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495、悲剧洞房夜-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94、应对小三的态度-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夜晚的郑王府灯火通明,觥筹交错,喧闹不已。殿外各色缤纷烟火冲天而起,将郑王府的上空交织成一片绚丽的海洋。大殿中的人们却并没有多少去关注外面的烟火,而是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忙的不亦乐乎。眼看着吉时将之,终于有人起哄闹腾起来说新郎该入洞房了。更有不少纨绔子弟纷纷叫嚷着要闹洞房,又被身边的人给按了下去。

  萧千炜也喝了不少酒,往日里白皙的面容上染上了潮红的酒气,倒是当真显得喜气洋洋,很有做新郎官的感觉。

  朱初瑜坐在萧千炜身边,淡定地笑着。美丽的容颜上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倒是一脉的从容淡定。

  萧千炜起身跟宾客们致歉,又拜托了萧千炽和萧千炯兄弟俩帮忙招待宾客,这才由身边的扶着往后院走去。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这些宾客原本就不需要他一直奉陪下去的,毕竟大家都是明白人…*一刻值千金么。只是有不少人已经在心中暗暗揣测,郑王殿下会先去哪位侧妃的院子里。

  卫君陌侧首看向身边难得在这种无聊的宴会中显得兴致勃勃的南宫墨,低声道:“无瑕,若是累了咱们就先回去吧。”至于两个孩子,早就已经被人送去长平公主府休息了。小孩子要按时作息才行。

  南宫墨摇摇头,笑容可掬地道:“宾客都还没走呢,咱们怎么能走?”他们好歹也算是萧千炜的大哥大嫂嘛,面子还是要给的。卫君陌挑眉,俯身到南宫墨耳边低声问道:“方才你出去做什么了?”

  南宫墨扬眉,含笑不语。

  卫君陌摇摇头,也不再过问。不管无瑕干了什么,只要不是伤害到她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关系。

  后院里,萧千炜推开了扶着自己的人的手漫步往里面走去。有些微醺的醉意被清冷的寒风一吹顿时就清醒了许多。按说今天的事儿不说,萧千炜并不想就这么去侧妃房里安置了,但是新婚之夜一个侧妃房里走不去同样也说不过去了。想想也不是十分着急的事情,便也只得罢了。

  “王爷,不知是去……”

  萧千炜顿了一下,所谓沉思了片刻才道:“却吕氏院子里吧。”

  “是,王爷。”侍从在前面引路,朝着王府后院西南的一座同样张灯结彩的小院走去。

  布置的喜气洋洋的新房里,穿着桃红色嫁衣的美丽女子正端坐在床上静静的等着。只是那鸳鸯戏水的盖头却并没有覆盖在头上,美丽的容颜打量着房间里,有些淡淡的失落。她本也是名门嫡女,祖父更是一品大员。金陵城中的世家权贵,无论哪一家嫁过去做嫡妻也是够了。如今却…看看自己身上桃红色的衣衫,唇边勾起一抹无奈的苦笑。

  虽然她只是个闺中女子,但是朝堂上的事情偶尔也会听父兄说起一些。吕家将自己嫁给了郑王做侧妃,也就代表了吕家从此绑在了郑王府的身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并不是他们没有考虑过楚王,而是…祖父说过,楚王和他们吕家不是一路人。这也是许多向郑王府靠拢的人家的想法。是的,不是因为郑王有多么的雄才伟略,而是…楚王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楚王性格冷硬,软硬不吃。对于那些不守规矩的人绝不容情,比起那些老朽的家族和臣子,他明显更喜欢锐意进取的年轻家族和年轻人。这样的人物,不仅看不上他们这些家族,甚至会成为他们的敌人。所以,他们不得不找一个能够与楚王相对的人,或许还能争取一线的生机罢了。

  侧妃,说得好听还不一样的是妾么?吕侧妃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也罢,婚事本就不是她能够做主的,以后能不能过得好却需要她自己努力了。

  “侧妃,王爷往咱们这边来了。”门外进来一个嬷嬷,喜气洋洋的道。四个侧妃同时进门,王爷先到谁院里歇下也代表了对谁的看重。他们家小姐,果然是最得王爷看重的。吕侧妃唇角微微勾了一下,却并没有几分意外惊喜。原本就已经预料到了,今晚王爷应该是会过来的。

