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25、她有喜欢的人了-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24、居心叵测-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遇见赵一航的事情郁清宁并没有跟陈熙仪去说,反倒是陈熙仪主动跟郁清宁提起了这件事情。

  “清宁,你见过赵哥了?”

  郁清宁隔天刚在自己座位上坐下的时候,陈熙仪便过来问道。

  郁清宁放书包的手顿了顿,而后恢复如常,看着陈熙仪道:“是遇见了,怎么了?”

  赵一航居然把这件事情都告诉给了陈熙仪,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是昨天听赵哥说了一下。”陈熙仪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其实我赵哥的人还是不错的……”

  “也许吧。”

  郁清宁笑笑,明显的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

  陈熙仪也看出来了,也就没有再提赵一航的事情,转而看起书。郁清宁也就没有在说话,这个时候,魏晓晓跟李焱也来了。

  她对着郁清宁道:“早上好。”

  “早。”郁清宁看着跟魏晓晓走在一起的李焱,有些疑惑,“你们怎么走在一起?”

  李焱闻言看了郁清宁一眼,丢了一句“顺路”便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

  魏晓晓对于李焱的性子似乎习以为常,对着郁清宁耸耸肩,“我们两个的家离得比较近,所以顺路。”

  “哦哦。”

  郁清宁倒是没有想到,魏晓晓的家竟然跟李焱家在一起,这么说的话,那要是找李焱的话,只要找到魏晓晓,就可以知道李焱的家了?

  不过现在的郁清宁,实在是没有那个心思去找李焱的家。虽然肯定了李焱的身份,但是跟李焱却不熟,而且之前跟叶陵濬谈话的时候,她也不在场,尽管知道叶陵濬跟李焱是谈妥了,但是郁清宁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的感情是怎样,所以也就不好搭话了。

  跟魏晓晓寒碜了两句,郁清宁便专心的开始复习了。

  化学竞赛跟数学竞赛的日子是越来越紧了,而且月考也在下个周,郁清宁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所以现在除了学武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学习。

  郁清宁现在已经是班里有名的学霸了,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也有积极的在回答的着各科老师的问题。郁清宁在学校里的印象,现在是差不多的改观了。

  以前的人们在听到郁清宁这个名字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恶女,但是现在,一提起郁清宁,人们想到的就是女神和学霸。

  基于这种情况,郁清宁在学习上的动力是更加的浓了。她现在要学会为自己而活,而自己而活最主要的还是得靠学识。

  腹有诗书气自华,不是俗话说的好,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郁清宁现在对于自己的未来还没有太多的打算,但是她也想做一个有用的人,想要在高等学府里面继续深造,因而现在,还是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这个道理郁清宁一直都是懂得的,为了将来能够有一个好日子,现在的郁清宁是一定得好好学习,至少要在高考的时候取得一个好成绩,这样的话才有可能进入那些全国排名前列的学府进行深造。

  虽然郁家有钱也有权,但是郁清宁不想靠着郁家进入,而是想要堂堂正正的凭着自己的实力。

  有着郁清宁这个例子在前,四班的学习氛围也渐渐的浓了起来。

  郁清宁那是谁啊?先前白榜上的倒数第一,全级倒数第一!而现在,人家却是在短短的半个学期里,就从白榜上的倒一进入到了红榜。

  虽然还是倒一,但是这个红榜倒一跟白帮倒一之间可是隔着巨大的鸿沟,一般人想要跨越这个鸿沟,起码也得一个学期多吧,可是人家郁清宁却只花了半个学期的时间就跨越了,这在学校里已经是出了名。

  当然了,也有人对于郁清宁的成绩在质疑,认为郁清宁只是瞎猫碰见死耗子,能进红榜纯粹只是运气而已,跟实力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两派的人掐了好久也分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值得是在等着这次月考成绩的放榜,等着事实来给彼此打嘴。

