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19、李生之死-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18、魏晓晓出事了-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魏晓晓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的。

  这个房间很大,就至于她一个人,而且房间里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景物。

  魏晓晓一怔,这是哪里?她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记得自己去上了个厕所,出来的时候,面前忽然多了一道黑影,紧接着她便失去意识了。

  想到这里,魏晓晓心里不由得犯嘀咕,这是有人故意在跟她作对,想要整她吗?

  可是看起来好像不是啊。

  不过不管是怎么样,总的先从这里出去才行。

  魏晓晓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腕都还活动自如,并没有如同那些绑架案例之中的那样,是被人绑起来的,想到这里,魏晓晓不由得稍稍放心了一点。

  看样子,应该只是谁的恶作剧罢了。

  “有人吗?”

  魏晓晓小心的探着路,一点点的在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在喊着,看能不能听到有人的回答。

  可是喊了好几声之后,这里仍然是一片寂静,回想的,始终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声音。在这么一个黑不溜秋的空间里,真的很考验人的承受力的,而偏偏,魏晓晓就是那种胆子比较小的人。

  在人前看起来胆子还算可以,但是真当只剩下她自己一个的时候,就会忍不住胡思乱想,将以前看过的那些恐怖小说中的环境什么的,不停的代入,越想越害怕的那种。

  所以魏晓晓觉得,自己现在是迫切的需要一点儿光来让她获得些微的安全感。

  只是在这里寻找光源是个不靠谱的办法,也是难上加难,魏晓晓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是有手机的,而且她手机的电量一直都是满格的。

  所以魏晓晓按了按手机,却发现手机是黑屏了。

  这是没电关机了还是怎么的?

  魏晓晓拧眉,长按电源键,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魏晓晓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一边小心的往前走着,只是脚下却踢到了什么东西。

  魏晓晓一顿,让手机的屏幕对准脚下的那块地方,然而这一看,却是让魏晓晓瞬间惊恐那手机正照着的地方,赫然是一个女生的尸体,上面满是鲜血,女生的表情也很是狰狞。

  魏晓晓连连后退几步,却不小心又被绊倒了,她拿着手机想要从地上起来,手机屏幕的光却正好对上一双瞪得大大的眸子,魏晓晓顿时惊叫出声,吓得差点将手机丢了出去。

  “有没有人?救命啊!”

  “快来人啊!”

  魏晓晓惊恐的蜷缩在原地,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谁?是谁把她带到这里的?

  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的尸体?

  难道说……

  魏晓晓忽然想到了最近在A市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少女失踪案件,难道这里的女孩子的尸体都是……都是……

  “啪!”

  房间里的灯光忽然大亮,让魏晓晓啊了一声便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能适应眼前的光线之后,她才睁开了眼,这一看,顿时让她惊恐的捂住了嘴巴,之间她周边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这些少女的死状都是不尽相同,但唯有一点便是脸上的表情都很是狰狞,眸子瞪得大大的,就好像之前一直听说的,死不瞑目!

  魏晓晓有些惊恐,这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第十二个,本来只是想去找一下那个丫头而已,没想到刚好就碰上了你,真是天助我也。”

  听见声音,魏晓晓连忙抬头,只见几米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个斗篷人。之所以会这么叫他,无非是因为他浑身都裹在斗篷里,什么都看不到。

  “你是谁?”魏晓晓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质问道:“这里的女生都是你害死的?”

  “真是个特别的小姑娘呢。”那人低低的笑了一声,这笑声比起他说话的声音来还要难听,而且也更显得阴森沙哑,尤其是在现在这么一个环境之下,就显得更加的阴森可憎了。

  魏晓晓纵然心里十分的害怕,可是输人不输阵,她还是硬撑着,让自己看起来淡定一些,“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那人从斗篷下拿出一只手来,那手指修长完美,看起来像年轻人的,保养的非常好,“我要做什么?看着这屋子里的场景,你还会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吗?”

  “什么?!”

