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tt娱乐 >

不死凡人第十章 世间,不因修仙而改变

发布时间:2018-11-14 17: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tt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不死凡人第十一章 我最不怕打架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赵文启带着王石飞了很久才来到所谓的鹿角山。鹿角山不像东来山其他的山一样青翠,而是黑压压的一片,像是被墨染了一样,没有一点生机,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这样的山就好像东来山的一个污点。

  “你以后就住在这。”赵文启指了指山脚下的小房子。

  王石现在很疑惑也很愤怒,对于这一切接受不了。自己明明不愿意当师尊的徒弟怎么又听了他的话来到了鹿角山?难道自己今后真的要在这里砍柴?自己今后要何去何从?王石总感觉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别人安排好了一样,一步一步都在按照固定的方式走,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这样的感觉让王石很难受。

  少年都是如此,即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愿意听别人的安排,王石这种执拗的更是如此。

  一座小茅屋,已经很老旧了,风吹过来甚至都一点摇晃;一块菜畦,除了野草看不到一颗菜;一方井,井沿上已经落了很厚的一层土,只不过井里的水倒是清澈无比。看样子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住过了。

  王石环视了一下四周,问道:“附近有人吗?”

  “人?方圆百里都没人。”赵文启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这么说谁都管不着我?!”

  “可以这么说,不过在东来山没有师尊的准许,你以为你能走出去?”

  “这世上没有走不出去的山!”

  “看样子你还是很不服啊!不过你现在可没选择了,师尊已经收你做弟子了,师尊的吩咐你就必须遵循,这不是你能够反抗的事情。若是你宁折不弯的话,就只能把你折断了。”

  “杀了我?”王石冷笑着问道。

  “不是杀了你,而你把你关在猪圈里,跟猪活一辈子。”赵文启笑着说道。

  若是杀了自己王石不会怕,但是被关在猪圈里面一辈子他还是有了一丝的恐惧。

  赵文启拍了拍王石的肩,说道:“既来之则安之,你都已经到这里了你还有什么办法呢?随遇而安吧,或许会有什么转机也说不定呢?”

  王石梗着脖子一点都没有服软的样子。

  “放松点,别装作一副很暴躁的样子,你只是个孩子,不必那么强。”

  笑话!若是自己软弱一点恐怕都走不出当年人吃人的村子!

  “闲着无聊,我给你来介绍介绍东来山吧!”

  王石装出一副不想听的样子。

  “东来山共十万大山,分为八个区域,其中七个区域分属七位掌门掌管,第八个区域是无人区,很少有人进去。东来山地位最崇高的人是师祖,居住在紫阳峰,除了七位掌门很少有人能见到师祖。师祖往下便是七位掌门,这七位掌门全部都是师祖的弟子,据说七位掌门每人只学了师祖七分之一的本事,这便已经能够上天入地了,可想而知师祖的厉害!”

  “七位掌门分别是飞来峰的洪师伯,洪师伯是这七位掌门中的老大;静心涧的林师伯,静心涧的可全是女弟子,小师弟你以后要多留点心;碧霞山的章师叔,说实话,我都有点怵他,给人阴森森的感觉,小师弟你最好离他远点;擎天峰的罗师叔,这是个暴脾气的人;九曲山的田师叔,接触不多,也不知怎么样;还有就是金山上的米师叔,这位师叔爱财如命,听说他的山上全是金子。”

  “最后呢,就是我们的师尊,师尊名为苏长白,以后不可直呼其名。东来山最重要的规矩就是尊师重道,你一定要牢记在心,要不然以后犯了错可是要受重罚。”

  王石一直都在听,只是还是强装着不服软。

  “其实我们还有一位小师叔,只不过听人说这位小师叔十年前就离开了东来山,具体去哪也没有人知道,我去问师尊,师尊却没有给我说一个字。对了,你来时候坐的船就是当年小师叔乘坐过的船。据说那条船一直在春离江上游荡,好像在等待着小师叔的归来一样。你先给我说说那艘船什么样子,怎样才能坐上去?”“不知道,那艘船自己漂来的又自己漂走了。”王石半睁着眼皮说道。

  赵文启翻了翻白眼明显觉得扫兴,继续说道:“七位掌门各自掌管一片山,各自招收弟子传授仙术。掌门以下就是亲传弟子,就像你我这样的弟子。”赵文启说到这里一脸骄傲的神情。

  王石对于赵文启的骄傲自然不屑一顾。

  “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厉害?”赵文启看到王石不屑的样子不再笑嘻嘻的了,紧盯着王石问道。

  “不是。”

  “你知道东来山有多少人吗?”

  “不知道。”

  “东来山上上下下一共千人,你知道总共有几位亲传弟子吗?加上你,总共有三十二位!我们青云峰一共五位亲传弟子!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成为师尊的弟子!你是不是觉得师尊收你当弟子委屈你了?我告诉你,你后面至少有一百多个人排着队等着当师尊的亲传弟子!他们比你差吗?他们都是通过登天路才进入东来山的弟子,跟你一样也都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才进入的东来山,可是他们大多数人一生当中甚至都没有机会见师尊一面,就在东来山默默地度过了一生。你若是不想当师尊的弟子你现在就可以说,我立刻将你送出东来山!我当初就不应该把你带到师尊面前!”

  王石梗着脖子瞪着赵文启,他这样的人受不得任何人的批评,即便错的是自己,也不允许别人说什么。

  “怎么?你有什么不服?只要你现在说一声,我就立刻送你出东来山!”赵文启也同样瞪着王石。

  王石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

  赵文启瞪了王石一眼就离开了。

  王石在原地愣了好一会,思考着赵文启刚才说的话。最终还是觉得自己理亏了一些,但是不管怎样自己都是不承认的。

  ……

  一打开门,一层灰尘便落了下来,落了王石一脸,经历过无数艰难困苦的他对这点灰尘倒也不怎么在意,找到一张满是灰尘的木床就倒下睡了。王石被师尊罚了三天,现在已经是相当的疲惫了。

  临近傍晚的时候,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王师兄,王师兄,王师兄?”