  郁清宁对于这些事情也只是一笑而过,别人爱说就让他们说去吧,反正又不碍着她什么事。

  只要那些人不招惹到自己的面前,郁清宁觉得自己还是很宽容大度的。

  又是几天时间过去了,很快的就留到了月考的日子了。

  一学期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加起来也就二十几周,再加上开始因为国庆节还耽搁了一段时间,所以这学习的时间是可想而知了。

  第一个月的时候是月考,第二个月会进行期中考试,第三个月同样会进行月考,而第四个月……

  则是复习,然后进行期末考试。

  这次月考的内容依旧是本月所学的内容,对于现在学习技能逐渐get满的郁清宁来说,简直不要太轻松。

  除了政治跟语文让郁清宁要写很多字有些抱怨之外,其他的科目还是很轻松的,尤其是物理和数学,这对于郁清宁来说,简直就是小意思。

  这两个只要思路对了,想要彻底的算出来就特别的简单,郁清宁答得简单,但是这成绩出来的时候,可是一点儿也不简单。

  上官思扬走了,乐文死了,这第一的名头却没有被之前众人看好的吴铮霸占,反而是被一班的一个不起眼的女生给霸占了。

  这个女生平常的成绩都是在全级前十的,这一次可以说是发挥超常了,才夺得了全级第一。

  吴铮屈居第二,陈熙仪这段时间虽然有在努力的补习着功课,但是因为他前段时间实在是太过于痴迷游戏,落下了许多功课,所以这次的排名也降了不少,从全级第十直接掉到了全级三十一,而魏晓晓也终于是超过了陈熙仪,在这次中排名全级十五。

  郁清宁的成绩也有进步,上次是全级第五十名,刚好是红榜的最后一个,而这次的郁清宁却是真正的挤进了红榜,成为了红榜上的人物,若说先前还有一部分人认为郁清宁上红榜是因为侥幸的话,那么现在,郁清宁就是用现实来打脸了。

  全级第 二十七名,这可不是一个侥幸就能够到达的,要是侥幸能够考到这么高的话,来来来,你来考一个让我看看?

  这次月考的时间过去没有多久,很快的就进入到了十二月份了。

  这一段时间里,赵一航却是没有再联系过郁清宁了,就连陈熙仪都很少提起赵一航了。

  隐隐约约,郁清宁从陈熙仪口中得知,好像是因为赵家出了事情,所以赵一航才离开了。

  想也知道,赵一航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目前应该抓紧的是什么。

  郁家的这个大腿虽然看着十分的容易去抱,但是真正践行起来的话,可是十分的困难。

  尤其是,赵一航还看见了她跟叶陵濬在一起的场景。

  郁清宁不相信赵一航会认不出跟在她身边的是叶陵濬,更不相信赵一航会发现叶陵濬看着她的目光。

  赵一航如果想要借着她从而搭上郁家的话,那这个希望差不多就可以破产了。赵家,连郁家的对手都不是,更何况是叶家呢?

  所以赵一航应该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情了。

  既然赵一航不太会从她这里入手,郁清宁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好好的想一下,应该怎么主动出击对待赵一航这个渣渣了。

  其实不只是郁清宁在想赵一航的事情,家里的两个男人也是一样。

  郁清安跟叶陵濬看着桌上放着的资料,两个人的眉头都是拧的紧紧的。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沉默了好一会儿,郁清安才问向叶陵濬。

  “或许……”叶陵濬沉吟了一下,“我们需要回梦都去好好的查一下了。”

  这个赵家后面居然有人相帮,只是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而且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赵家来帮助。

  这些都是郁清安跟叶陵濬搞不清楚的地方。

  “回去?”郁清安诧异的看着他,“你确定?”

  之前叶陵濬这家伙不是缠阿宁缠的厉害,怎么这次这么容易的就松口,说要回去了?

  “确定。”叶陵濬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还不会拿这种事情作假。”

  他当然知道郁清安的意思是什么,可这次要不是情况紧急,也就不会是传信给他,要他尽快赶回去了。

  “什么事这么重要的?”

  能让叶陵濬放下清清赶回梦都,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有些过于严重啊!

