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15、我喜欢你(求订阅)-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14、慕森五堡-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李生的事情两个人并没有讨论太久,因为不过是一小会儿的功夫,郁清宁便推门出来了,“叶陵濬,端菜。”

  “明白。”叶陵濬比了个收到的姿势,而后从沙发上起身,进了厨房,只是一看到郁清宁做的菜色,叶陵濬有着那么一瞬的震悚。

  “清清……”叶陵濬咽了咽唾沫,这才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案板上那几碟精致而又色彩艳丽的凉菜,“这就是我们要吃的?”

  “嗯。”郁清宁点头,表示肯定,然后斜睨他:“还不动手?”

  “好。”叶陵濬摸摸鼻尖,自知郁清宁是因为刚刚的事情生气了,却又没办法反驳,只得是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的胃说了声抱歉,这才一手一个碟子,往外面走去。

  郁清宁在他离开之后,轻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端着粥走了出去,刚走到一半,便被叶陵濬看见,而后小跑着过来,伸手便要从郁清宁手里接过汤盅,“清清,不是说了我来?”

  “没关系。”郁清宁避过他,“你去把剩下的菜端出来吧。”

  “好吧。”

  叶陵濬耸耸肩,而后便去了厨房,郁清宁将汤盅在桌子上放好,郁清安也过来了,看着饭桌上放着的那几道凉菜,郁清安的表情跟刚刚叶陵濬的表情有的一拼,瞬间就愣神了。

  “阿宁……”

  “嗯?”

  “这些菜……”郁清安努力的在脑海中寻找着可以描述的词汇,却发现自己在这个时候竟然词穷了。

  “怎么了?”郁清宁故意装作不明白的样子,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色彩艳丽的凉菜,说道:“这是我专门为你们两个人准备的。”

  “专门为我们准备的?”

  郁清宁这话刚好被从厨房里出来的叶陵濬听见了,他诧异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实在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同,而后又快步走到桌边,将碟子放了上去,再齐齐的打量了一眼,青菜,黄瓜,苦瓜……

  全都是凉拌,这是要闹成哪样?

  面对叶陵濬不解的目光,郁清宁缓缓勾起一个笑容,虽美却让两人在那一瞬后背不由得发毛。

  “虽然说已经入秋了,但是你们两个看起来身上的火气还是挺旺盛的,所以我就特意帮你们准备下火的菜色,清淡又不油腻,天天吃肉我也腻了,今天刚好换换口味。”

  说着,郁清宁便拉开板凳率先坐了下来,瞥见还站着的两个人,郁清宁眸中深处一抹笑意闪过,只是话出口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怎么不坐下来?难道……你们不想吃?”

  这最后一句话的威胁意味甚浓,话音一落,两个人便在郁清宁对面很快的落座了,而后拿起筷子,想要夹菜,只是在看到桌子上的菜色时,眉头都不由得皱了皱,眼中满是嫌弃,拿筷子在桌子上盘旋了一遍,而后又落了回去。

  郁清宁没有在意他们的小动作,只是给自己盛了一碗白粥,而后夹了一块苦瓜,慢慢的咀嚼起来。

  叶陵濬见状,吞了吞口水,而后也认命的夹菜放到嘴里,只是那表情,怎么都有着几分视死如归的感觉。

  见叶陵濬都吃了,郁清安也不好再干坐着了,只得是也认命的吃了起来。

  平心而论,这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只是实在是太过清淡,五个菜都是素的,就连粥都是白粥,实在是清淡的过头了。

  郁清安一直都是个口味挑的人,虽然不太喜欢荤腥,但是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吃着这么清淡的饭菜,这让她觉得有些难以下咽。

  而叶陵濬比起郁清安来,就可以算是不挑嘴的了。只是跟郁清宁住了这么一段时间之后,郁清宁的习惯一直是荤素搭配,他也就习惯了,可是今天乍一来弄了这么素的一顿饭,叶陵濬觉得自己的五脏庙在抗拒。

