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503、轻视大舅子会遭报应的!-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502、突如其来的意外-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回到花厅,秦夫人依然与秦梓煦坐在里面等着。秦家少夫人早进去陪伴秦惜去了。看着厅中望着自己的两个人,南宫墨心中依然略微有些尴尬,却不得不面对这件事,“秦夫人,秦公子。”

  秦夫人望了一眼门口,微微皱眉。

  南宫墨连忙道:“师兄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一时无颜面对夫人,还望夫人见谅。”

  秦夫人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只想知道……”南宫墨想了想,到底还是如实将事情说了一遍,同时也提了提弦歌因为父母之事心中郁结的原因。听完,秦梓煦更加愤怒了。弦歌就算有什么不幸,他们可以同情也可以帮忙,但是那也不代表他可以对自己的妹妹无礼!

  秦梓煦沉着脸对这南宫墨拱手道:“王妃见谅,虽然弦歌公子是舍妹的救命恩人,但是女儿家的名声重于性命,我秦家虽然不是那等迂腐的人家,但是世人对女子不公,王妃总该了解。”

  南宫墨点头。

  秦梓煦轻哼一声道:“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那么此事到此为止,今日之事还请王妃与弦歌公子守口如瓶,秦家也自会约束下人的。”

  南宫墨叹气,望着秦梓煦。秦夫人也有些担忧的望着儿子。他们相信楚王妃的人品,但是俗话说纸包不住火,说不准什么时候这事儿就传出去了呢?更何况,她也明白女儿确实是对弦歌有些心思,若是……

  “母亲,强扭的瓜不甜。”秦梓煦提醒道。

  秦夫人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

  南宫墨也很是无奈,轻声道:“梓煦说笑了,若是能与秦家小姐结成连理,是弦歌之幸。只望贵府不要嫌弃他一介江湖散人,高攀才是。”

  “这……”

  秦夫人皱眉,侧首看向儿子。秦梓煦也正看向母亲。片刻后,秦夫人道:“此事,还需与老爷商议才行。”

  “这是自然。”南宫墨道:“静候夫人佳音,成与不成,昨日之事楚王府都会善后。”

  正说着,弦歌公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南宫墨淡淡一笑,起身道:“我想去探望惜儿,不知可否?”

  秦夫人自然同意,只是她还要留在这里与弦歌说话,也只得唤来一个嬷嬷领着南宫墨进去了。

  此时惜玉轩里秦惜身边时候的几个丫头都不在跟前,一开始秦梓煦就让人将她们带下去看管起来了。秦惜房里,秦少夫人正陪着她说话,听到南宫墨的脚步,秦少夫人方才起身朝南宫墨点点头道:“王妃跟四妹说说话吧,妾身去厨房看看,四妹一早还没用膳呢。”

  “有劳少夫人。”

  秦少夫人淡淡一笑,转身出了门去。

  房间里,秦惜抬头看到南宫墨,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墨儿…你,大哥他们让人通知你了?”

  南宫墨笑道:“我那师兄看着像个仙风道骨的人样,私底下不知道多糟心呢。秦大公子不通知我也没别的法子了。”

  “我…我…”秦惜脸上红的如烧起了一般,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我们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做!弦歌公子他不是故意的,他好像喝醉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握住了秦惜的手道:“你怎么还向着他说话?可能跟我说说昨晚是怎么回事?”

  秦惜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秦惜一向浅眠,最近这几日身体有些小恙,白天喝了药睡得昏昏沉沉,到了晚上反倒是睡不着了。这个时候夜里温度颇冷,她也就没有惊醒守夜的丫头,悄悄披了一件斗篷在屋檐下站站看看月亮罢了。谁知道弦歌突然出现,她还没来得及问话就被人直接堵上了嘴。

  秦惜虽然心悦弦歌,却也知道什么叫做非礼勿为,断然做不出来这种私相授受的事情。更何况她还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那是五十年的陈酿梨花白的味道。连忙就要去推弦歌,只是她这点力气哪里是弦歌的对手,不好容易撇开了头才想要说话,却见弦歌公子砰的一声直接倒地不起了。门里睡着的丫头,被弦歌公子倒地的声音惊醒了,才连忙出来。三更半夜,既不能去找人来把醉鬼踢出去,也不能直接将人放在院子里,现在可还是正月里呢。于是就只能将他搬进去,希望他早点醒了好自己走。谁知道,弦歌公子这一觉竟然就直接睡到了那个时候,更没人知道,偏偏是今天秦梓煦一大早跑来探望妹妹。

  听完秦惜的话,南宫墨哭笑不得。师兄只怕不是喝了五十年的梨花白,而是偷了师父特酿的梨花白药酒。师父那嗜酒如命的人,都不敢随随便便的喝…现在南宫墨有些庆幸秦惜和秦少夫人那个时候的惊呼声竟然能惊醒他,不然说不准今儿真的要血溅三尺了。

  秦惜叹气,“事情就是这样,弦歌公子的意思我明白,大哥也跟我说过一些…原本也没什么事,不必…”

  南宫墨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正色问道:“惜儿,如果…师兄他想要娶你,你愿意嫁给他吗?”

