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26、回家了-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25、她有喜欢的人了-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叶陵濬在第二天的时候就走了,倒不是他故意要走的这么早,只是现在的情况严重,所以叶陵濬不得不走了。

  郁清宁不是个不明事理的,虽然有些舍不得叶陵濬的,但还是让他走了,毕竟华国的安危才是大事。

  叶陵濬说这件事情会有些复杂,解决的时间可能也会长一点,但是他会努力争取在寒假的时候回来的。

  结界设在暮森周边,而暮森却是在华国的最西边,而现在所在的东省,则是在南方的一个偏僻省份,这两者之间可以算是从最南端到最西端的距离,就算是用风系异能,也得一两天的时间,而且动用异能,也是很消耗精神力的,对于异能者来说,这精神力却是最不可或缺的东西了。

  叶陵濬离开的事情对于郁清宁是有些影响,但是也只是有些影响,郁清宁很快的便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另外的一件事情上,那就是即将到来的化学竞赛和数学竞赛。

  墨兰现在为了让郁清宁早早的完成“学神养成”这个任务,是尽可能的将有关将这些任务都给郁清宁发布,可以说,只要是跟学习能够沾的上边的事情,都会被系统给发布任务去完成,尽管这经验着实不咋地,但是好在数量多啊!聚少成多这个道理,郁清宁还是懂的,也有在很努力的去践行。

  而在这些乱七杂八的任务之中,经验值最高的就是参加竞赛的几个任务了,这些个任务基本上都是两个,只要通过初赛,就可以接到复赛的任务,当然,要是初赛没有通过,那么这复赛的奖励也就不要再想了,肯定是没戏的。

  郁清宁现在的等级还在学弱,距离学霸还有着好一段的距离。

  为什么这么说?

  现在是最低的学渣的时候,升级的经验只是几百点,但是,这等级每提升一级,就会扣掉相应的经验值,要继续积攒才能到达下一个等级。而现在,从学弱道学霸之间的经验可是足足有5000点啊!

  5000点,你能想象一下,一个任务平均只有50点的经验,要攒到5000点,这可是要做够100个任务才能完成的啊!而且这任务又不是每天都有的,还是要看运气的,这就更让郁清宁吐血了。

  纵然系统已经尽可能的在多发布任务了,但是郁清宁这都做了一个多月了,才攒够了700多经验,距离升级可是还有4000千多。

  路漫漫其修远兮。

  郁清宁现在的心里就是,任务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虽然升级很难,不过郁清宁并没有被这么多的经验给吓到,而是慢慢的攒着。

  她现在也看的开了,急功近利未必就是一件好事,人生最重要的并不是结果有多好,而是在得到这结果之前享受到的快乐。

  只是郁清宁却没有想到,在叶陵濬走了没有多久之后,郁清安竟然说自己也要离开了。

  “出了什么事情?”

  相比于叶陵濬是要去做有关于华国安危的大事,郁清安的事情算起来就不是那么的严重了,只是他之前在M国建立的分公司出了麻烦,而必须要他这个法人去解决一下的。

  郁清宁知道郁清安的生意做得很好,他的企业在M国也是很有名,主营的就是中高档的电子设备。因为品质好等的原因,在M国也是很受欢迎的。

  之前一直都没有出过什么大事,而且那边是郁清安的主要市场,负责人也是很有能力的,现在突然要郁清安去处理,可想而知,这事情也不会是多么的简单。

  不过对于商业上的这些东西,郁清宁是不懂得,所以也就没有说些什么,而是看着郁清安收拾好了行李,默默的送他离开了。

  之前还有人的家里,猛然间就只剩下了郁清宁一个。

  这对于已经习惯了三个人一起住的郁清宁来说,实在是有些不习惯。

  可是一想到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郁清宁也就淡然了。

  而是在这些日子里该学习学习,该练武练武。

  她要是不让自己强大起来,如何能够帮到郁清安他们呢?

