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78、重新追你-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6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77、二更-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好在郁清安接下来的话还算是不错,在叶陵濬听来还算是顺耳,这才没有跟郁清安闹开。

  在挂断了郁清安的电话之后,叶陵濬的心情还有些不敢确定的。

  片刻之后,却是笑了起来。

  这件事情,从某种程度上,还是得感谢一下王锦了。要不然的话,事情也就不会进展的这么顺利的了。郁清安的话语内容很是简点,就是不会主动的去曝光跟叶陵濬的婚约,但是叶陵濬可以自这段时间里去追求郁清宁,也就是说,要从一开始的时候,在重来一遍。

  叶陵濬的心里虽然有着不爽,但是这也算是郁清安的让步了,叶陵濬不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了。

  再加上,之前的时候,叶陵濬的确是没有好好的追求过人,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也自然是要将之前欠郁清宁的事情给补上了。当然了,叶陵濬是不会承认还有自己的一份小心思在里面的。那就是要跟王锦一争高下。

  王锦都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追求他家媳妇儿了,他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岂不是太让人憋火了?

  所以当郁清宁第二天早晨下楼的时候,看见宿舍里门口的叶陵濬时,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叶陵濬这个家伙怎么会突然的来她学校的?

  而且,还弄了这么大的一个阵仗?

  叶陵濬今天来的时候,比起王锦昨天的举动,可谓是要狠得多了。

  王锦昨天只是抱着一束玫瑰过来了,后来郁清宁拒绝了之后,王锦便将那束玫瑰给扔了,毕竟那是送个郁清宁的,要是在这个时候,转送了其他的人,那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王锦还是要着自己的脸面的,自然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那样愚蠢的生气来了。

  但是在今天早晨,却是再次送了一束玫瑰花过来。郁清宁在受到花之后,毫无疑问的丢给了宿舍的几只去玩,至于那些花被摧残的怎么样了,那就不关郁清宁的事情了。

  反正这花都到了她的手上了,那么如何处理也就是他的事情了,跟王锦是半毛钱的关系都打不着的。

  看见叶陵濬,郁清宁的第一感觉就是,叶陵濬不会是来带她回去的吧?

  毕竟昨天那么大的阵仗,郁清宁是不相信叶陵濬会不知道的。

  而且昨天那件事情,虽然是被压了下来,但是在梦大之内,还是被传疯了的。

  王锦,那可是梦都首屈一指的太子爷。

  郁家要是跟王家联姻了,那么叶家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郁清宁是不会在意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但是在看到叶陵濬的那一瞬,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要去该怎么办才好了。昨天本来想说打电话给叶陵濬解释一下的,但是郁清安说自己会跟叶陵濬说,要郁清宁不用担心。

  郁清宁无奈,只得是听了郁清安的话,没有给叶陵濬打电话了。所以现在看见叶陵濬的时候,郁清宁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

  她不知道这该怎么办,可不代表着叶陵濬就不知道要怎么去做了。

  他将手里的一大推塑料袋送到了郁清宁身边,微微弯着嘴角,“早饭。”

  “啊?哦。”

  郁清宁被这样的叶陵濬还真是给吓了一大跳,莫名其妙的过来送早饭,但是这样的叶陵濬看着不像是有生气的样子,这让郁清宁还是有些捉摸不透叶陵濬现在的心情。

  有些机械的从叶陵濬手里拿过了早饭,然后郁清宁便看见叶陵濬往后瞄了一眼,只见后面跟着的六子乖乖的将手中的欧石楠给抱了上来,叶陵濬从六子手中拿过花束,这才递给了郁清宁,“郁小姐,我喜欢你。”

  就在郁清宁准备接过的时候,叶陵濬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郁清宁当场就懵了。

  这个叶陵濬,这是要搞什么鬼?

  郁清宁觉得,自己不就是昨天没有好好的跟叶陵濬打个电话交流一下,怎么就感觉这相处就变困难了很多呢?

