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16、教你习武-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15、我喜欢你(求订阅)-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上官思扬转校了?”

  听到上官思扬离开的消息,郁清宁也有些讶异,之前在论坛上看见上官思扬说的那些的时候,她便有了心里准备,只是没想到,上官思扬会离开的这么快,在成绩刚公布出来的时候,就走了。

  郁清宁心里倒是没有多难过的,上官思扬离开也是一件好事,时间会是治愈一切的最好良药,上官思扬在离开这里,回到安市之后,他们应该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吧?

  毕竟上官思扬,可是省委书记家的公子。

  而那个上官书记,可是不怎么喜欢她的……

  郁清宁笑笑,反正她也不打算跟上官思扬有多少的牵扯,只是……

  看着对面神色明显有些不振的魏晓晓,郁清宁叹了口气,“你跟上官思扬说了吗?”

  “啊?”

  郁清宁突然的问话让魏晓晓一怔,而后在反应过来郁清宁说的是什么的时候,魏晓晓连忙摇头,“没有。”

  人在深爱的东西面前总是会自卑的,她就是这样的,尤其是上官思扬还是这么的优秀,人中龙凤,让她是更加的自行惭愧了,再加上,上官思扬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好朋友。

  她是不会做出背叛朋友这样的事情来的。

  “晓晓,一直闷在心里是不会有什么进展的。”郁清宁开导,“你说出来,或许会被拒绝,但是只要有耐心,没可能那人不会被你的真诚打动,从而喜欢上你啊。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什么都还没有做,干嘛这么泄气的?”

  “可是……”魏晓晓还是有些犹豫,“上官他真的太优秀了,我怕……”

  “在爱情前面,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优秀不优秀的,只是勇敢者和懦弱者之分。”郁清宁拍着她的肩膀,“晓晓,我希望你就是那个勇敢者。”

  “谢谢。”魏晓晓动了动嘴角,神色有些落寞,“反正现在也没有机会了,让我再想想,这件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说着,魏晓晓便起身离开了。

  郁清宁看着魏晓晓离开的背影,直叹气,犹豫不决这一点真是像极了上官思扬。

  其实她是不赞成魏晓晓跟上官思扬在一起的。

  上官思扬虽然好,但是优柔寡断,他认准了的事情不会动摇,却也不会主动出击,这世上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两情相悦的事情在这样的上官思扬身上根本不可能发生。

  魏晓晓也是一样,上官思扬是被动的,那她就该主动一点,而是她在爱情里面太过自卑。将上官思扬的位置放的太高,让她自己卑微入尘,这样的爱情就算是最后两个人在一起了,也是不会幸福的。

  爱情要的是平等,他们两人之间太不对等了,这对于处在顶端的人来说是一种烦闷,可对于处在低端的人来说,过的会太痛苦了。她不希望魏晓晓会变成这个样子,所以是不希望她和上官思扬在一起的。

  只是魏晓晓毕竟是她的朋友,而且那性子也是跟牛一样的犟,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所以郁清宁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拉魏晓晓一把,让她好好的看清一下现实,这样也就不会太难受了。

  哎,爱情啊,还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

  如果魏晓晓要是有叶陵濬一样的死缠烂打的决心和行动……

  想到叶陵濬,郁清宁顿时就笑了。

  是啊,魏晓晓如果是叶陵濬那样,要拿下上官思扬应该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可问题就在于魏晓晓不是叶陵濬,她也没有叶陵濬那样的性子,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就只能是一败涂地了。

  不过想到叶陵濬,郁清宁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就这样接受了叶陵濬,心里好像也不难过,甚至还有些隐隐的激动和喜悦。

  谈恋爱也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吧,至少那个人是叶陵濬,她愿意去试一试,也愿意去相信。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件事情在郁清宁身上是不会发生的,虽然郁清宁承认自己是有些胆怯,但是还是想要去试试的。

  前世跟赵一航谈恋爱的时候,总是觉得过得很累,而现在跟叶陵濬在一起之后,心里会觉得轻松。

  郁清宁想,自己应该是真的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叶陵濬了。要不是叶陵濬昨天晚上那么一逼,等她发现这份感情估计还要好一段时间。

  不过既然发现了,那郁清宁就没道理要再去逃避了,她本来就不是忸怩的人,所以才会这么快的就接受叶陵濬。

  只是接受是一件事情,要将这份爱情保持下去也是不易。

  郁清宁敲敲自己的脑袋,真是的,在乱想什么呢?明明昨天晚上才刚开始谈恋爱,今天早上就在开始思考他们什么时候会分手,有人这么诅咒自己的吗?

