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27、小玩意儿,不用介意-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26、回家了-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怎么感觉自从遇见叶陵濬之后,每天都有奇奇怪怪的事情在发生?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就出现许多奇怪的画面。

  可不过是转瞬即逝,而且当想要再次追寻的时候,却是没有一点儿的痕迹,就好像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是什么?”郁清宁问向上玄真人,“您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初次见面,总得送个见面礼才是。”

  上玄真人捋着胡须笑了笑,“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是个小玩意儿而已,放心拿着吧。”

  他这一句话,成功的将郁伦即将出口的话生生给堵在了喉咙里。

  郁伦看着郁清宁手中的那块血玉,眉头蹙的紧紧的,这块血玉可不是什么凡物啊!

  可是这位竟然只说是一个小玩意儿……

  “多谢,不过这个东西还是不用了。”郁清宁虽然不知道这血玉到底是什么来头,而且她对于玉石也没有什么了解,但这并不代表她就是什么都不懂得人了。这块玉石在拿到的时候,郁清宁就感觉到精神一阵,而且连墨兰都给惊动,出来跟她沟通了,郁清宁这要是还看不出这东西不平凡之外,那她可真就是傻了!

  她伸手,将血玉又重新递给了上玄真人。

  谁知上玄真人见状只是看了郁清宁一眼,没有说话,目光平静无波,但是郁清宁却从其中看出了几分揶揄和打趣,她有些怀疑自己眼花了,可在看的时候,那目光竟又带上了几分的委屈。

  委屈?

  郁清宁觉得自己是看错了,要不然怎么会从这么仙风道骨的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这么情绪化的表现,可是当她眨了眨眼,再看时还是如此,不仅如此,上玄真人还开口了,“清清拒绝,莫不是看不上?”

  “(⊙o⊙)!”

  郁清宁囧了,她的意思是说这个血玉是太珍贵了,所以婉言谢绝,这东西要是都不算贵重的话,那么在这位眼里什么才算得上是珍贵?

  “既然这个不喜欢,那这个你一定会喜欢的。”

  上玄真人将那块血玉随手放在了桌子上,而后在袖子里一摸,再次拿出一个东西来,“这个你会喜欢的。”

  “噗!”

  若说先前在看到那块血玉的时候,郁清宁觉得是珍贵的话,那么现在在看到上玄真人手上的东西的时候,就是震悚了。

  他那手里圆圆的,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小珠子,怎么看着,那么像传说中的那个夜明珠呢?

  “这个是……”

  “夜明珠啊。”上玄真人满不在乎的说道,在看到郁清宁惊讶的目光的时候,怔了怔,而后对着郁清安道,“小安子,去把那个窗帘拉上。”

  “……好。”

  虽然很是抵触这个称呼,让郁清安觉得有些没面子,但这位实在是不好惹,而且他也知道这位的尿性,抿了抿唇,还是任命的去拉窗帘了。

  屋子的窗帘都是很厚重的那种,刚一拉上,整个屋子里就陇上了一层黑暗。虽然不至于黑暗如夜,但是比起之前来,的确是暗了不少,这时候,上玄真人手里的那个夜明珠也真正的发挥出了它的作用了。

  那个夜明珠并不算大,在手里散发出莹莹绿光,看着十分的柔和,将整个房间里都照亮了,亮如白昼。

  “这个喜欢吗,清清?”

  看着三人惊讶的目光,上玄真人得意的说道,而后更是看着郁清宁,脸上带着几分炫耀。

  “这个……”郁清宁忽然觉得头大,有些不明白这个上玄真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怎么第一次见面都要给她送东西?

  郁清宁实在是觉得不对劲。

  “您为什么要送我见面礼?”

