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59、未婚夫?-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58、土豪-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见两人有些愣愣的样子,郁清宁不由得伸手在他们眼前晃了晃,“回神了。”

  只是跟他们说了一下自己的身份而已,至于这个样子吗?

  “雾草!女神你怎么能够隐藏的这么深的呢?”回过神的习雨清顿时就愤怒了,当即就一脸正义地指责起了郁清宁,“作为宿舍里当之无愧的大土豪,你居然隐藏的这么深的,平常的花销都是我开的,在我付钱的时候,你就不觉得羞愧吗!”

  马达!

  郁清宁的家里是这么的有钱,那为什么每次出去的时候还要她去买单?

  虽然说她是不缺这点钱的滴,但是,面前有着一个真正的土豪,特么居然还在压榨她,姐姐真是忍不下去了!

  “你之前的时候不是一直都是很积极的在付款吗?”

  郁清宁只是凉凉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是让习雨清瞬间有种吐血的冲动,“再说了,你不知道人越是有钱就越是抠门吗?”

  郁清宁的回答真的是让两人顿时天雷滚滚。

  虽然说这的确是个不争气的事实,但是郁清宁也不至于说的是这么的理直气壮的吧?

  这个话,可是跟她这个高冷女神形象一点儿都不符合的好吧?

  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醉醉的了。

  不过在怎么样,两个人到也没有说些什么。

  没有问为什么郁清宁之前的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过这件事情了,他们宿舍的人其实都是很好相处的,只是不想要靠着自己的身家来交朋友的,所以现在,要不是快要到秋月的生日了,郁清宁是不会说出这句话的。

  毕竟秋月的生日没有多久之后,就又到了她的生日了。

  其实往年的时候,九月份就是她的生日了,但是今年偏生是多了一个闰月,因而郁清宁的生日也就往后推了一个越多,而秋月的生日正好是跟郁清宁的生日在一个月的。

  只是秋月是月初,而郁清宁是月中而已。

  对于这件事情郁清宁倒是没有多少的纠结,在参加了秋月的成人礼之后,也是时候要跟她说一下自己的事情了。

  现在这正是一个好机会,总不能不把自己的成人礼不告诉他们吧?

  这样明显是做的不对的,要是以后的关系很好,这样子肯定是会让他们心里产生疙瘩的。但要是在快到生日的时候,贸贸然就告诉了,这样明显是在敷衍他们,到时候他们要是接受不了,那也就是麻烦了。

  所以郁清宁想了想,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将自己的身份告诉给他们算了,这样的话,自己也就好准备了,而且他们应该也不会有着太多的责问的。

  果不其然,郁清宁的这个时机还是挑的很不错的。

  有了秋月的那个例子在前面,习雨清他们对于郁清宁的接受能力也就好了很多,所以在这个时候,也就只有那么一瞬的惊愕,很快的就接受了郁清宁的身份。

  连邵佳佳都是有些感慨。

  之前在得知秋月身份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疙瘩的,但是现在,在听到郁清宁这件事情的时候,虽然震惊还是有的,可是却没有之前的那么震惊了。

  他们宿舍,都是有钱的人,可却不是因为有钱而高高在上,仗势欺人的人!

  他们挑好了礼服之后,就出去了。

  在这边结束了之后,郁清宁便带着他们回宿舍了。

  秋月的生日宴会是明天,而秋月今天是回去要准备了,但是现在,她们还是要留校的。

  大一的课程并不多,再加上明天还是周六,所以几人也就不用担心翘课这件事情了。

  一晚上都是好梦。

  秋月的晚会是在晚上的,所以在傍晚的时候,秋月就来了一次学校,带着他们过去了。

  秋月在看到几人身上的衣服的时候,也是惊讶了一番。

  毕竟几人身上的礼服看着都很是精致,而且好像是纯手工制造的,这样子一看价钱就是不菲。

  秋月不由得咂吧咂吧嘴,朝着习雨清挤眉弄眼,“我说姐妹儿,你这是发大财了还是咋地?怎么今天这么壕的?”

