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49、装样子-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48、三人行-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今天晚上要进行抽签,这一次的比赛分的是三轮,前两轮都是官方指定题目创作,最后一轮则是由选手随意发挥,可以唱歌,也可以表演其他的才艺,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然后为自己加分。

  郁清宁对于自己的才艺还是很放心的,毕竟那本音乐大全可不是白练习的,郁清宁之前是为了以后的不时之需做了不少的准备的,现在可不就派上用场了?

  至于这类型吗?

  郁清宁笑了笑,这次还是主要用国风吧?

  风格偶尔转变就好了,毕竟观众也是会审美疲劳的。不过那些说她是江郎才尽的人,可是要注意一下,小心不要再被打脸了。

  晚上七点,所有人都来齐了。

  在一起吃了个饭,然后就开始抽签了。

  这签抽的可不是什么轮空晋级,而是出场的顺序以及各自的题目。

  是的,这一次的题目是全靠自己的运气的。

  不过主办方也不想为难这些人,所以出的题目也就是三种,一是最简单的爱情,二是梦想,三就是风光,四是传说,五是民谣。

  这些真的算是简单的了,至少在郁清宁看来就是这样了。

  只是这题目越是常见,便越是不好创作了,因为在你之前已经有不少的人对着这个进行创作了,你要是写不好的话,很容易被说成抄袭什么什么的,会给自己引来麻烦的。

  不过对于郁清宁来说,真的就是小菜一碟了。

  这几种她在之前官方公布的时候就已经研究过了,虽然当初官方公布的时候是会在这里面抽取三种进行考核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也还是如此啊!

  郁清宁是毫无压力。

  前世的那么多经典的歌曲,不只是国风,还有许多流行的歌曲都是深深的烙在郁清宁的脑子里的,这个时候,自然是就派上用场了。

  相比于郁清宁轻松毫不在意,别人的情况可就不怎好了。

  这里面,最严重的可就是那位张月月大小姐了。

  郁清宁之前见到这位大小姐的时候的,对方看她基本上都是鼻孔朝天的那一挂,而且是目中无人的厉害,这两天见到这个大小姐的时候,对方虽然看她的目光依旧不善,但是在这不善之中却是夹杂了一股隐隐的不安。

  不安?

  这倒是让郁清宁好奇了,这位大小姐到底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能够流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郁清宁是个行动派,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就给郁清安打了电话,让郁清安帮忙查一下这个张月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之前在A市的时候,有着高盛,郁清宁用起来是很方便的,但是现在离开A市了,高盛虽然还能用,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郁清宁想了想,这件事情还是交给自家哥哥最方便。

  毕竟自家哥哥这在梦都势力也是不差的。

  至于叶陵濬嘛……

  郁清宁表示,这个时候要注重公平,之前的时候,经常麻烦了叶陵濬,这不是已经让郁清安不满了吗?所以现在,也得好好的安抚一下自家哥哥,要不然,郁清安要是生气了,郁清宁觉得遭殃的还是自己。

  这么一想,郁清宁也就求得心安理得了。

  再说了,放着上好的资源不用,这简直就是极大的浪费。

  郁清安的速度很快,郁清宁几乎是在给郁清安挂了电话没有多久便收到了郁清安那边发过来的邮件,上面将张月月的身家过往什么的,是给列的一清二楚的。看了这份资料,郁清宁才算是明白了这个张月月到底是在不安着什么?

  原因无他,这个张月月的这些歌曲都不是原创的!

  参加一个原创比赛,这参赛的歌曲竟然不是原创的,这让郁清宁顿时就有些惊讶了,不过随即就又冷笑起来。

  要是这个张月月知趣一些,不要在惹她的话,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要是张月月再不长记性还要来招惹她的话,那可就不要怪她无情了!

  郁清宁一直都不是一个和善的人,这个和善可是建立在对方没有招惹她的基础上的,对方要是招惹了她,她还当做没事人一样,郁清宁对于自己都是十分的鄙夷了!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圣母,也不会去当什么圣母。

  所以这个张月月,你可是要小心的了,千万不要惹到她了。

  另一边

  张月月握着手机,面上满是焦急,“我不管了。这件事情你必须尽快的给我解决,要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说完,张月月便率先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管那边的反应。

  就算是挂了电话,张月月的表情也是十分的狰狞。

  “贱人!都是贱人!”

