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游娱乐 >

第397章 大结局-亡国皇后升职记

发布时间:2018-08-28 16:1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游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96章 幸福,我爱你歌歌-亡国皇后升职记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夏侯云歌很感念褔嬷嬷,她是为了自己才会变成残疾。

  而褔嬷嬷的付出,也正间接救了轩辕长倾,轩辕长倾也很感激,请了最好的御医为褔嬷嬷医治,怎奈伤情拖得太久,双腿的伤口腐烂发黑,虽然经过医治,但还是有感染,想要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十分渺茫。

  褔嬷嬷看上去比较淡定,只是双眼平静地看着前方。

  “嬷嬷,告诉我你的夫君名字,我帮你寻找你的夫君,借此作为补偿。”夏侯云歌恳切道。

  褔嬷嬷看了一眼站在夏侯云歌身后的轩辕长倾,他总是和夏侯云歌寸步不离地守着,俩个人就好像连体人,没有分开的时候,几次来看她,都是这般亲昵地站在一起。

  褔嬷嬷觉得有些碍眼,但也不得不接受,那是小主子自己选择的夫君。

  轩辕长倾看出了褔嬷嬷的心思,终于放开捂住夏侯云歌的手,“我去外面等你。”

  轩辕长倾避嫌出去,褔嬷嬷幽幽叹息了一声。

  “小主子,他能这般真挚待你,老奴确实没料到。”

  一提到轩辕长倾,夏侯云歌的唇角就忍不住上扬,“他对我真的实在太好了。我也没想到,我们会能走到一起。”

  “小主子……”褔嬷嬷又是无力叹息一声,“魏安和祁梓墨都死了,小主子也再也没有什么忌惮的了,大胆寻找自己的幸福也好。”

  “褔嬷嬷,告诉我你的夫君长相和名字,我帮你去找你的夫君。”这是夏侯云歌觉得唯一能帮到褔嬷嬷的事了,也是唯一能弥补心中惭愧。

  “不找了。要是能找到,早就找到了,何苦到今日还是音信杳无。小主子现在已有了自己的幸福,找到我的夫君,便也就意味着,先皇后为小主子选定的夫君,要与小主子见面。何必引起不必要的风波,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

  褔嬷嬷疲惫地靠在床头,全然没了往昔的雄风与战斗力,真真像个快到五旬的老妇人,年迈无力地卧在床上。

  “真的不找了吗?我和长倾就要离开皇城了,我总不能放心留下嬷嬷。”夏侯云歌忧心说。

  “找到他又能怎么样?我都已经残废了。”

  “为了你等了一辈子,寻了一辈子,总要给你自己一个说法,而不是灰心气馁。”说到底,夏侯云歌总是心中愧疚难以纾解。当年褔嬷嬷的夫君是为了守护母亲为她选的未婚夫婿而离开,不到她和未婚夫婿重逢,褔嬷嬷便也不能和她的丈夫重逢。

  “我已经选择了长倾,至于以前母亲选择的未婚夫婿,便全然不再作数。褔嬷嬷不必因为一个已经亡故人的遗言,将自己捆绑束缚一辈子。我们还活着,便一切都抓在我们手中,我们不能让已经化成黄土的人来指引我们的方向。”

  夏侯云歌的话,仿佛剥开一直笼罩在褔嬷嬷眉心的迷雾,她的眼睛里渐渐有了光彩。

  “我的夫君……”褔嬷嬷慢慢开口,目光里带着深深的想念,“他姓褔,由于人长得老成,三十岁的时候,大家就都叫他福伯了。”说着,褔嬷嬷笑了起来,“他那个人,就是那个样子,越是有人叫他福伯,他就越是摆出一副老态持重的样子。如今想来,他也该鬓髻斑白了吧,脸上也如我这样,添了不少皱纹了吧。”

  “福伯……”夏侯云歌莫名觉得这个名字,极为耳熟,在嘴边反复念叨几遍,她忽然双眼张大。

  “褔嬷嬷,你说的福伯,手背上是不是有一颗红痣?”

