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505、知儿莫若母-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504、瓦剌来归-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皇后宫中后殿

  皇后有些慵懒的靠在软榻上,一只手慢慢的轻按着微微有些作痛的额边。朱初瑜站在一边,神色恭谨的半垂着眼眸,不敢有丝毫的妄动。良久,方才听到皇后淡淡开口道:“本宫听说…炜儿这些日子身体不好?为何不请御医,也不进宫来说一声?”

  朱初瑜连忙道:“让母后挂心了,王爷身体极好,并没有什么不适。”

  皇后冷笑一声道:“你们当本宫和陛下是瞎子还是觉得捂着自己的眼睛别人就看不见了?前些日子你府里那些侧妃娘家往王府里送了些什么东西?还有这几天的传言…你们都自己有主意,会做主了,本宫和陛下管不了你们了!”

  朱初瑜心中一颤,连忙跪到在地上直道儿臣不敢。

  任她有千般计量,万般才智,在绝对的权利地位面前也只能俯首称臣,连多辩解几句都是错。以额触地,朱初瑜眼中情绪翻腾不止。权利…权利,这就是为何,这世上的人宁愿家破人亡都忍不住岌岌于争权夺利的原因。

  “算了,你起来吧。莫要回头让炜儿觉得本宫苛责于你。”皇后有些意兴阑珊地道。

  “儿臣不敢,谢母后。”朱初瑜连忙道,抬头飞快地看了皇后一眼,皇后微闭着眼睛神色疲惫。只听皇后淡淡道:“当年本宫被先帝指给陛下的时候年纪尚小,嫁入皇室做王妃又要千里迢迢嫁去幽州心中十分不安。我母亲便告诫于我,为人妻者,需恪守本分却不可过于盲从于丈夫。尽心打理内宅不可随意逾越自己的本分,更要看清楚自己的分量不可随意插手外事。悉心教导子女,对庶子庶女虽不要求一视同仁却也不应苛待。这些年…本宫自问都做得不错,因此陛下也对本宫十分尊重。唯独…千炽他们三兄弟,本宫没能好好教导……”

  “母后…”朱初瑜有些迟疑,不太明白皇后跟自己说这些是什么用意。同时也对皇后所说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只有那些无知的内宅女子,才会一心扑在后宅那一亩三分地上。至于庶子庶女,有几个女人会去善待的?

  皇后豁然睁开眼睛,眼神淡漠地看着她,“你觉得本宫说的不对?”

  “儿臣不敢。”

  皇后没有理会她,只是继续道:“本宫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在想无瑕跟本宫说得完全不一样,过得却比本宫更自在是不是?”

  朱初瑜不敢说话,皇后道:“无瑕的本事你学不会,这世上的女子都学不会。她有那个能力辅佐丈夫,另外…无瑕从来没有唆使丈夫做任何不该做的事情。不管对不对,楚王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他自己决定的。”这正是皇后对萧千炜失望的地方,一个轻而易举就能被女人影响的人,如何能成大事?南宫墨可以影响卫君陌却不会去做,朱初瑜分明没办法彻底改变萧千炜却非要上蹿下跳的去折腾,这是皇后对朱初瑜失望的地方。

  说完这些,皇后更多了几分疲惫,道:“这金陵皇城里,聪明的女人比你想象得多。她们默默无闻,是因为她们知道自己的位置。她们或许没办法呼风唤雨,出入应着如云。但是她们却可得到丈夫的尊重,儿女的爱戴,养尊处优一世无忧。人想要的太多,到头来只会什么都得不到。”

  朱初瑜低着头恭敬地聆听皇后的教诲,至于听进去了多少却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皇后道:“这些年,本宫也没有怎么跟你说过话。这些话,你好好记着吧。能明白就明白,不明白也罢了。你去吧,本宫有些累了。”

  “是,儿臣告退。”朱初瑜暗暗松了口气,连忙行礼告退。

  身后皇后的声音淡淡传来,“你身为王妃,外面的流言也该注意着一些。你那府上,该有个孩子了。”

  闻言,朱初瑜心中微微一颤,“是,母后。”

  出了宫殿,朱初瑜方才暗暗吐出了一口浊气。低垂的眼眸中翻腾着阴霾,对于皇后的话她不屑一顾。凭什么她就要乖乖的被人踩在脚底下?皇后自己想要当贤后贤妻,关她什么事?就算她贤德了一辈子又怎么样?到头来在皇帝的眼中,她三个儿子绑在一起也比不上元后的一个儿子!