  秦惜一愣,道:“不…不用,我身边的人都信得过,而且除了大嫂也没有人…弦歌公子用不着因此就……”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我若说完全不是因为这件事,你肯定是不信的。婚姻是人生大事,我师兄那人,脾气也不好,所以我不劝你。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你的。不过,虽然他性子不太好,但是一向言而有信。如果他娶了你,定然会对你好的。你……”

  秦惜点点头,“我知道,我……”秦惜微白的容颜上难得的露出几分无措,她毕竟是个女子,遇到这种事情的抉择再怎么样都会犹豫不定。如果她没有对弦歌心动反倒是会容易些,毕竟这世上绝大多数人成婚之前能见过男方几次就算是运气了。但是正因为本身有着这份感情,反倒是更加的畏惧了。

  他并不爱她,如果他永远都不爱她,最后她…会不会恨他呢?

  南宫墨也明白这个道理,更不敢多劝。这种事情,还是要自己考虑抉择才行啊。

  这事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决定得了的,南宫墨安慰了秦惜一会儿还是起身告辞了。秦惜思绪纷乱,她在这里她反倒是不能静心思考了。回到花厅,秦夫人的神色倒是比刚才好看多了,显然跟弦歌公子的交谈就算不能让她完全满意,至少也有几分满意了。

  其实秦家人对弦歌公子有着天然的好感,毕竟弦歌是秦惜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出这档子事儿,而是程序正常的上门求亲的话,秦家是乐见其成的。告别了秦夫人,回到楚王府,弦歌公子也默默的跟来了。师兄妹俩相对无言半晌,南宫墨才忍不住头痛的呻吟了一声,“师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弦歌道:“我会负责。”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秦家缺了你负责人家姑娘就不活了吗?说真的,你要是没那个心,就别祸害人家姑娘了。秦家可不是好惹的。”

  弦歌道:“我要娶她。”

  南宫墨只想抱头痛哭:她这是做了什么孽,一个两个都这样啊!

  “为什么?”

  弦歌不答,只是看着她。

  半晌,南宫墨无奈的举手投降,“师兄,师妹我很努力的相信你的人品,你也应该知道作为一个丈夫你应该做些什么吧?”弦歌公子轻哼了一声,斜睨了南宫墨一眼,倒是恢复了两分弦歌公子往日的风采。南宫墨道:“不过,还要看秦家。如果秦家答应自然没问题,但是如果秦家不答应…师兄,秦梓煦对你可没有什么好感。”

  弦歌公子撇了撇嘴,显然并不将秦梓煦放在眼里。

  南宫墨心中冷笑,轻视一个妹控的大舅子,你会遭报应的,而我,不会同情你的。

  卫君陌回来听到这个消息也忍不住愣了愣,“弦歌要娶秦家四小姐?”

  “是啊。”南宫墨点头,没有将昨晚的事情告诉卫君陌。如果这件婚事最后不成,那么昨晚发生的事情就必须烂在肚子里,就算是成了,也要顾及秦惜的名声,越少人知道越好。一边更衣,卫君陌一边点头道:“;这样,也好。”

  “嗯?”南宫墨挑眉,有些不解地道。

  卫君陌道:“我以为他会打一辈子光棍,到时候还要跟我们抢夭夭和安安。”南宫墨默默的直翻白眼,却见卫君陌换上了一件紫色银龙衣衫。虽然不是朝服,但是平时卫君陌也很少传的如此雍容正式。不由道:“你要出门?”