  叶陵濬才没有管郁清宁的怔愣,直接将花给塞到了郁清宁的手里,然后再次温(诡)柔(异)的笑了笑,“我中午的时候来接你吃午饭。”

  说完,叶陵濬便跟六子一样来去匆匆的走了。

  郁清宁的大脑还是有着那么片刻的当即的,直到秋月等人凑到了郁清宁的身边,一脸揶揄的看着郁清宁,“女神,叶教官在跟你告白啊!这是不是被昨天王锦的那个举动给刺激的了?”

  郁清宁还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好了。但是想了想,似乎也就只有这个可能是最贴合实际的了。

  昨天的事情,郁清宁本来是想跟叶陵濬说的,但是郁清安却是让郁清宁暂时先不要说,说是自己去跟叶陵濬说的,但是现在的情况,郁清宁总觉得好像有哪里是不对劲的。

  不行,她得打个电话好好的问一下郁清安了。

  将手里的早饭提回了宿舍,郁清宁这便拿出了手机给郁清安打电话了,

  郁清安接电话的速度很快的,可能是因为打电话的人是郁清宁把,所以这速度自然是杠杠的。

  电话刚一接通,郁清宁就直接开口,“哥你都跟叶陵濬说什么了?”

  怎么叶陵濬今天就变成了那个样子了?

  甚至还是十分别扭的都叫起了她郁小姐了。

  虽然说,郁清宁在一开始的时候,是十分抵触叶陵濬嘴里那些奇奇怪怪的称呼的,但是现在,叶陵濬终于正常的时候,郁清宁却是又不习惯了,总是觉得这样的叶陵濬是更加的奇怪了。这样的感觉来的莫名其妙的,但是郁清宁还真是有些接受不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的。”郁清宁的回答显得很是理所应当,“只是让他去好好的追一下你,仅此而已。”

  追……他?

  还仅此而已?

  郁清宁表示自己的脑回路真的是跟自家哥哥的不一样,要不然郁清安的话,郁清宁怎么会觉得是这么的震悚的呢?

  于是试探的商量道:“哥,我们都在一起了,这样不用了吧?”

  “当然要的。”

  郁清安的回答不容拒绝,“叶陵濬之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竟然都没有跟我们说,现在,是时候让他也碰一下钉子了。”

  太过容易得到的东西,总是不会去轻易珍惜,郁清安就是要叶陵濬保持着危机感,他们郁家的女儿,可不是非得嫁给叶陵濬的,要知道,只要有他在,那这梦都名门中,任何一个家族都是担得起的。

  郁清安这也是为了郁家在考虑,这样的办法,有点在给叶陵濬添堵的意思,但要是运用的好的话,也就不算是添堵了,反而是变相的在跟郁清宁和叶陵濬制造机会了。毕竟这两人的事情,郁清安有时候,还真是挺同情叶陵濬的。

  明明有着媳妇儿,却是还要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到处被人惦记着。

  这一点,不只是叶陵濬觉得不爽,其实就连是郁清安这个哥哥,也是觉得不怎么爽的,只要是一想到有这么多人,为了郁家而争夺郁清宁,郁清安的心情能好就怪了。

  所以在这些人里面,郁清安还是比较看重叶陵濬的。

  至少叶陵濬,还算是有心了。

  叶陵濬的事情,也就这样了,郁清安跟郁清宁大概的解释了一下这件事情,便挂断了电弧,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忙,而且,依着叶陵濬的性子,这件事情也不会这么简单地就结束吧?

  这一点,郁清安是不相信的,叶陵濬也是不太可能收手的。至于郁清宁,完全就是第一个旁观者,管他事情会发展到哪步去呢?

  郁清宁这一生已经确定了自己喜欢的人了,那个人就是叶陵濬无疑了,怎么都不会改变的,在挂断跟郁清安的电话没有多久,叶陵濬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

  “你今天是发的什么疯?”

