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游娱乐 >

第358章 自杀,最后的冷静-亡国皇后升职记

发布时间:2018-08-28 16:1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游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57章 跳河,兔子也咬人-亡国皇后升职记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夏侯云歌再顾不上听荣华多说什么,直接跳入河中去寻找,可找了许久,只到筋疲力竭,漆黑的水里,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

  百里非尘一把将夏侯云歌从水里拽出来,大声对她喊,“天色这么黑,水又深,你不要命了!”

  “那是我的女儿!就是要了我命,我也要找到她!”夏侯云歌用力推搡百里非尘,却怎么也甩不开他大力的手。

  “要找也不是你这种找法!就是找到了,这么久,也没命了!你清醒一点!”

  夏侯云歌恨不得给百里非尘一巴掌,“绝不会!我的女儿绝不会死!你给我滚开!”

  “云歌!我知道你着急!我也如你一样着急!你清醒一点好不好!”百里非尘用力拖拽夏侯云歌上岸,夏侯云歌挣扎着,俩人一起滚倒在河边泥泞的泥土中。

  满身的泥浆沉重得人无力站稳,夏侯云歌还是挣扎着要回到河中寻找,百里非尘一把将她拖上岸,用力将她按倒在地。

  “我去给你找,你就在这里,不许下水!”百里非尘用力盯着夏侯云歌的眸子,试图她能冷静下来,但她早已躁乱没了理智。

  “那是我的女儿!百里非尘!你不懂!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女儿!”

  百里非尘哪里还会听夏侯云歌的话,喊荣华过来,吩咐荣华拽住夏侯云歌,不许她下水。他实在不放心,现在激动非常的夏侯云歌,入水十分危险。

  “你放开我!我要去找小福儿!放开我!”夏侯云歌力竭地大喊,满身的潮湿紧贴在身上,粘得人变得力气薄弱。

  荣华哭得满面泪痕,用尽全力抱住夏侯云歌,“妹子,听姐一句劝,有那位公子下水就够了,我们再等等,或许公子就将小公主救上来了。”

  不远处远远跑来一道人影,到了近处,借着月光才看清楚,是一个一身尼姑打扮的女子。

  夏侯云歌哪里还有那些注意力,整颗心只牵系在百里非尘潜入水底的河面。

  那个小尼姑定睛看了一眼,拼尽全力地跑过来,一把抓住夏侯云歌。

  “姐姐,姐姐!”

  夏侯云歌听到这熟悉无比的声音,这才有了些神智,目光缓缓落在那个小尼姑的身上。她那带着几分陌生打量的眼神,另那个小尼姑一怔。

  “姐姐,我是小桃啊!”

  “小桃……”夏侯云歌唇瓣颤抖一下。

  “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小桃向四下看了看,顾不上再多问,赶紧告诉夏侯云歌,“姐姐,我见到柳依依去了庵堂,怀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出来后,只身一人。”

  夏侯云歌绝望的心,慢慢浮起了些许希望。“你确定她离开庵堂的时候是只身一人?”

  小桃用力点下头。“我故意撞上去,所以非常确定,只是不知她进入庵堂时,怀里藏着的是什么。”

  “她去庵堂做什么?”夏侯云歌的眼里燃起晶亮的光芒。

  小桃茫然地摇摇头,“梓婷公主也在庵堂,应该是去见梓婷公主。自从梓婷公主入了庵堂,庵堂内外守卫格外森严,小桃没办法靠近梓婷公主落脚的禅院,所以不知。”

  夏侯云歌赶紧呼唤入水的百里非尘,所有绝灭的念头终于重燃希望。

  百里非尘从水中飞身而出,一袭红衫带着晶莹的水花,翩然落在夏侯云歌面前,映着背后皎洁的月光,周身都似镀上一层荧光。他目光如炬,长臂有力,带着夏侯云歌直接跃上半空,奔着远处的庵堂飞空而去。

  小桃和荣华赶紧奔跑追在后面,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没了百里非尘的身影,她们只能奋力狂奔,尽量以最快的速度追上去。

