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541、懿旨赐死-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540、难以抽身-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皇后宫中后殿,皇后靠着软软的靠枕闭目养神。有些清瘦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疲惫之色。即便是陷入了浅眠中,秀眉也不由得微微皱起。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换来,皇后立刻睁开了眼睛。

  “何事?”皇后问道。

  宫女微微一福,轻声道:“禀娘娘,郑王妃求见。”

  皇后凝眉,思索了片刻方才道:“让她进来吧。”

  “是。”片刻后,朱初瑜带着人走了进来,上前盈盈一拜道:“见过母后。”皇后看着她,凝眉有些不悦地问道:“你去哪儿了?”朱初瑜眼眸微闪,笑道:“母后见谅,儿臣今早起来身体便有些不适。找了个地方躲了一会儿懒。”

  皇后打量了她一眼,今天朱初瑜脸色确实是一直都不太好。神色稍微缓了缓,道:“今儿事多,若是能撑你就稍微忍忍吧,过了今天再好好歇息。”

  朱初瑜点头称是,问道:“方才儿臣进来听到偏殿那边颇为热闹,不知是……”

  皇后道:“方才出了点事,无瑕和妍儿还在那边忙着只怕忙不过来,你去帮帮她们吧。”

  朱初瑜点头,人却没有动。而是含笑望着皇后道:“母后见谅,儿臣还有些事情想要跟母后商量。”

  皇后抬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原本休息了一会儿好些了的身子越发无力起来,额头也有些隐隐作痛。对于朱初瑜如此违抗资质的命令有些不悦,却还是忍住了,沉声道:“有什么事说罢。”

  朱初瑜望着皇后,轻声道:“倒不是我有事,是王爷…有事想要请母后帮忙。”

  “炜儿?”皇后一愣,有些疑惑地看向朱初瑜,皱眉道:“炜儿有什么事?怎么不亲自来跟本宫说?”

  朱初瑜抿唇淡笑道:“自然是因为,此事王爷不好与母后亲口说。”

  皇后定定地盯着朱初瑜良久,心中蓦地一跳。沉声道:“到了有什么事不能改天说?你们…你们做了什么?”朱初瑜垂眸,轻声道:“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是…我们不得不做些什么。母后,王爷才是您亲生的儿子。于情于理,你也该帮帮王爷的你说是不是?”

  皇后脸色一变,坐直了身子盯着朱初瑜沉声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方才殿上的事情是你们做的?”朱初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也不怎么在意,神态恭谨,言语中却多了几分强硬,“母后恕罪,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母后总不想要看到王爷身败名裂甚至是丢了性命吧?”

  皇后猛然想要起身,却不想身子一软跌回了软榻上。猛然抬起头来,惊愕地看向朱初瑜,“你对本宫下毒?”

  朱初瑜道:“母后恕罪,儿臣也是不得不为。若是不这么做,我与王爷只能是死路一条啊。母后,您一贯讨厌我,我是知道的。也不敢强求,但是…王爷难道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么?你当真忍心看着他去死?”皇后无力地靠着软榻,神色冰冷的看向朱初瑜,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朱初瑜笑道:“请母后颁下懿旨,后宫所有守卫,都交由王爷调动。”

  闻言,皇后心中更沉。想要调动后宫守卫的权利,萧千炜想要做什么根本不用猜测。

  “还有,令若有女眷留在皇后殿中,半步不得踏出,另外,立刻…赐死楚王妃。”朱初瑜继续道。

  “放肆!”皇后满面怒容,“你们疯了!”

  朱初瑜叹息道:“人若是到了绝路,总是难免要发疯的。母后,要怪,就怪您和父皇太过偏心了吧。”皇后冷笑,咬牙道:“本宫和陛下,何曾偏心过?”朱初瑜笑道:“陛下爱重楚王殿下,这不奇怪。但是母后你,明明你有三个亲生儿子,却偏偏要处处向着楚王妃,难道不奇怪么?做母亲的,难道不该帮着自己的儿子?”

