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通宝娱乐 >

第八十四章 这事,我没经验……-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发布时间:2018-08-28 16: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通宝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八十五章 你的小DD流血了……-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入手的柔物几乎在一瞬间就有变大变ying的趋势,而白嘉一时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这……这能帮,帮到你?”她的脸立时泛起红晕,鼻尖也透了汗。

  “能!”滕烨说着咬咬牙:“只是,能分走我多少,多少痛感就看,看你的了!”

  白嘉立时点头:“好,我知道了!”她说完专注的看着手中的家伙,有些呆。

  滕烨额头上的汗水在流淌,他望着白嘉,只等她动作起来,自己就开动,可白嘉却就是不动,只那么的望着他的小兄弟,弄得他忍不住开口:“你,你还没准备好吗?”

  “啊?”白嘉茫然抬头。

  “你还在等什么?为什么还不动?”他说着将镊子换了个手,直接将自己的手指探入创口,靠着手指的触感,感受着弹头的存在。

  他得赶紧把弹头取出,就算运气好没伤到大血管,但这个位置若不赶紧处理,是有可能留下问题的。

  白嘉急忙点头:“我动!”人是答应着乖乖的瞧望着他已经长大的小兄弟,可人还是傻了眼的。

  “来吧!”滕烨说了一声,手指向内,疼痛袭来时,却没有白嘉为他分担走的半点。

  “你……”

  “对不起,我,我要怎么做?怎么动?”

  白嘉的话一出来,滕烨便是脑袋就后仰着往墙上撞:“你连这个都不会吗?”

  白嘉一脸无辜:“我没弄过!这事,我,我没经验。”

  滕烨一把抓了白嘉的手,带着她开始上下lu动,而后瞥了她一眼:“就这样。”

  “哦,好!”白嘉答应着乖乖照做,滕烨深吸两口气压制着那种立时爬升的感觉,赶紧把手指往自己的创口内伸。

  碰触弹头的时候,他痛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白嘉能感觉到他的痛,下意识的手上更加卖力,想帮他分担。

  于是两种不同的痛感夹击下,滕烨脸上的五官几乎扭在了一起。

  他越是如此,白嘉就越卖力,滕烨只能在两种感觉的撞击中,埋下头,将镊子探入创口里。

  双tui间的空间就那么大,蹲了一个白嘉,还得操作取弹,滕烨只能把头搭在了白嘉的肩上,直视着被翻开的皮肉,在血水里用镊子夹住弹头,一点点的向外取,尽可能的减少肌肉的损伤。

  他的脸贴着她的脖子,汗水jin润。

  他的呼吸因为痛而浓重,也因此细数喷溅在她的锁骨处,带着一份诡异的滚烫。%&*";

  她用心而卖力的tao弄着他的小兄弟,只为让他能好受一些,可她这个无经验,无这方面知识的人,却根本不知道她的每一个动作带给滕烨的是怎样的感受。

  “啪”细小的子弹落到了瓷砖上,白嘉闻声瞧看,手便停下。

  “别停”嘶哑的声音带着一种解脱的音调:“继续……”

  白嘉很听话的继续动作,而滕烨伸手勾着医药箱,从内翻出一瓶酒精就直接倒上了创口。

  灼烧的疼痛,蜇得他浑身颤抖,白嘉见状死命的快速lu动,只为让他好过一些。

  可这种叠加的不同痛感,却让滕烨觉得小腹一紧,随即脊背向上窜起一种麻痹感,他果断的上手按住了她的手,他怕她再多动两下,自己就会在这种超强的两种感觉冲击下,“喷溅”到她。

  白嘉很茫然,此刻的她已经没有羞愤,没有尴尬,只有担忧,她望着他的伤口,急声言语:“怎么?你很痛吗?”

  听着完全白痴的问句,滕烨却觉得心里有种暖,他轻蹭了下她的脖颈,对她言语:“帮我从另一个药箱里拿,拿出针管和那个蓝色的药瓶。”

  白嘉听话的松开了他早已滚烫和暴涨的小兄弟,急急忙忙的去开另一个药箱,滕烨也连忙摇了下脑袋,强行压制住那种心底的yu望。

  “喏!”白嘉把滕烨所要递了过来,滕烨便急忙拿过去,将瓶子掰断,而后用针管吸了注射液继而扎在了伤口附近,一面注射一面言语:“再拿一只,这次是下面那层的水色注射液。”

  白嘉听话照做,看着滕烨再次换针,将这一针扎在了自己的臂膀血管里。

  做完了这些,他丢了针管,从身边的医药盒里,摸出了一刻子弹和一把匕首,继而两下切割旋转的,竟就取下了弹头,而后把那些黑灰色的药粉直接倒在了伤口处。

  “你要烧伤口?”白嘉一下明白了,因为这个镜头她在电影里看过。

  滕烨点点头:“没错,这才能止血!”他说着冲白嘉一笑:“去,把打火机给我拿来!”