  郁清宁连忙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收了起来。

  “有什么好事,这么开心的?”

  陈熙仪刚走过来,便看见郁清宁看着手中的小盒子,笑的合不拢嘴。这样的郁清宁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的,所以陈熙仪难免有些惊讶。

  “没什么。”郁清宁连忙收敛了笑意,见陈熙仪坐下,于是将手中的小盒子打开,然后递到陈熙仪面前,“要不要吃?”

  “什么东西?”

  陈熙仪看着里面的小点心,一股香甜的气息扑鼻而来,“要要要。”

  陈熙仪连忙拿了一个放到嘴里,那一瞬香甜的感觉瞬间从口腔里蔓延开,在四肢百骸里都舒展起来,陈熙仪顿时眼睛一亮,“好吃!”

  郁清宁笑笑,却是在陈熙仪伸手准备再拿一块的时候,悄然将盒子收了回去。

  “清宁……”陈熙仪可怜兮兮的看着郁清宁,双手合十,做祈求的样子,“再给我一块?就一块,好不好嘛?”

  郁清宁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明明男孩子都不应该喜欢这种甜腻腻的东西的,但是陈熙仪这货却是一个例外,不仅喜欢女生喜欢的布娃娃,还喜欢吃甜食,真真是让郁清宁都要无语了。

  在第一次见到陈熙仪在吃巧克力的时候,郁清宁是震惊的,可是后来在知道了陈熙仪的尿性之后,也就习惯了,反正郁清宁在口味上这一点,还是比较符合大多数的女生的,书桌里自然也是有着不少的零食的,原先是她跟魏晓晓两个人一块儿吃的,不过在发现了陈熙仪也是个吃货之后,于是这吃零食的大军中,就又多了一个陈熙仪。

  就像是现在,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去逗逗陈熙仪,不逗不知道,一逗吓一跳,陈熙仪这家伙在吃食上的没节操,让郁清宁简直是哭笑不得。

  “喜欢?”

  “恩恩。”陈熙仪点头犹如捣蒜,“好同桌,你就再给我吃一块,就一块好不好?”

  “好吧。”郁清宁似乎是勉为其难的才答应下来,而后将盒子重新又递给了陈熙仪,“一块哦。”

  这可是叶陵濬给她做的,让陈熙仪吃了,不知道叶陵濬知道后会是神马表情,不过想象都应该会很难看,而且在知道之后,应该是她会遭殃的,故而这件事情在郁清宁心里是上了大锁子,坚决不能让叶陵濬知道,不然那家伙指不准又借着这个怎么“欺负”她呢。

  若说先前叶陵濬的举动还算是收敛一点,可是在她答应了之后,就只能用肆无忌惮这一个词语来形容,郁清宁却不想被叶陵濬趁机揩油了。

  陈熙仪虽然是还很喜欢,可还是信守承诺的只拿了一个,而后将其他的还给了郁清宁,“给你吧。”

  郁清宁接过盒子重新放在了抽屉里面,看着陈熙仪还是一脸肉疼的表情,不禁莞尔,“好了好了,下次再有多的,我给你好吧?那些可是给晓晓留着的。”

  “这话你说的。”一听郁清宁说下次还给他带,陈熙仪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不许反悔啊!”

  “不会反悔。”郁清宁拍掉那只指着自己的爪子,而后问道,“你刚刚干嘛去了?”

  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教导主任杜元良忽然来了教室,把身为班长的陈熙仪给叫走了,而且这一去就是一节课,让郁清宁可是很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心里有个隐隐的猜测,可是她还是需要从陈熙仪这里得到证实。

  听郁清宁问起这个,陈熙仪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了,扭头看着郁清宁,声音压的低低的,“清宁,你知道吗?乐文死了。”

  果然!