  魏晓晓一惊,看着周边那些几乎是将她包围起来的尸体,心里的恐惧是越发的增加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斗篷人忽然到了魏晓晓跟前,接着魏晓晓便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双手给掐着了,力气大的好像是要将她的脖子给扭断一样。

  “咳咳……”

  魏晓晓的脑袋发昏,喘不过气来。

  “人类的性命还真是脆弱。”那人嘲讽的说了一句,“只要我稍微用点力气,你也就可以跟他们团聚了。”

  魏晓晓努力的抬头,想要看清眼前这人的面容,然而却只看了一个苍白的尖下颌。

  “可是现在,忽然不想这么让你死了。”

  那人忽然松了手,任由魏晓晓直直的掉在了地上,摔在了一个尸体的身上,魏晓晓这会儿已经没有先前的那么恐惧了,可是再一次跟这些尸体靠的如此之近,她还是害怕,惊恐的从尸体身上爬了起来。

  那人看着魏晓晓的举动,放肆的大笑出声,“果然人类都是胆小的。”

  “说的……咳咳……好像你自己不是人类一样。”魏晓晓虽然在面对那些尸体的时候会害怕,可是在面对眼前这个扼杀了这么多生命的刽子手的时候,她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恐惧,反而是满心的憎恨!

  对,就是憎恨!

  眼前的这些女孩子都才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啊,她们的青春才刚刚开始,然而就这样的便丢了性命,她们是有多么的可怜,家长又是多么的心疼啊!

  她实在是想不通怎么会有人这么残忍的!他怎么能下的去手呢!

  而且这人还一口一个人类的叫着,让魏晓晓是更加的没有好感了。

  这感觉就好像人类是个多么不堪的存在一样,根本不配入他的眼睛。可是他自己还不是个人类?凭什么这么趾高气扬?凭什么这么不可一世?

  “也许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人类,可是现在,马上就不是了。”

  那人对于魏晓晓的话只是嗤笑了一声,忽然再度出手,抓住魏晓晓的肩膀,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另一个房间之内了。

  这个房间里在没有那些尸体了,所以纵然是面对着这么一个恶毒的男人,魏晓晓也觉得自己能舒服了不少。

  只是这个方房间的光线却并不如刚才那个房间的强烈,阴森诡异的气氛也随之而来,尤其是墙壁上还画着各种的好像是符篆一样的东西,更是平添了几分森森寒意。

  “小丫头,我忽然不想让你那么轻易的死了。”那人将魏晓晓丢在了房间中央的地上,而自己却是在最前方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魏晓晓,“就让你做一个我新修功夫的第一体验者吧。”

  魏晓晓捂着肩膀从地上爬起来,五官拧在一起,疼痛不已。

  这人还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出手居然这么重的,刚刚感觉脖子要被扭断了,现在是感觉肩膀要被捏碎了,魏晓晓发誓,她以前受过的苦比起这些来简直就是小到都可以忽略了。

  而就在这时,前方的男人忽然伸出了手,接着魏晓晓便感觉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将自己给“提”了起来。

  就是提,魏晓晓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什么给拽住了,然后在不断的往上升,可是她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再抬头向上,上面什么东西也没有,目光再度转向黑衣人,魏晓晓却看到他的一只手掌在空中翻转着,然后自己也随之翻转……

  魏晓晓真心庆幸自己今天早晨并没有吃多少饭,要不然现在真得马上就吐了。

  那人似乎也只是想让魏晓晓见识一下,所以只是逗弄了一下,便将魏晓晓再次甩在了地上。

  “小丫头看到了吗?”那人很是高傲,“这就是人类所没有的力量,我可不是人类那样低等的存在。”

  魏晓晓嗤之以鼻,“人类在低等,可你以前还不是一个人类?”

  刚说完,魏晓晓便感觉一股大力袭来,她被那股大力冲的直直撞到了后方的墙壁之上,然后再次摔在地上,魏晓晓捂着肚子,五官都紧紧的缠在了一起。

  好疼!真的是要疼死了!

