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上海娱乐 >

第六十七章 惊为天人-庶女惊华:一品毒医

发布时间:2018-08-23 10:5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上海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六十八章 两国比试-庶女惊华:一品毒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三哥曾经吹给她听过,看着那插在石面上的长剑,凤铃眼中一亮,嗡的一声拔出长剑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

  “呼——”四周发出一声声感叹,正好从外面回来的柳云华以为可以看见凤铃狼狈的样子了,没想到那小女子居然在舞台上拿着剑比划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想到这,柳云华再一次匆忙的离开了那儿。

  这一道奇怪的身影立刻吸引了暗处凤凌的注意,他一边吹着笛子,一边往高处走去。

  这个昌荣侯府的二小姐,究竟安的什么心思?

  那些乐师们极其聪明,看凤七小姐的架势是要舞剑了,当下每个人曲风一变,竟是带着凌厉的气势,好像有千军万马奔赴沙场一般。

  那小小的身影飒爽英姿,她一下拔掉了发上粉色的羽毛,墨发飞扬,在空中跃出了一个潇洒的弧度,引来四周片片的掌声。

  而高处的凤凌,就看见了不远处的角落里,柳云华正在与一名神色有异的侍卫说着什么。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还在舞台上?”

  “小姐,末将真的用石子打伤了她,可是那凤七小姐自己站起来了!”

  “真没用,那就打她的眼睛啊!难道她还能捂着自己的眼睛舞剑不成?”柳云华歹毒的想着,不想一阵冷风拂过,哒的一声,竟是有颗石子打在了她的脸颊上,瞬时传来一阵刺痛。

  “啊——我,我的脸!谁,谁敢暗算我!”

  两个人立刻紧张的四下张望着,可是哪里有看见什么人影。

  那名侍卫立刻明白,他们被高手盯上了,“小姐快走!”

  “……这……”柳云华虽然心中不甘,可是也只能听着那侍卫的话离开。

  躲到了一个无人的院子里,对着那一池子的水照了照,她的脸颊上赫然一片红色的印子!这样就算待会有机会,她也无法上台表演了!

  可恶!如果让她知道是谁暗算她,一定要对方付出代价!

  而国宴这头。

  云姝听着耳边传来的赞叹,嘴角微微一勾。凤七小姐好生聪明,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专心的继续刺绣了。

  许久没有碰这绣针,其实每一针每一线,云姝都在努力的回忆着过往。

  在羿国的点点滴滴伴随着这水里的涟漪,在她的心中慢慢的荡开,荡开……然而,那些回忆不再是甜蜜,更多的是让云姝再一次对愚蠢的自己痛彻心扉。

  如今那个伤了自己的心,背叛自己的人正坐在主位上看着自己,距离如此之近,却已经是隔了两世。

  萧皇脸上的表情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任由身旁的辰皇如何寒暄,他都好像没有反应似的。

  他的眼中只有那个正低头认真的拿着针线的女子,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居然会想起那个人。

  还记得大婚之日,洞房花烛之夜,床榻上的鸳鸯枕是她亲手绣的,被褥上的如意呈祥也是出自她手。

  自己曾经站在窗台旁,安静的看着屋子里的女子低头为自己绣着外衫,她的面容,她的眼神仿佛再一次袭上了脑海。

  居然与眼前这名陌生的女子重叠在了一起,她们的动作,她们那轻轻蹙起的眉,甚至,是那拿针的手势都是这么的相像。

  萧皇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对这个侯府的六小姐有种熟悉之感了,因为她身上的气质,就好像当年云家的那个嫡长女。

  想到这,萧皇居然笑出了声。

  “……萧皇陛下,可是不喜欢这表演?”一旁的辰皇试探的问了一句,可是他自己却觉得这节目精彩无比,面对凤七小姐的古灵精怪,他也十分的惊叹,那昌荣侯府的六小姐处变不惊,认真忘我的模样究竟会绣出来什么样的作品。

  “不,我走神了。”

  此刻的萧皇居然脱去了身为帝王的孤傲,那表情,就好像一个平凡人似的。

  辰皇有些惊讶,这是怎么回事?走神了?这么精彩的表演都能让萧皇走神,难道他果真不喜欢,只是嘴上不说?

  想到这,辰皇有些忐忑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凤铃听着自家三哥的笛音,所有的疲惫一扫而空,反而越舞越起劲。

  她喜欢听见手里的长剑破空划下的摩擦声,觉得这样很畅快。

  而她也十分高兴,没有给姝姐姐带来麻烦。

  “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样的本事。”凤宇忍不住赞叹道,而凤祺则微笑着,大哥是不知道,这丫头当初可是死缠烂打的要三哥教她这一段剑舞,可是三哥如果真的教了,不就暴露了他根本没病这个事实吗?

  所以,可是自己耐着性子一笔一划的重复给这个丫头看的,三哥就在一旁吹吹曲子,这丫头就变得十分的温顺。

  也罢,看着七妹如此成功的舞出了一整段,凤祺也觉得无比的欣慰。

  萧皇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云姝,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得,他突然拿起了桌上的一整壶酒仰头倒进了口中,如此豪迈,让一旁的辰皇与辰皇后看呆了眼。

  “……”

  水中的刺绣已经接近尾声,云姝抬起头来,轻轻擦去了额头上的薄汗,只听碰的轻轻一声,她惊讶的抬起头,就对上了萧皇那冷冽的目光。

  是她?是她吗?!每次完成刺绣,她总会有这个习惯性的动作,甚至连神态也是一模一样。

  云姝的心中咯噔一声,他那眼神充满了怀疑,当下,自己捏着细针的手就有些僵硬,是哪里出了错呢。

  身边传来了凤铃的声音,“姝姐姐,已经完成了吗?”

