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tt娱乐 >

不死凡人第十七章 燕归七次,已然六年

发布时间:2018-11-14 17:3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tt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不死凡人第十八章 清明雨,听妙笛,思故人,喝新茶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清晨微雨,燕子低飞。

  旧燕与新燕都是一个模样,也只有王石能够认出来。最早的旧燕已经老去,那跟红线已经绑在了新燕的腿上,只是这红线已经退了色。

  这日子就像那溪水,总是在不停地流逝着,这条溪流却从没有改变什么。

  王石已经记不清日子,记不清自己读书砍柴的日子过了多久,只记得这是燕子的第七次来了。

  燕归七次,已然六年。

  这六年好似只是弹指一挥间。

  这单调的日子好似只过了一天而已。

  这六年,王石已经记不清自己读过多少书,只记得屋子里的书都已经被自己翻烂了;也记不清自己砍过多少柴了,由于大哥闭关了,便不再来拿柴了,砍的柴都放在了一块空地上,现在那块空地已经成了一座鹿柴堆起来的小山;那本无名的书早已经背的不能再烂了,这本书好像已经融进了身体里一样,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若是细算起来的话,王石已经三年没有见过人了。幸好在书中遇到了很多人,要不然一个人三年都没有见到过人,肯定会变成一个哑巴。王石读的书多了自然有了一股呆头呆脑的书生气,远远看去还真像一个准备赶考的书生。

  王石很瘦,因为三年没怎么吃过肉,吃的肉也都是鱼肉。王石是个好猎人,但是为了自己的口福而杀生的事情,他在鹿角山这里干不出来,在这里唯一的交流对象就是那些动物了,怎么可能把它们杀了?

  王石记不清自己多少岁了,早就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只记得自己大约要十六岁了。

  十六便要及冠,已经是个成人了。

  一天,王石突然觉得自己读书砍柴的生活要结束了,并不是厌倦,而是觉得再进行下去自己也不会有什么进步了,只能停滞在这个境界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再多的书也不如去亲身实践,现在已经是时候出去看看了,还有就是山上的鹿柴已经砍完了。

  一晃已经六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王石望着水中的倒影不禁在心中感叹。

  明天,就离开这里吧!

  这一天,王石依旧起的很早,用井水冲洗了自己,吃过早饭,静坐了一会,将一封信放在了桌子上。他背上准备好的行李,将磨好的柴刀别在腰间,最后再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六年的房子、一根根自己亲手砍的柴、已经成了规模了菜畦,走出屋子,关好门,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六年的地方。

  这六年已经成了过去了,这六年的时间改变了王石太多,他也明白了太多的东西。

  但是,他还需要明白更多的东西。

  他要开始修行!

  ……

  “碰!”

  山腰突然发生了炸裂。

  一块巨石边成了一片灰尘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老子终于出关了!”赵文启站在山顶狂笑。

  这三年枯燥的闭关终于结束了,赵文启也终于得到了所谓的巨大好处,心情自然是无比的开心。

  春风得意,看尽青山。

  赵文启一直在山顶笑到嘴都僵硬。

  笑完后赵文启就立刻去拜见完师尊,然后就急忙忙地来到了王石这里,却没想到他已经不在这里了,找遍了附近的几座山也没见到王石的影子,倒是那堆鹿柴让赵文启大吃了一惊。后来看到了王石留在桌子上的信,才知道他准备离开这里了。

  赵文启立刻开始四处寻找王石,不仅仅是他想见到王石,更是因为师尊要召见王石。

  ……

  王石已经翻过了十座山了,还是没能见到一个人。他坐在一块青石板上吃着干粮,努力回想着赵文启带他从青云山飞到鹿角山时的路线。想了一会后,王石望见了两个穿着青衣的人,便立刻起身走了过去。

  王石要离开东来山,就需要先去青云山,若是师尊不答应,他也没办法走出这十万东来山。他相信师尊不会不答应自己下山的请求,毕竟自己可是被抛弃的弟子,一个被抛弃到荒山里六年的弟子,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价值吗?

  “两位朋友,可以为在下指一下路吗?”王石恭敬地说道。

  读了六年书的王石跟小时候已经不一样了,那时的他可是一言不合就会拔刀。现在的王石不仅从外表上看完全是一个文弱的书生,性格上也有了几分书生气,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感觉。

  “你是谁?”突然被陌生人问路,两个青衣人明显有些疑惑。

  “我是师尊的五弟子王石,你们应该是村民吧。”想来遇到的应该就是跟万一一样的村民。

  “师尊,哪个师尊?”“青云山难道还有第二个师尊?”

