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539、乱-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538、三色菱-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亲自看着各位王妃服下了药,皇后才松了口气。一放松下来,身子也不由得往后颠了一下,被南宫墨不着痕迹的扶住了。南宫墨轻声道:“母后想必也累了,晚上还有许多事,不如先去休息一下?”

  皇后点了点头,对孙妍儿道:“妍儿,你在这里照看各位王妃……”说道此处才顿了一顿,皱眉问道:“千炜媳妇儿呢?”孙妍儿摇了摇头,道:“三嫂…有事吧?”皇后凝眉,思索了一下也无暇多想,道:“让人去找她过来帮你一起吧,无瑕,你扶我去休息一会儿。”

  “是。”南宫墨和孙妍儿齐声道。

  南宫墨扶着皇后去了后殿,皇后靠着软榻坐下来脸上的疲惫显露无疑。南宫墨看了看,有些担心地道:“母后还望保重身体。”皇后的身体确实让人有些担忧,并没有什么病痛,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自从到了金陵城,皇后的精神明显的大不如前。之前几年,太初帝征战在外,皇后独自一人在金陵独撑大局,那是何其辛苦,也没有现在这样的消瘦和疲惫。

  皇后抬眼看向她,笑了笑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抬手揉了揉眉心道:“陛下跟我说今天要小心一些,只怕会有事儿。没想到我千万小心却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南宫墨摇头,“这怎么怪得了母后。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

  皇后道:“不管怎么说,这事儿也必须要给各位王爷和王妃一个交代,不能让他们对陛下心存不满啊。”一个宫女走进来,朝着皇后屈膝行礼,“娘娘。”

  皇后坐起身来,沉声问道:“怎么样了?”

  宫女摇头道:“回娘娘,所有接触过点心的人都审过了,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皇后冷笑一声,“难不成那毒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宫女道:“慎刑司的人用尽了办法,也没有人肯招。而且…今天后宫各处都分外小心就怕会出什么事。所有的人都不是单独行动的,大家互相监督着,就算真的有人不要命了,跟她同行的人也不可能不要自己的命了啊。”

  皇后抬手抚额,这个道理她自然是明白的。就是为了预防意外,她还特意将宫中的人重新分配过,这些人也不存在为了交情替对方隐瞒或勾结,有什么比自己的性命重要?那么…毒到底是谁下的呢?

  南宫墨思索着,问道:“确定一个人都没有走脱?”

  宫女点头道:“在册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拿下了。绝没有人逃走。”

  南宫墨道:“那就先查查这些人的底吧。”

  皇后看向南宫墨,“无瑕,这是何意?”

  南宫墨笑道:“母后,如果是用毒的高手并不需要有人帮忙,就算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下毒,也未必有人能够看得出来。我记得…所有的东西都是要事先试毒的?”宫女点头道:“是,试毒的内侍宫女并没有中毒,所以才能放心让主子们食用的啊。”

  南宫墨道:“那就从试毒的内侍往后查吧,务必查清楚每个人的底细。”

  宫女看向皇后,皇后点点头,“照无瑕说的做吧。”

  那宫女应了一声,恭敬地退了出去。

  皇后皱眉问道:“你说,这些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南宫墨思索着,道:“大约会…想要找点麻烦转移注意力吧?三色菱并不是急性的毒,至少不会立刻就毒发身亡。就算今天没有我,太医院的太医们也足够应付三色菱的毒。所以,对方明显并不是想要杀了各位王妃。”

  皇后有些庆幸,“幸好……”若是真是什么入口断肠,见血封喉的毒,那今天就麻烦了。

  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虽然这么说…还是有些让人觉得讨厌呢。”

  御书房里,太初帝挥手让站在殿下的人侍卫退了出去。充满了威仪的容颜上怒气毕现,“混账!”

  卫君陌坐在一边,平静地听着他大发雷霆,既不劝慰也不多火上浇油。太初帝愤怒的在御案后面转了两圈,再看到一脸平静自若的卫君陌时顿时气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给朕一点表情行不行?!”