  卫君陌转身递过来几件衣服道:“瓦剌部的首领要到了,父皇让我去接他,你也一起去。晚上还要设宴款待。”

  南宫墨惊讶,“需要这么隆重吗?之前南越使臣,还有昨天到的安济使臣,父皇可是什么表示都没有。”

  卫君陌道:“瓦剌打算向大夏称臣,表柬已经提前送到了。父皇拟定了册封他为郡王。自然要给他一点面子。”南宫墨想了想,这才了悟,“就是那年你找去夹击北元那个部落吗?父皇想要出征北元?”卫君陌点点头道:“不过也不用着急,这两年还需要大力休养生息,就算出征也是两三年后的事情了。宫驭宸在北元那边好像颇有些成效,不能让瓦剌部被北元给拉拢或者剿灭了。”

  南宫墨点头,“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确实是值得隆重迎接一下了。”

  两人更衣梳洗了一番,方才带着礼部和鸿胪寺官员到城外迎接瓦剌部的首领。

  对方倒也没有让他们久等,不久之后就看到一群穿着游牧民族打扮模样的人策马而来。长长的队伍足足有上百人,除了带着兵器的护卫还有女仆以及数十车的行礼五品等等。为首的一个三十*模样,身形彪悍的中年男子,他身边却是一个十七八岁长相秀美,英气勃勃的蓝衣女子。两人只见只隔了半个马身的距离,策马而来。

  “那边是瓦剌斡朵里部的首领,孟木特。”卫君陌在南宫墨耳边,低声道。

  南宫墨点头,这两人明显都不是中原人的长相。男子一身彪悍豪迈的气息毫无掩饰,女子同样也是英姿飒爽。南宫墨蓦然想起,想要跟大夏联姻的人好像不止是南越。

  看到卫君陌,马背上的孟木特朗声一笑,翻身下马道:“楚王殿下,一别数年,风采更盛往昔。”

  南宫墨发现,孟木特的中原话竟然说得非常好,没有什么古怪的口音。

  卫君陌微微点头,“瓦剌首领,风采依旧。”

  “不敢。”孟木特笑道,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真诚了几分,瓦剌一共有大大小小数十个部落,他的部落也不过是其中最大的一个而已。但是卫君陌称呼他为瓦剌首领,却比称呼他什么汗王更让他高兴,因为这代表大夏是支持他一统瓦剌部的。

  孟木特望着眼前的冷峻男子,心情还是略有些复杂的。当年他与卫君陌合作,除了是当时确实是被卫君陌胁迫以及想要趁机削弱北元王庭的实力以外,也还是存着一些赌徒的心思的。他现在对中原没有野心,他只想要统一瓦剌成为草原上的王者。但是如今的塞外诸强并立,又以北元王庭为最。想要不被慢慢缓过气来的北元慢慢蚕食吞并,他们就必须要寻求外部支持。而大夏,就是最好的选择。原本他也不是十分看好燕王,毕竟他只是个王爷,但是只是赌一把罢了。却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年,当年雪夜孤身闯入威胁他的人已经成为了大夏的亲王,而燕王更是打败了皇帝一举掌握天下。

  孟木特心中很是羡慕,同时也更加的坚定了斗志。

  “这位便是楚王妃?”孟木特看了看站在卫君陌身边的南宫墨,眼中闪过一丝惊艳,问道。

  “正是内子。”卫君陌道。

  南宫墨也含笑点头,“瓦剌首领,欢迎。”

  “多谢王妃。”孟木特行了一个瓦剌的礼节,道:“这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东珠。”

  “东珠公主,欢迎。”南宫墨笑道。塞外并不如中原那般划分仔细,只要是部落首领的女儿都叫公主,所以,公主也特别多。当然,孟木特说这位东珠公主是他最疼爱的妹妹,南宫墨表示听听就行了。谁没事把最疼爱的妹妹送来和亲啊。

  “楚王妃好。”

  东珠公主爽朗的一笑,笑容明丽。

  卫君陌道:“父皇已经在宫中等着了,两位远道而来一路辛苦,请。”

  “楚王殿下,王妃请。”孟木特客气地道。一行人这才转身入城,往皇宫的方向而去。

  ------题外话------

  亲们好像都不喜欢秦惜和弦歌cp唉?但是我挑挑选选觉得秦惜最合适啊。弦歌公子肯定不喜欢特别厉害或者特别活跃的。不然他不早跟墨墨cp也肯定遇到某个江湖侠女了。渣娘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比较重,我觉得如果不是一个跟她娘完全不同的江湖侠女那就必须是一个大家闺秀。原本谢三也可以,但是从剧情看还是秦惜更合适一些。至于像清尘公子那样找个活泼可爱的…我想说,弦歌公子脾气真的不好,除非他能对那姑娘一见钟情~么么哒。

[读者须知]:下一篇:504、瓦剌来归-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