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大结局-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102、无能为力-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师傅。”

  上玄都这么说了,郁清宁的心里仍旧有些不可相信,自己的师傅的能力她是知道的,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傅竟然都救不了魏晓晓了。

  那不就是说,魏晓晓就无药可救了吗?

  要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魏晓晓死去吗?

  郁清宁迟疑了,眼里水汽氤氲,满是酸涩。

  魏晓晓算是她这一世最先认识的的朋友了。她当然是不愿意魏晓晓出现这样的事情的。只是……

  上玄都说了这样的话,那么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宁宁。”叶陵濬站到了郁清宁的的身后,安慰着她,“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见到的。”

  他心里也不愿意的,但是这样的情况无可避免。

  “啧啧,看着自己最喜欢的人就这么一点点的死在自己的手下,这种滋味怎么样?”

  肖华在他们不远处站定,看着他们,目光带笑,只是看在郁清宁等人眼里,却是无比的的愤怒。

  “肖华,你的心就这么的恶毒吗?你自己得不到的幸福,就要让所有的人都毁掉吗?”郁清宁看着肖华,目光满是愤怒,“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执着于这些,有意思吗?”

  “意思?”

  肖华冷笑,神色渐冷,“看着你们这些人一点点的死去,我觉得很有意思啊。”

  似乎是被戳到了伤心处,肖华整个人都暴躁起来。

  当初师傅没有在意过她,所有人都没有在意过她,那么现在,她又何必去在意别的人呢?

  肖华冷哼,手中结印,黑色的带着压抑的气息在肖华的手中聚集,一股庞大的压力排山倒海的向众人涌来。

  对于郁清宁他们来说,这些压力虽然难受,但并不是不能够忍受,但是对于那些实力不如他们的人来说,一如王瑶等人,就真的难以接受了。

  其实不只是郁清宁这边的人接受不了,就连是肖华那边的人也是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肖华现在出手的时候,已经顾不及哪一方是自己的人,哪一方是上玄的人了,

  在肖华这样的的胡乱攻击之下,受伤率是不断的上升。

  上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神色一凛,庞大的生气在手中聚集,白色的光芒将他们这一方的人全都包裹在内,形成一个坚硬而又巨大的保护罩,使得他们免受伤害。

  李焱跟魏晓晓自然也是在里面的。

  有了上玄的发力,众人自然是没有被伤到的。肖华见状只是冷笑,手中黑气是越发的浓郁了,不住的往保护罩上面攻击着。

  要支撑着这么庞大的一个保护罩,还要顶着肖华的攻击,这对于上玄而言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郁清宁等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纷纷将自己的能力传递给上玄,助他一臂之力。

  肖华只是冷笑,加大了攻击力度,保护罩的边缘骤然破了一个洞。

  郁清宁等人一惊,就在这时,肖华的攻击已经过来了,目标正是李焱跟魏晓晓两人。

  几人虽然有心想要救助,但是现实状况确实不允许,他们要是撤力的话,这个保护罩很有可能就摇摇欲坠了。

  眼看着那攻击就要波及到李焱跟魏晓晓的这边的时候,李焱跟魏晓晓的周边忽然漫出了一道狭长的淡蓝色光芒,将这两人都给彻底的包裹进去了,攻击在落到这个保护罩的时候,顿时被反弹回去了,肖华一时不差,竟然被打到了。

  “什么?”

  肖华还是头一次碰见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惊愕起来。

  上玄现在已经是没有能力去建立起这样的保护罩了,而且,就算是以往的时候,最多的,也就只是能够将这个攻击给堵住而已,自然是反弹不会来的,但是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反击了回来,并且还让她受伤了?

  肖华心里说不惊愕都是假的!

  目光扫向四周,她的表情满是愤恨,“谁?谁在暗处?给本尊滚出来!”

