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63、王锦来意-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62、锲而不舍-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上官思扬愣了愣,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了。

  叶陵濬的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的确是最难回答的一个问题。

  明明知道郁清宁都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可是现在,他还是止不住自己的心……

  争取?还是放弃?

  这是上官思扬这么多年以来做过的最难抉择了。

  叶陵濬看了他一眼,便知道他的答案是什么了。

  扯了扯嘴角,而后便离开了。

  上官思扬这个人不是不好,只是优柔寡断。宁宁对于感情上面的事情本来就有些淡,根本就不适合这么温吞而又缓慢的去打动,就算是没有有他,那个陪在宁宁身边的人也不会是上官思扬。

  叶陵濬对于自己跟郁清宁之间的感情是有信心的,不过要是碰见有什么想要来黏上来的狂风凉碟,叶陵濬表示还会吃醋的。

  所以就算是上官思扬注定要以惨败告终,叶陵濬也不会就这么坦然自若的让上官思扬在他面前来蹦跶。

  上官思扬的家庭,叶陵濬也只是知道了一点点,这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上官思扬的那位父亲,上官青云了。

  要不是当初那位找上了郁清宁,叶陵濬恐怕也不会注意到上官家的事情了。

  只是郁清宁却一直都不让他去动上官青云罢了。

  郁清宁并不觉得自己会跟上官思扬在一起,所以上官青云的警告在她看来,也就无聊的多了,自然是没有放在心上的。

  但是现在,他要是稍微的给上官思扬找点麻烦还是可以的。只要出动那个上官青云就够了。

  只不过……

  叶陵濬目光有些凛冽,也是时候让上官青云知道些事情了。

  等到叶陵濬走后,韩如雪才走过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戳上官思扬的脑袋,“你怎么惹上这位了?”

  这位在梦都里可是一个不好惹的人,但凡是惹上他了,这以后的日子可以说,几乎都是在噩梦里度过了。

  韩如雪跟上官思扬的关系还是不错,自然是不想要他受伤的。

  “没什么。”

  上官思扬并不想说多少,而是问起韩如雪,叶陵濬的身份来,“他跟郁家是什么关系?”

  叶家跟郁家虽然都说是梦都四家之一,但是两家众所周知的关系应该是不太亲近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叶陵濬能够过来,而且在很久以前,叶陵濬就出现在郁清宁的身边了,这样的情况实在是让上官思扬的情况有些担心。

  “应该跟郁少是好朋友吧。”

  韩如雪耸耸肩,“之前看这位跟郁少的关系还算是不错。”

  这话要是让郁清安知道了,还不定怎么去腹诽。

  他跟叶陵濬关系好吗?哪里好了?明明就是互看不顺眼的好吗!

  郁少?

  上官思扬顿时就想到了之前在医院里见到的另外一个人,要是他没有想错的话,那个就应该是郁清安了,也是郁清宁的哥哥了。

  那个人,跟叶陵濬比起来也是不差多少的。

  “哦。”

  上官思扬点头,而后便找了个地方呆着了,一次性接受的消息太多,他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

  韩如雪看着上官思扬的这幅模样就知道了他心里的想法了,摇摇头,却是没有说些什么,而是继续回去跟郁清宁的舍友们沟通了。

  郁清宁这次的生日宴请的人并不多,除了几家交好的人之外,还是有着那么一些不请自来的人的,就比如王家的这位大少爷王锦。

  “真是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然会见到叶三少。”

  叶陵濬刚跟上官思扬说完了话,准备离开,等着宴会的开始。但是没有想到,还没有走上几步,便看见了端着香槟,一脸笑意的王锦。

  看见王锦,叶陵濬的表情明显的没有刚刚那么的好看了,至少也算的上是明显的嫌弃了。

  “什么事都要让你王大少爷知道了这还得了?”

