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500、以牙还牙-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99、敢还是不敢?-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被突如其来的劲力掀翻在地上的时候南越王子心中也不由得懵了一下。来之前他们早已经打探过了,也知道大夏的楚王和王妃武功都十分高强。但是南越王子自己同样也是南越王室数得上的高手,也没有怎么放在眼里。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高手和高手之间也是有距离的。

  察觉到身后袭来的劲力之后他立刻就放弃了抵抗南宫墨的攻击而是竭力的想要躲开身后的人。因为他能够感觉到楚王妃虽然出剑往他脸上招呼,但是并没有杀气。反倒是身后那个人,还没见到人影一股杀气就已经直透心头了。虽然在外人看来仿佛只是刹那间的事情,但是这一刹那南越王子至少尝试了三种方法想要避开卫君陌的袭击,甚至不惜为此挨上南宫墨一剑。然而结果却是,南宫墨只是轻飘飘地抽了他一剑,但是卫君陌那一掌却依然没有躲过分毫落地的瞬间只觉得五脏移位一般的疼痛。

  南宫墨抽过一剑之后直接就收手了,毕竟南越王子也不是真的想要伤她。多半是一时恼羞成怒冲昏了脑子,还有小半只怕是自己都受不住手罢了。

  “君陌。”南宫墨低声道,真让卫君陌把南越的使臣打残了总是不好。卫君陌没有理会苓香公主的话,却还是在南宫墨开口的时候收回了原本已经再一次伸出去的手。他当然不会当场打死了南越王子,但是打个半死或者是十天半月之后死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王兄,你怎么样了?”苓香公主暗暗松了口气,连忙走到南越王子身边想要扶他起来。南越王子痛的直抽气,脸颊上被青冥剑拍出了一道两指宽三四寸长的印记。青冥剑寒气逼人,南越王子即便是肤色比起中原人更深几分,那印痕看起来却也是又红又紫,触目惊心。哪里还有半分方才那一国王子气定神闲的模样。

  周围的百姓,不由得暗暗捂嘴偷笑起来。

  “没…没事。”在苓香公主的搀扶下,南越王子总算是勉强站起身来面对着南宫墨二人了。旁边的侍从也连忙围上来帮着公主扶住了他。一个侍从不忿地道:“楚王殿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切磋。”卫君陌淡然道。

  侍从冷笑,“二打一,偷袭么?”

  “方才王妃分明已经收手了,你们还不依不饶。好不要脸!”人群中,有人忍不住骂道。

  更有人看的分明,萧千炯冷笑道:“方才明明是大嫂赢了吧?南越王子是输不起恼羞成怒才不依不饶的纠缠?”卫君陌只是将他打倒在地而已,可没有半点外伤。但是现在离得近的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那南越王子两边肩头,心口的衣服都已经破了,喉头更是有一点血痕,伤口不深连血都没有往外流,但是却也看得出来是被南宫墨的剑所伤的。

  “四皇子说得对!南越王子,也不过如此!”众人纷纷附和,方才受到了憋屈顿时一扫而空,吐气扬眉起来。

  那侍从也无可反驳只得咬牙切齿地忍了下来。

  南宫墨含笑道:“苓香公主,请?”

  苓香公主媚眼微闪,含笑摇摇头道:“王妃武艺高强,就连王兄也不敌。苓香自然也不是王妃的对手,甘拜下风。”她们既然低估了南宫墨的伸手,那还不如干脆利落的承认输了,拖拖拉拉反倒是自取其辱。

  见她如此爽快,原本还有些义愤填膺的人们倒是对这位公主的印象好了几分。

  苓香公主道:“我王兄受了伤,想先回去了。今天若有失礼之处,还请王爷王妃恕罪。告辞。”

  南宫墨微微点头,“可以,不过……”南宫墨身形一闪,已经从旁边一个南越侍从腰间抽过了鞭子。鞭子一抖毫不留情地朝着站在南越王子身后的一个人挥了过去。那人惨叫一声,立刻捂住了脸倒在地上。

  “楚王妃,你!”苓香公主心中一惊,响起了方才的事情来。

  南宫墨随手将鞭子一扔,道:“慢走不送。”

  那挨了鞭子的侍从正是方才最先出手将一个书生脸打伤了的人,此时捂着血流如注的脸忍不住叫道:“楚王妃!我们是南越的使者!你竟敢…竟敢……”

  南宫墨淡淡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巧这里死大夏的土地。”

  那侍从还有不服,想要说话,却被苓香公主低声呵斥住了,“我们先回去!”南越王子伤的不轻,不快点早大夫看看万一出了什么事谁都担待不起。

  见状,那人也只得作罢,恨恨地跟在苓香公主身后离去。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来。

  苓香公主一行人扶着南越王子,干净利落的离开了这人声鼎沸的接口。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人潮之中。没有了热闹看,人群中的百姓倒是有几分失落起来。幸好方才的诗会也已经完结了,大家也看过了热闹也就纷纷的散去了。

  萧千炜站在街边上,望着渐渐四散而去的人群出神。

  “三哥?三哥!”萧千炯的叫声将他惊醒,萧千炯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三哥,你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你都没听见?”

