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23、碰瓷了-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4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22、什么目的-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郁清宁这几天才发现,他们班在外边住宿的原本只有四个,可现在却多了一个,就是李焱。

  郁清宁跟李焱并不熟,只是魏晓晓跟李焱的关系才算是不错,而郁清宁对于李焱也就是简单的点头之交而已,并没有多少的交流。

  郁清宁的家跟这几个人的家并不在一个方向,所以在出了校门之后也就各自分开了,只是郁清宁在走了没多久之后便感受到了赵其的气息,因而是硬生生的止住了回家的脚步,再三犹豫了之后,这才决定去跟着看看了。

  郁清宁这倒不是自大,而是她现在在经过郁清安还有叶陵濬的特训之后,虽然打架的本事不一定够好,但是这逃跑的本事却是一点儿都不差,尽管没有风系异能,但是有着万物生,各种植物都是她最亲密的伙伴,可以给她提供着各种帮助,所以郁清宁才有着这个胆子去跟踪赵其。

  郁清宁顺着那股子感觉走了好几个街道,这才在看到了赵其的身形,并且在看到赵其的同时,她还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那就是李焱。

  李焱跟她差不多,都是跟在赵其身后,在郁清宁看见李焱的时候,李焱也看到了郁清宁,稍稍的诧异之后也就没有多在意郁清宁,反而是专注的看着赵其的行踪。

  郁清宁现在心里也有着不少的疑惑,比如李焱为什么要跟着赵其?是仇人还是怎么样?

  李焱这个人从刚开始见到的时候,郁清宁就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但是李焱平时身上也没有带着恶意,所以郁清宁尽管对李焱还有着些许的戒心,却还是相信的。

  此刻看见李焱跟她的目标人物一致,郁清宁心里的疑惑就又出来了。

  开始对李焱的身份再次怀疑了。

  不过郁清宁也知道现在绝对不是一个问话的好时机,所以也就当没有看到李焱一样,悄悄的跟在赵其的身后,看着他的去向。

  只是赵其也是个警惕的,不时的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跟踪,而且还专挑的闹市走,郁清宁跟李焱也不敢跟的太近,怕被发现,所以也就一直保持在视线范围之内。

  只是这会儿着实不巧,在赵其走过之后,忽然就成了红灯了,郁清宁跟李焱都被挡住了,而之后等两人过去的时候,已经看不见赵其的踪影了。

  郁清宁心里不由得有些泄气,这会儿也感应不到了赵其的存在了,所以可想而知赵其已经处在一公里以外了,她就算是在想要找到赵其也没有办法了。

  李焱对于跟丢了虽然也有些泄气,不过面上倒是没有表现出来,见找不到赵其的踪迹之后便转头就走。

  “李焱。”

  追不到赵其了,郁清宁这会儿见李焱要走,连忙叫住他,“方便说会儿话吗?”

  李焱瞥了她一眼,漆黑的眸子里深不见底,而后扭头就走,“没必要。”

  郁清宁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快步追上,“怎么能说是没必要?至少现在看来,我们似乎有共同的敌人?”

  郁清宁这话也只是猜测,李焱的身份证上虽然写的是跟她同岁,可是在面对李焱的时候,郁清宁却觉得李焱很是老成,比起叶陵濬和郁清安来,这份气度也差不了多少。郁清宁想要从李焱这儿套到什么消息简直就是难上加难,而刚刚这话不过是她的一番猜测之语,而目的,也只想要在李焱这里确认一件事情而已。

  李焱的步子停了下来,视线随之停留在郁清宁的脸上,“郁清宁,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不要多管闲事。”

  “我……”

  “我不想对你动手。”李焱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而是继续抬步就走,“你不要逼我。”

  郁清宁的脚步也停了下来,看着李焱离去的背影,目光晦涩不明。

  李焱刚刚的表现可谓是证实了郁清宁的猜测,往日的李焱就算是说再多,面上的表情也始终都是一如既往的默然,只有在某一次魏晓晓在说到李焱心里的时候,李焱才生气了,只是李焱向来是面无表情惯了,就算是生气也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只不过浑身的气质比起平时能够凛冽了不少。

