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477、走火入魔?-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76、让你看看,我行不行!-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不了解弦歌公子的人不明所以,了解弦歌公子的人飞速地退远了一些。

  卫君陌微微蹙眉,侧首看向南宫墨:你师兄又在犯什么病?

  南宫墨摸摸鼻子,当没看见他的表情:我怎么能告诉你,只要在金陵城里,我师兄他无时无刻都在犯病。问题只是能不能让你看出来而已?想了想,南宫墨还是叮嘱道:“手下留情。”

  闻言,卫公子微微眯眼,看向弦歌公子的眼神更加不善起来。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略带挑衅地盯着卫君陌不放。

  卫君陌也不再犹豫,反正他又不用担心打不过弦歌。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是无瑕所说的手下留情能不能做到而已。

  卫君陌也不挑剔,随手抽过一把剑就迎了上去。弦歌公子也不闪退,手中琴弦一扣发出“铮铮”两声轻响,立刻有人感觉到两道近期从卫君陌身边掠过,最后击落了不远处的枝头的梅花。

  弦歌公子的武功修为跟卫君陌比起来确实是有些差距,但是他的琴音却非常厉害。现在的弦歌公子其实还远做不到以琴音化劲力的程度,这样的攻击对卫君陌也造不成什么损害。真正厉害的是他的琴音本身,当初就连宫驭宸那样的人都因为听了他的琴音而内伤吐血。弦歌的琴音说是仙音不如说是魔音,可以引起人内心最深处的恶念。再加上他出神入化的毒术,只要不近身肉搏,卫君陌又不能真的重伤他,一时间倒是真的奈何他不得。

  站在一边观战,蔺长风等高手看的兴致勃勃。武功粗浅和真正不懂武功的人却真的只能看个热闹了。他们只看到弦歌公子抱着琴手指飞弹,琴音流泻带着阵阵肃杀。但是据说武功高强的卫公子却并没有大展神威将这个只会谈情的家伙打的落花流水。反倒像是很是顾及什么一般。

  “这是什么曲子,很好听啊。”谢佩环忍不住赞道,弦歌公子号称琴医双绝,果然名不虚传。

  南宫墨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道:“这叫忘尘相思曲。”

  谢佩环一愣,“这是什么名字?”

  南宫墨苦笑,“你们听这曲子什么感觉?”

  谢佩环思索了片刻,“很好听,但是好像很矛盾。”

  “忘尘和相思可不是矛盾么?不会武功的人和内力粗浅的人听着这个也就是一般好听的曲子而已。越是内力高强的人,这曲子对他的影响越大。”所以说,其实师叔不必对弦歌的武功感到失望。弦歌公子现在也就是内力还不太行而已,等到他到了师叔的岁数,现在的师叔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师兄的这首曲子曾经弹得让一位高僧险些走火入魔,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在红尘俗世中挣扎的凡人。

  谢佩环笑道:“能把这么美的曲子弹得杀气阵阵,弦歌公子也是厉害。”

  南宫墨无奈,这本来就是杀人的曲子。弦歌公子的杀手锏啊,不过当初连念远都没有逼到师兄使出杀手锏,他老人家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墨姑娘,你师兄是不是打算混黑道了?”蔺长风脸色苍白地看向南宫墨问道,“这曲子要是流传出去,他那什么医仙的名号就别想了。妥妥的邪魔外道!”旁边的简秋阳脸色也不太好,不过看看正在场中正面与弦歌公子对决的卫君陌,简秋阳又觉得自己遭的这点罪也不算什么了。

  当然,这些不太好的感觉都是极少数的几个人的。在场的大多数人,特别是旁边那座小楼里的姑娘们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位白衣公子恍如仙人,好生俊美出尘。

  原本不少矜持的闺秀们都忍不住下了楼过来一起围观这场不像是比武的比武。

  卫君陌站在场中,垂眸聆听着弦歌公子的带着危险的琴音。他当然可以一剑斩过去以力破敌,但是他现在却没有把握不伤到弦歌。因为弦歌的琴音让他的内息渐渐地有些不稳,而且弦歌在他身前几步之外都布下了毒药,无论他是将毒药扫向哪个方向,都毫无疑问的会殃及池鱼。