  叶陵濬的话语里带着的嘲讽王锦当然是听了出来的,不过面色倒是没有多少的变化,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说起来,郁家的这位小姐,我之前好像是见过。”

  对于王锦的话,叶陵濬明显的不想理会。

  叶家跟王家之间的矛盾已经很久了,再加上王锦这也是一个不好招惹的对象,比起韩家的那个来,王锦倒是更显得厉害一些。

  当然,这一切是叶陵濬讨厌王锦的因素,但是却不是主要的因素,尤其是今天在听到王锦刚刚的话语的时候,叶陵濬的心里就更加的对于王锦不满了。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都是小心眼,但是叶陵濬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心眼了,而且还是小心眼里的小心眼了。

  就像是郁清宁的事情,连郁清宁的亲人的醋他都想吃,更何况是现在,从王锦嘴里听出有关于郁清宁的事情来,叶陵濬心里的话就更加的不满了。

  王锦这个人一向都是阴险狡诈,叶陵濬要是在这梦都之中觉得谁是最狡诈的话,那么最主要的还是这个王锦了。

  王锦说白了就是一个笑面虎,看着十分的好相处,可是转眼间便可将匕首微笑着捅进你的胸口。

  对于王锦这个人,叶陵濬在最开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欣赏的,因为这个家伙虽然心思不单纯,不过到也没有主动招惹过他,所以叶陵濬对于这个王锦的厌恶也不是太强烈,但是一般的讨厌还是有着的,因而以往见面的时候,顶多是呛声几句,但是叶陵濬还是没有跟这个人说话有多么的难听。

  不过现在,只要是一牵扯上郁清宁,叶陵濬就觉得自己已经是草木皆兵了。

  只是在梦都都生活了这么多年,哪个不是人精?

  叶陵濬的心里虽然有不忿,但是面上的表情还是若无其事,然后就要越过王锦往前走。

  “叶三少难道就不好奇这郁家的小姐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吗?”

  纵然叶陵濬隐藏的十分完美,可以王俊还是十分的感受到了在提到郁清宁的时候,叶陵濬身上那一刹的气息波动。

  他唇边笑意更加的深了,“这个郁家的小姐身份似乎有些多。”

  “看不出来,你也有当长舌妇的潜力。”

  叶陵濬冷哼,“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说完,叶陵濬就抬步继续走了。

  王锦一笑,“叶陵濬,明人不说暗话,你的来意难道不是跟我一样吗?”

  来意?

  听到这里,叶陵濬的脚步根本连停顿都没有,直接的就往前走了,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

  看的王锦不由得有些奇怪,叶陵濬这个家伙,难道真的不是为那位郁家的小姐而来?

  可是不应该的!

  郁家这么好的资源,叶家没有理由要去放弃。

  既然不是放弃,那么……

  王锦忽然摇头笑了,既然这样,到时候再说好了。

  叶陵濬现在的心情很是不爽的,见过了上官思扬的那个情敌,这一下又见到了王锦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叶陵濬的心情比起刚才来又是暴躁了不少。

  王锦那话说的虽然很是委婉,可是叶陵濬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意思来?

  王锦今天明显就是为着郁清宁而来的,这一个认知让叶陵濬的心里不爽,但是同时又是止不住的担心。

  王家的目的其实是很简单的,就是想要通过郁清宁来拉拢郁家,王锦之前说见过郁清宁,那么很有可能是见过郁清宁跟郁清安或者是跟郁家的其他人出行的情况了,知道郁清宁在家里很是受宠的,所以也就会起了这个心思了,只要是拉拢了郁清宁,那么郁家也就等于说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

  毕竟,依着郁家的那个护短性子,只要郁清宁是喜欢的,那么无论如何都是会答应的,这一点周围的几人都是十分难得了解的。

  尤其是,之前的那个预言,更是为郁清宁增添了一些负担。

  纵然是郁清宁已经有了足够的自保能力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叶陵濬对于郁清宁的担心。

  想到这种情况,叶陵濬就准备往郁清宁的房间而去。

  无论如何,他还是要叮嘱郁清宁几句。

  郁清宁的房间叶陵濬之前去过几次,所以这次去的时候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郁清宁正在里面化着妆,没想到叶陵濬突然就出现了。

  这样的情况着实是让郁清宁吓了一跳,差点将眉毛都给画歪了。

  郁清宁是不喜欢有人来服侍的,所以这房间里便一直就只有她一个人,此刻也就方便叶陵濬的进入了

  “你怎么来了?”