  听陈熙仪说到这儿,郁清宁眼中也是惊诧不已。这厢,陈熙仪还在不停的说着,“就是在昨天,我们所有人都走了之后,乐文不知怎么的被人杀了,而昨天是张婧怡举办的生日宴会,所以乐文的家长找上了张婧怡的家里,而咱们班主任今天之所以没来,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说完了陈熙仪大大的叹了口气,亏得他早晨还在纠结班主任跟张婧怡怎么都缺席了,却原来是有着这么一茬事情在等着呢。

  只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那乐文的家里可不是善茬,张婧怡的家里条件虽然不错,但毕竟不如乐文家的,所以在这种时候,肯定是会吃苦头的。

  陈熙仪咂咂嘴,乐文那个人他挺讨厌的,可毕竟是一条人命,就这么死了是,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而张婧怡虽然说他也不怎么喜欢,但是毕竟是一个班的,除了事情,陈熙仪自然也是担心不已。

  “这件事情跟张婧怡应该没有关系吧?”郁清宁缓缓开口,“他们两个虽然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且昨天在酒店里出了那样的事情,但是张婧怡应该不会动乐文动手的,而且一个女孩子,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张婧怡是没有作案动机,但是这件事情偏生发生在她的生日宴会上,所以跟她是逃不了关系的,不过这件事情……”陈熙仪转头看向郁清宁,眉眼里满是担心,“除了张婧怡之外,乐文的父母似乎还盯上了你和姜春瑞。”

  盯上了她跟姜春瑞?

  郁清宁稍稍的讶异之后,便也就想通了。

  她跟乐文之前的纠缠众人是有目共睹,而且昨天的事情明显的就是乐文跟张婧怡联合起来想要陷害她的,所以乐文的父母怀疑是她也是应该的,至于姜春瑞的可能性,跟她比起来,应该是差不多的。

  其实比起她来,更恨乐文的应该是姜春瑞才对。

  在姜春瑞的家世没有被爆出来之前,乐文对姜春瑞那叫一个有求必应,那叫一个在意,可是在姜春瑞的身份爆出来之后,乐文却像是瞬间换了一个人一样,对姜春瑞再不复以往的热情,而是转而和学校里的其他人一样,对姜春瑞开始冷嘲热讽,甚至还怂恿着一些爱慕着他的女生去欺负姜春瑞,姜春瑞在学校里的处境,可是比起以前的她要辛苦的多。

  她那个时候都会怨恨高含,没道理现在的姜春瑞会不怨恨乐文,所以姜春瑞的可能性也可想而知。

  只是这件事情,摆明了就是叶陵濬所说的那个叫做李生的异能者所为,跟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关系,现在却被平白无故的扯了进来,还真是让人觉得不爽那。

  “不过你不用担心,警察是要讲究证据的,昨天咱们是一块儿离开的,你不会有事的。咱们班主任也在很努力的帮助你找证据呢。”说道这儿,陈熙仪有些眉飞色舞,“你不知道,咱们师母居然是律师哎,这下子有师母的帮忙可就容易的多了。”

  “师母?”听见这个称呼,郁清宁还有些没有缓过神来,陈熙仪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就是咱们班主任的妻子嘛,可不就是咱们师母?”

  “也是。”郁清宁一想也是,她居然连这点都忘记了,真是的。

  “这件事情我觉得是一个悬案的可能性会比较大。”说完了玩笑,陈熙仪又重新回到了严肃脸,“这件事情咱们都有着不在场的证明,所以乐文的父母就算是再想刁难,也不会成功的。”

  “嗯。”郁清宁点头。

  张婧怡那个时候应该是还没有离开酒店才是,不过应该是不在场的,至于她,则是在大家走的时候就一齐走了,根本就不会担心会有什么问题,而姜春瑞……

  想到在那个小巷子见到姜春瑞的时候,郁清宁总感觉姜春瑞的身上有些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她怪在哪里,只能说比起以前来,现在的这个姜春瑞实在是太阴沉,而且从她身上传出来的,已经不再是人气了,而是一种森然的鬼气了。

  她想不通姜春瑞在这段时间里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明明只是一个星期多而已。

  姜春瑞身上的变化让郁清宁吃惊,但是现在的情况,似乎不是该讨论姜春瑞的时候,而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她之前虽然听叶陵濬将这件事情大致的说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告诉她接下来要怎么办,只是让她不要担心,说他们会处理的。

  可碰见这样的事情,让郁清宁怎么能不担心?

  按着叶陵濬所说的,李生是个异能者,而且在离开梦都的时候受了伤,既然受了伤还是为了躲避叶陵濬才躲到了这里,那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出来杀人?