  “见过王爷。”门外传来了丫头行礼的声音。

  萧千炜从外面进来就看到了端坐在床榻上,已经盖上了盖头的新人。之后便是一系列的仪式,虽然是侧妃却也还是要行礼的,只是合卺酒却是免了。萧千炜挥退了众人,这才转身看向烛光下面带羞涩的美丽少女。书香门第出生的女子,容貌秀雅中带着几分温柔和顺,明澈的眼眸中还有几分羞怯和不安。

  “王爷…”吕侧妃柔声开口道。

  萧千炜心中一动,朱初瑜当然比吕侧妃更漂亮。不过朱初瑜给萧千炜的感觉依然是太厉害了一些,所以即便她同样身形纤细娇柔,萧千炜却很少能够生气那种怜惜的心思。

  “你叫什么名字?”萧千炜问道。

  吕侧妃垂眸道:“妾单名一个宁字。”

  “宁儿。”萧千炜点点头,赞道:“好名字。”

  “谢王爷赞赏。”吕侧妃红着脸道。

  萧千炜俯身,两人跌倒在了厚厚的银红色绣着多福多子的蝙蝠葡萄图像的床铺上。软玉温香在怀,萧千炜心中更是一荡,搂住吕侧妃纤细的腰肢重重的吻了上去。

  “王爷…”吕侧妃嘤咛一声,柔柔地依偎在他怀中。

  新房里,红烛摇曳着照着床上的一双人儿,整个房间里的气氛也仿佛被什么点燃了一般变得火热暧昧起来。站在门外时候的嬷嬷和丫头们相视一笑,未经人事的少女们更因为门里时不时传来的暧昧的声音而面红耳赤。

  许久,房间里的声音却突然中断了。门外的人不由得一愣,正有些奇怪里面传来吕侧妃惊慌的呼叫声,“王爷!?”

  片刻后,新房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萧千炜脸色铁青的出了门拂袖而去。房间里传来了吕侧妃嘤嘤的哭泣声。

  出事儿了?!

  门口的嬷嬷大惊,连忙挥退了身边的丫头走了进去。就看到吕侧妃正衣衫凌乱的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哭泣。嬷嬷连忙上前搂住她,“我的好姑娘,这是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就……”

  吕侧妃扑进嬷嬷怀里痛哭起来,“奶娘,呜呜……”

  “这么怎么了?慢慢说…可是姑娘有什么地方惹怒了王爷?”自家姑娘毕竟是个大姑娘,虽然出嫁前也被夫人和自己教导过一些事情,但是听着看着和实际操作毕竟有些区别。那是天家皇子,说不准就不高兴了呢。

  吕侧妃连连摇头,哭得梨花带雨。更是将奶娘急得不行,“小姐啊,你快说啊。你要急死嬷嬷了!呸!我这张嘴!小姐,别怕别怕……”吕侧妃一边抽泣着,一边纠结的看着奶娘显然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被奶娘细细的安抚了半晌才终于情绪稳定下来,羞答答的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听完她的话,奶娘更是大惊失色,“这…这怎么可能?!郑王殿下怎么会…小姐别慌,说不定今天事情太多了,郑王殿下才会…”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奶娘心中却隐隐有些忐忑。

  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新婚之夜,郑王殿下竟然会…不举?!

  若只是意外还好说,万一是真的…自家姑娘这辈子可就毁了啊。想到郑王成婚五年多还没有半个子嗣,奶娘眼底也更多了几分担忧。

  “小姐,嬷嬷。王爷去…王爷去苏侧妃院里了。”一个丫头进来低声禀告道。王爷突然含怒离去,跟着吕侧妃陪嫁过来的丫头下人们都有些战战兢兢。奶娘叹了口气让丫头下去,才又扶着吕侧妃躺下,安慰道:“小姐先休息吧,明儿一早还要给王妃敬茶呢。这事儿…别怕,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嫁都嫁过来了,又是皇家她们还能如何?