  皇后看着她,“你也说了,本宫有三个儿子,你要本宫帮谁?朱初瑜,你没有做过母亲,做母亲的,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儿子好好的活着。只有这样,才有资格说其他的。”朱初瑜脸上的笑容一僵,成婚这么多年依然膝下无子是她最大的短处。她也很清楚,就算一切顺利如果她一直生不出孩子的话,将来属于她的一切也会被别人所取代。

  “本宫是个母亲,但是,也是个皇后。”皇后看着她,淡淡道,“陛下看重谁,看好谁,本宫无权干预。但是,本宫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被无故打压委屈。这半年来,即便是陛下更看重楚王,也从来没有打压过千炽他们三兄弟。无论是身为君王,还是一个寻常的父亲,更看重能力强的儿子,想要挑选一个强者继承自己的衣钵从来都不是错。本宫便是有遗憾,也只是遗憾没能将他们三兄弟教地更加优秀,而不是怨恨陛下偏心。比起眼睁睁看着他们同胞兄弟自相残杀,本宫更宁愿他们谁都不要那个位置。”

  朱初瑜没想到皇后竟然会如此平静的跟自己说这么多的话。愣了一愣才冷笑一声道,“母后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王爷没有后悔的余地,也没有退路了。母后这样说,是真的要看着王爷去死么?可惜…儿臣还不想死。”

  “你们立刻停手,一切还来得及。本宫亲自去求陛下。”皇后道。

  朱初瑜摇摇头,嫣然一笑,“不,来不及了。阶下囚的生活可不是儿臣和王爷想要的。”

  “你……”

  朱初瑜眼中笑意一敛,“母后不用拖延时间,这个时候想必没有人回来打扰您。就算有,很快也会没空了。还是请母后下令吧。”

  “不。”皇后沉声道。

  朱初瑜冷笑一声,“既然如此,就莫怪儿臣无礼了。”朱初瑜话音刚落,跟在她身后的人已经一闪身到了皇后跟前。皇后连声音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就感到脖子上一通,眼前一黑倒在了软榻上。看着躺在软榻上人事不知的皇后,朱初瑜冷然一笑。转身走向一边的柜子翻找起来。

  另一边的偏殿,南宫墨还在照看着几位王妃。用过药之后,包括晋王妃在内的几位王妃都好了许多。不过想要让几位王妃能够按时参加今晚的晚宴,还是要细心调养一番。齐王妃一边喝着孙妍儿刚刚带人送来养胃的粥,一边对南宫墨笑道:“无瑕,今儿多亏你了。我感觉舒服多了。”

  南宫墨笑道:“齐王婶中毒不多,本来就不严重。用了药,喝碗粥休息一会儿就可以了。只要今晚不用太刺激的东西,不会有事的。”

  晋王妃靠着软榻坐着,也点头笑道:“方才本妃真是吓了一跳,现在也舒服多了。只是这宫里出了这样的事情,还需让人仔细查查。好歹今天没有出事,万一伤了陛下和皇后娘娘还有各位皇妃可怎么好?”南宫墨点头道:“晋王婶说得是,婶婶放心,今天的事,一定会给各位一个交代的。”

  旁边坐着喝茶的几位王爷里,宁王挑眉看着南宫墨道:“楚王妃,你猜今儿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啊。下个毒还毒不死人,这凶手是手残还是脑残?”

  南宫墨默默无语的瞥了他一眼,凶手是手残还是脑残她不知道,但是宁王殿下肯定是脑残。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没事儿凑什么热闹啊。

  仿佛听到了南宫墨心中的腹诽,宁王殿下笑容可掬地道:“外面那一堆人吵吵闹闹弄得本王脑仁都疼。横竖宴会还要不少时间呢,着什么急?对了,今儿一天可都没有看见夭夭和安安,被你藏哪儿去了?”

  南宫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你猜。”

  宁王摸摸鼻子,翻了个白眼,“有你这么对王叔说话的么?”

  为长不尊,怪谁?

  正说话间,一个灰衣侍卫飞身掠入殿中,殿中众人都是一惊。那侍卫却不管这些,快步走到南宫墨低声道:“启禀王妃,后宫守卫突然调动。”

  南宫墨蹙眉,侍卫沉声道:“有人携皇后娘娘凤印,调动后宫守卫。”

  闻言,南宫墨转身就要往另一边皇后的寝殿而去。门外却传来了一阵颇为整齐的步伐声,显然是有不少人出现在了殿外。殿中众人也都听到了动静,皱眉道:“怎么回事?”宁王最快起身,朝着殿外冲了过去,却在门口被人挡了回来。宁王探头一看,“好家伙,这是在玩儿什么呢?”殿外的院子里,一大队侍卫甲兵将整个大殿围得水泄不通。数百弓箭手齐刷刷的对准备殿门,门口一个统领模样的人持刀而立,朗声道:“皇后娘娘凤命,殿中众人没有旨意不可擅出。若有违抗,杀无赦!”