  庵堂的周围已被人团团守卫,百里非尘畏惧光火,但还是带着夏侯云歌从空而降,直接进入庵堂。

  夏侯云歌赶紧将院内的灯火熄灭,也正在这瞬间,数名侍卫带刀冲了出来,将夏侯云歌和百里非尘团团包围。

  “我要见梓婷公主!”夏侯云歌对着被侍卫守卫住的禅房,怒声喊道。

  侍卫们一动不动,依旧持刀相对。

  禅房内,传来轻微的响动,轩辕梓婷推门而出。

  她就站在灯火通明的禅房门口,傲视夏侯云歌,唇边噙着一丝残冷的恨意。

  “王嫂,几日不见,憔悴不少。”轩辕梓婷冷哼一声,缓步走出禅房,随后房门便被人关紧。

  “我的女儿在哪里?”夏侯云歌仰起头,毫不畏惧轩辕梓婷的狠历。

  “小福儿?呵呵……”轩辕梓婷向身后的禅房看了一眼,“王嫂本事,这么快就知道小公主在我这里,我还没来得急给王嫂通信呢。”

  “将我的女儿放了,你抓她做什么!”夏侯云歌根本不通为何轩辕梓婷要挟持小福儿,她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在她的记忆里,除了上官麟越是唯一症结。

  可她和上官麟越早已撇清关系,轩辕梓婷不该因此嫉恨她才对。

  “我的母后,是被你害死的!你说我抓你的女儿做什么!”轩辕梓婷的眼里满是尖锐的恨意,“抓你的女儿,当然是为了报仇雪恨!”

  “你母后的死,根本与我没有关系!”夏侯云歌没想到轩辕梓婷竟然将这件事冠在她的头上。

  “太后亡故时,我已不在皇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公主莫要无理取闹!”夏侯云歌喝道。

  “太医明明说,我的母后病症不危机性命,缘何在你失踪之后,我母后就亡故了!只有你,你与我的母后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只有你才有杀我母后的动机!”轩辕梓婷的声音拔高,带着浓郁的恨意,“夏侯云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恨不得我母后去死!”

  “我是恨你母后,可你母后确实不是我杀的!”

  “你休要再狡辩!我问过太医,我母后乃窒息而亡,钱嬷嬷和宫嬷嬷尽心尽力伺候母后,断然不会让母后有半点闪失!当日却无缘无故忽然昏睡而去,显然被人下了迷药!母后虽然素来和王兄不睦,王兄断然不会下此狠手,母后可是王兄的亲生母亲!唯一能对母后下手的人,只有你,夏侯云歌!”

  轩辕梓婷恶声恶气地说,完全不相信夏侯云歌的话。

  “我若杀人,从来不会矢口否认!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根本不是狡辩!”夏侯云歌扬起声音,正声喝道。

  “夏侯云歌,我不会放过你!”

  “好!只要你放过小福儿!”夏侯云歌毫不畏惧地向前一步。

  轩辕梓婷扬唇嗤笑一声,将一把锋利的匕首丢给夏侯云歌,就落在夏侯云歌的脚前,映着夜色闪着寒光。

  “只要你杀了你自己,我自会放了小福儿。”轩辕梓婷开出条件。

  夏侯云歌眸色一凛,“我如何相信你!”

  “我只想要你的命!”轩辕梓婷说着,拖起长音,“你别以为我给了你这个承诺,你就以为我不敢对小福儿下手!只要你不死,你就休想小福儿从我手中活着离开!”

  夏侯云歌心口重重一沉,努力平稳声音,还是噙了一丝颤意,“你保证说到做到?”

  “杀了你自己!只要你杀了你自己!我就会送小福儿回到王府中去!断然不会伤她一根毫毛。但若你敢跟我玩手段,你就休怪本公主不年纪血亲之情,杀了小福儿!”

