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518、您太耿直了!-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517、才名,清名,能力-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百族大会自然不是什么鬼。

  大夏周边足足有数十个国家,数百个部族。但是这些国家有的固然接壤,但是绝大多数却是隔着天南海北十万八千里。譬如大夏最东边的安济和大夏最西边的西月,隔着整整一个大夏不说其间直线距离也是他们自己国家的数十倍。路途遥远地形复杂,很少有两国商人直接通商的。绝大多数都是各国将大夏作为中转。而这种一下子数十个国家,数百个部族齐聚在一个地方的事情也只有大夏发生一些极大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有。譬如说皇帝大寿,皇帝大婚,皇帝登基之类的,就是皇帝万寿也不是年年大办,萧千夜登基那几年糟心事太多,更是一次也没有。所以这一次各国使节前来道贺,身后都跟了不少商队想要来大夏赚一笔。

  两天后就是万寿节,于是为期三天的百族大会就定在这两天。等到万寿节之后各国使者要启程回国,商队们也就都要跟着散去了。特别是西边的诸国,路途遥远匪贼横行,跟着使团有军队保护自然安全许多。

  南宫墨抚额,“听曲怜星说了两句,差点给忘了。就是今天?”

  “可不是么?大嫂你看那边。”萧千炯指了指窗外一处,南宫墨望了过去,“那边是……”

  “菜市口。”萧千炯笑道。

  南宫墨抽了抽嘴角,“好地方。”

  陈昱笑道:“这也没办法,金陵城里人口密集,这种需要占地极大的地方还真是不好找。若是摆到城外,只怕他们又不愿意。”还有一个地方也很大,皇宫大门口,但是谁敢?

  果然,菜市口那边那偌大的广场早就已经被人收拾出来了。往日里有些阴气森森的地方此时人头涌动,各种五颜六色的布搭成的帐子,还有穿着各种服饰,长着各种肤色和发色的人们在其中欢呼叫卖着。更有许多金陵城中的百姓前来凑热闹。

  萧千炯笑道:“听说现在还不是最热闹的时候,等到晚上才更加热闹呢。”

  南宫墨回头看了一眼太初帝,惊讶地道:“父皇该不会是打算?”

  太初帝扬眉道:“怎么?不行?”

  南宫墨耸耸肩道:“怎么会不行?”皇帝想要做谁敢说不行,横竖也不是什么倒行逆施的事情。太初帝身为皇帝,多看看外面的事物开拓眼界也不是什么坏事。听了南宫墨的话,别人倒是没怎么,陈昱和薛真却顿时脸色都黯淡了几分,很是幽怨地望着南宫墨。他们还指望王妃能劝劝陛下呢。

  南宫墨失笑,道:“父皇既然想要晚点去,到时候王爷应该回来了。”

  听着这话,陈昱和薛真脸色才好了一些。有楚王殿下在,至少能保证陛下的安危吧?

  南宫墨想了想,还是向蔺长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看看皇帝的守卫防御情况,别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就麻烦了。

  “大嫂,你有没有听说过安济王子得了怪病的事儿?”萧千炯凑到南宫墨身边来,一脸兴奋地问道。南宫墨无语,你堂堂一个皇子王爷,贵客到金陵来得了怪病你不说赶紧帮着找大夫医治,这么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是为哪般?

  摇摇头,南宫墨表示,“我最近有点忙,没听说过。”

  萧千炯更兴奋了,“我听说…这家伙不是得了病,是不长眼得罪了人被人给收拾了啊。”

  “你听谁说的?”南宫墨问道。

  萧千炯轻哼一声道:“私底下都这么传着的。”这当然只在大夏的高层们之间流传,至于安济人,他们若是找不到途径的话,永远也别想知道真相。南宫墨仔细打量了萧千炯一番,确认此人确实是在幸灾乐祸,不由道:“你好像很讨厌这个安济王子?”