  郁清宁也只是在叶陵濬出现的时候稍稍的惊讶了一下,然后便若无其事,专注的继续化妆了。

  这可是母上大人交代的命令,要是不化妆的话,等会儿出去见人的话未免有些失礼,而郁清宁又不太喜欢麻烦别人,所以就只能是亲力亲为了。

  “想你了。”

  叶陵濬在郁清宁的身后站定,看着郁清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幽怨,“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能招桃花的呢?”

  上官思扬就是一个,虽然说是没有机会了,不过老是出来,让他也是会觉得心里是十分的不舒服的。

  至于这王锦,看着刚刚的那个情况,就是有种潜在的危险,而且那王锦的段数也是很高的,叶陵濬还真是有些担心,要是王锦真的喜欢上了郁清宁,那他要如何去自处了。

  “看见讨厌的人了?”郁清宁将眉毛化完之后,这才看向叶陵濬,半晌抿唇一笑,“忍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嗯。”

  叶陵濬点头,何尝不知道这是郁清宁在安慰自己、

  郁清宁对于叶陵濬还是比较理解的,所以当叶陵濬的情况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异常的时候,郁清宁是很轻松的就看出来哪里出问题了。

  “小心王锦。”

  叶陵濬将郁清宁揽进怀里,面色臭臭的,“一会儿那个小子要是找你搭话,你就尽情的甩他脸色就好了,反正不要给他好脸色看。”

  “噗!”听见叶陵濬这话,郁清宁倒是笑了,还是第一次见叶陵濬是这么明显的在她面前,透露出对一个人的厌恶来。

  不过王锦?

  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哪里听过。

  “王锦是谁?”

  郁清宁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面满是好奇,“是王家的人吗?”

  “是王家的人,王家的大少爷。”叶陵濬点头,看着郁清宁的这一双眸子,心情顿时就平静下来了,而后郑重无比的说道:“尽管这个人阴险狡诈,无所不用其极,但是他很会隐藏,总是伪装成一幅翩翩公子的样子,你要小心,可别玩别被他那一副人模狗样给骗了。”

  “知道了。”

  郁清宁受教般的点点头,十分乖巧的应道:“会离他远一点的。”

  见郁清宁答应,叶陵濬这才放了心,可是在乍看到郁清宁身上的礼服的时候,叶陵濬的脸色又开始沉了下来了,“这身衣服谁帮你选的?”

  衣服?

  郁清宁低头瞅了一身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严书玫特意找人定做的小礼服,并没有什么不对啊,于是直接回答,“我妈说这个好看。有什么问题吗?”

  在知道了这个答案的时候,叶陵濬不免有些无奈。

  得,岳母大人选的怎么会有问题?他怎么敢提问题?

  “没什么。”

  叶陵濬恹恹的回了一声,他能说自己是因为这个礼服露肩而心生不满的吗?

  瞧着那圆润白皙的肩头,叶陵濬真是恨不得把郁清宁藏起来,让她不要去见人了。

  本来他家宁宁就美,现在这个样子出去,岂不是更要让那些人惊艳了!

  只要一想到有那么多人将目光会放到郁清宁身上,叶陵濬心里的醋缸就彻底的翻了、

  “只是觉得惊艳我一个就够了,那么多人就不必了。”

  “……”

  正想追问的郁清宁秒懂了叶陵濬话语的意思,不由得笑了起来,感情这家伙还是在乱吃醋。

  安慰般的在他唇上亲了一口,“以后会注意的。这次就不计较了,嗯?”

  叶陵濬是对于自己的在乎,所以才会这样。郁清宁的心里并没有什么不满,反而觉得这是一种甜蜜。

  一种被自己喜欢的人关怀的甜蜜。

  听见郁清宁这话,叶陵濬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丢丢。

  既然宁宁都说是以后会注意了,那么这样的情况也就只有一次了,所以这一次,他还是表现的大度一点吧,不能留下太斤斤计较的坏印象。

  不过……

  想要他大度,这点程度的补偿可是不够的!

