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三亚娱乐 >

第47章 故意装哭1-废后难宠

发布时间:2018-08-30 14:3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三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8章 故意装哭2-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心里的苦!

  眉头紧跟着揪起,她扫了眼柳儿手里端着的茶杯,反问道:“妹妹以为呢?”

  “我说一切才刚刚开始,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伸手端过柳儿手里的茶杯,妩媚大眼直勾勾的注视着端木暄,阮寒儿并未给她敬茶,而是掀开茶盖,将手臂高高抬起,而后迎面倾倒而下……

  “侧妃娘娘!”

  一声惊呼传来,刚端新茶进厅的翠竹倒抽口气,惊的手里的茶壶茶碗掉在地上,哐当一声摔得粉碎。

  手里的茶杯落地,茶色的水渍顺着洁白的衫裙蜿蜒在身,回眸冷冷的瞪了翠竹一眼,阮寒儿并未停下动作,只见她转身面向柳儿,紧接着便传来啪的一声脆响,柳儿的手竟狠狠抽击在她的左脸上。

  踉跄一下,她借势跌坐在端木暄身前,十分狼狈的伸手拽住端木暄的裙襟。

  再抬头,她眸中精光闪闪,语气却柔弱而凄然:“姐姐……寒儿知错了,再不敢缠着王爷,还望姐姐饶过寒儿……”

  阮寒儿做这一切时,端木暄一直在看着,此刻见她扯着自己裙襟唱的一出戏,端木暄不禁纠眉而笑。

  抬起头,向厅外望去,果然见赫连煦疾步而来。

  整杯茶自头面倾倒而下,不仅花了阮寒儿精心描绘的妆容,亦将她身上衣襟浸染的一片湿濡。此刻,她狼狈不堪的跪坐在地,纤手用力扯着端木暄的裙襟,将楚楚可怜的姿态展露无遗!

  心底一叹,抬起头来,对上赫连煦阴郁的瞳眸,端木暄刚要开口,却被人抢了先。

  “王爷,您可算来了,你再来晚些我们主子她就……就……”

  适时转身,噗通一声跪落在地,柳儿双眼泛红,一边指着‘饱受羞辱’的阮寒儿,一边嘤嘤的抽泣起来。

  见柳儿如此,端木暄心中微哂!

  这主仆二人一早就商量好了,这是要在赫连煦眼前演一出双簧戏。

  身为侧妃的阮寒儿给正妃敬茶,正妃恃宠而骄不仅掌掴于她,更是将茶水浇注其身,这还不算完,她还自持身份让她离王爷远一些。

  今日,她阮寒儿可是受足了委屈的,而她端木暄,简直就是个恶毒的妒妇。

  按理说她们这出戏演的丝丝入扣,若端木暄与赫连煦真的是夫妻关系,说不定真的能引起他们之间的误会。但,她们做梦都想不到,她留宿听风轩五日是戏,他和赫连煦的关系也是假!

  如此一来,她们主仆最后给她扣上妒妇的帽子就成了大大的败笔。

  跨步进入厅内,快行至端木暄和阮寒儿近前,低眉扫过阮寒儿面颊上的殷红掌印,赫连煦面色幽冷的刚想出声质问,却见阮寒儿抓住他的手,无比委屈的摇头道:“王爷莫要动怒,今日之事是寒儿不对,凭地惹姐姐动气。”

  猛地一皱眉,端木暄稳稳望进他的眸中,冷笑着说道:“王爷也听到妹妹说的,此事是她不对,与我没什么干系。”

  闻她此言,阮寒儿呼吸一窒,不禁暗暗咬牙:“姐姐……”

  端木暄一连留宿听风轩五夜早已触及她的心理底线,早前在花园见到迎霜时,听闻迎霜要去传各房主子到陌云轩敬茶,她便计上心头。

  她先差人偷偷去禀报赫连煦就道她要过来与端木暄敬茶,却怕她为难自己,想着让他相陪,后又过来演了方才的那场戏,可出乎她意料的,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如今人证物证俱在,端木暄的态度竟仍是如此强硬。

  双瞳微缩,赫连煦看向阮寒儿问道:“你哪里不对了?”

  “我……”

  咂了咂嘴,垂眸审视着自身狼狈的样子,阮寒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大眼中氤氲朦胧。

  “王爷容禀!”跪着行至三人身前,柳儿言辞凿凿的道:“主子过来本是要给王妃敬茶的,可王妃不但骂主子魅惑王爷,还……”

  赫连煦冷声问道:“还怎样?”

  “还在打了主子后把滚烫的茶水浇到主子脸上,说要毁了主子的这张脸!”

  “你颠倒黑白!”

  怒斥一声,翠竹上前,跪在赫连煦面前义正言辞道:“王爷明鉴,茶是侧妃娘娘自己倒在身上的。”

  侧目,见阮寒儿轻捂脸颊,赫连煦挑眉看向翠竹:“你可是要告诉本王,侧妃脸上的那一巴掌也是她自己打的?”阮寒儿脸上的红印清晰可见,一看便知是他人为之。

  “当然不是!”