  魏晓晓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是死了都比活着幸福,因为这疼痛的既视感,实在是让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去形容了,这种疼简直就没有办法描绘,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肋骨断了,肺部也难受的要死,可偏偏脑袋还是如此的清晰,对疼痛的感知还是如此的到位。

  “小丫头,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那人冷笑。

  “我说的是实话。”魏晓晓就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那人越是这样威胁挑衅,魏晓晓便越发的不愿意认输,反而是更加有力气的跟那人呛声。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呀!杀了我就没有人这么说你了。”

  “杀你这是一定的事情,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已。”

  那人对于魏晓晓的话并不放在心上,手掌一动,魏晓晓便再次被那种无形的力量从地上给拽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

  “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的确是应该速战速决而不是在这里跟你废话了,省的生出什么变故来。”

  话音刚落,那人的另一只手也从斗篷里拿了出来,与第一只手的完美修长相反,这只手已经不算是手了,因为上面已经没有了肌肉的存在,而只留下了白骨。

  看见那只手掌魏晓晓也是一惊,手腕变成了这样居然还能活着,并且似乎看不到什么异常,这人……

  魏晓晓正疑惑那人要做什么,只见那只白骨手掌从手心里忽然蹦出一股藤蔓来,接着那股藤蔓以飞速到达了魏晓晓这边,从魏晓晓的脚部开始,一点点的将魏晓晓给缠了进去。

  “这个是最近我才得到的吸血藤蔓,小丫头,成为它第一个养料,你应该感到荣幸!”

  荣幸?荣幸个毛?

  她一点儿都不想要这个荣幸!

  魏晓晓心里腹诽,被人杀了她还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可是现在,要她被一个藤蔓吸干血液而死?

  魏晓晓想想都觉得自己心里有阴影了,这简直是在隔阂她!

  可是……

  “唔!”

  看着藤蔓一点点的嵌进肌肤里,感觉到自己身上血液一点点的流逝,魏晓晓开始恐慌了。

  这藤蔓刚开始的时候不过是细细的一根,连五毫米粗都没有,可现在,竟然因为吸食魏晓晓血液的关系,迅速的长大,已经达到了一厘米多粗,而且上面的绿色也渐渐的淡去,转化为浅浅的红。

  完蛋了,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那藤蔓嵌进身体里的真的是很疼,而且藤蔓还在不停的张大着,已经从魏晓晓的脚踝缠到了魏晓晓的脖颈,并且还一点点的往上,似乎是要将魏晓晓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因为大量失血,再加上呼吸困难,魏晓晓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眼皮也沉重的几乎要抬不起来。

  魏晓晓,这就是你的命啊。

  她能听到那边的那个黑衣人的笑声,十分的沙哑刺耳,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传进魏晓晓的脑中。

  倘若……

  她能不死该有多好。

  若是能被人救了的话,魏晓晓觉得自己真该是把那个人当佛祖一样给供起来了。

  可是……并没有。

  意识已经失去,魏晓晓挣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藤蔓正最后一点点的到了魏晓晓的眼睛之下,不断的往上,想要将魏晓晓包裹。

  一切都在朝着黑衣人理想的地方进展,然而就在这时,异变忽生。

  那藤蔓在马上要将魏晓晓给完全包裹住的时候,旁边忽然飞出了一股灰色的火焰,直直的覆在了藤蔓之上,那藤蔓好似受到惊吓一般,飞速的将魏晓晓松开,而后飞速的往黑衣人那边退了回去。

  “谁?”

  黑衣人一惊,只见一个同样浑身是黑的人将魏晓晓接住,而后稳稳当当的落地。

  “还好来的及时。”

  看着怀里还有些气息的魏晓晓,那人这才放心了,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颗药丸给服下,将魏晓晓放在了地上,这才转身看向了黑衣人,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你是李生?”

  那黑衣人,不,应该说是李生吃了一惊,“你是谁?”

  眼前这人不会是叶陵濬,他就算是没有跟叶陵濬接触过,却也知道叶陵濬那人是有多么的深不可测,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人身上的气息,竟然跟他有着几分的相似,可是李家堡在外面的人,应该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我是谁?”少年眸光一凝,“要你命的人!”