  陈熙仪他们虽然有察觉到郁清宁在这段时间的变化,但是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点变化了,所以也就没有多开口。

  时间一点点的跳转,很快的就到了期末。

  郁清宁参加了那些复赛,并且很快的要进行期末考试了。

  期末考试是在腊月二十五的,考完试就可以放假了。这对于一般人来说,放假并不算早了。

  魏晓晓等人是知道郁清宁一个人住的,所以在过年的时候就打算邀郁清宁一块儿去玩上几天的,但是郁清宁却拒绝了,而后在考试结束后的第二天就上了飞机,回梦都了。

  机票是郁清安之前买的,为的便是怕郁清宁之后又半路反悔了,以买不到机票为理由。郁清宁有些悻悻然,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她的确是想要去买火车票的,从前世到现在还没有坐过火车,所以想体验一下,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被郁清安给杜绝了,那么郁清宁也就不在奢想了。

  据说,火车站可是十分的混乱啊!

  总之,不管怎么样,郁清宁还是登上了回梦都的飞机。

  只是没有想到,缘分这个东西啊,还真是奇怪的很,

  郁清宁竟然在飞机上碰见了一个熟人。

  这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才艺表演的时候,郁清宁认识的那个韩如雪。

  两个人的位子恰好是在一排,只不过中间隔了一个过道而已,所以……

  看见韩如雪,郁清宁脑子里顿时想起来了不少的事情,她记得,似乎在分别的时候,韩如雪要过她的手机号的,到那时她的那个手机号之前又给停机丢掉了,她没有记韩如雪的电话,所以在这么久以来,别说是电话了,就连是一个短信都没有给韩如雪发过,而且要不是今天遇见了韩如雪,郁清宁都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郁清宁一时间真心觉得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对不起韩如雪。

  不过韩如雪虽然有些生气,但是在郁清宁的道歉之后就又恢复如常了,拉着郁清宁亲亲热热的问东问西。

  郁清宁又不好拒绝,所以便挑着些回答了。

  只是大概的说了说自己是回家过年的,并没有说的太多,韩如雪对于郁清宁的情况也有了些了解,知道他是一直一个人住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也就转移了话题。转而讲起了自己的事情。

  郁清宁这才得知,原来韩如雪的目的跟自己一样啊,也是为了回梦都过年的。

  两个人一直聊到聊到了梦都,下了飞机,韩如雪还依依不舍,直到再次将郁清宁的手机号给记了一遍,并且给郁清宁也留下了自己号码的小纸条,强烈要求郁清宁记得跟她打电话之后,韩如雪这才走了。

  郁清宁笑了笑,也往出口走去。

  只是还没有走上多久,她便看见了等在那里的王俊。

  郁清宁一怔,忽然想了起来,郁清安M国那边的事情虽然还没有彻底的解决,但也不是多么的要紧了,再加上这个时候要过年了,所以郁清安就回家了。

  这可是郁家这么多年以来好不容易才能聚在一起的时候,郁清安自然是不想错过的。

  王俊一直在往出口看着,当郁清宁出现的时候,自然是一眼就看见了。

  郁清宁本身的颜值高,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所以王俊一眼就看到了,当即快步走了过去。

  “小姐。”

  “恩。”

  郁清宁点头,问道:“哥让你来的?”

  “是,boss在外面等您。”

  “怕我跑了?”

  “……呵呵。”

  王俊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是从他的表情郁清宁就已经能够得出答案了,叹了口气,而后便往外走,“那就走吧。”

  “……好。”

  王俊本来是想要帮郁清宁来带行李的,但是……

  郁清宁除了背着的一个书包外,竟然是再无其他的东西了,看的王俊心里是有些尴尬。

  同时又忍不住的担忧,小姐这样子……看着不像是要在这里长住的啊!