  什么时候逃跑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逃跑了!那个人要是逃跑了,那她要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张月月顿时就恐慌了。

  之前来参加这个比赛,无非就是看重了那人的才华,想要借着那人给自己铺一条路出来,而且,她真的想不通,之前的一切明明都天衣无缝,怎么那个人还是会得知,并且还会从那里给套出来?

  张月月越想越不对劲,只觉得是有人要跟她过不去,所以才想方设法的要毁了她!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张月月此时脸上的表情是十分的阴狠,要是让外人看到的话,实在是很难将她和那个在众人面前阳光开朗的张月月给联系起来。

  可惜的是,张月月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死角,根本不会被监控给拍到。

  张月月一直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拿出镜子又细细的看了下,确认没有疏漏这才收了镜子从角落里走了出去,这件事情就下让那个人处理着,她要是处理不好了,那她也就没有在把那个人给留下去的必要了。

  给她半点忙都帮不上的人,实在是没必要在浪费她的时间了。

  不过这件事情还是得处理一下,毕竟时间就剩下这么几天了,要是那个人找不回来的话,那她可不就是要麻烦了?

  张月月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行,她得给自己留好后路才是,总不能让自己就此一败涂地,要不然的话,岂不是让清明那个贱人看了笑话了?

  想到这里,张月月面上的表情又恢复到以往的淡然和高傲,她可是张家的小姐,有谁呼让她受委屈?

  张家?

  想到这儿,张月月的脑海里忽然有亮光划过,是啊,自己怎么把这一层身份给忘记了!

  真是被那个贱人给气糊涂了。

  不过现在想起来,也一点儿都不晚。

  想着,张月月又拿着手机,然后打了个电话出去,“表姐,我是月月,有些事情想请你帮个忙。……”

  咖啡馆里

  王瑶看着过来的赵一航,眼里满是笑意,“来了。”

  “怎么了?”赵一航在王瑶对面的位置上落座,望着尾随而来的服务员,“一杯蓝山。”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应了一声,而后很快的就退下了。

  赵一航这才看起了对面这位他费尽心思才搭上的未婚妻,微微一笑,“不是说最近家里的事情有些忙吗?怎么今儿主动的约起我来了?”

  “还不是想要见你了?”王瑶娇嗔一笑,而后抿了一口咖啡,这个时候,服务员也将赵一航点的咖啡给端了上来。

  赵一航喝着咖啡,没有回答王瑶刚刚的话,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是说明了一切问题。

  “其实还是有些事情想要麻烦你的。”王瑶放下杯子,犹豫了一下道,“你也知道,我有个表妹,叫张月月。”

  张月月?

  赵一航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下这个名字,很快的便想起来了有关这个名字的具体信息,“是张董的千金?”

  王瑶的母亲是张氏集团董事长的妹妹,所以王瑶说的这个表妹自然就是张董事长的女儿了,如果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好像还是见过这个张月月的,而且这个张月月还是帮了他一点儿忙的。

  不过这些话,赵一航自然是不会在王瑶的面前说的,所以只是笑着开口,“记得,怎么了?”

  “月月现在在参加一个比赛,想要请你帮一个忙。”王瑶有些犹豫。

  这个忙毕竟不好帮,而且影响也有些大,要不是因为自家的那个情况根本就不允许,王瑶才不会想到自家的这个未婚夫。

  王家的人都是高傲的,就算是王瑶也一样。

  她可是王家的二小姐,虽然是比不上她的大姐,但好歹也是被家里捧着手心的,目前虽然说对赵一航是有些喜欢,但是这喜欢却并不强烈到可以在赵一航面前放下他的架子来。

  王瑶的心里有些看不起赵一航,所以在这个时候,就算是要来求赵一航,王瑶也是没有放下自身的架子,说话都带着一股子颐气指使。

  虽然淡,但是对于赵一航这种习惯了看人脸色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心里尽管有着不爽,但是赵一航却是没有表现出来,现在的王瑶还有着利用价值,赵一航可不想就此放弃。所以也只得是装作没有听出来一样,回答道:“有什么忙,自然是要帮的。好歹,她也是要加我一声表姐夫的人呢。”

  “我就知道你是这么的好。”

  王瑶脸上一喜,然后便将张月月买通别人帮她作曲的事情告诉给了赵一航,让赵一航尽可能的帮着找一个人给张月月当枪手。

  赵一航听了之后心里只是冷笑,这个王瑶是如此的不入流,这个张月月更是如此的不要脸面了,既然没有那真本事,却偏偏还要上台去参加比赛,真是活该!

