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深圳娱乐 >

35.第40章 不屑勾引他-误入豪门小老婆

发布时间:2018-08-29 10:1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深圳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36.第41章 肆虐她的紅唇-误入豪门小老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曼妮笑了,她笑此刻正坐在星苑的人,让他好好的欣赏蓝天白云去吧!

  阿德愕然地看着这发生的戏剧性一幕,曼妮的形象在他的心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换。

  这还是他阿德认识,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温柔贤淑、善良的曼妮吗?

  曼妮洞穿了阿德此刻的想法,她一边驾车,双眸看着路面,一边说:

  “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从张曼断了我的生活费那一天开始,我就学会了这样的这种生活。”

  曼妮像是自言自语,有像是跟阿德解释,她眸中有泪花闪现,她耸肩自嘲地笑了。

  曼妮这样凄楚的笑,阿德第一次见,迷茫中的阿德看到曼妮眼角的晶莹,在看她脸上凄楚自嘲的笑意,阿德的心中滚过一阵刺痛。

  想当初。曼妮的后妈张曼断了给身在美国曼妮生活费的事情,阿德知道,怎奈,那个时候的阿德生活在张曼的眼皮子底下,他身单力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曼每天无事人似的,对曼妮的爸爸说:

  “曼妮的生活费,我每个月一分不少的寄给了她。”

  “曼妮,不管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我阿德永远会守护在你的身边。”

  曼妮转过脸来,反手抓住阿德的手背,凄惨地一笑,说:“阿德,看来,我这次带你出来,是最正确的选择,阿德!谢谢你。”

  汽车行驶了几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一处耸入云端的山下,曼妮仰头看着郁郁葱葱的山顶,她惨然一笑。

  原本自己以为可以跟这里断绝一切往来,自己不会在来到这个地方。不会在跟这里有什么瓜葛。

  却没有想到,这次,自己被迫又来到了这里,想起那段黑色的日子,她心底滑过的寒意,令她那张精致的脸上,蔓延出一丝苦痛的无奈来。

  国内,一年一度的厉氏集团改选总裁在即之时……

  张彪赌场内,一间四周庄重,被黑色气氛所包围的房间内,一场生死的赌局拉开了帷幕。超大黑色凝重的赌桌上,历牟炀跟张彪对坐在桌子的两侧。

  上次张彪败在了历牟炀的手下,这件事情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他做梦都想再跟历牟炀堵上一局,张彪浪迹江湖这么多年,如果,他不能打败天下无敌手

  他还有什么脸面号称赌神这个称号,还有什么资本在统领这一方霸土,有什么权利让手下几百个弟兄们信服。

  这次,张彪跟历牟炀的独资是,如果历牟炀输了,历牟炀要自己卸下自己的一条腿,跟一只手来。

  如果张彪输了,他要自断一条腿,同时把梵妖儿交还给历牟炀兄弟俩。

  还是那天的那个小开发牌,张彪一脸的紧张,他睁着一双豹眼死死地盯着历牟炀的脸看,不错分毫地生怕漏掉历牟炀脸上的一点点细节。

  三张牌已经发完,这次,历牟炀并没有按照常规,亮出自己的牌来。

  他掀起牌的一角,随意的看了一眼,他的脸上立刻荡起势在必得的自信笑容,其实,历牟炀的心中已是死灰一片了。

  他拿在手中的三张牌,分别是一张黑桃8,一张红桃五,剩下的那张牌是草花6,这样的一副牌在手,任阎王爷转世,也是一副死牌了,今天的输家一定会是自己。

  历牟炀手黏着牌,脸上的笑意慢慢地、一圈圈地漾开,他眸中闪亮盯着一脸紧张,脸上流着豆大汗珠儿的张彪,慵懒地开口说:

  “张兄,怎样啊!我们是不是可以亮牌了?”历牟炀脸上那自信的笑意,他眸中流溢出来的嘲讽,让张彪异常地紧张。

  “牟炀,你手中的牌是什么,让我看看。”历博文弯腰在历牟炀的耳边轻声地说。

  “大哥,不必看牌,我们怎么会输。”历牟炀扭头撇了一眼紧张到,脸像是一张白纸的历博文。

  博文听到历牟炀这样说话,他的脸色和缓了下来,紧握着的拳头松开了,一脸的释然。

  张彪,他手中的牌也不大,是一对10加上一张红桃q。

  如果按照牌桌上的规矩,手中有一对加上任意的一张牌,那这个人手中的牌已经就不算是小了,再说,张彪手中的那对是10。

  张彪的那双豹眼精明地咕噜噜一转,他把目光投向那发牌的小开脸上。

  那个小开也正暗自奇怪,明明自己发到历牟炀手中的牌应该是最小,可是,看历牟炀脸上的神情,好像他手中的那副牌很大,他一副势在必胜的架势。

  难道……是自己手误,把牌发错了?