  后殿里,一个宫女轻轻上前替皇后按揉着额头,一边轻声道:“娘娘,您何必跟郑王妃说这些?王妃只怕……”

  皇后轻哼一声道:“本宫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就觉得本宫和陛下一直在打压她。她怎么不想想,本宫怎么不打压妍儿,不打压无瑕。”

  宫女轻叹了口气,说到底郑王妃私心太重,无论是哪个母亲都不会喜欢私心太重的儿媳妇。可惜郑王妃无论如何也无法明白,娘娘不喜欢她就是因为她将自己的私念凌驾于丈夫的利益之上。如果她是一心郑王好,就算开始娘娘和陛下不喜欢她,后来也会改变的。娘娘说的不错,这世上谁也不是傻子。郑王妃错就错在她将别人都当成是傻子。

  “郑王殿下那里…”

  皇后叹气,“当年本宫最头疼的是炽儿,如今才知道原来是本宫错了。”当年她忧心儿子撑不起燕王府,哪里会想到现在?

  “娘娘别想太多了,郑王殿下自然是孝顺娘娘的。”

  皇后冷笑,“他跟本宫置气,你以为他是为了朱初瑜?”

  宫女不解,前些日子娘娘不就是因为郑王妃跟郑王殿下生气么?郑王殿下一怒之下甚至还说出了楚王妃才是娘娘的亲儿媳妇的话来。所幸当时在场的都是娘娘的心腹,才没有传到陛下耳中。否则对母后不敬只怕郑王殿下又要吃一顿排头。

  皇后淡淡道:“他们几个兄弟,最小的老五还看不出来。四个大的都说楚王最冷酷无情,但是本宫看来,最无情的只怕还是炜儿。当初陈氏那样,炽儿也还要替她求情。那是真的念着几年的夫妻感情。但是千炜…他只是不忿觉得我们偏心而已,若真有什么事,第一个抛弃朱初瑜的定然不是本宫和陛下,而是他自己。”说到此处,皇后也忍不住苦笑,“本宫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儿子?”皇后想不明白,自己的教养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聪明才智是天生的无法强求,但是千炽和千炯至少性子都还不错啊。萧千炜这样的性子,倒真是天生的皇家人的性格,可惜…他还不够聪明。他看不明白帝王心,她却能看明白。不阻止难道她要让他自己去找死?

  宫女不敢再说,只得低下头轻轻地为皇后按揉着太阳穴,好让她能够舒坦一些。

  “这日子过得…还不如在幽州不回来呢。”寂静的宫殿里,皇后的声音有些黯然地响起。

  晚上,太初帝在宫中设宴为瓦剌使者…现在要说明德郡王接风。以前先一步赶到的南越使臣和安济使臣也同样列席。同时列席的还有一直在金陵没走的齐王和走了又回来了的宁王。瓦剌归附大夏的消息白天的时候就已经传遍了整个金陵。南越和安济使者看向瓦剌使者的神色也有些变化。归附之后,瓦剌和大夏就算还说不上是自己人,却也比他们这些人要亲近的多了。明德郡王倒是不以为意,瓦剌跟这两个国家一不接壤二无往来,根本没有必要关注他们的态度。他现在需要关注的是北元王庭还有太初帝打算何时出兵而自己又能从中分的多少好处。

  南越是什么想法大家心知肚明,至于安济存在感就稍微有些弱了。无论是太初帝还是朝中权贵都有志一同的无视了这个小国。实在是这个国家很是奇葩,别的边陲小国是中原强盛时归附,虚弱时背离,这本就是人之常情,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安济却是时不时想起来就要跟你打打,打不赢就称臣。过一段时间想起来了再打,打完了看不行又求和。无论中原王朝再怎么加恩它依然要跟你闹,甚至在当年北元入住中原的时候,帮着北元人狠狠地捅了前朝一刀。等到北元不行了,它又立马投向大夏。只是因为安济地处偏僻,地势险要,而且十分的贫穷,历代中原王朝对大肆兴兵打这么一个小国兴趣都不大,才让他折腾了这么多年。毕竟,这样一个民风彪悍,出尔反尔又穷困的地方,打下来也只能给自己拖后腿。说不定三天两头的既要平叛赈灾,中原自己还有许多地方百姓吃不饱饭呢。

