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三亚娱乐 >

第49章 故意装哭3-废后难宠

发布时间:2018-08-30 14:3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三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50章 故意装哭4-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皇上要立后,人选比为纳兰煙儿……那个同赫连煦青梅竹马的女子!

  想来,荣昌告诉赫连煦的,也定是这个消息,否则,他脸色不会那么难看,也不会走的那般匆忙。

  “奴婢是皇上的人!”

  脑海中依稀闪过迎霜说出这句话时的坚定神情,想到姬无忧提到她的身世和她与赫连飏之间的过往,静静的,端木暄凝视着面前双眼红肿的迎霜,并未拆穿她,只是轻轻摆手,打发她下去歇着。

  她知道,迎霜对赫连飏的感情,不止是主仆。

  或许,她们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家破人亡!

  一样的,一厢情愿!

  “按照礼法,若皇上立后,那三日后王妃应该跟王爷一同进宫与皇后娘娘道贺才是。”

  见端木暄怔怔出神,翠竹将丫头们取来的晚膳一一摆好,这才取了湿巾过来与端木暄净手。将湿巾递给端木暄,她寻思着三日后该给自家主子准备件合体大方的衣裳。

  “也许吧!”

  净过手后,把湿巾回递给翠竹,端木暄移步偏厅用膳。

  今日赫连煦走的匆忙,就不知是去了纳兰府,还是进宫去找皇上了,不过既是圣旨已下,这件事便再无回转余地,而他也定不愿也不会去恭贺纳兰煙儿大喜。

  若王爷不去,她大概也是不会去的。

  晚膳过后回到寝室后端木暄等翠竹将被褥铺好,便吩咐她退下了。

  “王妃!”

  仔细端详着端木暄的左脸,翠竹抿了抿嘴,有些欲言又止。

  赫连煦走后,她便开始四处寻找迎霜,端木暄今日挨了打,她都未曾来得及过问。

  端木暄会意,轻笑了下,“王爷并非真心打我,自不会下重手,不信你看,既不红又不肿的。”说着话,她还有意侧过脸来让翠竹看的清楚。

  “那王妃早些休息吧!”

  仔细瞧了两眼,见果真跟端木暄说的一样,翠竹放下心来,便退了出去。

  翠竹走后,端木暄不禁长长出了口气,又过了片刻,端木暄将门栓落好,而后行至梳妆台前取了药水,然后轻轻涂抹在脸上……

  面具轻轻揭开,倾城姝颜显于镜,端木暄精致无暇的左脸上,赫连煦的手印赫然在目。

  他打她虽并非出自本意,却并无收力之势。

  因此她的脸,此刻红痕赫目,伴着火辣辣的刺痛。

  只是,这份痛,全都埋在面具之下,藏在她的心里,世上唯有她一人知晓。

  轻抬纤手,只轻轻触碰,端木暄倒吸口凉气。

  低头自抽屉里取出消肿化瘀的药膏轻轻涂上,凉凉的感觉透过肌肤,沁在心头,再抬首,她琼鼻轻吸,眸光闪烁,其间氤氲缭绕。

  她是委屈的。

  可,却不想在他面前哭泣,哪怕是掉一颗眼泪。

  只因她知道,她的泪水,在他面前不值分毫,是以,她会坚强!

  直到有朝一日孑然一身的走出这座属于他的豪华府邸!

  悠悠一叹!

  端木暄的思绪百转千回,将药膏收好,把人皮面具置于一边,今日她想要轻轻松松的睡上一觉。

  缓步行至,刚刚掀起锦被,不及上床,便听窗外传来敲击声。

  窗外,敲击门窗的声音时隐时现,并未因端木暄的不予理会而停歇。

  若是翠竹和迎霜过来,必会直接敲门,赫连煦自出府之后一直未归,若真的是他,也定会走正门,是以,来人不会是赫连煦。那……这个时辰的话,又会是谁?

  只稍作思忖,端木暄大约猜到来人是谁了。

  轻轻一叹,并未取来人皮面具,只自床前移步窗前,端木暄出声问道:“窗外何人?”

  “我……”

  低沉绵软的声音传来,果然应证了她心中所想。

  窗外之人,除了姬无忧,不做第二人想。

  微侧身形,有些慵懒的斜倚窗棂,端木暄低喃出声:“都这个时辰了,侯爷怎还留在王府之中?”