  对于叶陵濬,郁清宁开口就是指责,“我哥不嫌事大,你怎么也跟着一块儿胡来?”

  郁清宁觉得本来自己就因为昨天王锦的事情,在学校里收到了一大波女生的嫉恨了,现在还加上叶陵濬的,估计她都要被学校里的女生给吃掉了吧!

  这样的情况,郁清宁只要一想想,心里就是有些无语的。

  虽然说她不是怕,但是这麻烦真的是不喜欢的好吗?

  更何况,她本身就是有着一个小小的知名度的,这么一整,这知名度估计会爆表才对……

  “郁清安说的话不错,”叶陵濬在那边反倒是笑了,“宁宁,你在担心我?”

  “才没有。”

  郁清宁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的很。

  太是担心叶陵濬,在这样的事情上,可以说是跟王家彻底的站在了对立面上,这要是处理不好的话,肯定是会产生问题的,但是叶陵濬还真是米有在意过这点!

  “宁宁,之前郁清安说,我没有好好的追求你,所以郁清安对我的心里很是不满的,在这个时候,既然有人要跟我比试一下,那么我自然是不可以退缩的。”

  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他一直都非常介意的王锦的。

  他知道,郁清宁之前是说过的,自己是挺喜欢温柔的男生的,这个王锦在这一点上,跟那个赵一航倒还是有些相像的,叶陵濬自然是不会准许这个恶人接近郁清宁的。

  赵一航那个人,可是郁清宁前世喜欢的过的人,虽然说,就跟自己对待徐娇娇一样,是没有半分的感觉,但是只要看到那个人出现,心里总还是会产生些不平静才是。

  叶陵濬对于徐娇娇的事情是早早的就放下了,但是郁清宁这里,叶陵濬就真的不敢肯定了。

  赵一航现在已经是王家的乘龙快婿了,那个王瑶虽然是不是个有脑子的,但是手段上到还是算的是不错,不过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个张月月可是王瑶的表妹,而这个张月月,之前可是找了好多次郁清宁的麻烦了。叶陵濬对于王家的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现在是更加的不会了。

  在这个时候,叶陵濬对于王瑶已经暗暗的判了死刑了。

  但是这些,叶陵濬是不会跟郁清宁说的。

  毕竟他要传递给郁清宁的,可都是快乐的,积极向上的情绪,而不是这些,一直都被负面包裹着的。

  在这件事情上,叶陵濬是没有退让的,郁清宁自然是也不能说些什么的。

  “ 而且,”叶陵濬顿了顿,“郁清安这也是在给我制造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你面前的机会的。”

  天知道,往常的时候,叶陵濬只能是依着郁清宁的未婚夫的身份出现在一些可以信任的朋友面前的,但是叶陵濬的心里,却是十分的想要光明正大的以着男朋友的身份,出现在郁清宁的身边的。

  现在,郁清安既然都同意了,那么郁清宁这里还用得着担心吗?

  宁宁本来就是喜欢他的,在这个时候,自然是不愿意看他多受委屈的,所以让郁清宁承认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是很简点的一件事情的。

  叶陵濬的话让郁清宁给沉默了,郁清宁米有想到,叶陵濬竟然是会想的这么周全的,甚至什么都为自己考虑到了。

  这样的男人,只要一想到是自己的,郁清宁的心里就是止不住的开心。

  “叶陵濬,有你真好。”

  是的,这一路以来,一直有一个人站在他面前,为她遮风挡雨,将他小心翼翼的棚子啊手里里,呵护的宛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

  这样的场景,真的是让郁清宁觉得自己很是幸运了。前世的那些不公平,郁清宁也不在谁是抱怨了。

  要是重来一世,能够遇上叶陵濬,那么这也就是值了。

  “好了,既然被感动了,那么中午时候,就跟我一起去吃午饭吧。”

  郁清宁的回答是十分的干脆,“好。”

  ——

  相比于叶陵濬跟郁清宁这边的甜甜蜜蜜的,有人就过得十分的不好了。

  “月月,妈妈在这儿。你快把门开开。”

  张月月的母亲站在张月月的房门之外,脸上满是担心,不住地敲门,但是房门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让张月月的母亲顿时就提起了心。

  “把门给我砸开!”