  萧千炯翻着白眼道:“大嫂你不知道,之前我觉得南越那对眼高于顶的兄妹就已经够讨厌了,虽知道竟然还有这样极品的人?安济不过是个依附着大夏的弹丸小国罢了,那个什么王子连鼻孔都要翘到天上去了。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像抽他一顿。”

  恭喜你心想事成,他已经被人抽了一顿了。

  “听说前些日子刚来那会儿,就在金陵城里可劲儿的撒钱,还当只有他有钱呢。还在楼子里跟人抢姑娘,真是丢死人了。”萧千炯继续翻着安济王子的烂账,“居然还跟那些豪商比富,不知道人家玩他呢?他虽然不是咱们大夏人,到底顶着个王子的名头,没得让人以往皇室的人都跟他一样傻。”

  “咳咳,三弟。”萧千炽一脸无奈,示意他说话注意一点。

  萧千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兴奋过度了,轻咳了一声一副正经模样道:“总之,这人很讨厌。不知道是谁那么神通广大,竟然能那他收拾的连门都出不了。太医院的好几位御医都看过了,都说无能为力。如今安济人正在到处求医呢。”

  南宫墨问道:“万一安济王子真的在大夏出了什么事,不会有问题么?”

  萧千炯说得理所当然,“能有什么问题?就算有问题他们也只能憋着。”现在的大夏可不是前朝末年的时候。一举灭了北元还有些困难,但是敲打一个边陲小国还是不成问题的。

  太初帝显然也对安济王子怎么样了不怎么感兴趣,靠在软榻里一边把玩着酒杯一边看向蔺长风。长风公子被他看的浑身寒毛倒竖,恭敬地道:“陛下?”

  太初帝挑眉笑道:“长风,听说你爹病了?”

  “……”长风公子无语,我都忘了我有多少年没叫过那老头子爹了。

  见他不说话,太初帝也不在意,只是悠悠道:“你们还年轻不懂事,须知道有些遗憾是永远也无法挽回的。有空还是回去看看吧,父子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死无法化解的?”

  蔺长风开始还只当太初帝当真是在宽解自己父子间的矛盾,等到回过神来想起跟他说话的人是谁,顿时警惕了起来。陛下这话的意思是……不管皇帝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蔺长风也只能恭敬地道:“多谢陛下教诲,长风明白了。”

  太初帝满意地点头,“那就好,说起来阿暖…明懿皇后和母亲在闺中也有几分交情。子欲养而亲不待,你们后辈总爱意气用事,有时候行事还是多想想免得将来后悔才好。”

  皇帝陛下如此充满了人文关怀,却让在场的许多人暗自变了脸色。

  蔺长风更加慎重,“多谢陛下。”心中更加确定蔺家某些人只怕真的是惹毛了皇帝陛下了。至于为什么没有直接捏死蔺家,蔺长风眼角扫了一眼神色有些僵硬的萧千炜,大概还是为了给儿子几分面子吧?

  南宫墨坐在一边逗弄孩子与孙妍儿闲聊,倒是仿佛没听到太初帝和蔺长风的对话,更没有感觉到房间里突然有些凝滞的气氛一般。

  等到天色稍黯了一些,远处的广场上果然更加热闹人声鼎沸起来。太初帝饶有兴致,也跟着站起身来要下去与民同乐。大家都是穿着颇为低调的常服,虽然一行人气质出众倒也不用太过担心。正要出门,侍卫禀告楚王到了,南宫墨清楚的看到陈昱松了一口气。太初帝一挑眉笑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走吧。”

  于是一行人出了酒楼,浩浩荡荡地往菜市口的放心走去。

  有卫君陌走在太初帝身边,南宫墨就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退没有跟着一起。她个人对跟着皇帝一起逛街没什么兴趣,因为实在是会很无聊。三个孩子早早地就被侍卫送回府中去了,这种盛会虽然热闹却是人群嘈杂,三教九流无所不包,白天带着孩子来逛逛还好,晚上还是免了。

  孙妍儿也不爱往前面凑,正好跟南宫墨走在一起,两人相视一笑正好携手同行。

  被迫跟着的谢七公子和蔺长风也走在后面,太初帝没说能走就算说不上话他们也只得跟着。南宫墨侧首看向一路上都在若有所思的蔺长风,察觉到她的注视长风公子才抬起头来扬眉一笑。

  “咱们调了一队暗卫过来,五城兵马司也加强了防卫,还有宫中的内卫,安全方面不用担心。”蔺长风低声道。

  南宫墨点点头,思索着道:“我也觉得应该没什么人不长眼在金陵城里行刺,不过也不得不防。”凡是总有例外的。

  蔺长风点点头,看了一眼走在前面似乎兴致勃勃地太初帝忍不住露出几分纠结的神色。堂堂皇帝陛下,这样真的好么?

