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531、要搞事的节奏!-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530、混乱-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深夜,五城兵马司牢房里。南宫墨披着一件镶嵌着白色皮毛的暗青色披风,端坐在牢房靠墙放着的椅子里。前方不远处,蔺家母子几人被困在一根柱子。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更没有见血。但是只看蔺长云颓败的模样就知道,显然也吃了不少苦头。

  南宫墨托着下巴眼眸有些百无聊赖地望着不远处的蔺家母子几个皱眉道:“问了这么久,还是没有问出来?”

  秦梓煦抚额,很是羞愧,“下官无能,请王妃降罪。”

  南宫墨摆摆手,秦梓煦的本事他清楚,问不出来肯定不是他无能。但是这蔺长云看着也不像是什么三贞九烈的人物啊。就算他是,蔺长安蔺夫人和蔺菡母子三个也必须不是啊。南宫墨想了想,问道:“会不会…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秦梓煦有些不信,蔺家跟这次的事情有牵扯是肯定的。大家都是世家子弟,就算真的倒霉选错了坑跳也不可能连坑主是谁,坑里有什么,挖坑干什么都不知道吧?要是这样还敢义无反顾的往里面跳,是得多蠢啊。但是想想今天这一下午,他们除了让人皮开肉绽的法子,基本上什么法子都试过了,蔺长云应是没松口。问什么都说不知道,感情这位不是骨头硬,而是真的不知道?

  秦梓煦看向蔺长云的眼光,越发的接近看白痴了。蔺长风居然让这样的母子几个欺压了十几年最后还被赶出家门?秦公子考虑他是不是要开始重新审视长风公子的智商。蔺长云似乎被这样的目光看的有些恼羞成怒,南宫墨和秦梓煦的对话并没有避开他。狠狠地瞪了秦梓煦一眼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脸色更加灰败阴郁起来。

  仿佛找到了头绪,秦梓煦重新坐了回去,问道:“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据说那些江湖中人是蔺长安在街上雇的,他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去雇一群江湖中人?”蔺长云这一天吃了不少苦头,此时听到秦梓煦又开始问已经问过的老问题,更加烦躁起来,“我已经说过了!是为了防蔺长风,他武功那么高,手底下也有不少高手,万一想对我们不利怎么办?”

  秦梓煦不置可否,轻轻弹指道:“事实是,你们想对蔺长风不利。意图杀害朝廷三品命官,胆子不小啊。”

  “我没想要杀他!”蔺长云恼怒道,这是真话,不管他有多恨蔺长风,有时候甚至觉得他死了才是最好。但是今天最开始,蔺长云确实是没有打算要杀蔺长风的。秦梓煦不以为意,继续问道:“蔺家近期支出了进三十万两的银两,你送给朱家了?为什么?”

  蔺长云轻哼一声,道:“那又怎么样?六妹嫁进了朱家,我给她的嫁妆不行么?就算我送了三十万两给朱家,犯法么?”

  秦梓煦打量着他笑道:“三十万两的嫁妆,好大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你大概记性不好需要本官提醒你,要治你本官用不着抓什么勾结谁或者结党营私之类的东西。就凭你今天想要对蔺长风不利,你就别想痛痛快快的走出大牢。哦,原本倒是有人可以捞你,不过你说如果本官将这三十万两银子的去向一起送到陛下面前,你猜你新任的主子还敢不敢替你说话?”

  蔺长云咬牙,“秦梓煦!我跟你无冤无仇……”

  秦梓煦冷笑,明天要是出了事,别说什么仇怨了,大家谁也别想过好日子。

  南宫墨抚着眉心道:“天晚了,明天还有事儿。看来他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别费劲儿了。就按谋害朝廷命官处置吧。”

  秦梓煦恭敬地点头应是,“王妃说得是,看来这边确实是问不出什么线索了。王妃不如先回去休息?”