  纵然心里七上八下的,可王俊的脸上愣是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异样来,跟在郁清宁的身后,亦步亦趋。

  一直到了机场之外的宾利前面,王俊给郁清宁打开后座的车门,郁清宁一眼就看到了在里面等着她的郁清安。

  “哥。”

  “恩。”郁清安也看到了郁清宁那简单的书包,眉头皱了皱,却是没有说什么,“上车吧。”

  “好。”

  郁清宁上了车,王俊关了车门,这才折身到了驾驶座,在得到郁清安的指示之后,这才发动了车子。

  郁清宁在上了车子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过话了,只是在看着窗外的风景,面上一片淡然,可心里却还是有些紧张。

  时隔这么久,她对于郁伦还有严书玫的情绪还是很复杂的,不恨,但心里还是有些埋怨,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们。

  之前还觉得没有什么,可是现在,真正坐在郁清安的车子上,一点点的开往郁家的路上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开始晃动了。

  这个时候,郁清安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来电,又看了郁清宁一眼,这才接起了电话,“爸。”

  听见这个词,郁清宁的身形顿时一僵,咬了咬唇,没有扭头去看郁清安,但是心思却是全都放在了郁清安的电话之上。

  “阿宁到了吗?”郁伦的声音从那边传来,郁清宁竟然还可以听见。

  “恩,我们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

  “那就好。”郁伦的声音带上了点点激动,“我跟你妈在家里等你们。”

  “好。”

  郁清安挂了电话,车子里又陷入了一片静寂。

  郁清安叹了口气,看向郁清宁,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因为郁清安看的出来,此时的郁清宁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郁清宁其实并不怎么讨厌郁家的人的,怎么说他们都是自己的家人,而且还在前世的时候,那么对自己好,郁清宁心里就算是再有抱怨,也会消失的。

  可是同样的,在A市的那十年经历却又在提醒着她,她是被郁家遗弃的哪一个。

  纵然郁家是有理由的,可事实就是如此,他们就是放弃了她,无论是因为什么,都让她一个人在A市呆了十年多,这十年的心酸委屈,始终也是无法忽视的。

  郁清宁不知道自己改怎么面对这样的环境,她本以为自己是可以做到好好相处的,可是没有想到,自己根本是做不到。

  在饭桌上的时候,纵然是郁伦和严书玫两人都在极力的关怀,可是郁清宁心里却还是有着别扭,面对他们的时候,虽然在认真的回答着话语,但是这态度却根本就不像她假想中的那般亲昵,反而是十分的客气,就如同面对别人家的家长一般,彬彬有礼,却让人觉得距离遥远。

  郁伦跟严书玫见状心里也是有些失落,尤其是严书玫,眼眶更是红了不少,可到底还是忍了下来,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一如既往的给郁清宁夹着菜,嘘寒问暖。

  郁清宁的心里虽然也不好受,可是却没有什么办法,她在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转变过来,面对着郁伦和严书玫,要她笑脸相迎,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或一样,她实在是做不到。

  郁清安面对这饭桌上怪异的气氛虽然有在尽力的调节,但是却无济于事,一顿饭就在尴尬的范围过去了。

  郁家的家里是有着不少的仆人的,纵然是这饭菜都是由郁伦做的,可是这碗却也不用郁清宁去洗了。

  郁清宁不知道要怎么跟严书玫他们相处,便婉言自己累了,想要休息,严书玫哪里不知道郁清宁这还是放不下,但是却又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因而就带着郁清宁去她的房间了。

  这里还是郁清宁小时候住的那间。

  装饰也一如前世她刚回郁家时候的那样,是公主般的粉色,带着梦幻的气息,看着十分的温馨。

  郁清宁看着这熟悉的场景,忽然有些恍惚。

  犹记得当初刚回到郁家的时候,她就像是一个刺猬,见谁就扎谁,内心早就阴暗灰败,喜欢的只是单纯的黑白两色,对于郁家的人和事物自带厌恶,对于严书玫精心布置的这个房间自然也是十分的看不过眼。

  当严书玫带着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是毫不意外的大发雷霆,将这个房间贬的是一无是处,一点儿都没有给严书玫的面子,甚至对于严书玫和郁伦也是嘲讽不已。

  当时直接就气哭了严书玫,让郁伦生气的恨不得抽她两个巴掌,可是她那个时候,看见郁伦跟严书玫的神色,心里却是止不住的开心。

  说到底,还是自己那个时候的心里实在是阴暗了。而且也太不懂事了。

  “阿宁,这个房间还喜欢吗?”