  话音未落,少年的便朝着李生的方向而来,手中灰色的火焰积聚,凝成一柄大刀,直直想李生劈来。

  李生的眼里同样满是凝重,侧身避过,然而少年的动作十分的快,几乎是在李生刚避开的时候,那大刀便再次劈了过来。李生因为吃惊,躲闪不及,生生被那大刀打中,撞在不远处的墙壁之上,跌倒在地,吐出一口血来。

  “咳咳……”

  李生从地上爬起来,擦掉嘴边的鲜血,看向少年的目光满是惊奇,“你父母是谁?”

  “无可奉告!”

  少年手中灰色的大刀再次向李生而来,李生白骨般的手掌一动,藤蔓再次从手心蹦出,只不过这次是直接脱离了手掌,他两手不断翻转,只见在空中便有符篆慢慢的浮现。

  少年见状只是冷笑,“原来你竟是己身来饲养吸血藤蔓,不过可惜了,这个东西就是个废物。”

  大刀上灰色的火焰骤然增加,少年一挥,那大刀便朝藤蔓而去,大刀碰触上藤蔓的一瞬,火焰瞬间从刀上转移到了藤蔓之上,被那灰色的火焰包裹,藤蔓开始不断的扭动,好像是在挣扎,然而不过片刻,便败给了那火焰,瞬间化作一堆灰烬。

  只见那正在专心画符的李生也瞬间喷出一口血来,已经画到一半的符篆顿时消失不见,少年见状嗤了一声,有些不屑的道:“原以为只是宠物,没想到你居然还是饲主。”

  普通关系的话,藤蔓死,李生根本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是现在,看着李生的情况,少年便知道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是他之前想的那样,而是以血喂养,寄生体内。

  不过倒也没有什么关系,他本来就没有将李生放在眼里。

  “异火?!”

  李生这才惊讶出声,“你是李望安的……嗯!”

  看着刺入胸口的利刃,李生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没有想到,李望安,居然还有后人……

  “你的话太多了。”少年将匕首抽出来,又再度刺了进去,看着李生痛苦扭曲的面容,少年反倒是笑了,“这把匕首,你应该认得吧?”

  “浮生匕……”李生看着那上面的花纹,忽然的也笑了,“族长他们失……失算了……”

  当年用浮生匕处理了李望安,只是没想到浮生匕也随之消失了,而今再现却是在眼前这人的手里。

  呵,族长啊族长,你们真的是失策了。

  “那笔账我会一一讨回来的。不过你,注定是看不到了!”

  少年的话语说完,只见那匕首上忽然再度浮现灰色火焰,并且以匕首为中心,开始扩散起来。

  “啊!”

  被火焰烧着的滋味并不好受,更何况这火焰还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异能者自身携带的异火。

  异火并不比那些天地灵火差,甚至运用得当的话,比天地灵火还要厉害。但同样的,这异火出现的几率也是十分的小。

  异火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扩散开来,反而是只在哪一个范围之内燃烧,就好像是纯心的折磨一样。

  “啊!”

  李生倒在地上,不住的打滚,整个人都抽搐起来,看着十分的狰狞。

  少年瞥了一眼,这才转身到了魏晓晓旁边,看着她那苍白的睡眼,轻轻的叹了口气,人类的身体真是脆弱。

  也罢,今天既然都走了这一遭了,干脆就好人做到底吧。

  少年抿唇,犹豫了片刻这才抬起魏晓晓的下巴,对着那同样惨白而毫无血色的唇吻了上去。

  与此同时,两人周身忽然涌现出一圈灰色的火焰来,将两人都给包裹了进去,这火焰比起之前的来说,柔和了不少,并没有之前那么的凌冽。

  好一会儿,少年这才放开魏晓晓,两人周身的火焰顿时消失不见,而魏晓晓的面色也在一点点的恢复过来。

  少年将魏晓晓放在地上,便准备离开,谁料衣角却忽然被人抓住。

  少年一看,魏晓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盯着他看。

  “你醒了?”少年有些错愕,魏晓晓怎么醒的这么快的?按理来说,就算是有异火来帮助她修复,也是需要时间的,根本不会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就醒过来。

  魏晓晓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红眼睛,左半边脸上还印着诡异图案的少年,竟然奇异的没有感觉到害怕,“嗯,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