  而现在的情形就跟当时的一模一样,所以郁清宁可以肯定,她的这个猜测是正确的,李焱跟赵其的确是敌人,只要是敌人,郁清宁这下放心了。

  平心而论,郁清宁是不希望李焱成为敌人的,毕竟若是敌人的话,那么日后在学校相处的过程中难免尴尬,而且还有一个魏晓晓夹在中间,会更加尴尬的。

  现在确定李焱不是敌人之后,郁清宁可以说是就放心了,这下子就不用太担心了。

  不过尽管不是敌人,但是李焱的事情,郁清宁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叶陵濬还有郁清安再说一下的。

  异能者的人是非常少,据说只有梦都四家以及暮森五堡才有,可是李焱……

  等等!

  李焱?

  姓李?

  难道是李家堡的人?

  郁清宁忽然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大跳,随即又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看法。

  之前遇见的李生就是李家堡的人,可是李生的身上却带着一股邪恶的气息,只是一见便可以让人觉得不舒服,而李焱的身上虽然也有些冷冽和阴沉,但却没有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感觉,而且郁清宁从他的身上也感觉不到恶意。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李焱应该不是李家堡的人才是,可若不是李家堡的人,那么李焱的身份又该怎么解释?

  郁清宁越想头越疼,算了算了,不想了。

  这件事情还是回去之后跟叶陵濬还有郁清安说说吧,想必他们两个人应该会解决的。

  想到这儿,郁清宁也就不再多想了,而是转身继续往自己的家走去。

  而就在她走远后,一个人影才从拐角走了出来。

  那人一身气质凛冽,面无表情,看着郁清宁的背影抿了抿唇。

  久久才收回目光,转身离去。

  罢了,只要不妨碍他,那他就不再多问了,毕竟也不怎么好动手。

  ——

  郁清宁回家之后将李焱的事情告诉给了叶陵濬跟郁清安,这件事情自然是让叶陵濬跟郁清安又吃了一惊。

  郁清安对于这件事情是惊诧不已,反倒是叶陵濬在听郁清宁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神色有着几分的飘忽,明显的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叶陵濬的异常自然是被两人发现了,郁清安率先问道:“叶陵濬,你知道这个人?”

  叶陵濬是个什么样的人,郁清安在这段时间里了解的很是透彻,想要让叶陵濬露出现在这幅样子来,很明显的就是知道些什么,所以郁清安才有着这么一问。

  “叶陵濬?”

  郁清宁也有些好奇,“你知道李焱?”

  “也许是认识的吧。”叶陵濬想了想才道。

  “也许?”

  “也许?”

  两人异口同声。

  “嗯。”叶陵濬轻轻点头。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李望安之前有过一个儿子,他的儿子就叫做李焱。”

  “李望安?”

  “李望安!”

  依旧是两道一块儿响起的声音,只不过语气却截然不同,郁清宁闻言看向郁清安,“哥,李望安是谁?”

  “李望安是李家堡的人,也不算是李家堡的人。”叶陵濬解释,“李望安天资聪颖,出生的时候自带异火,是李家堡最被看好的下一代,也早早的就被定为了李家堡的继承人。但是李望安却并不赞同李家堡的处事方式,李家堡的一贯修炼方式是以他人做炉鼎,从而增加自身功力的。”

  “李望安十分厌恶这些,想要废除这些,然而这一切都是李家堡,乃至暮森五堡的修炼方式,早已根深蒂固,李望安的这一举动自然是触犯了李家堡的那些长老的权威,甚至不惜以堡主之位作威胁。可是李望安的态度实在是坚决,甚至为此还与李家堡闹翻了,跟梦都四家的人也搭上了,想要将那些被李家堡掠去做炉鼎的人解救出来,可是却没有成功,甚至为此脱离了李家堡。”

  “也就是说,这个李望安可以算是朋友?”郁清宁听到这儿道。

  “嗯。”叶陵濬点头,“李望安之前对我们家有恩惠,曾救过我小叔,而他自己在十几年前死于非命,只留下一个儿子。”

  “就是李焱?”