  “这里只有一个师尊,可是师尊并没有五弟子,你是从哪里来的?身份令牌拿出来我看看。”

  “在下没有身份令牌。”王石并不记得大哥跟自己说过身份令牌。而这身份令牌也只是村民身份的证明而已,师尊的弟子并没有令牌。村民都有身份令牌,自然以为东来山的人都有,于是就向王石讨要身份令牌。

  “没有身份令牌?”

  “没有。”

  两名青衣人对望了一下,其中一人突然恶狠狠地说道:“竟然敢冒充师尊弟子!快说你到底是谁,要不然不要怪我们不客气,要知道私闯东来山可是重罪。”

  王石想了一下,从包袱中拿出了四师姐当时送给自己的玄铁令,递给两人,说道:“这个可以证明在下的身份了吗?在下只是想问问路。”

  两人接过玄铁令,再次对望了一眼,问道:“你真是师尊的五弟子?”

  “正是,只不过在下在鹿角山从未出现过在别人面前,这是第一次下山。”

  “那你平时都是一个人?”

  “是的,应该一个人在鹿角山过了六年吧。”

  “真的吗?”

  “真的。”

  两名青衣脸色突然一变,瞬间抽出了腰间的剑,说道:“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两人自然是看到了王石的玄铁令生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若王石真的是师尊名副其实的弟子,那么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么做!但是他们听闻过王石,知道有一个被师尊抛弃了弟子,这是青云山最大的笑话,只不过这件事太过久远,两人思索了很久才想了起来。

  王石拿出来的可是玄铁令,要知道这就代表着一件灵器,这对渴望着修行的村民来说诱惑力何其巨大!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杀了人随便一扔谁能查得出来?就算以后师尊突然想起了这个弟子,也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这起命案又怎么查?神不知鬼不觉地捡了一个大便宜!更重要的是王石身上没有一丝的灵力波动,杀他跟杀鸡一般容易。

  两个青衣人各自也是心怀鬼胎,都想把对方杀了然后独自霸占玄铁令,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先杀了王石把玄铁令夺过来,或许他身上还有其他宝贝,那时可就赚大发了!

  在东来山杀个人算什么?东来山不是天天都有人在死吗?

  两名青衣人的剑还未到王石的眼前,他们就感觉身子一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手中的剑不由自主地掉到了地上,紧接着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大哥?!”王石惊奇地喊道。

  “小师弟,别来无恙啊!哈哈哈哈……”两名青衣人倒下,露出了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他们身后的赵文启。

  “大哥出关了?”

  “废话不是?”

  “怎么样?”

  “大有收获!”

  “恭喜大哥!”

  “哈哈哈哈……咳咳……”赵文启笑的太剧烈竟然咳嗽了起来。

  “得意忘形。”王石在一旁笑了起来。

  “别笑了,跟我走吧,有正经事。”

  “去哪?”

  “去见师尊。”

  “好。只是这两个人怎么办?”

  “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他们不过是见财眼开,想在这荒山野岭干一出杀人夺宝的勾当。他们已经被我废了,也算是对他们的惩罚了。”

  王石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心中觉得可悲,同时也想起了爷在自己临走时告诉自己的话——在东来山千万不要轻信任何人!

  ……

  苏长白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即便是在自己的书房,那种高高在上的架子也不曾放下来。换做是旁人一直这样,赵文启一定会在心中嘲笑他,可是他对师尊除了尊敬还是尊敬,没有一丝玩世不恭、嬉皮笑脸的神态。

  “王石,你来东来山多久了?”师尊问道。

  “回禀师尊,大约六年了。”王石说话不再那样怒气冲冲,即便师尊罚自己砍了六年柴他心中也并没有多大的记恨。小时候立下非要砍师尊一刀的誓言也变得淡了。

  “那你这六年可曾学到些什么?”

  “读了些书,砍了些柴。”

  “读了多少书?又砍了多少柴呢?”

  “弟子不确切读了多少书,只是越来越觉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自己知道的实在是太少;柴的话,山上的柴都已经砍完了。”

  “不错。”师尊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本无名书背的如何?”

