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12、我能感觉的到-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11、异能?-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郁清宁正烦恼着,想到要是能够不听到这些声音多好的,下一秒,脑子里便清静了不少。

  那些让她觉得烦躁的每个人的心里话,是再也听不到了。

  郁清宁一愣,这是听不到了吗?

  我凑,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试一下?

  郁清宁目光游弋,忽然飘到前面坐着的魏晓晓身上,犹豫了半天还是作罢了,毕竟是跟自己关系不错的,知道这些心里话之后再来相处来说还会造成不少麻烦的,魏晓晓算得上她为数不多的朋友,她并不想失去。

  目光再度游弋,飘到前面的文艺委员张婧怡身上的时候,郁清宁眸光亮了,就是她了!

  张婧怡在班里的人气虽然比不上郁清宁,但还算是不错,人长得漂亮,而且也挺活泼的,只不过郁清宁却打从心眼里的不喜欢这个张婧怡。

  倒不是对方有什么做的太过分的地方,只是有好几次对上张婧怡的目光时,对方的目光都带着一股嫉妒和不甘,而且在碰上郁清宁目光的时候,瞬间便慌乱的移开了。

  这些表现总让郁清宁觉得怪怪的,所以现在,刚好可以拿张婧怡做一下实验品,反正不是什么关系好的人,也不用担心撞破人家的心事儿日后难以相处了。

  郁清宁凝神静气,看着张婧怡,心里想着要听到张婧怡的心里话,下一秒果然有细碎的女声传进郁清宁的脑中。

  “今天可得好好收拾打扮一下,毕竟乐文要约我去吃饭,真是让人想想都激动。”

  乐文?听见这个名字,郁清宁眉梢一挑,乐文跟张婧怡搭上了?这件事情她还真不知道。

  张婧怡的确是长得不错,而且家里的情况也算不错,父亲开了一家上市公司,规模不算大,但也收入不菲。母亲在安市的一所小学里面教书,还是东省作协的会员。

  比起姜春瑞来,张婧怡的情况确实要好的太多。

  只是让她真正疑惑的是,乐文以前跟女生的距离那么远的,现在怎么会主动约张婧怡?

  之后,果然又听见听张婧怡的声音。

  “虽然说是有事情要找我帮忙,不过这不就是变相的想要跟我相处吗?姜春瑞让他被大家瞧不起,所以要找个人来帮他摆脱现在的状况,好找回他的自信与高高在上。”

  “不过乐文的条件也还算是不错的了,上官思扬虽好,但是风险太大,而且马上就要走了,他一走,乐文就是学校里的第一了,倒时候作为乐文的女朋友,我也会沾上不少的光呢。”

  听到这些,郁清宁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没想到外表看起来不错的张婧怡,心里竟然会这么想。

  “只不过还有一个郁清宁在碍眼,真是麻烦死了!”

  扯上了自己,郁清宁又将刚刚发散出去的思维给收了回来,仔细听着。

  “郁清宁算是个什么东西,除了样貌,有什么能比得上我的?真不知道班长跟魏晓晓两个是被郁清宁灌了什么**汤,居然会跟郁清宁做朋友。而且,班里、乃至学校里的那些男生人还把她奉为女神!不就是跳了一个舞蹈而已,有什么好炫耀的?真是肤浅的人。”

  “不过……乐文说,只要完成了那件事情之后,郁清宁就绝对不会再像现在这样风光了。哈哈哈,还真是期待看到那一天,看到郁清宁重新掉进地狱里的场景,想必一定美得很。”

  ……

  对于张婧怡的心里话,郁清宁只是冷冷一笑。

  听这个意思,好像是跟乐文联合起来要找她的麻烦?

  看来她还真是招麻烦的体质。郁清宁有些囧囧的想到。

  不过既然这样,那她也就不必躲着藏着了。

  乐文的事情她并不想多计较,可现在看来,倒不是她不去计较,就不代表对方也会跟她一样不去计较。

  如此,那就见招拆招吧,反正这样子,最好玩了不是?

  一上午的时间,大部分都被郁清宁拿来用来试验这新异能的效果如何。不得不说,这两个异能还是很不错的,那个读心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叶陵濬失效,但对于其他的人来说效果都还很是可以的。

  而当她集中注意力放到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脑海中就会浮现一连串的画面,也就是这个人过去的生活。这个郁清安之前跟她说过,所以郁清宁倒没有太大的惊讶。

  只是现在,她迷糊的就是,这两种异能到底是怎么样触发出来的?

  好像是……在她想通了姜春瑞的事情,要重拾自我的声音,便可以运用了?

  郁清宁再次囧囧的想到。

  不过异能虽然好用,但也不是没有缺点。

  读心的那个有距离的限制,虽然这个距离,她现在还没有摸清是怎么样的一个范围。追溯过去的那个,一个人每天只能看一次,多了就看不见了。强制想要看的话,脑袋就疼的厉害。

  墨兰在这个时候出来说这是郁清宁的体质还不行,所以瞬间给郁清宁接了好几个锻炼身体的任务。嘱咐郁清宁好好完成之后,墨兰又消失了。

  郁清宁顿时目瞪口呆,感情这任务……

  是由墨兰发布的啊!