  肖华这话一落,不只是上玄,就连郁清宁等人也都惊讶起来。

  他们还真是没有发现,这周边竟然还有着其他的人!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过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还是这样的的执迷不悟。”

  话音落下,一个淡蓝色衣衫的人顿时出现在了这里。

  他的五官柔和细致,浑身自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不怒自威,就像是跟这自然融为了一体,要不是这人自动站出来,他们还真是发现不了这个人。

  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魏晓晓倒是一惊,这个人,不就是之前在地铁站里见到的那个票务员吗?

  李焱对于这个人倒是还没有多少的印象,但是魏晓晓的印象就深了。

  这个人之前的在那里出现了两次,而且还跟魏晓晓有过话语的接触,所以魏晓晓对于这人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再者,这个人之前的时候,出现的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地铁票务员吗?怎么现在……会突然的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你是谁?”肖华在看到这人的时候,表情是无比的震惊,不过是一瞬,便又恢复到以往的冷然。可是心里却是又惊又疑,“你有什么目的?”

  上玄在看到这人的时候,表情是无比的激动,但是这激动不过是一瞬间,便被他给压了下去,又换上了一副努力平静的面容。

  “敢问,您是……”

  那人淡淡一笑,看向上玄的目光是无比的温和,但是在看到肖华的时候,目光却是瞬间冷了下来。

  “不过是换个具皮囊,你们就不认识为师了吗?”

  那人淡淡的一句话便让这两人顿时彻底的给惊住了!

  其实不只是这两人,就连是在在场的其他人,也是彻底的惊住了!

  上玄跟肖华的师傅……

  那不就是……

  上仙银隳!

  郁清宁一下子就想到了,在很久以前,有关于这个银隳的传说。据说,这可是修仙大陆上唯一一个能够称上仙的人,窥得天机,造福世人,在大陆上有着极高的声望,称之为修仙界第一人也丝毫不为过。

  只是在郁清宁拜师上玄的时候,银隳都已经过世许久了。然而现在,却是有人自称是上玄的师傅银隳,郁清宁跟叶陵濬的心里说不震惊都是假的。

  可是看着上玄跟肖华的那个表情,倒是不像作假的……

  难道说,这个人,真的就是那个上仙银隳吗?

  “胡说,我的师傅他早就圆寂了,你是谁?竟然敢冒充他!”

  肖华的惊讶不过是一瞬,很快的便就反应过来,然后指着突然在上空出现的那人,目光冷的厉害。

  她的师傅一直都死了,早都死了,是她亲眼看着他死了的。所以让肖华相信她的师傅还活着,肖华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看来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袋儿进步都没有。”

  听着肖华这话,银隳对于肖华的表情满是失望。

  他淡然的在地上站定,周身自由一股气场,所到之处,怨气尽散。

  “你不是一直都在疑惑,我当初为什么会把掌门之位传给什么都不如你的上玄,你当时以为是我重男轻女,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只早就预见了今日的场景,为了避免这样的祸端,才做出来如此的选择,倒是没有想到,却反倒是促成了这一切的因。”

  说道这里,银隳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后悔。

  那个时候,他只是认为自己要将这一切给避免了,所以才将师门之位交给了上玄。说起来,上玄能够拿到掌门之位,并不是因为上玄的天分,而是因为上玄的心地。

  是的,肖华的天赋是好,但是肖华的心思不正,而上玄,虽然天赋不太好,可是心地却是让他十分的放心。

  他不指望着师门能够发扬光大,只要是能够作为正义一方,好好的将这个世界给守护者就可以了。

  可是没有想到,哪怕是交到了上玄的手里,依旧还是这样的情况!

  甚至他当日的决定,就是造成了这一切的因!