  宁王心中一抖,皇后嫂子…没这么想不开吧?

  大殿里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又传来内侍有些尖锐却明显带着一些颤抖的声音,“皇后娘娘懿旨到!”

  一个内侍在几个侍卫的护持下走了进来,举着明黄绢帛的手微微发抖,脸色也是分外的难看。

  殿中众人对视了一眼,除了还起不来的晋王妃外,倒是都起身跪了下来。

  “楚王妃南宫墨,罪臣之后,蛊惑楚王,擅权祸国,干预朝政。谨奉皇后娘娘诏喻:立即赐死。钦此。”

  大殿里顿时一片轰然,这样的诏书简直是莫名其妙。虽然说皇后是后宫之主,众皇子之母。但是想要直接赐死一个亲王正妃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有皇后的同意。但是,太初帝怎么可能会突然想要赐死自己最看重的儿子的妻子?要知道,这诏书一发出去,毁掉的不仅是楚王妃的命,还有楚王的名声。一个被妻子蛊惑的皇子,能当大任?

  齐王先一步站起身来,沉声道:“这不可能!”

  他是太初帝的亲弟弟,从小被兄长教养照顾长大。就算是有些对卫君陌都不能讲的事情,太初帝也能对齐王吐诉。太初帝是怎么想的,齐王就算猜不到十成十,也能知道个六七分。赐死南宫墨,他皇兄疯了还是皇嫂疯了?

  几位王爷对视一眼倒是都有些犹豫。虽然都看出了事情有些不对,但是他们跟南宫墨又不熟,南宫墨死不死跟他们其实没什么关系。宁王倒是站起身来,笑吟吟地道:“齐王兄说的不错,本王也不信。”

  内侍抬起手中的懿旨道:“两位王爷想要抗旨?”

  宁王笑道:“可别给本王压这么大的帽子,本王担待不起。楚王妃身为亲王嫡妃,就算要赐死,也要有证据和陛下的旨意吧。就算没有,至少…也该让皇后嫂子亲自来说一声吧?”

  内侍道:“皇后娘娘和陛下都不想再见楚王妃了,各位王爷王妃若是想要抗旨……”后面的话虽然没说,但是未尽的威胁意味显露无疑。齐王和宁王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晋王年纪最大自然是他先开口,沉声道:“就算楚王妃犯了什么错,也没有现在就赐死的道理。今天…可是陛下的寿辰。不如先等等,我等先去见过陛下之后再行决定?”在皇帝寿辰当天,即便是皇帝自己也不会随便动杀意。不吉。

  “这么说,晋王想要抗旨?”跟在内侍身边的一个侍卫突然开口道。手中佩刀豁然出鞘,便抵上了晋王的脖子。这些王爷们来后宫见皇后,自然不可能带着自己的侍卫,一时间身边竟然无人可用。

  周王一把拉过了晋王,笑道:“楚王妃是陛下和皇后娘娘的儿媳妇,按说也轮不到咱们这些藩王来管。二哥不过是生性谨慎一些罢了,可没有抗旨的意思。”

  晋王心中也吓了一跳,只是心中更加不悦。这些侍卫竟然连他们这些藩王都敢随意出刀,想要杀一个王妃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绝不会是皇后和皇帝的行事作风。出事了?

  晋王皱眉,看向齐王和宁王,“五弟,十七弟,你们怎么说?”齐王和宁王跟皇帝的关系最好,晋王自然要问他们的意见了。

  齐王沉声道:“陛下和娘娘绝对不可能下这种旨意,尔等到底是什么人?竟敢矫诏!”

  那侍卫冷笑一声,“齐王殿下,你管的太多了。抗旨者死!”说完,竟当真不管不顾的朝着齐王砍了过来。

  “五哥,小心!”大殿中一片惊呼,宁王连忙上前一步推开齐王。

  只是站在一边的另一个侍卫却也同时动手,一刀朝着宁王当面扫来,宁王不得不缩手自救。

  “王爷?!”