  严书玫见郁清宁看着这房间没有说话,心里不由得有些嘀咕,更多的却是有些忧心,怕郁清宁会不欢喜,毕竟这里的布置,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布置的,根本就没有咨询过郁清宁的意思,也没有按照着郁清宁在A市那里的布置来。

  故而严书玫才有着这么一个担忧。

  “恩。”

  严书玫的声音让郁清宁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她看着严书玫眼中隐隐的担忧,心下一动,莫名的有酸涩在蔓延,微微一笑,“很好看。”

  严书玫本身念得就是设计学,这屋子布置的品味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尽管都是一片公主般的粉,可是在严书玫的布置之下,并没有俗气,反而更显得梦幻和美丽,很符合女孩子的喜好。

  郁清宁对于这些其实都没有多少的偏好的,但是严书玫设计的这个房间,却是让她觉得很是舒服,纵然这里面的主色调还是以往她并不怎么喜欢的粉色。

  “你喜欢就好。”

  得到郁清宁的肯定,严书玫这才带上了几分的笑意,开心的带着郁清宁在房间里转了起来,一处处的给她讲解着,郁清宁也没有厌烦,而是很耐心的跟在严书玫的身后,听着她讲着。

  屋外

  郁伦跟郁清安看着里面相处的和谐的两人,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清安,阿宁她真的真的很好。”

  郁伦没有想到,郁清宁竟然真的很好相处。

  他原以为郁清宁应该是对他们抱有怨恨的,既然抱有了怨恨,那么不给他们好脸色是很正常的,可是从第一次的初见,一直到刚刚的用餐,再到现在的场景,郁清宁虽然对待他们的态度还有些生分和隔阂,但是却并没有出现,郁伦所担心的那样,对他们抱有怨恨。

  这样的结果对于郁伦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个女儿本就是他最亏欠的一个人了,现在长大了,如此的懂事了,但是却让他的心里更加的心疼了。

  这么一个懂事的女儿,却被他狠心的送到了东省,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郁伦想想,都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一个父亲的所作所为。

  可——

  当初的情况实在是由不得他不那么做。

  纵然一切都是为了郁家好,更是为了阿宁好,但这也不能成为他为自己开脱的借口。

  郁伦叹息一声,“是我对不起她。”

  以为当初的一切是对她最好的,但是现在的情况看来,好像并不是如此。

  “您放心,阿宁懂得的。”郁清安拍了拍郁伦的肩膀,“父亲,找个机会告诉阿宁当初的事情吧。”

  那件事情一直这样压着也不好,纵然阿宁没有说出来,但是他看的出来,阿宁心里一直都是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的,现在对于家里的矛盾,也大多是因为那件事情。

  只要郁伦将那件事情说出来,郁清宁绝对不会再对他们抱有偏见和怨念了。

  明明都是一家人,却非得闹成这个样子,郁清安的心里实在是有些难过。

  他有的时候都想要代替郁伦去将那件事情告诉给郁清宁。

  可问题就在于,当初的那件事情他知道的并不是很具体,所以就算是想要去说,也根本就解释不清楚来龙去脉,这样的话,说与不说也就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这件事情,还是得郁伦出面才行。

  “这件事情……”郁伦沉吟了一声,而后看来一眼屋子里的两人,叹了一口气,“本来就是要说的。”