  想了想,郁清宁还是觉得自己该实话实说的好,她本来也就不是一个能藏得住事情的人,再加上遇见这个上玄真人,她心里就是莫名的放松,所以现在,这个问题也能说得出来。

  “阿宁……”

  郁伦生怕郁清宁惹到了上玄真人,想要示意郁清宁注意一下措辞,可是刚出口便被上玄真人的话给打断了。

  “喜欢啊。”

  上玄真人听了郁清宁的话之后并没有什么不悦,反而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和煦了,“清清之前一直在A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清清,起很喜欢清清,所以想要给清清送个小礼物而已,清清不用紧张,这并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似乎是怕郁清宁不相信,上玄真人又从袖子里一连摸出了好几个东西来,看的郁清宁是瞠目结舌。

  这袖子是哆啦A梦的百宝箱吗?

  怎么能装的下这么东西?

  而且……

  看着上玄真人摆在桌子上的东西,郁清宁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无力。

  血玉、夜明珠、冷暖玉棋子、玉璧、佛指舍利……

  哪一个放出去,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郁清宁看见这个实在是感慨上玄真人的财大气粗!

  郁家虽然有钱,而且这些古董也不少,但是上玄真人拿出来的这些东西在郁家也算得上是宝贝了,至少不会像上玄真人那样直接给拿出来,一脸的不介意。

  反正郁清宁觉得自己是做不到这么淡定的,能够拿出这么多的珍贵东西,而且还是一脸的不在意。

  “清清,有没有那个喜欢的?”上玄真人见郁清宁在看着这个东西发呆,开始不住的催促郁清宁,“有那个喜欢的就直接拿,不用客气,全部都拿也没有关系。要是这里面没有入你眼的就跟我说,我再给你找别的东西。”

  “真人,这……”郁伦看着这桌子上的东西,脸上的惊讶跟着郁清宁是如出一辙,面对着上玄真人这么财大气粗的表现,郁伦表示也受到了惊吓。

  以前见到上官真人的时候,只感觉到这位仙风道骨,和蔼可亲,但是没有这么财大气粗的吧?

  他小的时候见到上玄真人的时候,上玄真人怎么什么都没有给他?

  之前郁清安小时候见到上玄真人的时候,上玄真人也是什么表示都没有,那么现在,偏生是在见到郁清宁的时候,画风骤变,竟然是如此的……逗逼?

  郁伦虽然觉得这个词语跟上玄真人的外貌实在是不怎么搭配,但是现在的情况来看,的确是只有这个词语可以来形容了。

  郁清安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里所想的跟郁伦是没有多少的差距的。

  上玄真人的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他觉得无语的紧。

  可是心里莫名的,却又觉得上玄真人觉得这是喜欢郁清宁的表现,这样也挺好的。

  而身为当事人的郁清宁则是抽了抽嘴角,“……不用了。”

  这里面的东西随便拿出一样,都是有市无价的东西,郁清宁虽然觉得自己的眼界不算是太低,但是这里的东西实在是太珍贵了,让她不好意思拿,没有想到在上玄真人看来,竟然会觉得她看不上眼!

  郁清宁真的无语了。

  “清清真的看不上这些啊。”上玄真人似乎有些感慨,咂吧砸吧嘴,而后右手再次往袖子里摸去,“既然清清没有喜欢的,那就再看……”

  “不用了,那块血玉就够了。”见上玄真人似乎只要她不拿就不罢休的样子,郁清宁实在是无奈的紧,只得是连忙打断了他的话,“我挺喜欢那块血玉的。”

  郁清宁这话的确是没有作假,比起这些东西来,她最喜欢的还是上玄真人第一次拿出来的那块血玉。

  这块血玉比起夜明珠来,的确是档次低了一些,但是质地还是很错的,而且郁清宁在看到那个东西的一瞬就莫名的喜欢上了。

  先前的推辞不过是因为不好意思,如今上玄真人既然非得让她哪一样东西,那她还不如拿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

  “好。”

  见郁清宁终于松口了,拿了那块血玉,上玄真人这才叹了口气,将血玉递给了郁清宁,只是神色还带着几分不满,“光是这个东西的有些太少了,清清把这个也拿着吧,”