  一旁的张父心里也是有着担忧的,虽然说张月月这个女儿之前是做了不少的错事,但是现在,自己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女儿,是跟王家的为数不多的联系,张父自然是不会让张月月的作用没有完尽之前就出事的。

  这样对于张家来说,实在是太亏了。

  仆人很快的就来了,直接将门给砸开了。

  屋子里面,到处都是死气弥漫。

  张母刚一进来,便是直奔向张月月的床。

  那床上,明显的有着一个人的身形,但是在到达跟前的时候,张母却是倏然大惊,就连是张父,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过去,谁曾想张月月竟然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床上的张月月,根本就不算是一个女生了,而是一个老人了。

  面容已经苍老的不像样子了,看起来跟八九十岁的老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场景,让张父跟张母顿时就震惊了。

  张母更是没有控制住,就这样直直的晕了过去,要不是有着张父的扶着,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了。在这个时候,心情顿时就不好了。

  张父在看到穿上的张月月的时候,顿时就给王家打了电话,王家的人怎么说都是要比他们家有钱的多,也要高端的多,在这个时候,应该是会有办法的吧!

  张父的心里也是不敢确定的,可要是他在不管的话,张月月的命,马上就要结束了,这好歹也是他的女儿,是他疼了这么多年的女儿了,就这样看着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直接香消玉殒,张父实在是做不到。

  虽然说这儿女儿之前是给添了不少的麻烦,但是经不住张月月跟王瑶的关系好,王瑶虽然说是不太受宠,但是在王家的二小姐这个名头可不是作假的,在这个时候,自然是会发挥到很多的作用的。

  张父当然一个电话就打给了王瑶,王瑶在得知这一点的时候,当即就过来了,想要确定一下自己的想法。

  但是没有想到,在看到张月月的面容的时候,王瑶的心里也震惊了。

  张月月的这个样子,很明显的就是被人夺了全部的生气才是!

  不然的话,张月月怎么会在一夕之间就苍老的这么快的?

  虽然说上次跟张月月是不欢而散了,但是在王瑶的心里,张月月还是自己的表妹,而且上次的事情,还不足以让王瑶对她产生太多的不好情绪了,所以对于张月月的态度还是不错的。

  但是现在在看到张月月的样子的时候,王瑶却是震惊了。

  她不知道张月月到底是得罪了谁,对方竟然出了这么阴狠的招式,直接的将张月月的生气给夺走了,这样的行为真的是太可憎了!

  不过异能的事情,张家的人是不知道的,他们只知道梦都四家的人向来是神秘的,但是到底神秘在哪里,他们还真是不知道的。

  将张月月的父母给支走了,王瑶这才动用着异能,让张月月给醒了过来。

  张月月醒了之后,便看见了坐在她床边的王瑶,张月月一怔,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都没有力气,而且一动,也是各种的不舒服。

  “表姐……”

  一开口,张月月便被自己的声音给下了一大跳,自己的声音,怎么会变成了和这个样子的?

  张月月之前的声音虽然比不上郁清宁,但也算是十分的好听了,要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在娱乐圈里混的还算是不错了。

  但是现在的声音,沙哑难听,就跟一个老人的异样,而且吐字的时候,还是比较模糊的,这样的情况顿时让张月月急的都快哭了。

  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她不过是睡了一觉,为什么醒来什么都改变了?

  “月月,你这几天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

  王瑶在看到张月月的这种样子,心里说不心疼都是假的,只是张月月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该要了解的事情,王瑶还是要了解一下的不然的话,岂不是让张月月白白的受了这些远去了。

  王瑶也是比较护短的,虽然这个护短比不上叶家的跟郁家,但是王瑶打从心里,也是想要给自己的这个表妹讨回一个公道的。

  “表姐,我怎么了?”