  “你是不是疯了?”卫君陌抬眼看了一眼弦歌,沉声道。

  虽然卫公子一直觉得弦歌不是个正常人,但是鉴于弦歌从来没有发过疯,所以他还是有几分不确定的。

  弦歌公子笑容可掬地道:“妹夫啊,你若是能破了我这相思曲,就算你赢。”

  “我为什么一定要赢你?”卫君陌不以为然。

  弦歌笑眯眯道:“因为…你若是输了,这里的人除了墨儿只怕十之*都要到下去了啊。”

  他们说的话声音极轻,除了南宫墨几个武功厉害的人几乎没有人听见。南宫墨微微变色,凝眉道:“师兄。”

  蔺长风沉声道:“弦歌,你搞什么鬼?”

  弦歌公子抬眼看了他一眼,手中琴弦一紧发出尖锐的声音直破耳膜。蔺长风立刻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耳朵,几乎难以置信古琴这种典雅的乐器竟然能够发出如此尖锐的声音。

  旁边的人们依然好奇的围观着,并不知道此时场中酝酿的危险。

  南宫墨低声对谢佩环和秦惜道:“后退。”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因为对南宫墨的信任两人对视了一眼还是双双往后退了几步。秦惜和谢佩环对视了一眼,再看向场中都多了几分担忧之意。

  “墨姑娘,怎么回事?”

  南宫墨皱眉,她也不知道。明明就在师兄挑战卫君陌的时候还好好地。但是师兄挑战卫君陌的时候那种略带一些挑衅却绝对轻松的模样不是假装的。如果师兄真的想要做什么,绝对不可能不带自己惯用的琴,他原本就不是卫君陌的对手。很显然,这是临时起意的。

  “先看看再说。”

  蔺长风忍不住捂着额头痛苦呻吟,“这些人…真是不知死活。”看到那些还在窃窃私语的花痴弦歌公子的贵女们,蔺长风就忍不住替她们捏了一把汗。

  卫君陌同样也觉得弦歌有些不对劲,看着不远处正在抚琴的男子微微蹙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南宫墨等人,看到南宫墨担忧的神色,原本冷漠的神色微暖。卫君陌垂眸思索了片刻,重新闭上了眼睛。

  除了花痴美男子的少女们,在别的人眼中这场比武一点儿也没意思。还不如之前南宫墨跟简秋阳甚至是跟薛斌比武有意思。

  卫君陌不再理会弦歌的琴音,而是握着长剑一步一步的朝着弦歌的方向而去。甚至没有理会脚下弦歌布下的毒,弦歌公子脸色微变,弹拨琴弦的手指翻飞的更快起来。但是琴音却并没有如他的手速一般急促,反倒是更加的缠绵悱恻起来。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一道道无形的气劲从琴弦上发出朝着卫君陌射了过去。

  虽然尽力不让自己被琴音打动,但是琴音入耳卫君陌依然还是难以避免的受到了不晓得影响。他不可能封闭自己的听觉,弦歌无形的琴音气劲若是完全封闭了听觉,只靠看弦歌的手势即便是卫君陌也未必能够完全避开。

  琴音入耳,恍如魔音如泣如诉。乍然间让无数卫君陌自己都以为早就忘记了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各种痛苦的,怨恨的,失望的,还有愉悦的,期待的。无数的记忆瞬间涌上脑海几乎让人忘记了自己置身何处。卫君陌只能困在记忆之中,仿佛自己依旧是那个从记事开始就被人歧视被人惧怕的靖江郡王世子。这世上没有无瑕,没有夭夭和安安,只有他孤身一人守着那些记忆浑身冰凉仿佛置身寒潭。

  弦歌公子淡然的看着卫君陌困顿的站立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似乎连迈出一步都感到万分困难一般。唇边勾起了一抹极淡的笑容,指尖微勾,又一道气劲射出,同时弦歌公子翩然而起,朝着卫君陌掠过了过去。

  卫君陌虽然被琴音所困,身体却靠着本能的直觉避开了弦歌的攻击。直到弦歌公子抱琴掠到他跟前,在蔺长风忍不住出声提醒的刹那,卫君陌蓦地睁开了眼睛。紫色的眼眸是深沉却纯澈的暗紫色,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迷茫,清醒而锐利。