  这样的行为无异于暴露自己的行踪,能潜进叶陵濬秘密基地的人,应该没有这么蠢才是。

  唯一的可能便是李生在谋划着什么,有了计较,所以才敢动手。

  只是这李生在谋划着什么,郁清宁等人却是不知道的。

  要是什么时候,能查到这个李生的目的就好了。

  这件事情郁清宁并没有纠结太久,因为很快的魏晓晓便回来了,郁清宁将抽屉里的盒子取出来递给前面的魏晓晓,“晓晓,喏。”

  魏晓晓转身接过,对她笑了笑,“谢谢。”

  声音细细软软的,还带着些喑哑,好像刚刚哭过了。

  郁清宁并没有戳破,笑了笑便没有说话,魏晓晓也转过头去吃了。

  陈熙仪这个时候才小心额问着郁清宁,“魏晓晓她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女孩子的事情,男生就不要管了。”

  陈熙仪这个向来神经迟钝的,都发现了魏晓晓的不对劲,所以可想而知,魏晓晓现在的状态是有多么的不正常了。

  不过魏晓晓喜欢上官思扬的事情,郁清宁却是不打算告诉陈熙仪的。不是不信任陈熙仪,而是这件事情毕竟是魏晓晓的一件心事,难以启齿,多一个人知道,魏晓晓心里也不好过的。

  郁清宁故作正经,伸手不耐的挥开陈熙仪,而后看起来课本,“下节课是化学,崔老师要听写方程式,你还不准备准备?”

  “没。”陈熙仪有些尴尬的摸摸脑袋,“不说就不说嘛,我这就背。”

  郁清宁弯了弯眼睛,“这才乖。”

  陈熙仪撇嘴,哼了一声,耳根子却是红了,正准备看书,却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道:“咱们班最近要来一个转学生,是个男的,估计也就是这两天就来了。”

  “恩,知道了。”郁清宁笑笑,表示听下了。

  陈熙仪这才故作认真的看起书来。

  知道陈熙仪爱害羞,所以郁清宁也就没有再多调戏他了,而是将注意力也放到了自己的书上,乐文的这件事情虽然有些严重,不过却还不足以扰乱她现在的正常生活,而且这件事情就算是她想要插手,也没有那个能力,所以郁清宁觉得,自己还是等回家之后跟叶陵濬他们商量一下再做打算把。

  此时

  校园的天台之后

  姜春瑞站在围栏边缘,看着已经踏出去的半只脚,嘴角挂着怪异的笑。

  手指微动,一丝黑气便悄然浮现在了她的手心之上,“黑暗啊……”

  开弓没有回头箭,姜春瑞,你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就不能再去后悔了。

  阳光,碧草,蓝天,这些东西你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今后自然也是不会拥有的,这就是你的命。

  只是……

  想到记忆里的画面,姜春瑞的表情有着那么一瞬的犹豫,她真的要这么做吗?

  “还在犹豫?时机可是不等人的。”

  背后忽然传来的喑哑男声,让姜春瑞先是一惊,而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回过头来望着那人,“我怎么做不用你管。”

  “呵呵呵……”那人浑身都裹在黑色的斗篷里,从姜春瑞的角度只能看见那人的一个下巴,枯瘦苍白,他双手拢在袖子里,低低一笑,声音难听异常,“我可不是要管你,只是一个善意的提醒,你要是不趁早做个决定的话,可就没有机会了。”

  “什么?”

  那人的意思姜春瑞并没有明白,下一秒她便被那人扼住了咽喉,呼吸困难,“小乖乖,你难道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

  约定?

  听着这个词语,姜春瑞的脑海中顿时想起了一件差点被她忘到脑后的事情,瞳孔睁大震惊不已,“你……”

  “你要是再不尽快做决定的话,这个决定可就由我来替你做了。”那人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指,抚摸着姜春瑞的脸蛋,啧啧道:“让这么年轻的生命凋谢,可真是太可惜了。”

  “我会做的。”被那人摸着脸,姜春瑞心里非但没有生出旖旎心思,反而是更加的恐惧了。

  在那人手指游弋所到之中,皆是一阵刺骨的冰凉,似乎透过皮肤已经深入到她的大脑之中,让她不由自主的畏惧起来。

  “那些人,我会尽快找到的。”

  “这才乖。”那人见状这才满意起来,只不过手指仍旧没有离开姜春瑞的脸,指甲一点点的戳进江春瑞的肌肤之中,“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要小心一点,我记得好像是跟你说过,我有个仇人在这里的。”

  “我知道了。”姜春瑞垂眸,答应下来,“我还不想死。”