  习雨清的家里是真的不缺钱,往年的时候,她父亲还会捐钱给市里帮助贫困山区修路,所以在当地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

  而习雨清作为他们唯一的女儿,这疼爱的程度是可想而知了,自然是只多不少的,所以这习雨清这平常的花销也是不少,

  但是习雨清平时的时候也是很节俭的,穿着也看不出来多少,这是习雨清性子使然了,她的父亲虽然是想把一切好的都捧到习雨清的面前,但是习雨清也是一个懂事的。父母都没有什么高高在上的架子,习雨清自然也是不会有的了。

  所以习雨清,从小到大,穿的一直都很是简朴。

  除了认识她的人之外,其他的人几乎就不知道习雨清就是那个河省第一大富豪的千金。

  对于郁清宁的这几人的身份,习雨清也是不经意的时候才说出来的,但是在看到宿舍的人的对于她的态度并没有因为她是河省的第一富豪的千金就发生变化的时候,习雨清对于宿舍里的这些人感情就更好了。

  所以这平常的时候,花钱也是很大方的。

  父母说过,跟朋友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是该她多买单的。

  再加上她们宿舍里,一直觉得郁清宁跟邵佳佳的家境不好,所以这出去吃饭的时候,习雨清都是买单的,但是习雨清并没有任何的反感,反而是乐的自在。

  因而在这个时候,秋月才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得了吧,我可还没有豪到这个地步。”习雨清一把拍掉秋月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平常请你们吃个路边摊什么的,姐姐还是有钱的,但是这么贵的一个东西,你让我送我还不乐意呢!”

  她是豪了一点,但不是败家的好吧?

  “那是谁送的?”

  秋月闻言惊讶了,指着习雨清几人,“你们不会……”

  “为了来我的生日宴不丢人从而倾家荡产的买了这么一身衣服的吧?”

  听见秋月的这句话,习雨清顿时就不想跟她说话了。

  见过白痴的,怎么就没有见过这么白痴的?

  他们看起来像是这种没有脑子的人吗?为了一个所谓的礼服就花掉自己所有的钱吗?484傻啊!

  “有土豪赞助啊。”习雨清说的理所当然,然后朝秋月挤眉弄眼,示意她看向郁清宁。

  秋月有些摸不着头脑,“女神?”

  这件事情跟女神有什么关系?

  女神的家里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啊!

  “你之前的时候不是还在犹豫着女神跟别人的名字为什么那么的像,现在你的猜测是对的了。”习雨清叹了口气道,“女神的身份就是你之前所想的那样。”

  她之前所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啊?

  秋月对于习雨清的话并不是很明白,不过由着这话,她还是由着一点印象的。

  之前好像是在郁清宁进校的第一天,就被挖出了姓名班级什么的,自然,郁清宁的名字也就被人们开始好奇了。

  因为郁清宁的那个名字真的是跟郁清安的名字太过想象了,而且就连意思组合起来也有些像,虽然那个帖子很快的就被删了,但是秋月就是那为数不多看见的人之一了,因而在这个时候,很快的就想到了这件事情。

  “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秋月忽然反应过来这么一个关键词。

  她之前的时候就在猜测郁清宁会不会是郁清安那失踪了失踪了多年的妹妹,亦或者就是像她这种隐姓埋名被外放的人了,现在习雨清的这句话,不就是在肯定她的说法吗?

  他家女神,原来真是郁清安的妹妹啊?

  “女神你真的是郁清……”

  “你知道就好了。”郁清宁朝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首饰,示意秋月可以安静下来了。

  秋月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然后点点头,左顾右盼的看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在看向郁清宁的时候,目光里还是有着激动,压低了声音道,“女神,你大腿上缺挂件吗?可以变身上过大学的那种?不要伙食住宿,只要给个地方挂着就行了。”

  郁清宁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挂件就算了,有个跟班就可以了。”

  在秋月瞬间惊喜的时候,郁清宁道,“走吧。宴会都要开始了,你这个当事人还不快点?”

  “啊?我忘记了!”

