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tt娱乐 >

不死凡人第十六章 荒山无津问 世间无此人

发布时间:2018-11-14 17: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tt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不死凡人第十七章 燕归七次,已然六年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每个人也都在为生活忙碌着。

  乱世中愚蠢的孩子都知道争抢一口饭,修仙中的争抢更是严重。有了争抢人就会更加忙碌,整天像是无头的苍蝇一样忙碌,不断地勾结、算计、栽赃、谋杀……为了自己能够更好地活下去,挖空心思地忙碌着。

  青云山苏长白门下的弟子谁不在忙碌呢?为了更高的境界,为了成为真正的弟子,为了修行真正的仙术,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每个人都忙的焦头烂额,谁还记得苏长白的第五个弟子王石呢?

  就算你是师尊的第五弟子,可是你已经被师尊贬到了一座荒山上砍柴,你又有什么资本让人关注你呢?

  王石成为青云山村子中的热议也仅仅是半个月的时间,之后王石这个名字便被人们像垃圾一样丢弃了,偶尔说出来也只是拿来当作嘲笑的对象。

  一个师尊真正的弟子却被罚在荒山上砍柴?还是遥遥无期地砍柴?

  在修行最重要的年纪不去修行却被罚去砍柴?

  甚至连最基本的紫气东来诀都没资格学?

  这样的弟子连村民都不如!当初还不如没被师尊选中当弟子!当真是可怜至极,可笑至极,可悲至极!当初一步登天成为师尊的弟子又能如何呢?到头来还不是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当一个人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那么都没有人会去故意欺负他,仅仅笑声就能够杀死这个人。

  王石见的最多的人就是赵文启,其次便是万一。王石自然再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师尊,也没见到过其他两位师兄跟江瑶师姐。王石从来没有走出鹿角山一里远,自然也没见到过村子中的村民,听不到这些嘲讽自己的话。

  并不是王石不想下山,而是他很忙,真的很忙。读书砍柴让他每时每刻都很忙,连跟大哥一块去钓鱼的时间都没有了,更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

  ……

  王石前面的菜畦已经长出了菜,已经能够开始自己做饭吃,万一就不再一天三顿地往这里送饭了,只是过几天来送一次生活的必需品,后来万一来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长,偶尔一个月来一次,最后则是半年才来一次。

  万一跟王石都在长大,他也对王石越来越尊敬,但是尊敬中总掺杂着一丝不耐。王石也感到他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每次万一送东西也只是将东西放下便离开了,好似是在供奉神像一样。对于这样的变化,王石曾经试图改变,却没想到万一跟自己的距离更远。王石第一次认识到人与人之间是不同的,仅有的两个认识的人将只剩下一个。

  王石有时候甚至希望那天来找事的慕辰他们一伙还会再来,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实在是太过无趣了。王石不是一个垂垂老矣的人,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这样朝气蓬勃的年纪最不能承受的便是孤独,可他从小就一直承受着同龄人无法体会的痛苦。

  大哥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只会偶尔来找王石去钓鱼,给他讲解一些疑惑。王石看的出来大哥也开始忙碌了起来,并不像以前那么懒散,并不像以前那样有大把的时间。

  ……

  很快就入了秋,屋檐下的一对燕子跟刚长大的小燕子飞去了东来山的南面,王石在燕子的腿上系了红线,希望来年还能再看见它们。由于鹿角山长的是鹿柴,所以没有任何动物在这里活动,燕子一飞走,这里就只剩下王石了。

  王石越来越喜欢下雨天,因为下雨天有声音,这样自己就会显得不那么孤寂了。其实王石更喜欢下雪天,只是这里没有冬天,不会下雪。

  自从那一窝燕子走后,王石待在对面青山的时间越来越长。最起码青山上还有一些花鸟,还能听到一些声响。每天清晨之后,王石就拿着一卷书行走在对面的青山上,时不时地低吟几句,或是偶尔看看一些开放的花,望望飞翔的鸟。

  王石下午还是去山上砍柴,只不过鹿柴越来越难砍,鹿柴不仅长的越来越复杂,还越来越硬。即便是薄弱的地方也很难砍断,这就要求王石的刀更快变化更加迅速。

  不知道为什么,王石越来越喜欢背诵那本无名的书。他躺在草地上,望着浩瀚的星空跟银河,听着蛐蛐的演奏,背诵着书就会觉得无比地自在,好像自己能够飞翔于星空一般。王石现在都能够将那本书倒背如流,自己有时觉得有趣便倒着背,而这本书倒着背也很流畅,同样有一种自在的感觉。

  王石已经开始习惯这种生活,每天都读书砍柴,自己现在不再渴望能够立刻修行,只愿意安宁地读书砍柴。

  读书砍柴就是他的修行。

  ……

  风吹稻花香。

  这是王石一年中最开心的时刻,自己种的稻子开花了。

  王石在远处的平地里开垦出了一片稻田,旁边恰好有条小溪,灌溉也就不成问题。王石现在基本能够自给自足,只不过衣服越洗越旧了,基本都掉了色。

  ……

  赵文启飞翔的速度越来越快,也飞的越来越稳重,不像以前那样刹不住一下子撞到树上。但是赵文启这次飞的很急,还是一下子撞在了王石的柴门上。

  王石听到声音还是坐在桌前读书,也不加理会。

  “我说,小师弟,你大哥来了你也不知道出门迎接一下。”赵文启推开门气急败坏地说道。

  “出门就看见你出丑了,这样好吗?还是给你留点面子,你不是最好面子吗?”王石已经跟大哥熟的不能再熟,彼此之间说话也就没有了任何遮拦。

  “说的也对。”赵文启眼珠子转了一圈想了很久。

  “大哥这么忙,怎么有空来看我了啊?”

