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三亚娱乐 >

第50章 故意装哭4-废后难宠

发布时间:2018-08-30 14:3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三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51章 故意装哭5-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莞尔一笑,留两名侍卫随车,端木暄和迎霜一前一后登上马车,车内落座,她还不忘回头问道:“侯爷今日可还猜到我会穿绛紫色裙衫?”

  姬无忧今日所穿,是一件轻纱长衫,不过他这长衫的颜色么……居然也是绛紫色的。

  她穿绛紫色,他亦是身着绛紫色,意外撞衫么?

  ……这未免太过巧合。

  “今日的暄儿格外话多。”

  并未就撞衫一事作答,对上她格外明媚的眸子,姬无忧温文一笑,作势便要关上车门。

  “那个……”

  虽然姬无忧说她今日话多,不过她还是有话要问的。

  比如,他们要去哪儿!

  可,不待她问出口,边听姬无忧说道:“我知道阿煦在哪儿!”

  呼吸一窒,只此一句,端木暄便噤口不言,乖乖的坐回马车里。

  马车自集市中穿行,时缓时急,一路静默,过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车停,车门自外打开,姬无忧一脸笑意的看着端木暄:“到了!”

  “嗯!”

  轻应一声,将手搭在迎霜的腕上步下马车,眸华轻抬,端木暄看向前方人头攒动之处。

  那里丝竹声声,琴声叮咚,远远听之格外悦耳。

  见姬无忧上前,前方众人主动让出路来。

  引着端木暄向前,姬无忧说道:“这里是太明湖,今日湖上有技赏会赛。”

  技赏会赛?!

  脑海中闪现赫连煦抚弄琴弦的情景,端木暄唇畔浮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靥:“你莫要告诉我此刻王爷正在这里与人赛技!”

  “是与不是,你自己看了便知。”

  轻轻一笑,姬无忧抬手指向远处的湖面上。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端木暄微愕!

  她果然远远瞥见赫连煦挺拔的身影。

  纳兰湮儿今日被立为皇后,他却在这里抚琴弄弦,参加技赏会赛么?

  她以为他这会儿该躲在什么地方黯然心伤呢!

  看样子,她对他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些。

  或许,这是他疗伤的特别方式。

  行至湖边,望眼湖面上,此刻湖上只有两艘花船,花船船头处各坐着一名男子,这两人,一人执琴,一人持箫,正合奏一曲大楚名曲花弦月。

  船头上,执琴之人是赫连煦,与他竞技之人戴银白色面具,器宇不凡,却不见真容。

  遥望湖上,姬无忧轻声道:“现在他们进行的是斗曲,稍早前赛技的人更多,我们来的晚了些,看样子胜负即将揭晓。”

  一曲落地,仍是平分秋色。

  岸边掌声四起,叫好声连连,花船上的两名翩翩佳公子长身而起,遥遥相望。

  “看样子还需一曲定胜负!”

  花船上赫连煦面色沉静,一副会魁舍我其谁的架势,而另一花船上的面具男子亦是唇畔含笑,看上去信心满满。

  “所谓斗曲,规则如何?”

  红唇微弯,遥望着太明湖上,端木暄问着身边的姬无忧。

  姬无忧微微一笑,引着端木暄步上停靠在岸边的一艘花船,“同时奏曲,比快,比准,音乱者败负,爆音者败负。”

  “参赛者可有要求?”

  缓缓踱步花船船头,望着静置湖面上的两艘花船,端木暄又问。

  “任何对自己技艺有信心者皆可参赛。”在她身畔站定,姬无忧垂眸睨着她的侧脸,眸华灼灼,轻问:“暄儿想要如何?”

  “暄儿技痒,想要抚琴一曲,给王爷添添乱!”

  眸华凝向姬无忧,端木暄淡淡一笑。

  她的笑容虽是浅浅的,淡淡的,但看在姬无忧眼中,却比之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灿烂。

  十分少见的爽朗一笑,姬无忧转身命小厮去打听外面技赏的最后曲目。

  不多时,小厮去而复返,只道依照规则,最后一曲是那无名公子所点,名曰《莫怀殇》!

  听到曲名,端木暄的心不禁漏跳了一拍!

  “名曲千千万,为何偏要点《莫怀殇》?”

  俊眉微拢,姬无忧的声音自一旁传来:“这曲子暄儿不会?”

  此刻,在他的手上,多出了一把琵琶。

  “会不会,侯爷听过自然知晓。”

  轻笑着接过姬无忧手里的琵琶,端木暄静坐绣墩上,臻首低垂,她一手按琴弦,一手干净利落的拨动琴弦……

  湖边,琵琶声起,弦弦掩抑,绵绵相接。

  霎那间,天地之间万簌俱静。

  同是一惊,赫连煦和那无名男子双双回首望来。

  抬眸之间,端木暄唇角上扬,莞尔轻笑。

  眸华闪烁,再垂首,她白皙的指尖熟稔而又精准的在琴弦上跳跃舞动!