  “小主子怎么知道!”褔嬷嬷惊喜地叫了一声,随后又失望的瘫在床上,“小主子小时候见过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手背上有一颗红痣。”

  “不是的,不是的!”夏侯云歌刚要说,又将所有的话吞咽了回去。缓和了一会,才道,“褔嬷嬷,等我和长倾走后,会给你留下一封信,你和你的夫君能否团圆,就看天意了。”

  夏侯云歌转身大步出了房间,轩辕长倾还站在外面,笑着问她,“你们都聊了什么?”

  “嬷嬷告诉我,万一你有一丁点对我不好,就让我休了你!”夏侯云歌偏着头,含着意思坏笑,盯着轩辕长倾。

  他笑了起来,“若我未触犯七出之罪,你可没有理由休了我。”

  夏侯云歌抱住他的手臂,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说,“七出之中要再加一条。”

  “加一条什么?”

  “若有旁的女人敢盯着你看,也不行!”她霸道地说。

  轩辕长倾当即委屈地反驳起来,“别人的眼睛,我怎么管得住!”

  “那也不行!”

  “你好彪悍!”

  “荣华姐说了,管男人就好像养鸭子,散养的鸭子风险太大,我还是决定把你圈养起来。”夏侯云歌一手叉腰,悍妇形象十足地叫嚣。

  “鸭子?”轩辕长倾哭笑不得,“你们女人在私底下,就是这样说自己的男人的?”

  “比喻而已嘛!还有,我想小辰儿了,我们这次就去荣华姐的小镇上去吧,那里风景很好,人也不错,我很喜欢那里。”

  “好啊,都听你的!”轩辕长倾伸手揽住夏侯云歌的肩膀。

  “你会这么乖?”夏侯云歌满目含笑。

  “我怕触犯八出之条啊。”

  离开摄政王府的那天早上,夏侯云歌将一封信送去给了褔嬷嬷,里面告诉了褔嬷嬷,福伯的下落。

  至于夏侯云歌为何会知道褔嬷嬷找了十多年的人,而她却会知道。

  那还得说从她误打误撞逃到谢文远的家中,误打误撞就看到福伯给谢文远送饭的手背上,有一颗红痣。谢文远叫他福伯,俩人看着好像主仆,从福伯关切又疼爱谢文远的程度看,他们已经在一起多年,早已将彼此当成自己的亲人。

  谢文远……

  就是他?母亲当年为自己选择的未婚夫君?只待那人高中,便是他们成婚,母亲留下的懿旨重见天日的时刻。

  不过那道懿旨,再也不会有展示于世人面前机会了。

  而这个秘密,也只会装在知道此事人的腹中,永远不会泄漏出来。

  夏侯云歌举目看向,遥远的谢文远府邸的方向,目光里多了些感激的笑容。

  原来,谢文远早就知道一切,帮自己,也是以为他们之间曾有隐秘婚约的原因吧。

  想起曾经谢文远说,他有一个要追寻的目标,当忽然有一天发现目标已经被旁人得到,他的任务便只有守护。

  守护……

  正是因为守护,谢文远才会在御书房冒死站出来为她申辩,才会将她藏匿起来,隐瞒了轩辕长倾。

  “歌歌,在看什么?”轩辕长倾忽然到她身边,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向遥远的蔚蓝天空。

  “没什么,在看一直飞走的小鸟。”

  “舍不得离开么?舍不得便留下来。”

  “才不是,我是羡慕小鸟的自由。”

  轩辕长倾笑着拥住她,“那我们走吧,奔着我们想要的自由。”

  刚走到门口,小桃忽然就跪在面前,“娘娘,带着我吧,我要跟着娘娘一起走。”

  夏侯云歌笑着搀起小桃,“我又不是不回来,只是出去转一圈。”

  “不!我要跟着娘娘,服侍娘娘。娘娘也知道,小桃心里是当娘娘是自己的姐姐的!娘娘现在怀着身孕,身边不能没有人伺候。”

  “小桃,在这里还有沈承安,你不想与他完婚了?我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小桃依旧固执摇头,“如果他真的喜欢我,也放弃朝堂好了!跟着我一起跟随娘娘远走高飞去!”