  “结界的裂缝又开始扩大了。”叶陵濬这话一出,郁清安瞬间也就沉默了下来。

  结界……

  那是阻挡暮森五堡进入华国的重要屏障,要是结界没有了,那么暮森五堡的人,要来华国可就是来去自如了。

  到时候,对于华国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现在,这个结界的问题实在是很重要。

  除了修补结界之外,他们却是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他们没有能力让暮森五堡的人消失,也不能改变他们的习性,所以目前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阻止他们进入华国。

  将结界不停的修补,防止彻底破碎。

  其实重新设置一个结界的效果会更好,但是要设置一个结界的话,所需要的人力却是十分的巨大,慕森的这片地方可是不小,要想设置一个结界将慕森彻底的封住,这可不是单靠着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够完成的,更何况现在,梦都四家也不如之前了,之间的关系也开始摇摇欲坠,几欲破碎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重新设置一个结界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了。

  只是叶家身为梦都四家之首,这结界的事情一般都是由叶家负责的,要不是这件事情实在是重要的紧,叶老爷子也就不会在还没碰上自己的孙媳妇儿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孙子给扯回来。

  郁清安也是知道结界的事情的,所以当叶陵濬说出的时候,心里倒是没有多少的惊讶。

  对于梦都四家的人来说,守护结界安全,不被暮森五堡的人破坏这就是四家的使命,但是现在的情况,这个使命却是落在了叶家的头上,而叶家的子嗣甚少,堪当大任的也就是一个叶陵濬了。

  说是叶陵濬,倒不是因为叶陵泫不聪明还是没有能力什么的,只是叶陵泫比起叶陵濬来到底还是差了点。

  叶陵濬是适合当帝王总掌全局的人,而叶陵泫就适合做辅助大臣。

  所以在大事之上,叶老爷子还是习惯性的把事情交给叶陵濬负责,而不是叶陵泫。

  “那你什么时候走?”

  郁清安一直觉得叶陵濬挺讨厌的,不过现在叶陵濬都跟郁清宁在一起了,叶陵濬突然离开,虽然是正合了郁清安的意,但是郁清安心里却又忍不住开始给郁清宁操心起来,“这次的事情大概要多久能够解决、”

  “最晚后天就得走。”叶陵濬道,“解决的事情我还不确定,这次的情况听说不太好处理。”

  家里来信上面说的情况肯定不会是假的,既然家里都说是很严重了,那么情况肯定是只会重而不会轻。

  只是一想到要离开了,叶陵濬的心里就很是不爽。

  什么时候离开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事?他还没等到郁清安离开,跟清清还没好好的过上一段二人世界,结果现在他就要走了,这样的接过实在是让叶三少的心里塞塞的。

  “挺好。”郁清安听完点头,而后伸手拍了拍叶陵濬的肩膀,“妹婿,加油。”

  “幸灾乐祸!”

  叶陵濬甩掉那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起身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郁清安你别太得意,我会尽快的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这也是好事。”

  郁清安笑笑,“虽然不太想你早点回来,不过浪费太多的时间在结界上并不是一件好事。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就开口吧。”

  “谢了。有用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的。”

  叶陵濬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的房间,郁清安这才收了脸上的笑意。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郁清安拿出手机一看,是条短信,然而在看到内容的时候,郁清安却是怔住了……

  郁清宁在这次月考中的进步很大,在班上毫无疑问的又得到了乔胜飞的表扬了,再加上郁清宁之前有在课堂上踊跃发言,加的分比较多,所以毫无疑问的,这个月的优秀个人是落到了郁清宁的头上。

  优秀个人的奖励还是不错的,三百块的现金奖励,以及一个月内图书馆借书无上限。

  那三百块钱对于郁清宁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毕竟从小郁清宁就没有为钱财发过愁,所以对于这三百块自然是不放在眼里。但是后一个的奖励对于郁清宁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第一中学的图书馆还是很不错的,郁清宁在没事的时候也是挺喜欢去图书馆里坐坐的,里面的书籍很多,郁清宁在汲取知识的时候也能丰富一下自己的人文知识,这也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只是这样的好心情在郁清宁得知叶陵濬要走的时候,却是瞬间的就化为了浮云。

