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涯娱乐 >

第七十九章 如果我睡了你,算不算熟-帝少掠爱成瘾

发布时间:2018-08-30 16:0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涯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八十章 收拾东西,滚-帝少掠爱成瘾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叶沐暖蓦地笑了,笑的灿烂,“你是替你妈来兴师问罪的?”

  黎非夜的眼底染着猩红,“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一点歉意都没有,就算你再讨厌我,那个人是我妈,你是不是也应该尊重一下长辈。”

  叶沐暖狠狠的掰开他捏着他下巴的手,“尊重?我尊重她,她尊重我妈了吗?只有你妈是长辈,我妈就不是了吗?如果我说你有娘生没娘养……”

  “啪”

  叶沐暖的话还没说完,便迎来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头重重的磕在镜子上,昂贵的纯欧式雕花镜子“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很多碎片落进叶沐暖的头发上,显得格外悲伤。

  叶沐暖的粉唇扯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妖娆到极致,“黎非夜,原本我以为你只是残忍冷血的魔鬼,现在我才发现你连青红皂白都不分。”

  说完,便推开黎非夜,冲了出去。

  狄景洛和阿布看着叶沐暖眼睛里蓄满的眼泪,都只能站在一边,不敢上前。

  叶沐暖跑出了别墅,拦了辆出租车,很快便消失在视线里。

  “要不要追上去?”阿布问着狄景洛。

  狄景洛摇头,“算了,让她自己冷静一下吧,我上去看看夜。”

  黎非夜坐在房间里,望着一地的碎片,微微的愣神。他的眼睛里依旧带着冷光,寒的令人发抖。

  明明那么完美的一张脸,却拥有着魔鬼一样的魔性,让人望而却步,不敢靠近。

  狄景洛进来的时候,黎非夜依旧雕塑一般坐在那里,脸上冷岑一片,抿紧的薄唇形成一条线,隐了悲伤。

  “夜,今天的事情不能怪叶沐暖。”狄景洛终究是不忍心看见黎非夜误会叶沐暖。

  黎非夜缓缓的望向狄景洛,眼底泛着怀疑的光泽。

  狄景洛痞痞的笑,“别这样看我,我是不太喜欢叶沐暖,但是今天你妈来找叶沐暖的时候,骂了她一顿,就直接动手了,叶沐暖一生都没吭。只不过后来你妈骂她有娘生没娘养,叶沐暖才还口的。”

  黎非夜的墨眸越发的深邃起来,像是海底的漩涡,深不见底。

  “她跑出去了,你要不要去看看。”狄景洛见黎非夜没有什么反应,有点担心。

  黎非夜疲惫的起身,“让她冷静一下,派几个人保护她的安全。”

  “好。”狄景洛回应道。

  黎非夜落寞的走出房间,去了书房。

  他的脑子很乱,看见叶沐暖的胳膊上紫红色一片,他的心底竟然有些心疼。

  黎非夜,难道你忘了她曾经是怎么对你的了吗?

  伸手,取了酒,狠狠的灌了下去。

  北城弄堂里的一处老式房子里,叶沐暖下了车。

  红瓦的木楼,看上去已经很有历史的房子了。叶沐暖从门槛下面的石缝里拿出一把生了锈的钥匙,打开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便可以看见院子里正开的如火如荼的野菊花,再往里走就是房门了,打开房门,里面的陈设依旧,两间卧室。都是用薄薄的竹片贴在墙上,做出竹阁的味道。

  她已经很久没回来这里了,这两年帮叶空达打理公司,其实很忙,回来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可是她还是坚持不超过三个月回来一次。

  因为她知道,她的爸妈一定会想她。

  可是,房间明显的被打理过,桌子上连灰尘都没有。

  会是谁呢?

  这里是生父生母的房子,一直保留着,这里可以算是她的净土了,叶空达和苏芩是从来不来这里的,打她记事起,叶空达就把这个房子的钥匙交给了她。叶空达和苏芩带着叶柔去旅游的时候,刚好她要考试,就留在了家里,那一整个月都跟尉迟冥单独相处在一起,她带尉迟冥来过这里一次。那是她考试失利的时候,她躲在房间里哭了一整天,尉迟冥就站在门口,听着她哭,却没有说过一句话。

  会是他吗?叶沐暖的心竟然跳的竟然有些快。

  推开自己卧室的房门,这里依旧是婴儿房的模样,藤编的婴儿床,棚顶挂了很多绿萝,这种植物最好养了,浇一次水,能活半个月。平时如果她不能常来的话,就把它们放在院子里,下雨的时候好接受水分。

  婴儿房里突然多了一张大床,旁边还做了一个粗糙的木质书柜,上面放了叶沐暖很多偷拍的照片……

  是尉迟冥做的吗?毕竟这里只有尉迟冥来过,叶家是不会来这边的。

  正想着,大门被打开,叶沐暖躲进柜子里,偷偷掀开一条缝隙,看着外面的修长身影慢慢走进来。

  尉迟冥的眼底依旧染着鬼魅的色彩,悠然的走进房间里,眼睛洛落在叶沐暖的房间里。他走的时候门是关着的,是叶沐暖来过了吗?