  “小桃,你知道沈承安的身上有着平衡朝堂的重任。现在上官麟越是大将军王,手中又用重权,沈承安虽是将军,却在朝堂还是能制衡些许上官麟越。因为,在沈承安的身后,是摄政王在支撑。”

  “娘娘,这些我都懂得,他要守护住朝堂!可我就是要跟着娘娘,不要与娘娘分开。就让小桃再伺候娘娘两年吧,等小郡王大一点了,小桃就回来,只要那时候沈将军心思未变,我就嫁给他。”

  夏侯云歌想了想,这大概也是小桃留给沈承安的一个难题,便点头答应了小桃。

  李琴抱着小福儿,东朔和梅跟在身后,夏侯云歌盯着梅,就有些好奇了,梅不是看着梅云呢吗?

  “既然离开,梅云我已经放走了,让她自己去寻找自己的下半身去。还有……”

  “还有什么?”

  轩辕长倾俯身在夏侯云歌的耳边,声音虽然很轻很轻,字字却无比的清晰,无比的让人心灵颤抖,“十多年前的事,她都告诉我了。是我误会你了,白白恨了你那么多年,白白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其实,早在南耀时,我好像就喜欢上你了。”

  夏侯云歌心头一颤,轩辕长倾从后面紧紧抱住她,她笑着贴在他的怀抱中,轻轻地对他说,“过去的,就都忘记吧。”

  刚没走几步,竟然看到轩辕梓婷火急火燎地奔来,以为有什么事,可见了面,轩辕梓婷却闭着嘴巴一言不发了。

  “怎么了?梓婷。”轩辕长倾还是以一种想要保护夏侯云歌的姿势,站在夏侯云歌面前。

  轩辕梓婷看了夏侯云歌一眼,目光便落在轩辕长倾身上,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轩辕长倾猜到轩辕梓婷是赶来送行的,也没说什么,便带着夏侯云歌走到摄政王府的大门,没想到上官麟越竟然骑着高头大马刚刚勒住马缰定在摄政王府大门外。

  轩辕长倾没有阻挠住上官麟越深深望着夏侯云歌的目光,而是任由上官麟越看着夏侯云歌,因为他觉得,是时候让上官麟越死心了。

  “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若你解决不了,我会很生气。”轩辕长倾俯身在夏侯云歌耳边小声说,虽然含笑,声音里满满都是威胁。

  “我知道了!”

  夏侯云歌走上上官麟越,上官麟越便从马背上跳下来。

  “云歌,你不为荣华富贵吗?我好不容易成了大将军王,可以给你最好的富贵荣华,你却跟摄政王抛开一切,隐退民间!”上官麟越愤愤地说。

  “我追求的,从来都不是荣华富贵,而是一颗心。我现在寻到了我想要的那颗心,其余的一切,就什么都不重要了。上官将军,你也有你自己应该去追寻的一颗心,而不是本着得不到就是最好的原则,一直追寻着不属于你的东西。真正的爱,不是得到,而是付出。”

  “不是得到,而是付出?”上官麟越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打击到了一样,脸色都难看了。

  夏侯云歌回头看向站在摄政王府门口内的轩辕梓婷,她好像在刻意躲避着上官麟越,精致的小脸上都是一片好似死去了灵魂的漠然。

  “梓婷公主为你付出了很多很多,她很爱你,是真的爱你,你不该辜负她。”夏侯云歌道。

  上官麟越早就懵了,在得知夏侯云歌要和轩辕长倾隐退的那一刻,整颗心就空了,不知道自己追求了这么久,到底为了什么。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想要得到的女人,却终究从指缝中溜走。

  “上官将军,我相信,属于你的幸福,一直都在等着你。虽然我们做不成恋人,但我们可以成为朋友。”话落,夏侯云歌转身就走。

  上官麟越忽然唤住她,“你真的要走了?”

  夏侯云歌点下头。

  “你真的爱他?”