  “嗯。”

  “好!”这小女子荡开了开心的笑容,而这笛音也十分配合的收了个意味深长的尾。

  云姝下了最后一针,做戏要做全,正要打上最后一个结,她的动作便僵在了那里。

  好似有一双森冷的眼睛正盯着她,脑中轰的一声,她总算知道为什么方才萧亦琛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他在看自己的动作,就算是换了副身子,自己的习惯也是不会改变的。

  从前的自己为他绣了许多的衣裳,他也是在一旁安静的看着,或许就是方才自己那个不经意间的动作,让他想起了那个死去的云姝。

  于是,云姝嘴角一勾,简单的在纱布上打了个结,拿起一旁的小剪刀咔嚓一声,正好乐曲完全停止。

  “哈哈哈哈……好,好,六小姐,快让我们看看,你绣出了怎样的旷世之作?”

  萧皇往后靠了靠身子,这最后的动作就不像了,若是他知道的那个人,在最后则是会轻咬针线。还是说,眼前的这名女子知道自己在看她,特地改变了平日里的习惯呢?

  呵呵,自己这是在想些什么,那个人已经死了,眼前的这名女子,不过是碰巧气质相像罢了。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是会不经意的想起那个人。凤眸一凛,心中越发的烦闷,萧亦琛将手里空了的酒壶交给了身后的宫女,“倒酒!”

  所有的乐师已经退下,云姝缓缓站了起来,然而她的动作有了些许僵硬。

  维持着一个姿势坐了这么久,双腿已经有些发麻了。

  “六小姐,该如何做呢?”上前帮忙的两名宫女询问着。

  “将这纱布从水中取出,拉开展平,然后抖去上面的水渍即可。”说罢,便退到了一边。

  众人紧紧的盯着那一副用奇怪的方法绣出来的东西,只见宫女们将水里的纱布捞了出来,缓缓地展开,那景色渐渐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水珠顺着纱布滑了下来,众人惊讶的看见,那一条条的水渍好像给原本灰白的画卷染出了五彩斑斓的途径,原本只是如水墨一般的灰白,在这滑落的无数水珠下呈现出了它本来的色彩。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位绝代美女慢慢揭开自己神秘的面纱,而在刹那间惊艳四座。

  青色渐变的山,碧绿幽兰的湖,淡淡飘散的云雾,还有天边的那一条彩虹,众人仿佛看见了一副绚丽的景象,静态的山水画在水珠的流动中变成了动态的,渐渐在他们面前展开最艳丽的一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这真是太神奇了!”

  “就是,怎么会这样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用什么都无法形容他们此刻的心情。

  最震惊的莫过于昌荣侯和柳云峰了。侯爷知道,自己从未栽培过这名庶女,没有教她琴棋书画,没有教她四书五经,可是偏偏,她带给了自己这么多的震撼。

  难道那山野郎中有这么多的本事吗,不但传授给她高超的医术,还教会了她刺绣?

  这可能吗?这一次,昌荣侯不得不再一次怀疑眼前的这名女子是不是他的女儿了。

  这时,柳云华已经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旁的柳云峰侧过头去,“云华,你去了哪……等等,你的脸怎么了?”

  脸颊上的肌肤一阵疼痛,柳云华看着此刻正坦然的接受着众人赞美目光的柳云姝,恨恨的咬牙。“不知道!”

  “……”

  然而,清风拂过,这两名宫女微微的抖动着这纱布,那绚丽的色彩好像活了一般,流动着跳耀着,不一会儿,两名宫女发现这纱布似乎重了许多,她们仔细的观察着究竟哪里发生了变化,这认真一看,立刻惊呼出声。

  “六小姐,这幅画干了!”

  这是什么意思?东方旭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起身撩开衣摆走了过去,渐渐靠近那一副绣画,犹豫了一秒之后便伸出手去轻轻的碰触。

  “六小姐,这……”

  “发生了什么事情?拿过来拿过来!快,让朕看看!”辰皇有些迫不及待,两名宫女立刻将那副画呈了上去。

  辰皇与辰皇后凑了过来伸手一摸,两个人齐齐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原本柔软的纱布,此刻居然变得像纸一样坚韧,而那一针一线则立体的印在上面,已经不是柔软的细线了,就好像是用浓郁的墨画上去的一般。

  “好手法!好手法!”

  越看越觉得爱不释手,“皇后,我们把它挂在你的凤殿如何?”

  不想,旁边却是传来了一个声音,“不知辰皇陛下可愿意割爱呢?朕觉得这副画十分惊奇,很是喜欢。”

  “……”没有人想到萧皇居然会主动开口讨要东西,辰皇的手有些僵硬,自己也很喜欢这画,可是萧皇都开口了,要是拒绝的话不就显得他们辰国太小气了?

  “既然萧皇喜欢,这幅画就赠予陛下了!这可是六小姐的福气呢!”

  萧皇伸出双手接了过来,目光却是别有深意的看向云姝的方向,那小女子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无比坦然的迎上了这似乎带着一点点挑衅的眼神。

  东方旭知道萧皇此举肯定是不怀好意,如果他真的这么欣赏云姝,就不会为难她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默契不言而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六十六章 水中刺绣-庶女惊华:一品毒医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