  想到此!小开的脸色白了下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的一家老少都要遭殃,按照张彪的脾气,他是不会放过自己。

  小开脸上的汗水如雨般地滴落了下来,他腿软、心虚地移开目光,他不敢去看张彪投来那求救的眸光。

  没有了小开肯定的目光,张彪的心一下虚浮了起来,上次历牟炀就是这样,虽然他给自己留了面子,但是,自己手中的牌,的的确确没有他的大。

  如果这次自己输了,看他的样子,他真的会要了自己一条腿,如果自己的腿没有了,还能称什么大哥,如果自己这一辈子真的不能做大哥了,那还不如杀了自己。

  张彪的眼珠儿在眼眶里快速的转动,他头上留下来那油腻腻的汗珠更多了。

  历牟炀原本心中没底,他死要面子强撑着,谁不怕自己的腿没有了,而且还要自己当着大家的面前,自行卸掉自己的一条腿,跟一只手。

  如果不是为了挽回自己所犯的错误,如果不是事情僵持到了这里,他真的不会这么去做,现在,历牟炀有些后悔了。

  可是,现在箭在弦上,如果自己退缩,那么就没有一点点的机会,历牟炀想到这里,忽地扯唇笑了。

  他往前探了探身子,眸光倏地射了过去,他唇角挂着讥讽的笑意,玩味地说:“怎么张兄,还要我历牟炀等多久,这样吧!我们同时亮出底牌,你看好吗?”

  历牟炀说完这话,空气一下变得凝重了起来,好像大家每喘一口气进出,都跟费劲,房间内仅有的几个人,那眼睛,眼珠似乎都不会转动了,大家紧张的要死。

  张彪更是如此,此刻的他,不仅脸上的汗水如雨,他就连身上的一份都湿透了,他费力的喘息着,就像是一条被暴晒在阳光下的鱼。

  上次的那场赌局浮现在了张彪眼前,他看着历牟炀那张自信的脸,在自己的眼前越来越大。

  他心底的那最后一道防线,终于溃败得不成了样子……

  嗜血的眸光带着无穷的杀伤力,张彪终于在历牟炀的锐利的眸光下,败下阵来,张彪的心理终究没能抵挡得了历牟炀与生俱来的霸气。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出来,声音无比颓废地乞求道:“历牟炀,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吗?”

  “你认输?为什么?我们的赌局还没有结束,胜负还没有见分晓?”历牟炀不依不饶地说。

  “牟炀,我们同是血肉之躯,那赌资有点太血腥了,我看我们还是……还是当做朋友见的一场游戏好了。”

  “游戏?朋友,我们是吗?”历牟炀唇角扬起一抹讥讽来。

  “当然,俗话说的话,不打不相识,相信我们从今天开始,就算是真正的朋友了。”张彪悻悻然地笑着,那眸光中满是祈求。

  历牟炀沉吟了一会,终于点头,说:“那好吧!既然张兄都这样说,我历牟炀也不想把事情弄僵,张兄刚才那句话说得好,都是人生父母养,伤了身体就等于伤了父母的心,对吗?”

  “对!对!对!历总裁就是爽快人,我看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算了!”张彪说完,努力的挤出讪笑来。

  他说着,把自己手中的牌看也不在看一眼,抓起牌桌上的那一整副牌混在自己手中那三张牌的中间。

  “历牟炀,张彪我佩服你,我张彪从此愿意认下你这个兄弟,我看我们的赌资就不要在计算好了,那个女人我马上叫人带过来好吗?”

  既然张彪这样说话,历牟炀何乐不为,他正好急需一个台阶下,而且这个台阶这么风光的送到了自己脚下。

  历牟炀偷偷地呼出一口长气,刚才,真悬……

  历牟炀哈哈一笑,主动伸出手去,不等张彪反应过来,他一把拉住张彪肥厚的熊掌,那一声清脆的:“大哥溢出了历牟炀的唇瓣。”

  这声大哥叫得张彪是心花怒放,悬在他心头的那份蚀骨压力,瞬间卸了下来,他浑身一轻,裂开大嘴哈哈地笑了起来。

  “来人,带那个小妞过来。”

  梵妖儿被关在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的小黑屋内,刚刚睡着了的她,被人从地上捞了起来。

  她的小腹处,忽地,传来一阵撕心裂肺地疼……

  梵妖儿被两个人拖着,从后边走了出来……

  “妖儿……”历博文一见成为了血葫芦一般的梵妖儿,他痛心地疾呼一声,不顾身边有人疯狂地扑了过去。

  “滚开!都给我滚开,松开我的妖儿。”他粗暴地推开拖着妖儿的那两个男人,抱起如破布一般瘫在地上的妖儿。

  历博文怀抱着瘫软的妖儿,他不停地晃动着妖儿的身体:“妖儿……妖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妖儿,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博文痛心凄厉的叫声,终于使得妖儿的眼皮动了动。

  半昏迷着的妖儿勉强眼睛睁开了一丝缝隙,朦胧中妖儿见是历博文出现这里自己的眼前,她蓦地,鼻子一酸,瞪大了眼睛,她一把抓住博文的手:

  “博文,肚子……肚子……我的肚子、肚子好疼。

  | |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