  “有可能是。”

  叶陵濬的神色依旧绷得紧紧的,“李望安死的时候,他的儿子已经两岁了,到现在的话,应该也有二十岁了,你说的那个李焱的年龄,似乎不怎么符合。”

  “差了三岁。”

  李焱的身份证上写的是十七岁,而李望安的儿子是二十岁,这样算起来的话,的确是不太符合。

  “差三岁也不一定就不可能。”一直沉默的郁清安忽然开口,“将年龄改小也不是不可能。”

  诚然,对于李焱来说,如果他真的是李望安的儿子,那么为了躲避李家堡的人追捕,将年龄改小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这样的话会减少的被认出来的可能性。

  “嗯,不管怎么样,这个李焱我需要见一次。”叶陵濬摩挲着手指,看向郁清宁,“清清,这个李焱也是住家的是吧?”

  “嗯。”郁清宁点头,“你想要在放学的时候去找他?”

  “见一下,就可以确定身份了。”

  李望安对于叶家的恩惠很大,这份恩情叶家已经欠了好多年,在当年李望安出事的时候,叶家也没有来得及出手,现在如果李焱真的是李望安的儿子,那他们叶家一定是要见见的了。

  当初的恩情也得好好的还了,这份情,总不能一直欠着。

  “好,那我带你见他。”

  “嗯。”

  这边

  回到了家,李焱在自己的房间里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盒子。

  将上面的花纹细细的摩挲了一遍,李焱这才轻轻地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的是一块墨玉,上面刻着一个“焱”字,在下面的则是一个玻璃的相框,里面是一家全家福。

  男人相貌英俊,女子温柔可人,在他们的前面还站着一个小小孩子,扬着笑容,天真无忧。

  “爸,妈。”

  李焱将相框拿出来,摩挲着上面的人,目光满是想念,“再等等,再等一等我就可以帮你们报仇了。”

  无论是李家堡,还是当初害了他们的那些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的,绝对不会放过!

  李焱的眸中红光一闪而过,冷酷无情。

  ——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郁清宁虽然仍旧在看书,但是余光却不住的往前面瞄去,看着李焱那还空空的座位,有些恍神。

  叶陵濬想要见一下李焱,这件事情她觉得还是得跟李焱说一声,虽然跟李焱说了以后他可能不会答应去见叶陵濬,但是不给李焱说的话,就贸贸然的带着叶陵濬去见李焱,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所以郁清宁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给李焱说一声。

  可现在……

  李焱还是没来。

  “看什么呢?”

  耳旁忽然传来陈熙仪的声音,瞬间便唤回了郁清宁的神智,郁清宁看着陈熙仪,扬了扬手中的书,“化学。”

  “不愧是化学课代表,还是化学抓得紧。”

  陈熙仪笑笑,而后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最近陈熙仪晚上的睡眠时间规范了很多,所以精神也好了很多,至少不再会像之前那样整天打瞌睡了。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李焱也终于来了。

  放下书包,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郁清宁看着李焱,眸光动了动,却没有开口。

  “早!”魏晓晓来了,跟李焱打了招呼,而后便进来坐下了。

  “嗯。”李焱跟她点了点头,而后主动将自己的作业本给了魏晓晓,“帮我检查一下。”

  “好。”

  魏晓晓对于自己的这个同桌的性子也算是了解,更何况班主任也将李焱分给了她来一对一帮助,所以帮助李焱的功课这些就是理所应当的,魏晓晓本身就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而且脾气也很好,所以跟李焱的相处还算是不错,至少李焱在魏晓晓面前还是有些明显的情绪表露的。

  郁清宁看着两人的互动,眉梢挑了挑,还是决定换个机会在跟李焱说吧。

  毕竟叶陵濬的身份有些尴尬,先前她还好意思说叶陵濬是她的哥哥,可是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她若是现在还说是两人是单纯的兄妹关系的话,不说别人尴尬不尴尬,单说她自己就要尴尬的要死了。