  王石立刻翻身坐了起来,多年生存的经验让他一听到任何风吹草动都能从睡梦中醒来。王石打开门,看到了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人。

  “你是谁?你找谁?”

  “你就是师尊新收的王师兄吗?”来的人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石,眼里流露出羡慕。

  “我是王石。”

  “王师兄,我叫万一,一千一万的万,一二三四的一。”

  “万一?”王石第一次听到这样有意思的名字。

  “师兄不要笑我,我父母希望我是万里挑一的人,所以才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你来干什么?”

  “我来给师兄送饭。”万一将手中的食盒递给了王石。

  “谁让你来的?”

  “我是赵文启赵师兄的仆人,赵师兄让我来给你送饭,以后王师兄你的饭都是由我来送。”

  “仆人?”王石一听到这样的词就从心里反感。人为什么要奴役人?为什么有的人一生下来就有无数的仆人?为什么有的人一生下就是要伺候别人?王石立刻对赵文启感到了恶心。

  “怎么了,师兄?”

  “你就愿意当一个仆人吗?”

  “当个仆人不是很好吗?”万一笑着回答道。

  “凭什么你是仆人不是主人?”

  万一还是冲着王石笑,说道:“王师兄以后也会有仆人。”

  “别笑了!我不会有仆人!”王石大声说道。

  万一确实被王石的样子吓到了,好一会才缓过神了。

  “你不当仆人不行吗?”王石不再大声地说话。

  万一终于听明白了王石的意思,说道:“师兄,当赵师兄的仆人是一件很好的事,至少我有机会见到师尊,有机会学习仙术。其实赵师兄人很好,也并不把我当仆人对待。要知道给赵师兄当仆人可是多少人挤破头都想干的差事!”

  “学习仙术这么难吗?”王石愣了好一会才问道。不论是赵文启还是万一说的话都充分表明了修仙是一件很难的事,好像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有资格修仙。

  “师兄你不知道吗?我们青云山有一百六十四人,加上你只有五名亲传弟子,其余的都是这里打杂的人,有的人一生都没有见到师尊。大家当初都是努力通过了登天路才进入了东来山,没想到还是没有机会修仙,只能在这里荒度一生。”

  “不可以离开东来山吗?”

  “可以,只是没有人愿意离开。”

  王石第一次认识到修仙中的激烈竞争,也不禁开始怀疑师尊究竟看上了自己什么,竟然只见了一面便收自己为徒,他可不觉得自己超出别人太多。

  “好了,王师兄,不多说了,这是你的饭菜,再不吃就凉了,以后我每天都会给你来送饭菜。我还要回去跟着赵师兄学习仙术,我先回去了。”万一说完便对着王石行了一礼离开了。

  王石望着万一的背影,不禁觉得修仙的世界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祥和美好。

  这里或许像世间一样罪恶、残酷,甚至比世间更罪恶更残酷。

  站在原地想了一会,王石便回到了屋子中,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食盒,受罚了三天可是连一滴水都没沾。幸好他是从荒原上生存下来的人,对于这点饥饿并不在乎。

  食盒里的饭菜确实让王石吓了一大跳,对于常年茹毛饮血的王石来说,精致的碗碟跟筷子根本就是不必要的东西,他甚至已经忘了怎样使用筷子。要不是在卖茶老翁那里生活了一个月,他就像一个野人一样。王石笨拙地使用着筷子,将四样荤素搭配均匀的菜全部吃光,碗里的米也一粒都没有剩下。

  吃过饭,王石便躺在了满是灰尘的床上,对于一个常年在野外生活的人来说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王石摸出了藏在怀里的木质令牌,开始思索事情。

  师尊究竟为什么收我为徒呢?听万一跟赵文启说的,当上师尊的弟子可是是困难重重,难道自己比那一百多人都强?或者是——师尊知道了令牌的事?这令牌到底有什么用呢?我以后的修仙又该怎么办?难道真的需要每天去砍柴?师尊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好人,坏人?赵文启呢?他居然有仆人!万一竟然也甘愿当赵文启的仆人!我今后要怎样做?这东来山真的像爷说的那样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吗?对了,那本书呢?……

  ……

  赵文启一打开门的时候,被灰尘呛得直咳嗽。

  “你住这样的地方不嫌脏?”

  “不嫌。”

  “怎么样,想好了吗?要不要离开东来山?”赵文启走进了屋子里,观察着环境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离开。”

  “你就甘愿在这里砍柴?”赵文启的语气很轻蔑。

  王石不说话。

  赵文启便笑了起来,说道:“你怎么不走了?你倒是走啊?我保证送你!”

  王石盯着赵文启看,像是在看一块木头。

  赵文启不笑了,因为被王石那样的眼神看着一点都不舒服。

  “怎么样,昨天的饭?”

  “谢了。”

  “你还会说谢?我以为你不说这个字!”赵文启又高兴地笑了起来。

  “你不是要教我识字吗?”

  赵文启一下子哑了。

  赵文启当初听到师尊交给自己的差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自己最不会干的事情就是教导别人。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师尊吩咐的事情他还从来不敢违背。

  只一天,赵文启便不干了,丢给了王石一本大字典便离开了。不是王石太笨没有办法教,而是赵文启实在没有耐心一直坐着。还有,赵文启最讨厌的就是书。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