  可是这个时候,赵一航却是故作思忖,然后才回答着王瑶,“这个我会尽快吩咐人去做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王瑶一听这话,脸上的愁云顿时消散不见,对着赵一航道谢,“谢谢了。”

  “不屑,怎么说我们可都是未婚夫妻呢。”

  “呵呵。”王瑶笑笑,而后喝完了咖啡,送走了王瑶,赵一航脸上的笑意才淡了下去,打了个电话,赵其很快的就赶过来了。

  “少爷。”

  “赵其,你去找个枪手,是作词作曲的那种,而且还要很不错的。”

  “少爷这是?”听赵一航说这个,赵其的心里是疑惑的,毕竟自家少爷跟这些又没有什么关系,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找这个枪手。

  “给别人用的。”赵一航并没有解释多少,“你去找就是了,越快越好。”

  “好的。”

  赵其领了命,很快的就退下了,赵一航这才拿出手机,开始找了起来王瑶刚刚说的那个比赛。

  张月月的名字还是很好找的,只是在看到张月月的消息的时候,赵一航却是不经意的又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消息。

  “清明?”

  赵一航咀嚼着这个名字,在看着拿上面的照片,心下不由得错愕。

  郁清宁什么时候竟然也去参加这个比赛了?

  郁家会准许她去抛头露面?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郁清宁竟然是这一批里面表现最出色的哪一个?

  赵一航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在看到之前比赛的那个视频的时候,不由得点进去观看了。

  第一个上场的就是张月月,赵一航只是大概的看了一下,很快的就跳过去了。

  张月月就算是再人前表现的在淑女,但是也掩盖不了背地里就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大小姐。

  这一点赵一航可是深有感触,所以对于这位大小姐在人前的装可爱卖萌,赵一航实在是接受无能。

  他一连跳了好几个节目,直到看到郁清宁的节目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对于郁清宁,他其实是很看好的,明明他跟这个人见面的次数一点儿也不多,可是赵一航在看她的时候,却总是觉得好像在很久以前就认识她。

  对于她,赵一航一直都比王瑶要好得多。

  一开始的时候,把目标选在了郁清宁身上,便是以为郁清宁好接近,但是没有想到郁清宁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叶陵濬。

  赵一航是个聪明的人,从叶陵濬跟郁清宁之间的气氛他要是再看不出来什么的话,那可真是瞎了眼睛了。

  正是因为看出来了,所以赵一航才放弃了郁清宁这个目标,转而将目标放在了王瑶的身上。

  王瑶是王家的二小姐,王瑶在家里的地位比不得王家的大小姐王倩和大少爷王锦,但是在王家里也算是受宠的了,只要是他拿下了王瑶,那么跟王家也就是站在一条线上了,这对于赵家来说,实在是一个好机会,所以他便毫不犹豫的将郁清宁给放弃了,从而选择了王瑶。

  可是如今,越是跟王瑶相处,赵一航的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王家的人看不起他,他是知道的,但是身为未婚妻的王瑶都看不起他,这就让赵一航十分的不满了。

  可现在的赵家始终不是王家的对手……

  赵一航只得是将这口怨气给咽了下去。

  等着吧,终有一天,是你们王家求我的时候!

  想到这儿,赵一航的嘴角不自觉勾出一抹冷笑来,然后拿出手机,拿了一串数字,那边的人很快的就接通了电话,“你们要我找得那个人我有结果了。”

  这边

  看着孟尧挂下电话,徐娇娇脸上的神色有些激动,“找到了?”

  要是就此找到夜灵均的话,他们不就是可以放心了?

  “不。”孟尧摇头,狭长的凤眼眯了眯,“那个赵一航没有找到。”

  他们已经将有关于夜灵均的事情都告诉给了赵一航,而且赵一航现在跟他们在一条船上,是不可能会在这个上面来骗他们的,所以赵一航说没有找到,那么自然就是没有找到了。

  “没有?”听到这个答案,徐娇娇一怔,而后便笑了起来,“尧,没有消息你该开心才是。”

  他们找夜灵均都找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找到,所以可想而知夜灵均是不在这里的,既然不在这里,那他们就应该放心不是吗?

  毕竟夜灵均,可是他们心头的一个大埂!