  虽然说……

  两个人正式确立关系的日子还短,但是叶陵濬却是让郁清宁在这段日子里是习惯了他的存在,现在陡然间要离开,郁清宁的心里自然是不舍得。

  可是她有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尤其是在听郁清安说了结界的事情之后,更是十分赞同叶陵濬的离开了。

  暮森五堡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由着之前李生的那件事情郁清宁就差不多的懂得了,因而自然是不能允许他们从暮森出来进入华国的。

  所以……

  纵然心里是不舍得的,但是在理智上,郁清宁却是赞同了叶陵濬的决定的。

  这一顿饭可以说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吃的最压抑的一次了。

  期间郁清安没有说话,叶陵濬也没有。郁清宁则是因为叶陵濬要离开的事情闷闷不乐的,自然也懒得说话了。

  饭后是由郁清宁洗碗的。

  他们的洗碗是轮流的,每人一天,三人对此都没有异议,所以便一直照着这个在执行。

  郁清宁一遍洗碗一遍在想着最近的发生的事情。

  明明她从重生道现在不过是三个月的时间,可是郁清宁却觉得好像都过去了几年一样。

  在这段时间里,先是扭转了大家的印象,然后有了系统,成为了学霸,乐文死了,上官思扬走了,高含疯了,就连江春瑞也进了精神病院……

  郁清宁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要不然前世那些做不到的事情,怎么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到了。

  正当郁清宁想着的时候,腰间忽然被人一搂,吓得她差将手里的盘子打飞。不过由着那熟悉的气息,郁清宁是一下子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她没好气的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这才转身看向叶陵濬,“叶陵濬你……”

  话未出口便被堵在了唇舌之间,同时整个人也被搂紧,紧到好像要嵌入到他的身体里面一样。

  叶陵濬……不想离开她的。

  这个念头一出来,郁清宁的心里忽然就一片柔软了,她双手抱着叶陵濬的腰,并没有任何的抗拒。

  叶陵濬不想要离开,她自然也是不想叶陵濬离开的。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叶陵濬不得不离开。

  既然这样的话,那郁清宁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是在离开之前尽可能的让叶陵濬达成所愿了。

  更何况,他们身为情侣,做这些事情,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啊!

  半晌,叶陵濬才睁眼,看向郁清宁,“清清。”

  “恩?”郁清宁看着他。

  脸颊微醺,看着十分的可人,黑眸清亮漆黑,瞬间便让叶陵濬心里的念想又蠢蠢欲动了。

  深吸几口气将那股冲动压下,叶陵濬这才道:“我会尽快回来的。”

  “恩。”郁清宁点头。

  “要等我。”

  “恩。”

  “不许跟别的男的说太多话。”

  “好。”

  “要是有男的赶对你动手动脚的,不必客气。”

  “……”

  叶陵濬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大一堆,都是些不厌其烦的小事情,可是郁清宁却听得专注,没有半分的不耐烦。

  一个人爱你的体现在哪里?

  你日常里所有的缺点小毛病他都可以接受,并且将那些当做是你的优点来喜爱,从来没有不耐,只是怕你受伤害。

  郁清宁觉得自己是何其有幸,能够让叶陵濬这样的人对他动心。

  叶陵濬,我好像更喜欢你了。

  说了好大一堆,叶陵濬才算是将自己想要说的都给说了出去,而后看着郁清宁,缓缓道:“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清清。”

  “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郁清宁点头,“我快要放寒假了,寒假的时候,应该会回家。”

  这件事情很早的就答应过郁清安了,所以自然是不会反悔的,只要郁家不出什么意外情况的话,她应该是妥妥的会回梦都去的,只是会呆上多久,这时间可就确定不了了。

  跟郁清安虽然关系好,但这并不代表她对前世的事情就真的看淡了,真的不把这十几年的外放不放在心上了。

  这次回郁家如果得不到一个合适的解释,郁清宁相信,自己是不会在郁家呆上太久的。

  回家?