  每每想到这里,银隳的心里就觉得十分的后悔。

  倘若……

  当初没有做出那样的决定,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可是事已至此,银隳也不会觉得后悔了,因而都在一直想着办法将这次的事情给挽救回来。

  是的,当初的时候,他的那具身体是死了的,现在存在的,不过是之前寄托在灵珠里的一丝最后的念头,并且将自己的念头给再次的给保存了起来,在这个时候,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有着灵智的,但是在越来越多的轮回之中,这实力也在不断的恢复着。

  一点点的,慢慢开始,直到这最重要一世,才算是终于给修成了人身。

  毕竟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也是十分的纠结的。

  原本还想着,肖华会在这个时候,不说是后悔,至少也会是反思一下,但是没有想到,她依旧是这么的冥顽不灵。

  现在看来,哪怕是当初将肖华给成为了掌门,之后的结果也不会是多么的长远。

  肖华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去做掌门。

  “师傅,您当初不是已经……”上玄见银隳主动的说起了当初的事情,自然是信了不少,又见银隳说了那些遇见自己的场景,心里顿时就相信了。不由得将自己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怎么现在又……”

  “说来话长,这些事情就日后再说了。”

  银隳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解释,而是径直的到了魏晓晓跟李焱的跟前,魏晓晓这个时候,身上的生气已经所剩无几了,整个人奄奄一息,李焱看着魏晓晓,眸子里满是哀伤。

  “求你救她。”李焱看着到了跟前的银隳说道。

  这个人不是凡人,更是上玄跟肖华的师傅,所以说,李焱觉得这个人是有着很大的可能能够将魏晓晓给救回来的。

  银隳在看见了魏晓晓的状况之后,只是抿了抿唇,什么话都没有说,手上淡蓝色的光芒闪动,朝着魏晓晓一挥,时间在这一刻骤然停止。

  当然了,李焱只觉得这停止的是在魏晓晓这里的。

  李焱也说不来这种奇怪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个时候,时间好像是在魏晓晓这里停止了一样,半点儿变化都没有了。只是让他担忧的是,魏晓晓的呼吸也停止了……

  “别担心,只是时间减速了。现在的我没有办法去救她,至少要将这次的事情给解决了。”

  银隳淡淡的说了一声,然后才到了那边,看向了肖华,目光虽淡且冷。

  “看来这个时候,是该让你明白了。”

  肖华不甘心,还想要反抗,然而不待她手中黑气聚集,银隳叹息一声,伸手结印,一股强大的力量便向肖华而去,整个空间都弥散着蓝色的光芒,耀眼的让人睁不开眼。

  片刻之后,光芒才消失。

  而等到郁清宁他们看得时候,才发现肖华已经不见了。

  银隳的脸色带上了几分苍白,又回到了李焱跟魏晓晓的跟前。

  银隳虽然说是在人间轮回了这么多次,但是这功力也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在他赶到这里的这个过程,便是用了不少的功力了。

  可以说,他的本身早就在世间消失了,而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不过是一个影像,又或者说,这是他的一抹执念。

  因为放不下上玄他们,所以拼着最后的一点儿功力,将自己的一抹意念给投入到了轮回,而现在,解决了肖华,这也就算是结束了使命了。

  而现在,就算是想要去救魏晓晓,他也是有心无力的。

  他的存在,就只是为了上玄跟肖华,至于别的人,当初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只是现在,却是多了魏晓晓跟李焱这么两个意外的因素。但是这两个人却是让他很喜欢,所以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想办法,努力的让他们避免此次的祸端。

  “虽然我救不了她,但是你可以。”银隳看着李焱说道,“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什么办法?”只要是能够救魏晓晓,李焱觉得无论要自己做什么都可以做的。

  “我会有办法让她再次轮回,但是她每一世都会受尽磨难,只要你能够守护她,初心不变,那么从第十世之后,她便可以再次复活,而你们,也可以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银隳说道,又补充道,“在这之前的每一世,你不能觉得累,也不能够放弃,甚至一点儿动摇都不可以,你能够做得到吗?”