  要不是郁清宁提醒,秋月还是真的是差点要将这茬给忘记了。

  连忙抓抓脑袋,然后带着郁清宁等人进去了,最后上了楼梯,去了秋月的房间里了。

  秋月的家里其实构造也很是简单的,不过比起郁家跟叶家来说,可就是要复杂的多了。

  秋月身为秋家这一代唯一的一个女孩,在家里的受宠程度自然是五颗星的。

  被秋月带进来的郁清宁等人,自然也是见到了秋月的哥哥。秋堇。

  秋月的哥哥也是一个当兵的人,身上带着一股铁血士兵的坚韧,在看到郁清宁几人的时候,明显的有些怔愣。

  而郁清宁在看到秋堇的时候,也是一愣,然后抽了抽嘴角。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秋堇,她之前好像是见过的……

  而且就是在不久之前。

  “哥,这些是我同学。”

  秋月是家里的独女,秋堇是她大伯家的堂哥,平日对她不错,两人也很能玩到一起。

  “嗯,你们好。”

  秋堇在跟几人打了招呼,只是目光却是不住的往郁清宁那边喵去,在郁清宁抬头的时候,更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郁清宁也微笑着回礼,对方都这样了,她要是还目中无人的话,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哥,我先带着我同学上去了。”

  这会儿的时间还有些紧,秋月还没有换礼服,所以自然是要上去的,而郁清宁等人是不喜欢那些交际的,他们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秋月,所以自然是要跟秋月一起去的。

  “嗯嗯。”

  秋堇笑了笑,“好好招待,别怠慢了。”

  “知道了。”

  秋月应了一声,然后便招呼这几人上楼去了。

  等到几人都消失在了眼前的时候,秋堇脸上的笑意这才隐去,表情瞬间扭曲起来。

  雾草!

  他这个缺心眼的妹妹怎么会跟那位走在一起了?

  这要是被老大知道了,他会不会被弄死?

  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这位的厉害,秋堇的后背就是止不住的凉意。

  不行了,他要把这件事情给家里说一声,一定不能够让那位今天在这里受到麻烦,要不然的话,估计老大会拆了这里吧?

  只是秋堇不知道,自家的人知道了,不代表外边的人也知道。所以这最后的后果,注定还是要他来承担的。

  郁清宁跟着几人进了房间之后,便又专门的人来服侍秋月去穿礼服去了。

  就算是秋月平常的时候看起来再像个男孩子,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是需要真真正正的想要像一个女孩子的。

  秋月心里也是有着女孩子的一面的,只是表现的比较像男孩子而已,所以在这个时候,也是非常需要他们的帮助的。

  其实秋月是想要让习雨清等人来帮她的,但是几人着实不懂得秋月那个礼服的穿法,自然就让家里的仆人去帮助了。

  在这个时候,秋月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秋月就算是再不情愿,也是要去跟那些人在一起的。

  等秋月换好了衣服,已经将近半个小时之后,郁清宁他们对于这件事情倒是没有多少的怨言。

  毕竟女孩子化妆都是这样子的,化妆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好几个小时了。

  在这个时候,秋月的速度应该算是快了。

  秋月在出来的时候,自然是震惊了郁清宁这些人的眼光了。

  秋月平常的时候都是十分的干练,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换上了一身拖地长裙,在这个时候,是一点儿都看不出以往的样子了。

  往常的秋月看起来是很是疯疯癫癫的,但是现在,却是灰分的淑女。

  白色的哥特式长裙,层层叠叠的蕾丝,摇曳出妩媚的弧度。弧形优美的抹胸更让纤腰盈盈似经不住一握,高绾地黑色发髻与胜似白雪的礼服相得益彰,勾勒出完美的曲线。长裙下摆处细细的褶皱随着来人的脚步轻轻波动,在晕黄的白光之中仿若凌波而来的仙子。

  肤色若雪,面容精致,跟平日的秋月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人。

  “我这身怎么样?”