  卫君陌抬眸,淡淡的看着他,“这不是父皇你自己期望的么。”所以,你现在生得什么气?

  太初帝气结无语,好一会儿才有些头痛的谈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道:“朕确实是想要知道有多少人会出手,但是…他怎么会这么蠢?!”

  卫君陌问道:“父皇你现在是在生气他没出手么?”

  “朕宁愿他真的动手了!至少能证明他没那么蠢!”太初帝没好气地道。在看看坐下的俊美男子,忍不住抚额问道:“难道朕当年将所有的脑子都留给你一个人了?”阿暖自然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但是皇后也不笨啊。既然如此,为什么几个儿子的差别会这么大?

  卫公子沉默不语,表示不想参与这个无聊的话题。至于太初帝的苦恼,他半点也不觉得同情。萧千炜有错是肯定的,但是太初帝自己就当真一点错都没有吗?虽然夭夭和安安现在还小,卫君陌也不太明白应该怎么做才算个好父亲,但是他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像太初帝对萧千炜萧千炽一样的对安安的,哪怕他长大了以后并不符合自己的期望。

  太初帝当然也没指望能听到什么好听的话,只是叹了口气摆摆手道:“罢了,事已至此,总要先把事情办完再说。让人将千炽他们几个唤过来,朕有事情吩咐。”

  “是,陛下。”殿中隐蔽处,传来暗卫恭敬的声音。

  萧千炽和萧千炯都在外面招呼前来道贺的各国使臣和朝中的权贵高官各地藩王等等。虽然之前几位王爷匆匆离去让宾客们有些惊讶和好奇,不过有两位皇子在场还是将他们安抚了下来。倒也没有多问什么。毕竟,许多事情是皇家内部的事情,也不是他们这些外人能够随便插嘴的。

  萧千炯有些无聊的一边应酬着宾客,一边默默的走神。萧千炽坐在一边,看着弟弟这样也懒得提醒他,横竖大家现在都自得其乐,倒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萧千炯的心不在焉。只是看到身边的空位时萧千炽忍不住皱了皱眉。萧千炜之前说是有事离去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萧千炯回过神来,无趣地看了看四周,侧首低声问道:“大哥说今天可能会有刺客,不会出事吧?他怎么还没来?三哥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萧千炽摇摇头,压低了声音道:“大殿附近守卫森严,还有许多高手在应该不会有事。而且…刺客也不可能是冲着这些人来的吧。”事实上,萧千炽觉得只要太初帝不出现,刺客根本就不会往这里跑。又不是闲的慌了,明知道这些部下了重重埋伏还往里面闯。就为了杀几个不相干的人,搅乱了今晚的寿宴么?

  丢脸这种事情,说着是挺严重的。但是如果真的已经丢了,那也是丢就丢脸,又不能少一块肉。

  萧千炯点点头,“那些刺客真是有病,有大哥在,谁能杀得了父皇?”

  萧千炽提醒道:“还是小心为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启禀两位王爷,陛下有请。”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匆匆而来,走到萧千炽跟前低声禀告道。

  “父皇?”萧千炽有些惊讶地挑眉,扫了一眼大殿里的正各自闲谈说笑的宾客有些迟疑。萧千炯却忍不住了,站起身来道:“大哥,既然这样咱们就过去看看吧,顺便走动走动。坐了一下午,无聊死了。”

  萧千炽想了想,还是过去拜托了一下还在场的两位藩王有吩咐了几位官员几句,才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人群中,周襄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坐在一群老臣中间。虽然看着苍老了许多,但是精神看着倒是不错。看到萧千炽和萧千炯离去,周襄唇边多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周老,怎么了?”坐在旁边的大臣见他出神,不由问道。

  周襄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年纪大了总是容易走神。老夫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

  大臣体谅的点了点头,周襄年纪确实是很大了,这半年更是比从前苍老了十岁都不止。如今手中又没有什么权利了,若不是他声望卓著,大概也没有这么多人还会围着他说话了。

  看着周襄离去,另一边武将堆里薛真和陈昱也凑在一起交头接耳。薛真看了一眼周襄慢吞吞有些蹒跚的背影低声问道:“怎么样?你去还是我去?”陈昱端着酒杯脸上的笑意和煦的不像是个征战沙场的武将。低声笑道:“还是你去吧,这里交给我。”