  可这是郁清宁做的,他又不能拒绝,所以只得是认命的埋头去吃了,一边吃一边默念着这是郁清宁给他做的,特意给他做的,将全是素菜的这点最重要原因给转移掉。

  就在他们两个人全力吃菜的时候,郁清宁喝完了一碗白粥,而后放下筷子,“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了,哥你今天记得洗碗。”

  嘱咐完毕,郁清宁便起身离开了。

  郁清宁走后,郁清安瞬间放下筷子,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他是有多不喜欢吃这些的,实在是太清淡了,让他这个爱挑嘴的人怎么能受得了?只是刚刚郁清宁在,他却是一点儿也不能表现出来,省的她乱想,现在郁清宁走了,他也就不必委屈自己的胃了。

  郁清安转头的时候,发现旁边的叶陵濬还在吃,不由得挑眉,“叶陵濬,这么素的,你能接受?”

  “有什么关系?只要是清清做的,我就喜欢。”

  叶陵濬理都没理他,依旧专注于自己的吃菜大业,看的郁清安是直摇头,简直就是妻奴啊!

  不过这样也好,郁清安随即笑笑,至少不用担心以后阿宁会被欺负了,心下对叶陵濬满意了不少,可嘴上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针锋以对,“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郁清安,你真的该多吃点苦瓜了。”叶陵濬夹了一块苦瓜丢到郁清安碗里,“清清说的没错,火气这么旺的,是该下下火了。”

  “这话说的是你吧?”

  “不敢当,这我可比不过你。”

  ……

  郁清宁回了房间,关上门,这才到边坐下,挽起左腿的裤腿,在小腿下方,脚踝上方一点儿的地方赫然一片通红,看起来有些可怕。

  郁清宁皱了皱眉,之前汤盅打碎的时候,虽然感觉有汤水溅在了裤腿上,但是并没有感觉到痛,所以郁清宁也就没有太在意,只是刚刚在吃饭的时候,忽然有些灼痛,郁清宁又不想叶陵濬跟郁清安两个人担心,所以便回来看看,只是这样子,看起来有些严重。

  郁清安的治愈异能只能是治愈外部伤口的,简而言之就是没有伤口那异能也没有任何卵用,郁清宁现在的情况是用不到了,所以她也就没有要去跟郁清安说的意思,而是打算自己解决了。

  郁清宁从边起身,到了不远处的书柜前,踮起脚尖,从最上方的格子上拿下药箱,正准备往边走,房间的门忽然别人敲了敲,郁清宁连忙将药箱又塞了回去,刚站好,便看见已经探进来半个身子的叶陵濬。

  郁清宁有些疑惑,不知道叶陵濬怎么会突然进来:“有事吗?”

  叶陵濬并没有说话,目光从郁清宁脸上下移,在落到郁清宁的左腿时,忽然一凝,而后迈了进来,反手将门关上,大步流星的朝着郁清宁走来。

  刚刚叶陵濬的那一眼,让郁清宁不由得循着她的视线望去,这一看,顿时让她恨不得骂自己一声蠢蛋。

  之前把裤腿卷上去了,并没有放下来,再加上那烫伤还是在前面,所以叶陵濬一眼便看见了。

  “这个……”

  郁清宁还在想着要怎么跟叶陵濬说的时候,腰间忽然一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已经被叶陵濬打横抱起,目的地正是她的。

  “叶陵濬。”郁清宁侧头,看见的正是叶陵濬绷得紧紧的神色,修长的眉皱在一起,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线,一副紧张的样子。

  知晓叶陵濬这是担心她,原本被叶陵濬突然占便宜的不满瞬间消失无影踪,郁清宁的口气不由得温和下来,“我没事。”

  “这叫没事,那什么才叫有事?”

  叶陵濬将人放在边,而后扶着她坐好,转而又看了一下她腿上的伤,叹了口气,“我去拿条冰毛巾。”

  说着,转身又出了房间。

  郁清宁有些无奈,她不说只是怕叶陵濬自责,是为他好,怎么现在错的反倒是她了?

