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478、弦歌的心结-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77、走火入魔?-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师兄。”南宫墨在方才偷窥蔺长风和蔺菡的湖边看到了弦歌公子。弦歌公子独自一人在湖边席地而坐,周身的气息平静和煦,丝毫没有方才与卫君陌对决的时候的诡异气息。弦歌公子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南宫墨走到弦歌身边,也跟着席地坐了下来。

  “师兄今天心情不好么?”南宫墨偏着头看他,一边轻声问道。

  弦歌公子跟着回头看向她,挑眉道:“心疼你相公了?”

  南宫墨无奈地叹气,“师兄,我们很担心你。”

  弦歌公子默然。南宫墨也不在意他有没有在听,抱膝坐在地上,将下巴枕着膝盖道:“还有师叔和师父,都很担心你,师兄。你最近很不对劲。”其实并不是最近,弦歌公子一直对金陵这块地方都没有好感。只是以前事情太多谁都没有注意,弦歌公子自己也不会在金陵久留。如今大家突然都闲下来了,偏偏师父和师叔还将他困在金陵不肯放人,这才让弦歌公子的心情越来越糟糕了起来。

  虽然师叔说让她不要去管弦歌的私事,但是就今天的情况看,师兄显然是心结很深。南宫墨也不希望等到师兄什么时候跑出去之后这辈子就再也不回来了。就如师叔说得,等到以后师兄老了还是孤家寡人,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真的不能说说吗?”南宫墨平静地看着他问道。

  弦歌公子依然不语,南宫墨也不逼他,只是道:“师兄你医术无双,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但是不管什么时候,我还有师父师叔总是站在你这边的。那些…那些不值得你在意的人,何必将他们放在心上?”

  弦歌公子挑眉笑道:“墨儿是以为我不忿被人遗弃,所以才心中含怨的么?”

  南宫墨展颜笑道:“师兄自然不会如此想不开。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弦歌想了想,问道:“墨儿,你会为了卫君陌杀掉你的孩子么?”

  “当然不会。”南宫墨想也不想的道,“我的孩子自然也是君陌的孩子,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们也不可能为了自己而伤害孩子的不是么?”弦歌道:“那么,如果只是你的孩子不是卫君陌的呢?”

  南宫墨抚额,觉得弦歌的问题十分怪异。只能暗暗庆幸卫君陌没有听到这样欠抽的问题了。不过,看到眼前的弦歌公子一脸严肃的模样,南宫墨还是认真的想了想,摇头道:“不会。”

  “肯定?”弦歌盯着她,沉声问道。

  南宫墨道:“绝对不会,既然是我生下来的就是我的孩子。我不可能为了任何人而去伤害他,哪怕是我爱的人。如果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宁愿不要将他生下来。”

  闻言,弦歌公子沉默了更久。久到南宫墨以为他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才听到他的声音幽幽道:“为什么,这世上就有这样的女人呢?”

  “嗯?”南宫墨一愣,脑海中闪过许多念头。看着弦歌公子难得的神色阴郁的模样,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只是轻声道:“师兄,你还有我们。”

  弦歌公子淡然一笑,学着南宫墨的模样抱膝坐着。只是南宫墨的模样看起来悠然慵懒,弦歌公子的模样看上去却孤寂的仿佛整个世间都只有他一个人一般的孤独。

  “你今天是主人,自己去忙吧,别在这里陪我耗着了。我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弦歌公子好一会儿似乎回过神来,神色也好了一些对着南宫墨。南宫墨有些不放心,迟疑着道:“要不,我叫君陌来陪你?”弦歌公子犯了个白眼,“你叫他来陪我还是叫他来气我?”

  南宫墨不由一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师兄,没什么是过不去的。你说的,咱们天资聪慧是用来碾压世人的,别人愚蠢的人类碾压你啊。”

  “滚蛋,不想看到你。”

  南宫墨笑声清越,站起身来笑道:“弦歌公子竟然说粗话,让那些倾慕你的姑娘听到了,还不吓得一地芳心破碎?”