  “可以。”

  看着怀中的魏晓晓,李焱的目光没有半点儿的退却和犹豫。

  要不是魏晓晓,他早都没有了要活下去的动力了,可以说,他活着就是因为魏晓晓。

  而现在,魏晓晓不在了,那么他也就不需要动力了。

  “好。”银隳点点头,“那我就开始了,你要做好准备了。”

  “嗯。”

  淡蓝色的光芒将李焱跟魏晓晓两人笼罩,光芒氤氲中,他们的身影渐渐的淡了起来,李焱看向郁清宁跟叶陵濬,微微一笑,“珍重。”

  “珍重。”

  郁清宁眼睛红红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倒是叶陵濬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

  李焱跟魏晓晓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挽救,现在银隳竟然出现有了办法,那也就是一个转机,在叶陵濬看来,这是一个好事。

  跟他们打过了招呼,李焱这才低头看着魏晓晓,目光缱绻而又温暖,轻轻的在她唇上一吻,“晓晓,等我。”

  光芒大盛,两人的身影也在这光芒之中消散。而就在这两人消失之后,银隳的身影也慢慢的开始透明起来。

  上玄看见之后,顿时就紧张了,“师傅。”

  “时间到了啊。”银隳不甚在意的笑了笑,看向上玄的目光是分外的柔和,“这不过是我死前的一抹执念,能够撑上这么长的时间,帮助到你们,我已经很是知足了。”

  上玄的嘴巴动了动,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原本以为师傅早已经仙逝了,可是没有想到,在这么多年以后还是可以看见师傅。然而就在师傅帮助他解决了这极大的麻烦之后,却被告知,这只是一抹执念,时间到了就要消散。

  上玄的心情几经起伏,哪怕是见惯了人事情长,也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了。

  “你们是上玄的徒弟吧,第一次见你们,师祖是该送你们一些见面礼了。”银隳看着郁清宁跟叶陵濬,目光温和,随手一挥,便有两样东西浮在了两人的面前,“这就算是送给玄孙的小礼物了。千万要珍惜眼前人。”

  “多谢师祖。”

  尽管有些不可相信,但是这就是事实。对于这位师祖,不过是谈笑间就将自己的徒弟,他们的最佳对手肖华给解决了。

  郁清宁跟叶陵濬对于自己的这个师祖还是比较尊敬的,银隳的好意不能拒绝,两人伸手便然后将面前的悬浮的东西握在了手里,是一对玉佩,触手温润,是个好东西。

  见郁清宁他们讲东西给收下之后,银隳的脸上这才带上了几分的笑意,对着众人点点头,慢慢的消散在了空气中。

  就在银隳消散的时候,空气中再次漫出了淡蓝色的光芒来,于此同时,他们发现原地的怨气早都已经消散了。

  而那些暮森五堡的人,也彻底的消失了。就连是满地的尸体,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一片空间里,骤然就只剩下了郁清宁他们这一方的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银隳在临了的时候,还帮了他们一次。

  既然肖华都已经消失了,那么暮森五堡跟梦都四家的存在也就可以更改了。

  暮森五堡现在已经完全不是梦都四家的对手了,之后的摊子,银隳是相信上玄可以解决的。

  而那些跟肖华有关的人,在这个时候,却是彻底的消失了。

  比如,成为她奴仆的赵一航,跟她定下了主仆契约的徐娇娇跟孟尧。

  一切的事情从这个时候开始,就结束了。

  ——

  韩家在这次的战斗中损失惨重,而且,因为肖华以及暮森等人的存在,银隳将那些人身上的异能是全部的给拔除了,既然是拔除了,那么从此以后,这天底下的人,就都是所谓的普通人了,根本就没有了异能者了。

  对于郁清宁等人来说,是与不是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区别。

  韩家的元气大伤,很快的便陷入到了混乱时期,从梦都四家给没落了下去。

  至于王家,在这次的战斗中损失也是不小,王锦在这次的战斗中更是发挥出色,在短短的时间里,更是得到了王家的家主之位。

  从这个时候,王锦上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跟叶家的关系给改善了。

  叶家的老爷子也不是一个拘泥于过去的人,再加上,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冤家宜解不宜结,所以也就将这事情给揭过去了。

  在之后,便是郁清安跟王琼的婚事了。

  郁清安的心里是喜欢着王琼的。只是因为以前的关系,不好说出来,但是现在,既然两家的恩怨都已经解决了,那么这种事情自然可以确定下来了。

  郁伦跟严书玫两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心疼着郁清安的。

  作为郁家的长子,郁清安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担负起了郁家的重担,开始在商界驰骋,面对着那腥风血雨。

