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通宝娱乐 >

第六十九章 黑松LU的功效!-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发布时间:2018-08-28 16: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通宝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十章 我永远都是你的-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我不是要你看这个!”滕烨几乎本能的开了口,并赶紧伸手拨拉了页面:“我是要你了解它的价值!”

  白嘉缩了缩脖子:“哦。

  两人之间,一时成了诡异的沉默状态,而该死的方便面正极力挥洒着它具备杀伤力的香气。

  “咕噜噜……”白嘉的肚子唱了起空城计,滕烨只好把怀里的面碗送了过去:“喏!”

  白嘉舔了一下嘴唇伸手接过,抓过筷子刚要划拉就看到滕烨眼盯着自己,立时有些脸红,而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张口就来一句:“你要不也来点?”

  滕烨顿住,看看白嘉又看看面碗,眨眨眼后,竟抬手捉了白嘉的手,就那么让她拿着筷子往自己的嘴里扒拉了一口面。

  “不错。”滕烨含糊地说着,又继续捉着白嘉的手,往她嘴里扒拉。

  剩下的半碗面在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夹击下,分食了个干净。

  “有没有发现,法国大餐败给了一碗方便面啊?”白嘉看着连汤都喝掉的碗,眨着眼睛冲滕烨言语,滕烨果断扭了头,不理睬她,那怕此刻他真有这种错觉。

  ……

  好不容易把作业写完,都已经晚上12点了。

  白嘉困倦的活动了下肩膀,关了书房的灯走向卧室,就看到床头温暖柔和的灯光下,滕烨侧躺在床上,专注的看着身边的一枚怀表。

  “抱歉,我才写完作业。”白嘉轻声说着朝他走去。

  每天晚上,他都是等着她入怀才会睡眠的,而她若是忙作业,他就忙工作,今天倒是例外,竟对着一块怀表发起呆了。

  “这表怎么了?你老盯着它看。”白嘉坐到床上,准备脱衣裳,解扣子时眼扫到那漂亮的表,一愣:“三点二十八?这表坏了吗?”

  滕烨眨眨眼:“对啊,坏了。”

  他说着小心翼翼的把表合上,白嘉看了他一眼:“这表一定很贵重吧!”

  滕烨淡淡地笑了一下点了头,继而把怀表放在了他那边的床头柜上,人就往被子里缩,白嘉见状也不再多话,乖乖的脱了衣服钻了进去。

  腰身被抱,身体贴合,他的温热与她的温凉再慢慢地中和。i^

  “那表是不是独一无二的啊?”她轻声问着,因为她明白像滕烨这样的有钱人,若表坏了又不拿去修,更不买个新的,肯定这种东西是绝版,是限量版,属于有钱也不能如何的那种。

  几秒后,滕烨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飘荡:“对,独一无二,不但再找不到一模一样的,也时间永远停止。”

  白嘉眨眨眼叹了口气:“怪不得你总盯着它瞧,大概这就是文学里常说的那种,嗯,遗憾的美。”

  “遗憾?”滕烨的声音有着一丝细微的颤抖,但因为尾音的拔高,白嘉误解成了疑惑,便略转了头,贴着他的脸颊轻声言语:“对啊,那些文学著作里,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别人拥有的是最想要的,而有些东西会因为失去,因为得不到而被人一生惦念,终身不忘,不就是因为遗憾吗?”

  滕烨眨眨眼:“那如果你遗失了很珍贵的东西,做什么都找不回来,你是会遗憾还是懊恼呢?”

  “两者都有吧?但是我肯定会换一种方式让自己不去遗憾,并且也丢弃懊恼。”

  “哦?”

  “我还记得弟弟生病住院那会儿,我一个人家和医院两头跑,眼看爸妈留下的存款,花的如流水,我打短工也只能挣一点小钱,就只好把房子先租出去收点租金。结果出租的时候收拾东西,才发现,我把一个毛毛虫抱枕给弄丢了……”

  “抱枕?”滕烨的声音充满惊讶,显然没料到她要说的是一个抱枕。

  “这个抱枕很重要的!”白嘉提高了声音强调:“我之前同爸妈一起发生车祸,人是失忆了,却唯一记得那个抱枕,我一直把它当作很重要的伙伴,但是,很奇怪,忙的昏天黑地的时候,我把它忘了,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它就已经不见了。”

  滕烨伸手将她搂的紧了一些:“我明白了,它就像是你的精神支柱。”

  “可能没那么严重,但,的确我需要它,发现丢失了它,我还伤心的哭了呢,然后就到处去找它,甚至还去翻了附近的垃圾箱,可是一无所获,而我还要照顾弟弟,更没时间留在寻找上,我就想,也许遗失它,也是我人生成长的重要一步,是老天爷要锻炼我,要我更坚强!”

  “所以你就选择了遗忘?”

  “差不多吧!”白嘉说着轻轻的蹭了蹭滕烨的脸:“医院附近有一家玩偶店,那里挂着许多毛毛虫,它们和我遗失的那个有些像,但都不是我遗失的那种,而我经常会在那里看看,然后告诉自己这样也好!”

