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数字娱乐 >

第22章 初见温宁-深夜,请给我半支烟

发布时间:2018-08-31 15:3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数字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3章 他们抱在一起了-深夜,请给我半支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听了何冬的话,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向后退了两步,因为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是认真的。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何冬见我不动,不耐烦地大吼了一句。

  我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仰着头看他,原本想求饶几句,可是嗓子里就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然后眼泪就跟决堤的洪水似的,止不住地往外流。

  见我哭得凶,何冬嘴里骂了句“草!”抬脚,就踹断了一个玉米杆,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把削铅笔的小刀丢给了我,说:“听好了,你是我媳妇,除了我以外,谁要是要扒你裤子,你就用这刀捅他,捅死了我替你坐牢。”

  说完,何冬转身就走。

  我似懂非懂地听着何冬的话,看着地上的小刀,赶忙爬过去捡起来,收在了怀里。然后一路小跑,追着何冬跑出了玉米地。

  从玉米地里出来,我跟何冬谁都没有回学校。

  养母知道了今天的事,气得手都哆嗦了,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那一万块的医药费!

  “你个小贱货,丧门星!别的不会干,就他妈的知道给老娘找事!要不是因为你,何冬能闯祸吗!有这一万块钱干点啥不好,偏偏喂了那个老不正经的!”

  养母气得拖了鞋,那鞋底狠狠地往我身上抽,我就那样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养母抽我。

  她这次是真的气得不行了,恨不得把我抽筋扒皮,直到她把鞋底都打断了才罢休。

  当养母把那个打折了的鞋丢到一边的时候,我也无力地倒在了地上,浑身疼得一动都不想动。

  没有人搭理我,养父养母在一旁讨论着要怎么解决何冬上学的事,从他们嘴里抠出一块肉来都难,就别说实实在在的一万块钱了。

  其实叶耀宇的爸爸汇来的资助款远远多于这一万块钱,可谁又嫌钱烫手呢!

  最后他们决定把村长请到家里来,塞给村长些好处费,然后让村长出面做个中间人调和一下,毕竟是校长打我的鬼主意在先。

  对于这些事我都不关心,我躺在地上,紧紧地闭着眼睛,脑海里想的都是胡娟是怎么毫不犹豫地把我推给校长的,还有办公室的门也是她锁,她就是存心不想让我逃出来。

  所以在我离开办公室前的一刻,我告诉了校长,其实胡娟也什么都看见了。

  我不知道当时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里,只是觉得把这件事告诉给校长的时候,胸口有什么在熊熊燃烧着,如果明天我能看见校长也用皮带抽打胡娟的话,我想我会很高兴的。

  最后养父养母掏出了多少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何冬就像是没事人似的继续回去上学,只是他的头脑依旧不好,课本上的东西他都看不懂。

  养母原本不打算让我继续念书了,但村长说,在咱们这个小破村子里上学能花几个钱,用这几个钱去换那一年几万的资助款多合算,用不了两年,你们何家就是咱们全村的首富了。

  于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我又回到了学校。

  只是这次,我不再有任何的奢望和对学校的向往,一想到校长那猥琐的嘴脸,我就恶心得想吐。

  但有一件事我却一直在期待着,期待着校长有一天把胡娟给收拾了。可是我一直等到了寒假,胡娟都安然无事。

  后来我听说,老胡家可是当地有名的地头蛇,打起架来不要命,村长都不敢惹他家,所以校长自然也就不敢去惹那个麻烦。

  不过自从村长出面后,校长倒是再没有难为过我,完全就是把我当做空气了。

  我有一次偷偷跑去找孙老师,问她为什么不跑,我跑不了是因为我是小孩,她都是大人了,为什么不跑?

  孙老师看着我,几次欲言又止,就像是有许多话想跟我说,却无从开口,最终选择了沉默。

  孙老师撩起了袖子给我看她的胳膊,难怪她大热的天都要穿长袖衣服,她胳膊上深深浅浅的好多狰狞的疤痕,一道又一道。

  “逃不掉的。”孙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满是绝望。

  转眼,又是四年过去了。

  每年过年最难受的时候,就是杀猪宰羊的时候,于是每次到了这个时候,我都躲得远远的,宁可在外面冻着,也不想听那些动物撕心裂肺的绝望叫声。

  只是这样的事年复一年,当我再看到院子里流淌着满地的鲜血的时候竟也不觉得怎样了。

  有些事,在心里,渐渐地麻木了。

  我十二岁那年,上了小学四年级,也就是这一年,我遇到了温宁。

  温宁是城里来的大学生,参加了社会实践,来到我们这个偏僻的小乡村做支教教师。

  那年温宁二十一岁,人长得白白净净的,标准的儒雅书生的面相,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看着特别温柔。

  他来了之后,孙老师就轻松了不少,因为有一半的课程都分给了他。

  温宁除了教我们课本上的知识,还教我们唱歌,我记得他教我们唱的第一首歌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那时候教室里的学生都学得可来劲了,一个个扯着破锣嗓子在那唱,而我却木然地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讲台上表情丰富的温宁,一脸茫然。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我有吗?

  那样矫情的歌词我真的一句都唱不出来。

  下课后,温宁特意走到我的书桌前,蹲下身来,微微地仰着头,浅笑地看着我,柔声问道:“刚刚老师教大家唱歌,你怎么不唱?”

  我坐在那里,因为他的突然接近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可是他的气息却是那样的温柔,那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让我的视线根本无法从他的脸上移开。

  “我唱不出来……”我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为什么?”温宁有些奇怪地问道。

  “温老师,她是何冬他妈给何冬买回来的童养媳!整天挨打,她当然唱不出来了!”

  坐在一旁的一个男生嘴欠地说道,他话音刚落,整个教室里的同学就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在他们的概念里,这种事是很正常的,也不觉得有什么可避讳的。

  听了他们的话,温宁愣住了,盯着我看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将头埋得很低,心想温宁一定看不起我了,谁会在意一个被人花钱买回来的童养媳的感受呢。

  正想着,突然头顶上被一只温柔的手掌覆盖住了,从掌心中传来的温度让我全身一颤。

  我诧异地抬起头来,看着温宁,只见他浅笑着拍了怕我的头,然后对我说:“没关系,下课了,老师可以教你唱别的歌曲。”

  说完,温宁便站起身来,转身走向讲台,准备下一节课了。

  而此时的我,看着他的背影出神,总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光芒,在深深地吸引着我的视线,根本就无法移不开。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1章 咋都愿意扒你裤子-深夜,请给我半支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