  卫君陌脸上露出一丝极淡的笑意,抬手,挥剑。弦歌公子见状不妙,只得抬手去挡。手中的琴应声而碎,同时弦歌公子也被卫君陌一掌拍开到一遍了。飞身落地,弦歌公子还想要上前,身子却顿了顿皱了皱眉站在了当场。

  卫君陌皱眉看着眼前的弦歌公子,南宫墨等人也松了口气。南宫墨快步上前,“师兄,切磋一下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

  弦歌公子轻哼了一声,抬手一挥周围布下的毒要全数被解去。南宫墨也同时将一颗药丸塞进了卫君陌的口中,“没事吧?”

  卫君陌摇了摇头,“有事的是他。”

  弦歌公子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琴,飞身一纵,掠过梅林飘然远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南宫墨更加担心起来,“师兄他……”

  卫君陌拍拍她的背心,轻声道:“去看看吧,小心点他有点不对劲。”

  “嗯。”南宫墨点点头,飞身朝着弦歌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看着弦歌公子离去,围在周围旁观的贵女们纷纷议论起来。旁边的蔺长风听了一耳朵不由得失笑。竟然有七八成的人都是在抱怨楚王殿下太过粗暴,竟然砍断了那位白衣公子的琴什么的。顿时哭笑不得,卫君陌要是不砍断弦歌的琴,还不知道要磨到什么时候呢。

  “你说,弦歌是怎么回事?”蔺长风走过来问道。

  卫君陌蹙眉,想了想道:“走火入魔?”

  “啊?”长风公子一愣,“还真有这种事?”大部分武人的理解中,所谓走火入魔大概也就是练功练错了,吐个血,半身不遂,经脉尽断,或者干脆暴毙罢了。那种练武练成性情突变成为大魔头什么的,那都是那些无聊话本上意淫出来的产物。

  卫君陌淡然道:“未必只有练武才能走火入魔?”

  “那是什么?练琴?”长风公子翻着白眼问道。

  “心魔。”卫君陌淡淡道。

  “这样你还放心让墨姑娘一个人去找他?”蔺长风皱眉道,方才他是真的觉得弦歌想要杀人啊。

  卫君陌道:“他不会伤害无瑕,而且也能自控。”弦歌有心魔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他从未伤害过无辜的人。之所以跟卫君陌动手,多半还是因为卫君陌的实力比他高得多,可以放心出手罢了。

  蔺长风叹了口气,“只是想要半个宴会而已,怎么就不能好好地呢。”

  这边,谢佩环和秦惜已经被好几个姑娘围住了。胆子大一些的直接就开口问道:“谢姐姐,那位白衣公子是什么人啊?”虽然弦歌公子很有名,但是真正认识他的人在金陵城中却并不多。更不用说这些养在深闺的名门闺秀了。

  谢佩环看了看众人,道:“那位…是楚王妃的师兄。”

  “呀,听说楚王妃的师兄是鼎鼎大名的弦歌公子呢。难怪琴艺那么好!”有少女赞叹道。

  “谢姐姐,秦姐姐,你们跟弦歌公子相熟么?他怎么突然走了?就算比武输了也没关系啊……”

  看着眼前七嘴八舌,脸颊微红的少女们,谢佩环很是无奈。

  “呃,其实我之前也不怎么认识弦歌公子。”所以,你们就别围着我了。抬眼看了一下有些神思不属的秦惜,谢佩环决定还是不要把她也牵扯进来了。

  站在一边的蔺长风看着左右为难一脸无奈的谢佩环,不由得挑眉一笑。轻咳了一声朗声道:“各位姑娘何不来问我呢?本公子跟弦歌公子也是认识好几年的旧识啊。”姑娘们还是有些矜持的,只是看到蔺长风满面笑容毫无恶意的纯善模样,还是有姑娘忍不出问道:“当真?”

  “自然。”

  “……”这一次,被围住的人变成了长风公子。谢佩环看了一眼与姑娘们谈笑风生的长风公子,暗暗松了口气拉着秦惜不着痕迹的更往后退了退,争取让人不要在注意到自己。

[读者须知]:下一篇:478、弦歌的心结-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