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易娱乐 >

465、弟弟?妹妹?-盛世医妃

发布时间:2018-08-29 15:2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易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464、一些真相-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听了了然大师的话,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视了一眼都是半晌无语。确实是很像宫驭宸会做得事情会说的话。南宫墨好奇地道:“是宫驭宸将大师关在了水阁里的?”

  了然大师点点头,道:“水阁存在的时间不必北元入侵中原短了。不过历代的水阁阁主都是女子。中原儒家轻视女子,江湖中人同样也多以男子为尊,水阁虽然暗地里雄踞黑道,却始终无法发展起来。直到几十年前,水阁的一位阁主竟然成了北元太子的妃子,才让水阁众人感到了崛起的时机。谁知…那位汉妃尚未能够掌权,北元就已经倾覆了。因此,但是水阁也遭受了重创,只得暂时蛰伏。那位汉妃退回水阁之后,但是执掌水阁的同胞姐姐却心有不甘,又见到北元小王子心中便起了念头。只是…那北元小王子长相与北元王太子十分相似,而且年纪已经不小能力却十分平庸。那位阁主筹谋许久,直到数年之后将自己刚出生不就的孙儿扔到了大光明寺门口。”

  南宫墨蹙眉,“她怎么能肯定念远长大了就一定会很厉害呢?”

  了然大师摇了摇头,“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她真正的计划应该是在念远*岁以后才开始施行的吧。念远九岁那年,她又将北元小王子的独生女,送给了张定方。”

  南宫墨叹气,“那水阁的人……”

  了然大师双手合十念了声佛,低声道:“都死了。”

  “死了?”

  了然道:“罪过,当年贫僧知道真相之后立刻告知了念远,盼着能将他从岔路上拉回来。却不料…他要求贫僧前去水阁与两位阁主对质。却根本没容任何人说话,将水阁两位阁主以及北元小王子都杀了。彼时贫僧才知道,他竟然暗地里已经掌握了水阁八成的势力。或许,不必贫僧去说,他也早已经知道真相了。”

  没想到,宫驭宸竟然还有几分人性?至少,没有连了然大师一起给杀了。

  了然大师说完这些,抬头看向两人道:“贫僧自知时日无多,今日冒昧请两位前来,便是想要将当年的事情向两位交代清楚。”见南宫墨想开口说什么,了然大师抬手阻止了他道:“念远如此这般,都是贫僧教养不利又无能阻止所致。与大光明寺上下却无半分干系,我佛慈悲,还望王爷和王妃看在满寺上下潜心向佛的份上,莫要牵连了寺中的僧众。”

  南宫墨侧首去看卫君陌,卫君陌淡淡道:“若是果然与大光明寺无关,自不会牵连无辜。”

  “多谢王爷。”了然大师脸上泛起一丝微笑,道:“有劳两位走一趟了,贫僧便多留两位了。”

  南宫墨两人自然起身告辞,出了大殿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一身灰衣的了然大师双目微垂,端坐在蒲团上念诵着经文。

  “王爷,王妃。”

  念如大师见两人出来立刻迎了上来。南宫墨点头含笑道:“劳大师久等了。”

  念如大师摇头,“岂敢,贫僧送两位出去。”

  “多谢。”

  念如并没有多说什么,一路将两人送出了有些偏僻的地方,直到回到了大雄宝殿附近方才向两人告辞。并没有因为如今大光明寺的境况不佳而向两人求情或者推脱什么。这位一直被自己年轻的师叔的大名压得有些黯淡无光的方丈大师果真不愧是让了然大师心甘情愿选出来的主持方丈。即便没有念远那边惊才绝艳的才华和名声,却能在念远留下这个个烂摊子的时候从容自若的稳定大局,佛门高僧看破红尘的风度和涵养在他身上展露无遗。

  两人本就是出来散心的,听到了然大师所说的事情不过是个意外。何况宫驭宸已经远赴北元,短时间内也不能对他如何,水阁也早已经覆灭,所以这些事情也并给有怎么影响到两人的心情。

  “如果北元人知道了宫驭宸的身世,会怎么样?”南宫墨好奇。

  北元人排斥中原人是肯定的,宫驭宸能在北元立足绝对有他那一半的北元王室血统的原因在里面。但是如果他是一个纯粹的中原人呢?