  “对,很爱。”夏侯云歌深深望着不远处的轩辕长倾,目光相触的瞬间,都是满满的爱意。

  上官麟越静默了几秒,忽然笑了起来,高声音对夏侯云歌说,“我还是那句话,要是他对你不好,我就将你抢走,不管你愿不愿意。”

  夏侯云歌背对着上官麟越,对轩辕长倾挑挑眉,意思告诉他,她可是随时都有人要的香饽饽,千万别对她一丁点不好。

  但夏侯云歌的回答,却让轩辕长倾也大吃一惊。

  “他会一辈子都我好,我们会白头偕老到永远,这一辈子,你都不会有机会将我从长倾身边夺走了。死心吧,上官将军,别为了不属于你的东西浪费太多的时间。”

  话落,夏侯云歌大步离去,走到轩辕长倾的身边,紧紧握住轩辕长倾的手。

  轩辕长倾挺拔的身躯,愈加高大,将夏侯云歌完全笼罩在他的气势之下,淡淡瞥了一眼上官麟越,以一副胜利者意气满满的状态,上了马车。

  上官麟越的目光,一直追随远去的马车许久,目光才慢慢收回,不经意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轩辕梓婷。

  轩辕梓婷赶紧挪开一直看着上官麟越的目光,微红着脸,仓猝地转身,就要逃开现场。

  上官麟越却一个箭步上来,一把拽住轩辕梓婷,“自从在皇城外一别,太后薨逝,你就再没跟我说过一句话。你在怨恨我吗?”

  轩辕梓婷不说话,一把将上官麟越推开,匆匆下了台阶,上了软轿,回宫去了。

  上官麟越只觉得胸口憋着一团火,轩辕梓婷越是不理他,他就越想追问个因果出来才罢休。骑上大马,跟着轩辕梓婷的软轿一直到了皇宫门口,还不肯离去。

  轩辕梓婷还是不理他,直接入了宫门。

  上官麟越心情不佳,就跟轩辕梓婷牟上了,他也跟着入了宫,就跟着轩辕梓婷,任凭轩辕梓婷加快脚步,也甩不开他。

  轩辕梓婷气急,红着双眼瞪着上官麟越喊道,“我已经决定忘记你了!你就不要再纠缠我了!”

  上官麟越却云雾清朗地笑了,“憋了这么久,你终于跟我说话了。”

  ……

  夏侯云歌的马车走路没多久,就又停下来了,拦住马车的人,居然是凤七娘。

  凤七娘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算一算也有六个月了。

  陪在凤七娘身边的人,居然不是石君意,而是大顺子。凤七娘步态沉重地走到马车前,道。

  “我来松松你,也没什么好东西,王妃身边也不缺什么,就什么礼物也没准备。”

  “你能来送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夏侯云歌和凤七娘聊了两句,便看向始终护着凤七娘左右的大顺子。大顺子对夏侯云歌现在的态度,那真是恭敬,完全没有在威武山时的愤愤不平。

  凤七娘听说夏侯云歌想回到威武山的惠安镇去,就也想跟着去。她早就想念那里了,京城的繁花生活不属于她。而她在经过左右挣扎,权衡一番之后,也终于决定选择了孩子的亲爹,选择了大顺子。

  既然凤七娘也想回到惠安镇去,大顺子是从来不会反驳凤七娘意思的,便赶紧掏钱去找马车。

  一行人便这样上了路,走着走着,马车就又停下来了。

  轩辕长倾有些苦恼地问东朔,“又是谁来送行?”接着,轩辕长倾有些懊恼地瞥了夏侯云歌一眼,“没想到,一个送我的都没有,都是来送你的。什么时候,你的人缘这么好了。”

  “回王爷,是……锦画小姐。”

  夏侯云歌当即脸子一沉,轩辕长倾全然没了方才的不忿,赶紧软下脸子,连声道,“我们现在可是清清白白,就是她在摄政王府里时,也是清清白白,你可不能动气,小心伤了胎气。”

  一直小心跟在马车后面的锦画,见被人发现,直接就从树林中冒了出来。

  东朔走过去,叹息一声,问锦画,“你是来跟着王爷的?你不是已经想开了,再也不会打扰王爷了?”