  “我……”

  在魏晓看见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魏晓晓露出一副恐惧和厌恶神情时的准备,可是却没有想到,魏晓晓居然只是稍稍的惊讶了一下,便将这件事情给跳了过去。

  这份在平常的对待,让少年的心里生了几分波澜。少年动了动嘴唇,刚想说随即又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份根本不能暴露,现在既然被魏晓晓看见了,那么就该处理一下才对。

  少年忽然在魏晓晓身旁坐了下来,伸手捏住魏晓晓的下颌,让魏晓晓看向他的眼睛。

  “看着我的眼睛。”

  那声音低沉而又复又磁性,还带着蛊惑,魏晓晓很自然的就按着话语的内容坐了,抬头对上少年那一双赤色的眼睛。

  瑰丽妖冶,深不可测。

  “你看见藤蔓之后就晕过去了,什么人都没有见过。”

  “我看见藤蔓之后就晕过去了,什么人都没有加过。”魏晓晓看着少年的眼睛,呆呆的回答。

  “被人问起时,也什么都不知道。”

  “被人问起时,也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在我打了响指之后,便立刻睡着。”

  少年打了个响指,魏晓晓的眼睛便闭上,睡了过去。

  将魏晓晓在地上放好,少年这才起身,身形如鬼魅一般离开了。

  一会儿之后,有几人才赶了过来。

  “晓晓!”

  郁清宁刚踏进这里,便看见了不远处地上躺着的魏晓晓,连忙跑了过去。

  跟在她身后的叶陵濬也随即过来,将魏晓晓的状况检查了一遍,这才道:“没有事,不用担心。”

  “嗯。”

  叶陵濬是权威人士,他说没事就是没事,所以郁清宁便放了心。

  这个时候,叶陵濬才看起了别的地方,只见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人。

  叶陵濬走了过去,那人的面容十分苍白,五官狰狞,似乎是在死前忍受了极大的痛苦,他的胸口上有着一个大洞,而且看起来,像是被火焰烧的一样。

  看着那人天壤之别的两只手,以及那只白骨手掌旁边的一小撮灰,叶陵濬这才肯定了眼前之人的身份——那个他想要抓住的李生。

  吸血藤蔓是东子他们之前去做任务的时候,无意间找到的,带回来想进行研究的,可是没想到会被潜入进来的李生给偷走了。

  不过这吸血藤蔓还是处在幼年期,攻击力不算是太强,所以李生盗走了他,叶陵濬也不心疼,只是担心李生会用它来为非作歹。

  而现在的情况看来,好像的确是如此。

  他们在进来这个房间之前,已经去过另一个房间了,那里面的少女无不是之前失踪的,而他们身上的那些伤痕无非就是留给人们的障眼法罢了,而实际的死因,都是因为被吸食血液而死。

  只是……

  居然有人能够杀掉李生,这实在是让他好奇了。

  而且看着这伤口的样子,是被火焰灼烧的,难道是一个火系异能者?

  可是这小小的A市,什么时候也会出现异能者了?

  叶陵濬拿出手机,将李生的状况拍了几张照片,而后才回到了郁清宁身边。这个时候,魏晓晓已经醒过来了。

  看着面前的郁清宁和叶陵濬,魏晓晓的神色还有些呆愣,“清宁,你们怎么在这里?”

  “来救你的。不过还是来晚了。”

  郁清宁叹了一口气,随即还是上下将魏晓晓打量了一眼,“晓晓,有没有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的?”

  不舒服?

  魏晓晓动了动身子,老实回答:“没有。”

  话音刚落,她自己也惊讶了,打量着自己的身体,一脸的不可思议,“居然……居然一点伤口都没有?”

  她明明记得之前被李生折磨了好久,至少肋骨明显的都应该摔断了几根,怎么现在,完好如初?根本就看不到受过伤的痕迹?

  “晓晓怎么了?”看见魏晓晓这样,郁清宁忙问,“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记得之前,明明受过伤的,而且还很严重的,可是现在……”

  魏晓晓说到一半便止住了,这么惊奇的事情她还是头一次遇见,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她都很难相信,那么说给郁清宁他们听,他们怕是越发的不会相信了。

  “我们来之前有人来过吗?”