  叶陵濬离开没多久便回来了,手上还多了一条冰毛巾,一边帮她小心的敷着,一边给她按摩。

  郁清宁看着小心帮她按摩着的叶陵濬,眼眶忽然酸了。

  从来没有人,这样帮她做过。

  让她感觉自己也可以像一个公主一样,受尽荣。

  叶陵濬……

  以郁清宁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叶陵濬的侧脸,都说认真专注的男人最好看,郁清宁觉得这话说的真的很对,此刻她眼里的叶陵濬,的确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腰俊美的多,难怪梦都之中,有那么多的千金名媛都为他心动。

  “在想什么?”

  耳旁忽然传来叶陵濬的声音,郁清宁回神,却正对上一双深邃的星眸,里面的灼灼华光让郁清宁失了神,话语脱口而出,“在想你。”

  只是这话一出口,郁清宁便反应过来这话里的意思实在是有些**,于是连忙解释,“你不要误会,我只是……”

  “我误会什么?”

  被郁清宁这一逗,叶陵濬脸上的沉重也散去了些许,“我就在你面前,不必特意再去想了,有什么事情想知道的,直接问我就好了。”

  “叶陵濬,你……”郁清宁抿了抿唇,问出了自己心里一直的不解,“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叶陵濬伸手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当然是因为喜欢你,要不然你以为我叶三少是这么平易近人的吗?真是个笨清清。”

  “喜欢?”郁清宁挑眉,“叶陵濬,我们认识这么短,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以比得过梦都那些千金名媛的地方,你到底是看上了我的哪一点?”

  遇见叶陵濬的时候,她已经改变了,但是她真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是吸引这个眼高于顶的叶陵濬叶三少的,论样貌她是不差,可是梦都里比她漂亮的千金也不是没有,论家世,叶家是当之无愧的梦都第一世家,郁家虽然不错,但还是输于两家的,而且那两家也是有着女儿的,论学识,她不过是一个高中生,而那两家的千金跟叶陵濬的年纪更为适合一点,也更有帮助一些。

  叶陵濬轻笑,“因为是你。”

  “啊?”

  郁清宁并不明白叶陵濬的这个答案是什么意思。

  “清清,样貌、学识、家世等等,这些也许是吸引一个人注意力的原因,但绝不是喜欢的表现。”叶陵濬在郁清宁身旁坐下,微笑着说,“这世上不会有人容颜永驻,若只是以色取人,那么这样的爱情注定是长远不了的。论起家世学识,这世上哪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若是单靠这些外在的东西,没有家族能够永远兴盛,就算是再聪明,这世上终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根本是不可能的。喜欢是没有理由的,无论是她什么样子,外貌如何,性情如何,都会一如既往的关心她,在乎她,想要用一生去呵护她。”

  说完,叶陵濬转头看她,“清清,看着我。”

  郁清宁抬头,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

  “告诉我,你喜欢我吗?”叶陵濬问。

  郁清宁张了张嘴,刚要回答,叶陵濬却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清清,你在回答之前听一下自己的心,然后再告诉我答案。”

  郁清宁咬唇,听自己的心吗?

  她又看了叶陵濬一眼,对方朝他笑笑,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

  郁清宁垂眸,她喜欢叶陵濬吗?

  答案好像是……喜欢吧?

  无可否认,她不是石头,她也有自己的感情,叶陵濬对她的好,她自然能感受的到。前世赵一航给她的教训,实在是太痛了,因而在重生以后,她是打定主意让自己不要再去理会那些情情爱爱了,大不了终身不嫁罢了。

  可是谁曾想,没多久便遇上了叶陵濬。

  不得不说,叶陵濬很优秀,这一点,从她刚开始见到叶陵濬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叶陵濬一直都是骄傲不羁的,可是在她面前,却是将那些全都放下了。

  可以耐心的教她武术,孜孜不倦,她有危险的时候,为了救她甚至不惜在人前暴露,她随口的一句话便被他记在了心上,并且花了大把的时间去研究……

  郁清宁没想到,原来自己也记得叶陵濬的这么多事情。

  这些事情有酸甜苦辣,可每每想起来,却总是让人觉得雀跃和开心。只是因为做这些事情的人是叶陵濬罢了。

  这就是喜欢了吧?