  只不过这个成长任务……也实在是有够坑了吧?

  先前还是学习太极拳长拳什么的,现在直接变成教训混混,解救人质什么的了,让郁清宁是大跌眼镜。

  其他的任务倒是没有多大的动静,学神养成的任务多了几个报名其他竞赛的,而才华横溢跟倾国倾城这两个成长任务好像被人按了暂停一样,半点儿动静都没有。

  郁清宁对此倒也不着急,这两个任务都是跟娱乐圈挂钩的,她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所以这两个任务适当的放一放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再说了,这任务可没有规定非得在什么时间之内完成。是以,郁清宁才这么的淡定。

  研究异能虽然重要,可郁清宁到底也没有忘记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所以在研究了一中午之后便认真的投入到了复习之中,当然啦,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忘一心二用的去“听”一下张婧怡跟乐文到底谈了些什么。

  一天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

  郁清宁跟陈熙仪他们告了别之后便往校门口走去,只是才刚下了一层楼梯,后面便有人在叫她,“郁清宁,等一下。”

  听到来人的声音,郁清宁嘴角弯了弯,停下来,转过身去,看着小跑着的张婧怡,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张婧怡喘了口气才一脸期待的看向郁清宁,“下周六是我生日,我想要在家里办一个party,找好朋友过来聚聚,能有幸邀请你到场吗?”

  似乎是怕郁清宁拒绝,张婧怡又补充,“班长和魏晓晓他们也会去的。”

  看着张婧怡那脸上的期待以及那之下隐藏的紧张,郁清宁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清亮的眸里有暗芒划过,“当然可以。”

  “太好了。”见郁清宁答应下来,张婧怡眼里得意一闪而过,而后快速的收敛起来,转而从书包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郁清宁,“既然这样,那就说好了啊,下周六一定要来,可不准放我鸽子。”

  郁清宁接过,认真的道:“我也想看一下party到底是怎么样的,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放你鸽子的。”

  毕竟对方那么辛苦的给她“准备”了那么多精彩的事情,她也不好让人家的心血白费吧?

  “不会放我鸽子就好,那我先走啦。”

  听见郁清宁的回答,张婧怡眼里轻蔑更是一闪而过,她很快的便重新带上笑意,“下周一定要来哦。”

  “嗯。”

  看着张婧怡离开的背影,再看看手上那十分精致的卡片,郁清宁弯了弯嘴角,目光一片森冷。

  为了让她出丑,还真是能舍得花大钱!

  耸耸肩,郁清宁随意的将卡片放到书包里,踏上了回家的路。

  郁清宁一直都是走近路回家的,可是近路要经过一个僻静小巷子,而今天她才刚走到那个小巷子附近,便听见了从里面传来棍棒以及说话的声音。

  在打架?

  这是再听清里面声音之后,郁清宁做出的第一判断,而且从里面的声音判断,这场打架似乎是单方面的虐杀。

  郁清宁没有看热闹的心思,也不想被麻烦扯上,所以她几乎是在瞬间便转身走了另外一条路,离开了这个小巷子。

  而就在她走后不久,那小巷子便已尘埃落定。

  “你们是谁?”

  黄毛被人按着跪在地上,他的身上不同程度的都挂了彩,说话都带上了几分喘,可他的神色依旧愤恨,“我们可是龙虎帮的人,跟我们过不去,在这A市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彪哥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找我们龙虎帮的麻烦?”

  在他身后,一排同样挂彩被控制的人闻言也喊了起来。

  “龙虎帮?”

  他们对面站着的人忽然纷纷后退,让出一条道来,一个清逸俊雅的身影才从人后慢慢走了出来,俊朗的面容上一片寒冰,看着那些人的目光更是凛冽如刀,“欺负我的妹妹,你说我该不该动手呢?”

  什么?

  龙虎帮的人顿时大惊,不是说郁清宁是个孤女吗?无权无势的,怎么会突然跳出来一个哥哥?而且还是这么的厉害?

  “我这个人,可是很护短的。”

  对于龙虎帮众人的疑惑,郁清安自然是不会去给他们解释的,而且也没有那个时间去跟他们解释,对着一旁待命的高盛做了个手势,而后便率先离开了。

  看看时间,阿宁已经放学了,而且刚才好像还从这里经过了,所以现在,他该回家了。

  这里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阿宁好了,不管是为了阿宁好还是别的,等到她真正接受了之后在告诉她也还来得及。

  在郁清安走后,高盛这才吩咐道:“按着以往的法子收尾吧。”

  其他的人应了一声,手中银光一闪,那些龙虎帮众人瞬间便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

  郁清安在门口平复了一下自己刚刚因为赶路有些慌乱的呼吸,这才掏出钥匙开门进去,刚一进去,一股子烧焦的味道便钻进了他的鼻子里。

  郁清安皱皱眉,却也没说些什么,看起来好像是都习以为常了。

  他走到厨房门口,那里笼着一层薄雾,他嫌恶的皱皱眉,开口:“清清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还不快点?”