  叶陵濬忽然插话,问魏晓晓,“你还记得吗?”

  “好像是……有人来过。”

  魏晓晓抱着脑袋,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一想到这里,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响来,可是她根本就看不清,而且越是想看清,脑袋便越是疼痛。

  “我记不得了,记不得了。”

  “想不起来就不要再想了。”郁清宁连忙抱着魏晓晓安慰道,“现在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嗯。”靠在郁清宁的怀里,魏晓晓才感觉到了温暖。

  叶陵濬见魏晓晓这样子,叶陵濬就知晓对方肯定是刻意让魏晓晓忘记了。

  既然这样,那他也就没有办法去找到那个人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敌是友,可是按着魏晓晓的说法来看,应该还是救了魏晓晓的性命的,所以倒是算不上敌人。

  既然如此,那他就先放一放,只要这个人不做过分的事情,那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

  没多久之后,警察也带人过来了。

  叶陵濬因为有着国家公安部的证明,所以这里的警察对于叶陵濬都很是客气,这让郁清宁在学校里又“享受”了一把万众瞩目的感觉。

  有着叶陵濬在,魏晓晓在警局里简单的做了个笔录也就没有事情了,而是由郁清宁跟叶陵濬护送着回家了。

  魏晓晓的父母在得知自己的女儿差点出事之后,担忧不已,对于救出自己女儿的叶陵濬和郁清宁更是感激涕零,倒是让郁清宁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件事情明明不是他们做的,但是所有的人好像都以为是他们做的,真是有些惭愧啊。

  这件事情的后续工作是叶陵濬解决的,毕竟李生不是个常人,所以这件事情的处理还算是得当,在A市里面也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然而就在李生死亡的当天,第一中学里又出了一件大事。

  那就是姜春瑞跳楼自杀了!

  从学校最高的综合楼的楼顶跳了下来,虽然,没有当场毙命,但是也重残,现在人还在昏迷当中。

  这件事情给学校自然又是带来新一轮的压力,虽然姜春瑞是自杀的,也没有死,但这对学校的名誉终归是不好。而且学校在打电话给姜春瑞的家里联系的时候,姜春瑞的家里人态度也很是恶劣,对于姜春瑞的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还骂学校多管闲事,说什么姜春瑞早都跟家里断绝关系,自己一个人搬出去住了,所以现在,就算是死了,也别想赖上他们。

  姜春瑞的这些极品家人让学校的人是大吃一惊,对于姜春瑞会长歪的事情也就毫不意外了,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姜春瑞还是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人们才觉得奇怪。

  最终,还是郁清宁出钱将姜春瑞给送进了医院。

  这倒不是因为郁清宁不忍心什么的,只是姜春瑞身上还有着疑点没有解开,所以他们现在还需要姜春瑞来解惑。

  只是郁清宁一想到前世的两个仇人,姜春瑞已经成了这副模样了,而赵一航还没有碰见,郁清宁叹息了一声。

  这件事情她并不着急,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她的人生不是只有报仇这一件事情,她还要让自己变的完美,她要给创造一个美好生活,所以这件事情就可以先揭过一页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郁清宁便将重心又放在了学习上,准备着接下来的月考,以及即将到来的全国高中生的生物竞赛初赛和化学竞赛初赛。

  这些竞赛的参加人数每年都是很多的,而且考察的题目根本就不是现在所学的,而是更深一层的知识,是在以后的大学中才可能会学到的知识。

  这参加竞赛也是系统的任务,一共是有五个竞赛的,生物、化学、物理、数学和英语。而这五个,郁清宁虽然没有全部报考,但是也快满了,因为她报了数理化生四个!