  郁清宁忽然笑了一声,而后抬眸,瞥见叶陵濬那看似平静,却实则难掩紧张的面容,故作正经,“叶陵濬,我想好了。”

  “嗯。”叶陵濬面上看似很正常,可一侧的手心已经攥出汗了,叶陵濬现在的心神明显的有些不集中,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看见郁清宁眼里的点点笑意。

  “我不喜欢你……”

  叶陵濬的手顿时松了开了,唇角一抹苦涩蔓延,努力了这么久,果然还是失败了呀。

  看来还是他太着急了。

  郁清宁见状噗嗤一笑,将后半句说完,“才怪!”

  叶陵濬听了后,瞬间如遭雷击,看着郁清宁的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清清,你刚刚……说什么?”

  “笨蛋。”郁清宁唇角弯弯,“没听见就算了。”

  “等等。”叶陵濬低头攥着她的肩膀,眼里是努力压抑的狂喜,“清清,你刚刚的意思是……喜欢我?”

  郁清宁无奈,直接勾上叶陵濬的脖颈,轻轻的吻了上去,一触即分,而后推开他,“这下子确定了吗?”

  “清清,你真的……”

  叶陵濬表情瞬间狂喜,他紧紧的抱着郁清宁,“我刚刚不是在做梦吧?”

  清清居然说喜欢他,喜欢他!

  “想做梦回你房间去做,别打扰我。”

  郁清宁的话语虽然凶巴巴的,可那一双眸子里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璀璨笑意,叶陵濬松开怀抱,看着郁清宁,心里的高兴简直要让他飞起来了。

  “清清。”

  叶陵濬低头,想要去亲吻,可就在马上要亲上的时候,却被一只纤纤玉手给挡住了。

  “清清。”叶陵濬不满的抬起头来,星眸里满是可怜兮兮。

  郁清宁叹了口气,“叶陵濬,我今年才十七,还是个未成年,你能注意点吗?”

  “!”叶陵濬惊,他能说他都忘记有这么一回事了吗?

  原来他家清清还是未成年,未成年……

  叶陵濬努力消化着这个词语。

  “所以……”郁清宁抿唇,像是下了决定一样,“现在可是谈感情,至于别的什么,你想都不要想了。”

  这话说完,郁清宁自己都对自己有些无语了,这话说的实在是有点那个……

  叶陵濬闻言一笑,揉着他的脑袋,“虽然说有些想,不过我还没**到那种程度,清清,我会等你长大的。”

  郁清宁点头:“谢谢你,叶陵濬。”

  尽管不知道这次爱情的结果会怎么样,可是那个人是叶陵濬,她愿意去尝试。

  叶陵濬,我也希望可以和你一直走到最后。

  ——

  第一中学的效率很高,周五刚结束的考试,周一的时候成绩就已经出来了,并且在早读的时候就在报拦已经全部张贴完毕了。

  郁清宁其实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得知自己的成绩了。

  为毛?

  有系统啊!

  昨天晚上在送走了叶陵濬之后,久违的系统任务提示音就响起了,毫无疑问的是完成了那个每门过六十五分的任务。

  郁清宁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她以前的底子太差,所以上次月考的时候,也就只有两科及格了,其他的都在四五十分徘徊,不过这比起以前来,算是好的太多了。

  只是现在,既然每科都过了六十五分,对于别人来说没有什么好开心的,可对于郁清宁来说,却很是只得满足的一件事情了。

  郁清宁本来想从乔胜飞的口中得知自己成绩的,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等到乔胜飞来,最后还是陈熙仪去打了个电话才得知,乔胜飞今天有点急事,早晨请假了。

  乔胜飞不来,四班的成绩单就没有人领,这对于四班众人来说,可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班主任啊,你为什么别的时候不请假,偏偏在这个时候请假呢?你不知道这是在纯心吊他们胃口吗?

  在这样下去,咱们还能好好的玩耍吗?

