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三亚娱乐 >

第48章 故意装哭2-废后难宠

发布时间:2018-08-30 14:3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三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49章 故意装哭3-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让本王仔细看看可是伤到了?”

  伸手轻轻摩挲着阮寒儿微肿的面颊,赫连煦的眸子泛着疼意。

  心里一暖,阮寒儿娇嗔道:“寒儿没事,只是姐姐她……”

  柳儿打的她再痛,也只不过用了三四分的力道,但方才端木暄挨的那一巴掌可是实实在在的。

  想到这些,阮寒儿的唇角不自觉的微微翘起。

  眸中冷冽一闪而过,轻叹口气,赫连煦抬臂圈住阮寒儿的香肩,低语道:“她的长相虽是差强人意,但到底是母后的人,如今她是正妃,你是侧妃,日后礼法上切记做的周全些,莫要再生今日这种事端。”

  “寒儿明白王爷的意思。”

  心里虽是不愿,阮寒儿仍是应了他的意思。

  日后的事情等到日后再说,今日虽说端木暄只挨了一巴掌,到底还是称了她自己的心意。

  她,总算扳回一城!

  “明日是左相寿辰,你还要回相府贺寿,这会儿赶紧回去收拾一下,省的到时左相说本王慢待于你。”对阮寒儿柔声说着,赫连煦转身吩咐荣昌:“送侧妃回梅寒阁!”

  ……

  吩咐荣昌送阮寒儿回梅寒阁后,赫连煦便顺着前厅的偏门一直寻到了陌云轩十分荒芜的后花园。

  春天里,后花园不见百花齐放,仍留有陈年枯死的草屑。断壁残垣内,独有一座年久失修的八角亭,倍显萧索。

  放眼望去,端木暄正背对大门坐于亭内,且双肩轻颤不止。

  以为她躲在亭子里黯然哭泣,赫连煦心下微凉。

  眉头轻蹙着缓步上前,他伸手扶在她的肩上,缓缓出声说道:“今日这场戏让你受了委屈,本王可应下你一件事情,算是等价交换!”

  “王爷此话当真?!”

  嗡声问着,蓦地抬头,端木暄双眼中清明一片,不见丝毫泣色!

  直到方才,她方还在作戏!

  眉头不悦的皱起,赫连煦的脸色瞬间黑了一半:“感情王妃故意装哭,在这儿等着本王呢!”

  “王爷有见我哭么?”

  即便有再多的眼泪,端木暄在面对赫连煦的时候,仍旧一脸从容淡定。

  她早已不再希冀他感情上的回应,自然没有与他示弱的必要。她无法想像,若她跟阮寒儿一般柔柔弱弱的,他会用什么眼光看她。

  嘲讽的?亦或是厌恶的!

  “本王确实没见你哭!”

  低眉扫了眼布满灰尘的石凳,原想坐下的赫连煦宁愿站着。

  端木暄轻轻一笑,开口道:“王爷方才说要应下我一件事情!”

  “这话是本王方说的。”四下打量着园子里颓败的景物,赫连煦不甚在意的点了点头。转眸对上端木暄的眸子,他讪讪道:“不过看你若无其事的样子,本王眼下又觉得没那个必要了。”

  他摆明一副打算出尔反尔的样子。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端木暄柳眉微蹙,反问道:“王爷可是觉得挨了你那一巴掌,我该要死要活的才算是受了委屈?”

  双手背负身后,赫连煦只轻轻一笑,而后便直勾勾的紧盯着她。

  若是旁人挨了他一巴掌,这会儿不哭天喊地的,也该委屈落泪才是,可这会儿她竟然可以如此镇定。

  她确实特别!

  这一点,他虽然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一次有一次的承认。

  但,这样的她太聪明,他向来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

  “你确实受了委屈。”今日之事是非曲直他心里明白,身为打人者,之余这一点赫连煦从来都不曾否认过。轻点了点头,他垂眸低语:“不过本王也是从不许诺于人的!”

  方才,他以为她在暗自饮泣,这才一时说道要应下她一件事情,但是回头想来,若她狮子大开口的话……这件事情还有待商榷。

  “从不么?”

  那以前对她说过的话,又算是什么?

  口中软语低喃,失落自眸中一闪而过,端木暄自嘲的笑着:“今日之事说到底最受委屈的人是我,是以,挨王爷一巴掌,换王爷应下一件事情,倒也公平!王爷可以放心,我不会要求太过分的事情。”

  她既是如此说了,他若再不应,便成了小气之人。

  “牙尖嘴利!”觉得她脸上的笑格外刺目,赫连煦伸手攫住她的下颔,迫她仰头,轻声哼道:“母后素来喜静,本王很好奇,你这脾性是如何博她老人家欢心的。”

  任他攫着下颔,端木暄笑:“太后对我好,我自是处处让她顺心,她喜静,我定会安安静静的。”

  赫连煦不客气的松开她的下颔,微扯嘴角,有些冷嘲的问道:“你在指责本王对你不好?”

