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三亚娱乐 >

第62章 妻妾有别-废后难宠

发布时间:2018-08-30 14:3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三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63章 云泥之别1-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阮寒儿从小便是娇生惯养,何时受过这般痛楚,但即便身上再痛,她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情。

  那便是,她要以自己挨的这两板子,来抵柳儿剩下的八杖刑责。

  “敢问姐姐,我以侧妃之躯替柳儿挨下这两杖,可抵得上她剩下的那八杖责罚?”轻吟一声,紧咬着下唇,阮寒儿明媚的大眼中雾气缭绕,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端木暄。

  那日,在陌云轩中,她陷害于她,害她被打,如今柳儿被她抓到把柄,断断没有不了了之的道理。

  但……当日,端木暄初来乍到,便可以为自己的婢女打她耳光,由此不难看出,王爷的这位正妻亦有爱仆之心,如今她同样以主子的身份为自己丫头甘领杖责,希冀着能触动端木暄的恻隐之心!

  阮寒儿来了之后的场景,端木暄也曾想像过,她想到她会动怒,会大闹,却从不曾想过这个一向被老爹和王爷捧在手心的女人居然会豁出一切替柳儿挡下杖责!

  说实话,端木暄的心底,确实因她方才的所作所为而起了涟漪,

  但,这片涟漪虽然随风荡漾,却只在她心里而已。

  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端木暄的面色,并未因阮寒儿舍身护奴,而有一丝的动容。视线扫过瘫跪在地上的两名家丁,她语气轻飘的吩咐道:“本王妃的时间精贵的很,还剩最后八杖!”

  “你……”

  杏眼怒睁,身子微颤着从柳儿身上跌落在地,阮寒儿不敢置信的紧盯着端木暄。

  普通女子,即便二十杖责半年内也好不利索,可端木暄却一定要打柳儿三十杖!

  她这是要置柳儿于死地啊!

  “妹妹可是感觉我这个做姐姐的有些不近人情?”

  手指轻轻勾勒着茶杯上的镌刻,眸色淡然的望进阮寒儿饱含怒火的双眸之中,端木暄轻声道:“今日这事发生在陌云轩中,我与她杖责三十,我想……倘若此事发生在梅寒阁,你我身份对调,只怕这贱婢的下场会更加凄惨!”

  虽然,在阮寒儿来到之后,她们并未提及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是端木暄知道,身为柳儿的主子,事情的来龙去脉阮寒儿应该最是清楚。

  她敢打保票!

  此事若是阮寒儿来处置,柳儿这会儿八成已经没命了!

  被端木暄的话堵得语窒,见她不为所动,阮寒儿红唇轻颤,最后一咬牙,将姿态放到最低:“算我求姐姐了还不行么?”

  “主子……柳儿不值得……不值得……”

  气若游丝的趴在长凳上,见向来高傲的阮寒儿如此低声下气的为自己求人,柳儿的眼泪瞬间决堤。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无力为之。

  看着眼前这对情深意重的主仆,端木暄扶着茶杯的手微顿。

  眸底浅蓝色光泽闪烁,她心下百转千回。

  今日她拿柳儿开刀,一则是柳儿确实犯了事,再来是要杀鸡给猴看,让全府的人都知道,陌云轩里的这位王妃,并不是吃素的,警告他们以后做事,最好先掂量掂量。

  但侧妃阮寒儿的反应,却一而再的让她觉得出乎意料。

  看来,她低估了柳儿对阮寒儿的重要性!

  视线,越过阮寒儿身畔,远远投向远处的花圃上,她望向不知何时站在花圃边上的俊逸男子。

  花圃之中,百花争艳,姹紫嫣红。

  眸色清冷,赫连煦负手而立,一直不曾出声。

  别开视线不再看他,端木暄先是颦了下眉头,继而唇角轻轻一勾,透出些许玩味!

  一身锦蓝色的朝服,可推测出他是刚刚下了早朝,仔细算算时间,从得了荣昌的消息,到抵达河道边,他应该将阮寒儿挨打的一幕看在眼里的。

  可,他并未出声阻止!

  明眸微垂,将视线重新调回到阮寒儿主仆身上,只一瞬间,端木暄竟开始可怜眼前的这个女人。

  赫连煦对她再不济,也说过会视其为合作者,但对阮寒儿……只怕有的,除了做足了给左相看的表面功夫,便唯有利用二字了。

  “你们给本王妃听着,方才挨打是侧妃自己作得,赖不得谁!从现在开始,谁再敢动侧妃一根汗毛,仔细他的皮!”深深的凝了阮寒儿一眼,眸华一冷,端木暄看向边上的两名家丁:“还不赶紧将剩下那八杖打了!”