  叶陵濬当即反客为主,拉着还没有及时抽出身的某人,对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又啃下去了。

  郁清宁无奈,在别的方面倒还好,可是在这一点上,她是怎么也比不过叶陵濬的。

  几番挣扎之下,也就就只能跟着叶陵濬走了。

  旖旎盘旋,暧昧流转。

  这样的情况就一直持续到严书玫来敲门。

  “阿宁,好了没有?”严书玫温和的声音春来,“好了的话,宴会就要开始了。”

  “我妈来了,你还不走?”

  郁清宁听见严书玫的声音,慌忙回神,推开叶陵濬,水眸瞪了他一眼,娇颜含嗔,非但没有半点的威力,反而更是让叶陵濬心猿意马了。

  不过叶陵濬也是个拎得清轻重的人,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确是不好,一个不小心,还会给岳母落下不好的印象,因而只得是恋恋不舍的跟郁清宁说了一声,然后跳窗子走了。

  等到叶陵濬走了之后,郁清宁这才稍稍的整理了自己的仪容,确认无误之后,这才去开了门。

  严书玫正准备再敲一次门,就在这时,门从里面开了。

  穿着小礼服的郁清宁印入眼帘,她有些歉意的对着严书玫笑了笑,“在等我一下下,马上就好。”

  “没关系,还有些时间。”

  严书玫的态度很是温和,而后上下将郁清宁给打量了一眼,满意的点头,“这身衣服还是我们家阿宁穿着好看。”

  郁清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侧身将严书玫给让了进来。

  然后继续化妆,等到这宴会的开始了。

  郁家这次邀请的人真的不多,但是能来的,基本上都是梦都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不少人在受到这个请柬的时候,都是在怀疑郁家是不是收养了一个女儿,毕竟郁家以前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小姐的。而这请柬上写着的,却是为郁家的小姐举办成人礼,这让众人着实好奇了。

  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由郁伦上台解释了一下郁清宁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郁家还有着一个女儿的事情的,至少王家跟韩家的人还是知道的,而这两家的人今天也是来了的。

  王家来的人自然就是那位大少爷王锦了,至于韩家的人,则是一个中年模样的人,这对于郁家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也不用在意。

  其实他们原本是不打算邀请这两家的人过来的,可若是不来的话,面子上还是过不去的,尤其是郁家在梦都四家中一直都是中立的,要是突然间对于两家之间的不友好了,这难免会招致非议,从而给郁家找上麻烦的。

  郁家是不怕麻烦,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郁家就愿意被麻烦缠身。

  郁伦的话语很是简单,说完了之后就请郁清宁出来了。

  郁清宁今日的比起以往来,真的是要美的太多太多了。

  原本柔顺的长发此刻已经被精心打理过,披在脑后,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剪裁得体的白色露肩小礼服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胸前别出心裁地做成蝴蝶形状,和脖子上的蝴蝶型项链相映成趣。裙子的下摆是由高到低的弧线,镶满了水钻,优雅地微蓬起来,露出那双如玉般洁白修长的美腿,只见她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步步生莲,摇曳而来,瞬间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饶是之前已经觉得郁清宁很美的几人,今天也是无一例外的被惊艳了。

  郁清宁以往的时候都是懒得去收拾,一直都是素颜的,但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就算是这样,也是一直带着些冷漠疏离的高冷女神范儿。今天稍稍的化了妆,更是让她的容貌更加的提高了不少,就连是那冷漠的意味也减少了不少,更加的可人了。

  郁清宁出来之后也只是稍稍的说了几句话,她并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场合,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不得不接受的,至少是没有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来的。

  之后又唱了生日歌,切了蛋糕,这才算没有她的事情了。

  郁清宁之后就去找了自己的那些小伙伴们了。

  今天魏晓晓跟李焱也是来了,郁清宁找到他他们的时候,就是看见陈熙仪他们在打趣李焱跟魏晓晓。

  魏晓晓的脸色都红了,明显的是不好意思,反倒是李焱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不过郁清宁却是看到了那隐在冷漠之下的淡淡笑意。

  果然,她就知道这两个人是有一腿的。

  “这是在干嘛呢?”郁清宁凑了过来,对着众人道,“你们可不能欺负晓晓啊。”

  “这哪里是欺负?明明就是他们不够意思好吧?”一听这话,陈熙仪顿时就咋咋呼呼了,指着魏晓晓跟李焱说道,“这两人都在一起了,还不给咱们这些老同学说,你说这够意思不?”