  “是该放心了。”

  他们两个人都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二十年,没道理夜灵均在这里的话会找不到!再说了,他们的样貌都是没有变化的,所以夜灵均的样貌,也是不会变化的,至于名字就更加的不会了。

  可是花费了这么久的时间跟精力去找,都没有找到叶陵濬,那么这个夜灵均肯定就是不存在这里的了!

  得知这个答案的时候,孟尧才算是放心了的。可是心里却总是有一丝阴霾,怎么也撤不去。

  不过孟尧也没有再继续下去,便将这件事情给抛过去了,“你说的对,是不应该在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了。”

  用本就不怎么宽裕的时间去做一件没有收获的事情,这绝对是孟尧做过的最亏的买卖了。

  现在这个结果,也是很好了。

  他现在身上,可是还有着不少的事情呢,可不能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对了,最近的那个比赛你看了吗?”徐娇娇问孟尧,“就是那个原创歌手的那个?”

  “怎么了?”孟尧对于这些一向都不怎么关心,此刻听徐娇娇提起来,还是有些模糊。

  “那个节目是底下的公司策划的,说是要选拔一些人才,那里面有几个人很不错,想要将他们挖过来。”

  “那就挖过来吧。问我做什么?”孟尧看着徐娇娇,“莫不是这几个人里面有问题?”

  “是有些问题。”

  徐娇娇拿出自己的手机点了点,然后找出了一张照片,让孟尧去看,“这个就是郁家的小女儿,我觉得我们可以从她身上入手。”

  “郁家?”

  孟尧笑了,“郁家的郁清安可不是个简单地角色,你觉得从这个人身上入手有用?”

  “这个郁清宁很小的时候就被送离了梦都,在东省生活了十二年,尧,你不觉得这个时间很巧吗?”

  “巧?”

  孟尧想了想徐娇娇所说的,十二年,东省?

  脑海中一道亮光划过,孟尧忽然想起来一件几乎被忘掉的事情,“她就是那个被预言的人?”

  “应该是她没有错了。”

  徐娇娇点头,“而且这个郁清宁之前可是生活在A市的。”

  A市?

  孟尧的脸色更是凝重了,“你怀疑跟李生有关系?”

  “就算是没有关系,也应该是知道李生这件事情了。”徐娇娇道,“之前可是查到过郁清安也去了那里。”

  郁清安的态度不像是对于这个妹妹很嫌弃,因而可以猜测,郁清安为了郁清宁的安危着想,肯定是会把李生的事情告诉给郁清宁的。

  可——

  “当初李生的事情,不是李望安的后人……”

  李生为什么会死,这一点他们一直在追查,在经过了这么久之后也才算是找到一点有用的东西,那就是当初的李生是被异火给害死的。

  拥有异火的,也不过是一个李望安罢了。如今若是再出现的话,很有可能就是里王安的后人了。

  只是郁清宁跟这件事情,怕是没有什么关系吧?

  “当初李望安后人的事情我们只是按着年龄去查的,但是我最近忽然想起来了一个问题。”徐娇娇在孟尧的耳旁轻声说道,“年龄这个东西,可不一定就是准确的了。”

  这话一出,孟尧的眸子里一道诡谲光芒闪过。

  是啊,他怎么把这点给忘记了?

  要是他们按着年龄来追查的话,那么就算是李望安的后人再有能耐,也是不会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他们找到一点儿痕迹的,这样说来,要是改变了年龄的话,那么他们追查的可不一直都是一个错误的方向了?

  这么一想,孟尧的心里顿时就产生不少的郁气。

  为什么早早的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要是这一点真的是可能的话,那么他们之前可不就是在白费功夫了?

  “娇娇,你是怎么想到的?”孟尧对于徐娇娇一直都是了解的,徐娇娇往日里虽然聪明,但是也没有聪明到这个地步,能够这么快的就将问题给说出来,而且徐娇娇的这个口气,未免有些笃定,竟然是连他没有想到的地方都给想到了,这让孟尧心里不免有些奇怪,总是觉得今天的徐娇娇怪怪的,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在哪里。

  “这个……当然是无意中想到的了。”徐娇娇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而后对着孟尧说道,“我有些事情要先去忙了,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徐娇娇就走了。

  可是在她走之后,孟尧看着她的目光却是越发的幽深。

  徐娇娇之前的那番回答便是让他奇怪了,那么现在的避而不答就更是让孟尧生疑了。

  徐娇娇真的有怪。只是这怪异到底出在哪里呢?