  锦画却红了双颊,低下头,小声嘟囔一句,“我来跟着你的。是你说,要保护我,可你却走了。”

  东朔听得不是很清楚,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锦画抬脚踩了他一脚,“还不快走,不然天黑了,还走不出皇城的地界!”

  “是是是!”东朔赶紧走在前面,上了大马,一把拽着锦画上了马背。

  坐在车厢内的夏侯云歌和轩辕长倾都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们竟然能共乘一骑。

  但看东朔羞红了脸,好像小姑娘的样子,反倒是锦画一手叉腰,喊着东朔,“马都要走到沟渠里喝水去了,你在想什么!还不赶紧驱马!”

  东朔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拽紧马缰,但脸上的红晕更加浓了。

  夏侯云歌和轩辕长倾俩人放下车帘,相视一笑,之后便哈哈大笑起来。

  等快到了惠安镇的时候,一路上都心猿意马的东朔,这才发现,有一辆马车,一直远远地跟着他们。

  梅飞了过去,却没有将车上的人拿来。

  夏侯云歌和轩辕长倾好奇,便走过去,当看清楚车上的人,也吃了一惊。

  竟然是肖秋柏和梅云,肖秋柏一脸的淡然,不高兴也不悲伤。梅云却看上去开心很多,脸上的淡淡忧愁都化开了。

  “我们也想找个好地方,平静的生活下去,没想到路上就遇见了王妃和王爷的车驾。”梅云笑着说,故意避开,肖秋柏想默默送夏侯云歌一程的话。

  “这样怎么不早说,我们好搭伴同行。”夏侯云歌这话是对肖秋柏说的。

  肖秋柏干净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也不用目光看夏侯云歌,只是淡淡地点了一下头。

  到了惠安镇的时候,轩辕长倾早派人过来买了一所风景最好的民宅,也打点好了一切,仆人也早就收拾好了房间。

  夏侯云歌想留肖秋柏也住在府上,肖秋柏却拒绝了。

  一句话没有,只淡淡一笑,便道别了。

  肖秋柏还是在街上摆摊子写信,大概是天下大定,亲人们都团圆了,写家书的人很少,倒是画团圆像的多起来,生意也能勉强糊口,日子也过的平淡。

  一转眼,夏侯云歌的身孕都九个月了,过了冬季,又到了次年的春天。

  梅云偶尔会来探望夏侯云歌,说些平淡的话题,但其中一句话,夏侯云歌印象最为深刻。

  那就是,“我会穷其一生,也要弥补当年犯下的错。我要秋柏原谅我,剩下的余生,只是我们俩人的。”

  自此,夏侯云歌便不再去肖秋柏的摊子,也不去看望肖秋柏,不想打扰到肖秋柏。

  可至于肖秋柏和梅云能不能破镜重圆,只怕一时半会,都不会有希望。

  肖秋柏看似谦和有礼,温润如玉,实则是极为固执的人。他心里认定的事,想要转变,岂是一朝一夕能更改。

  不过最让夏侯云歌欣慰的事,魏荆曾派人送来关于鬼魅之毒的解药,也终于在夏侯云歌的耐心等待下,虽然没有等来百里非尘,却等来了碧芙。

  碧芙说,“少主就要不行了,想在少主临死之前,让他见见你。”

  可夏侯云歌已经大腹便便,身边有梅和东朔贴身保护,碧芙根本带不走夏侯云歌。

  夏侯云歌便将解药给了碧芙,碧芙的眼里终于有了感激,缓和了入骨的恨意。

  临走前,碧芙留下一句话,“若少主的性命真的可以保住,我便视你为恩人,再不刺杀你。”

  后来,百里非尘来过一封信,信里只有笔迹刚硬的七个大字。

  “老朋友,一切安好。”