  南宫墨点头起身道:“也好。”

  眼看着南宫墨真的要走,秦梓煦看他的眼神也越来越冷漠,蔺长云真的有些慌了。他也不真傻到这个地步,到了这个时候也猜到只怕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大事发生了。秦梓煦刚刚说的话堵死了他所有的期盼和退路,如果真的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大事发生而他们也卷入其中,只怕最后就不止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蔺家都要完了。但是他又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如果说是他暗中投靠郑王的话,这算是什么大事吗?金陵城里选择站位和正准备站位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哪朝哪代没有这些事情?如果楚王府以这个理由想要抄了蔺家的话,楚王这个王爷只怕也该做到头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

  越想越急,蔺长云额上都急出了一头的虚汗。

  他必须说点什么,如果说不出什么楚王妃需要的东西,他们母子四个只怕都没有活路了。哪怕根本没什么事,谁知道秦梓煦会不会弄点什么栽赃到他身上去?

  “等等!”眼看着南宫墨已经要走到牢房门口,蔺长云忍不住叫道。南宫墨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蔺长云咽了口口水,咬牙道:“朱大告诉长安,最近金陵城可能有点乱,让我们多找一些护院的。那些走了的江湖中人是我们花钱找来的,那几个很厉害的人不是。他们是朱大的人,说是寄住在府里的。朱大那样的人,哪里请得到那样的高手。我以为…以为是郑王殿下想要暗中培植一些人手跟楚王抗衡,所以才招来那些人的。毕竟、人人都知道楚王殿下身边高手如云…只是给他们一个院子住着,就能卖郑王一个人情,所以就……”

  南宫墨回身与秦梓煦对视了一眼,见他们不说话,蔺长云顿时有些急了,“我说的是真的!这种事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人做!有好几家跟郑王府和朱家关系近的人家都这么做的啊。至于那三十万两银子,也不止是我们,金陵十大家,至少有三家暗中给朱家送过银子,朝堂上的那些官员就更不用说了。我若是不送,在郑王面前哪里能有位置?”

  南宫墨垂眸,“哪些人家收容过江湖中人?写出来。”

  马上就有人送上纸币,蔺长云也明白事情不对了颤抖着手将自己知道的东西都写了下来。原本身在其中并没有感觉,但是被人折磨了半天逼到绝境之后突然清醒了一些了。郑王想培植高手的话只会暗中将人放到一个外人不知道的地方,又怎么会分批送进金陵城中的权贵世家府中?这分明是要搞事的节奏啊。想到此处,蔺长云顿时又吓出了一声冷汗。

  拿到蔺长云写出来的名单,南宫墨神色冰冷而凝重。转手递给站在一边的南宫绪,沉声道:“大哥,抓人吧。我让星危和秋阳协助你。”

  南宫绪沉默的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次日一大早,金陵各条街道就被人清扫的干净无尘。街道两旁摆满了各种应季的鲜花,张灯结彩比起刚刚过去不久的新年更甚三分。皇帝万寿,大赦天下,普天同庆。当然,太初帝并不是一个喜欢降恩的皇帝,他自然也不会做出那种赦免罪犯以取得民心的事情。而是选择了另一种更受百姓欢迎的法子——减赋。

  大夏的赋税比起北元时候自然算不上重,但是综合古今上千年的厉害看也不算轻。毕竟大夏开国还不到五十年,百废待兴,这几年又是战乱不止,无论南北其实赋税都有些沉重。太初帝登基,原本就是要与民休养生息的,这个时候宣布减轻赋税也正是合适的。太初帝虽然急着想要收拾北元人,却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中原若是不能安定,还谈什么北征?

  于是这个消息一出,整个大夏的百姓都沸腾起来了。齐呼天子万岁。

  对老百姓来说,谁当皇帝跟他们其实没什么关系。重点是谁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谁上位他们能少给一点税,少服一点劳役。至于谁是正统谁是篡位,其实真的没那么重要。

  一大早,夭夭和安安就被长平公主收拾好带进宫里去了。弦歌公子虽然身上既没有爵位也没有官职,师徒三个却也都收到了正式的帖子,被以贵宾之礼请入了宫中赴宴的。原本老头儿和闻人师叔对这种宴会并没有兴趣,但是听说了当天可能会有刺客之后还是跟着弦歌公子进宫去了。万一让那些不长眼的刺客伤了两个小宝贝,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特别是曾经被宫驭宸绑架过一次的夭夭,更是成了重点管控对象。两个孩子被长平公主带去见过皇后之后就直接由师公和叔公接手了。两位长辈年纪都大了,太初帝后宫只有那么寥寥可数的几个人,倒也不用避讳太多。