  孟尧陷入了深思。

  这边

  徐娇娇在出来之后,整个人面上的神色还带着紧张,她缓缓的出了一口气。

  真是的,差一点就要在孟尧的前面漏出破绽了。

  徐娇娇只要一想到这里,心情就是十分的紧张,要是让孟尧知道她在和那些人做交易而瞒着他的话,孟尧势必会不满的。

  徐娇娇跟孟尧相处的额久了,对于梦游的性子也是十分的了解,孟尧是一个很自负的人,眼下虽然说是喜欢着他,可是去有真很多的事情都瞒着他,一点儿都不让她知晓。

  徐娇娇知道孟尧这也许是为她好,可是徐娇娇却是不喜欢这样的隐瞒和欺骗。这会让她觉得自己很是没用,她又不是一般的人,之前的时候就帮助过孟尧拿下了夜灵均,现在的她依旧可以帮助孟尧对付那些梦都四家,从而完成心愿。

  徐娇娇对自己太有自信了,所以在孟尧这里的一点儿不顺就轻而易举的影响了他的心情,也让心里的那股执念蠢蠢欲动。

  “觉得孟尧是欺骗了你吗?想不想得知孟尧的阵仗想法?”

  有声音突然响起,毫无欺负,冰冷逼人。徐娇娇对于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冷笑,“这件事情是我跟孟尧之间的关系,跟你无关。”

  那声音并未说话,只是笑着,却分外的阴森。

  徐娇娇冷冷的开口,“就算是跟你站在了一起又如何?难不成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挟持我了?真是可笑,我徐娇娇可没有你想想的这么简单!”

  前世的她本就不是一个一般的闺阁小姐,这一世的身家更是注定了她离那平静生活就是一种奢望。

  徐娇娇根本就不怕麻烦,相反的,只要这麻烦越重,便越是喜欢。

  毕竟一潭死水的生活,她也是会腻歪的。

  “奉劝你,不要大写什么不好的念头,我可不是之前的那些白痴,会拜拜的上了你的当。”

  徐娇娇说完,便不再理会那个声音,径直的走了。

  她今天没哟给孟尧解释,孟尧势必会疑惑的,这可不行,她一定要想一个办法,将这件事情给解决才行。

  毕竟,唇亡齿寒。

  她跟孟尧的关系就是这个,谁都不希望自己会出事,徐娇娇自然也是。

  在徐娇娇离开之后,有人才从暗处出啦,看着徐娇娇的背影,目光微哂。

  以为这样子就能够摆脱?真是可笑而又单纯!

  千百年来,那么多人都不曾解脱过得事情,还真以为自己是神人了?

  到时候,可不要被这结果伤的太狠。

  反正,他们怎么做都只是无用功而已,真正占到便宜的还是她。

  想到这里,那人的眸子里不由得生出来了几分笑意,只是配着那张狰狞的脸,却显得十分的可怕了。

  到时候,谁都不会是她的对手了,这些人不是,那个人更加不是。

  “哈哈哈……”

  ——

  决赛的日子已经决定好了,大家都在房间里钻研着曲谱,要不然就是在音乐室进行练习。整个楼里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当然了,这紧张的人是不包括郁清宁的。

  郁清宁可是有着音乐大全的那样的外挂,再者,还要前世的那些多经典歌曲做后备,郁清宁要是在这个时候还会觉得紧张,那真就是不行了。

  郁清宁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只是她也不能太过于闲适了,要不然的话,可不就是会被招来麻烦滴。

  要知道,郁清宁先前的出色已经引来张月月这个麻烦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郁清宁可是不想再招上一个张月月这样的麻烦来。

  虽然现在就已经剩下了五个人,而且这五个人里面,除了一个张月月之后,其他的看起来都是十分的好相处,但是郁清宁就是是在放不下心来,毕竟这还没有到最后一节,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来。

  郁清宁这些日子就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然后跟墨兰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啊,在跟叶陵濬煲煲电话粥啊,偶尔的时候,还会跟韩如雪打打电话啊……

  总之,郁清宁的生活简直是不要太精彩了。

  当然了,就在这其中,郁清宁也是受到过一个陌生的电话的。

  这个人呢不是别人,正是白重阳。

  之前郁清宁忘记存白重阳的电话了,所以这看起来可不就是一个陌生电话了?