  郁伦跟严书玫觉得自己都是亏欠着郁清安的,现在好不容易察觉到了郁清安的心思,那么自然是尽力的撮合着的。

  王琼之前虽然说是要忘记郁清安,但是感情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的就放下?在知道了郁清安的心思之后,两人水到渠成的也就在一起了。

  郁清安的婚事说是闪电战也毫不为过。从确定关系到订婚,再到结婚,不过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速度快的让人咂舌,也让有的人开始羡慕了。

  郁家的长子郁清安都已经结婚了,而早早就跟郁清宁订婚的叶陵濬是看不过去了,于是理所当然的就要求跟郁清宁结婚了。

  谁知道郁清宁在这个时候,却是说要有别的事情要做,不但没有答应,甚至在这段时间忙的叶陵濬连找个人都十分的困难。

  叶陵濬不满了,幽怨了。

  这个时候,上官思扬跟秋月在一起了,叶陵泫跟韩如雪在一起了。几乎在自己身边的人,除了一个王锦,几乎是都成了一对了。

  这看在叶陵濬的眼里,就是赤果果的刺激啊。

  但是叶陵濬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就这么办了。

  叶陵濬的生日很快的就到了,叶家的人并的米有大办,叶陵濬不喜欢,所以也就是亲近的人在一起在叶家吃了个饭,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作为叶陵濬未婚妻的郁清宁却是没有到场。

  就在叶陵濬低气压盘旋的时候,忽然收到了自家媳妇儿的短信,要他去楼上自己的房间,说是有惊喜。

  叶陵濬将信将疑的过去,在打开门的那一瞬,整个人顿时愣在了原地。

  “我常在想,应该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像你对我那么好,好到我的家人也被照料,我的朋友还为你撑腰……”

  叶陵濬没有想到,自己刚进去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站在房间中央,一身雪白婚纱的郁清宁。在听到她唱歌的时候,叶陵濬面上先是错愕,然后便化作满满的开心。

  之前一直都不明白郁清宁到底是在忙些什么,但叶陵濬却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是在为了自己的生日做准备……

  叶陵濬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只知道在这一刻,是无比的开心,郁清宁会是这么的在意他,一种温暖而又酸涩的感情瞬间便填满了胸腔。

  “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我愿意每天在你身边苏醒。就连吵架也很过瘾,不会冷冰,因为真爱没有输赢只有亲密。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我愿意打破对未知的恐惧……”

  一直到郁清宁一曲终了,叶陵濬这才回过神来,随即大步向郁清宁而去。郁清宁扑进他怀里,双手缠上他的脖颈,墨眸溢满了笑意,“叶陵濬,生日快乐。”

  “这份礼物我很是喜欢。”

  叶陵濬回望着她,专注的好像世界就剩下了她一个人,“不过……”

  “嗯?”

  “你居然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瞒着我。”

  郁清宁的眼神有些躲闪,“这不是要制造惊喜吗?”

  要是不瞒着叶陵濬的话,怎么可能会有惊喜啊?

  “宁宁你瞒的我真苦啊。”

  叶陵濬的声音沉沉的,蕴含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

  虽然说心里是清楚的知道郁清宁这样做的原因,但是,被瞒着,自己还是觉得十分的不爽。

  “……”郁清宁的嘴角抽了抽,这个人,要不要这么计较的啊?

  不过说起来,似乎的确是她不对。

  于是很干脆的问道,“那补偿你怎么样?”

  叶陵濬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眼,目光渐深,“肉偿吗?”

  肉……肉偿?

  真亏他能够说得出来!

  郁清宁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想多了。”

  “那不好意思,别的补偿我不接受。”

  叶陵濬也使出了小脾气,仰着下巴,神色傲娇,一副不肉偿我就生气的模样。

  郁清宁有些无奈,踮起脚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能不生气了吗,叶先生?”