  秋月在出来的时候明显的还有些紧张,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几人。

  “很好。”郁清宁笑着点头。

  秋月的这身衣服她之前跟严书玫逛街的时候看到过,当时的时候就觉得很美,原本还打算买下来的,倒是没有想到,会被秋月给抢先了。

  “真是看不出来这是秋月了。”习雨清跟邵佳佳也连连点头。

  秋月本身就长得很漂亮,不过是平常的行为让人很少会注意到她的面容,现在在这个时候,更是将秋月的这个容貌给凸出的很完美。

  “扣扣。”

  房门被敲了两下,接着一身西服的秋堇推门进来了,看到几人,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才向秋月道,“小叔说时间到了,下去吧。”

  “知道了。”

  秋月应了一声,秋堇就拉上门走了。

  等到秋堇走了之后,秋月几人这才带着几人下楼了。

  只不过走的是一个侧门,然后在下了楼之后,他们便分开了。

  今天的主角是秋月,这个时候,秋月还是有些事情要忙的,并不能全程的陪伴着他们,几人也都很是理解,就没有在说了什么,而是让秋月好好的表现。

  几人虽然是第一次来秋家,不过有秋堇的带路,所以在这个时候,也就没有什么疑问。

  秋堇带着几人走的时候,自然是有不少人注意到了。

  于是就有着不少的人来搭讪,“秋少爷,这几位是?”

  来人不住的看着郁清宁几人,在看到郁清宁的时候,目光不由得是一种惊艳的目光。

  诚然,在这么多人里面,郁清宁的容貌算是最出色的了,再加上郁清宁的那身礼服更是为郁清宁增色不少,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更多的是将目光给放到了郁清宁的身上,然后才是邵佳佳跟习雨清。

  这一看,这人又是一惊。

  比起郁清宁的容貌来,习雨清跟邵佳佳的容貌的确是有些不够看了,不过要是单列出来,可也算得上是hi美女了。

  所以在看到这些人的时候,顿时惊觉这些人的颜值之高。而且看起来,竟然是如此的年轻。

  莫不是……是秋堇的新欢?

  这么一想,几人在看到秋堇的目光不由得是更加揶揄了,有些讶异秋堇怎么会找到这么样的艳福。

  “这几位是我妹妹的朋友,他们第一次来我带着他们转转而已。”

  秋堇哪能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意思,当即就正色道。

  那些人似乎是没有听进去一样,秋堇便带着郁清宁等人离开了,“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带他们过去了,几位请自便。”

  等到秋堇走了,那几个人才不屑的开口,“不就是看上了那几个人吗?至于那么小气的吗?”

  “得了,少说两句,谁让这是在秋家呢。在这里,秋堇就是大爷!”

  ……

  听着那些人的话语传进耳朵里,秋堇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回头去看郁清宁的时候,却发现她稳如泰山,根本就没有多少的在意。

  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别的人应该是不会听到这话的,毕竟声音真的很小,但是这位就不好说了。

  只是瞧着这位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不在意的。没在意就好,要不然的话,真的是该要担心老大会不会撕了他了。

  秋堇这辈子最怕的人除了自家的老爷子就是他们老大了,现在要是让老大知道在他家里这位被人给欺负了,那老大绝对是分分钟要给弄死他啊!

  秋堇只要是一想到这样的情况就觉得自己有些心痛。

  要知道自家的老大真的就是一个变态啊!

  而且还是变态中的变态,简直是人神共愤的那一挂!

  秋堇只要一想到这儿,就觉得后背有些凉飕飕的,还没有等到他想出个所以然来,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更是让秋堇虎躯一震,面色有些扭曲。

  “郁少,好久不见。”

  秋堇对着郁清安挥了挥爪子,在他的印象里这位一向是懒得参加这样的事情的,而且当初发的时候也是没有想到这位会来,但是在真正见到这位的时候,秋堇的心里还是有些震惊的,不明白这位今天是哪根筋搭错了。

  “秋少爷,好久不见。”

  郁清安只是淡淡的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便看向了跟着他的郁清宁几人。

  郁清宁朝他笑笑,并没有说话,郁清安有些无奈,对着邵佳佳跟习雨清两人道,“你们好。”

  这两个人在见到郁清安的时候还有些震惊,毕竟这可是以往只能够在电视和报纸上看见的人物,今天居然真正的出现在了眼前,这份视觉冲击是一点儿都不小的!