  以前阿宁没有觉醒异能,那么这些事情就不必再告诉给阿宁了,毕竟知道的越多,对于阿宁是越没有好处的。他想要阿宁安全,所以那些事情都是能避免就避免,努力不让阿宁知道,让她一直都生活在一个安静和平的环境之下,不必见识到社会的那些阴暗面,不必让她觉得担忧。

  可是现在——

  阿宁一直没有觉醒的异能偏偏在这个时候觉醒了,就跟那人当初说的一样,天赋异禀,既然这样的话,当初的事情也就可以一一告诉给阿宁了。

  何况现在,阿宁又跟叶陵濬在了一起。

  叶家那是什么身份,明里虽然高高在上,荣华万千,是毫无疑问的梦都第一世家,但是在暗里的身份却是一点儿都不比这个差,而且叶家肩上的担子要比叶家重的多,阿宁就算是现在在他们的保护下安安全全的,可一旦进入了叶家,成了叶家的人只会,那遭遇的麻烦只怕是会更加的多了。

  叶陵濬的能力是不错,可郁伦还是觉得,让郁清宁有能力自保远比要叶陵濬保护靠谱的多。

  这也就是当初郁清安在询问了他之后,会同意将郁家的心法交给郁清宁去练习一样。

  他是打心眼里希望郁清宁强大起来的,不必成为那些绝世强者,只要能够保护好自己就足够了。

  “您真的愿意把那件事情告诉给阿宁?”

  郁伦的回答让郁清安有些惊讶,他记得不就之前在询问郁伦这个问题的时候,郁伦还显得很是犹豫,怎么现在不过是短短的几天过去了,郁伦的变化就这么的大?

  “我想通了。什么事情都瞒着阿宁的确是不好。”郁伦笑了笑,而后转身离开了,“现在的事情,应该让阿宁知道了。”

  阿宁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在被蒙在鼓里了,更何况那人也说过了,只要阿宁觉醒了异能,当初的事情就可以完全的告诉给阿宁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以为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情现在居然真的实现了,那么现在,他也是时候需要向那个人取得联系了。

  郁清安看着郁伦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正在专心给郁清宁讲解着的严书玫,清淡的眸里带上点点的笑意。

  看样子,他们一家人终于是要回复到以前的关系了。

  唔,真好。

  ——

  某处山谷里

  “觉醒了啊。”

  仙风道骨的老人看着棋盘上的棋局,捋了捋胡子,脸上漾起点点笑意。

  终于是等到了这一步了,看来那两个人也都受了不少的磨难。

  可是不受这么多的磨难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有再次相遇的机会呢?

  一切都是天意注定的。老人落下黑子,看着骤然凶险起来的白子,长眉一展,“看来我是时候得去看看那两个小鬼了,不然的话,指不准下次还有什么机会会再次相见呢。”

  老人长袖一挥,黑白子瞬间自动收拢到各自的棋盅里,棋盘上干净如初。

  老人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衣袖上的尘土,踏了出去。缩地成寸,转眼已在千里之外。

  郁清宁并不知道有人想要来见她了,此刻的她正在跟叶陵濬煲着电话粥。

  叶陵濬当初说会尽快解决的封印是修复了,但是之前在封印破碎的时候,暮森五堡又有一部分人趁着这个机会偷偷的溜了出来。

  更倒霉的是,在这里看守的人竟然有人是奸细,背叛了叶陵濬,将那些人给放走了。

  那些人对于华国来说,就是定时炸弹,叶陵濬是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在各地奔波。努力的追捕着那些逃出来的暮森之人。

  只是修复封印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又要马不停蹄的追捕着这些人,叶陵濬跟郁清宁在这段时间里是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想叶陵濬吗?

  郁清宁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以前没有喜欢上人的时候,并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感觉,可是真当喜欢上的时候,郁清宁才知道这种想念是有多么的折磨人。

  之前已经习惯了叶陵濬的存在,可是突然之前就消失了,实在是让人很难适应。

  而且在看见街上的情侣的时候,郁清宁也总是会想起之前跟叶陵濬的点点滴滴。

  思念真是折磨人啊!