  “这么敷衍?”叶陵濬眸光一闪,直接伸手勾住郁清宁的下巴,语调低沉,“起码也要这样才行。”

  说吧,火热的唇舌便覆了上来,带着无尽的热情,攻破牙关,一路驰骋,根本就容不得郁清宁反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大力推开:“弟妹啊,你们怎么还不出来?教堂都已经布置……”好了。

  叶陵泫剩下的话在看到屋内的场景时生生的卡在了喉咙眼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正是尴尬。

  两人几乎是在叶陵泫进来的瞬间就分开了,郁清宁的面色有些娇羞,而叶陵濬则完全是一副被打扰了好事的阴沉,只不过此刻倒没有爆发出来,而是还算淡定的问起了叶陵泫别的事情。

  “二哥,你刚刚说什么?教堂怎么了?”

  他过生日,跟教堂有个半毛钱的关系?

  “呃……”叶陵泫的嘴角抽了抽,看了看叶陵濬,又看向了郁清宁,试探的问,“弟妹没有跟你说吗?”

  叶陵濬闻言目光更是再度放在了郁清宁的身上,语气危险,“要跟我说些什么?”

  郁清宁简直是想钻到地缝的心情都有了,不过在现在的状况之下,肯定是不可能的,揪着裙子,低着头不敢去看叶陵濬,“看着我身上的衣服,你就没有点别的感受?”

  嗯?

  听郁清宁这么一说,叶陵濬的目光才再次将郁清宁给打量了一遍,是一套裁剪的当很是漂亮的婚纱……

  等等!婚纱?

  叶陵濬一怔,在想到刚刚从叶陵泫嘴里听到的教堂两个字,叶陵濬的脑子里瞬间冒出了一个念头。

  “宁宁,你要跟我结婚?”

  郁清宁点点头,不过仍旧没有去看叶陵濬,在戳着手指,显得有些小心,“这不是想给你惊喜吗?”

  自家哥哥都已经结婚了,叶陵濬也整天都心心念念着,所以她就想着干脆在叶陵濬生日这天一起给办了……

  叶陵濬还有些恍神,惊喜来的太过于突然了,让叶陵濬还有些不敢置信。

  叶陵泫已经看不下去了,进来直接拉着叶陵濬去换衣服了。

  ……

  浑浑噩噩的换好了衣服,直到跟郁清宁站在教堂里,面对着神父,已经下方熟悉的众人时,叶陵濬才终于相信了这是现实,而不是梦。

  神父笑着看向面前这一对准夫妻,然后问郁清宁:“郁清宁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郁清宁回答:“我愿意。”

  神父又问新郎:“叶陵濬,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叶陵濬回答:“我愿意。”

  神父对众人说:“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做证?”

  众人答:“愿意。”

  交换完戒指,神甫才道:“叶陵濬,郁清宁,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向在坐各位宣布你们为夫妇,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说完,全场更是爆出了阵阵呼声,“亲一个!亲一个!”

  叶陵濬看着郁清宁,目光灼灼,轻声道:“宁宁,我爱你。”

  郁清宁笑着回望他,“叶陵濬,我也爱你。”

  唇瓣相触,一吻天荒。

  ——

  全文完

  ------题外话------

  有着很多的不完美,不过在今天还是完结了,感谢一直陪着我的各位亲们,相信着我,支持着我。1号到7号,粉丝等级在秀才以上留言的亲们都有币币~番外应该会有,更新时间大概会在12月中旬了,我要开始休息啦~

  最后,推荐好友的现代宠文:

  作者:潇湘美娜;

  作品:【重生之纨绔娇妻拽翻天】

  简介:四年婚姻,在别人眼里,相濡以沫,情天万里,

  到头来,水中捞月,雾里看花,

  倾其所有,却换来双重背叛。

  上天待她不薄,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翻手云覆手雨,她是韩家的合法继承人;

  投资发大财,她素手握着安阳市的经济命脉;

  在她眼里,没有打不赢的官司,只有不想打的官司。

  

[读者须知]:下一篇:情劫本难过-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