  那人见状这才满意,终于大发慈悲的松开了手,姜春瑞连忙抚着脖子,不住的喘着气。

  那人这时又道:“不过你被那人发现了也不要紧,最多就是舍弃了你而已,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的。”

  不过是一个卑贱的人类,要不是看上了她的那一身黑暗气息,他才不会跟她打交道,真是麻烦死了。

  “我知道了。”

  虽然早就知道眼前这人不是什么好人,跟这人做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可是她还是应下了,她不想进地狱,可是现在,却是自己将自己送进了地狱。

  那人笑了一声,而后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姜春瑞看着他离开的地方,漂亮的瞳孔里是一片颓唐,而后转身,继续看着不远处的教学楼,再看着自己的手,不由得笑了起来。

  姜春瑞,曾几何时你也变得这么残忍的了?

  这双手,可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姜春瑞将心中的那些复杂压下,乐文他就是死有余辜,要不是他自讨苦吃,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吗?只能说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只是那人所说的那些人……

  想到这个,姜春瑞的眉头是拧了又拧,这个可是不好找的,距离约定的期限就只剩下三天了,她要到哪里去找?

  真是让人头疼。

  ——

  乐文的事情在一个上午之后,彻底取代上官思扬离开的消息,成为学校里的第一大热门话题。

  不不不,不是热门话题,应该说是恐怖话题才对,尤其是对于一班的那些人来说。

  一个前几天还在跟他们说话,会生气会笑的人,这么一下子就没了,这巨大的惊变实在是让人接受不了。

  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遭此变故呢?

  先前郁清宁跟高含的事情便登上了学校论坛的一大热门,这次乐文的事情出来,学校论坛上自然是又疯了。

  而且乐文死的时候是这么的蹊跷,而且竟然有嫌疑的人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让大伙都开始思量起来到底谁才是凶手。

  郁清宁抽空的时候去看了一下论坛(这当然还是被叶陵濬带的了,因为叶陵濬那厮在论坛上实在是太活跃了,整天扒着他们学校的论坛不放,而且上面也的确是一个了解消息的好渠道,所以郁清宁现在也开始玩论坛了。),论坛上乐文的事情毫无疑问的又引发了学校里众多学生们的讨论了。

  有不少看多了福尔摩斯和柯南的同学再捋着事情的发展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到凶手,还有不少的帖子是在猜测谁才是凶手。

  郁清宁大致的瞄了一眼,自己也在上面的,只不过自己的人气还不错,就算偶尔有人在说她难听话的时候,也有她的粉丝们出来为她洗刷冤屈,以证清白。

  郁清宁真是越来越喜欢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但是她却也不能放任那些人这样孤军奋斗,只是在这个风口浪尖之上,越解释可能就会越糟糕,尤其是在张婧怡等的还没有发声之前,这个时候,谁先出头都不是一件好事。

  再说了,这种事情可不是谁的理由多谁就清白了,而是要讲究证据的,她要做的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跟叶陵濬他们一起,努力找到李生,解决掉这次的事情。

  所以就算是班级里隔天便转学来了一个大帅哥,并且还坐在郁清宁的前面——当了魏晓晓同桌的时候,郁清宁也是没有多少的关注,而是将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李生的事情上。

  一回家,就在找叶陵濬商量着解决的办法。

  “这个事情要解决并不难,只是……”郁清安皱眉,“这次的解决了,难保李生不会再整出下一个来,到时候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才要在这段时间找出李生来。”叶陵濬补充到,“不过李生的藏身之地还挺是难找的,看样子他在这里应该是有帮手的。”

  “帮手?”

  叶陵濬这话,让郁清宁跟郁清安吃了一惊,“为什么这么说?”

  “李生的样子根本不适合在人前出现,而我追着他来到这A市已经有两个月了,说明李生在这里也呆了两个月了,而这两个月里以来,既然没有被人们发现,那么很有可能,是有人在帮着李生躲避。不然的话,李生如何在这里生活下去?并且一点儿的蛛丝马迹都没有被找出来?”

  听叶陵濬这么一说,郁清宁跟郁清安这才恍然大悟,叶陵濬说的这点很对的,也是最有可能的。那么现在,他们要是想要找到李生,只需要找到那个帮助李生的人就好了。

  只是这帮助李生的人,要怎么样才能找到?