  所这一点郁清宁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该去说才好,而且除了这一点,叶陵濬要见李焱的原因也是个问题。

  她跟李焱的渊源又不深,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莫宁奇妙的要见李焱的话,这实在是个问题。

  郁清宁又蔫了,刚刚鼓起来的勇气,这一下子又给没了,只是看着前面的魏晓晓跟李焱讲题的样子,在发着呆。

  “都听懂了吗?”魏晓晓讲完之后,看了看李焱,笑着询问。

  “嗯。”李焱点头,将自己的本子拿了回来,然后对于魏晓晓道谢,“谢谢。”

  “不客气。”

  解决完了李焱的事情,魏晓晓这才开始看起自己的书来了。李焱看着魏晓晓的侧脸,嘴角微微的弯了点弧度。

  魏晓晓看着有些怯懦,不过笑起来的时候,却异常的温柔。

  不过……

  余光往后面看了一眼,在看到郁清宁那若有所思的目光的时候,李焱的神色抿了抿,似乎是有些事情要解决啊!

  下了早读之后,郁清宁从厕所里出来,一边走一边还在想着要怎么跟李焱说这件事情,便看见了站在教室外面看风景的李焱。

  李焱?

  郁清宁有着那么一瞬的怔愣,然后一喜,好机会啊!

  于是走到李焱身旁,开门见山的说道:“李焱,有个人想要见你。”

  郁清宁想了又想,还是觉得直接一点是最好的了。

  这样的话,最简单直接,而且效果应该也是最好的。

  “谁?”

  李焱转头看她,眸光是一如既往的冷然,“郁清安?”

  “不是我哥,是叶陵濬。”

  李焱能够叫出郁清安的名字,郁清宁便就可以想到李焱的身份绝对不简单了,甚至都有些相信李焱是李望安的儿子这一说的了。所以郁清宁说起话来更加的直接。

  叶陵濬?

  听见这个名字,李焱也是有着那么一瞬的怔愣,而后眸光疏淡,“他?”

  “嗯。”不太明白李焱这个他是什么意思,但郁清宁还是点头,“他想见你。”

  “什么时候?”

  “根据你的时间而定。”知道李焱这就是答应的意思,所以郁清宁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叶陵濬他一直都很闲。”

  “那就下午放学吧。”李焱想了想道,“学校外面见。”

  “好。”李焱答应见面的事情郁清宁很快的就跟叶陵濬说了,见面时间也自然而然就是根据李焱所说的那样给定了下来。

  所以当下午放学之后,郁清宁跟李焱一块儿出去的时候,很轻易的便看见了站在学校外面不远处等待着他们的叶陵濬。

  不是叶陵濬的阵仗有多么的大,只是因为叶陵濬的容貌和气质实在是太过出众。光是站在那里,便足以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周边的一切黯然失色了。

  见到他们出来,叶陵濬随即也走了过来,他先是拿过了郁清宁手里的书包,然后再看向李焱,“李焱?”

  李焱淡淡的点了点头,对于叶陵濬刚刚的动作不置可否。

  叶家什么时候跟郁家也站在一条线上了?

  “这里不会一个说话的好地方,我们去别的地方吧。”叶陵濬道。

  郁清宁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异议的了,李焱也没有。

  对于他来说,既然已经决定要来见叶陵濬了,所以无论在哪里见自然都是一样的了。

  于是几人就到了一家甜品店。

  叶陵濬先是询问了一下郁清宁的口味之后,然后才将菜单交给了李焱。为此,让李焱对于叶陵濬又是多看了一眼。

  若说先前的时候觉得叶陵濬跟郁清宁之间有些怪异,那么现在,就连是傻子都能看的出这两人之间绝对是有了情况了。

  叶陵濬是个什么人?