  “当然不了。”

  韩如雪带头不答应,“怎么说也要表示一下一下吧?”

  “是啊。”

  郁清宁的这些朋友都是十分好相处的人,短短的时间,就连秋月几个都给融入进去了,在这个时候一起起哄。

  郁清宁笑笑,而后看向脸色更加害羞的魏晓晓,“说吧,你两个是什么在一起的?”

  “不久之前。”

  李焱回答,看向郁清宁的眸光带了点光芒,郁清宁自然是懂得那是什么意思的,没有说话,但是面上也同样的带上了点点的笑意。

  “因为有些突然,所以就没有跟大家说。”

  “嗯,还请大家见谅。”

  魏晓晓虽然有些害羞,但是脸上的笑意缺明显的就是幸福。

  魏晓晓这个样子倒是郁清宁头一次看见,之前的时候就是觉得魏晓晓跟李焱之间应该是有些事情的,倒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会这么快的就在一起。

  想也知道,定然是因为上一次的事情,才让这两人都敞开了心扉,放下了顾忌吧。

  看见自己的朋友幸福,郁清宁也是很开心的。

  “不管怎么说,之后一定要请客啊!”

  陈熙仪带头,大有一副“你不请就让你好看”的样子。魏晓晓有些无奈,反倒是李焱很干脆的答应了。

  郁清宁笑笑,目光在转眼间看到一边站着的上官思扬的时候,微微一怔,只是笑了笑,便点头离开了。

  对于上官思扬,郁清宁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人她之前的时候是决定要好好的做朋友的,但是现在的情况还是不能好好相处的,所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多接触好了。

  上官思扬看着郁清宁离开的身影,嘴角掀了掀,却满是苦涩。

  “郁小姐。”

  郁清宁刚离开几人,便被一人给拦住了去路。

  他一身休闲装束,却自有一股风流韵味流转,五官俊美,带着些立体之感,看起来却是十分的温和,漆黑的眸子里笑意满满,他举了举手里的香槟,笑着说道,“生辰快乐。”

  “多谢。”

  郁清宁不过是一眼,便知道了眼前这人的身份。

  眼前这人,正是王家的那位大少爷王锦无疑了。

  郁清宁虽然说对于这些人是没有认识过的,不过在看着这个情况,也就明白了不少。

  王锦主动搭讪……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至少郁清宁看来就是这样的。

  “我还有些事情,就先不陪王少了。”

  郁清宁笑笑,然后对着王锦点点头,转身欲走。

  “郁小姐何必走的这么着急的?”

  王锦将郁清宁给拦下了,笑着说道,“第一次见面,郁小姐不必这么内向吧?”

  “我可是听了好久郁小姐的名字了,郁小姐就不能聊上几句?”

  “也好,不知道王少想要聊些什么?”

  既然王锦都这么说了,郁清宁要是还执意走的话,就有些太不给面子了。索性就留下来,看一下这个王锦到底是什么意思。

  “郁小姐不仅人长得美,才华也是很不错的。不仅是全国第二,就连比赛也是十分的出色。”王锦微微一笑,声音也是十分的温和,并无二样。

  “谬赞了。”

  听王锦说道这里,郁清宁倒是想到别的事情了,之前在比赛的时候,她可是跟张月月发生过不少的矛盾,而且最后,张月月还是因为这件事情给毁容了。

  怎么说,这个张月月跟王锦也算是亲戚关系吧?

  这个王锦会不会是来给张月月找场子的?

  想到这里,郁清宁的面上虽然还带着笑,但是比起之前来,却是淡了不少。

  “不知道王少是想说什么?”