  张月月没有直接回答王瑶的话,反而是问起了自己的事情。

  眼见王瑶面露不忍,张月月心里便一紧有了个大概了,但是真当看到镜子中的脸的时候,张月月还是惊叫出声,“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她可是长得那么美的一个人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的?

  不可以!她绝对不可以变成这幅鬼样子的!

  “月月,你告诉我,最近有没有陌生的人接近你?”王瑶再次问道,“你要告诉我真相,月月,表姐也不瞒你了,你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便是因为你体内的生气被人取走了,生气是维持人正常生活的根本,你没有了生气,自然是不会再是以前的样子的。”

  听着王瑶的话,张月月的脸色顿时就灰败起来。

  她想到那天在巷子里,那人对她说的话。

  “把你的生气给我,三天内我帮你报仇。”

  那个时候,张月月还在疑惑着为什么是三天,因为依着那人的强大能力,半天的时间便足以解决了,但是那人却是说三天。

  张月月那个时候不明白的事情,现在是全部都明白了。

  那个人说的三天之后,可不就是现在了?

  现在才是到了时机,也就是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

  说来说去,怪的都是她自己啊!

  张月月觉得自己真的是蠢死了!

  就算是再恨郁清宁,可是他也想好好的活着的,要是郁清宁没有死掉,而她却还变成了这幅鬼样子,她实在是接受不了。

  “表姐,你有没有办法救我?”

  张月月现在已经把王瑶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了,所以是紧紧的看着王瑶,生怕他说出什么别的话来。

  “这件事情有些难办,你要是能够将遇见的那些奇怪的人给说出来,我或许会追到她,从而给她夺回生气来。”王瑶道。

  需要生气的,无非都是一些将死,或者是快四的人,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命,却是肆意掠夺着别人的生命,这一点,王瑶是绝对不容许的。

  尤其是,那个被掠夺生气的人,还他的表妹,那么这就更加的不能被允许了。

  “其实前几天的时候,我是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

  张月月心里求生的念头已经占据了一切,自然是早都忘记了自己跟那人达成的约定了,直接的将那些事情全都给说了出来。

  可是她没有想到,就在自己说出来之后,脑海里忽然炸开了那人那天的话,紧接着,张月月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空,然后双目圆睁,就这样直直的到了下去。

  “月月。”

  看见这样的情况,王瑶当即就回了神。

  不行,现在的张月月可是不能够死的,要是张月月死了,那么岂不是跟自己就脱不开关系了!想着,王瑶便用异能暂时的做了个伪装,之后便叫过来了张家的人,告诉他们张月月是自己得罪了人,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的,自己会回去想办法解决的,请他们不要着急。

  张月月的父母自然是不会有着问题的,毕竟张月月的话都说道这里了,他们要是还继续纠结下去的话,那可不就是不近人情了?只是在王瑶走了之后,他们去看张月月的时候,张月月的手脚已经开始冰冷起来,甚至就连呼吸隐隐的都开始微弱起来。

  两人当即就慌了神,连忙给医院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抢救张月月,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还没有到达医院,张月月就到断了气。

  这件事情,郁清宁还是在几天之后才知道的。

  那个时候,她正坐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里等着叶陵濬的到来。

  叶陵濬这几天可以说是一直都在来找郁清宁,而且是十分的殷勤,反倒是王锦,似乎是在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也许是有事,也许是因为叶陵濬而放弃了,反正不管怎么样,王锦就是没有再来过了。

  这对于郁清宁,叶陵濬,甚至是郁清安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只是郁清宁今天在这里等了好多一会儿,还是没有等到叶陵濬,这让郁清宁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就在这时,空气中有着馨香的香水味传来,接着,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郁清宁的身边,“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郁清宁抬头,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

  这种漂亮是指的五官十分勾人的哪一种,光是看着,便可以让人感觉到一种由内而外的魅惑。

  “抱歉,这里有人了。”

  郁清宁对于这种女人向来是不感冒的,更何况,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也有些怪异,郁清宁还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自然是要会觉得,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依旧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就在郁清宁的对面。

  郁清宁抬头,神色有些冷,“小姐,这里有人了。”

  言外之意,就是你赶紧走吧。

  但是那人就好像没有听懂郁清宁的话一样,依旧是笑意吟吟,“有着这么漂亮的一位小姐在这里,我当然知道这里是有人的了!”