  卫君陌微微摇头,“现在还太早。”

  “你是说?”南宫墨挑眉,“但是若是等宫驭宸在北元立稳了脚跟,就算咱们挑破了他的身世,只怕也未必有人懂得了他了吧?”

  卫君陌摇头,“北元不比中原,即便是在北元统治中原的时期,皇权也远没有中原皇朝集中。更多的权利还是各自掌握在各个部落的手里的,没事的时候他们自然是齐心协力对付中原人。但是如果他们自己内部出了问题,就只会更快的四分五裂。宫驭宸再厉害,想要完全掌握整个北元势力都是不太可能的。他毕竟是个外来者。”

  南宫墨思索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赞同卫君陌的观点。宫驭宸是个外来者这一点,就注定了他要走的路会比别人更加艰难。北元人只是看着粗犷,可不是真的一点脑子都没有。只怕未来几年,宫驭宸的日子不会比在中原安稳多少甚至会更加艰险。不过,既然是宫驭宸自己的选择,想必他也不会后悔的。

  傍晚,两人准备回城的时候,刚走到山脚下山顶的大光明寺就传来了沉重的钟声。南宫墨蹙眉道:“寺里怎么傍晚还鸣钟?”

  都说晨钟暮鼓,何况这时间也不太对啊。

  卫君陌微微蹙眉道:“寺中有高僧圆寂了。”

  南宫墨轻叹了口气,默然无言。

  刚回到公主府,就对上了一双儿女幽怨的大眼睛。南宫墨难得的有些心虚起来,“安安,夭夭,用过晚膳了么?”

  夭夭嘟着小嘴儿,“娘亲和爹爹出去玩儿,都不带夭夭和哥哥。”

  安安眨了眨眼睛,在妹妹威胁的眼神下认真的点头,“娘亲和爹爹去大光明寺啦?”

  南宫墨挑眉,“安安怎么知道?”

  安安道:“娘亲身上有香火的味道。”两个小娃娃在辰州的时候时常陪长平公主去上香什么的,对这个味道自然不陌生了。

  “安安真聪明。”南宫墨俯身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笑道。

  “娘亲,夭夭也要。”夭夭连忙凑到哥哥身边,眼巴巴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莞尔一笑,也跟着伸手摸摸女儿的小脑袋,“夭夭也聪明。”

  坐在一边的长平公主看着这一家四口也忍不住笑了,“你们可是会跑,今儿咱们家的大门险些被人给踏破了。”

  南宫墨一左一右拉着两个孩子都到长平公主跟前坐下笑道:“有劳母亲了。”

  长平公主挥挥手道:“哪有什么有劳的?我不过是让管事去说一声你们不在罢了。想来这些事儿你们心里也有数,我就不多说了。不过,别人也就罢了。君儿…你们刚走你父皇就派人来宣你进宫。”

  南宫墨不解,“君陌刚从宫里出来啊。”

  长平公主叹气,“这些日子只怕事情不少,他倒好听说下了朝在御书房说了几句话转眼就不见人了。”如今说是百废待兴都不为过,什么地方不需要人?特别是卫君陌这种什么事儿交给他都能放心的人。可惜,卫君陌从来就不是一个勤劳的人,将自己手里的活儿干完了就下班回家了。你还不能骂他,因为该他做得人家都做完了啊。但是别人要花一天都不一定能理顺的事情他一个时辰就办完了,这怎么能让人不暗暗磨牙?

  南宫墨了然,笑道:“我倒是觉得挺好的,君陌又不是不办差。事儿做完了可不是该休息么?夭夭和安安还小,教育孩子也是需要时间的。”最糟糕的例子不就是念远么。若是了然大师将他看牢一点,没有在他小小的时候就隔三差五的丢下他给了水阁机会,说不准真能长成一个根正苗红的佛门名士呢。

  卫公子赞同的点头,“安安和夭夭应该再添个弟弟或妹妹。”

  南宫墨对他翻了个白眼,长平公主倒是一乐,赞许地道:“真倒是正事儿。横竖夭夭和安安都不小了。”