  “郁小姐不用担心,王某说这件事情只是单纯的欣赏郁小姐而已,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不必想多。”

  王锦也是一个人精,看着郁清宁眼里的防备,一下子就想到了张月月的事情,不由得莞尔,“虽然我们表面上是有着些许关系的,不过我跟她并不是一个阵营的人,郁小姐不必想的太多。”

  张月月是王瑶的表妹,跟他来说关系并不怎么的亲近,而且王锦对于这个张月月的印象也不怎么好,主要的还是这人真的很挫。

  再加上,他对于郁清宁也是略有耳闻的,郁清宁之前参加那个原创大赛的时候,跟张月月明显有些矛盾,而且那些矛盾还是张月月主动跳起来的,王锦又不傻,自然是知道郁清宁对于张月月的不喜欢,当即笑着解释:“张月月是我二叔的侄女儿,她姓张,并不姓王。”

  姓张就不代表着王家,所以王家这话的意思是……

  在跟她撇清和张月月的关系?

  王锦的来意让郁清宁有些发懵,这个王锦看起来倒像是跟那个王瑶不在一派。可……

  他们都是姓王的,王家还是他们共同的归宿,一家的人就算是内部分歧在激烈,但是在外人面前也还是会一致对外的,然而在这个时候,王锦却是在她面前透露出对于王瑶这一家人的不满。

  这是什么意思?

  觉得她是一个单纯的,想要获得她的信任?从她这里套关系,想要得到郁家的信息?

  郁清宁心里百转千回,可面上仍是笑意吟吟,“王少客气了,清宁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毕竟张小姐都发生那样的事情了,还请王少要舒心。”

  “郁小姐不必介怀,张月月的事情只能是咎由自取。”王锦抿了口香槟,满是不介意,“今天可是郁小姐的日子,说这些未免太扫兴了,倒是我不对了。”

  郁清宁没有说话,只是想要看一下这个王锦到底要说些什么。

  只见王锦眉眼微动,似是思考了一下,而后笑着道:“王锦很想跟郁小姐交个朋友,不若咱们就不要这么生分了,我叫你清宁,你唤我名字好了。”

  “这……”

  郁清宁刚想拒绝,但是被另外一道明显有些不爽的声音给打断了,“恐怕你们还没有亲近到这个地步的吧?”

  郁清宁抬眸,这正走过来的人,自然是叶陵濬无疑了。

  郁清宁在看见叶陵濬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然后点头,“叶三少。”

  对于郁清宁的称呼,叶陵濬明显的有些不满,只是在这个时候,还有着王锦一个外人在面前,自然是不会表露出来的,但是看向王锦的目光却是满满的冷然以及那一丝警惕。

  至于警惕的是什么,这就呵呵了,全靠大家的自行发挥了。

  “叶三少这是什么意思?”王锦真的是无愧于那个“笑面虎”的外号,无论什么时候都爱笑,就算是现在叶陵濬当着他的面,说着这样的话来,王锦面上的笑意依旧是不动分毫。

  这笑意比起赵一航来简直是胜了不少,赵一航身上的笑意让人觉得是刻意而为,但是王锦身上的笑意却是让人觉得分外的真诚,就连两个人身上的气质,也是里见高下。

  郁清宁觉得自己是魔怔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赵一航。

  摇摇头,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去,然后对着两人微微一笑,“既然两位有事要说,那我就先走了,失陪。”

  说罢,郁清宁便没有再去理会那两人的意思,然后就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叶陵濬眉头皱的紧紧的,但是没有想到郁清宁会是这个样子的。

  不过幸好,自己过来也是替郁清宁给挡了一个桃花的。

  想到这里,叶陵濬看向王锦的目光是更冷了,“王锦,你最好不要抱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不然的话,我可不知道这以后会出什么事情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王锦并没有半分的恐惧,看着叶陵濬,在气势上没有输掉分毫,“叶三少,你说这话对着吗?”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了。”叶陵濬虽然说对于王家的人的印象并不算是太好,但是在王家里面,对于这个王锦的印象还算是不错,王锦虽然说手段够狠,但是做事情一直都很有原则,也没有做危害叶家的事情。

  只是这并不代表着以后,叶陵濬现在对于王锦这个人还是有着防备,但是却不会去主动伤害的。

  叶陵濬一直都是这么一个性子的,只要人不犯我,那么我必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叶陵濬在前世的时候,便是总结了那么深刻的一个教训,只要这个王锦对于自己没有什么不好的念头,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那他也就不会去过问太多。

  当然了,如果这个家伙对于郁清宁有着不好的念头的话……

  呵呵,那他可就真忍不下去了!