  赵文启一拍脑门说道:“小师弟啊,这是你最后一次看见我了……”

  “你要死了?”王石惊奇地问道。

  “你才要死。我要死了你好像很高兴啊!”

  “没有没有,我只是高兴到没边了。”王石跟赵文启之间普通的对话一般都是对骂。

  “不跟你瞎扯。这次来是来告诉你我要闭关了。”赵文启很认真地说道。

  “闭关?”王石一脸疑惑。

  “对。”

  “为什么?”

  “不知道,师尊让我闭关的,说是时机到了,现在闭关对我有好处。”

  “什么好处?”

  “师尊没说。”

  “要多久?”

  “三年。”

  王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说道:“什么鬼门关?”

  “怎么听你说话我总感觉这么别扭?”

  “没事没事。你这是跟我告别来了啊?”

  “不要说得那么伤感,大哥也只是三年不在,没事,大哥给你带了许多玩具陪你玩。”

  “我从来不玩玩具。”

  “你先出门看看啊,我都放在门外了,这可都是我花大价钱买的,有不少好玩的啊,你可别枉费了我的一番苦心啊。”

  “算了,你还是拿回去吧,不如多给我送点书过来。”

  “你再读书可真成书呆子了啊!读了那么多书你还没读够啊,你脑子有毛病啊,我一看书就头大,你居然还爱看书,一点都不像你大哥。”

  “走时候记得带回去啊。”

  “你这就赶我走了?”

  “要不你吃点什么?我早晨的饭还剩一点。”

  “跟你说话我就上火。”

  “今天早晨的饭里有苦瓜,正好可以败败火。”

  “感情你还巴不得我走啊?”

  “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走不走我都过的挺好。”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多出去转转,别一个人闷在屋子里看书了,你再这样就成了呆子了。我可不想三年之后遇见一个书呆子!还有啊,实在不行你去青云山上拜见一下师尊,多说几句好话,师尊心肠软。”

  王石笑地都打不住了。

  “你笑什么?”

  “你先让我笑一会。”

  “别笑了,听我把话说完。”

  “不是你让我听师尊的话老老实实在这里读书砍柴吗?现在怎么又让我去找师尊了?”

  “我估摸着情况不大对啊!再这样下去对你以后的修行没好处的!你还是去将事情问明白了吧!记住,一定要温声细语、和和气气,要有一个小媳妇出嫁的样子!”

  “我记住了。”

  “还有啊……”

  “好了好了,你怎么这么能啰嗦?”

  “得得得,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不跟你啰嗦了。大哥我走了,三年后再见!到时候看看你大哥我的本事!”

  “快走吧,真能啰嗦。”

  赵文启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石环视了一下空荡的屋子,愣在原地很久,心里一阵索然。

  ……

  不知为何,万一已经不再来王石这里了,可能是大哥赵文启已经不在了吧,万一也没有什么理由再来定时地给自己送东西。万一能但这里来送东西全是赵文启的吩咐,如今赵文启不在了,万一也长大了,对事物的看法也开始改变了,对于王石这样一个没有前途的人何必来巴结?

  毕竟王石是被村子里认为最可怜的弟子,甚至连一个村民都不如,毕竟村民还有师兄们定期地给他们讲解修行,他们还有接触到修行的机会,而王石除了一堆破书跟荒山之外没有任何东西。他们甚至同情可怜王石,一个人被流放在一座荒山上不停地砍柴,到现在连灵气都没有接触过。

  很少有人记得王石了,就连当年被王石砍伤的慕辰都快忘记王石了。王石已经被所有人都遗忘了,宗门每一年的庆典都没有人通知王石参加,宗门每一年发放的物品也没有王石的那一份。

  自从赵文启闭关之后王石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一个人,幸好院子里的菜畦已经小有规模,远处的平地上王石也撒了很多的稻子,今年的稻子王石已经收获了,足够王石吃一年的了。王石就这样一个人在鹿角山生活着,没有任何人来过这里。

  王石好像从世间消失了。

  并不是世间遗忘了王石,而是王石已经遗忘了世间。

  王石已经不再去关心其他的问题,只有自己单调的生活——读书砍柴。

  ……

  一片冰雪的世界,一眼望不到尽头,除了风雪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灵。

  然而这里却有着无数虔诚的信徒,三步一叩首,向着一座冰山缓缓地前行着,途中不断地有人跪下之后再也起不来,却没有人因为这些而停下脚步。

  一座冰山,一座望不到顶的冰山,山顶上立着一个人。

  鲜艳的仿佛要流出血的红袍,繁琐到极致的凤钗,跟那天接二丫的那个老妪一样的打扮,只不过这次是一个妙龄少女穿着,加上这个少女精致地可以让人屏住呼吸,这身装束就变得很赏心悦目。

  风雪仿佛被这身装束给吓到了,不敢靠近这个人一分,所以山顶上是令人窒息的静,而在少女身外三尺的地方便是能够撕裂一切的风雪。

  少女在眺望着东方,眉心的那朵妖异的花即将盛开。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