  尉迟冥快步走出房间,在院子里打量了一圈,却没有叶沐暖的身影。

  有些落寞的回了房间,把那些绿萝一盆一盆的从棚顶拿下来,拿到院子里浇花。

  他挽起衬衫的袖口,优雅的对着那些绿萝浇水,这是叶沐暖从来没有见过的尉迟冥的模样。印象里的尉迟冥,是鬼魅,是妖孽,这样居家的模样,竟然让她生出几丝幻想。

  猫眸里溢出几滴泪,抬手,轻轻的擦了擦,却不想碰到了柜门,发出“咚咚”的响声。

  叶沐暖的脖颈里多了一层薄汗,他不会发现吧。

  尉迟冥没有看向她这边,只是鬼魅的开口:“出来吧,暖暖。”

  躲在柜子里的叶沐暖,咬了咬唇瓣,他果然知道她来过了。

  从柜子里走出来,缓缓走到院子里。“你怎么在这儿?”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过后的沙哑,眼睛红肿。

  尉迟冥直起身子,放下手里的喷壶,刚想说话,眼睛却扫到她手臂上的鞭痕,眸光变得阴冷,“他打你?”

  叶沐暖并没有想要藏着,反正她说什么,尉迟冥从来也不会听。“不是他。”

  尉迟冥轻轻拉过她的手臂,那段原本白皙纤细的藕臂,现在已经肿的不成样子。

  “是谁?”尉迟冥刀刻般的脸部轮廓,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没什么,和别人打架弄的。”叶沐暖知道尉迟冥是个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人,即便华萱不对,可是毕竟那是长辈,生过气也就算了,毕竟是她欠了黎非夜的。

  尉迟冥的狐狸眸轻轻的眯起,低头看着面前的叶沐暖,声音像是山涧的寒泉,微微发凉,“暖暖,你知道即便你不说我也查得到,如果你不想他受太多的惩罚,就乖乖告诉我。”

  叶沐暖抬眸,黑漆漆的猫眸里冷冰冰的,“尉迟冥,为什么你每次都要逼我,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开心?看我一次又一次的走上绝路!”

  这几天的怒意和委屈在这一刻轰然爆发。

  尉迟冥微微一怔,叶沐暖在哭,这是他极少看见的。在他的印象里,叶沐暖只哭过两次,一次是因为为了完成叶空达的心愿,甘愿在高考的时候交了白卷,一次是兮儿的死。

  修长的手指帮叶沐暖擦干净眼泪,眼神里染了少许的悲伤,“暖暖,你这样哭只会让你想要保护的人,受更重的伤。”

  叶沐暖笑的苍凉,“我连哭都没有权利了吗?尉迟冥,你不是我的谁,凭什么管我!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是你的家!”

  叶沐暖边说边把尉迟冥往外推,可是尉迟冥就像是雕像一般,稳稳的站在那里,眼底的阴寒聚气,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你想让我做你的谁?暖暖。”

  “陌生人。”叶沐暖甩开他的手,跑进房间里。

  尉迟冥站在院子里,笑的鬼魅,“暖暖,你还是太天真了。”

  大步走进房间里,找了医药箱,进了叶沐暖的房间。

  叶沐暖正在把房间里属于尉迟冥的东西往地上丢,眼泪流的汹涌。

  尉迟冥就站在门口看着她,“扔吧,扔完了我给你擦药。”

  叶沐暖突然就停下来了,瞪着尉迟冥那双狐狸眸,疯狂的嘶吼,“尉迟冥,你凭什么自由出入我家!这里是我家,不是你尉迟冥的!”

  尉迟冥放下手里的医药箱,取出药膏,缓缓的走到叶沐暖的面前,声音冷魅,“我的暖暖,从我踏进你的世界里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离开。”

  叶沐暖笑出了眼泪,“那么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尉迟冥,别说的好像你有多爱我一样,你只是喜欢这种控制我的感觉罢了。如果你爱我,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嫁给黎非夜!”

  “你在怨我。”黎非夜的声音温润,凉凉的药膏涂抹在叶沐暖的藕臂上,有种薄荷的清凉,像极了黎非夜身上的味道。

  “我没有怨你,我也没有资格怨你,毕竟我只是你未婚妻的姐姐,我们的关系还没有熟到可以怨恨的地步。”她的眼睛里染着浅浅的凉,凉的刺痛了尉迟冥的眼。

  “那么如果我睡了你,算不算熟?”他收起手里的药膏。冷魅的看着叶沐暖的脸。

  叶沐暖并没有怕,平静的睁着猫眸,望着那双狐狸眸,“你尉迟冥什么时候堕落到需要去捡别的男人的破鞋的地步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十八章 我有娘,也有娘教,不劳您费心-帝少掠爱成瘾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