  令众人心神俱裂的血腥一幕并没有出现,一只纤细白皙如玉的素手轻轻捉住了距离齐王的脖子只有不到三寸的刀背,另一只手将齐王轻轻地推了出去。挥刀的侍卫也是一愣,抬眼看向眼前身姿纤丽的红衣女子。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想杀我的人很多,能杀得了我的人也不少。但是,绝不包括你和你的主子。”

  几个灰衣人从殿外闪身进入了殿中,瞬间将南宫墨和那举刀的侍卫围了起来。虽然外面围着携带强攻的人,但是对于这些高手来说用处并不大,更何况那些人只管出不管近,这几个人来得突然,外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串进了大殿。

  那侍卫脸色微变,冷笑道:“看来,楚王妃果然是想要抗旨。”

  南宫墨放开了捉住刀背的手,一掌将眼前的人拍开道:“现在还扯这种事情有意思么?你们将母后怎么样了?”

  侍卫冷笑不语,南宫墨却也不勉强,把玩着臂间披帛的手一抖,宽敞的缎带便如灵蛇一般飞出,将躲在一边的内侍给卷了出来扔到自己跟前的地上。那内侍也吓得不轻,立刻跪到在地上痛哭流涕,“王妃救命啊!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被这些人挟持了!”

  南宫墨了然,看到这样的情形她就明白皇后必然是出了事了。一个灰衣人低声在南宫墨耳边低语了几句,南宫墨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望着眼前的几个人看了一会儿,南宫墨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请郑王妃出来一见吧。”

  闻言,殿中众人都是一愣。就连齐王和宁王都是一脸震惊的看向南宫墨,似乎再问她是不是搞错了。虽然齐王和宁王也不怎么看好野心不小的萧千炜,但是却都觉得如果再过些年萧千炜或许会铤而走险,但是现在的萧千炜只怕还没有这个胆子。

  “大嫂果然聪明过人的…让人生恨!”朱初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众人回头就看到朱初瑜同样一身亲王正妃的红衣朝服,站在门口平静的望着南宫墨。有些苍白冰冷的脸上,眼下画成缠枝莲花的花钿更添了几分魅色和阴冷。

  挡在门口的人默默地退开,看着眼前两个对峙而立的红衣女子默然无语。

  宁王叹了口气,拉着齐王走到了南宫墨身后。朱初瑜眼眸中寒光一闪,挑眉笑道:“看来,宁王叔和齐王叔都选择站在大嫂这边了?”

  宁王扬眉道:“本王素来不爱赌,不过嫌少早赌场上输过。因为,本王从来都只压胜算大的那一个。”

  朱初瑜冷笑,“这么说,宁王叔认为…今天还是楚王会赢。”宁王淡笑不语,意思自然不言而喻。朱初瑜也不动怒,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殿门,笑道:“可惜,今天…宁王叔只怕要输了。因为,就算楚王赢了,你们也是要死的。”

  南宫墨问道:“你把母后怎么样了?”

  朱初瑜拍拍手,很快有人从外面拉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皇后。皇后已经醒了,但是却浑身无力。其实就算她身体健康,比起她身边抓着她的高手也是天壤之别。一眼看过去,南宫墨就明白了朱初瑜的用意。抓着皇后的人身手只怕不在她之下,又有皇后在手投鼠忌器……

  朱初瑜侧首看向皇后,微笑道:“母后,不如您劝一劝大嫂和各位皇叔如何?”

  皇后冷冷的看着她,却不肯开口说话。朱初瑜只得叹息,“儿臣当真从未见过如此狠心的母亲。”

  南宫墨冷笑道:“那只能说幸好你没有做母亲,因为做你的儿子实在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朱初瑜挑眉,“哦?我若是有儿子,自然会将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他。谁敢挡在他跟前都改去死,难道还不算是个好母亲?”

  宁王笑盈盈地看着朱初瑜,问道:“那以郑王妃看来,皇后娘娘想要做个好母亲的话,是该让襄王,郑王还是梁王去死?还是把皇位掰成三分,一人一份?若是郑王胜了,他真的会放过襄王和梁王么?”

  朱初瑜沉默了片刻,倏尔一笑,“原来宁王殿下不仅会打仗,挑拨离间做得也不错。”

  宁王嗤笑,“何须本王挑拨?让自己的妻子挟持母后,郑王真是好儿子!好孝顺!”