  赫连煦摆明了向着阮寒儿,这让翠竹不禁暗恼,咬唇看着端木暄,她急的都快哭了。

  那一巴掌是柳儿打的。

  这是真相,可这个真相就算说出来,赫连煦也一定不会相信。

  柳儿是阮寒儿的随身近侍,若按常理,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对自己的主子下手,但方才打在阮寒儿脸上的那一巴掌,确确实实是她打的。

  回想方才柳儿手起声落的干脆利落,翠竹抬手指着柳儿道:“打侧妃的是柳儿!”

  “呵——”

  像是听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话,赫连煦冷笑出声。

  见他如此,翠竹脸色黯然。

  他,真的不信!

  伸手轻轻扶了下翠竹的肩胛,端木暄冷冷的瞥了眼阮寒儿,“王爷觉得妹妹脸上的伤是暄儿打的么?”一边问着,她轻抬纤手,状似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什么。

  晃眼间,她的手上银光闪烁。

  翠竹空口白言,他可以不信,但她的手上佩戴有一枚戒指,若阮寒儿真是她打的,留在她脸上的可就不只是个红印子那么简单了。

  那枚戒指戒身较厚,若因力刮在脸上,少不了会出现一条血痕。

  “这里喜欢打人的除了你还能有谁?”

  看清了端木暄手上的戒指,赫连煦满不在乎的反问一句。

  把玩着指间戒指的手微顿,端木暄望进赫连煦冷漠淡泊的双眸中,心下苦涩不已。

  她相信,今日对错,赫连煦心里跟明镜儿似得。

  只是到最后,他在取舍之间,选择相信一心陷害她的阮寒儿,而舍弃了被设计冤枉的她!

  谁让人家是左相的千金呢?

  其实,一切的一切,自她知道阮寒儿的身份后,便早该猜到结果。

  他要想要皇位,左相定然是他极力要拉拢的对象,有这样的大前提在,他又怎会错待了左相的女儿?

  心中涩涩的感觉从苦到酸,由淡至浓,好似被人强行揉捏到一起,总是晕染不开又化不掉。

  嘴角微向下撇,却又倔强的扬起,她转过身去随意说道:“那就算我打的好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声音冷的提高,赫连煦黑瞳微眯,伸手紧握住端木暄的皓腕将她扯到身前。

  “王爷想让我有什么态度?打都打了,难道打出去的巴掌还能收回不成?”稳住身形,毫不示弱的反问一句,端木暄迎向赫连煦如鹰鹫一般的锐利眼神,继而摆出一副妒妇嘴脸:“我就是看不惯她的狐~媚样子,就是嫌她整日缠着王爷,若她再敢在我跟前耀武扬威,下回可就不是掌掴这么简单了。”

  他不是选择相信阮寒儿么?

  那她这会儿一点都不介意做个妒妇!

  “端木暄!”

  赫连煦怒吼,惊得边上阮寒儿和柳儿等人浑身一颤!

  “比谁更大声么?”甩开他的大手,端木暄气呼呼的回喊道:“我耳朵不背,不必王爷如此耗费气力!”

  啪的一声!

  端木暄话音刚落,赫连煦扬手甩了她一巴掌!

  声音在这一刻嘎然而止!

  厅内众人皆都惊愣在原地,一时间噤若寒蝉!

  他,打了她!

  “王爷……”

  轻掩口鼻,阮寒儿出声打破沉寂。

  看着端木暄紧捂脸颊的样子,紧紧握了下打她的那只手,赫连煦心下滋味莫名,可即便如此,他却仍是沉声说道:“本王宠你是因心念太后,这才爱屋及乌,莫要以为因此本王就会一再纵容你在本王面前撒野!”

  脸上虽隔着人皮面具,却是火辣辣的疼着,但端木暄最疼的并非脸上,而是心里。

  她知赫连煦只是在演戏,却终是难抑痛楚。

  怔怔的,仰望着赫连煦,她黑白分明的大眼中泪光闪动。

  他可以容她打阮寒儿,也可以容她妒忌成性,却不容她在他面前撒野!

  多好的理由!

  以此为由,随着他的一巴掌,今日之事可以告一段落了。

  轻咬贝齿,端木暄静窒半晌儿,终是冷冷一笑,捂着脸转身没入偏门。

  “王妃……”

  翠竹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

  任主仆二人离去,赫连煦将视线调转到阮寒儿身上。

  毫无遗漏的,他将阮寒儿眸子闪过的胜利光芒看的一清二楚。

  眉头微拧,他竟是微微一笑,伸手将阮寒儿捞入怀中。

  “王爷……脏……”

  嘴上虽是这么说着,阮寒儿的整个身子却如水蛇一般偎入赫连煦的怀中,脸上佯装娇羞!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6章 侧妃陷害-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