  “为什么不再买一个给自己呢?一个玩偶又不贵,花不了你多少钱,估计节约两顿饭就够了。”滕烨的声音带着一点些微的嘶哑。

  “我还真想过呢,而且真的是节省下了每天的晚饭,足足半个月才够买,可是当我拿钱站到那家玩偶店时,我却忽然不想买了。”

  “为什么?”

  “遗憾的美啊!”白嘉轻声说着:“得不到的才是最美,有什么比放在心里想念更美好呢?”

  滕烨闻言身子颤抖了一下:“但是想念得多累多痛啊?”

  “不会啊,累是因为你总提醒自己失去,痛是以为你总责怪自己,我当时也伤心过,怪我自己怎么那么大意,那么不小心,可是后来我觉得这样不对,我伤心,我难过,毛毛虫就会回来吗?不会对不对?而我没有毛毛虫,日子还不是一样过?你看,我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白嘉说着还伸出手来比划。

  滕烨闻言放开了她,抬着头,撑着身子侧在她身旁望着她:“你说的还真大气,你就不觉得你没心没肺了点?不对,那到底那是个玩偶,对你来说,是可以抛之脑后的……”

  “我失去的仅仅是玩偶吗?”白嘉望着滕烨:“我没有了爸爸妈妈,我弟弟还在医院躺着,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大约还在为了弟弟的未来,挣扎着呢,可是我还不是咬牙挺过来了?难道你觉得我要为我所失去的,成天活在伤心痛苦里吗?那真的如此,此刻的我,大概早已经倒下了吧!”

  滕烨凝望着她,目光深邃,渐渐的他低头亲吻上了她的额,她的眉,她的眼,而后他轻叹了一口气:“你该感谢你失去了记忆,至少没有昔日的回忆来让你体会失去。”

  “就算记忆回来,我也终究会放下的,人活着,就要朝前走,朝前看,不是吗?难道要让那些疼爱过我的人,看到我萎靡不前吗?”白嘉的眼里滚动着泪水,声音更是哽咽的:“我只有活的好好的,才对得起已经失去的他们啊!”

  滕烨望着她,只觉得此刻的白嘉美丽极了,她仿佛不仅仅是个替代品,更是一个能慰藉心灵的甘露。

  他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将头低下,唇嘬了她的眼泪,蹭了她的鼻尖,最后落在了她的唇上。

  轻轻的蹭,轻轻的rou,而后,舌窜入她的口中,捉了她的舌,柔和的与之共舞。

  撑身的手,将她揽入怀里,却并没有只停留在她的腰身,反而顺着她的背肌向上攀爬,直到指尖碰触了她肩颈处的咬痕。

  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吻就忽然变的疯狂起来,不但力道重重的,如疾风骤雨般的席卷着她的唇舌,更是整个身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环抱她的手,像是要把她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死命的紧拥。

  呼吸在这样的疾风骤雨和压迫下变的艰难,白嘉忍不住伸手去推他,可是越推他便越加的疯狂,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的那个xiongqi,死死的顶在自己的sichu,顶得她从心尖发颤,顶的她一面呼吸困难一面身体发软……

  “呼……”在气闷到几乎要上不来气时,滕烨终于放开了她的唇,她大喘着气,贪婪的呼吸着发凉的空气,而他却已经舌tianshi上她的颈子,她的耳垂,而他的手,更已游走到她的xiongqian……

  他,有可能会……要我吗?

  心底闪过一念,白嘉随即又否定,多少次滕烨都是悬崖勒马,今次,也应该不会例外。

  她不抱希望,可他却是liao拨连连。

  她只能希冀着在走到悬崖边前,享受那虽是会消失的温存。

  rou搓,让她的朱果在薄薄的睡裙下ting立。

  tian舐,让她的肌肤在舌尖的打圈下滚烫。

  当他的手指隔着布料抚摸上她的花蕊,她的心砰砰砰的急速跳跃着,她觉得像是走在悬崖边的钢丝上,一面惊惧一面又希冀。

  花蕊的蜜汁jinrun了布料,沾湿了他的手指,心里的火焰烧疼的他只想拥有她。

  格子neiku终于被他给褪下,当她的双tui被他用手分开时,她在紧张的心跳里能感觉到他正从她的身ti上离开……

  他会不会又在最关键的时刻放弃了呢?

  我是该希望他放弃还是希望他不放弃?

  她闭着眼,等待着他的决定,她甚至认为这场温存又要停歇,但此刻她却感觉到他滚烫的手指分开了她的花蕊,然后一股shire带着灵巧,轻轻的闯入……

  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奇妙感觉,那一刻白嘉觉得身子都在颤抖,她下意识的睁开了眼,抬了头,便看到了滕烨埋头在她的sichu,他竟是用舌在她的花蕊里寻幽……

  不可思议的震惊,心底里最强的震撼混合着妙不可言的感受,让白嘉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继而嗓间里都溢出了一声轻轻的yingning。

  这是黑松露的……功效吗?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八章 最昂贵的超级CHUN药-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