  尤其是,传言高冷无比,移动冷气制造机的郁清安今天竟然给他们打了招呼?

  两人现在的表情无异于被天上掉下的金馅饼给砸的有些晕晕,完全是下意识的回答了,“你……你好。”

  不过在回答之后,两人也就明白过来了。

  之前郁清宁跟他们说过郁清安是她哥哥的事实,所以在这个时候,郁清安主动上前来打招呼的原因也就很想得通了。

  就是知道了他们是郁清宁的同学,所以才主动跟他们打招呼的?

  要不然的话,你以为郁清安闲的没事做啊?

  郁清安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旁边有些不敢接受现实的秋堇,眼里一抹嫌弃,“听说叶陵濬今天也会来,你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些丢叶陵濬的脸?”

  嗦嘎?

  丢他们老大的脸?

  秋堇就算是在有些石化,可听到郁清安这话的时候瞬间就回神了,正准备找郁清安好好的理论一下,然后没有想到,郁清安对着邵佳佳跟习雨清打过招呼之后就走了,丝毫没有理会秋堇。

  WTF!

  秋堇对于郁清安其实是没有什么恶意的,毕竟这位跟他们老大一样都是年少有名的人物,只是所在的地域不同而已。

  以往的时候见面虽然没有多说上几句话,但是秋堇也没有觉得郁清安是这么的难搞的啊!

  怎么今天这叶陵濬在提到他们老大的时候语气这么差的?

  而且之前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他们老大在提到郁清安的时候,语气也是不怎么好的。

  秋堇瞬间就给好奇了,到底他们老大跟郁清安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交集的两个人,在这件事情上会突然的掐了起来?

  而且还是这么的热烈?

  然而很快的,秋堇的这个愿望就得到实现了,因为没有多久,他就看到了自家的老大。

  叶陵濬今天来的时候,也是经过一番打扮的,看着很是英俊帅气,当然了,要是脸上的表情能够柔和一点点,那么久更加的完美了。

  看到他们老大过来,秋堇的脸色差点就要给绷不住了!

  他可不会认为他家老大是过来为他妹妹庆生的,他们老大一直以来可都是很冷心冷情的一个人的,所以能够让他们老大过来的目的也就只剩下眼前的这位了。

  秋堇将目光往郁清宁这边瞄了一眼,郁清宁的神色也有些讶异,这一下秋堇的心里倒是平衡了不少。

  只要这位也不知道,那就好了。

  他原先还以为是自己一个人蒙在鼓里的,现在看来倒是不是了。

  心里终于平衡一点了。

  叶陵濬一步步的走到了他们跟前,秋堇有些尴尬,“老大,你来了。”

  听到秋堇的这个称呼,邵佳佳跟习雨清都有些疑惑。

  老大?

  这个称呼为什么这么奇怪的?

  明明秋月的哥哥秋堇应该都是出身豪门了,那么能够被她叫做是老大的人,岂不就是更加豪门的人了?

  而在梦都里面,似乎更加出色的家族,就只剩下四家了。

  “嗯。”叶陵濬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而是从一过来之后就将目光放到了郁清宁的身上,“不给我介绍一下?”

  郁清宁在看到这个家伙过来的时候就知道是没有什么好事情发生的,现在更是。

  所幸他们现在在的地方比较偏僻,而且宴会都已经开始了,灯光也已经暗了下来,要不然的话,真的就是尴尬疯了。

  而邵佳佳跟习雨清在听了这话之后,却是齐齐的将目光给放到了郁清宁的身上,然后不住的在两人之间盘旋,似乎是想要看一下郁清宁跟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呃……”郁清宁想了一下,看着秋堇那不嫌事大的模样,以及自己旁边两只看热闹的表情,有些头疼,“这是我的舍友,邵佳佳,习雨清。”