  说着,上玄真人将第二次拿出来的那颗夜明珠又塞到了郁清宁的手里,“这个清清也拿着,以后说不定会有用的。”

  郁清宁见上玄真人的这幅样子,就知道这是非拿不可的事情了,也就值得顺水推船的接下了。

  “多谢您了。”

  “不客气。”上玄真人笑了笑,“毕竟你叫我一声爷爷,送点东西总是应该的。”

  郁清宁点头,而后从善如流,“那就谢谢玄爷爷了。”

  “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用这么在意。”

  上玄真人不在意的摆摆手,而后袖子一挥,桌子上的那些东西便齐齐的消失不见。

  郁清宁在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惊讶,但是很快的就反应过来,这样的情况其实她也不是没有见过,至少之前在叶陵濬那里就是见过的。

  在那个神秘的空间里,她就见识过叶陵濬这突然出现以及突然消失的本事。

  “这是随身空间,装东西很方便的。”

  郁清宁正想的时候,脑子里忽然传来了上玄真人的声音。

  她一怔,看着上玄真人,惊愕不已。

  刚刚……她并没有看到上玄真人的嘴唇有在动啊!

  那么这突然蹦出来的声音……

  “这是我的意识在跟你交流。”

  上玄真人的声音继续传来,并且在郁清宁惊讶的目光笑了笑。

  郁清宁也尴尬的笑了笑,而后有些悻悻的默默鼻尖。

  意识都能够交流,这还真是好用的紧。

  “等你将郁家的万物生修炼到第五层的时候,也可以做到的。”

  万物生?

  听到这个名字,郁清宁忽然怔了怔,随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满是忧桑。

  这个万物生其实一点儿都不好修炼的,好吗?

  自从郁清安教她以来,这都将近两个月了,她才修炼到第二层刚入门,距离第三层还遥远的紧,别说是第五层了,就连是第三层,郁清宁觉得自己要修炼到那儿,也是得好长一段时间的。

  “不用担心,这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上玄真人笑了笑,而后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不用担心,等你入门之后,就会发现这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得。”

  也许吧。

  郁清宁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转移了话题,问郁伦,“您叫我来是……”

  郁清宁对于自己的称呼刻意忽视,郁伦虽然有些不好受,但是却能理解,对郁清宁解释道:“是真人要见你,并且……有些事情要需要跟你说一下。”

  郁伦顿了顿才道,“当年的事情,也是时候要告诉你了。”

  当年的事情?

  郁清宁的眸光闪了闪,而后看着郁伦,见他一脸的深思,心下的波动是越发的明显了,

  这个当年的事情,难道是她想的那样。

  就在这时,郁伦再度开口,“当年把你送去东省,是我们做的不对,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喜欢你了,只是因为当初实在是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们不得不那么做。”

  说着,郁伦叹息一声,看向郁清宁的目光满是歉意,“阿宁,真的很抱歉。爸爸对不起你。”

  郁清宁并没有直接就回答郁伦的话,而是看向她,“当年的事情,能够详细的跟我说一下?”

  尽管知道当初的事情郁家应该也是有着自己的苦衷的,可是郁清宁心里就是有着那个坎儿,郁伦要是一直都不说出来的的话,郁清宁觉得自己有可能会记一辈子。

  只要他们一天不说出来,她就一天都不会跟郁家的关系恢复如常,

  这是一种信任的问题,他们是她的父母,就算是真心为她好,也要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给她吧?

  什么都不告诉她,让她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不是摆明了不相信她吗?