  不过虽然苦,但是却让两人的感情更好了。

  不是说距离产生美嘛,郁清宁现在就觉得这话说的真是对!

  以前的叶陵濬在她眼里虽然完美,但是还是有着那么一丢丢的缺点的,比如时不时地耍流氓啊,等等的,现在不在身边只会,郁清宁竟然会有些想念了。

  她都觉得自己开始矫情了。

  之前的那些缺点刺客统统都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是满满的优点。

  以及……想要见到他的迫切。

  可郁清宁却也知道,这是一个不怎么现实的事情。

  之前因为发现的太晚,对于那些从裂缝中逃出来的人并没有具体的名单。所以现在追查起来,难度也是很大的,就算是叶陵濬能力出众,可是要追查起来,却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没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是绝对查不清楚的。

  而现在就算是过年,叶陵濬估计也只是在大年三十的时候会回来,然后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又会离开了。

  只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紧迫了,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浪费了。

  叶陵濬也是想念郁清宁的。

  可是他却不能忘记自己身上的担子。

  身为叶家的人,就要担负起叶家的责任来。

  至少现在,在大家面前,他是必须要暂时的将这个小家给放下的。

  叶家的情况实在不好,后辈里的人无非就是他跟叶陵泫两个,他要是不来的话,叶陵泫就得过来了。叶陵泫的能力也很不错,但是他自幼都习惯这些了,所以倒也没有什么不习惯,再加上叶陵泫的能力虽然不错,但是处理突发事情能力实在是太差了,叶陵濬并不放心他,所以这件事情还是有他来处理会比较好。

  就算是现在,郁清宁都回来梦都了,他还是在华国各地跑着,只因为前几天刚刚发现一个人的踪迹,所以他们要前去追捕。

  郁清宁对此虽然表示了理解,但是心里还是闷闷不乐的。

  不过这股情绪也并没有持续的太久,很快的,郁清宁便被另外一件事情给吸引了注意力。

  那就是家里来客人了。

  这个客人就是之前曾经为郁清宁批过命的那个人,说郁清宁是难得一见的好命数,只不过命里偏生是有一道死劫。

  若是度过了这道死劫,那么之后的命运便是大富大贵,一路顺当。若是度不过的话,那么此后便回累及自身,甚至还有可能为自己和家里的人带来麻烦。

  郁清宁在听郁清宁说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忽然一惊。

  自身危险,并且危及家人……

  郁清宁忽然的就想到了郁家前世的悲剧,难道前世的结果……

  就是因为她没有度过那道死劫吗?

  可是那道死劫……

  郁清宁心思百转,面上的表情也是变了又变,虽然绝得自己想的太多了,可心里却不断的有个声音在说服着她就是这个原因。

  “别担心,没事的。”

  郁清安见郁清宁的表情变化,以为是她难以接受这个事情,不由得放低了声音安慰。

  “那个人我之前也见过,并不难相处,不用担心的,而且他,预知的本事的确很真实。”

  郁清安这话不是作假,那个人当初所说的事情现在不是都实现了吗?

  就算是郁清安之前对于那人的决定以及郁伦对于那人的百分百相信有些不满,但是那人的本事却是不容置疑的,至少在他的记忆里,那人预言过得事情现在都是发生了的。

  “是吗?那倒是真想见见了。”

  听着郁清安这么说,郁清宁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是更加的好奇了。

  这个人看起来并不简单啊!

  能够预言她的这些事情,并且还是一个异能者,这让郁清宁更加的好奇了。

  在一开始知道的时候,对于这人也有些怨恨,可是现在,听郁清安说了这些事情之后,郁清宁却是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的去见一下这个人了。

  总感觉,这个人好像跟他重生的事情有些关系。

  一路抱着这些的念头,跟着郁清安到了郁伦的书房,在看到房间里那个坐在红木软椅上,悠哉喝茶的白发老人,郁清宁心里忽然动了动,一股子熟悉的感觉顿时响了起来。

  尤其是当那个老人若有所悟的抬起头,目光看向她时,郁清宁心里的熟悉更浓了,在看到那满含睿智的目光的时候,郁清宁的眼眶竟然酸了,有些想要落泪的冲动。

  这种奇怪的感觉说来就来,郁清宁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样奇怪的感觉似乎就只有在见到叶陵濬的时候才出现过,可是就算是叶陵濬,她的反应也没有这么的强烈啊!