  弦歌公子手中一枚暗器射了过来,南宫墨凌空一跃,足下轻轻点过梅树的枝头,翩然而去。临去前,南宫墨若有若无的朝着梅林的某处看了一眼,却没有再停留。

  “出来。”等到南宫墨离去,弦歌公子侧首看向身后的梅林,眼神冷冽。

  过了好一会儿,穿着一身素色衣衫的秦惜从梅林里走了出来。看到她,弦歌公子神色依然淡漠,并没有说话。

  秦惜有片刻的手足无措,不过到底是秦家的嫡女,很快便镇定了下来,走上前来轻声道:“抱歉,我…不是故意……”

  “与我无关。”弦歌公子淡淡地道:“没事就走吧。”

  有对比才知道弦歌公子在面对南宫墨这个师妹的时候有多么的温和。弦歌公子名扬天下,但是能与他交好的无一例外都是风尘女子。南宫墨这个师妹,大概是唯一一个能让他温和相待,容忍非常的良家女子了。

  秦惜脸色微白,咬了咬嘴唇道:“之前公子救了我的命,我一直没有谢过公子…”

  弦歌公子站起身来,道:“我是看在墨儿的面上才救你的,而且…师伯出的力更多一些,要谢就谢他。别来烦我。”说完,便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转身要走。弦歌公子恍如谪仙,温雅飘逸。私底下面对女子却是十分的无情。不过若非如此,以弦歌公子的容貌能力,这些年救过的女子不知凡几只怕桃花债都还不完。但是江湖上只有听说弦歌公子夜宿哪个青楼,与那位花魁交好。却嫌少听说弦歌公子与哪个姑娘如何了。

  秦惜也没想到私底下弦歌公子竟然是这样难以相处,早些年弦歌替他看病的时候多半有人陪着,即便是冷淡一些却也从未恶语相向。乍然遭遇这样毫不掩饰的厌烦,即便是早有心理准备的秦惜依然忍不住颤了一颤。

  眼看着弦歌要走,秦惜连忙道:“弦歌公子,留步。”

  弦歌停步,却没有回头。秦惜定了定神道:“抱歉,我刚才不是故意听到那些话的。但是…我觉得楚王妃说的不错,公子何必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事情纠结于心?这世上的女子,会为了情爱之事不顾自己的责任,抛弃人伦的必然是绝少数的。更何况…这也不甘公子的事,何必自苦?”

  弦歌公子回头打量着秦惜,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又冷笑一声道:“干卿底事?”

  秦惜脸色一白,垂眸道:“抱歉。”

  弦歌公子不再看她,转身飞快地往前走去。才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响,仿佛有什么落地的声音。犹豫了一下,弦歌公子还是回头望了过去,就看到原本还站在不远处的秦惜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弦歌公子低咒一声,快步走到秦惜跟前扶起她,却见秦惜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光洁的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显然已经昏了过去。弦歌公子拉起她的手腕把了把脉轻哼一声,好像是受到了惊吓才病发的?既然害怕还在他面前这么多废话?他有那么可怕么?

  俊脸上带着不悦之色,不过弦歌公子到底还是俯身将人抱起来,朝着梅林外走去。

  南宫墨回到小楼前果然已经更加热闹起来,长平公主等人显然也逛到了这里,连带着还有许多途中遇到的闺秀也一起来了。薛夫人见到了南宫绪和薛小小,看薛夫人的神色显然是对南宫绪颇为满意。倒是薛小小乖巧的跟在薛夫人身边,看上去竟然温雅乖顺的像是大家闺秀。只是时不时瞟向南宫绪的眼神和微红的双颊出卖了她。

  “无瑕,过来。”看到她回来,长平公主高兴地招招手。

  南宫墨连忙走上前来,“姑母,陵夷姑母,各位,招待不周。”

  众人连道王妃客气。看看几位夫人面带笑容的神色,南宫墨觉得她们应该确实是没有觉得她招待不周,或者说,颇有收获?