  以上为四班众人心声。

  然而不管他们在怎么吐槽,乔胜飞没来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众人便商量着下了早读之后,去教学楼东面的报拦处看成绩。

  郁清宁也是跃跃欲试,在想象着自己可能会有的成绩。这个早读的时候,对于四班众人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漫长。好不容易挨到了下早读,大家便一窝蜂似得跑出去了,就连郁清宁的同桌陈熙仪都是难得的没有跟郁清宁说话,直接走了。

  “清宁,我们也去吧?”魏晓晓询问道。

  郁清宁点头:“好。”

  两个人到的时候,那报拦前面已经被人围满了,除了白榜也就是全级后五十名那里人比较少以外,别的地方已经站满了人,尤其是中间的榜单,用里三层外三层来形容,根本毫不为过。

  郁清宁跟魏晓晓正忧愁着要怎么办才好,便见着一个人从里面挤了出来,正是陈熙仪。

  眼见陈熙仪要往教学楼走去,魏晓晓连忙叫住他:“大班长,等一下。”

  陈熙仪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眼见是魏晓晓和郁清宁,眸中一喜,连忙走了过来,“你们也来了啊。”

  “是啊,我们也想看看成绩。”魏晓晓回答,只是目光在看到那报拦前面的人的时候,瞬间变成了无奈,“可是这人……”

  实在是让人心生胆怯啊!

  “说到成绩,我有个大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们。”陈熙仪眉目间漾着一抹神采飞扬,“关于你们俩的。”

  “我们?”

  魏晓晓跟郁清宁对视一眼,双双一惊。

  郁清宁问:“你看到我们的成绩了?”

  “那是自然。”陈熙仪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魏晓晓,你这次不错,全级二十九,清宁的成绩虽然比不上魏晓晓,但是进步特别大,作为清宁半个老师的我具有荣焉。”

  “我?”

  被点到名的郁清宁见状据更加好奇了,问道:“我考了多少名?”

  陈熙仪但笑不语,旁边的魏晓晓直接一胳膊肘就撞上去了,“陈熙仪你说不说?”

  “唉嘘。”莫名被魏晓晓捅了一下,陈熙仪有些不满,“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转而看向郁清宁,“清宁,你这次上了红榜哦。”

  红榜?

  红榜!

  饶是平常淡定的郁清宁此刻面上的表情都有些破功了,她居然上了红榜吗?

  上次虽然成功脱离了白榜,挤进了中间的榜单,但是她这么快的就进了红榜?就算她每科过了65,九门课加起来也不过是585分往上,而课程里面除了语数英是120分外,其他的都是100分,总分加起来是960分。她这刚过了一半的成绩能上红榜?好难以置信,真的不是陈熙仪看错名字了,或者是在逗她玩?

  “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郁清宁皱了皱眉,还是讲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或者……你看错了,那个人只是跟我名字像,但并不是我。”

  “拜托!我是有些近视,但是这是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才敢确定的好吗?”陈熙仪无奈了,也懒得再跟郁清宁他们解释了,反正榜单就在那里,还是让他们自己去看算了。

  “你们自己去看吧,看完了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们了。”

  居然把他的人品想的这么差,陈熙仪内心的小人愤怒了,说完这句话直接就走了,留下原地郁清宁跟魏晓晓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魏晓晓问:“去看看?”

  郁清宁点头:“去看看。”

  这时候,红榜周边的人稍稍的散了些,郁清宁跟魏晓晓便顺着一侧想要挤进去。

  魏晓晓倒还好,以前这样的事情做习惯了,“见缝插针”这个词语用在不断在人群中找着缝隙钻进去的魏晓晓身上,是毫不突兀,很快的便挤进了人群之中,并且不断的往中央挪着,而郁清宁则是一点儿都不擅长这种事情。

  前世的时候,她对于成绩采取的是漠视态度,每次考试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的写上几笔。重生以来,上次的月考是考的不错,但因为是月考,学校虽然对成绩进行了排名,却没有贴出来公示。

  可这次的期中考试就不一样了,之后要进行期中表彰,而且奖学金的评选有很大一部分要跟期中成绩挂钩,所以大家对这次期中考试的在乎就可想而知了。

  别的班还好,有班主任手中的成绩单,对于自己的成绩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认识了,可四班就有些不走运了,偏偏在这个时候,乔胜飞没有来,他们也从教务处拿不到成绩单,所以现在想要得知自己的成绩,就只能下来在这里跟大家一起挤着看了。

  郁清宁从来没跟人一块儿挤过,以前要是碰见这样的状况,她早就出手了,可是现在,她根本不能,想往前走,可前面有人,根本过不去,而后面还有人在往前挤,就在这时候,郁清宁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一个人,郁清宁道歉,“不好意思。”

  “没事。”那人应了一声,真准备继续往前挤,却忽然发现旁边的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怎么像是在哪里听见过。

  于是转头一看,这一看,却是让他瞬间惊呼出声,“清宁女神!”

