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20、约会?-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19、李生之死-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四目相对,气氛有着那么一瞬的凝滞。

  李焱率先收回目光,而后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慢条斯理的收拾着桌面上的课本,将生物换成下一节课的数学。

  魏晓晓则是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尖,刚刚忽然感觉到有人在看她,而且有些熟悉,所以就睁开了眼睛,没想到,是她平日里这个不喜言辞的同桌的目光。

  只是刚刚在看到李焱的眸子的时候,她竟然想到了那双不断在她脑海中出现的赤瞳。

  可很快的,魏晓晓便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给甩开了,李焱是前一段时间刚刚转过来的,长得很不错,但是性子实在是冷的可以,在四班的班里除了必要的回答之外,几乎没怎么跟人说过话,也没有什么朋友,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

  在班上的女生眼里,李焱就是一座冰山,太沉闷了,所以就算是刚开始的时候,有女生想要跟李焱套近乎,可是在被接连的无视之后,也就淡了,甚至已经将这个人给选择性的忽视掉了。

  班里的男生对于李焱不怎么喜欢,李焱的表现让他们有种被蔑视看轻的感觉,要不是学校里查的严,不允许打架斗殴的话,估计班里有不少的男生都会找李焱的麻烦。

  在最初得知自己的同桌是这位的时候,魏晓晓的心里虽然有些吃惊,不过倒也没有多少的排斥。

  在她看来,李焱的为人还是不错的,至少从来没有欺负过她这个同桌的,只是性格方面冷了一些。

  此刻看着李焱略带着些苍白的脸色,魏晓晓不由得赞同起了班里女生的看法。

  李焱真的长得挺帅的,五官精致到了完美,这份俊美,比起之前的上官思扬来,也是不差的。

  只不过就是在气质方面,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一个是王子般的优雅,一个则是寒冷如冰山。

  察觉到魏晓晓的视线,李焱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可是魏晓晓却轻易的就读懂了那视线里的意思。

  厌烦。

  魏晓晓尴尬的挠挠头,“不好意思。”

  李焱没有说话,却是转过了头,继续看着自己的书,而后用笔在上面算着题。

  魏晓晓虽然有些鄙夷自己的行为,不过还是没忍住又瞥了一眼李焱做的题,嗯,字迹刚劲有力,是很漂亮的正楷,只是这解题过程……

  “你这样算是错的。”

  魏晓晓看着上面那个明显写错了的公式,指明道:“公式用错了,你这样算下去,答案是错的。”

  魏晓晓的话,让李焱的眉头皱了皱,再次接受到李焱目光的时候,魏晓晓乖乖的闭了嘴,说了句不好意思,便转过了头,双手捂脸,满是无语。

  魏晓晓啊魏晓晓,你是哪里来的勇气去跟李焱说话的啊?

  看吧看吧,被嫌弃了一次还觉得不够,又巴巴的凑了上去,再次让人家嫌弃了一次,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正在魏晓晓骂着自己蠢的时候,耳旁忽然传来李焱清淡的声音,“谢谢。”

  魏晓晓一怔,转头看向李焱,只见他将刚才所写的那些用笔划去之后,按着魏晓晓刚才说的又写了一遍。

  魏晓晓这才确定自己刚刚应该是没有幻听的,李焱刚刚是真的在跟自己道谢,不过李焱的声音还真是挺好听的。

  说起来,李焱还是挺好的。

  魏晓晓笑了笑,“以后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呀,而且后面的陈熙仪跟清宁都是学习不错,问问他们,总比一个人闷头苦做的好。”

  李焱眸光动了动,没有再说话,魏晓晓再度冷场,所幸这个时候,上课的铃声也响了,魏晓晓才是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真是尴尬。

  每次跟李焱说话的时候,都是这样,好好的便会冷场,偏偏她又是个不记性的丫头,只要李焱跟她说一句,她立马又凑上去了。

  啊啊啊,魏晓晓,你简直是要死啊!

  只是太快转过头的魏晓晓却没有看到,李焱嘴边缓缓扬起的一抹弧度。

  果然是没有救错人的,至少现在的生活还算是比较有意思的。

  ——

  “死了?”

  孟尧听着手下传来的消息,妖孽般的面容上一抹诧异,狭长的凤眼里闪过一道幽光,“是谁动手的?”

  “由着那伤口来看,应该是异火。”手下恭恭敬敬的回答。

  异火?

  听着这个名字,孟尧再度一惊,这个东西不是随着李望安一起从世间消失了吗?怎么现在还会出现?

  难道说,当初李望安并没有死,而是以假死骗了他们?