  长平公主拉着南宫墨到身边坐下,南宫墨望了一眼不远处跟人说话的卫君陌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才坐了下来。又侧首去看四周,没有看到秦惜和谢佩环的身影。旁边侍候的丫头上前来低声禀告道,“秦四小姐要找个安静的地儿待一会儿,谢三小姐跟着谢侯夫人和谢家十二公子出去了。”谢侯夫人这才来不仅是为了谢佩环,同样也是打算给十二公子相一个合适的媳妇儿。大约是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了。

  南宫墨这才点了点头,朝着旁边坐在薛夫人身边的薛小小笑了笑。薛小小想起方才在梅林里遇到南宫墨的事,小脸更红躲在薛夫人身后不敢见人。幸好在座的众人都在兴致勃勃的或聊天,或品评不远处的公子闺秀们,也没人注意到她的异样。

  朱初瑜一边优雅的拈着精致的点心品尝,一边轻声笑道:“过了年,只怕金陵城里就要喜事不断了。大嫂这赏梅宴以后可要改名叫月老宴了。”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弟妹说笑了,不过是闲着大家一起聚聚罢了。”

  朱初瑜笑道:“不管怎么说,大家总是要承大嫂的情的,四弟妹,你说是不是?”

  被拉进来的孙妍儿抿唇微笑,道:“能够有幸欣赏这初冬的第一枝梅花,大家自然都是要承大嫂的情的。”

  朱初瑜唇边的笑意微顿,淡淡的看了孙妍儿一眼只可惜孙妍儿已经低下头喝茶去了。陵夷公主倒是十分爽快,笑道:“无瑕不必谦虚,今儿若是有人因此结成良缘也是一段佳话,自然应该感谢无瑕的,至少,请喝一杯喜酒总是要的。薛夫人,是不是?”

  薛夫人含笑不语。

  长平叹气道:“薛夫人哪里用得着请无瑕和喜酒?”

  陵夷公主眨了眨眼,恍然大悟,“是了,以后这不都是一家人了么?”

  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众人这才了然。虽然之前也有人听到过只言片语的消息,但是此时有长平公主和陵夷公主亲口说出来,众人才确定,薛家和南宫家竟是真的要结亲了。

  众位夫人纷纷对薛夫人贺喜,薛夫人也大方的受了。今儿一见,她对南宫绪十分满意。虽然性格冷淡了一些,年纪稍微大了几岁。但是楚王性子难道不冷么?年纪同样也比楚王妃大了五六岁。但是谁敢说楚王对楚王妃不好?更何况,南宫绪的许诺更是正中薛夫人的心头。任何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听到这样的承诺也会欢喜不已的。

  双方都落落大方,旁人反倒是没什么可戏谑的地方了。

  朱初瑜看着道贺的不亦乐乎的众人,神色淡然唇边淡笑,只是眼底伸出却没有半分笑意。

  众人正一片悠然欢笑之时,园中突然传来一声有些突兀的声音,“陛下驾到!皇后娘娘到!”

  闻言,众人都是一愣,齐齐回头果然看到梅林中隐约有人影闪动。不一会儿,便到了一行人走了过来。并没有穿着宫中的服饰,来人皆是一身便装。为首两人正是刚刚登基不久的太初帝和皇后娘娘。跟在皇后身边的是永成公主,再往后跟着几个侍卫和宫女太监等等。虽然已经轻装简行,但是一行人浩浩荡荡依然有二三十人。

  “叩见陛下,见过皇后娘娘!”众人齐齐下拜行礼。

  燕王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一挥手扬眉道:“平身吧,听说七妹的园子今天很热闹,朕和皇后过来看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您老人家御驾亲临,要有多么强健的心脏才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啊。

  见众人都还是一副迟疑的模样,太初帝没趣的撇了撇嘴,带着皇后朝着长平公主等人这边过来。原本还聚在周围的贵妇们纷纷识趣的后退了。陵夷公主朗声笑道:“皇兄和皇嫂能够御驾亲临,臣妹却是荣幸之至。”

  心中却暗暗腹诽:明明是来给儿子媳妇儿捧场的,偏要说到她的头上来。虽然明眼人都明白,不过皇帝给的锅,不想背也要背。不仅要背,还要背的感恩戴德,欢天喜地。

[读者须知]:下一篇:479、不患寡而患不均-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