  “……”郁清宁不明所以,这是什么表情。

  而就在这人的一声话落,周边的人群有着那么一秒的寂静,而后纷纷朝着郁清宁所在位置转头,众多视线看的郁清宁越发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下一秒郁清宁周边的男生便可见性的自发闪避,给郁清宁留出一条路来,“女神你也来看成绩吗?快去吧。”

  郁清宁仍旧有些错愕,这就是在学校里人气旺的好处吗?这感觉……还真是让人受若惊!

  “谢谢大家。”郁清宁道了谢,并没有忸怩,顺着让开的这条路走到了报拦跟前。

  在此途中,她还听到不少人的心声:

  “不愧是女神,长得真漂亮,而且是素雅啊啊啊!”

  “而且说话也好客气啊,sobeautiful!”

  “……”

  郁清宁笑笑,原来学校的男生也挺好的。

  不过相比于男生的殷勤,女生们可就有些不爽了,当然,这里并不包括四班的女生。

  她们刚一下课就过来,在这儿挤了好久才挤进来了,凭什么郁清宁只是一句话,大家便自动的给她让了路?

  怎么能这么不公平的呢?

  因而当郁清宁刚在报拦前面站定的时候,便有女生开始挑衅了。

  “有的人啊,就是矫情!以为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就天下无敌了,真是可笑。”

  “说起来也不过是个花瓶而已,男生还真是肤浅。”

  “再美的脸蛋也终究会老去,能靠的住的,还是得学识,腹有诗书气自华,可不要像那某些人一样,什么知识都没有学到,却只学会了男生的本事!”

  ……

  那几个女生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在后面的男生可能听不见,但是同样站在前面的郁清宁和魏晓晓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魏晓晓顿时就怒了,上前就要跟她们理论:“你们……”

  “晓晓!”

  郁清宁拉住魏晓晓的胳膊,用眼神示意她冷静下来,她这才看着旁边的那几个女生,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笑意,“天生丽质难自弃,每个人的容貌都是父母给的,何必这么斤斤计较呢?这样埋怨自己的样貌,既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又是对辛勤抚养我们长大的父母的不满?你们说,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是吧?”

  魏晓晓闻言,心里给郁清宁比了个大拇指,没想到郁清宁看着这么文静的,实际上居然也这么的毒舌,果然藏得够深的。

  不过……她喜欢!

  郁清宁的话音落下,那边的几个女生齐齐色变,她们原以为郁清宁会选择视而不见或者大骂出口的。她们说这些话无非就是想让郁清宁在这么多的男生面前出丑,可是没想到郁清宁居然这么的伶牙俐齿,这话反击的也是十分的漂亮,让他们竟无言以对!

  那几个女生愤愤的瞪了郁清宁一眼,而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去看榜单了。

  郁清宁也没有再多纠缠,而是跟魏晓晓一道看起榜单来。

  郁清宁先是从红榜的最上面看起,第一的还是上官思扬,考了956分,只差4分便是满分的成绩强势夺得第一,第二的是乐文,921分,第三名是吴铮,892分。

  吴铮这个人郁清宁有些印象,依稀记得是上官思扬的朋友。

  再往下面看去,四到九名的人她都不认识,而第十名,正是陈熙仪,860分。郁清宁先是一愣,随即轻笑,真是好运呐,居然跟本班的学霸是同桌。

  “天呐,陈熙仪居然进前十了!”魏晓晓看着第十的位置上陈熙仪的名字,错愕不已,她还指望着这次考试能够超过陈熙仪呢,看来是希望破产了。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超过这个家伙?”