  不不,孟尧很快的便否定了这个念头,若只是一个人的话,想要骗过是不难,可当时是大家都在,没道理一个李望安能够骗过那么多的人。

  但——

  李望安死了,那这异火又是从何而来?

  孟尧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但太快了,让他根本没有抓住,他有些烦躁的捏着眉间,“行了,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主母说,请您最近务必抽时间回家里一趟,家主抱病,二少爷最近天天守在床前,很得家主欢喜。”

  “孟宇又开始折腾了?”

  孟尧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回去一趟好了,也该让有些人知道,肖想不可能得到的东西会是怎么样的后果了。”

  “是,那属下这就去准备。”

  “嗯。”

  那属下刚退出去没多久,外面便传来了女仆的问候声,“徐小姐好。”

  “好。”

  接着便是一阵有远而进的高跟鞋声。

  孟尧的桃花眼里带上笑意,看着款款而来的徐娇娇,“过来了。”

  “尧,我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A市?”徐娇娇过来勾着孟尧的脖颈,笑着问道。

  “计划有变,A市现在去不成了。”孟尧拉下她的手,两人在一旁坐下。

  “怎么了?”

  孟尧昨天还说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只等出发了,现在却告诉她计划有变,这着实有些怪异。

  “家里有几只老鼠想要趁着我不在的这个机会闹腾,母亲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处理一下,避免再生其他是非。”孟尧说道,“而且李生已经死了,我们现在就算是过去,也没有用了。”

  “李生死了?”听到这个徐娇娇也是一惊,“什么人做的?”

  能在华国隐藏这么多年而不被发现,李生的本事应该是不弱的,可是现在,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死了?而且还是在他们刚好要去见李生的这个节骨眼上?

  “凶手目前还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跟李望安有些关系。”孟尧解释,语气有些低沉,“李生的身上,有异火的痕迹。”

  “什么?异火不是……”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徐娇娇顿时惊呼出声,“那东西不是已经……”不是已经失传了吗?怎么现在还会出现呢?

  “这件事情我总觉得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孟尧狭长的桃花眼里闪过沉思,“拥有异火的,也不过是李望安一个,可是李望安却早已不在了,所以现在拥有的,应该是跟李望安关系比较亲密的人了。”

  “徒弟或者是家人?”徐娇娇接着说道。

  孟尧点头,“没错。目前疑惑最大的就是李望安的徒弟和亲人了。”

  “只是……”徐娇娇皱眉,“李望安没有收徒,也没有成家,而他的父母更是在他小的时候就早早过世了,所以这一说,也没有多少的可能。”

  “问题就是出在这里。”烦躁的捏捏眉间,孟尧这才道,“所以才不知道这个用异火的人是谁。”

  而且异火这个东西一般人是看不出来,可对于了解它的人来说,要认出来并不难,对方如此大胆的让异火出现于人前,这是无心之举,还是故意而为,可就不得而知了。

  若是前者,那倒还好,可若是后者,那他们就该小心了。

  “放心,总是会查出来的。”徐娇娇替他捏着肩膀,劝慰道:“咱们只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就可以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以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

  “嗯。”孟尧握住徐娇娇的一只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娇娇,有你真好。”

  徐娇娇柔柔一笑:“我也是。”

  ——

  六子看着桌子上放着一叠打印文件,眉头皱的紧紧的。

  房门被打开,叶陵濬大步走了进来,“怎么样了?”

  “老大,分析结果出来了。”听到叶陵濬开门的声音六子才回神,而后起身将茶几上的那个文件夹递给叶陵濬,“这就是对于那些资料的研究。”

  小七是夜穹里面最喜欢生物研究的了,而且本人的能力也很高超,所以在找到李生的尸体后,叶陵濬跟六子便将李生身上的一些信息全部采集了,然后传给了还在辽省的小七,让他帮忙查一下李生的死因。

  他们只能断定李生应该是被火系异能者毙命的,但是具体的死因,他们却是不知道的,而且旁边的那一小堆灰烬,明显的就是吸血藤蔓的,这样子实在是有些让人生疑,所以便将之前采集到的照片以及样本资料传给了小七,让他查查看,到底是由什么导致的。

  小七的研究很快,在没有几天之后,便将结果给他们传了过来。

  看着上面的内容,叶陵濬的神色也是难得的惊讶:“异火?”