  在楚王府的南宫墨听了跟着长平公主的暗卫回来的禀告不由得一笑,也真的放下了心来。两个孩子有师父师叔保护,无论今天发生什么事,她和君陌都不用担心孩子了。挥挥手让暗卫回去继续保护长平公主,南宫墨继续低头翻看手中的东西。别看今天就是寿宴了,她也不能就直接甩手进宫去跟那些命妇闲磕牙,事情还多着呢。不过想想坐在一堆命妇中间磕牙的情形,南宫墨立刻振奋了精神,还是干活吧。

  “王妃。”

  曲怜星捧着一堆册子匆匆而来,不等她行礼,南宫墨开口道:“长风那里有消息了?”比起之前,曲怜星显得有些花颜憔悴,依然还穿着昨天的一身衣裳,眼底也布满了红色的血丝,显然昨晚是一整晚都没有睡。

  曲怜星点点头,将手中的册子送到南宫墨跟前,道:“启禀王妃,长风公子昨天测查了户部最近十年的账册,去掉正常的支出和耗损,确实是有一部分钱去向不明。”

  南宫墨翻开册子,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上面的数字却是一怔,挑眉道:“二十万两?”

  曲怜星点头道:“只有这批最为可疑,这二十万两黄金是去年八月初以购买军需的名义分好几批支出的。但是,事实上这些钱一分都没有用到购买军需上。黄金出了国库之后就不见了踪影。因为但是两军对峙正是最紧张的时候,朝廷事情也多。户部也没空理会这笔烂账。等到陛下登基之后……”

  “怎么?”南宫墨问道。

  曲怜星道:“之前朝堂上的文官结伙跟陛下对着干的时候被陛下给撸下去了。现在的户部尚书是陛下的人,所以…他也不知道就中情况。我们派人去找那老头,发现他,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二十万两黄金…不是小数目。”南宫墨道:“就算那时候事情多,萧千夜也不可能完全不过问啊。”

  曲怜星摇头,萧千夜虽然如今只是个没什么权利的郡王。但是到底是身份特殊,没有陛下的许可,他们即便是有所怀疑也不可能直接跑去郡王府上问他。南宫墨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问道:“只有二十万两,剩下的呢?”

  曲怜星道:“户部确实是没有别的可查之处了,时间更久远的就算想要做假账也没那么容易。”更何况,一百万两黄金啊,就等于是一千万两白银。即便是对国库来说这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若是这么多钱从国库失踪了还没人发现,户部的官员也不用活了。

  “不过,我们昨晚又熬夜查了最近几年皇室内库的帐。发现……”

  “发现什么?”

  “当年平川郡王府被抄家之后,平川郡王的家产并没有冲入国库,也没有在皇宫的内库中发现账册。”原本皇宫的内库是不归蔺长风管的,不过太初帝很想得开就让蔺长风一起差了。反正他没钱,也不怕蔺长风中饱私囊。一天一夜不到的时间,即便是蔺长风带着整个户部,还从别处借了不好人手,想要将户部和内库好几年的账册全部查一遍也是个极为巨大的工程。曲怜星这会儿虽然有条不紊的回着南宫墨的话,但是她依然觉得自己脑子里现在全都是那些密密麻麻的账册在晃动。

  南宫墨思索着,“平川郡王…灵州金矿!”

  当年平川郡王和萧千夜共同掌握着灵州的金矿,而且从两人当时的关系来看肯定是萧纯拿大头。那么平川郡王府的财富…想到此处,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抬头看看曲怜星憔悴的脸上道:“我知道了,昨晚辛苦你了。你先回去休息两个时辰,养养神再说别的事儿吧。今天的事情只怕不少。”

  “是,王妃。怜星告退。”曲怜星也不推辞,恭声告退。她毕竟比不上习武之人,蔺长风忙了一晚上依然还是神采奕奕的。但是她现在却不仅觉得额边隐隐作痛,还有点头重足轻的感觉,再不休息只怕真的要倒下了。

  看着曲怜星摇摇晃晃地出去,南宫墨不由莞尔一笑。摇了摇头转起身来,拿起曲怜星刚刚给她的册子往外走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532、人质-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