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通宝娱乐 >

第六十二章 我喜欢你啊!-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发布时间:2018-08-28 16:4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通宝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六十三章 应珍爱自己的付出-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滕烨的话语带着明显的怒意,而眼眸里更透着一抹狂se。

  白嘉先前还在震惊他说什么别的男人,可现在她却没时间震惊了,因为滕烨就像疯了一样,疯狂的亲吻着她……

  不!不是亲吻,是咬,是啃,像是恨她入骨似的,狠狠地咬着她的脖颈……

  “啊,疼……”白嘉本不敢出声,可太痛了,眼泪不但再度淌出,更是嗓音都带着一抹哭腔。

  这声音不大,但恰恰她的唇就在滕烨的耳边,这细微的哭声,让他的身子顿了一下,口也松了许多。

  可这一松,一股血腥在口中蔓延,他快速的放开了她的脖子,只见那被搓到泛着粉红的脖颈处,有一排明显的牙印,而它们泛着点点红色,终究是淌了血,醒目的如烙印一般……

  他望着那自己给她留下的伤口,愤恨的松了她的左手,而自己的右手则握拳,重重地砸在了贴满瓷砖的墙壁上,立时蛛网一般的裂痕在瓷砖面上密布……

  白嘉在他举拳时就吓的缩了脖子,但当拳头砸在瓷砖上发出细微的声音后,她看了一眼瓷砖便又担心的急忙去看他的手。

  “你的手没事吧?”她伸手去抓他的手,可他却把手向后了些,避开了她的手,这让白嘉的内心像被针扎了一样,她委屈的抬头,就看到滕烨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那眼眸里的神色,就像是自己做下了什么,令他纠结着,挣扎着一样。

  做下了什么?等等,他的怒意是因为……

  白嘉愣了一下,想明白了缘由,急急地开了口:“我没有,滕烨你听我说,我没有和别的男人有什么……”她的声音再度有了哭腔,正如此刻她的心,她真的很委屈。

  虽然滕烨对她说了关系是交往,也亲密的将她当作抱枕,夜夜与之同眠,但事实上,她并未走进过滕烨的心,她不止一次的感觉自己站在他的身边,心却离他很远。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挪不开自己的眼,更迈不开自己的腿—丢开交易的基础,丢开她欠他的几百万,她终究是迷恋他的,且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他在自己心底的分量。

  事实上从她发现那本剪贴簿,看到他的照片起,他就住进了她的心里,只是她以为这是一朵浮云,却没想到,最后她能和他有了瓜葛,并且纠缠成这般道不清,说不明的境界,甚至她更像是他兴趣所致才会想起的玩具。

  但,她是知足的。

  她没有抱怨,她甚至还小小自满,为这种能在一起的亲近而内心欢悦,哪怕吴姐在一开始,就已经掐死了她心中刚刚萌芽的奢望之苗。i^

  她永远不能奢望,那她就不奢望,她只想好好的珍惜在一起的时间,用这不能选择的方式顺从他,让他满足,只因为她是喜欢他,迷恋他的。

  哪怕穿着别的女人的旧衣,哪怕穿着夹脚的鞋子,哪怕满心酸涩,她也不吭一声的乖乖做他的抱枕,乖乖在箭道上奋力拼搏,只为对的起自己心底的那份喜欢。

  可是现在,滕烨却误会自己和别的男人有染,他根本就没看到她心中充盈的对他的迷恋。

  她又怎么不委屈?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明明是想要极力解释的,可是话说了一半,她就已经哽咽,而他则抬手捂上了她的嘴巴,让她把剩下的话都生生憋在嗓间。

  “解释就是掩饰,而我,只相信我的眼睛。”他望着她,眼里闪着痛色,声音带着一种嘶哑:“何况我给过你机会,可你说了假话。”

  “唔……”白嘉的“我”在他的手掌中变了音,而她只是发出一声,就听到了他如同宣判的声音:“我会让你明白,你的归属!会让你明白,你是我的!”

  他放开了白嘉的嘴,下一秒就将她直接抓着胳膊腿的给架了起来。

  白嘉惊吓的连呼,但随即人就被滕烨这样的架出了浴室,直接抛上了卧室的床。

  白嘉摔在了床上后,急忙撑身的想要起来,可滕烨却如虎一般扑了上去,将她压在了shen下。

  身如山固,手如锁困,只是霎那间,白嘉的双手就被滕烨交叉的按在了头顶上,而后他一只手按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抓住了她xiong口一侧的rufang,狠狠的roucuo起来。

  这样的强度的ciji,白嘉始料未及,她立时发出了痛楚的声音,但这却没让滕烨再度心软,再度放手,他反而更加大力的对她roucuo起来,就像是惩罚她的谎言,又像是要她刻骨铭心的记住欺骗的下场。

  “啊……不要……别这样,啊……”白嘉面容痛苦的祈求着,却无法换来他一直给予的温柔,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冷血的野兽,在对她肆虐的ling、ru。

  痛楚,委屈,耻辱……它们聚集在一起,如一把剑直直扎进了白嘉的心,她只觉得所有的美好,都在这一刻被崩塌。

  她的祈求是无效的,她唯有死死咬住唇去承受。

  她的哭喊是无用的,她只有学会沉默的去面对。

  她瞬间安静了下来,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不会说话,不会表达感情的人偶一样,任由他为所yu为。

  白嘉这样的变化,在这一刻,却无疑是对滕烨更深的挑衅。

  他看着她,心里的痛如岩浆般灼烫着他的神经。

  人偶吗?你真的以为你是个人偶吗?