  萧千炜有些歉意的一笑,“没什么,你说什么?”

  萧千炯指了指南宫墨和卫君陌道:“我说,大哥大嫂他们在对面喝茶,你和二嫂要不要一起过去?”萧千炜道:“难得今天也能遇上了,多亏了大哥大嫂今天才能收场,自然要去。”说罢,回身交代了一声,便带着朱初瑜和文侧妃朝着南宫墨和卫君陌走了过来。

  “大哥,大嫂。”萧千炜拱手道:“今天多亏大嫂了,不然……”南宫墨淡笑道:“无妨,顺手而已。那南越公主和南越王子确实是难得的高手。”萧千炜笑了笑,脸色还是有些郁结。心中对南越的使臣真是讨厌到骨子里去了。

  一行人重新回到茶楼里,蔺长风朝着南宫墨竖起大拇指笑道:“墨姑娘,身手不减当年啊。佩服。”

  南宫墨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别说得好像我七老八十了似得。”

  蔺长风连忙赔笑,“哪敢,王妃殿下风华正茂呢。”

  卫君陌身手拎起他扔到了一边好给萧千炯和萧千炜腾出地方坐。长风公子十分伤悲,只得默默地缩到简秋阳和谢七公子背后的角落里去了。看的众人闷笑不已,何文栎抚额遮脸,直觉自己交友不慎,实在是太过丢脸了。这样不着调的家伙,居然敢比自己还平步青云仕途顺当。

  萧千炜看着众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脸色有些奇怪。他对手下那些有能力的武将谋事可说是尊敬有加十分的礼贤下士。但是卫君陌对手下的人却一贯的十分粗暴,像对蔺长风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卫君陌修理他了。但是卫君陌手下的人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卫君陌轻视侮辱他们,反倒是依然对卫君陌死心塌地。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他自然不明白,卫君陌也是对任何人都这样打骂无忌的。对蔺长风和弦歌,就跟对简秋阳,危等紫霄殿旧部不一样。而对秦梓煦和谢七公子也跟对简秋阳等人不一样。就如同,太初帝脾气很不好,但是绝大多数时候他也不会随便骂麾下的将领的。真正能让他笑骂无忌的反倒是陈昱薛真这几个了。有时候,正是因为那你当自己人,才不会那么客气。若是对任何人都一副客客气气十分尊敬的模样,那又怎么区别每个人在你心中的地位和关系?

  当然,更大的原因是一旦他们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时候,卫君陌也绝对不会吝惜自己的力量。甚至是会提前替他们打算好许多事情。

  萧千炜只看到表面却看不到更深层的东西,自然会觉得困惑了。

  众人重新落座,朱初瑜和文侧妃就到了南宫墨等人那一桌。朱初瑜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文侧妃,淡淡笑道:“今天过节,你也坐下来吧。”

  文侧妃福了福身谢过了王妃,才在朱初瑜左手边坐了下来。

  多了两个不怎么熟的人,桌面上一时有点清冷。秦惜朝南宫墨笑道:“墨儿,你好厉害!”

  谢佩环也竖起大拇指称赞,“确实厉害!之前薛小小跟我们说,你在幽州城外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我们以为她在讲古呢,现在看来…她说得竟然是真话不成?”南宫墨无奈,“哪儿那么厉害,小小的性子你们不是不知道,兴致来了就爱夸大。”

  朱初瑜笑道:“也不能这么说,方才大嫂可是打败了那南越王子,为我大夏扬了威名呢。”

  南宫墨不以为意,“什么威名?不过是大家闲着凑个趣儿罢了。南越人酷爱舞刀弄枪,难免走到哪儿都要显摆一番。就算我不出手,他们今天也打不到最后。”今天在场的高手可不少,不说他们这里这几个,南宫墨打斗的时候分明察觉到还有好几处视线关注着这边,只怕都不是一般人物。

  文侧妃人如其姓,十分文静地坐在朱初瑜身边听着她们说话,半点也没有插嘴的意思。做足了一个尊敬王妃的侧妃模样。南宫墨四人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跟她说些什么,毕竟嫡妃还在呢,专门去给侧妃搭话未免有些不给朱初瑜这个郑王妃的面子。所幸他们跟这位文侧妃也不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边漫无目的的闲聊,另一边桌上却已经说起了一件不算正事的事。

