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通宝娱乐 >

第七十八章 我怎么对的起你!-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发布时间:2018-08-28 16: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通宝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七十九章 真心话,大冒险-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白嘉开了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第一时间就是眼扫四周,可是一楼却没有滕烨的身影。

  回头看了眼停在外面的车子,白嘉鼓足勇气换鞋后,捏着手里的包包往二楼去,可是才走了一半的楼梯,就依稀听到了什么声音,似是有人说话,又似是开着电视。

  她顺着声音蹭蹭地往楼上走,刚进入三楼,就傻了眼。

  三楼迎面的那间书房皮椅上,正坐着滕烨,而滕烨的腿上,却坐着一个衣衫半褪的女人。

  那雪白香肩,黑色蕾丝bra与褪到腰间的红色小西装充满着强烈的视觉刺激,而滕烨,衣领已经敞开,长长的头发更是散开……

  他们在一起xiangyan的侧影像一把木椎直接刺进了白嘉的心脏。

  “啪!”手里的包落了地,白嘉慌忙蹲下身子捡起时,书房内的两人都看向了她。

  滕烨的目光冷冷地,仿若寒冰,而女子的目光则是有些惊诧。

  “对,对不起!”白嘉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如此言语,说完这话,她立刻转身朝着楼下走。

  “她是……”身后传来女人有些怯怯的声音。

  “不管她,女佣而已。”冰冷无情的七个字,带着一份无视的音调闯入耳中,白嘉觉得这是一个晴天霹雳。

  女佣?

  她本能的回头,却看到的是他和那女子亲吻在一起,甚至她能听见他们在亲吻中发出的那种充满qingyu的声音。

  迅速扭头,她快速的往楼下奔,满心都是一句话:假的,假的,他是演戏的,演戏!

  “啊!”脚下一个踏空,白嘉就一头栽了下去,幸好,她已经走到楼梯的末节,所以没能再滚,但这一下,也磕的她不轻。

  坐在地板上,她抱着自己的脚,眼望着楼梯。

  她期望着他会下来,她期望着他会出现,就像那次受伤一样,他像王子一般来到灰姑娘的身边,为她带来温暖的幸福。

  可是,他没有出现在楼梯上,相反,很快她听到了从楼上传下来的那女人忘情的shenyin之声。

  咔嚓……

  碎裂之声,在内心响起,白嘉觉得自己,好痛。

  ……

  “拜拜哦滕董。”女子穿着红色紧身裙,声音娇腻的同滕烨飞出一个吻别,这才依依不舍的出门而去。

  滕烨穿着一件中东式样的长袍,套着一件宽松的毛衣薄衫,他站在玻璃门窗前,挥着手,面容带笑,一脸的意犹未尽,而当女子消失在眼眸时,他的笑容收住,整个人都带着一种冰冷的气息立在那里。%&*";

  身后传来细微的响动声,他没有回头,然而眉眼的微蹙,则暴lu着他的关注。

  他猜想她一定怯生生的望着自己,犹豫着是否上前,担忧着他是不是动怒。

  他又考虑着她凑过来向他解释时,他应该说什么,应该怎么对她。

  也许我应该叫她远离秦路,又或者还是接受她的解释而后什么也不说?

  他犹豫着,思考着,毕竟他如果要阻止她和秦路在一起,那就得有理由,真实的因由他说不出,那虚假的借口该是什么?他该怎么阻止呢?

  还是那条你的人生属于我吗?难道她在失去异性朋友后连同学都要失去?若这样下去,她会不会在我的身边待不下去呢?

  滕烨的眉蹙得更深。

  可是如果不说,秦路难免又会处心积虑的把她从身边带走,而他却不能理直气壮的阻止,因为他明白,秦路说的没有错,他真的是祸害了白嘉,至少她的人生已经被他改写……

  有饭香味窜入了鼻息,他的心像弦,被拨动了一下。

  心底轻轻的响着一声叹息,他回头瞧望。

  她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站在饭桌边,而饭桌上则放着一碗面,让他的眼皮上抬。

  这该死的满汉全席,这该死的方便面!

  他不由的心底咒骂,却发现自己的心如同被针扎。

  她怎么还能若无其事的给他做这个?

  尤其是在她目睹自己与别的女人亲热之后,她还给自己做这样一碗满汉全席,她,她是喜欢自己到有多卑微呢?而你给她的,又是怎样的伤害呢?

  滕烨,你就是个混蛋!

  他扭了头,大步的走向楼梯,白嘉闻声立刻抬头,那惊慌的一瞥见,看到的是他那张,阴阴地,满是绝不原谅表情的脸。

  “等等!”她慌张的追到他的身后:“我和班长没什么的!我们只是去看了比赛,回来的时候打不到车才坐的他的自行车。如果你为这个生气,我以后不坐他的车就是了。”

  滕烨背对着她,紧闭上了眼:“我没有说什么。”

  “可是你,你,你在生气。”白嘉紧张的搓着自己的衣角。

  滕烨咬了下唇,随即睁开了眼,并大步的走上了楼梯,甚至在扭转过来时,也只是看着前方,仿若她为空物。

  白嘉看着滕烨这样一言不发的走上楼,而后甩上门时,委屈的眼泪滑落脸颊。

  她忍了,任了,她什么自尊都不要了,她只是想和他回到两天前同吃一碗面时的那种温馨,可结果呢?她得到的是什么?