  南宫墨平静地看着朱初瑜道:“郑王妃不如直说,你想要做什么吧。不要告诉我你打算拿母后来要挟我,你…真的敢伤害母后么?”朱初瑜笑容肆意,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意气风发,或者…也可以说是疯狂,“楚王妃果然是聪明人。”

  南宫墨道:“还能想到这些,说明你还没真的疯了。”皇后是朱初瑜最重要的底牌,伤害她等于自毁底牌罢了。

  朱初瑜挥挥手,几个人将皇后和南宫墨等人之间的视线隔断。朱初瑜笑道:“我是不能伤害母后,但是殿中的各位王叔王婶们…大嫂,我知道你很厉害,我也知道你身边的这些人个个都是高手。但是,你敢保证你能救下这殿中所有的人么?”

  “朱氏,你大胆!”晋王康王齐声道。虽然朱初瑜是皇子妃,但是没登基没封地没兵权的皇子在他们这些藩王眼中也只是个侄儿而已。朱初瑜身为侄儿媳妇,竟敢对他们如此无礼!

  朱初瑜并不畏惧,微笑道:“原本我们也没想要伤害各位王叔,但是…要怪,就怪你们为何要挑这个时候来这里吧。命该如此,如之奈何?”南宫墨淡淡道:“只怕不是正巧,而是被人特意引过来的吧?”

  “哦?”朱初瑜挑眉。

  南宫墨道:“若是此时殿中没有这么多人牵制,你确定你敢进来单独面对我?”

  朱初瑜点头赞同,“我确实不敢,所以我大概会直接在外面让人射箭。”

  南宫墨笑而不语,朱初瑜恍然大悟,“是了,大嫂可是从战场上闯过来的,就算是箭雨刀光,只怕也未必能挡得住你的去路。”想到此处,朱初瑜也不得不暗暗佩服周襄筹划的周襄,果然是姜还是老的辣么?

  南宫墨也不着急了,转身走回一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道:“既然如此,不如猜一猜是谁帮了你?”

  朱初瑜问道:“楚王妃是想要拖延时间,等人来救你么?”

  南宫墨道:“我以为,郑王妃弄出这么一出,是想要拖住我呢。既然这样,自然就不会有人来救我了。前面也出事了吧?”

  看着南宫墨平静从容的神色,朱初瑜蹙眉打量着她。仔细思索过所有可能出现在意外之后,努力抛开了心底的那一丝不安。沉声问道:“你不着急?”南宫墨道:“事已至此,着急也解决不了问题。”朱初瑜不得不同意这句话。

  南宫墨的目光慢慢扫过之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落在了一个人的脸上轻声问道:“周王叔,堂兄明明是萧千夜害死的,你为何单单仇恨父皇和君陌?”

  众人一愣,目光齐刷刷的落到了周王的身上。周襄也是一怔,看向南宫墨笑道:“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南宫墨摇摇头,“一开始我就在想,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避开所有人将毒下在点心里面。原本我以为是江湖上的用毒高手,不过…这些人我就算不知道全部,也能了解个七八成。而且,他们若是下毒,又怎么会下三色菱这种小孩把戏的毒?那些人…肯被人用钱收买的,哪个不是一出手就要毒死一大片?更何况,今天宫中戒备森严,饮食更是重中之重,就算再厉害的高手也不可能隔着百步之外将毒精准的放进殿中各位王妃的盘子里吧?”

  周襄渐渐不笑了,盯着南宫墨问道:“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南宫墨看了看中毒的各位王妃,道:“我发现,中毒的各位婶婶都是坐在周王婶旁边或靠的近的。如果…是周王婶自己在点心里下了毒,然后再邀请各位婶婶共品呢?各位婶婶自然不会怀疑周王婶会自己给自己下毒的。”

  齐王妃一愣,立刻齐声离开周王妃好几步。仔细回想了一下,道:“确实是她说那个点心味道极好,所以才……”但是周王妃自己先吃了那点心,自然不会有人认为她明知道有毒还会去吃。所以,在南宫墨揭破之前,众位王妃甚至都没有怀疑过她。

  周王妃瞪了南宫墨一眼,看着不约而同远离自己的各位王妃冷笑不语。

  齐王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周王,“六弟……”

  周王白白胖胖的脸上神色慢慢的有些狰狞起来,漫步走到了朱初瑜那边,冷笑道:“本王原本并不想跟三哥翻脸,要怪,就怪楚王妃太喜欢自作聪明了吧。”南宫墨挑眉道:“这儿说,王爷恨得是我和卫君陌了?”对此,南宫墨觉得格外的冤枉。当年周王世子的死是跟卫君陌有关系,但是那也是萧千夜为了陷害卫君陌而干的。他们本身也是受害者,周王为什么不去找萧千夜报复,反倒是对他们仇深似海的模样?