  轩辕梓婷狠下声音,不留一丝情义的余地。

  “好!”夏侯云歌想都没想就断然答应了,俯身拾起地上的匕首之际,悄悄看了一眼身侧的百里非尘。

  正巧百里非尘也向她看来,触及到夏侯云歌颇有深意的目光,百里非尘的眼里掠过一丝了然,之后微乎其微地对夏侯云歌点了一下头。

  “真的只要我杀了我自己,你就会信守承诺放过小福儿?”夏侯云歌还是不确定地问向轩辕梓婷,手里抓着的匕首,缓缓收紧。

  轩辕梓婷恨意满目地张大双眼,一字一顿地无比清晰地说,“没错,只要你杀了你自己。小福儿的性命,我自不会要了小福儿的性命。”

  “好,我信公主承诺,为了女儿安危,我愿意豁出这条命。”

  “罗哩罗嗦,你还不快点动手!”轩辕梓婷已没了耐心。

  “公主既然想报仇,何不自己动手,既解恨又痛快。”夏侯云歌抬起手中的匕首,递向轩辕梓婷。

  轩辕梓婷还站在高处,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睨着夏侯云歌,“你休想耍把戏!”

  “谁不知道,梓婷公主身手非凡,我可不会武功,断然不会是公主的敌手,公主不会是怕我,才不敢靠近吧!”夏侯云歌挑下眉,口气带着挑衅。

  “本公主岂会怕你!”轩辕梓婷当即被激怒。

  “既然公主不怕我,那便你来动手吧。我怕自己杀了我自己,力道不够,不能如了公主的愿,杀不死自己。”夏侯云歌唇边扬起些许笑意,好整以暇地望着轩辕梓婷。

  “本公主让你杀了你自己,你就杀了你自己,废什么话!”轩辕梓婷的手一抖,最后还是没能走向前。

  从小到大,她都没杀过人,即便恨夏侯云歌到骨头里,还是有些怯懦不敢动手。

  “没关系,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杀人很简单,只要对准心口,鲜血喷出,切断心脉,心脏衰竭,很快就会死去。”夏侯云歌慢慢地说,缓缓向前靠近轩辕梓婷。

  “夏侯云歌!你别跟我耍狡猾!我让你自己动手,你就自己动手!”轩辕梓婷有些慌乱地喊起来。

  “我想让你动手,这样你也痛快,我也痛快,何乐而不为。”夏侯云歌继续向前,缓缓走上禅房的台阶。

  “你别过来!”轩辕梓婷指着夏侯云歌大叫一声,“你再过来,再不自己动手,我就杀了你的女儿!”

  夏侯云歌停下脚步,眼底却没了方才的惊乱,她看出来轩辕梓婷对杀人的怯懦,对她且如此,何况对一个咿咿呀呀的稚子,只怕更不狠心下手。

  “公主这般狠辣手段,果然有几分太后的遗传。”只可惜没太后那般狠心。

  “你别提我的母后!”轩辕梓婷愤怒地瞪着夏侯云歌,“我给你三个数,若你还不动手,我就对你的女儿下手!”

  “我这个人,向来有些毛病,不逼到一定程度,狠不下心来。公主不如将小福儿抱出来,让我看着小福儿,我就能对自己下得去手了。”夏侯云歌缓缓停下声音,继续道,“何况,我怎么知道,小福儿是不是在公主的手中。”

  轩辕梓婷见夏侯云歌怀疑自己,眯起一对明亮的眸子,“你在跟我玩计策对不对!我不会上你的当,你不动手,我这里有的是人替你动手!”

  轩辕梓婷一扬手,周围的侍卫迅速向夏侯云歌靠近。

  夏侯云歌当即扬起匕首,指向靠前的侍卫,“殊死一搏,不见得他们能伤到我分毫!但若公主不想见太多的血光,只要我一个人的命,就将小福儿抱出来,至少在我临死之前,让我看一眼我的女儿。”

  “我凭什么满足你!我母后死时,我也没看到最后一眼!”轩辕梓婷喊着,眼眶慢慢红了。

  “不让我见小福儿,就休想我动手!力拼下去,我有百里非尘,你们这群人不是我的敌手!”夏侯云歌怒声喝道,神色冰冷如霜。

  轩辕梓婷的目光落在一袭红衫,至始至终一言未发的百里非尘身上。轩辕梓婷的目光微微一沉,那个男子就是江湖人称采花大盗的百里非尘……据说武功极高。

  “不如我们就拼一把,若你赢了,小福儿你带走!若我赢了!”轩辕梓婷傲慢扬起臻首,“留下你们两个的命!为我母后陪葬!”