  “梦都吗?”

  听见郁清宁的话,叶陵濬想想也是,还有一个多月郁清宁就要放寒假了,如果他能在这一个月里把事情处理好的话,那么到时候就可以在梦都找清清了。

  可是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清清似乎对于梦都的那个家有些抵触啊!

  “恩,回梦都。”郁清宁笑着说道,“我有些事情想要弄明白。”

  “回去也好。”叶陵濬揉着她的发顶,“我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的。”

  误会还是早点解开的好。

  叶陵濬当初也百思不得其解郁家之所以会把郁清宁送到这里来的原因,不过在得到郁清安的提点之后,他才想起了一件被自己早就忘到脑后的事情。

  郁家……当初也是身不由己的吧。

  虽然理解郁家的做法,但是叶陵濬的心里还是对此不满的,毕竟郁清宁是自己在意的人,任谁被打小一个人放在这里,心里都是不舒服的。

  可是劝好不劝分,叶陵濬看的出来郁清宁心里也只是想要一个答案的,等到她回郁家知道了真相之后,到时候在做决断吧。

  “嗯呢。”

  郁清宁笑笑,不过随即又想到一件事情,“你爷爷知道我们的事情吗?”

  “可以说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

  “这是什么意思?”

  叶陵濬的这句话让郁清宁有些糊涂了。

  “他知道我是在这里追媳妇的,但是他不知道你就是。”叶陵濬蹭了蹭她的鼻子,“这件事情做的不错吧?”

  “不错。”

  郁清宁之所以会问这话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只是担心这件事情会引起不少的麻烦。

  额,其实也不能说是麻烦了,主要还是郁清宁并没有做好要去见家长的准备,在加上她现在的年龄真的还不到,所以郁清宁的意思就是,能拖就拖着。

  不然依着叶老爷子的那个行事作风,肯定快刀斩乱麻的,要先把这门婚事给定下来了。

  郁清宁还不想这么早的就进了婚姻的坟墓,而且现在的这个情况也不允许……

  郁清宁觉得自己想的实在是太多了。

  眼见叶陵濬这么的善解人意,郁清宁心里开心不少。“那就不要告诉了。”

  “不过……”

  “恩?”

  叶陵濬笑了笑,“我不说,不代表爷爷就查不到。”

  “……”也是啊。

  郁清宁忽然发现自己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信息,叶家的老爷子也是一个不好应付的角色啊!

  能稳坐梦都四家第一的位置这么多年,并且在接二连三的丧子打击之后还能挺过来,掌握着华国的军政大权,这样的一个人,人脉怎么可能会少?

  要是真想查的话,也是小意思吧、

  这么一想,郁清宁的脸色瞬间又垮了下来。

  “怎么了?”叶陵濬好笑的看着她,“爷爷没有那么可怕,一个死皮赖脸的老顽童罢了,不用担心他。”

  “我只是觉得……”觉得还没有到开始见家长的这种地步。

  “好了,我知道了。”从郁清宁的表现中,叶陵濬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心中所想,有些小泄气,“爷爷那边我会帮你先拦着,不让他吓到你的。”

  “谢谢。”

  见叶陵濬答应,郁清宁当即眉开眼笑,一改之前的泄气模样。

  “当着我的面表现的这么开心真的好吗?”叶陵濬低头看他,目光深沉。

  “呃……”郁清宁顿时反应过来,看了眼叶陵濬这似笑非笑的表情,郁清宁心里莫名的就有些虚了。

  当即赔笑,“你知道的,我还小。”

  “是啊,还小。”

  听郁清宁提到这茬,叶陵濬心里也是有些郁卒,年龄这点的确是个硬伤,郁清宁现在才十七,是他太着急了。

  将人揽进怀里,叶陵濬谈了口气,“快点长大。”