  而屋内,滕烨靠着门,一脸的痛苦与愤怒之色。

  痛苦源自于内心的挣扎,而愤怒,是他对自己的谴责。

  其实,他很想去碰那碗面,他很想告诉她,你不要伤心,我没有怪你,但他却发现自己不能,此刻的他身上就像套了枷锁一般,勒着他,束缚着他。

  “你还嫌祸害的人不够多吗?”

  “你对得起她吗?”

  秦路的质问声像魔咒一样在他的耳边回荡,并且让他的心,放在良心的烈火上烤着,烧着……

  他伸手扯了扯头发,走到书桌前,用指纹打开了抽屉。

  抽屉里是一本相册和一个日记本,他将它们齐齐拿出。

  抬手翻开相册,一张张笑脸呈现,那刻在脑海里不去的音容笑貌和这些笑脸重叠,而后让他的心痛到滴血。

  手指抚摸着照片,他的眼圈泛红。

  翻过一张,又一张。

  那张心底的面容,时而妩媚,时而冷艳,时而慵懒,时而可爱……

  那些曾在一起执行任务时的相守,那些一起面临危险时的依靠,那些彼此一个眼神足以沟通的默契都齐齐涌上来,如潮水一般将他拍倒。

  猛然合上相册,他深吸了一口气,仰头望着屋内的吊灯,此刻满心都是他的自责:

  ellen,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我没能就像我们约定的那样,做彼此最好的依靠……

  是我害了你,害你在如花的年纪就失去了生命,害你为我中弹,而后摔下那高楼!害你到死,都不能有一具毫无破损的身体!

  而我此刻,我却和别人依偎在一起,我怎么对得起你?

  我甚至害了你不够,还再害另外一个人,一个和你一样,拥有那双漂亮眼睛的人!

  你说,我是不是混蛋?是不是个可恶的大混蛋!

  ……

  当汽车的轰鸣声闯入耳膜时,一直缩在厨房地板上的白嘉,才跟醒悟似的匆忙起身,然而她冲出房间的时候,只能看到那车闪着灯驶向门外。

  “不,滕烨,不!”白嘉急忙的朝外跑,可等她窜出去的时候,车子已经驶出了铁栅栏,她想都没想,便是追逐,几步之后,拖鞋掉了一个,她索性甩了另一个追。

  “滕烨,你停下!停下!”

  她叫着,她不要他用那种生气的态度离开她,她内心能感觉到梦已在苏醒的边缘,她只是想贪恋的再多留一点。

  可是车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离去,没有半点停留。

  她终于停下了脚步,喘着粗气流着泪,因为她已经看不到车的身影。

  滕烨再一次用他的冰冷丢下了她。

  她不懂,她不懂那个和他有着温情的男人,为什么如此天地般的变化,她不过是坐了秦路的自行车后座而已,这真的是,不可饶恕的大事吗?

  转身,她擦着眼泪往回走,脚上的痛也在此时开始传递入脑。

  她咬了唇,狠狠地迈着步子,像把自己的心往刀上划一样,步步前行。

  当她在屋外捡起拖鞋时,她忽而笑了,笑的眼泪更加汹涌,因为一个完好,一个断了绳带,她拿着它们放在一起,觉得像极了滕烨和她:一个完好,一个已经碎裂,它们已经无法再在一起。

  她慢慢的挪回了屋里,而后,茫然前行,当看到饭桌上那依然摆在那里的面碗时,她丢了手里的鞋子,快步走了过去,继而拿起筷子就去扒面,可面却已凝在了一起。

  她不管不顾的咬了一口进嘴,可是大约动作太大,她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头上,血腥蔓延的霎那,痛更是让她打了个颤。

  强求换来的便是痛,是流着血的痛,而他,根本不会在意,不是吗?

  她把碗放下了,而后呆呆的立在那里,半响后,心底升起一个问句:我的梦,到头了吗?

  ……

  屋内的大座钟发出了浑厚响亮的声音,白嘉从惊醒中回神,她看了眼时间,早上七点。

  伸手揉了揉酸痛的眼,她使劲的甩甩脑袋才起身,结果脚底的痛毫不客气的提醒着昨夜的事。

  她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搓了搓脸,继而忍着那痛,迈步入屋,而后洗漱换衣,背着书包出了门。

  关上铁栅门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这美丽的城堡,而后扭了身,向外走。

  梦,既然要醒,我又怎能强留?那就醒好了!

  也许我该一走了之,搬出他的世界,反正他不会珍稀我,可是白云的未来却依然需要他,我不能任性。

  既然我和他早已交易了人生,那我就乖乖的在这里,他要我便给,他不要,我便过我自己!从此以后,我都不会再让自己这般傻到流血流泪,傻到喜欢一个不能喜欢,也不许我喜欢的人!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十七章 你们不可以在一起-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