  这个东西不是早就绝迹了?怎么现在还会出现?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六子皱眉,“异火的最近一次出现还是在二十年前,那个时候,只有李望安是觉醒了异火。可是后来,随着李望安的死亡,异火也随之消失了。现在再次出现,这……”

  “应该不是坏事。”叶陵濬将报告很快的看完,而后合上文件夹,道:“李望安虽然姓李,但却不是奸佞之人,而且之前对我叶家有过恩惠,之前一直无法报答,现在若是确定了那是李望安的亲近之人后,我叶家定然是竭尽全力的去帮助,好偿还当年的恩惠。”

  李望安,望安,望安,盼望平安,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就算是后辈,也定然不会是什么邪恶狡诈之人,所以他可以稍稍的放心了。

  “原来还有这么一茬。”听了叶陵濬的话,六子也想到了关于这位李望安的传闻,随即赞同的点点头,又问:“那这件事情继续查下去?”

  “能查到就查,查不到的话就放弃吧。”

  叶陵濬抿唇,然后说了这么一句。

  “老大?”刚刚不是还说要确定那人的身份,从而报答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快的就变卦了?

  “那人既然敢将异火露出来,应该是做好了被人们发现的准备,而且有着自己的打量,所以这件事情不能强求。”叶陵濬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发现有暮森五堡的人也在查的话,不妨‘善意’的‘提醒’一下他们。”

  “好。”六子连连点头,跟着他们老大混久了,他们也是最喜欢做这种“助人为乐”的“好事”了。

  “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得知了重要的消息,叶陵濬也就懒得在这里再呆下去了,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别介!老大,你要救我啊!”

  六子连忙上前挡在叶陵濬面前,一脸的苦哈哈,“老爷子找我了,您看这……”

  “这不是你的事情吗?”叶陵濬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脸上没有半丝的错愕,似乎这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

  六子顿时如遭晴天霹雳,随即才反应过来,他怎么给忘记了,他们老大最擅长的就是这种给你好处,但是却不管你死活的人了?

  昨天在把那件事情说出去之后,肯定是会被老爷子知道的,但是他们老大却是默认了他的做法,也就是说,是故意让老爷子知道,从而找上他的……

  老大,你不能这么恩将仇报啊!

  叶陵濬并没有理会六子一脸“死了算了”的表情,而是来也潇洒,去也潇洒的离开了。

  处理完了李生的事情,他就可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清清身上了,在这里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倒不如去好好的研究一下烘焙。

  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抓住她的胃,他的厨艺是不敢想了,所以就只能在烘焙上努力俘获郁清宁了。

  反正,郁清宁喜欢吃的那些甜点,他现在都有在认真的学习。

  六子对于叶陵濬这种见死不救的行为也能了解了,毕竟自己老大向来就是这种人,而是倒霉的坐在电脑前,还在思索着要如何才能让老爷子对他“放心”。

  这边

  叶陵濬在回家的时候,经过一家宠物店。

  在看到笼子里放着的动物的时候,心里忽然想起了叶陵泫曾经给他支的招。

  “女孩子都是比较喜欢那种可爱的宠物的,适当的送动物给她,还会让她觉得你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会增加好感哦。”

  叶陵濬这会儿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干脆就进店看了看。

  刚一进店,便有店员上来招呼,“您好。”

  “我先自己看看吧。”

  拒绝了店主的好意,叶陵濬一个人的转了起来。这店里什么都有,适合女生的也无非就是猫狗,兔子仓鼠之类,看着比较可爱,而且攻击力也不是很强,很温顺。

  只是……

  叶陵濬将那些一一打量了一遍,而后蹙眉。

  这些动物是不错,可是太过温顺的郁清宁不一定会喜欢吧?

  软啪啪的,还不如一只布偶呢。

  叶陵濬很快的便失了兴趣,而后决定离开,只是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却忽然被旁边的一个笼子吸引了目光。

  那笼子里放着一只黑猫,姿态高贵,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高贵的绅士,而且看着叶陵濬的时候,墨绿的眸子满是慵懒,却没有让人觉得丝毫的厌恶。

  “老板,这只猫多少钱?”

  叶陵濬指着那只黑猫道。

  店主原本以为叶陵濬是挑中了什么猫,待发现是那只黑猫之后,先是愣了愣,而后回答,“您好,这只猫是前几天我们店的一个店员捡的流浪猫,虽然已经打过防疫针了,但是并不能保证……”

  “没关系,就要这只了。”

  叶陵濬打断了老板的话,“之后我会带它去宠物医院做个详细检查的。”

  “好吧。”那老板见叶陵濬态度执着,所以也就答应了,给了叶陵濬报了一个价,叶陵濬付了钱之后便带着猫走了。

  先去宠物医院检查了一下这只黑猫身上有没有什么细菌疾病什么的,确认没事之后,叶陵濬才带着它回家了。

  这一番功夫折腾下来,已经是七点多了。

  叶陵濬回家的时候,郁清安跟郁清宁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怎么现在才回来?”郁清宁问了一句,而后目光便落到了叶陵濬手上的那个笼子里,“你买了一只猫?”