  很快,萧千炜又从苏侧妃院子里出来,然后去了另外两位侧妃的院中。都是只停留了一会儿便离开,然后回到了主院休息。虽然府中的下人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想四位侧妃同时过门,新婚之夜又格外的重要王爷在哪个院子里歇了另外三位心里只怕也不舒服,那还不如依然宿在王妃的院里。也显得王爷更敬重嫡妃,又对四位侧妃一视同仁的意思。

  当然,萧千炜去了自己院子里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四位侧妃也不会自己宣扬出去,她们还要脸呢。

  回到主院,萧千炜的脸色已经不只是难看了。留在院中的竹儿见状也是一愣,连忙迎上来,“见过王爷,王爷你这是……”竹儿心中一片茫然,王爷今晚不是应该去几位侧妃的院子吗?怎么会来这里?而且,看上去心情也不太好。

  小心翼翼地看了萧千炜一眼,竹儿后退了一步道:“奴婢去请王妃回来?”竹儿只当萧千炜找自家小姐有事。

  萧千炜突然伸手一把抓过竹儿直接压倒在了身边的软榻上。竹儿吓了一跳,立刻挣扎起来。她是朱初瑜的贴身心腹,以朱初瑜的手段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心腹生出想要以色媚主的心来。更何况竹儿也自知自己容貌并不出色,就算一时得逞了背叛小姐的后果她也承担不起,所以从未有过非分之想。

  “王爷?!”竹儿挣扎着想要推开萧千炜。却见萧千炜双眼猩红,恶狠狠地按住了竹儿,撕扯着她的衣服。

  “不要啊!不要…王爷,你醒醒。奴婢是竹儿!”竹儿急得忍不住大叫起来,只是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会是萧千炜的对手。没一会儿功夫,反倒是让自己精疲力尽。刺啦一声作响,胸前的衣襟被人撕开了两半,露出雪白的胸脯。

  “不…呜呜…”

  “闭嘴!”萧千炜一个耳光狠狠地摔在竹儿的脸上,厉声道:“本王临幸你,是你的荣幸!”

  “不…王爷,奴婢,奴婢是王妃的丫头啊。”

  萧千炜冷笑,“王妃?连她都是本王的!”萧千炜手上更加用力,痛的竹儿痛吟不止,但是他的脸色却更加难看。无他,因为那敏感之处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

  “你们在干什么?!”朱初瑜冷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萧千炜手上一顿,回头便看到朱初瑜脸色阴郁的站在门口。

  朱初瑜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能一只手狠狠地抓住门框才能制止自己发抖。她听到下人禀告萧千炜从吕侧妃的院子里出去,又进了苏妃的院子依然没有停留又去了另外两个侧妃的院子觉得有些不对才撇开前面的宾客匆匆回来的。萧千炜并不是那种真的明白何谓一碗水端平的人,更不会为了所谓的平衡而做出这种事情。他只会宠一个冷落一个,挑起几个侧妃娘家的竞争,也好让他们更加卖力的帮他做事而已。

  只是朱初瑜没有想到,她一回来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副场景。

  “小姐!”竹儿连忙推开萧千炜,冲到了朱初瑜跟前跪下,“小姐救命啊!”

  萧千炜心中原本还有几分愧疚,但是听到竹儿的话顿时脸色冷了下来,轻哼一声道:“本王只是要王妃一个人而已,怎么,王妃舍不得?”

  朱初瑜垂眸,淡淡道:“王爷言重了,不过…今天是王爷纳侧妃之喜。做出这种事,对几位妹妹是不是不太好?”

  萧千炜轻哼一声,瞥了跪在朱初瑜跟前的竹儿一眼,道:“王妃说得对,方才是本王一时失态了。本王有些累了,要先休息一下,前院的宾客就有劳王妃了。”朱初瑜点点头,低头看了一眼竹儿道:“你跟本妃走吧,别在这里碍了王爷的眼了。”

  竹儿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连忙拉紧了衣襟跟着朱初瑜走了。幸好…万一小姐真的将她给了王爷,竹儿敢保证自己的好日子就算是过到头了。小姐最后的便是身边的人背叛!

  主仆俩出了门,就听到里面传来萧千炜踢翻了东西的声音。朱初瑜皱了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竹儿摇头,“奴婢也不知道,王爷一回来脸色就很难看,然后就……”

  朱初瑜微微眯眼,思索了片刻淡淡道:“罢了,明天再说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496、楚王妃的报复-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