  不过这陌生电话,郁清宁接的也是挺开心的,因为白重阳给她带来了两个消息。

  这第一个自然是就是那个主题曲的事情了,白重阳已经谈好了各种事宜,并且为郁清宁做了很多的努力,争取了最大的利益。这个电视剧之前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有出现过,所以不难想象,这就是因为她重生而引发的蝴蝶效应了。

  郁清宁只要一想到这个自己创作的曲子就可以上了电视,郁清宁的心情就是无比的激动。

  当然了,郁清宁是一个新人,所以这在价格方面,郁清宁应该是会吃一点儿的亏,不过郁清宁也不介意,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一个互利互惠的事情,她虽然赚的钱是少了一些,但是名头却是出去了,以后若是有人想要的话,肯定是会找他的。

  这样一来,郁清宁就说在钱财上吃点亏也没有什么了。

  这第一件事情郁清宁若是之前早就已经想到了的话,那么这第二家事情就完全的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原因就是傅明恪的经纪人刘玺想要签下郁清宁。

  对于傅明恪的这个经纪人,郁清宁之前是接触过得,毕竟就在那个撕逼事情刚出来之后,这个刘玺可就是打电话“提醒”了郁清宁,让郁清宁不要生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来,这话说的直白一些,就是不要给傅明恪找麻烦,也就是不要跟傅明恪再有多纠缠。

  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味道,郁清宁对于这个人是没有多少的喜欢的,所以在接完了电话之后就将刘玺的电话给拉黑了。这也就是刘玺会找上白重阳的原因。

  但是傅明恪就不一样了。

  傅明恪在之前的事情上并没有主动对郁清宁反感的,反而是主动给郁清宁道歉,这个气度就比他的那个经纪人好的太多了。

  其实郁清宁也是可以理解刘玺当时的心情的,毕傅明恪一直都是一个阳光下的大好青年,基本上是零负面新闻的,这一下因为郁清宁头一次被负面新闻给缠上了,这心里不生气都是奇怪了。

  可就算理解是一回事,并不代表她就对于这样的事情死没有一点儿的怨念的。刘玺是个什么样的人,郁清宁是一点儿都不想要去了解深入,就算对方是个名怎娱乐圈的王牌经纪人,那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先前的时候,郁清宁是不会考虑刘玺的,现在有了墨兰跟白重阳之后,郁清宁是更加的不贵去开了这个人了。

  自己的经纪人还是得了解一些的好。

  白重阳这个人不是什么恶人,反倒很是心善,郁清宁很喜欢,至于刘玺……完全就被郁清宁给抛到脑后了。

  就算是刘玺可以让她很快的红起来又如何?她的心思又不在娱乐圈上,这红不红跟她倒是没有多大的关系。

  郁清宁想想,也就不去理会了。

  白重阳在听了郁清宁的宪法之后以为郁清宁还会有点儿动摇的,毕竟对方可是王牌经纪人,而且经手的艺人几乎是没有不红的,郁清宁若是经了他的手的话,肯定是会大红大紫的。

  只是却没有想到,郁清宁竟然是半点儿都不动心。

  这让白重阳在感激的时候,心里也不由得奇怪起来。

  郁清宁进入娱乐圈不就是想要红吗?为什么眼前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放在眼前,郁清宁竟然会让她白白的溜走,而一点儿都不去抓住呢?

  对于白重阳的疑惑,郁清宁的回答只有很简单的几个字,“不需要。”

  她的身边真的是不需要刘玺这样的经纪人了,再说了,就算是她想红,只要让郁清安捧就是了,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自己来闯荡呢?

  不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凭着自己的能力做出一番事业来罢了。

  刘玺或许是一条捷径,不过并不是郁清宁的捷径,她并不需要。

  知道了郁清宁的意思,白重阳也就没有多纠缠,很快的就挂断了电话,将郁清宁的意思转告给了刘玺。

  刘玺在听到郁清宁的意思的时候,虽然有些可惜,不过也没有强求。

  刘玺这个人本来就不坏,看上郁清宁也不过是看重了她的才华,所以才想要签下来,可是只要对方不愿意,刘玺也不会主动的去逼迫人家,这样的事情做不来,所以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时间很快的就到了要比赛的时间了。

  在这些日子里,官方为了吸引大众对于比赛的热心程度,是几乎时不时就在官微上报一些参赛者们的生活照,或者是短视频。

  看的一种人是大呼小叫的。

  “我天,大叔竟然也有这么男友力的时候!”