  郁清宁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专门来找自己的

  只是郁清宁不由得好奇了,自己是没有做什么不少的事情,而且叶陵濬又没有什么红粉佳人,所以,眼前的这个来人,就显得奇怪了。

  郁清宁没有说话,不就是比淡定吗?

  在这一点上,郁清宁真的是懒得跟这个人计较。

  不过心里在这个时候,又莫名的生出另外一种感觉来,一定不能让这个人跟叶陵濬见面。

  郁清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感觉来,只是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心里就莫名的有了这个感觉了。

  这么想着,郁清宁也就起身了,准备离开,去找另外一个座位了。

  在这里,郁清宁还不想因为这么一个女人,从而让叶陵濬跟自己之间产生矛盾的。

  但是没有想到对方也不是一个好惹的,“郁小姐,就这么不待见我的吗?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哦。”

  对于这种自来熟的人,郁清宁并不想跟她多说话,但是这个人既然都叫出了郁清宁的名字了,那么很显然的,今天的目的就是郁清宁了。郁清宁闻言停了下来,回头看他,“不知道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只是想要见一下叶三少而已,郁小姐看样子,有些不待见我的。”

  那人巧笑嫣然,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有什么勉强的样子。

  郁清宁心里倒是对这个人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了解了。

  眼前的这个人,要是生在古代的话,一定是个后院争宠的好手。

  瞧瞧这演技,真是杠杠的。不过放在现在,要是进入了娱乐圈,估计也会混的不错的。

  “既然小姐知道了那是我的朋友,那么小姐这话又是何意?”

  郁清宁双手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如果你是喜欢叶陵濬的人,那我就提前告诉你一声,叶陵濬要是喜欢的我的话,那么他断然不能够跟别的女人有着太多的接触的,就算是她的亲人也是一样的。要是有红粉知己的话,我们这段感情,就可以直接的告吹了。”

  说这段话虽然有着郁清宁的小心思在其中,不过郁清宁说的大部分都还是她自己的心理话的。

  她的确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叶陵濬现在的表现是很好,所以郁清宁当初才会那么果断的就答应了他,假若,当时的叶陵濬还有着什么红粉知己的话,那么郁清宁可是不会保证自己不会对叶陵濬做些什么的了。

  郁清宁要的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一点,什么也改变不了。

  叶陵濬也不能够去改变!

  那人在听见郁清宁这话的时候,倒是愣了愣,似乎是没有想到,郁清宁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不过她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这样,所以这诧异不过是一瞬之间,便被她给掩饰了下去,接着,换上了笑容。

  “郁小姐不必介意的,我只是跟叶三少曾经有幸共事过一段时间而已,只是想要跟郁小姐谈谈叶三少的事情,不知道郁小姐有没有兴趣听?”

  看着这女人脸上的笑意,郁清宁其实听想说自己不愿意听的,可是事关叶陵濬,郁清宁觉得自己还是得注意一下的好。

  于是就在自己的位子上又重新坐了下来。

  那女人要了一杯蓝山,一边搅着咖啡,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叶三少看着对什么都不在心上,但是心里却是将什么都记得很是清楚,无论是生日,或者是别的,只要是别人说过,或者是提到过的,他总是会记得十分的清楚的。