  “你放心,当年的事情,我这就跟你说。”

  听了郁伦这话,郁清宁那些刚有些发散的思维瞬间又被收了回来,看着郁伦,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果不其然,只听郁伦缓缓说道:“你应该知道的吧,郁家也是有着一个异能的家族。梦都四家之所以会称之为梦都四家,便是因为其本身的不同,他们跟暮森五堡一样,都是拥有着异于常人的血脉和能力,也就是所谓的异能。但是暮森五堡的人却是修炼的黑暗异能,想要将华国统治起来,以满足自己的私欲……”

  “我来说吧。”

  听着郁伦的话,上玄真人忍不住的打断了,“要是让你这样说下去指不定得什么时候呢。还是我简单的说明一下吧。”

  被打断的郁伦有些悻悻的,不国上玄真人是他尊敬的人,自然是不会反对的。

  郁清安跟郁清宁自然也没有什么要反对的意思,谁让郁伦讲的这些都是些大背景,这些他们早就是知道了的,根本就不需要郁伦在重复一遍了,所以现在,上玄真人的打断也是正合了他们的意思。

  “其实事情时这样的……”

  上玄真人的话果然很是简洁,三言两句就说清了当初事情的经过。

  简而言之,就是因为二十多年前,梦都四家跟暮森五堡之间有过一战,当初虽然是梦都四家胜了,但是却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尤其是叶家和郁家。

  叶家当初的不少儿郎都是死在那场战争里的,就连叶老爷子那个对外明面上称为失踪的二儿子就是如此。

  而郁家比起叶家来还要更惨一点,当时的郁家,郁老爷子还是健在的,可就是在那一场战争中才丧生的,郁伦也还有着几个兄弟,都是在那一场战争中,不是战死就是失踪,再也找不到的了。

  郁家先前在梦都四家里面还算是比较好的世家了,几乎只是屈居叶家下首,可是在这件事情之后,却是瞬间落到了四家末尾。只因为郁家的人,实在是在战场上的损失太大了,而剩下的也不过是一个郁伦而已,当初甚至有不少的人都在暗自揣测着,看看郁家到底什么时间就从梦都四家的这个位子上掉下来了,可是却没有想到,郁家虽然一直处在四家的末尾的,但却是一直将家族给保存了下来。

  先前并不被众人看好的郁伦硬是将郁家给撑了起来,而身为长子的郁清安也不是等闲之辈,十来岁的时候便已经展现出了自己在商业上的惊人天赋,开始做生意了,并且还不错。

  郁家的飞速发展,自然是引起了不少人的眼红,而在这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同为梦都四家的王家的人了。

  他们之前在四家里面还不如郁家,但是在与暮森五堡的那一战家族的牺牲最少,保留的实力最多,所以在之后的重整中,有了问鼎梦都第一世家的野心。

  当然,叶家自然不是一个区区王家能够逼得下去的,所以叶家的位子还是稳如泰山的第一,叶老爷子可不是吃素的,那早年可是一步步从军队里摸爬滚打上来的,岂是王家那个自幼在温室长大的人所能超越的?

  不过超越不了叶家,超越郁家却还是可以的。

  尤其是当初,郁清宁刚刚出生的时候,天行有异,王家借口会出祸患,施加压力想要带走郁清宁,郁伦等人迫于压力,在加上上玄真人的预言,所以这才将郁清宁送到了偏僻的东省,让她一个人在那里一呆,就是十几年。而他们跟王家周旋,努力的发展郁家。

  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郁清宁自然是对郁家抱有偏见的,郁家的人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可是为了郁清宁好,也为了长远的打算,他们这才将郁清宁悄悄的送到了这里。

  纵然,他们也知道,这样一来,郁清宁是有很大的可能性会不原谅他们的。

  可是为了郁清宁的安全,更为了郁家的安危,他们还是这样做了。

  郁清宁是他们想要疼爱的小女儿,他们并不想她受到伤害,所以就算是得到了她的怨怼他们也不后悔。

  “就是这样吗?”

