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天豪娱乐 >

第475章 怀孕了?-总裁撞上小蛮妻

发布时间:2018-08-30 14: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天豪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74章 不能哭……-总裁撞上小蛮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会好吗?

  一切都会过去吗?

  所有人都能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安然地生活下去吗?

  隋千歌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真的好疼,也好无力。

  兄妹两人靠在一起靠了一会儿,隋少谦转过头去看隋千歌,却见她脸色苍白,满头的大汗,忙问:“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隋千歌迷迷糊糊地说:“疼……”

  “哪里疼?”

  “哪儿都疼,肚子最疼,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隋少谦这才发现隋千歌的异样,绝对不止是因为心理上的难过,忙让她坐起来,“我带你去检查一下,疼得厉害吗?”

  隋千歌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了,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看什么都有星星在闪烁一般,脑子里开始出现金属一样的尖叫声。

  隋少谦见隋千歌的脸色越来越白,哪里还有时间多问,赶紧抱着她去了急救室。

  一番折腾下来,原本还精神迷糊的隋千歌,终是抵不住疲惫,直接睡了过去。

  这些天,她真的太累了。

  先是天天忙着奔波于各家银行,饭没好好吃,觉也没好好睡,后又被心爱的人背叛,父亲又晕倒紧急送医院,接连的打击对于隋千歌来说,实在是太沉重,太难承受了。

  就算她外表表现得无所谓,但内心又岂是说放下就能放得下的?

  裴千夜亲自给隋千歌做了一系列的身体检查,在拿到验血报告的时候,明显地吃了一惊,然后那一纸薄薄的报告,被他无意识地揉得很皱……

  再一次睁开眼睛,夜色已经完完全全地笼罩了下来,城市里绚烂的霓虹灯一闪一闪的,并不会因为某个人身上发生的某件事而有所改变。

  隋千歌醒来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头晕,第二感觉就是恶心,有种想吐吐不出来的感觉。

  她轻轻嘤咛一声,缓缓掀开眼皮,一个青春俏丽的小护士正在帮她换点滴瓶。

  “我这是怎么了……”隋千歌皱了皱眉头,用一把沙哑的嗓子无力地问道。

  小护士转头对她笑道:“隋小姐你醒啦,我去帮你叫隋医生,他正在照顾隋老先生呢!”

  隋千歌这时所有的记忆才全部回笼,顿时心里又尖锐地疼了一下。

  原本想留在医院照顾父亲的,却没想到自己反倒先昏迷了,隋少谦一个人要照顾两个人,也真是苦了他了。

  小护士离开之后,没过多久,隋少谦就进了病房,并且反手关上了病房门。

  “感觉好点了吗?”隋少谦在病床边坐下,关切地问道。

  隋千歌轻轻地点头,“嗯,好多了,就是全身没力气。”

  “你太累了,休息不够,吸取的营养也不够,就算是铁人,也会瘫痪的。”

  隋千歌嗯了一声,又问:“哥,我怎么了?是不是得什么病了?”

  隋少谦伸出手没好气地在隋千歌的脑门上敲了一下,“想什么呢!你好得很,壮得跟头牛似的,只是这几天太累了,又受了打击,所以暂时有点虚弱而已!况且……”

  “况且什么?”

  “小歌。”隋少谦的面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有一件不知道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事要和你说。”

  隋千歌见隋少谦神情肃穆,不由得也跟着严肃起来。

  隋少谦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怀孕了。”

  隋千歌的瞳孔一下就张开到了极致。

  隋少谦继续说道:“刚刚我托同事帮你检查了一下,胎儿才三周半,发育健康,四周到七周之间是最好的人流时间,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

  说完,大概隋少谦也意识到让隋千歌做决定太残忍了,又补充了一句,“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我们隋家的孩子,与裴家无关,你不用担心家里的问题,只认真考虑一下,你想不想要。”