  这是怎么回事?

  郁清宁真的奇怪了。

  “阿宁,这是玄爷爷。”郁伦见郁清宁只是定定的看着老人,不由得唤了他一声,同时声音里带着些担忧,生怕郁清宁惹了这位的不满。

  “玄爷爷?”

  听着郁伦的话,郁清宁挑了挑眉,看着老人。

  “可以这么叫我。”老人笑眯眯的道,“清清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清清?”

  再次听到这个称呼,郁清宁的眉头更加的蹙了,似乎除了叶陵濬之外,实在是没有人在这么叫他了。

  “是啊,清清。”老人拿着茶杯又呷了一口,这才放下杯子,看着郁清宁道:“清清别干站着啊,坐吧。”

  “恩。”

  郁清宁闻言主动跳了个位子坐下,这个位置正好是在老人的旁边,郁清宁在看老人的时候,越看越觉得熟悉,心里的奇怪感觉也在不断的蔓延。

  老人对于郁清宁的打量目光很是坦然,反倒是郁清安和郁伦对于郁清宁的行为有些担心,生怕郁清宁惹得这位不快。

  “阿宁。”

  郁伦咳嗽了一声,在唤回了郁清宁的注意力之后,这才对着郁清宁介绍道:“这位是上玄真人,阿宁你可以叫玄爷爷。”

  “哦。”

  上玄真人?

  这个名字还真是奇怪。

  郁清宁撇了撇嘴,这个名字倒是更像传说中那些武功高手的名字了。

  不过说起来……

  郁清宁又撇了那人一眼,而后点了点头,这个上玄真人看着还真是有着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的确是很符合真人这个身份的。

  当然,此时的郁清宁还不知道,以后的以后,她却是为自己这个决定实在是觉得眼瞎,竟然会被这个人给骗了!

  眼前的这人哪里是个仙风道骨的真人,分明就是个不老为尊而又十分爱装逼的老不死的!

  察觉到郁清宁的目光,上玄真人只是微微一笑,而后看着郁清宁道:“清清在A市的十几年过得很辛苦,对吧、”

  “您想说什么?”

  对于这人突然提起的话题,郁清宁忽然就想到了之前郁清安说的那件事情,都是因为眼前这人的一句话,所以郁伦才送她去了东省,然后在A市呆了十多年的时间,明明她在来之前对于这个人心里是有着怨恨的,可是现在,在看见这个人之后,郁清宁心里的那些不满,却是全都消失了。

  那些不满啊,怨恨啊,好像从来都没有过。

  郁清宁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在看见上玄真人的时候,她就有种感觉,这个人是不会害她的!

  这个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却是十分的强烈!

  所以就算是那人说出这样的话来,提起这个敏感的问题,郁清宁的心里也没有半分的不快。

  “不过以后不会了,清清的以后会一帆风顺的。”上玄真人继续笑眯眯的说道,同时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玉佩来,递给郁清宁。

  郁清宁接过一看,这是一块血玉,小小的一块儿,不过是半个手心大小,但是品质却是十分的好。

  郁清宁看着这块血玉,脑海中有着破碎的片段划过,可不过是一瞬,便又消失不见。

  她摇摇头,复又重新看向那块血玉,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就好像刚刚看到的画面不过是一时的错觉。

  郁清宁有些奇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题外话------

  谢谢二花的花,还有昕昕的评价,木马!

  T

  

[读者须知]:下一篇:v027、小玩意儿,不用介意-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