  “背熟了。”

  “嗯。”师尊点了点头,仿佛想要微笑却并没有笑出来,继续说道,“以后你就在这里跟师兄们一块学习修行吧。”

  王石明显愣了一下,赵文启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师尊让小师弟枯燥地砍了六年柴,现在突然叫他回来修行,确实让人一时有点懵。

  “谢师尊,不过……”王石好一会才说道。

  “不过什么?”

  “不过小师弟实在是太激动了,都不会说话了。”赵文启连忙抢着说道,并给小师弟使了个眼色,暗示他这样的好事先应下来再说。

  “王石,你说。”师尊没有搭理赵文启。

  “弟子只是想去生活,见识书上所说。”

  师尊想了一下,说道:“这样也不错,只不过这个可以缓一缓,你先跟着我修行一段时间。”

  “小师弟,快谢师尊啊!”赵文启急的都出汗。

  王石显然还不能接受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变化。若是以前的王石肯定拔出刀大喊了:让我去砍柴的是你,我想下山却又让我修行的也是你,你到底想怎样?我凭什么一直都任你摆布?

  可是现在的王石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并不是变得圆滑世故、老练沉稳了。王石还是以前那个王石,只是现在他更愿意动脑子思考问题了。

  “谢师尊。”王石做出了决定。

  苏长白好像在笑,有时候笑并不是从脸看出来的,而是从眼睛看出来的。

  赵文启着实捏了一把汗,生怕这个小子再闹出什么问题,他对王石的脾气可是十分清楚。

  “文启,你带王石熟悉一下青云山去吧。”

  “好的,师尊。”赵文启急忙开心地应道。

  ……

  “小师弟,你是不是傻了?你来东来山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师尊要教你修行,你却又拒绝了!我当初怎么说的?让你少看书少看书,现在怎么样了?跟个迂腐的呆子没什么两样!”

  “我只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读书真是害人不浅啊!能把一个活人变成呆子!”

  王石笑着摇了摇头。

  “走吧,既然师尊决定把你留在山上修行,我就带你去见见你的各位师兄,也带你去你住的地方。”

  ……

  王石见到大师兄沈安的时候,沈安在端详自己的剑,看样子他端详这把剑已经很久了,肩上都已经有了一片落叶。

  “大师兄。”赵文启问道。

  “三师弟出关了?”

  “刚出关。”

  “可喜可贺。咦,这位少年是谁?”

  “大师兄忘了?这是我们的小师弟王石。”

  “大师兄。”王石对着沈安行了一礼。

  “哦。”沈安明显在搜寻王石在记忆中的影子,却丝毫没有找到。

  “大师兄,师尊让小师弟以后就在山上修行了。”

  “哦。”

  “我们就不打扰大师兄参悟了,我刚出关,小师弟也刚上山都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就不叨扰师兄了,改天再来拜访师兄。”

  “等等,师弟,你闭关怎么样了?”

  “劳烦师兄挂念,闭关很成功。”

  “哦。”沈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们去拜见其他的师兄弟了,师兄。”

  “你们去吧。”

  沈安送别王石跟赵文启之后,立在原地想了好久,手又放在剑上好久却始终没有拔出剑,最后喃喃地说道:“难道我已经不如文启了吗?为何我不敢拔剑?”

  二师兄陈明道并没有住在青云山,住在临近的一座山上,王石跟赵文启去拜见的时候陈明道也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送客了,显然陈明道并不喜欢他们两个。

  唯一让王石开心的是四师姐江瑶还记得自己,并且很热情地招待了自己,这反而让王石拘谨了起来。

  自从师尊收了王石之后,六年内就再也没有收过任何弟子,这也成为了东来山最古怪的事情。按理说每一位掌门三年都会收一个弟子,现在其他的掌门门下都至少有七八名弟子,唯独苏长白门下只有五名弟子。

  拜见完诸位师兄后,赵文启就把王石带到了青云山脚下一套院子中,告诉他这就是他以后住的地方,让王石先自己收拾一下,等会会有人来给他送一应物品,赵文启又瞎扯了一通才离开,毕竟赵文启刚出关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王石放下包袱,想了许久,不由得笑了。

  自己热切渴望想要学修行的时候被师尊支配去砍柴,砍了六年柴修行的心已经平复了,想下山去看看的时候师尊又要教自己修行,好像自己想干什么师尊都不会让自己如意,师尊的用意到底在哪里?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