  这话成功的让郁清安抬起了头,看着那只笼子里懒洋洋的打着盹儿的黑猫,郁清安的眉头可见性的皱了皱,而后起身就走,“我去端菜。”

  对于郁清安突然就走的行为,叶陵濬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便反应了过来,随即脸上带了些许阴险笑意,他怎么给忘记了,郁清安可是最不喜欢这种猫科动物了。

  “清清,送你的。”

  叶陵濬将那只猫递给郁清宁,郁清宁有些诧异,“送给我?”

  不过看着笼子里的那只黑猫,那双碧绿幽邃的眸子,郁清宁心中也有些欢喜,“谢谢。”

  这只黑猫不知道怎么的,她就很喜欢,莫名的便触动了她的神经了,“好了,去吃饭吧。”

  叶陵濬的那只猫是深得郁清宁的喜欢的,郁清宁不喜欢那些温柔乖巧的动物,会让人觉得很没意思的。

  尽管郁清安反对,可是架不住郁清宁的喜欢,这只猫还是在郁清宁的家里安了家。

  这第一件大事,就是要给这只猫取一个名字了。

  关于这件事情,叶陵濬是全权交给郁清宁来负责的。

  毕竟这只猫是他送给郁清宁的,所以自然是由郁清宁来全权处理。

  郁清宁是个起名废,不过看着这只猫,漆黑如墨般的毛色,郁清宁忽然便有了灵感。

  “就叫墨好了。反正这肤色正是如墨一般。”

  对于郁清宁的话,叶陵濬自然是不会反驳,而郁清安对于这只猫在这里安家已经是个极大的挑战了,相比较而言,叫什么名字已经影响不到他了。

  就这样,黑猫的名字定了下来,就叫墨。

  郁清宁还专门买了个猫窝,猫食什么的,不过他们家的墨真的是个很挑嘴的,那些猫粮居然只吃最好的,而且平常走起来也是一副傲娇的模样。

  不过郁清宁却偏偏就是喜欢这样,这样的猫才好玩了。

  转眼间,墨在郁清宁的家里已经呆了半个月了,就连是不喜欢跟猫接触的郁清安都习惯了它的存在。

  因为墨实在是太有灵性了,它知道在这个家里郁清安是不喜欢它的人,所以对于郁清安是从来都是没有好脸色的,而且也从来不往郁清安跟前凑,这对于郁清安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要是墨整天往他的身上凑,他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冲动的想要将这只猫给扔出去——

  哦,忘了说,墨的记忆里也不错,之前叶陵濬有一次粗心的带着墨出去遛弯的时候,不小心把墨给忘记了,结果都到了五楼才想起来了。

  正打算回家跟郁清宁说这回事,没想到就在自家门口看到了正蹲坐在那里好整以暇打盹儿的墨。

  听见叶陵濬的声音,墨转头看了叶陵濬一眼,同时还“喵”的叫了一声,而后又转过头去。

  只不过那副神态,叶陵濬看了,怎么都带着几分嫌弃。似乎是在鄙夷叶陵濬,竟然会把它给忘记了,但同时又在自得,自己还能找回来。

  郁清宁在从叶陵濬那里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对于墨是越发的喜欢了,再加上墨在家里的表现一直良好,从来没有到处乱拉粑粑,也没有偷吃什么的,所以在郁清宁是越发的喜欢跟墨在一起了。

  一开始的时候,叶陵濬还觉得自己这事做的不错,毕竟郁清宁现在这么开心的,而且这猫还是他送的,郁清宁喜欢这猫,他该开心才对。

  可是渐渐的,当郁清宁的注意力放在猫身上,而忽视了他的存在的时候,叶陵濬开始不满了。

  他是男盆友的好伐?怎么能被一只猫给比了下去?

  于是叶陵濬在求救了自己二哥之后,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要跟郁清宁约会,彻底避开那只猫!