  至于为什么不报英语?因为英语现在算是郁清宁众多科目中最烂的一个了,满分一百二,她的成绩就只有七十分,成为陈熙仪之后,有一个被英语老师盯上的人。

  这英语的竞赛对于郁清宁来说,实在是有些吃力,而且就算是报了也不一样就会有收获,说不定还会影响现在的,所以郁清宁考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将英语竞赛给放弃了。

  这段时间郁清宁的生活史过的充实而又忙碌,当然,叶陵濬跟郁清安这两个现成的学霸也是被利用的够彻底。

  在这段时间里,郁清宁也没有忘记去修炼郁清安特意传给她的郁家的修炼功法,名唤万物生。

  郁家的功法是柔和平缓的,跟太极有些相似,都是以静制动,借力打力的那一种,不过却比太极要更有难度一些,练起来也更加的不易。

  而这段时间里,除了郁清宁以外,别的人可就过的不怎么样了,尤其是以魏晓晓为甚。

  “魏晓晓,注意听讲。”

  在第三次被老师点名之后,魏晓晓这才彻底的醒过神来,“抱歉老师,我会注意的。”

  “实在不行的话,请假回去休息两天吧,你这样的精神状态就算是呆在学校也没有用。”老师看着魏晓晓那还带着苍白的脸色,心里就算是再有火气也发不出来,毕竟前些天魏晓晓遭遇的事情可是全校周知,经历了那样的场景,要恢复好的确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他说了两句,而后便开始继续讲课。

  魏晓晓很努力的让自己听着老师的讲课,可是脑子里还是忍不住的开始走神。

  好在没一小会便下课了,等到生物老师走了之后,魏晓晓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郁清宁用手戳了戳她的后背,“晓晓。”

  魏晓晓转过头去,“怎么了?”

  “你怎么看着心不在焉的?”郁清宁看着神色明显有些憔悴的魏晓晓,有些忧虑,“是不是还在想之前的那些事情?”

  之前魏晓晓虽然说自己没有什么事情,可是郁清宁却总是觉得魏晓晓隐瞒了什么,但是问起来却是什么也问不出来。

  “有时候会想。”魏晓晓干脆转过身子,跟郁清宁面对面的坐着,双手撑着头,有气无力的说,“不过太多时候,想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嗯?”

  魏晓晓的话,让郁清宁好奇了,“那你在想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魏晓晓显然有些烦躁,“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会浮现一个人来,可是那人长什么样子,我偏偏一点儿都看不清,只知道有一双红色的眼睛。清宁,你说我是不是精神衰弱了啊?”

  “别瞎说。”郁清宁嗔怪的瞪了她一眼,“哪有人诅咒自己生病了的?”

  只是魏晓晓说的这红色的眼睛,倒还真不像是常人所拥有的。

  会不会……就是他们到达之前,那个救过魏晓晓的人呢?

  “也许吧。”魏晓晓打了个呵欠,“可能是我动漫看多了,就对着二次元的人物着迷了,过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

  “嗯。”郁清宁本来还想说,那双红色的眼睛会不会是救魏晓晓的人,但是见魏晓晓这样开导,再加上自己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只是一个猜测,所以郁清宁想想还是算了。

  “我眯一会儿啊。有些困。”

  魏晓晓对着郁清宁道。

  “晚上注意休息。”郁清宁嘱咐。

  “会的。”魏晓晓点点头,转过身便趴在了桌子。

  郁清宁笑着摇摇头,复又看着自己旁边同样在睡觉的陈熙仪,有些无奈,班里的前两名这是都要变身睡神的节奏吗?

  真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扰人美梦的事情郁清宁一般是不会去做的,所以就算是心里好奇,也还是按捺了下来,专心去研究自己的习题了。

  而前面

  李焱看着旁边桌子上趴着的魏晓晓,好看的长眉轻轻的皱了些,不过只是淡淡的一眼便又收回了视线,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

  好像……失效了。

  偏偏在她的身上失效了吗?

  想到这儿,李焱又看了魏晓晓一眼,然而这个时候,魏晓晓却忽然睁开了眼睛,正对上了李焱的眸子。

  四目相对。

  ------题外话------

  谢谢570471040、ane1999、63500337三位亲耐的月票,扑倒!

  今天小黑屋粗问题了打不开,吓shi宝宝了,还以为稿子木有了,庆幸在我家二花的指导下找到了文档救了急。

  ~(>_<)~今天就去换个码字软件,再也不用小黑屋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v020、约会?-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