  李焱就算是没有接触过,却也听过不少,至少以前在梦都的时候,对于这位叶家三少的名头更是如雷贯耳。

  叶陵濬那向来就是唯我独尊的性子,而且对于女生,简直就是一代毒舌,硬是凭着这一点生生隔断了自身的桃花,一直打着光棍。倒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跟郁清宁……

  “我去一下洗手间。”

  郁清宁的感知能力不差,而且李焱的目光也很具有说明性,在接触到李焱的目光的时候,郁清宁一下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脸色是变了又变,而后跟几人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叶陵濬跟李焱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异议的。

  李焱对于这些并不关心,而叶陵濬嘛,也是知道郁清宁那个爱害羞的性子的,更何况,郁清宁刚刚脸上的那两朵红云已经说明了所有的问题了,叶陵濬自然是不会再拦着了。

  只不过,此刻郁清宁不在之后,两人也就开始聊了起来。

  “抱歉,冒昧找上,只是想要确定一件事情。”

  叶陵濬率先开口,一边说一边在观察着李焱的反应。

  “请说。”李焱也不是个笨蛋,对于叶陵濬的来意他也差不多可以猜到,所以在叶陵濬的问话开口的时候,也没有太惊讶。

  “你是……那个李焱?”

  “那个?”李焱轻笑,“叫李焱的人恐怕不多吧。”

  “是不多。”叶陵濬也笑着说道,“正因为不多,所以才想确定一下,你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李焱。”

  “叶家的人还真是执着。”李焱拿起咖啡喝了一口,道:“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着漱玉谷的事情。”

  “漱玉谷承载了太多的记忆,叶家的子孙后代自然是要一直记得的。”叶陵濬顿了顿,“其实不只是叶家,相信很多人都忘不了漱玉谷的事情。”

  在李焱说道漱玉谷的时候,叶陵濬就可以肯定李焱的身份了。

  漱玉谷发生的事情除了他们叶家的人之外,就剩下李望安了。现在李焱既然能够答上来,那么显而易见,定然是跟李望安有关系的,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李焱的身份也就很明白了。

  “说的也是。”

  李焱啧嘴,别说是叶陵濬了,就连是他,每每想起漱玉谷得事情来,心里也不是滋味。当年那里一战,可真是损失惨重啊!

  “你的年龄……”叶陵濬随即又开口。

  “混淆视听,特意改小了三岁。”李焱漫不经心的说道,“你知道我这样做的目的。”

  “嗯。”对于李焱的这个答案叶陵濬并不意外,只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你对我们好像很熟悉?”

  能知道郁清宁的身份,还能知道他的身份,看来这李焱,还真是不简单啊!

  “我之前在梦都呆过一段时间。”李焱说道,“所以很多事情还是知道的。比如,你之所以会来这里的原因”

  李焱的直接让叶陵濬都是一愣,随即失笑,“倒是我小看你了。”

  李焱喝着咖啡,不置可否。

  “既然如此,那今天的见面的第二个方面我应该就不用再说了。”叶陵濬从口袋了拿出一张名片来,上面并没有任何的花饰,只是有着一串的数字,李焱瞥了一眼,并没有直接去接。

  “你来这里的目的我也差不多知道了,我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叶陵濬解释,“拿着吧,总是会有需要的时候的。”

  李焱冷笑,“你倒是有自信。”

  “那是自然。”

  他要是对自己没有自信的话,怎么能追到清清呢?

  “动心了?”看着叶陵濬那明显柔和起来的表情,李焱瞬间就想到了郁清宁身上,摇摇头,“还真是不容易,既然如此,那可就要好好待她。”

  “这是自然。”他喜欢清清,自然是会把一切好的都捧到郁清宁的面前的,这一点还不用李焱这个比自己小的人来教。

  李焱自然是看出了叶陵濬的不在意,垂眸,耸肩,就当自己没有说过那句话。

  他知道自己比叶陵濬小,而且见过的也比叶陵濬少,别说是叶陵濬没有谈过恋爱,就连他自己也是没有过,所以他还是保持缄默吧。

  “还有事情吗?”李焱将杯子放在桌子上,看向叶陵濬,“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没了。”叶陵濬朝他做了个“byebye”的手势,李焱也就不废话的拿着自己的书包就起身离开了,只是在出了咖啡店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他们之前的位置在靠窗,所以此刻他一眼便看到郁清宁已经回来了,坐在叶陵濬的对面,叶陵濬正温柔的喂着她吃东西,神色是从来没有过的柔和。

  爱情啊!