  湖中央,虽相距甚远,但只是一眼,却见赫连煦瞳孔微缩,面色幽冷。

  初时,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仔细辨认之后,他方确认此时怀抱白玉琵琶稳坐湖边之人,正是他的新晋王妃——端木暄!

  他没想到,此刻她竟会在此出现,更想不到她竟敢在这个时候出头。

  “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轻嗤一声,赫连煦稳稳坐回古琴前。

  抬手间,琴弦拨动。

  就在此时,对面箫声再起,悠扬缠绵。

  “靠上去!”

  随着姬无忧的吩咐,花船缓缓驶离湖岸,向着湖面上的两艘花船靠拢。

  楚南名曲《莫怀殇》!

  音律绵长,悠扬凄婉,曲境中散着浓浓的不舍与眷恋。

  这是端木暄熟识音律以来学会的第一曲……只因此曲出自安阳,但唯世人所不知的是,此曲的谱曲之人,恰是五年前重伤初愈的赫连煦。

  恐怕,当年在谱曲之时,他从未想过此曲有朝一日会成为大楚名曲,且短短数年,便已名闻四海!

  遥想彼时,他伤愈离去,送她此曲,以寄相思。

  那时,他说,莫怀殇,待她长成,可来寻他!

  闻言,她梨涡浅显,笑中带甜……

  直到此时,她尚清楚记得当年离别时的情景。

  可……恍然间几载已过,如今物是人非,她孤零飘摇,寻了他五年,而他,不管在过去五年里还是现在,都在恋着别的女子。

  她,算什么?

  思绪如潮水般涌入脑海,想起他摔碎玉佩的那一幕,端木暄心弦微颤。

  眸华若水,低眉轻敛间,她遥望不远处正专心抚琴的华服男子,指下音节不停跳跃回转,不复从前轻拢慢捻。

  乐声此起彼伏,对立处一琴一箫交相呼应,自是技艺超群。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口齿轻喃,端木暄弹拨琴弦的力道陡然提升,琴声铮铮,再扬首,恰遇赫连煦远远望来。见他眸色冷峻,她淡淡一笑,从容以对,手下捻拨琴弦的动作不曾有过半分停歇。

  手下五弦,过去她不知弹了多少回,无论多么繁复的折点,她都可轻松驾驭。

  此刻,她心弦合一。

  太明湖上,明净光洁,景致优美。

  莫怀殇曲,曲音绕梁,凄美如歌,沁的湖边一众观者难以自拔。

  不得不说,端木暄的琴艺,是让人惊叹的。

  《莫怀殇》的意境在她的手下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渐渐的,悠扬温雅的箫声歇了。

  又过了片刻,赫连煦咄咄逼人的琴声也渐渐停了。

  直到此时,已然紧绷到极致的端木暄才微微放缓指尖幅度,心绪渐渐平复,轻拢慢捻须臾后,一切归于沉寂。

  四野,鸦雀无声!

  眸华敛起,将手里的白玉琵琶递给姬无忧,端木暄轻盈起身。

  只一瞬间,掌声响起,此起彼伏!

  今日技赏会魁,她如是!

  花船相交,四人而立,微风轻拂中,端木暄绛紫色的轻纱裙衫随风飘扬。

  一曲《莫怀殇》,仿佛让她回到了过去。

  曾经的一切,是那么美好……

  五年了,她从希冀着与他相见,到如今一心只求平淡过活,其中心境蹉跎的苦涩,唯她一人尽尝。

  她知道,自己或许只是他生命中的一抹流云。

  但,他不是志在皇权么?

  那么,此刻便不该是这副为情所困的样子。

  是以,她要让他输。

  即使这样做换来的结果是他此刻与自己冷眸相对!

  “姑娘琴艺精湛,在下甘拜下风!”

  将手中玉箫收起,带着面具的无名男子轻轻拱手,十分雍容的对端木暄淡淡一笑。

  眸光自赫连煦身上别开,望向眼前的陌生男子,轻笑着,端木暄恭谨的对其微微福身。“是公子承让了!”

  他的容貌,隐于面具之下,虽看不真切,但端木暄直觉那该是一张如赫连煦般颠倒众生的面容。

  眸华轻抬,越过端木暄低垂的头髻,男子的目光与姬无忧相接,颔首示意,他叹道:“兄台好福气!”

  他和她,身着同色衣衫,此刻又立于一处,想当然而,他将二人视作一对璧人。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49章 故意装哭3-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