  在听到习雨清的名字叶陵濬还有些怔愣,而后却是弯了弯嘴角,“你们好。”

  邵佳佳跟习雨清在听到叶陵濬主动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心里都是有着震惊的。

  眼前的这个人就跟之前的郁清安一样,看起来都是那种高高在上,只可远观的人,所以在这个时候,叶陵濬的主动打招呼,真的是让他们两人都开始懵了。

  秋堇在经过刚刚的郁清安那一招之后,心里已经有了免疫能力了,再加上知道叶陵濬对于眼前的这位是有多么的在乎的,因为也就没有意外了,只是对于叶陵濬脸上细微表情,却是有些好奇。

  他们老大,什么时候这么爱笑的了?

  不可思议,真的是不可思议啊!

  不过再一想,现在有着郁清宁在,这样子也是挺有可能的,毕竟自家老大那些不太可能的事情,现在在郁清宁这里都已经成了现实了,秋堇的心里顿时也就平衡了。

  “你好。”

  面对叶陵濬这么一个极品的男人,几个女的真是逗十分的好奇,尤其是习雨清,不由得撞了撞郁清宁,别有深意的笑了笑,“女神你就不跟我们介绍一下吗?”

  叶陵濬淡笑着开口,“是该介绍一下。”

  郁清宁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

  不过看着自己旁边这几只闪亮亮的眼睛,郁清宁叹了口气,然后道,“你们不是知道吗?这是咱们的叶教官。”

  习雨清:……

  邵佳佳:……

  叶教官?!

  刚刚的灯光有些暗,他们只是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而且这样子也有些高大,但是还真没我那个叶陵濬的身上想。

  等到郁清宁这么一说,两人才往前凑了点,看到叶陵濬的时候面容也是扭曲了。

  叶教官怎么会来这里?

  而且问题是,叶教官什么时候跟郁清宁这么熟悉的了?

  看着这两个人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因为军训认识的,而是老早的就认识了!

  而且怎么看,这都有些奸情的意味啊!

  “这就是你的回答?”

  不说是邵佳佳几人,就连叶陵濬在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心里都是十分的不爽。

  怎么能对于他的介绍就这么的简单吗?

  他们是一般的人吗?

  关系是这样简单的吗?

  郁清宁怎么就介绍的这么简单的了!

  “这样就好了。”郁清宁笑笑。

  这个关系不就是他们最先认识的吗?而且也是他们认识的,这么介绍一下也没有什么。

  “看来我有必要重新的自我介绍一下了。”

  叶陵濬咳嗽了一声,而后对着习雨清还有邵佳佳道,“我叫叶陵濬,是郁清宁的未婚夫。”

  未婚……夫?

  这个回答一出,郁清宁的面色顿时就有些扭曲,不过在人面前也不好露出什么太多的情绪来。

  习雨清跟邵佳佳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顿时也震惊了。

  没有想到,之前的这个叶教官竟然跟郁清宁还有着这么一层的关系?

  等等,之前的时候,不是听说秋月都说过了这个叶教官的家庭情况了,所以在这个时候,两人也只是稍稍的震惊了一下就平静了。

  毕竟震惊来的多了,这也就习以为常了。

  郁清宁家里的情况也不错,所以在这个时候,在这两个人心里的想法也就是这两个人还是很相配的。

  秋堇在听见这话的时候,面上也是有着那么一瞬的僵硬。

  有些惊奇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大,他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家老大这个模样。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竟然是这么的拼命,简直就是一个醋罐子。

  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我有些事情要跟清清说,秋堇,他们就先交给你了。”

  叶陵濬不待秋堇同意与否,直接拉着郁清宁就走了。

  郁清宁只得是尴尬的朝着自己宿舍的两个人说了一声,让他们等自己一会儿。

  习雨清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听着叶陵濬刚刚的那个称呼,面上也是有着那么一瞬的扭曲。

  难怪之前在宿舍的时候,每次听秋月叫“小清清”的时候,郁清宁的表情就有些奇怪,感情是在这个地方。

  唉!