  郁清宁听了之后心情也有些五味复杂,她设想了很多种可能的结果,倒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原因。

  先前的时候,心里便隐隐的有感觉,觉得郁家的人应该是疼爱自己的,根本不应该这样轻易的就放弃了自己的,现在得知了真相,郁清宁觉得自己才算是放下了。

  只是尽管放下了,但是这么多年以来的生分却还是存在的,至少让她现在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叫郁伦跟严书玫爸妈,郁清宁是做不到的,这些事需要时间的,郁清宁觉得自己的心里还是有些压力需要克服的。

  “恩。”上玄真人点头,“清清,这件事情你父亲也不是故意的,他也是在为你好,希望你可以谅解他。”

  “阿宁……”郁清安张了张嘴,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叹息了一声,“跟着自己的心走。”

  “我知道。”

  郁清宁答道,她没有去看任何人,而是直接转身就走,“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好。”

  知道这件事情郁清宁一时之间也是不好接受的,所以郁伦等人倒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而是直接放郁清宁离开了,“早点休息,明天让清安带你在梦都里逛逛,这么多年,梦都的变化还是挺大的。”

  “恩。”

  郁清宁点了点头,出了房间,关上门,这才直直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就在她走后,上玄真人也便起身告辞了,“老头子我也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您大老远的过来就是为了见阿宁,如今何必这么急着走呢?”郁伦阻拦,“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动身吧?”

  “住宿就不必了。”上玄真人摇摇头,“倒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今天见到清清之后我就放心了。”

  “谢谢您对阿宁的关心。”

  “郁家好不容易才出生的小千金,我也很喜欢。”

  上玄真人说完这句,便走了。

  依旧是缩地成寸,眨眼间便已到了远处,转瞬之间便没有了影踪。

  郁清安每见一次上玄真人都要惊讶一次,能够将古武练的这般出神入化的,他所见过的也无非就只有一个上玄真人了。

  只是这个上玄真人的来历,郁清安却是一点儿都不知晓。

  这时候,郁清安心里的疑惑更加的浓了,不由得问起了自己的父亲,“您知道这上玄真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吗?”

  “不知。”郁伦收回目光摇摇头,转而向房间里走去,“不只是我,可能就连你爷爷都不知道这个上玄真人的来历。”

  他的爷爷?

  郁清安一怔,他爷爷还在的时候,郁家还是全盛时期,而且他的爷爷也是一个很聪明、很有能力的人,怎么会连他的爷爷都不知道这位的来历呢?

  “这个不应该吧?”郁清安皱眉,“爷爷那么厉害的人,按道理不应该不知道这位的来历。”

  “你爷爷在厉害也只是在他的那个时代而已,在他的时代之外的人,他如何得知的了?”郁伦叹了口气,“清安,你知道上玄真人今年多少岁了吗?”

  “多少岁?”郁清安更是疑惑,“难不成这位的年龄很大?”

  可是上玄真人看起来也就是七八十岁的样子,他的爷爷要是还活着,也就是这个年纪了,怎么他父亲会说这两个人不是一个时代的呢?

  这让郁清安真的不明白了。

  “他的年龄并不是我们眼睛所看到的这样。”郁伦在书桌后坐下,拉开抽屉,从里面找出一张老照片,看来一眼这才递给了郁清安,“您看看这个。”

  郁清安怀着好奇接过一看,上面的照片已经有些泛黄了,但是却丝毫不影响看的效果。

  在那上面的,正是两个并排站着的人。其中的一个就是上玄真人,慈眉善目,一如刚刚郁清安所见到的那样。而另外一个,看着只有二十来岁,眉眼间郁清安虽然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的了。只得去问郁伦,“这是……”

  “是你爷爷跟上玄真人。”

  郁伦平静的话却让郁清安的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这……”

  这是他爷爷?!

  可是他的爷爷都已经过世二十年了啊!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这上面的他爷爷看着只有二十来岁,而上玄真人已经是现在的样子了,算算时间,照下这张相片到现在大概有八十多年的时间了,可是在这八十多年的时间里,上玄真人一直都是保持着这样的一幅外貌,甚至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样的情况怎么能不让郁清安吃惊!

  之前他是听说过,只要将古武修炼到顶级便可以容颜长住得永生,莫不是这个上玄真人就是将功法修炼的十分顶级,所以才一直保持着这样子?