  看到这点,李焱才算是知道了叶陵濬这是真的动心了,一个人的行为可以作假,可他的心却不会作假。

  叶陵濬往日里是个什么样子,大家都有目共睹,可是现在在郁清宁跟前的他,跟以往的他实在是大相径庭,这还不够说明一切吗?

  难怪叶陵濬会呆在这里不回去,哪怕是在解决了李生的事情之后,原来是因为情之一字啊。

  不过还真是……让人羡慕。

  李焱收回目光,转身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以后的时候,他也许会跟叶陵濬一样,跟自己喜欢的人相濡以沫,珍爱一生,但绝对不是现在,在他大仇未报之前。

  现在的他完全不能料到自己日后的生活,他也不想委屈那个人,更无法许下承诺。

  一旦许下了承诺,而又无理去完成,那么痛苦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了。

  这样的事情,他做不来,也不会去做。

  ——

  郁清宁在洗手间的时候呆了差不多有几分钟才出去了,一出去便看到叶陵濬在位置上等她,而李焱已经不见了。

  “你们这么快就谈完了?”

  郁清宁知道李焱跟叶陵濬见面是有要事谈的,所以才会在洗手间里多呆了一会儿,为的便是给两人留下足够的时间来谈事情。

  只是没有想到,这才几分钟就谈完了,也太快了吧?

  “嗯。”面对郁清宁的询问,叶陵濬老实的点头,而后说出事实,“其实我们在三分钟之前就已经谈完了。”

  “三……三分钟前?”

  郁清宁看着手表,她从离开到回来花的时间也就是五分钟,而叶陵濬说三分钟前就谈完了,那岂不是就在她离开一两分钟之后?

  我去!三分钟谈完事情,叶陵濬这还真是效率!

  “嗯。”叶陵濬拉着郁清宁在身旁坐下,“我跟李焱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细说的事情,主要的只是确认一下他的身份就好。现在确认了,自然也就没有事情了。”

  “他是……那个李焱?”

  “是他。”

  郁清宁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是朋友了。郁清宁也就可以放心了。

  之前总觉得李焱身上有些怪怪的,想要查清楚,现在倒还没等她去查,结果便已经揭晓了,这样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没有了李焱,叶陵濬也不急着走,反而是跟郁清宁悠哉的在这里吃起了东西。

  郁清宁的口味比较喜欢甜食,这也就是叶陵濬在点了喝的东西之后,还不忘点几个甜点,为的便是郁清宁。

  对于叶陵濬的用心,郁清宁自然是十分开心。

  不过在吃完饭,两个人都踏上了回家的路的时候,郁清宁才想起了一件被她忽略的事情,那就是在外面吃饭的这件事情并没有跟郁清安说啊!

  她现在已经吃饱了,要是回去的话,郁清安不用说已经做好了晚饭,她现在回去了可是没有肚子吃了,那郁清安自然时不开心的。

  想到这儿,郁清宁顿时瞪了叶陵濬一眼,“哥那儿要怎么说?”

  叶陵濬不明所以:“什么怎么说?”

  “哥现在不用说已经做好了饭,可是我吃不下了。”郁清宁摸着自己的小肚子有些哀怨,“不吃饭会被哥念叨。”

  “没关系。”叶陵濬不甚在意,“那就不吃好了,明天再吃也是一样的。”

  郁清宁瞪他,“这是态度的问题好吧?”

  “我们可以消食完毕在回去。”叶陵濬垂眸,看着郁清宁,等着她的回答。

  消食?

  郁清宁的眸光动了动,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只是……

  “会回去晚吧?”