  当然了,别人以为叶三少心里冷漠,但是他心里也是十分的温和的,他不是天生就是那样冷的,只是常常不知道要怎么去跟人相处的。但是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却是会卸下所有的防备,一直都是十分的孩子气,也是十分的执拗的。”

  ……

  这女人嘘嘘叨叨的说了好一堆的事情,虽然郁清宁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但心里却是因为这女人说的有些事情而翻起了惊天骇浪。

  这人说着的,有好多的确是叶陵濬的毛病了。

  比如思考的时候,叶陵濬的神态,烦躁时的样子,这些,基本上都是郁清宁了解了好久才知道的,而且一般人都是不知道的,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确实都知道了。

  当然了,郁清宁并不是怀疑叶陵濬背叛自己,只是在一个陌生的女人嘴里听见这些话,心里实在是有些隔阂。

  “我嘛……”

  那女人似乎是见到了郁清宁骤然改变的神色,脸上的笑意不由得更加的深了些,但是在心里就已经确认了自己的想法,“还没有告诉郁小姐,我的名字是……”

  “宁宁!”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叶陵濬的声音,刚好打断了那人的话。

  郁清宁自然是回头去看叶陵濬的,而那个女人也是随着郁清宁的视线看了过去。

  不远处,有人正快步过来,他的手上还拿着两个小小的糖人,在看到郁清宁的时候,目光瞬间就柔和了下来,然后走到郁清宁身边,将那个糖人放在了郁清宁的手里,“你说你想吃的。”

  郁清宁看着送到手里的糖人,表情说不开心都是假的。

  但是毕竟还有着这么一个外人在场,面上的郁色也稍稍退去了些许,朝着叶陵濬努努嘴,“找你的。”

  被点到名的叶陵濬不是没有注意到郁清宁的旁边还有着另外的一个人,只是他不想去理会罢了。

  现在,郁清宁都这么说了,叶陵濬自然是不会反驳了,只得是将目光转了过去,坦然自若的大了招呼,其实也就是点了下头而已

  见叶陵濬跟自己的打了招呼,那女人的神色还有有些愣愣的。

  以前的他,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左右的,怎么现在……

  漂亮的大眼不住的盯着叶陵濬,似乎是在确定着什么,同时柳眉蹙起,又有些不可置信。

  叶陵濬才懒得理会这人在想些什么,直接的拉着郁清宁就走了。

  “不是说要去吃臭豆腐的吗?我知道哪里有的,走吧。”

  “ 好。”

  两人虽然走远了,但是声音还是不断的传回来。

  女人在听着着两人的对话,面上的表情是一片难看。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半点的神色变化都没有?难道说,真的是不知道她是谁!

  可那人明明不是说……

  不行,还是得再试探一次。

  这边

  已经走远了的两人,郁清宁这才松开了叶陵濬的手,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刚刚的那个女人是谁?”

  叶陵濬有些无奈,“你不是已经想到了吗?”

  真正听到叶陵濬这句话的时候,郁清宁的心里还是有些错愕。

  她原先的时候,就在好奇着这徐娇娇到底是个何许人也,但是刚刚在看到之后,才发现,这个徐娇娇还真是不愧于娇娇这个名字。

  长得是真叫一个娇艳欲滴!

  不过……

  想到之前徐娇娇的那些话,郁清宁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她是不是怀疑你?”如果不是怀疑叶陵濬的话,怎么会贸贸然的就出现在她面前?甚至还说了那些奇怪的话语?

  郁清宁可不觉得这是一个偶然,所以最好的解释就是,那个徐娇娇怀疑起了叶陵濬的身份,所以才想来她这里试探一番了。

  “我前世的样貌跟现在长得一点儿都不相像,之前的几次试探,我以为已经打消了他们的念头了。没想到,根本没有。 ”

  ------题外话------

  o(╯□╰)o,好像动漫看多了,作息不规律了,还是天气冷了。早晨不想要起床了、

  周末真是麻烦╭(╯^╰)╮

  

[读者须知]:下一篇:v079、制造情趣?-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