  白嘉听话的跑了出去,而滕烨此时则从医药箱的底层摸出了一盒火柴出来,快速的取出一根点燃,直接按在了伤口处。

  “嗯……”他的嗓子里溢出了一声压抑的哼鸣,火药发出的滋滋响声,伴随着灼烧烧住伤口的同时,也让浴室内翻起一丝焦味。

  白嘉此时跑了进来,就看到滕烨靠在墙壁上,一脸痛苦的死死咬住了牙,而创口处的黑灰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你,你已经……”

  滕烨像是虚脱了一样,睁开眼扫她一眼:“第一层的药粉,还有,纱布。”

  他不想那个画面吓到她,那怕她已经超出自己想象的承受力。

  “好!”白嘉丢了打火机,自己把能看到的药粉纱布什么的都翻了出来,立时将药粉撒到创口上,而后又把纱布块覆盖,继而抓着纱布一层一层的给他缠上,扎好。

  “我扶你去床上?”白嘉出言询问。

  “不急!”滕烨指指地上:“先收拾干净,把一切,归位,一定,不要有血。”

  白嘉答应着,拿盆子接了水,用毛巾先把他身上手上的血水都擦洗了个干净,而后才费劲的把他连扶带架的送去了床上。

  盖好被子看着滕烨已经疲惫到昏睡过去,她又连忙回到浴室,开始清理打整,甚至还把大量的沐浴液倒在地板上,一道道的拖着冲着。

  等到她忙到确信一切都收拾好了,这才匆匆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下洗去那些血液,再冲了个澡,而后才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将浴室的窗户打开着散那腥气。

  脚边的塑料袋里是他脱下的那身诡异衣裳,她不敢洗,因为那种材质她没见过,不知道会不会洗坏,但滕烨又说不要有血,最后她想了想只能把这袋衣服藏去了那个缩着医药箱的密码柜子里。

  大喘着气的回都了滕烨的身边。

  滕烨似乎睡的很香,但白嘉是不安的。

  纵然没伤到大的血管,但那些血也流了不少,她实在担心他,尤其是看着他那明显发白的脸。

  她咬了咬唇,摸出了手机,试探着给吴莉莉发去了一个?号。她想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吴姐。

  很快她的电话响了,来自2号,是吴姐。

  “喂?”白嘉急忙接了电话。

  “美女啊,我在国外谈生意呢,我这大中午的你可是半夜哦,有事啊?”吴莉莉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轻松,但显然疑问和关心同在。

  白嘉眨眨眼,看了看滕烨低声说到:“那个,吴姐,我,我不小心伤到了腿,流了不少血,我现在脸都白了,我,我是不是要上医院?”

  那边顿了一下,电话直接挂断。白嘉有点愣,继而电话响起,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白嘉愣了愣接起,就直接听到吴莉莉的声音:“滕董受伤了是不是?”

  “嗯。”

  “失血很多吗?伤在哪儿了?”

  “大tui根处,他说没伤到大血管,但还是流了很多血。”

  “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白嘉抿了下唇:“新鸿路1号。”

  那边似乎又顿了一下,继而说到:“我马上来!”随即电话就挂了。

  白嘉望着电话有点愣,不是说人在国外吗?怎么马上来?

  ……

  吴莉莉说马上,还真是马上,才半个小时的功夫,白嘉的电话就响了,白嘉一接起,那边就喊她开门,她乖乖跑去按键,继而一辆宝马开到了门口,吴莉莉拎着一个箱子直冲进了屋里:“人呢?”

  “楼上!”

  吴莉莉表情严肃上冲,白嘉紧跟其后。

  到了楼上吴莉莉便一把捞开了滕烨身上的被子,对于某人的luoti,她直接无视,看了看伤处的位置,就把被子盖回,一边开箱一边言语:“详细和我说你所知道的有关他处理伤口的每一步。“

  白嘉回忆着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吴莉莉,而吴莉莉也手脚麻利的从箱子里取出了一袋血和一套静脉注射器。

  当白嘉讲完时,吴莉莉已经给滕烨把血输上了,只是她的表情并不放松,而是一脸担忧。

  “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白嘉急声询问,因为吴莉莉的表情让她没办法不去担心。

  “不好说。”吴莉莉抿下唇:“血液的流失量我不好精准判断,而我目前可以拿到的血袋,a型的就这一袋,如果这一袋输完他好转不大,那就麻烦,我必须还得去血库偷血才成,可是现在是个敏感时期,我不能暴露在外……”

  “你说他是a型血?”白嘉一愣,立刻撸起袖子:“我有啊,我是a型血!”

  吴莉莉眨眨眼,立刻去箱子里翻东西去了。

  ……

  血液一滴滴的融进滕烨的身体里,白嘉坐在床边瞧望着他脸上爬升起来的红色,略略有些安心。

  “天要亮了,我得走了,不过我得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你知道我们的事有多少?第二,他身上脱下来的衣服在哪儿?”

  白嘉急忙去了书房取了衣服袋子给她:“你们的事其实不是很清楚,而且我也不想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吴莉莉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幽幽而言:“那就好,好好照顾他,他如果出现发烧,一定给他少量多次的喝些水,还有这瓶药,早晚各一次。”说完她人就急匆匆的走了。

  白嘉看了眼窗外已经依稀泛着鱼肚白的天色,有了一丝犹豫:他回来了,我这是走还是不走?他现在这个样子,我是不是等到他没事了,再离开呢?

  |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八十三章 浴室内的痛并快乐着-豪门老公的小嫩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