  “好!我们就拼一把!”夏侯云歌话音未落,百里非尘已飞身而起,手起刀落,几个靠近的侍卫,当即身首异处血光飞溅。

  轩辕梓婷吓得连连后退,脸色当即就白了。“上!上!都给我上!”

  侍卫们赶紧一哄而上,可但凡靠近百里非尘的人,皆是当场丧命。侍卫们也畏惧了,举着刀剑再不敢靠前。

  夏侯云歌眯着眼睛盯着轩辕梓婷,小福儿只怕就在轩辕梓婷身后的禅房之中,百里非尘怕光,进不去禅房,若轩辕梓婷不将小福儿抱出来威胁她,那么就只有她想尽办法冲入禅房。

  “公主,胜负已分,意下如何?”夏侯云歌再次上前靠近,几个侍卫当即护住轩辕梓婷,拦在夏侯云歌面前。

  百里非尘提着滴血的长剑,也上了台阶,侍卫吓得下意识后退一步。

  “一群废物!统统给我上!谁杀了他们,本公主赏银千两!”轩辕梓婷急声大喊。

  有如此封厚的赏钱为诱,侍卫们当即来了斗志,再次一哄而上,下场皆是成了百里非尘的剑下亡魂。

  轩辕梓婷的脸色更加惨白,力竭地大喊,“夏侯云歌!我要杀了你女儿!杀了你女儿!”

  终于,轩辕梓婷转身冲入禅房,再出来时,双手掐着正在沉睡的小福儿,高高举过头顶。

  “杀了你自己!现在就举杀了你自己!否则我就摔死你的女儿!在你面前摔死她!”轩辕梓婷红着双眼,愤怒大叫,双手不住颤抖,好似随时都会将小福儿摔在地上。

  夏侯云歌浑身绷紧,脸色发白,“轩辕梓婷,那到底是你轩辕氏的血脉,你真的狠心?”

  “虽是轩辕氏的血脉,也是你夏侯云歌的孩子!若能报了母后血仇,我不在乎谁是无辜,谁不是无辜!”轩辕梓婷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嘶声喊着,双手举得更高。

  “好!好好!我杀了我自己,你放下小福儿。”夏侯云歌举着匕首,缓缓逼近自己的心口处。

  轩辕梓婷激动万分地瞪大双眼,热切期盼地希望看到夏侯云歌血流如注的场面。“动手吧,我还是不希望小福儿死的,到底是我王兄的血脉,只要你死了,小福儿会平安回去。快点动手吧,夏侯云歌。”

  夏侯云歌的眼角余光,扫向一侧的百里非尘,百里非尘已经绷紧全部神经,准备瞬息发难。

  “但愿公主信守承诺,将来不要告诉小福儿,她的母亲为何而死,希望公主能待小公主如亲生,我也无憾了。”夏侯云歌最后拖延时间,见轩辕梓婷已极度不耐烦,就举起匕首,发力向自己的心口刺去。

  轩辕梓婷仰头大笑起来,“母后!母后在天之灵,也能瞑目了!”

  百里非尘就趁轩辕梓婷失神的空当,忽然凌空而起,直奔轩辕梓婷手中的小福儿而去。

  红色的衣袂漫开一片红色,犹如盛开的曼珠沙华,妖冶而艳丽。

  可还不待百里非尘救下小福儿,忽觉周遭卷起一阵阴风,湛凉的寒意沁凉入骨。百里非尘浑身一紧,犹如被利剑迫喉,脸色瞬时就白了。

  夏侯云歌亦感觉到了那股子阴风席面,还来不及看清楚,阴风已吹开了窗子,将禅房内亮着的灯火熄灭。

  四周一下子就黑暗了下来,只有月光清冷如水。

  夏侯云歌猛抽一口冷气,周身都寒冷了下来。

  果然,事实确如预料一般,夏侯七夕忽然出现,先百里非尘一步,从轩辕梓婷的手里,将小福儿抢了下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59章 血水,火中的骷髅-亡国皇后升职记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