  隋千歌无意识地点点头,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隋少谦替她掖好被子,起身站起来,“你好好考虑吧,我去爸爸的病房看看,你放心,我暂时不会告诉爸妈,如果你不想要,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你怀孕这件事。”

  隋少谦走后,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

  隋千歌就这样麻木地躺着,脑子里好半天都没有任何的想法。

  命运何其的残忍,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给她安排一个孩子。

  她曾经多次的幻想过,要和裴千夜组成一个家庭,然后再生一两个孩子,一家人幸福地生活。

  然而,幻想终究是幻想,现在孩子有了,而那个能与她组成家庭的人,却不在了。

  这个孩子如果生下来,注定是没有爸爸的,或许她可以自私地想,孩子没有爸爸也没关系,她可以给他双倍的爱,但这对孩子来说,根本就不公平。

  就算是家里人不介意她未婚生子,当一名单亲妈妈,但对于孩子来说,却是一辈子的伤痕。

  可是……

  隋千歌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平坦的腹部,感觉又有些神奇。

  这里面,真的已经有了一条小生命了吗?

  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会不会长得很可爱?

  作为一个女性的本能,她并不想抹杀掉自己的孩子,尽管,这个孩子的父亲给她带来了翻天覆地的灾难。

  隋千歌一时也下不了决定,不知道是不是该留下这个孩子。

  她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眼睛一眨也不眨,眉头却下意识地纠结在一起,脸上的表情痛苦而绝望。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太多了。

  她表面上已经全盘接受了,但心里,却还是没办法完全接受。

  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一切都会回到从前。

  她又想,或许裴千夜离开她后会后悔,他一定会哭着喊着来求她再给一次机会的。

  其实,隋千歌的想法真的很简单,对于自己爱过的人,她更是心软,只要裴千夜认个错,给她一个台阶下,她也不一定就不会回头。

  只是,她也知道,这不是恶作剧,不是玩笑话,更不是在梦里。

  裴千夜,是真的夺走了隋家的公司,离她而去了……

  山风轻轻地吹着,树叶沙沙地摇曳。

  裴千夜一手捧着一束满天星,一手搀扶着一位看起来五十出头的妇人,两人一起走到一个墓碑前,裴千夜弯腰将手里的花放下。

  墓碑上的照片里,一个女孩正看着前方,甜甜地笑着,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裴千夜转头看向妇人,开口道:“阮姨,您有什么话要对薇薇说的,就趁这个机会说了吧,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阮姨轻轻点头,蹲下身凑近墓碑,伸出粗糙的手抚摸着照片里的女孩,眼眶有些发红。

  这个妙龄女孩,是她的女儿,十八岁的年纪,别的孩子都才刚踏入大学校门,她的女儿,却因为一次意外丧了命。

  白发人送黑发人,乃世间最苦。

  阮姨就这么抚摸着照片上女儿的笑颜,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裴千夜也跟着蹲了下来,望着这个曾经深深印刻在脑海中,如今却越来越模糊的女孩的照片,心里,是满满的愧疚。

  他答应过她,会一辈子爱她,彼时年轻气盛,又情窦初开,他们幻想过未来,约好要结婚,白头偕老。可是,他最终还是违背了誓言。

  裴千夜早就清清楚楚地察觉到,他已经不爱薇薇了。

  又或者,根本就不曾爱过,十几岁时候的感情,冲动,单纯,却不一定就是爱。

  因为年轻,因为没有经历过,很容易会把其他的感情当成是爱情,小心翼翼地供奉着,谨小慎微地维护着,却最终,该失去的,还是会失去。

  裴千夜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变成什么样了,他只是不得不在微微的墓前对自己承认,他对这个可爱的女孩,已经没有了爱情,如此而已。

  或许,一个人很多时候,放不下的不是某个人,只是某段岁月,某种情怀,某个执念。那个对象是谁,根本就不重要。

  在薇薇的墓前待了一会儿,裴千夜和阮姨都没有说话。

  半晌过后,阮姨转过头看向裴千夜,“二少爷,您现在幸福吗?”