  自入王府之后,她处处跟他做对,此刻她如此言语,意思不就是说他对她不好?

  “王爷觉得呢?”

  拿起帕子轻拂被他捏痛的下巴,端木暄反问道。

  “你……好本事!”

  脸色黑了几分,赫连煦心中又有火苗蹿动。

  他发现自己素来引以为豪的镇定,每每到了端木暄面前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认知,让他心中大为光火。

  盈盈起身,端木暄对赫连煦福身一礼:“暄儿再次谢王爷夸奖!”

  气极而笑,见不远处翠竹手里端着脸盆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他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让人生气的功夫还真是炉火纯青……说吧,你想让本王答应你什么事情!”

  “这个我还没想好!”

  大眼无辜的扑闪着,端木暄微噘着嘴,作苦思冥想状。

  迎霜哭了

  “你在耍本王?”

  赫连煦这回真的被端木暄气的没脾气了。

  浪费半天口舌,到头来,她竟然说还没想好,他似乎被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给耍了,也似乎明白了何为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暄儿从没有要耍王爷的意思,只是此事来的突然,我确实还没想好要王爷应下何事。”摇了摇头,端木暄郑重否认,轻轻一叹,她又开始苦思冥想。一边绞尽脑汁的想着,她还有意咕哝着:“要跟这一巴掌等价的,该要什么呢?”

  戏耍王爷,这是何等罪名?

  傻子才会承认呢!

  为了别的女人,他甩了她一巴掌,在不能回他一巴掌的前提下,还不兴她以这种方式来出出气么?

  看着他怒在心头的样子,她忽然间发现,生活中的兴趣,是可以创造的。

  此时,赫连煦的脸上可谓黑云密布。

  薄厚适中的唇瓣轻嘲的扬起,他刚要奚落端木暄,一扫眼却见荣昌步履匆匆的赶了过来。

  “王爷!”进入厅内,荣昌恭敬的唤了赫连煦,后又垂首对端木暄恭了恭身子:“王妃万福!”

  “侧妃可送回梅寒阁了?”

  侧过头去,赫连煦看着荣昌。

  荣昌点头,“是!”

  视线飘忽的扫过端木暄,赫连煦又道:“明日是左相的寿辰,她会回相府贺寿,今夜备好礼品,明日你随她过府。”

  闻言,端木暄眉头耸动,眼中闪过释然。

  阮寒儿明日要回娘家,他之所以今日如此处事,并非怜香惜玉,而是顾忌到左相。

  想到他是有意让她知道这些,端木暄的唇畔隐隐现出浅笑。

  得了赫连煦的吩咐,荣昌并未立即离开,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赫连煦皱眉问道:“还有事?”

  轻点了点头,荣昌向赫连煦亲近几许,附耳轻声说着什么。

  他说的是什么端木暄听不真切,不过自赫连煦黑的一塌糊涂的脸色来看,并非好事。

  不待荣昌说完,只见赫连煦倏然转身,疾步如风的向外行去。

  “奴才告退!”

  匆忙恭了恭身子,荣昌赶紧跟上。

  须臾,他们主仆一前一后便消失在端木暄的视线之中……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转角处早已没了他的身影,眼露狐疑之色,端木暄眉头蹙起,心中暗暗揣测,直到一直隐在厢房的翠竹出现,她的思绪方被拉回。

  “去找迎霜过来?”

  回过神来,这是端木暄问的第一句话。

  自阮寒儿来了之后,便又没了迎霜的影子。

  依迎霜今日的态度,按理说她的警告迎霜是听进去了,但为何一到事上,她又跑了?

  将端木暄送回寝室,翠竹便去寻找迎霜,过了大约半刻功夫,翠竹回来了,却仍是不见迎霜。

  “奴婢把陌云轩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就是不见迎霜姐姐的人影儿。”

  听了翠竹的禀报,端木暄黛眉微蹙。

  略一思忖,她吩咐翠竹不用找了,只道是改回来的时候,她自己就会回来了。

  夜幕降临时,迎霜回来了。

  见到迎霜,端木暄不禁神情微怔!

  此时站在她面前的迎霜臻首低垂,却仍旧难掩刚刚哭过的迹象。

  “迎霜……”

  咂了咂嘴,她轻唤一声。

  低眉敛目的站着,迎霜语气飘渺,嘴角泛着浓浓苦涩道:“皇上立后的旨意诏告天下了,立后大典定在三日之后。”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7章 故意装哭1-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