  南宫墨也有些想笑,太初帝毕竟是马背上的打天下的皇帝,让他整天坐在皇城里批折子听大臣们扯皮,只怕比在塞外喝凉风还痛苦。若不是顾及这几年的战事让大夏国力有些不济,只怕太初帝一登基就想要忙着去亲征北元了。这种时候跑出来透透气其实也不算出格。

  蔺长风也知道非议皇帝不是好事,连忙将这个大逆不道的念头抛到一边道:“我说…听说安济那个什么王子这两天一直在驿馆里惨叫。你倒是问问弦歌公子是不是差不多了,就算不怕把人给弄死,周围的人也受不了啊。”谁天天听着杀猪似的叫声能受得了啊?不仅是安济驿馆,还有左右两边的人家都有些怨声载道了。

  南宫墨耸耸肩表示,“我也没办法啊。你知道,我就是个半吊子。”

  蔺长风轻哼表示鄙夷,“这两天他们也该打听到你们身上,到时候闹大了只怕不好看。”

  南宫墨叹息,十分无辜地道:“他得罪了师兄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觉得…他是听人劝的么?我可不想为了个外人去招惹一个炸毛的家伙。”弦歌公子这两天正因为不能持续的折腾人而不高兴呢。

  “真会记仇。”蔺长风感叹。

  “谁说不是。”南宫墨赞同。

  谢七公子和孙妍儿一脸茫然,“你们在说什么?”谢七公子福至心灵,“那位安济王子的病,是弦歌公子……”秦家消息封锁的不错,所以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安济王子那天在秦家到底遭遇了什么。金陵城里绝大多数的百姓都坚信安济王子有羊角风,至于羊角风为什么会叫得那么惨烈,谁在乎?

  长风公子挥动着折扇,风度翩然,“不可说,不可说。”

  “……”你已经说了啊。

  说话间就到了菜市口广场,广场上人潮如海,竟然比前些日子的元夕灯会还要热闹许多。光是那穿着各种样式的衣服,有着各种肤色发色和眸色的外邦人就足够让人目不暇接了。南宫墨对此倒是十分淡定,但是其他人却极少看到这样的盛景,一时间也跟着兴奋起来。

  太初帝挥挥手示意大家自己去玩不必一大群跟着他显眼。年轻一些的立刻遵命四散开来,只有陈昱薛真和卫君陌依然留在跟前保护太初帝的安危。萧千炯跑过来要拉孙妍儿走,孙妍儿有些窘迫的看看南宫墨,南宫墨笑着推了推她道:“快去吧,别管我们。”于是孙妍儿微红着娇颜跟萧千炯挤入了人海中。有此机会,蔺长风和谢七公子也立刻识趣的消失了。南宫墨看看周围,无奈地发现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薛真看着南宫墨笑道:“看来少夫人还是要跟着咱们一起走了。”

  南宫墨挑眉,朝着卫君陌笑了笑道:“我还是自己逛逛吧,就不打扰你们了。”蓝衣一闪,很快也融入了人群中消失不见了。薛真一呆,陈昱笑道:“看来少夫人也嫌弃跟着咱们无趣了。不过大公子只怕要失望了。”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陈昱无奈地耸耸肩,没办法,不是他们非要拆散楚王殿下和王妃不让人家夫妻俩亲亲热热的逛街。这种地方,谁敢让楚王殿下离开啊,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们当真是万死难赎其罪了。

  太初帝看看儿子,虽然没在他脸上看出来什么不悦,却还是忍不住道:“少陪你媳妇儿一会儿也不能怎么样吧?无瑕的功夫不错,你还担心她的安危不成?”

  卫君陌淡定地道:“父亲想多了,无瑕的身手自然比父亲和两位将军让人放心得多。”

  “……”楚王殿下您太耿直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519、见者有份-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