  “不对,看着王子(许谦)这么温柔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喜欢吃?”

  “我擦,我女神到底有什么不会?吉他也会,古筝也会,这还会拉二胡,要不要这么打击人的啊?”

  ……

  底下有不少的人对于郁清宁的照片舔屏了,因为郁清宁之前上台的时候,弹得是吉他,而现在,照片里的郁清宁又在拉二胡了,这让不少人都开始凌乱了,纷纷猜测起来,郁清宁到底学习了多少种乐器。

  自然,这也是官方的故意之举,毕竟郁清宁可以算是这一期里面人气最高的人了,官方自然是要抓紧这一个的。

  郁清宁就算是知道了官方的想法,也是没有办法制止的,官方就是这样的,所以无所不用其极这话是一点儿也没有错的。

  郁清宁的微博下面自然也是炸了的,不过郁清宁却是没有回复的。

  因为之前在官方的微博发表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的黑子逮住机会又去喷郁清宁了。

  “以为发上一张照片就可以了?神经病吧?装也要像样子的吧?”

  “就是,前天的时候还在弹吉他,现在又开始练二胡了,真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这样的人迟早会走不远的!”

  “女表子,贱人,除了那一张脸会装逼之外还会什么?”

  ……

  面对这些黑子,郁清宁的青丝们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直接就喷回去了。

  “我女神就是美,怎么了你嫉妒啊!嫉妒你也就是长得那么一个人面兽心的样子,难看的要死了。”

  “吃不到葡萄的人总是所葡萄酸,你这么一个妒妇的样子不就会想波哥关注吗?真是无聊。”

  “无知!肤浅!幼稚!庸俗!可笑至极!女神不用理他们!”

  “楼上+1!”

  ……

  诸如此类的话一还有很多,郁清宁看了之后,心里也是暖暖的,不由得浮现了以真心的笑意。

  粉丝们都这么维护她了,她要是在不说些什么可就有些对不起这些维护她着的粉丝了。

  郁清宁想了想,而后拿着之前回家来携带的摄像机,然后打开了,开始录像,自己坐在镜头前,开始拉起了二胡。

  那些人不是说她只是装个样子吗?那她就让他们好好的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在装样子!

  郁清宁也是个有脾气的人,至少面对别人的攻击,郁清宁才不会就这样默默的承受,这不是她的风格!

  有仇必报,这样才是对的。

  郁清宁拉的二胡曲子很短,也就是前世她很喜欢的一个纯音乐,叫做《江山此夜》。

  这个曲子大致就是《倾尽天下》的完结版了,郁清宁将这个录下来之后然后便通过电脑发到了微博上,上面的内容很是简单。

  “既然要装个样子,就得装好了,现在就来装一下。[可爱][视频链接]”

  郁清宁的这条微博一出,不少的粉丝们都是一怔,在看到郁清宁真的在拉二胡的时候,是彻底的疯狂了。

  “我天,之前的时候我还以为女神是在学着拉二胡,没想到女神竟然是会的啊!”

  “我女神果然是大神,什么都会!爱你不解释!”

  “噗,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我女神依旧是这么的美嘛?”

  “不,我女神就是这么的美,一直这么的美!”

  “女神美美哒,黑子快退!”

  ……

  看到微博上自家粉丝们的评论,郁清宁只是笑了笑,而后便放下了手机,准备投入到下一轮的练习之中,只是没想到,这刚放下手机,房门就被敲了。

  紧接着,一个脑袋便钻了进来,赫然就是焦晨了。

  她看着郁清宁,嬉笑着开口,“女神,我有没有打扰到你啊?”

  郁清宁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进来吧。”

  难道她说声打扰了焦晨就会走吗?这家伙的厚脸皮程度跟韩如雪简直是如初一辙。

  “嘿嘿嘿,就知道女神最好了。”

  焦晨见状也就知道郁清宁是不生气的了,随即就钻了进来,然后关门,凑到了郁清宁旁边,看着那还放在身边的二胡,焦晨眼里有细微的光芒闪过,然后伸手就要摸上去。

  ------题外话------

  谢谢十八的月票,么么扎!

  

[读者须知]:下一篇:v050、人生何处不撞衫-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