  叶陵濬想了想说道:“李生不过是李家堡的一个中等门徒,身手不算太好,而且华国不比暮森,他在这里潜伏了这么多年的进步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所以要想找到他,应该也不难。”

  “你有办法?”郁清宁看着他道。

  叶陵濬得意的点头,“当然。”

  “那就快说。”郁清宁给了他一个白眼,叶陵濬耸肩而后道,“李生那个人心里自私的很,何况这里还是华国,不比暮森安全,他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肯定会对那个帮助他的人立下协议的,这样便可以保证他的安全,不会被背叛,所以我们可以从这点下手。”

  “协议为什么就可以保护他的安全?”郁清宁不解,协议不就是两张纸而已,如何能够保证他的安全?她之前跟叶陵濬也立下过协议,可是却半点儿用都没有。

  “此协议非彼协议。”一看郁清宁那个表情,叶陵濬就知道郁清宁想错了,这也怪他,之前忘了给郁清宁解释这一茬了,“其实异能者所立的协议跟平常我们见到的那些协议并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郁清宁挑眉,说的她倒是好奇了。

  “异能者的协议是用鲜血签订的,自签订时起便受到一股天地之力的保护,使得签订协议双方都不允许背叛协议,否则的话,就会遭到天地之力的制约。”这次不用叶陵濬解释,郁清安率先开口解释了,“这天地之力的制约也是根据协议的情况以及签订协议双方的具体情况而变的,有轻重之分。”

  “轻的是什么?重的又是什么?”郁清宁现在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不断地在问着问题。

  “轻者残废,重者……”郁清安顿了顿,才道:“灰飞烟灭。”

  “嘶!”郁清宁有些被吓到了,残废这还叫轻的?不过比起灰飞烟灭来,这的确是算轻的了,可是在这事件也会有灰飞烟灭吗?

  这也太玄幻了一点吧。

  “这件事情是真的。”郁清安说完之后,叶陵濬又补充,语气凝重,“所以清清,如果以后有人要跟你立下协议的话,千万要小心,这后果可是不一般。”

  “嗯嗯。”郁清宁点头。

  她可是还想好好活着的,才不想变成残废或者灰飞烟灭的。

  只是——

  “既然这协议的后果是如此的严重,那怎么还会有人同意跟李生订立协议?”

  难不成是李生并没有跟那人说过后果吗?

  “能被李生看中的人,内心早都是一片黑暗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还有什么好恐惧的?”叶陵濬不以为然,“不过也提醒了我,可以顺着这一点去找李生。”

  李生接触的肯定都是那些无恶不作的坏人,他们要是顺着这些找下去,应该会找到李生的。

  “哦。”郁清宁忽然想到了姜春瑞,想到之前在见到姜春瑞的时候,她身上的那些森森寒意,倒是跟叶陵濬他们说的李生有些相像。

  可是姜春瑞不过是一个高中生,李生会跟她订立协议吗?

  而且就算是订立了,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吧?

  郁清宁摇摇头,还是将这个念头给甩出了脑袋。

  “这件事情清清你就先不要管了,你不是李生的对手,我并不希望你出事。”

  叶陵濬嘱咐道,“另外,你现在期中考试也结束了,以后的时间可以稍稍空出来一些,我跟郁清安教你武功。”

  教她武功?

  郁清宁一愣,就在这个时候,系统的提示音又冒了出来。

  【恭喜宿主触发任务:绝世高手之学习古武。任务奖励:10000经验,15000积分,当前完成度:未入门。】

  听见这个声音,郁清宁顿时就有些醉醉的了,好吧,任务终于是又动了,不过这次的任务出的正合她的心意,她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弱,所以亟待增强自己的能力,她才不想被叶陵濬跟郁清安保护着,成为他们的拖累。

  郁清安也并没有反对,叶陵濬要教郁清宁比起他来的确是好的多,叶陵濬先前经受的训练也比他的多,再加上是他们两个一块儿教授,所以郁清安自然是同意的。

  “好啊。”于是欣然答应,“什么时候开始?”

  叶陵濬想了想,“如果你今天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就从今天开始吧。”说罢,他还询问了一下郁清安,“郁清安,你有问题吗、”

  “没有。”郁清安摇了摇头,现在李生的事情,让他对郁清宁的担心也与日俱增,同时心里也在不断的思量着,要不要劝说父亲把郁家的功法也交给郁清宁。

  “清清,你呢?”