  裴千夜一愣,随即淡淡一笑,“当然,我终于摆脱了我那个冰冷的家庭,我应该觉得幸福。”

  “不,你不幸福。”阮姨却摇着头否认了裴千夜的话。

  “我还记得多年前,你有什么高兴或是难过的事,都会跑来跟我和薇薇说,你那时候虽然不受先生重视,却明媚鲜活,可如今,我看到的只是一个悲伤哭泣的灵魂。你不再和我们说你的事,不管好的坏的,你都不愿意再告诉我们了。这样的你,真的感觉幸福吗?”

  裴千夜无法反驳,却扔在负隅顽抗,“那时候我年纪小,自然活泼些,现在长大了,成熟了,自然稳重些了。”

  阮姨缓慢地站了起来,她年纪大了,身子不好,每一个动作,都会花费她很大的力气。

  “先生曾经告诉我,你要和一个叫隋千歌的女孩结婚了,先生说,你很爱她,你看她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和包容,我不相信,我觉得以你的性格,你的心里只会有我们薇薇。但是现在,我信了。”

  “阮姨,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知道,先生用我强迫你做了很多你不愿意做的事,你以为那是强迫,但感情的事是强迫不了的。薇薇福薄,她早早的走了,你不可能单身一辈子,如果那个女孩真的那么好的话,你为什么不争取呢?”

  裴千夜的头颅越来越低,像是低到了地上的泥土里,“她,不能和阮姨比的……”

  “傻

  孩子。”阮姨摸了摸裴千夜的发顶,“我都是要死的人了,怎么能和你的未来相提并论呢?我知道你觉得愧对我们母女,薇薇的去世,让你觉得是你的原因,你以为

  是先生暗中动了什么手脚,害了薇薇。但是不是的,薇薇的离开,真的只是一场意外,我不是为先生开脱,但他真的没有对薇薇做过什么,你也该想开了。”

  “先生虽然很多事都有些极端,但是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对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出手呢?二少爷啊,您又何曾真的了解过你的父亲……”

  裴千夜的肩膀轻微地抖动着,却是在暗暗流着泪。

  阮姨说的这些话,其实他早就想到了,一开始年轻气盛,以为是裴正云为了分开他和薇薇而害了薇薇,但后来想想,这确实不是裴正云的行事风格。

  裴正云目空一切,从不会花费精力去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再者,裴正云既然完全不重视他,又怎会在意他娶谁做老婆?

  只是,想到了,却不愿意对自己承认而已。

  因为只有认定那个事实,他才会强迫自己恨上亲生父亲,唯有恨上自己的父亲,他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争夺属于自己的那份父爱。

  人,只有面对深深恨着的人的时候,才会没有任何期待,没有期待,才没有绝望。

  “那位隋小姐,一定是一位非常善良温柔的姑娘吧?”阮姨轻声地问道。

  裴千夜湿润着眼眶,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她才不温柔,她是这世上最野蛮最难缠的女孩子,做事大大咧咧,说话像个爷们一样,骂起人来,连那市场口的泼妇都比不过她。”

  “既然她这样不好,你喜欢她什么呢?”

  “她会送我礼物,偷偷记下我的爱好,她有学着做饭,努力学习当一个贤妻,你不知道,好狼狈的,厨房都差点被她给烧掉,她做的饭难吃死了,喂狗狗都不吃,她还亲手布置了我们的新家,把我们的照片贴得到处都是,唯恐别人不知道她在谈恋爱一样,疯疯癫癫的……”

  “她还很让人不省心,一喝酒就耍酒疯,又很坏,还骗我说她被绑架了,要我拿五千万去赎她,结果等我赶到的时候,她却开着套房在舒服地睡大觉,反倒是我跑断了腿,连饭都忘了吃。”

  “她这么不好,没人会喜欢。可是她又这么好,人人都会喜欢,她教人咬牙切齿,却又给人温暖……”

  一说起隋千歌,裴千夜的话头就收不回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76章 如此怀念-总裁撞上小蛮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