  他是在跟她报平安,想来鬼魅之毒,已经解了。

  不过百里非尘一直没有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想来是不想打扰到她的幸福。

  只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百里非尘那一抹胭红色的身影不知出现在惠安镇多少次。

  轩辕长倾见过,东朔见过,梅也见过,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谁也没有提及。

  唯独,夏侯云歌自己没有见过。

  终于到了夏侯云歌临盆的时候,轩辕长倾心疼得心都碎了,连连喊着,“我们再也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一番疼痛的折磨,当孩子呱呱落地的那一刻,稳婆说是个男孩。

  夏侯云歌和轩辕长倾抱在一起都落了眼泪。

  轩辕长倾给那个漂亮的男孩起名字叫……寿儿。

  福寿,福寿,只盼着福寿安康。

  轩辕长倾满足地抱着漂亮的小寿儿,又有了话题,“下一个孩子,我们就叫他安儿。”

  “你不是说,不生了吗?”

  轩辕长倾一本正经起来。“歌歌,你只要负责生孩子,其余我工作都我来!你看可好?”

  “不好!生孩子好痛的!”夏侯云歌嘟着嘴。

  轩辕长倾也心疼了,“好好好,不生了不生了。”

  夏侯云歌歪头想了想,“要是老四,是个女儿,叫康儿,是不是有点难听?”

  轩辕长倾噗哧笑出来,拥住夏侯云歌,一手抱着小寿儿,旁边是趴在窗子站着的小福儿,嘴里脆生生地喊着。

  “我要小妹妹,我要小妹妹。娘亲,福儿要小妹妹。”

  夏侯云歌点了下小福儿的小鼻头,“你啊,就是跟你爹一个鼻孔出气。”

  “娘亲,什么叫鼻孔出气?我有鼻子,爹爹有鼻子,娘亲有鼻子。我的鼻子是我的,爹爹的鼻子是爹爹的,娘亲的鼻子是娘亲的……”

  “小福儿!你又罗嗦了。”夏侯云歌沉着脸喝道。

  “娘亲,我们都有鼻子,不是一个鼻孔呀。”

  “小福儿!你给我闭嘴!”夏侯云歌继续沉脸喝道。

  小福儿委委屈屈地捂住小嘴,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轩辕长倾。

  轩辕长倾也一脸的无可奈何,“我也怕你娘。”

  “唔……爹爹又不是娘亲的孩子,为何也怕娘亲呢?”小福儿又来了话题。

  “因为娘亲是爹爹的妻子,爹爹是男人要疼爱妻子。”轩辕长倾耐心回答。

  “为什么男人要疼爱妻子呢?辰儿哥哥就很疼爱我,可他是我的哥哥,不是我的男人呀。”

  轩辕长倾继续耐心解释,“不是所有的疼爱,都是夫妻的关系。爹爹怕娘亲,是因为爹爹很爱娘亲。”

  “辰儿哥哥也怕小福儿,小福儿一哭,他就乖乖听话。他也很爱福儿么?”小福儿一字一字卖力地清楚吐出,大眼睛里全是真诚。

  夏侯云歌有些头疼,这是一个不到两周岁孩子应该说出的话么?

  小福儿确实说话很早,九个月就已经开始会说话了,等能完全说清楚话的时候,每天就喋喋不休完全是个十万个为什么。

  难道巫族未来的圣女,就是个十万个为什么?

  想想夏侯云歌就头痛。

  忽然,夏侯云歌就笑了,这样的小福儿,落到魏荆手里,还不气死魏荆,因为这个关系,没准就放了小福儿是圣女的身份。

  夏侯云歌正开心地想着,轩辕长倾搂住她,望着窗外的染血夕阳。

  “歌歌,你看落日多美。”

  小福儿也趴在窗子上,眯着大眼睛看着夕阳,小手支着下巴,“好美好美……好美是什么?爹爹?”

  轩辕长倾没有回答她,夏侯云歌也没有回答她。

  他们互相吻着彼此,哪有时间搭理一个小屁孩。

  当发现小福儿回头,他们赶紧放开彼此,红着脸笑着,一起异口同声回答小福儿。

  “好美就是好美,没有是什么。”

  他们相视一笑,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心甜了,幸福就来了。

  (大结局)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