  太初帝和先帝的想法很一致,他们对安济都没有兴趣。如果是国力强盛,说不定还能先抽他几下,但是现在大夏自己还有待努力,边患未清,那么安济能安静地待着就行了。

  大夏不在意了,安济国王反倒是热情了许多。是不是派人来金陵朝贡一下,可惜先帝是个小气鬼,太初帝也没多大方,稍微大方一点的萧千夜没在位几年就下去了。安济使臣每次拉着一堆土特产来,只收到另一堆土特产回去,十分悲伤。

  三个国家,三位公主,风情各异。

  南越苓香公主妩媚明艳,瓦剌东珠公主爽朗大方,而安济的安淑公主却是十分恭谨有礼,颇有几分金陵大家闺秀的风范。

  南宫墨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三个国家的人使臣要提前赶到金陵了。不说打探消息什么的,联姻么…重要先培养一下感情吧,挑选一下人选吧?看到对面宁王正挤眉弄眼的对着自己使眼色,南宫墨淡淡一笑,扫了一眼对面的公主们表示:比起卫君陌的侧妃,公主应该对亲王正妃的位置更感兴趣才对吧?

  看明白了南宫墨的表情,宁王殿下顿时蔫了。瞄了一眼三位公主,嗯,长得倒是都十分不错,特别是那位苓香公主,几乎可以比得上他花园中的那些娇花了。可惜,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宁王殿下表示对南宫墨这类型的,以及比她更凶悍的,都没有兴趣。

  “十七弟,做什么怪模怪样的?”太初帝在殿上看到宁王的表情,有些好笑地问道。

  宁王摊手笑道:“没有啊,臣弟只是有些惊叹,各位使臣这么早早的感到金陵,真是对皇兄恭敬有加啊。”

  太初帝斜了他一眼:他们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

  宁王耸耸肩,含笑不语。

  倒是皇后笑道:“说起来,十七弟年纪也不小了,府里每个人管事,终究不是个事儿。”闻言,宁王殿下顿时觉得头顶一凉,不是吧…南宫墨的诅咒成真了么?不对…皇兄不可能让他娶番邦公主啊。

  “哈哈,这不是没遇到合适的么。”宁王笑道。

  太初帝点头,十分赞同皇后的话,“皇后说的不错,十七弟这次别忙着走,先将婚事办了再说。”

  宁王殿下轻咳了几声,抱怨道:“皇兄,这不是给明德郡王接风么,怎么说起臣弟的婚事来了。”

  齐王侧过头,有些惊诧地打量着他,“十七弟莫不是在害羞?”

  “…。”

  这边君臣说得愉快,但是底下的三家使臣和公主们心中却有些无法平静。心中暗暗思索着,难不成皇帝陛下真的打算在三位公主中选一个给宁王做正妃?

  苓香公主微微蹙眉,宁王可不是她的好选择。

  东珠公主根本没想什么,依然欢快地吃吃喝喝。

  安淑公主神色恭谨地坐着,一派端庄贤淑的模样。

  南越王子看了看宁王,又回头去看妹妹,没有说话。明德郡王微微皱眉,他们现在需要得到大夏皇帝的信任,真的跟宁王结亲,大夏皇帝就该防着他们了。不过他觉得大夏皇帝陛下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决定,所以也没有说话。倒是安济的王子有些欢喜只是又有些犹豫。嫁给宁王是个正妃总比做侧妃好。但是比起地位来一个藩王和一个皇子比起来又有些不够看了。太初帝年纪还不大,他们心中最好的打算还是将公主送进太初帝的宫中,最好能够生下几个皇子才好。

  于是,一行人各怀心事却谁都没有说出来,一派和乐的继续着接风宴。

[读者须知]:下一篇:506、弦歌公子的心意-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