  回去不吃饭会被郁清安念叨,回去晚了郁清安也是会念叨的。

  郁清宁以前的时候没有觉得郁清安有着这个属性,但是现在郁清安的唐三藏属性却是越来越明显了,并且越来越有变本加厉的节奏。

  那是郁清宁的哥哥,郁清宁自然是不会去拒绝的,尽管叶陵濬的这个主意是好,但是也还是有些问题,至少要消食这可是一件很花费时间的事情。

  “没关系。”叶陵濬牵着郁清宁的手就走,“今天是特殊情况,郁清安不会说什么的。”

  “什么特殊情况?”

  她并不记得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啊。

  “忘了我今天出来的目的是什么了?”叶陵濬伸手弹了一下郁清宁的额头,好笑的看着她,“跟李焱吃饭耽搁了时间,这一点郁清安应该是不会介意的吧、”

  “恩恩。”

  郁清宁这个时候都觉得自己是傻了,竟然把李焱这个绝佳的挡箭牌给忽略掉了,要不是叶陵濬提起来了,郁清宁绝对就把这茬给忘记了。

  见郁清宁答应,叶陵濬这便带着郁清宁开始溜达起来。

  这个时候还早,而且还是在街上,所以就算是叶陵濬想要牵手,郁清宁也是拒绝的。

  一是因为郁清宁穿的校服,虽然现在都已经放学了,但是毕竟还是在学校外面啊,难保会碰见学校里的老师,要是被学校里的老师知道她“早恋”,郁清宁可想而知自己在学校里的生活会“精彩纷呈”。

  除了这点之外,便是这会儿街上的人并不少,再加上两个人的容貌都比较出色,这一路上的拉风程度也是可想而知。

  郁清宁觉得自己重生一次之后,除了性情变了,而且脸皮也薄了不少,至少现在跟叶陵濬手牵手的在这里走着,郁清宁的心里能力还是有些撑不住的。

  不过很快的,这点尴尬也就被郁清宁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因为郁清宁的注意力很快的就被转移了。

  原因无它,只因为现在叶陵濬带着她去坐地铁了。

  A市的地铁修的并不多,但是其中的五号线却是有名的观光线,这条地铁经过了A市许多著名的景点,尤其是现在,落日余晖照应之下,别有一番风情。

  郁清宁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闲适的看风景了,此刻跟叶陵濬一块儿在这里看起来倒十十分的美好。

  生活若能如此安宁,也是极好。

  只是老天好像是在跟郁清宁作对一样,郁清宁在这里赏完了风景,在回去的时候忽然撞上了一个人。

  并不是郁清宁撞上那人的,只能说是那人忽然冲出来然后撞到了郁清宁。郁清宁见那人年纪比较大,所以跟那人道歉了,只是没想到那人竟然得理不饶人,为此依依不饶起来,一口一个郁清宁撞到了她,将周边的人都给吸引了过来。

  郁清宁前世碰见了不少这种事情,可是今生还是第一次碰见。

  她之前的脾气并不算好,在碰见这种事情的时候直接就开始骂了,但是现在的她是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虽然这件事情错的并不在她,但是对方毕竟年龄比她大,所以郁清宁一开始才会主动道歉,这也是为了给老人一个面子,只是没有想到,这老人竟会因此得理不饶人,从而赖上了郁清宁,让郁清宁带他去医院检查身体,还要赔偿他的精神损失费。

  郁清宁笑了,她今天出门的时候还看了一下黄历的,上面并没有说今天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现在偏偏就是发生了,所以郁清宁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招黑体质,日后出门还是不要再去做看黄历的事情了。

  她看起来有这么好欺负的吗?

  郁清宁被欺负,叶陵濬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他不过是想要带清清出来散一下心而已,倒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觉得不开心。

  而且眼前这人明显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想要赖上郁清宁而已,碰瓷这种事,叶陵濬遇上的次数可是不少了,更是知道如何戳穿这些事情了。只是还没有走上几步,便被郁清宁给拦住了。

  叶陵濬疑惑的看着她,“清清?”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让他出手。

  只见郁清宁笑笑,而后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接着在叶陵濬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一个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刚才的事情我看到了,老人家,您这么欺负一个女孩子可是不对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v024、居心叵测-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