  王锦对于叶陵濬心里的想法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了叶陵濬心里的冷意,他微微笑,却是说出来一句让叶陵濬心里的醋缸再次打翻的话来,“好像,叶三少对于清宁也是有着兴趣的。”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叶陵濬的时态不过是一瞬之间,然后很快的便收敛了,他对于郁清宁的事情,本来就没打算瞒着,要不是为了郁清宁,早就将两人订婚事情给公布于众了,可就是为了郁清宁才一直瞒着的,在这个时候,叶陵濬自然是不会暴露出来的。

  就算是再王锦面前也是一样,虽然说是会跟自己带来不少的麻烦,但只要是为了郁清宁好,叶陵濬肯定是不会拒接的。

  叶陵濬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更是相信郁清宁会对自己一直喜欢的,这是对于自己的一种自信。

  只是尽管这样,叶陵濬打从心里还是讨厌有别的男性生物去靠近郁清宁。

  这并不是对于郁清宁的担心,只是单纯心里不爽而已。

  “看来我以后要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了。”王锦笑笑,在叶陵濬准备发飙之前施施然的就离开了。

  叶陵濬看着王锦离开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想要当他的对手,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不过——

  叶陵濬忽然笑了,王锦想要跟他斗?真以为他叶陵濬最近没有发飙就彻底的没脾气了?

  于是当叶陵濬来找郁清安的时候,不少人顿时就震惊了。

  郁清安虽然说是有些惊讶,但是在这个时候倒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对着正在聊天的几人点点头,“先失陪了。”

  郁清安跟着郁清宁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之后,这才看向叶陵濬,语气是明显的嫌弃,“找我有什么事?”

  叶陵濬这个家伙一直都是跟他互看不顺眼的人,这在一起相处的时候肯定是会发生问题的,所以郁清安一直都是不怎么跟叶陵濬独处的,纵然叶陵濬在名义上说还是他的妹婿。

  但是郁清安对于叶陵濬这个人是真的喜欢不起来。

  所以在这个时候,面对叶陵濬时,郁清安的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了。

  “多注意一下王锦,他对宁宁有想法。”

  叶陵濬的脸色有些臭,“你多看着他些。”

  郁清安听完之后只是斜睨了他一眼,“该多关注的不应该是你吗?”

  叶陵濬瞳孔微张,明显有些愣然:“什么?”

  郁清安眉梢微展,面上的表情依旧是十分的淡然,“阿宁的事情,不是应该要你去处理吗?”

  叶陵濬看着这个人,头一次发现郁清安竟然是这么的厚颜无耻了!

  “你是阿宁的未婚夫,要是阿宁能在你的手上被人抢走了,那只能说明是你的能力太差了。把阿宁交给你我也不放心,这样一来刚好可以解散你们的婚约,真好。”

  听着郁清安的话,叶陵濬头一次有种吐血的冲动,好吧,算是他冲动了,怎么能来找郁清安这个家伙来说这样的事情?

  郁清安这个家伙一直都是跟他不对盘的,就算是两人现在又多了一层关系,可气氛却是更加的剑拔弩张了。

  叶陵濬心里一直认为,就算是自己跟郁清安在闹别扭,可是在外人面前,也该是一致对外的,倒是没有想到,郁清安竟然是这个样子!

  wtf!

  ------题外话------

  谢谢小七,ane1999的月票,人鱼的花花,么么啪!

  昨天考试回来晚了,忘记码字了,今天迟更了,抱歉~

  o(╯□╰)o以前老在笑二花没有存稿,然而现在我也没有了,蓝瘦,香菇……

  

[读者须知]:下一篇:v064、-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