  被最后一个询问,郁清宁心里却也没有半分的不爽,点头,“可以。”

  每周的周一都是最悠闲的时候了,因为科目不多,所以作业也不多,再加上现在期中考试已经结束了,也不必再担心着复习,所以时间自然是有的。

  “好。”叶陵濬对着郁清安说,“这样吧,咱们一人教清清一天如何?”

  一周的时间太久,难保郁清宁会忘,一天的时间正合适。

  郁清安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好。”

  “那就我先来了。”

  叶陵濬做了主,而后拉着郁清宁便走了。

  郁清安耸耸肩,没有说话,却是跟上去了,叶陵濬就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说做就会做,他倒是想看看叶陵濬要怎么训练郁清宁。

  毕竟往日里,郁清宁身上有了小小的一点儿伤,叶陵濬都能闹上个许久,现在要是他亲自跟郁清宁动手演练的话,那他是要怎么教授的?是尽心用力,还是放水?

  郁清安想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便跟着了,只是没想到叶陵濬好像是知道这点,拉着郁清宁直接到了他的房间,而就在郁清安快要进来的时候,砰的一声直接关上了门。

  碰了一鼻子灰,郁清安也就只能作罢,先前叶陵濬没有说话,他还以叶陵濬是答应了,没想到叶陵濬的后招居然在这里。

  郁清安砸吧砸吧嘴,不让他看那他就不看了,反正到时候问阿宁也是一样的,从叶陵濬嘴里套话不容易,但是他跟阿宁的关系不错,阿宁应该不会不给他说的。

  这样一想,郁清安也就放心了,随即转身走了。

  这个时间还有些早,不如就让高盛再去调查一下叶陵濬所说的那些有可能的恶人吧。

  房间里

  郁清宁看着叶陵濬关门的动作,心里莫名的涌起了些许不安。

  怎么感觉,她现在好像是进了狼窝的小白兔,就差被吃了?

  无外乎郁清宁这么想,实在是这里是叶陵濬的房间,而且这房间里还就只有郁清宁跟叶陵濬两个人,现在叶陵濬又把门给关上了,所以郁清宁难免有些紧张,看着叶陵濬的目光都带上了戒备,“叶陵濬,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

  “因为这里才不会被郁清安看到。”

  叶陵濬自然是瞥见了郁清宁的小动作的,眼里涌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来,而后却是一本正经的走到郁清宁身边,拉着她就往床边走。

  郁清宁越发的心惊肉跳,在看到那越来越近的床的时候,终于炸毛了,甩开叶陵濬的手,“叶陵濬,你到底想干嘛?”

  “都说了,训练。”

  叶陵濬在就近的一个椅子前坐下,而后指着一边的另一个椅子,示意郁清宁坐下来。

  郁清宁出了一口气,她错了,叶陵濬这货的椅子都是在床边放着的,亏得她之前还以为两个人是要……呸,她怎么能想歪了,原来是让她坐下。

  郁清宁在位置上坐下,不由得奇怪,“既然是要训练,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因为我们的训练并不是在这里。”叶陵濬把手放在桌子上,“清清,把手放上来。”

  郁清宁虽然不知道叶陵濬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但是依言做了,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叶陵濬的手上。

  叶陵濬见状将郁清宁的手握紧,又道:“闭上眼睛。”

  “装神弄鬼。”

  郁清宁吐槽了一句,抱着想看叶陵濬到底在弄什么鬼的想法,便闭上了眼。

  在她闭上眼的时候,叶陵濬这也才闭上了眼,而后郁清宁只觉得一阵亮光闪过。

  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叶陵濬的声音:“可以睁开眼睛了。”

  郁清宁这才睁开眼睛,只是在看到周边的景物的时候,郁清宁大吃一惊,

  “这里……”

  眼前的环境分明就是一个巨大的武场!

  郁清宁有些懵,刚刚不是还在叶陵濬的房间,怎么瞬间便到了这里?

  这是在做梦吗?

  “叶陵濬,这里是……”

  “供你练习的地方。”叶陵濬微微一笑,而后拉着郁清宁盘膝坐下,“在开始练习之前,我还是有些事项要跟你说一下的。”

  “什么?”郁清宁接话道,本来出现在这里就很好奇,现在叶陵濬这话更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在这里的只是我们的意识,所以我动手的话并不会防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叶陵濬强调。

  ------题外话------

  O(∩_∩)O哈哈~

  新出场帅锅一枚!

  具体如何……且听日后分解!

  T

  

[读者须知]:下一篇:v017、疑案更生-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