  他们郁家的心法万物生传说只要修炼到第七层,也可以保持着容颜长住的,但是这修习古武可不是说着玩的,这修炼一途可不是努力就会有收获,而讲究的是机缘和天分。

  天分好的修炼起来修炼就是小意思,可对于那些天分一般的人来说,修炼这件事情就是比登天还难。

  有的人一个月便可以突破一层,而有的人十年连最基本的一层都没有通过。这并不是后者不努力,只是天分到了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罢了。

  再努力的修习,也只是白费功夫而已。

  上玄真人若真是那古武顶级的高手,那他为何要跟郁家保持着关系?

  而且看起来,好像是他对郁家上心,而并不是郁家对于他上心。

  “这件事情有些难以让人接受,不过却是千真万确的。”

  郁伦跟上玄真人认识的时候已经很久了,几乎是在他小的时候便被自己的父亲带着见过这位上玄真人了,那个时候的他就是这般模样,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还是一如既往。这样的生命力实在是让郁伦觉得惊奇,可是从他父亲的口中又得知上玄真人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存在,所以就算是再惊奇,只要惊奇的多了,也就没有什么可惊奇的了。

  “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对于郁家并不是一件坏事。”郁伦从郁清安手里将照片拿了回来,重新再抽屉里放好,“这个上玄真人出现在郁家的历史中已经有好几百年的时间了,他要是想要对郁家不利的话,早就动手了,不至于会等到了现在,而且依着这位的身家,我们郁家又有什么是他能够看得上的?”

  郁伦前面的话让郁清安继续吃了一大惊,他先前也不过是认为这个上玄真人应该是跟他的爷爷有些关系,倒是没有想到,竟然跟他郁家的先祖都扯上了关系。

  能出现在一个家族的历史中几百年了,这个上玄真人的动机还真是让人值得怀疑。

  可是出现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个上玄真人的目的应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之前的郁家在没落的时候这人便在,郁家全盛的时候还在,就算是如今,也一直都站在郁家这边,的确是不像有什么坏心思的人。

  “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去追问上玄真人的来历?”

  “没有。”郁伦回答,“只是说道上玄真人是一个顶级的古武者,并且身怀异宝,我郁家后辈不得对他无礼,而且这上玄真人出现的时候也不确定,通常几十年都没影。”

  这些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先祖都不知道这上玄真人的来历,那么都过去了,这么久了,他们就算是再想去查,也是越发的困难了,更何况这上玄真人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能上玄真人找他们,而他们却找不到上玄真人。

  “这件事情不用多追究了,上玄真人的事情我们查不清楚的。”郁伦见郁清安还在思索,不由得劝慰道,“时候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刚从M国回来就又去接阿宁,真是辛苦你了。”

  “没关系。”郁清安摇头,“只是去接阿宁回家而已,没有什么辛苦的。更何况M国那边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点的收尾工作了。”

  说到M国的事情,郁清安又想起一件事情来,问郁伦,“爸,你知道当年从暮森五堡里出来的那些人都是那几家的?”

  当年?

  郁伦一怔,“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情?”

  那件事情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了,郁伦并不明白郁清安怎么会突然问道这件事情。

  郁清安笑笑:“没什么,就是突然间想起来了,有些好奇,所以想问问。”

  “当年的人,大部分都是李家堡的人,不过徐家堡跟孟家堡的人应该也有夹在其中。”郁伦想了想,才道,“那个时候的暮森五堡之中最强大的应该是李家堡了,他们的野心也是最大的。不过那个时候结界已经破损了,只要各家的族长和长老出动,想要从结界里出来也是可能的。”

  那个时候的结界已经摇摇欲坠了,挣脱并不是一件难事,再加上各家都着自己的野心,暮森那个地方的环境实在是太过恶劣了,他们不想呆在哪里的原因也是可以想象的,

  “都有可能吗?”

  郁清安摸着下巴思索,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调查的范围应该在扩大一些了。

  “我没有事情了,不打扰您了,我先走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郁清安跟郁伦说了一声也便退下了。

  等他离开之后,郁伦才皱了皱眉。

  知子莫若父,刚刚郁清安的样子,好像是在瞒着什么?