  周王咬牙切齿,“本王只有这一个嫡子!”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我很遗憾。但是…周王叔为什么不去恨萧千夜?这样随便迁怒别人真的好么?”

  周王道:“若不是为了对付卫君陌,萧千夜为什么要去设计我儿?”

  “……”这么说,好像也能说得通。虽然我更想说,谁让你儿子那么蠢凑上去让萧千夜设计。但是看在你这么倒霉的份上就不刺激你了。南宫墨在心中默默道。宁王也是一头黑线,有些无语地看向周王道:“六哥,你有没有搞错啊。这么算起来,三哥和楚王也算是替侄儿报了仇了,你这不是恩将仇报么?”

  周襄嘴角抽搐了一下,咬牙道:“闭嘴!你懂什么?”

  南宫墨微笑道:“宁王叔,周王叔自然不会这么是非不分了。只不过…周王叔应该也是觉得做皇叔比做皇弟更舒服一些,皇位上坐着郑王,应该比坐着父皇更舒服一些?或许,还有人许了他什么更大的好处,更或许…周王叔将来也可以再来一次靖难之役,是不是?周王婶,您这是何苦?您只有一个儿子,但是,周王叔却不止一个儿子啊。这事儿若是成了,您未必还能继续坐稳王妃之位,但是若是败了,你必然是要跟着周王叔万劫不复的。”

  周王妃脸色微变,却依然咬牙不语。

  周王冷哼一声,“本王讨厌多嘴多舌的女人!南宫墨,你知道的太多了。难怪…说你是心腹大患。”

  南宫墨起身,朝着周王盈盈一拜笑道:“多谢周王叔夸奖,无瑕愧不敢当呢。”

  宁王叹了口气,抬眼看了看头顶的房梁,偏过头低声道:“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卫君陌什么时候到?”

  南宫墨微笑,同样回以低声,“宁王叔想什么呢,我们这儿这么多人,他们那边只会比这边更多。”

  宁王笑容有些僵硬,咬牙切齿,“所以说…没有援军了?”

  “嗯。”南宫墨点头。

  “我现在站到那边去还来不来得及?”宁王问道。

  南宫墨淡笑不语。

  晋王有些头痛的抚额,太子过世之后他就是这一代中最年长的一个。不过晋王生性温和,之前几十年上面又有一个太子压着还有个铁腕老爹,本身也就没有什么野心。但是这个时候,还是要拿出做兄长的态度来,沉声道:“六弟,侄儿的死我们知道你难过,但是也不能如此乱来啊。你这是……”

  周王冷声道:“二哥,你难道没听说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咱们谁也没有退路了。所以,你也可以不用劝了。”

  晋王张了张嘴,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无话可说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周王说得确实没错。

  齐王却还是想要再劝一劝,“六弟,趁着现在还没有铸成大错收手吧。我们兄弟定会在三哥面前替你求情,你……”

  周王对此并不领情,冷笑一声挥手道:“够了,本王不想听你说这些废话。担心本王,你现在还是担心担心你的好三哥吧。想要他命的人多着呢。郑王妃,这里就交给你了。”朱初瑜点头微笑,“皇叔尽管放心便是。”周王竟然会突然站到她们这一边,确实是朱初瑜没有想到的意外之喜,“各位王叔,王婶,本妃不想伤了各位,所以还请各位也不要轻举妄动才好。至于楚王妃…我知道楚王妃不怕毒药,所以,劳烦你先自己废了武功。否则…我就只好先对不住再坐的各位长辈了。”

  南宫墨看着她,淡淡地道:“你自己让人过来啊。”

  朱初瑜皱眉,南宫墨道:“我这人贪生怕死,自己的命,总是比别人的命更贵重几分,你说是不是?”

  朱初瑜也不反驳,“那就对不住大嫂了。拿下南宫墨!”

  ------题外话------

  完结倒计时…哇卡卡!

[读者须知]:下一篇:542、今生遇你,三生有幸(大结局)-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