  “又不是我说长大就能长大的。”

  郁清宁靠在叶陵濬的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颊上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意。

  “……”

  叶陵濬哪里听不出郁清宁的打趣,可是现实情况却就是这样,的确不是郁清宁说长大就能长大的。

  两个人抱在一起,气氛安静温馨弥漫。

  ——

  郁清安收回视线,而后转身离开,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阿宁跟叶陵濬之间的感情啊,看起来不错。

  郁清安笑笑,而后才回了房间,拿出手机,给郁伦打电话了,那边很快的就被接起了,“怎么了?”

  “爸,有件事情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提前给你说一声比较好。”郁清安站在窗子跟前,看着外面的夜色,叹了口气,“有关阿宁的。”

  “阿宁?”那边的郁伦闻言一怔,“怎么了?”

  “阿宁她……”郁清安抿了抿唇,然后似是下了决定一般,“阿宁她有喜欢的人了。”

  “这……这是真的?”

  郁伦先是一惊,而后道:“你见过那个人了吗?”

  阿宁,每每想起来,他都会觉得对不起,若说他这一生有谁是亏欠的,那么那个人就是阿宁无疑了。

  六岁之前是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可是六岁之后,却被他们狠心的送到了千里之遥的东省,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

  如今郁清宁有了喜欢的人,郁伦的心里虽然有些惊喜,但更多的还是担忧。

  郁清宁一个人在那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一个人过得,他最担心的就是郁清宁会被人给欺骗了,所以现在乍一听到郁清安的这句话的时候,郁伦的心里满是对那个人的怀疑。

  他其实是不赞成早恋的,可是郁清宁的情况实在是特殊,就算是想要制止也是没有立场去制止。

  只是不能制止,郁伦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的去了解一下。

  “那个人您也认识。”郁清安缓缓道,“是叶陵濬。”

  “叶陵濬?”

  郁伦再度震惊,“是……叶家三少?”

  他所认识的叫叶陵濬的,似乎就只有叶家的那位三少一个人了。

  “是他。”郁清安肯定,“叶陵濬喜欢阿宁,阿宁也喜欢叶陵濬。他们两个可以说是互相喜欢。”

  “这样啊……”

  听见郁清安的这句话,郁伦的心里也是五味复杂,没想到郁清宁居然会跟叶陵濬互相喜欢……

  等等!

  “叶陵濬怎么会认识阿宁?”

  这个问题实在是郁伦搞不懂的问题,叶陵濬一直不是呆在梦都的吗?而阿宁一直都在东省,这两者之中应该没有什么联系吧?

  再说了,叶陵濬是多么眼高于顶的一个人,怎么会喜欢上郁清宁?

  再者,郁清宁也不一定会喜欢上他吧?

  “这件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具体的过程您还是等阿宁寒假的时候回来,由她详细给您说吧。”郁清安说道,顺便不忘提醒,“到时候,我也希望您能将当年的事情给阿宁解释清楚,阿宁现在也不小了,她会理解的。”

  “这件事情我会想想的。”

  说完,郁伦便率先挂了电话。

  郁清安放下手机,这才呼了一口气,解决了这些事情,郁清安忽然觉得心里轻松了一截子。

  郁伦虽然说会想,但郁清安却是有把握郁伦肯定会同意的。他的父亲,也是希望一家人可以团聚的啊!

  这件事情虽然有些麻烦,不过只要误会说清楚了,就什么都可以解决了。

  “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

  郁清安低声笑道。

  ——

  郁伦这边挂了电话,看着书桌上的书,目光有些怔然。

  刚才还看的专注的文章现在早都已经看不下去了,心思已经全都被刚刚的电话所占据了。

  郁清安的话还在耳边回响,郁伦的心里有些乱。

  郁清宁跟叶陵濬在一起了,这一件事情,着实是让他吃惊不已。

  他实在是想不通叶陵濬怎么会跟郁清宁走到了一起。

  虽然说,郁清宁现在已经改变了,但是郁伦并不觉得有什么能够让眼高于顶的叶陵濬看上的,甚至好像还是叶陵濬先追的郁清宁。

  这一件事情郁伦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的想想了,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还有,当年的事情……

  “发什么呆?”