  一开始的时候,郁清宁其实是拒绝的,在她看来,约会纯粹就是费钱费时间费精力的“三费”活动,是超级没有意思的,可是架不住叶陵濬的软硬兼施,所以还是乖乖的答应了。

  A市周边倒是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景点,不过该有的设施倒是并不缺。

  叶陵濬虽然觉得有些磕碜,不过郁清宁并不愿意离开A市,所以叶陵濬也就只能是选择在这里了。

  根据叶陵泫的提醒,以及叶陵濬实地考察的结果,叶陵濬将一天的约会行为不说是安排的满满当当,但至少也很充实。

  早晨的时候,先是去游乐场玩,然后中午的时候一起甜蜜蜜的用餐,下午去看电影,最后去坐摩天轮。

  这些事情叶陵濬其实是很鄙夷的,在他看来怎么都有些太幼稚了,但是经不住叶陵泫的劝说,说女孩子都是喜欢这些的,而叶陵濬在实地考察的时候,的确是见到了很多的青年男女,所以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就听了自己二哥的话,带着郁清宁来到了这里。

  对于叶陵濬把地点选在游乐场,郁清宁还是蛮欢喜的。

  这地方她之前来过,但只是看着,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来了也显得孤单无趣,但心里,其实还是很喜欢这里的,大概是因为童年时候的缺失吧,现在还是很想来这里玩的。

  叶陵濬一看郁清宁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满意着这次的行动了,所以心里的不安稍稍的下去了一些,而后询问郁清宁,“想要玩什么?”

  “都想。”郁清宁笑着回答。

  “那就都玩一遍吧。”

  叶陵濬做了决定。

  “嗯。”

  两个人真的是将所有的都给玩了一遍,从大摆锤、海盗船到碰碰车、旋转木马,两个人一直将所有的项目都给玩了一遍,这才罢休了。叶陵濬带着郁清宁去了早就定好的一家餐厅吃饭,点的菜全部都是郁清宁喜欢的,两个人稍稍的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又去继续做摩天轮了。

  虽然晚上坐摩天轮比较有意思,但是郁清安那个家伙是绝对不会同意郁清宁晚上跟他一起出来的,所以叶陵濬便只能是白天带着郁清宁过来了。

  郁清宁对于这些东西完全是十分好奇的,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少女,内心里还是有些对于浪漫的憧憬的。

  初时在坐上摩天轮的时候,郁清宁还会觉得兴奋,只是在平复了心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一件事情,那就是这里只有她跟叶陵濬!两!个!人!

  两人在这么一个不算太大的空间里,纵然还是男女朋友,可郁清宁仍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了?”郁清宁的不自在自然是被叶陵濬收在眼里,他眸含笑意,“又害羞了?”

  “哪有?!”

  如果要说一说自己身上的缺点的话,郁清宁觉得自己的缺点毫无疑问的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

  明明心里紧张害羞的要死,可偏偏还要在叶陵濬面前装作一脸的无所谓。

  郁清宁都有些鄙夷自己了。

  “真的?”

  “真的!”

  面对叶陵濬的质疑,郁清宁努力让自己无比镇定而且确定的回答。

  “好。”叶陵濬忽然笑了,看着郁清宁略带惊诧的表情,缓缓说道,“原本还担心清清害羞,所以畏手畏脚的,不过既然清清都这么说了,所以我也就可以放开手脚、大胆去做了。”

  “……”

  郁清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腰忽然被抱住,接着一阵旋转,她便已经坐在了叶陵濬的腿上。

  这样的姿势简直是让郁清宁尴尬的不行了,她努力的想要掰掉自己腰上的那两只爪子,可是却始终是没有什么用,力气方面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叶陵濬,你放我下来!”

  “不放。”叶陵濬勾唇,“先前不是还说自己不害羞的吗?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

  “没有。”虽然明知道叶陵濬这是激将法,可是郁清宁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爱嘴硬的毛病,所以在她这话音落下,她看到叶陵濬眼里得逞的笑意更浓。

  “既然这样,那……”

  “怎样?”

  “清清就奖励一下我怎么样?”叶陵濬用手指了指着自己的脸颊,“怎么说,今天也是带清清出来玩了这么久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也是。

  叶陵濬今天想法设法的带着她玩了这么长时间,处处逗她开心,现在提的这个要求不算过分,所以郁清宁在稍稍的犹豫之后便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当她刚要亲吻的时候,叶陵濬却忽然将脸一偏,而后四唇相触。

  看着叶陵濬眼里的笑意,郁清宁顿时明白过来,什么亲一下脸颊,摆明了就是在坑她嘛!亏得她还上当了。

  不过……

  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郁清宁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双手环住叶陵濬的腰身,这样温馨甜蜜的感觉她其实是挺喜欢的。

  叶陵濬眼中笑意更浓,就知道他的清清也是喜欢他的。

  随即也闭上眼睛,全心的投入这个吻。

  静谧之下,甜蜜流转。

  坐了摩天轮,叶陵濬又带着郁清宁去看电影了。

  跟女友一起看电影的话,可能绝大多数男同志都会选择恐怖片,因为女生普遍胆子小,男同志可以在女生感到害怕的时候用自己宽阔的胸膛来让女友感到温暖,并且趁机揩油的。

  叶陵泫也是这么给叶陵濬说的,让他最好选恐怖片,叶陵濬当时虽然有听进去,可是在实际选择的时候,却是果断拒绝了。

  为啥?