  每回见到赫连煦,她的每根神经都会绷得紧紧的,但与姬无忧相处时,她取可以放松心弦。于她,这种感觉是舒服的,却也是不该贪恋的。

  “本是要走的,不过还有东西要给你。”声音轻绕,姬无忧又轻敲了下窗棂,静等着端木暄的出声。片刻之后,见她一直未语,他轻笑着道:“我将东西放在窗外,待会儿你取了便是。”

  对她,他就是这样。

  即便她给出的答案是回绝的,他却仍可轻轻一笑,而后又一如既往的对她好。

  垂首,将东西搁在窗台上,他刚要转身离去,却不期端木暄自内轻轻将门窗推开些许。

  过往五年,唯有姬无忧和太后见过她真容,在他的面前,她大可不必去覆上那层面具。

  是以,此刻她以真面目示他。

  银白色的月光洒落一地,月色中万物俱静,仍是一袭洒然白衫,姬无忧静立窗外,凝视着端木暄的瞳眸唯一抹艳色闪过。

  他并非第一次见她真容,此刻的她,不施粉黛,在月华照耀下,却更加惑人心魄。

  “原来侯爷要给暄儿的东西,是消肿化瘀的良药。”

  窗台上,是他刚刚放下的消肿良药,唇角微扬,端木暄将之拾起,心中划过一道暖流。

  视线触及她红肿的脸颊,姬无忧莞尔一笑,却笑中带涩:“他的为人本候太了解,即便打你并非出自本意,也必不会细心到给你备药。”

  她的心,因姬无忧的话蓦地一沉。

  低头把玩着手里的药膏,她的唇角的笑容略显苍白。

  他说的没错,赫连煦确实没有关心她的伤势,或许他以为她皮糙肉厚,根本不会受伤吧!

  想起他为另外一个女人匆忙离去的身影,心下一酸,端木暄眼中氤氲顿起,微抬起头,将眸子湿意尽皆逼回。

  再看姬无忧,她眸光已清,只叹道:“侯爷从来心细如尘。”

  将她的失落尽收眼底,姬无忧问道:“怎么了?今日挨了打,心里不舒服?”

  “只是觉得有些闷闷的。”

  端木暄微微挑眉道。

  “这几日里,阿煦大约无暇顾及你这里。”凝睇她片刻,姬无忧提议道:“这里不比皇宫,若实在闷得紧,你大可出府去走走,那样的话心情也许会好些。”

  这几****心里顾及的该只有皇上和纳兰煙儿吧……

  唇瓣嗫嚅了下,她轻轻点头,“侯爷提议甚好,若有机会,暄儿定会多出府走动的。”

  事实证明,端木暄的猜测是对的。

  自那日离开陌云轩后,一连三日赫连煦都未再出现过。

  今日,便是立后之日,按理说端木暄该同他一起入宫道贺,怎奈午时将过,仍旧不见他踪影,在询问过荣昌之后,她方之,自那日离开,赫连煦出府,便再未回过王府。

  是以,入宫道贺一事,也便搁置了。

  宫里,赫连飏和纳兰湮儿正是春风得意时,在端木暄看来,今日他们不去道贺,也省去了几多忧愁。

  用过午膳,闲来无事时,忽然想起那夜姬无忧的提议,端木暄吩咐翠竹唤来荣昌,道是要出府透透气。

  王爷不在,王妃说的话荣昌自然不敢反驳,不过在他的坚持下,还是另外安排了两名便衣侍卫随行。

  回房换上一件绛紫色裙衫,稍作打点,端木暄并未让翠竹相随,而是刻意带让这几日一直郁郁寡欢的迎霜同她一起出门。

  在她看来,今日伤神伤心之人,除了赫连煦,便数迎霜了。

  但,她见得迎霜,却不知这会儿赫连煦会是何种神情?

  此刻,他该是落寞的,沮丧的,亦或是愤怒的?

  ……

  昶王府外的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立于王府门前,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端木暄的脸上不见出府后的喜悦,竟蹙眉犯起愁来。

  “王妃……”

  见端木暄一直停滞不前,迎霜不禁轻唤出声。

  娥眉微蹙着转过身来,视线扫过站在身后的两尊门神,端木暄对迎霜提醒道:“在外要叫我小姐!”

  嘴角微抽,迎霜刚想应是,却听端木暄问道:“你可知道京城里又什么好去处?”

  “呃……”

  迎霜微愣,感情她的这位主子光嚷着要出门,却连个去处都没想好。可过去几年她大多时间都在宫里,对京城的新鲜事物也愈发生疏了。

  见迎霜如此模样,不用想也知她答案为何了。

  端木暄微微抿嘴,轻轻一叹,转身再次面向街外,视线所及,让使得她微微一愣!

  对街之处,俊逸儒雅的姬无忧,正十分惬意的倚靠在一辆马车前,与她含笑相对。

  “侯爷怎知我今日会出府?”

  带着迎霜等人行至马车前,端木暄笑吟吟的看着姬无忧。

  “猜的!”轻挠鬓角,姬无忧转身亲手打开车门,迎端木暄上车。“今日本侯亲为车夫,还请暄儿赏光同行。”

  “暄儿荣幸之至,只是委屈侯爷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8章 故意装哭2-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