  不过想到郁清安的那个性子,郁伦摇摇头,也没有多追问。

  郁清安的能力一向是出众的,所以郁伦并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也很快的就将这件事情给置之脑后了。

  而此时的郁清安,在出了房间之后,眉头却是蹙的紧紧的。

  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被接通速度很慢,而且在接通之后那边还有着杂音。

  “郁清安?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不是按错了吧?”

  那边的声音显得有些诧异,音色低沉,十分的好听,而且也很是熟悉,正是叶陵濬的声音。

  郁清安并没有理会叶陵濬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道:“能不能帮个忙?”

  “帮忙?”叶陵濬更诧异了,而后嗤笑一声,“什么时候郁大少爷也要我来帮忙了?”

  “一句话,帮还是不帮?”郁清安才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叶陵濬在这儿唠嗑,直接问道。

  “帮!”怎么说对方也是大舅子,跟郁清安打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能让郁清安给他打电话,让他帮忙调查的事情,叶陵濬也有些好奇。

  “帮我查个人。”郁清安说道。

  “谁?”

  “孟尧。”

  叶陵濬的瞳孔紧缩,下一秒径直问道,“为什么查他?”

  孟尧这个名字教的人应该不多,郁清安应该不会跟他有接触才对。

  “这个人你认识?”

  虽然叶陵濬极力掩饰,但是郁清安还是听出了叶陵濬语气中的诧异,不由得追问:“他是我之前在M国的一个对手,之前在商业上给我使了好几个绊子,但是最近的调查,我却发现他的身份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了?”

  叶陵濬保持着以往的语气问道。

  “孟尧的身份有问题。”郁清安肯定的说道,“他的身份证上写的是M籍华裔,他的父母跟他根本就不是亲生的,而且不止这样,他的那两位父母好像对他很是恭敬,就如同仆人对待主子一般。除此之外,他的身边还有着一个未婚妻,叫徐娇娇,这个人的情况跟孟尧的如出一辙。我怀疑他们是孟家堡和徐家堡的人,所以想要你帮忙查一下。”

  “这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答案。”叶陵濬在那边停顿了一下,“他们的确是那两家的人,我之前就一直在查着他们的事情,只是查到一半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忽然失踪了,所以就没有再追查下去了。”

  “失踪了?”

  “嗯。”叶陵濬应道,“不过这件事情起会一直查下去的,以后有进一步消息了再通知你吧。”

  “也好。”

  比起调查这一行来,郁清安觉得自己还是不如叶陵濬的,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会找叶陵濬的原因了。

  “那你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嗯。”

  挂断了电话,郁清安这才若有所思起来。

  叶陵濬不会用这种事情来骗他,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应该是百分之百的是真的。

  如果是暮森五堡的人的话,那么攻击他的商业就不足为奇了,两方……可从来都是敌人呢。

  只是先前一直都隐在暗处的人,怎么会突然的就出现在了明面上?莫不是以为,发现不了他们身份的异常?

  郁清安冷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孟尧对于自己的身份可就是太自信了。

  可……

  要是那孟尧是故意将身份给暴露出来的呢?

  想到这个可能,郁清安的脸色又带上了几分凝重。

  那就该小心一点了!

  ------题外话------

  昨天看文,忽然发现好多错别字。泪奔,今天早晨头晕起来晚上,抱歉~o(>_<)o~

  推荐好友文:《重生之摄政谋妃》/轻月

  她从傀儡女帝重生为世家嫡女,花了十多年心机只为圆百年之梦

  他身负血海深仇,多年隐忍只为血债血尝,却不想路上遇上一个这样的她

  一纸诉状上公堂:

  “大人,在下要告人抛夫弃子。”

  咬牙切齿,“请问,我何来夫,何来子?”

  温润一笑,“夫,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子,就在明天!”

  

[读者须知]:下一篇:v028.韩家大小姐-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