  他索xing丢开了她的手,更放开了她的rufang,只伏在她的身上,用唇舌在她的肌肤上打圈,而后留下一个又一个印记。

  他故意xishun,故意四处liaobo,他相信她可以忍住痛,却未必能忍住身体里最原始的火焰……

  白嘉的手从头顶滑到了两边,她紧紧地扯上了床单,咬着牙闭着眼,像对抗一样努力的压制着身体反馈到脑袋的所有感触:

  xiongkou的湿热……那不是他的吻,是温热的水滴落在我的xiongkou。

  腰杆的酥麻……那不是他的抚摸,是蚂蚁,是蚂蚁爬过我的肌肤。

  datuigen的撩拨……那不是他的手指,是,是,是……

  白嘉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欺骗的借口,而这个时候,滕烨亲吻的唇却开始一路向下,而与此同时,她发现自己的双tui被彻底的分开了。

  心底里忽然生出一种屈辱感,这让她的嗓子里溢出了一点哽咽之音。

  当初多少次,她睡卧在他的怀中,一袭薄薄的睡裙下,是她chiluoluo的shenti,若是他想要,她早已不知多少次与他夜夜欢歌,可他却只是抱着她。

  有多少次,两人在擦qiang走火下,已经开始了动作,可结果都是他悬崖勒马,好似对她毫无兴致一般。

  而现在,他却开始触碰她的花蕊,对她有了兴致,但她却只有屈辱,因为这不是美好的感觉,这不是情到深处的悸动,更不是彼此内心的渴求,而是他的惩罚,他的羞辱!

  眼泪从紧闭的双眼流淌而出,她的内心早已哭泣。

  当双tui被他抱起挂在腰上,当guntang的凶器抵在山门前时,她觉得心上像被划了一刀一样,有血在滴滴地落……

  她睁开了眼,她想要看清他的脸,他的眼,看清楚他的眼里是否对她还有往日的一丝疼惜……可是只有晶莹带来的朦胧,她的视界就是模模糊糊的一片水泽……

  滕烨抱着她的双腿,正准备dingru,不经意的抬头,却正好看到她望着自己流泪的模样,那一双眼,眼泪如泉,那一双眼,痛色满满。

  霎那间他僵住了,几秒后,他放开了她的tui,小心的伸手去抹那双一直在流泪的眼。

  “哇……”他的指才抹过,白嘉就放声的大哭起来,她看到了他眼里的疼惜,看到了他眼里的温柔,她不懂,不懂他为什么要变得如此陌生与可怕的羞辱她。

  手指在她的眼处不停的擦抹,一次次一遍遍,带着他以往的温柔,这让白嘉忍不住的泣声言语:“你到底想怎样?我到底是哪里错了呢?”

  滕烨没有说话,只是继续抹着她的眼。

  “我是把人生卖给了你,我也知道我属于你,可我从来都是清楚的,我从来就没忘记过这个事实啊,你何必对我这样?你说啊?”

  白嘉质问着整个人都坐了起来,她委屈的抬手敲打在他的胸膛上,一声高过一声的质问着:“你说啊?你怎么不说话?你说你相信你的眼,可你看见了什么?是我背叛了你吗?你说要惩罚我的谎言,是,我撒谎,可是撒谎就是背叛吗?滕烨我告诉你,撒谎不一定是背叛,还可能是在乎,是我的在乎!”

  “在乎?”滕烨的声音有一点抖,但更加的嘶哑。

  “对,就是在乎!因为我怕你误会,怕你以为我没有乖乖地!”白嘉望着他,抬手抹了一把眼泪:“你知不知道,我是根本不会背叛你的啊!因为,因为我在没认识你前,就已经,就已经迷恋着你!而现在的我,我喜欢你啊!”

  滕烨闻言嘴唇翕张了几下,继而整个人就像一个梦游中被惊醒的人一样,惊慌错乱般的离开了床,直接逃去了浴室。

  白嘉看着他这般逃开,只觉得伤心不已,立时抱着身边的薄被呜呜的大哭起来。

  她没有想过告白,更没奢望他会理睬,但这样的告白时机与方式,完全是逼出来的,这让她心痛,而他的落荒而逃更让她无地自容。

  原来她是如此的被嫌弃……

  悲伤从心底上涌,眼泪在哭嚎里浸润着薄被,她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昏天黑地,直到她哭的累了,这才开始抽噎着渐渐收敛。

  蹭着眼睛,她放开湿乎乎的薄毯,抽噎着想去洗把脸,才翻身过来就赫然发现他站在床边,她惊异的看他一眼,不明白他这样chiluoluo的站了多久,而他则凝望着她,一字一句却又十分认真地说到:“你,不可以喜欢我。”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一章 你是我的!-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