  看着魏晓晓那沮丧的表情,郁清宁不禁莞尔,拍拍她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魏晓晓长叹一口气,“努力。”

  郁清宁再次往下面看去,在第29名的位置找到了魏晓晓的,799分,跟陈熙仪差了61分。魏晓晓也看到了自己的,再次长叹,神色无奈,还在不停的嘀咕,“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郁清宁摇摇头,没有理会魏晓晓的纠结,而是找起自己的名字来,一直从头看到尾,郁清宁才在末尾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再联想到陈熙仪刚刚的话,不由得哭笑不得。

  好吧,陈熙仪没有说错,的确是上了红榜,只不过是最后一个罢了。

  “还真是摆脱不了倒一。”

  听见郁清宁的话,周边瞬间一片寂静。

  魏晓晓狠狠的吞了吞唾沫,满是惊诧的问:“倒一?”

  郁清宁刚想回答,旁边的那几个女孩子里面有人啧啧:“着学习啊,也是得看天赋的,不然清宁你都这么努力了,怎么还是全级倒一?”

  “是呀是呀,这可是要看天赋的。”

  那女生话音刚落,旁边的几个便一齐符合起来,甚至还笑出了声,摆明了是看不起郁清宁。

  魏晓晓虽然气,但是在刚刚见识过郁清宁的毒舌功力之后,她已经决定自己可以坐着看戏了,郁清宁可是不会让别人来欺负她的。

  果然,就在那边人话音刚落,郁清宁便开口了,“我的确是倒一,但我说的倒一,可不是全级倒一,而是指红榜上的倒一。不过念在我们之间的距离‘有、点、远’的份儿上,一时耳误倒也没什么。”

  “什么?”那边的几个女生一惊,郁清宁居然上了全级前五十的红榜?

  不说是这几个女生以及周边其他群众,就连魏晓晓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惊,而后转身连忙看起来红榜末尾,最后的一个名字,果然是郁清宁。

  魏晓晓咂咂嘴,比起陈熙仪来,郁清宁的进步似乎更大一些,不过是短短的两个月,就从全级倒一进步到了红榜倒一,这实在是让人吃惊。

  真是妖孽一般的人啊!

  周边有人趁着这个时候,也看了红榜,待确定最后一个的确是郁清宁之后,人群顿时就沸腾了,“红榜最后一名,真的是女神啊!”

  “我的天,女神进步好大!”

  “废话,进步不大的,还是女神吗?”

  ……

  那几个女生自然也是看见了的,脸上的颜色是变了又变,尴尬和羞恼不停的交织转换,让那几个女生看向郁清宁的目光也越发的不善起来。

  郁清宁对此毫不在意,“你们刚刚说,学习这件事情跟天赋有关系,这点我很赞同,不然的话,也就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从白榜倒一变成红榜倒一了。”

  说完,郁清宁跟魏晓晓说了声,两个人便一块儿走了,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那些脸色越发难看的女孩是呢个。

  周边的人不由得给郁清宁暗暗地点了个大拇指,这打脸啪啪的,不过为毛,他们居然会觉得这样的郁清宁更真实呢?

  不远处

  上官思扬收回视线,看向头顶的天空,蔚蓝无比,可是他的心底,却是一片灰暗。

  “思扬。”

  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上官思扬朝声音来源处看去,吴老师正小跑过来。

  上官思扬转身站好,看着吴老师在他面前站定,大口喘气,有些好笑:“我又跑不了,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你离开也不跟我说一声,让我在学校里找了你一大圈了。”吴老师拍着胸膛顺气,“现在可以走了,转学的手续都办好了。”

  上官思扬点头:“走吧。”

  “嗯。”

  吴老师在前面走着,上官思扬回头望了一眼教学楼的方向,有些留恋和不舍。

  郁清宁,再见了。

  短暂的分别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

  下一次再见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这么懦弱犹豫,那些话,他一定要说出来。

  ------题外话------

  谢谢待月亲亲,还有二花的钻石!

  懒懒亲爱的钻石还有评价,绾月、人鱼还有二花的花花,爱你们(づ ̄3 ̄)づ╭?~

  

[读者须知]:下一篇:v016、教你习武-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