  先前还在疑惑着为什么郁清宁说对于上官思扬没有心动的感觉,现在可不就是已经找到原因了?

  在叶陵濬面前,上官思扬实在是不够看了。

  所以几人对于郁清宁的选择也很是理解了。

  秋堇先前只是因为自家妹妹的拜托,所以才会照看着这几个人,但是现在就已经变成执行自家老大的命令了,所以这服务是更加的周到了。

  习雨清跟邵佳佳对于这点倒是有些过意不去,毕竟秋堇今天还是有些事情,却是一直在这里陪着他们,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秋堇轻猫淡写的几句话,就让她们打消了这个念头了。

  这个时候,秋月也已经把话语说完了,又去吹了蜡烛,切了蛋糕,然后才算是没有事情了,当即就下来找习雨清等人了。

  在得知了叶陵濬跟郁清宁之间的事情的时候,秋月的表情比起几人之前的来,还要震惊好几倍。

  天啦噜!

  他们这些不在梦都的人,自然是不知道叶陵濬的身份了。但是作为一个在梦都的一员,秋月对于叶陵濬的了解还是很深厚的。

  这位先不说是出自叶家,单是自己的那一身军功就已经成了上将了,这已经让不少的人都望而生畏了,就连她一直都引以为傲的哥哥秋堇都是叶陵濬手下的一员。

  虽然不是叶陵濬的直系下属,不过好歹是在叶陵濬手下呆过一段时间的,而且这段时间还是不少的,自然对于叶陵濬是心服口服的。

  自然了,现在叶陵濬的话语秋堇也是不会反驳的。

  秋月自然是知道自家哥哥的这个性子的,不过现在知道了郁清宁竟然把叶陵濬给拿下了,秋月的心里对于郁清宁真的是很是惊讶的。

  叶陵濬那个家伙可是女性绝缘体!之前的时候好多人都对这位心有向往,然而却是被这位的毒舌给拒绝了,所以秋月在军训的时候,就算是知道了叶陵濬就是他们军训的教官的时候,秋月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

  得罪了这位,那可真就是过得不是什么好日了。

  更不要说,这位还是一个斤斤计较的性子了。

  之前的时候就是没有想到,叶陵濬怎么会闲的蛋疼来当他们的军训教官,原来是因为郁清宁!

  想到这里,秋月顿时觉得自己应该是好好的敲诈一下郁清宁了。

  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告诉他们呢?

  真是的需要调教!调教!一定要!

  不过一想叶陵濬,还是算了吧!

  要是让这位知道了,估计他们家距离被拆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秋月现在已经来了,本来是想让秋堇离开的。

  不过秋堇在隐隐的说了这是叶陵濬安排的命令之后,秋月也就没有反对了,而是带着几人开始在宴会上溜达了起来。

  秋月虽然在梦都重算不上是顶尖的家族,但也是一流家族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秋月带着几人在宴会里转悠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着不少的人对于秋月跟秋堇打招呼的。

  当然了,这些都是同辈人了。

  那些长辈的人还犯不到为了一个秋月而自降身份了。

  而在跟秋月跟秋堇打招呼的人,最多的还是那些世家的小姐们。

  毕竟秋堇的容貌也是不差,长的是一表人才,而且现在的军衔也不低,再加上跟梦都的那些千金们也没有一个绯闻,秋家的家庭构造也很是简单,家里的人也是很少相处的,这就是梦都的千金们削尖了脑袋都想要嫁进去的豪门了。

  不过就在这个打招呼的时候,几人就又碰见了那么几个污染空气的人了。

  “秋月?这就是你新勾搭上的金主吗?难怪你能这么快的就抛弃世勋了。”

  这个声音不用多说,都是之前的那个宋明珠了。

  宋明珠今天来的时候也是穿着一身的礼服,往日的时候,秋月不怎么化妆,所以看起来倒是很粗糙,但是宋明珠没有想过,会在这个时候,看见这样的秋月。

  高高在上,就如同一个公主,瞬间就将她给比了下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v060、no zuo no die-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