  严书玫敲了敲门,这才端着茶杯走了进来,将杯子放在了郁伦面前的书桌上,这才道:“刚刚在想什么事情?以前可是没有见你发呆。”

  “刚刚安安给我打电话了,说了一件事情。”郁伦拿过茶杯喝了一口,神色有些感慨,“阿宁长大了啊。”

  “阿宁怎么了?”

  听郁伦提到了自己的宝贝小女儿,严书玫的神色也瞬间紧张起来,担忧的问道:“阿宁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是有一件事情。”郁伦谈了口气,示意严书玫坐下来,这才开始说道:“阿宁……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

  严书玫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震惊程度丝毫不亚于刚刚郁伦听到郁清安说那个事情时的震惊。

  “还有一个比这个更让人震惊的事情。”郁伦谈了口气,“你知道那个喜欢阿宁的人是谁吗?”

  “是谁?”

  “叶陵濬。”

  “谁?”

  严书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向郁伦,示意他将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是叶陵濬。”郁伦握着严书玫的手,示意她平静下来,“这个消息我一开始的时候也不敢相信,可是这就是真的,是安安亲口告诉我的,他是什么性子我们都知道,他肯定是不会欺骗我们的。”

  “叶陵濬……这……”

  严书玫的神色瞬间拧了起来,他们是想要给阿宁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叶陵濬也是在这些人选里面最出色的一个,但是严书玫却是知道叶陵濬对女生的抵触程度,所以就算是偶尔的时候会在心里想一下,但是更多的时候,却是主动的将叶陵濬给放弃了。

  叶陵濬这样的性子,她并不觉得是适合自己的女儿,但是现在,竟然告诉她郁清宁跟叶陵濬在一起了?

  这件事情,严书玫实在是有些接受无能。

  “很难相信吧,我也是。”郁伦谈了口气,“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子,这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想要改变阿宁的想法似乎是不可能,而且阿宁的事情我们应该是支持的,但是现在,对方是叶陵濬……”

  叶陵濬这个人的能力他们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出于对自己女儿的感觉,郁伦对于叶陵濬还是有些不放心。

  “叶陵濬的事情不用调查了,他的身家什么的都是清白的,这点我们都不用担心。”

  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严书玫对于叶陵濬还是比较满意的,这当然要归功于叶陵濬之前实在是没有一点儿的桃花,这让严书玫是很放心的。

  这样的人不动心则已,一动心的话定然是此生不改。

  “恩。”郁伦点点头,知道严书玫这话说的是对的,只是他担忧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你说……”郁伦沉吟了一下,“我要不要把当年的事情告诉阿宁?”

  “早就该告诉了。”

  一听郁伦提到这件事情,严书玫的脸色瞬间变沉下去了几分,话语都带上了几分埋怨,“你当年相信那人,觉得这是对阿宁好,所以把她送离了,你都瞒着阿宁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女儿好不容易松口了,你还想瞒着女儿到什么时候?”

  “我……”想到当年那人的一番话,郁伦的心思也沉了下来。

  当年那人说,送阿宁离开时对阿宁最好的选择,也是阿宁的机遇,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心疼了。

  让他一直捧在手里的小公主独立一人离开,他心里也是痛的。

  只是不曾表现出来,可是……

  “你到底都在犹豫着什么呀?”

  见郁伦这幅纠结的样子,严书玫实在是有些愤怒,“那人又没有说这件事情不能告诉给阿宁,你到底都在担心着什么?”

  “我……”

  郁伦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叹气,“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一家人分开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好好的坐下来谈谈心了。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长发三千尺的六张月票,从来木有收到这么多滴,星星眼~

  大家月饼节快乐,么么么么么么

  

[读者须知]:下一篇:v026、回家了-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