  恐怖片的确是方便男生揩油,但女友要是个不害怕的类型呢?这就完全不适应了好吗?

  刚好,郁清宁就是个不怕的,所以在选片子的时候,叶陵濬果断的没有选择恐怖片,而是在征求郁清宁的意见之后,随意的选了一个刚上映的爱情片。

  在叶陵濬看来,爱情片虽然很狗血,但是聊胜于无,至少还是比较符合他们这种情侣适合的。

  对于这点,郁清宁并没有反对。

  见惯了男生请女生看恐怖片揩油的,对于叶陵濬这个“老实八交”选爱情的孩纸,郁清宁不由得高看了两眼。

  看来是她把叶陵濬想的太不好了,其实叶陵濬的心里还是不错的。

  只是郁清宁却不知道,叶陵濬那里是‘太老实’,分明就是知道恐怖片在她这里没用,所以才选的别的好吗?

  要是郁清宁能听到叶陵濬的心里话,郁清宁绝对就不会这么想了。

  这个电影是3D效果的,郁清宁他们选的位置是第四排的两个连号,进去刚做好,电影便开始了。

  郁清宁难得的看一次电影,倒也蛮喜欢的。

  尤其是电影的开篇,倒还是蛮有感觉的。

  是在一方寂静的山间村落,风景秀丽,就好像是被外界隔开的世外桃源一般,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这两句话用在这里并没有错。

  一身褴褛的男主在跟野兽搏击的时候,不小心失足掉下了河,顺水飘到了这里,在他奄奄一息快要死的时候,被女主救了,带回了村庄,故事就是从这里展开的。

  只是村子里的人对于这个外来的人并不友善,要女主把他给赶走,但是女主并不愿意,她许诺村里人等男主把伤养好,就立刻送男主离开。

  不知道女主用了什么办法,才劝下了村里的人,但她却为此没有少遭受村里人的白眼,觉得女主是被男主的俊美迷上了。

  这个村里的人长得其实并不好看,女主可以算是这里最漂亮的人了,在他们眼里,若不是女主喜欢上了男主,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女主没有解释原因,只是日复一日的尽心照顾着男主,无微不至。男主也很奇怪女主对待他的态度,受着村里人的影响,他在情况稍稍好些了之后,也尝试着询问女主,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女主只是但笑不语,清亮眸子溢满浅浅的笑意,态度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却从来对这个问题都避而不答。

  男主也认为女主是对自己一见钟情了,他也在对着女主好,知道女主喜欢村外边的一种野花,就天天早晨都会去给女主采来,初时女主还会拒绝,可是在男主长期的坚持下之后,便也就接受了,只是每一次在男主离开之后,女主都会看着那花发呆,脸上的表情不是开心,而是一种落寞和哀戚。

  郁清宁在看到这里的时候,差不多就明白了,这个故事应该是个悲剧,要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这么渲染气氛了。而且从女主的表现来看,似乎是隐藏着什么秘密。

  很快的,故事就进入了第一个**。

  村子里有人家里丢东西了,大家一致认为男主是小偷,根本不给男主解释的机会,就要打断他的胳膊,然后撵他出去。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女主自然是又出场了。她很是轻易的戳穿了这一切,点明这只是个为了赶走男主的骗局,村里的人间女主的心竟然是向着男主这个外人,不由得对她也开始谩骂,而女主对于这一切并不在意,依旧执着的守着男主。

  解决了这件事情,女主依旧带着男主回了她的家,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悉心的替男主上药,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静。