  听她此言,脸上泛起一抹轻笑,一直双手背负的赫连煦将双臂交拢抱于胸前,伸出一只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的下颔。

  他没有出声阻止,而是如端木暄所料……继续冷眼旁观!

  端木暄说话的语气很冷,冷的两名家丁不禁浑身一哆嗦。

  不让动侧妃,又得把杖责打完?

  这铁定要得罪侧妃!

  心下一时没了主意,两名家丁求救似的看向荣昌。

  荣昌何其聪明,赫连煦不在,当着两位主子的面,这档口打死他都不会出头。

  见二人看向自己,他轻咳一声,视线左右不定,愣是不看他们。

  见状,两名家丁来死的心都有了。

  他们想哭啊!

  今儿在场的家丁少说也有四五个,怎么到头来这苦命的差事却让他们给摊上了?!

  “怎么?”见两人未动,端木暄沉声问道: “要本王妃亲自动手么?”

  哭丧着脸对视一眼,知畏首畏尾不是办法,两名家丁只得把心一横,颤巍巍的将地上的刑杖捡起。

  “奴才斗胆,得罪了!”

  连声音里都打着颤,其中一名家丁上前将阮寒儿拉到一边,另一人则快速抡起刑杖,朝着柳儿的身上啪啪打落。

  嘭嘭声不绝于耳,身上痛到要死,声若蚊蝇的呻吟着,柳儿本就涣散的精神,再次被打散。

  “你们这些狗奴才!”

  挣脱不开身边禁锢着自己的家丁,阮寒儿的双眸被柳儿身上的血色染红,气之所致怒骂出声!

  在她的怒骂声中,八杖打落,长凳上的柳儿也已经气若游丝。

  “柳儿……”

  飞奔上前,阮寒儿泣不成声!

  “你们都给本王妃瞧着,这就是胆大欺主的下场!”环顾四周,端木暄对众人沉声告诫。

  端木暄的告诫,令在场众人噤若寒蝉!

  “柳儿……”

  忍着身上的剧痛,阮寒儿将柳儿揽在怀中,猛然抬首,她怒睁着双眸望向高高在上的端木暄。“若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定会与你斗个鱼死网破!”

  此刻,她的双眸,不复初时的妩媚,已被浸染成猩红之色,在那片红里,有火焰在跳跃舞动!

  “妻,永远是妻,妾,永远是妾,名典有云,妾大不如妻!无论你如何受宠,终究只是个妾侍,而我则是皇上钦赐给王爷的王妃!妹妹可知,单凭你方才的这句话,我便可治罪于你!”

  垂眸,视线轻扫过阮寒儿满是怒容的精致面庞,端木暄知道,此刻的阮寒儿,定是恨极了她!

  这一切虽非她所愿,却一定要如此行事,怨只怨,她们的夫君同为一人,而她,在怜悯她人之前,必须先确保自己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一切,只为了活着……

  仅此而已!

  气血,在胸臆间翻滚,她的话,让阮寒儿心底滋味难辨,却又无从反驳!

  论出身门第,论美貌才情,她样样高过姿色平庸的端木暄,但她偏偏没有坐上昶王王妃的位子!

  依稀间,记忆回到几年以前……

  彼时,新皇登基之后,赫连煦自外游历归来。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一日,在桃花林中,他凝望着她,语带萧索的问她,可愿意嫁他为侧妃。

  天知道,嫁他,是她这一生最大的愿望。

  是以,即便是侧妃,她也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

  过往几年,她曾偶有问及,为何他不娶正妻,但每每问到此事,他总是微微一笑,语带怅然的说道:“没有正妻,你便是府里女主人,这样不好么?”

  无数次,她想要问他,既然他如此宠爱于她,为何却不娶她为正妻。

  但是话到嘴边时,看着他如幽潭一般的瞳眸,念及他怅然的语气,她退缩了。

  只因,她爱他。

  爱惨了他!

  她怕问出一个自己承受不了的结果!

  她以为,只要她不问,便一直会是王府里的女主人,但,今日她的美梦碎了,只因端木暄说的那句——妾大不如妻!

  曾几何时,她已然忘了,于他,她只是个妾!

  而……妻妾有别!

  看着阮寒儿的神色,从愤恨,渐渐的转为戚然,端木暄双眸微眯:“若我是妹妹,此刻当做的,便是替自己的丫头去请大夫!”语落,不看阮寒儿的反应,她微微抬眸,望向赫连煦所在的花圃前。

  映入眼帘的,是百花争艳的锦簇花卉。

  那个人,早已不知在何时离去了。

  到底,他还是没有出面!

  在心中喟然一叹,将手搭在翠竹的腕上,她轻盈起身。

  “恭送王妃!”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61章 侧妃服软-废后难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