没有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石头就被老翁压的死死的。

  老翁搜了搜石头,除了一些风干的肉,只搜出了李逸仙给石头的那块令牌,立刻揣到了怀里,这才起身。

  老翁刚一起身,石头立刻跳了起来,上来就要夺回令牌,老翁一闪就让他扑了个空。

  “看来,你还是很看重这块令牌。”老翁拿着令牌在空中晃了晃,眯着眼睛笑了笑。

  石头盯着老翁,变成了在荒野上的野兽,想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冷静地杀死眼前的生物。

  老翁看着石头的眼睛,知道再怎么打他,他都不会听话,说道:“小子,你不是要去东来山吗?只要你听我的,我就给你指一条路,只要一个月就能达到东来山。绕过半海湖,至少要一年才能到达东来山。”

  石头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说道:“还我令牌!”因为李逸仙的原因,他内心深处有点不相信任何人。

  “还你令牌!”老翁从怀中摸出了令牌抛给了石头,厌弃似地说道:“快走吧。”

  石头捡起了地上的柴刀,一声不吭地往前走。

  老翁看着渐行渐远的石头,眼睛眯的很厉害,薄薄的目光就像是刀锋,好像能够穿透石头的内心。

  石头走了很久,终于停顿了一下,最后转身回到了老翁的铺子。

  老翁气极反笑,略微带着讽刺地说道:“小子,你怎么回来了?”

  “我可以帮你干活,但是你得告诉我怎么才能在一个月内到达东来山!”

  “好。”

  ……

  石头在吃饭,狼吞虎咽,好像会人跟他抢饭一样,老翁在一旁抽着烟,笑着看着正在吃饭的石头。

  “你慢点吃,饿死鬼托生啊?!”

  石头平生第一次知道吃撑是一种什么感觉。

  能吃饱,可是这世上最安全的事情。

  ……

  几天后,石头剪了蓬松的头发,换上了老翁裁剪过的衣服,洗干净了脸。

  “小子,以后得学会不吃亏。你打不过我还要硬上,你傻不傻?要学会忍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翁摇着蒲葵扇说道。

  “我记住了,十年后我再来找你报仇。”

  “你这混小子,就是欠抽。”

  “去东来山的捷径在哪?”

  老翁的藤条又抽了过来,说道:“不知道怎么叫我?”

  “老头!”

  “你这样去不成东来山。”

  “为什么?”

  “东来山那些修仙的人都是一些迂腐的文人,规矩多的是,你这么不懂规矩肯定会被打出来。”

  “说的好像你去过东来山一样。”

  “我是没去过东来山,但是我认识不少东来山的人。”

  “真的?”

  诚然,石头有着远超常人的杀人直觉,但他终究是个八九岁的孩子,又有哪一个孩子的心真的是冰冷到极点?

  一顿饱饭,足够让他觉得安全,也足够让他信任老翁。只是他需要带着那冰冷的面具,因为他需要活下去。

  “要不然我怎么知道去东来山的捷径?”

  石头不吭声,不想去求任何人。

  “都说了你这样去不成东来山!你没脑子,听不懂人话?都说了你要先学规矩,学会了规矩才能去东来山。你这个样子在这里学一个月的规矩都学不会!”

  ……

  石头竟然真的在老翁的茶馆里待了一个月。

  “我可以走了吗,爷?”石头终于学会了一点东西,不至于动不动就拔刀砍人。

  “到日子了?”

  “当初说好的一个月。”

  老翁拍了一下脑袋,说道:“这么快!”

  石头说道:“不快。”

  “我看你是挨揍少了。”

  石头不吭声,只是保持着惯有的冷。

  “你小子就这么盼着走?”

  “是。”

  老翁抽了一袋烟,说道:“你也该走了,算算日子也快了,明天你收拾好东西跟我走吧。”

  “好。”第二天,天还未明,老翁就带着石头走了,走了半天来到了荒无人烟的半海湖旁边,老翁让他坐着等着。

  今天是十五,满月,月很冷,湖面也起了雾,让人不禁发抖,雾越来越浓,浓到看不出两步,月也没了。

  “我们在等什么?”

  “等船。”

  “坐船去东来山?”

  “对。”

  “这半海湖可没有一个人,谁撑船,鬼?”

  “鬼。”老翁很肯定地说了一句。

  石头觉得有些冷,因为他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毕竟他已经见过仙了。

  一条船漂了过来。

  这是一条很老旧的船,很破败,感觉像是从湖底捞上来的沉船。

  “上船啊,愣着干什么?”

  “鬼船?”

  老翁阴森地笑了笑,说道:“你猜对了!”

  石头瞬间一愣,从头凉到脚。

  老翁随即大笑了起来,说道:“瞧你那怂样!不过你得记着,到了东来山不能轻易相信别人,修仙的人比凡人更加可怕。一定要记着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至于怎么去东来山,你只要在船上坐好就行了,这条船一个月之后就会把你送到东来山。”

  石头刚上了船,船就开始飘荡了。他立在船头,看着老翁隐没在浓雾中,喊道:“老头!你等着,我会回来报仇的!”

  “臭小子!”老翁笑骂道。

  船早已经消失在浓雾中,老翁却一直在湖边站着,直到天明。

  ……

  船漂了一个月。

  石头醒来的时候,东方既白,远方尽是青山。

  ——

  漳州城,城墙高楼。

  二丫穿着一身华贵的红袍,头上缀满了金钗。

  她每天都在城头眺望。

  话越来越少。

  一个老妪,满脸都是皱纹的老妪。

  层层叠叠的皱纹显示着岁月,单单是看到这些你就会以为老妪已经过了上千岁。老妪的眼睛不知被谁挖去,空洞的眼眶跟满脸的皱纹使得她看起来非常恐怖。

  老妪已经佝偻到了手能触到地面的地步,拄着一根枯木做的拐杖,避免自己的手不会触碰到地上。

  这样的老妪应该穿着朴素才能够尽量显得和谐,可是这个老妪却穿着金丝飞凤袍,带着凤舞九天的霞冠,像是一只快要死的老鼠钻进了华服中。

  老妪突然出现在二丫面前,冲着她笑了起来。

  就连守护二丫的侍卫都被老妪吓得往后一缩,二丫却没有任何害怕,仔细地端详着面前的老妪。

  老妪伸出了干枯的手,像是一只风干了多少年的枯木,上面有着无数的黑灰斑,指甲更长的吓人并且是一种紫黑色。正是这样一只手摸着二丫的脸。

  二丫的侍卫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纷纷抽出刀,大喊道:“哪来的死老太婆,立刻从我们小姐身边滚开,要不然就对你不客气了!”

  老妪对这些侍卫根本不在意,一直端详着二丫,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好孩子。

  “孩子,跟婆婆走吧。”

  “老太婆,你不要不识好歹!”侍卫忙向前推开老妪,却没想到刚向前一步就感到自己受到了重击,直接坠落到了城墙下。

  “我不走,我要在这里等石头哥。”二丫并不在乎有谁掉下城墙惨死。

  老妪笑了笑,说道:“不要等了,天下的男人都等不来,你得自己去抢。”

  “怎么抢?”

  “跟婆婆走吧,婆婆会教你。”

  “那样就能把石头哥抢回来?”

  “你想要抢谁就能将谁抢回来。”

  “好,婆婆,我跟你走。”

  老妪大笑了起来,笑的整座漳州城都能听得到。不过人们听到更多的是冷,冰一样寒冷的声音在向耳朵里面灌。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