  男主看着低头专心为他上药的女主,有些心动了。女主上完了药便走了,男主则是看着自己一直携带的佩剑,开始回忆。

  他是一个书香世家的公子,却自小喜欢武艺,厌恶诗书,甚至梦想就是做一个仗剑勇为的江湖大侠,只是家中父母并不允许,所以他也就只能放弃了。

  他十六岁那年,母亲病重,需要一味传说中的木灵子才能救命。他们家里只有两个孩子,一个是身为小儿子的男主,另一个便是家中的顶梁柱哥哥。

  男主当时的年龄太小,所以这寻药的责任便落到了男主哥哥的头上。所幸,哥哥在几个月之后便传回来了消息,说是已经找到传闻中的木灵子,只要再花费上几日便可以回去了。

  又等了两个月,木灵子没有回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消息,那就是哥哥死了。

  男主的母亲本来就已病入膏肓,如今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悲伤过度,没几天就撒手人寰了。而父亲亦然,爱妻跟长子逝世对他的打击太大,没多久也就病逝了。

  男主觉得自己的哥哥死的有些蹊跷,再加上死不见尸,他一直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也更加想要知道那个木灵子是个什么东西。他办好了家里的丧事,而后便踏上了寻找哥哥死亡真相的路上,一直到了这里。

  哥哥在信中曾有提及,木灵子是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里的,现在所在的这个村庄就正好符合,所以他决意要调查清楚真相。

  只是在这段时间里,女主无微不至的照顾,让男主开始心动了。但他还记着自己的来因,所以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只不过每天为女主采花的时候,会多采几朵另外一种叫做木阳的小花。

  他听女主说过,这种花语代表着幸福,他希望女主可以幸福,只是他却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女主看着那花的表情并没有半分的喜意,反而是一片浓重的悲哀。

  就这样过了一段平静日子,两人的生活虽然平淡,但是感情却在这样的平淡之中渐渐的发酵起来,男主也曾向女主透露了自己是为了找寻哥哥以及传说中的木灵子的事,想要从女主这里得到点线索,但是女主却是直言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两人的相处还算融洽,但却一直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已。

  没多久,女主的家里在半夜里忽然闯进了一个醉鬼,意图对女主行不轨之事。女主平常虽然聪明能干,但到底是个女人,而且不会武功,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手足无措,幸而被男主所救。

  男主撵走了醉鬼,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却听醉鬼说了一串谩骂女主的话,男主心里气愤,便教训了醉鬼一番,却偶然从醉鬼口里得知了自己哥哥曾经跟女主认识,并且他的哥哥还跟女主表明过好感。

  男主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瞬间寒彻入心。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之前女主对他的好也就可以说的通了,因为他跟自己的哥哥,本来就有六分的相像,女主一定是认出了他的身份,所以才不顾一切的保护着他,对他这么好。

  女主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他,可是他却先入为主的认为女主是喜欢了自己,现在喜欢上女主了,却被告知那是自己哥哥喜欢的人,男主觉得自己的心是又挣扎又愤恨了。

  在河里冰冷的水流中冷静了许久,男主这才让自己勉强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既然女主是哥哥喜欢的人,那么就应该知道哥哥的下落,只是男主没有想到,当他问起这点的时候,女主却是什么也不说。

  两人之间第一次有了争吵,男主离开了女主的家,决心要自己寻找真相。女主去追男主,希望他回来,但却又不肯说明事情的真相,男主不理会,依旧自顾自的走着,女主跟着,想要劝男主回来,就这样,两个人一直到了村子里最南边的一处树林。

  村子周边种着很多的树木,可是这里,却是难得的一片空旷,今天正是十五,头顶的月亮如银盘一般巨大而又明亮,银光撒下,将周边都照的十分明亮。

  女主看见这明晃晃的月光,却好像看见了什么最恐怖的事情一样,脸色顿时刷白,看着男主还要执意往前的走的时候,不由得大喊,让他停下。

  男主正在气头上,自然是不会停女主的话了,这时,异变忽生。

  地上忽然生出了无数的芽孢,在那明晃晃的月光下飞速的增加和成长着,男主看见这场景也是震惊了,然而这些渐渐长成小树苗将他围困起来,他立即挥剑去砍,只是这树木居然怎么砍都砍不断。一直长成了足足有一人粗的大树时,才停止生长和扩散。

  危机时刻,女主周身忽然生出莹莹绿光,她的表情也瞬间变了,不再似之前的温和,而是一脸的冷漠,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在她所到之处,那树木全都消失,女主到了男主身前,抓着他的胳膊,两个人直接腾空而走。

  男主彻底的惊奇了,可随即又想到之前听说的传闻来,木灵子是天地奇物,虽然没有灵兽守护,但却有一群得天独厚的木灵族人守护,保护木灵子不被人夺走。

  而木灵族人是神之后嗣,自然拥有常人所拥有不了的本领,就比如现在的腾空飞行。

  所以说……他认识的女主是木灵族人吗?