  薛真也不跟他争,点点头直接起身了。他出去一会儿肯定要动手,这里虽然安稳一些,但是万一待会儿闹大了,他一个人可能会压不住这里的人。所以这种动脑筋的事情还是留给陈昱吧,他喜欢直截了当的操刀子直接上。

  几个人先后不着痕迹的离开了,一派欢歌乐舞升平之象的大殿里却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即便是有一个注意到的,也只是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便转过身去继续与人推杯换盏欢笑畅谈起来。事不关己,何必操心?

  宫中另一处偏僻的宫殿里,气氛却是一片仿佛令人窒息的凝重和冰冷。

  萧千炜跌坐在椅子里,望着眼前的人目光里仿佛充血了一般狠戾。站在他不远处,高义伯脸色发白,颤颤巍巍的说不出话来。现在才二月中旬,金陵的天气还有些微寒,但是他此时却仿佛穿着棉袄置身于六伏天一般,满头大汗,刚刚抬手擦去马上又有冷汗冒了出来。

  朱初瑜坐在一边没有说话,也没有看眼前的两个男人,不知道在想什么怔怔的出神。

  高义伯战战兢兢地看了看女儿,才终于鼓起勇气看向萧千炜,颤声道:“王爷,现在…现在该怎么办?”

  萧千炜含恨瞪了他一眼,咬牙道:“本王也想问你!”

  他哪里知道该怎么办?高义伯打了个寒战,求救地望向女儿。

  萧千炜望着眼前一副吓破了胆子模样的高义伯,心中恨不得立刻一刀捅死他。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当初母后和父皇不愿他娶朱初瑜的原因了,有了这样的岳家,他不死还能怎么样?这几年朱初瑜帮了他很多忙,为他出了不少主意,解决了不少问题。甚至暗中拿自己的嫁妆补贴给他好让他手里宽裕可以拉拢人心。虽然一开始萧千炜也不太愿意娶朱初瑜,但是渐渐地那些成见也就消失了。毕竟,从金陵嫁到幽州的不止是朱初瑜还有孙妍儿不是么?但是父皇和母后却一直没有改变过对朱初瑜的态度。为此,萧千炜心中也曾经暗暗觉得父母不公。等到父皇认回了卫君陌之后,他更是觉得父皇纯粹是在针对他,所以才格外的冷待朱初瑜的。但是现在…萧千炜终于觉得原来还是自己错了。如果一开始就遵从父母的态度疏远朱初瑜和朱家,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对上萧千炜狠戾的目光,高义伯也知道不好。心中打了个寒战,连忙抬高了声音道:“王爷,咱们也是为了你好啊。”

  萧千炜冷笑,“为了我好?我看你们是恨不得本王早点去死!”

  一直在出神的朱初瑜终于被两人的声音拉了回来,皱了皱眉,沉声道:“王爷,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萧千炜一愣,咬牙道:“现在不说这些,还能说什么?”想到如今的处境,萧千炜不由得惨笑,“本王还能怎么办?杀父弑君,呵呵…就算本王说不关我的事,父皇会相信么?前天晚上发生行刺的事情之后父皇定然就有怀疑了。但是无论是调查刺客还是将蔺家下狱,父皇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跟我透露过。父皇他…是不是早就、怀疑我了?”

  “……”朱初瑜沉默不语,这些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一时间她也想不到太初帝到底已经查到什么地步了。但是有卫君陌和南宫墨在,她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了。

  萧千炜一挥手将跟前桌上的东西扫开,一只手扶额无力的撑着桌面叹息道:“是了,这样的情况…父皇怎么还会相信我?他连母后都没有告诉……”

  “王爷,现在要想的是,该怎么办。”大殿里一片宁静,朱初瑜的声音静静的响起。

[读者须知]:下一篇:540、难以抽身-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