  正事蔺家和朱家的婚事,经过了这大半个月的暗中扯皮,蔺菡和朱家大公子的事情总算是达成了共识。这件事错在蔺菡,更何况朱家大少夫人并无错处又有嫡子嫡女傍身,自然不可能然朱家退让什么。最后蔺菡还是被嫁入了朱家做平妻。

  蔺家主原本是不同意的,他宁愿将蔺菡直接扔到尼姑庵里去也不愿意这样丢脸。但是奈何蔺家夫人以及两个儿子苦苦哀求,终于还是不得不妥协。说是平妻,其实也还是妾罢了,只是叫着好听罢了。又不是朱家哪方绝后了需要朱家大公子兼祧,朱家的族谱上,蔺菡的名字依然是在妾的位置。就算是将来生了儿子,也算不得正统的嫡子。唯一要庆幸的是蔺菡有蔺家撑腰,否则若是换了个寻常人家,嫁过去还不知道要被怎么磋磨呢,谁会喜欢一个做出那种事,败坏了自己名声的女子?

  朱家对这件事倒是有些兴致勃勃,奈何蔺家主没有兴趣。只叫蔺夫人匆匆办了几抬嫁妆,到时候连人一起送过去就是了。当真是连庶女都不如了。至于朱家,自然也不是为了看重蔺菡,不过是想要借此攀扯上蔺家罢了。哪怕攀扯不上,也务必要蔺家和楚王府再无走到一起的可能。

  听了萧千炜状似无意地提起这件事,角落里的蔺长风又探出来了,翻了翻眼皮不耐烦地道:“郑王殿下,这种事跟咱们有什么关系?难道朱家还打算请咱们去围观朱家大公子纳妾。”

  “蔺大人说笑了,是平妻。”萧千炜道。

  蔺长风嗤之以鼻,“郑王殿下才是说笑了,咱们这样的人家,哪儿来的什么平不平妻的啊。”妾就是妾,扯张遮羞布一样还是让人贻笑大方。也是,朱家不就是行商出生的么?倒是那个老头子,果然还是老糊涂了!

  萧千炜也不跟他计较,只是笑道:“本王只是替人带个话,蔺家二公子说,毕竟是一家人,还请长风公子回去参加令妹的婚礼。”

  蔺长风回了他一声呵呵,扭过头去和何文栎喝酒说话去了。等有婚礼了再说吧,蔺家那老头舍得丢这个脸才怪了。

  他这样的反应,萧千炜倒是也不意外。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旁边的弦歌公子盯着萧千炜突然开口道:“郑王殿下近日,身体不适?”

  萧千炜脸色一僵,很快又恢复了笑容,道:“多谢弦歌公子关心,本王很好,并无不适。”

  “哦。”弦歌公子点点头,并不再多问什么,但是目光却在萧千炜伸手转了好几圈都没有离去。萧千炜笑容渐渐有些僵硬了起来,总觉得弦歌公子的目光意味深长而且再往自己的某处看。当然…弦歌公子绝不会如此下流,这完全是萧千炜的错觉罢了。

  听到弦歌公子的话,旁边的朱初瑜和文侧妃也微微变了变脸色。这一幕自然也被谢佩环等人收在眼里,双双对视了几眼很是不解。看来弦歌公子并没有说错,郑王的身体确实是有些不适。但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弦歌公子看看呢,要知道,即便是皇宫里只怕也找不出来与弦歌公子一样医术高明的大夫了。难道是因为楚王和楚王妃,所以信不过弦歌公子?

  若不是弦歌提起,南宫墨差点都忘记了自己做过什么好事了。这会儿想起来,倒是略有些心虚起来。原本想的是过些日子就让人将解药给他,谁知道这段日子忙来忙去的过年,倒是将这事儿给忘了,眼看着一晃眼就快要一个月了。再看看朱初瑜和文侧妃有些不自在的神色,显然这两位也是知道的。南宫墨更加愧疚起来了,这样…会不会给四位新进门的侧妃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朱初瑜看了看南宫墨,同样也没说话。这些日子也足够她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萧千炜明显是被人给暗算了,至于为什么…完全是他自作自受。朱初瑜很难不怀疑萧千炜和他手下那群谋士的脑子。对着卫君陌用药?难道他忘了卫君陌是做过杀手的吗?不仅武功高,对毒药的了解肯定比他们这些人要强得多,更不用说什么还有南宫墨弦歌这样医术高明的人在了。你就是直接找一个美女脱光了往他身上扑也比给他用药强啊。

  唯一能庆幸的事,事情做的隐秘,至少明面上牵连不到郑王府。

  但是显然又不够隐秘,不然萧千炜也不能有这样的罪受。

[读者须知]:下一篇:501、难言之隐-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