  只是两人还没有走上多远,就碰上了一道屏障,然后两人被迫落地,这时,周边涌现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村子里的人,可毫无疑问的都是木灵族的人。

  他们一脸不善的盯着男女主,这时男主方才知道,这一方土地是木灵族的禁地,也就是天地奇宝生长的地方。根本不容许有外人踏进,一旦踏进,就等于死。

  那些人自然是想要男主的命,可是女主却是拼死相护,面对那些族人的指责,女主显得很是淡然,再次询问了一遍男主是不是非要见到木灵子和知道当初的真相?

  男主犹豫之中不知该怎么回答,女主忽然笑了,笑的释然,只是看的男主却开始恐慌了,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就在这时,女主的手上带了一层绿光,她只是淡淡的一挥,那些族人便全部被一层绿色的光芒给遮住了,这时候,地面开始摇晃了,甚至不少的地方开始下陷,那些族人惊恐了,想要逃跑,却被那道绿光拦着,怎么也逃不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掉了下去。

  男主惊恐的看着女主,却发现女主脚下的土地也开始下陷,塌陷的速度要比其他人快的很多,男主惊诧,想要拉住女主,却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

  只能看着她,一点点的,从自己面前,消失不见。

  恍惚之中,他看到女主动了动嘴唇,对他无声的说了几个字,是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就在女主沉下去之后,地面开始恢复如初,男主抬头,周边的那些木灵族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全部都消失不见了,这时,地面上却忽然迸出了一个绿色的嫩芽,紧接着不断地长大,最后开花结果,这一系列的过程不过是在短短十几秒之间便已经完成。

  男主看着眼前的散发着莹莹绿光的果子,便想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木灵子。他伸手将木灵子摘下,脑海中顿时涌现出了不少画面。

  木灵子是木灵族的至宝,是天地精华所生的灵物,是有灵性的,可而今的木灵族人早已不复以往的纯真友善,变得阴险伪善了,更重要的是,木灵子是要在十五的晚上,月光大盛的时候,要以至善至纯的活人献祭,才能够长出木灵子,否则木灵子会不受控制的将这一片生长区域的活物尽数诛杀。

  所以当男主的哥哥找到这里说是要找木灵子的时候,这里的人们便动了歪心思,想要骗着男主的哥哥献祭,只是这阴谋却被女主察觉,女主帮着男主的哥哥逃跑,但是没有成功。男主的哥哥不幸掉到河里,从此再也没有上来过。

  女主为此没少被族里的人埋怨,甚至还被族规处罚。但女主却是半点怨言都没有。

  女主的父亲早亡,母亲带着她改嫁,而就在这件事情后不久,继父趁着酒醉侮辱了她,母亲在激动之下想要杀了继父,可反而被继父逼得奄奄一息,危急时刻,女主杀了继父,保全了母亲。在这个落后的村子里,杀人是要偿命的,母亲为了保护女主,主动承认人是她杀的,而后更是自尽了。

  自此就留下了女主一个人在这里生活,村子里的人都将她视为不详之人,没少诋毁她,可女主却是听着母亲的话,一直坚强的活着。

  男主在看到这些的时候泪流满面,女主一开始对于他的好不是因为爱他的哥哥,只是对于自己无能为力的愧疚,后面对他的好,才是真真正正的喜欢他啊!

  他没有想到女主孤身一人的原因竟然是这个,甚至此前,女主问他是不是一定要得到木灵子的时候,他的回答居然是……

  明晃晃的月光下,男主抱着怀中的果子,哭的悲恸。

  电影至此,也就到了末尾了。

  最后的最后,就是已经老去的男主,坐在自己家的海棠树下,看着随风落下的海棠花瓣,思绪翩跹。

  依稀记得,当年时候,佳人倾城,朝他伸出手,问他愿不愿离开,两人开始新的生活。

  当时的他,心中虽然有动摇,可却是将这个问题给忽视了。

  忽然之间,他又看见了当年的场景,女主微笑着朝他伸出手。

  男主一笑,颤颤巍巍朝她伸出了苍老的手,两手紧握,十指紧扣。

  画面一黑,然后片尾曲响起,电影结束。

  ------题外话------

  这个故事应该是好久以前泱泱做的一个梦,不用细究。

  前天的文里有几个字被系统给吞了,就是关于那些失踪的女孩子命数的解释,是“炉中火命”。泱泱刚刚才发现,实在是抱歉,修改已经提交,么么哒

  谢谢懒懒滴窝、QQ7de0b7ffa4c83b的月票,虎摸!

  二花我就不感谢了,表示已经被包养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v021、赵一航-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