  “弟弟,妹妹!”夭夭明亮地大眼睛一转,欢呼道。

  安安同样也大眼睛闪闪发亮地去瞅南宫墨的肚子,“娘亲,要弟弟。”

  南宫墨无奈,只得狠狠地瞪了卫公子一眼。摸摸儿子的小脑袋道:“弟弟和妹妹还没长大呢。”

  “哦。”安安点头,“书上说,小孩子要十个月才能长大。明年就可以有弟弟了。”

  “妹妹。”夭夭望着哥哥道。

  安安想了想,觉得做兄长的应该让着妹妹,“好吧。先要妹妹。”

  “……”

  第二天早朝之后,皇帝陛下将卫君陌召到御书房,就他擅自早退的问题狠狠地骂了将近两刻钟,方才心满意足的住了口。卫君陌一脸淡定自若,仿佛被燕王怒喷的人不是他一般。见他这副模样,太初帝顿时觉得方才那点满足烟消云散了。白白浪费了半天的口水!

  轻哼了一声道:“朕以为你有什么要事,结果你的要事就是陪你妻子去紫云山散步?!”

  卫君陌抬眼看他:难道这不是要事吗?

  太初帝磨牙,冷哼一声道:“你现在是皇子王爷,那些懒散随意的毛病给朕好好地收起来。如今事情多得很,也让那些只会吃饭的家伙好好看看,朕的儿子跟他们那些废物的区别!”

  卫君陌微微蹙眉,看着皇帝没说话。

  太初帝揉了揉眉心,昨晚批折子到大半夜,他现在脑门还一抽一抽的疼。朝着卫君陌挥挥手道:“行了,朕懒得跟你废话。户部还有城外的驻军,你有空都过去看看。”如今要修复各地因为战乱而造成了损伤,城外的驻军更是面临着大改变。一样就足够让人头疼,皇帝直接将两件事儿一起砸给了卫君陌。

  “你不觉得……”

  太初帝大手一挥,“朕什么都不觉得,这是朕信任你,你要努力。年轻人…就要多磨砺才是。”

  “……”卫公子觉得自己没什么可说了。转身要走,想起一件事从袖袋中取出一个盒子放到书案上才转身往外走去。太初帝挑眉,拿过盒子打开一看却是一愣,“你给朕站住!”

  卫君陌回头,扬眉淡看眼前的人。

  太初帝翻了翻,大致估算了一下也忍不住抽了口气,“这是干什么?”

  三百万两…幸好他现在是皇帝,他当燕王那会儿一次性还真拿不出三百万两来。即便是现在的国库,打了几年仗之后也是空空荡荡,三百万两不算多却也绝对算不上少了。

  卫君陌道:“无瑕给你的,说是抚恤阵亡的将士。”

  太初帝挑眉,他也正在为阵亡的将士头疼了。高阶将领不说,就是最底层的将士也不能完全没有表示。即便是每个人都不多,但是回合到一起却也不少。而且还不能厚此薄彼,既然幽州军和辰州军要抚恤,那朝廷归附的兵马也不能少了。偏偏国库里也没有多少钱,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没办。每次看到户部呈上来的册子他都睡不着觉。

  “这么大方,这种事情你们自己就可以做了。”太初帝道。

  卫君陌无语地看着他,太初帝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行了,朕知道了。无瑕的好意朕代军中将士谢过她。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

  卫君陌淡然道:“只要以后你少找无瑕麻烦就行了。”

  “什么话?!”太初帝不悦,“朕堂堂天子闲着没事儿去找儿媳妇麻烦?”就连朱初瑜那样的这些年他也没找过她麻烦好么?卫公子不语,太初帝轻哼一声,有些郁闷地道:“算了,朕记着这事儿就行了。你去库房里看看,有什么无瑕喜欢的带回去给她玩儿吧。”

  卫君陌拱了拱手,转身告退了出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太初帝无奈的笑骂了一声。但是再看看手中整整三百万两的银票,却还是忍不出叹了口气,端凝的容颜上多了继续笑意。不管怎么说,儿子媳妇也是为了替他分忧。金陵城里能拿得出三百万两的肯定不止南宫墨一个,但是舍得拿出来的,却只怕没有第二个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466、结婚也是老大难问题-盛世医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