  “知道了。”

  叶陵濬的声音刚落,下一秒郁清安眼前便清晰起来,只见厨房里是一片凌乱。

  现在的场景比起叶陵濬第一次进厨房的时候已经好多了,只是在郁清安这种有着强烈洁癖的人看来,还是脏的可以,所以只是瞥了一眼,郁清安便皱着眉头走了。

  幸亏他之前做过饭了,不然被叶陵濬这么一折腾,晚上不饿肚子都是怪事。

  叶陵濬摇头,看着锅子里的一片“黑炭”,明明他有注意控制火候,怎么还会烧焦呢?

  “我回来了。”

  不一会儿,郁清宁便回来了。

  跟郁清安一样,刚一进来,扑鼻而来的便是那一股烧焦的气息,她皱了皱眉,看向站在窗边吹风依旧皱眉的郁清安,询问道:“哥,这是……”

  “叶陵濬想要做饭,只是没想到会烧焦了。”

  叶陵濬将厨房大致的收拾了一下,出来的时候便听到了郁清安这轻飘飘的一句话,以及在听到郁清安话之后脸色瞬间变黑的郁清宁。

  “清清我……”

  “给你二十分钟,立马给我去收拾。”郁清宁面无表情的说道,“要是二十分钟之后还没有收拾好,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呆在这里,可以滚了。”

  “我这就去。”

  面对郁清宁的冷脸,叶陵濬自认理亏,不敢辩驳,只得是乖乖的去厨房收拾去了。

  在叶陵濬进去之后,郁清宁这才看向了郁清安。

  脑海中瞬间有破碎的画面划过,零零散散,却只有一点儿。

  郁清宁挑眉,跟叶陵濬的情况有些相像,都只能看到一点点。

  “阿宁?”

  郁清安疑惑的声音响起,“你在看什么?”

  郁清安的警觉程度不低,刚刚那一瞬被窥探的感觉自然是没能逃过郁清安的感知。

  “哥,我好像觉醒了新异能。”

  郁清宁没有保留,将白天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告诉给了郁清安。

  郁清安听了后先是一喜,而后便被浓浓的忧虑所替代。

  “新异能的事情不要声张,而且在使用的时候要千万小心,不要被我和叶陵濬以外的人发现。”郁清安嘱咐道。

  “有什么问题吗?”郁清宁不解。

  异能的事情她自然是不会声张的了,毕竟她又不想被当成怪物。只是看着郁清安的神色,似乎她的这个新异能并不怎么好啊……

  “阿宁,有的事情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这并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我不想你被卷进那片黑暗之中。”郁清安的语气十分沉重,“你要记住我的话。”

  读心跟追溯的这两种异能很稀少,拥有的人几乎为零,一旦被暴露出去,阿宁的平静生活就再也不会有了,甚至还会因此而带来杀身之祸。

  “我知道了。”见郁清安的这般严肃,郁清宁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乖乖应下。

  “好了,没事了。”郁清安不想再这里多纠缠,便转移了话题,“要吃饭吗?”

  “哥你做了吗?”郁清宁有些讶异,“我还打算等叶陵濬把厨房清理完毕之后再去做呢。”

  “我不想饿肚子。”郁清安说道,然后指了指饭桌上的几个被扣起来的碟子,“吃饭吧。”

  郁清宁眉眼弯弯:“好。”

  两个人在餐桌便坐下,取下上面的碗,饭菜都还热着,散发着袅袅香气。

  两人对视一笑便开动了,至于还在厨房清理着的叶陵濬,则被两人一致的忽视了。

  所以等到叶陵濬出来的时候,外面就只剩下了郁清安一人悠哉的坐在餐桌边看着报纸,不见了郁清宁的身影,而桌上的饭菜,明显的被人用了一半了。

  叶陵濬顿时怒了:“郁清安,你敢偷吃!”

  “偷吃?明明是我做的,要吃也是光明正大而又理所应当的。”郁清安看着报纸,头也不抬,“还有,阿宁说了,吃完之后记得去洗碗。”

  可恶!居然不等他就跟清清一起吃饭了!

  叶陵濬愤愤的用眼刀子戳了郁清安好几遍,这才感觉好了点,走到了餐桌前坐下,拿起那给自己单独留着的几道菜和饭吃了起来,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欠了几百万一样,难看的要死。

  “阿宁有新异能了。”

  正专心吃饭的叶陵濬乍然听到郁清安这句话,差点将饭噎住,他咽下之后忙问,“真的?”

  “嗯。”郁清安这会儿才舍得放下报纸了,看着叶陵濬,眉眼带着几分询问,“就是今天觉醒的,你在学校里见到她的时候就没有觉得奇怪?”

  “发现了。”叶陵濬放下碗筷,没好气的说道,“她在看姜春瑞的时候表情有些奇怪,而且在看完姜春瑞之后,忽然盯着我看,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但是却跟以往她看我时的感觉不同。”

  以往的时候只是感觉到郁清宁在看她,可今天郁清宁看的时候,他却有种自己的秘密被窥探了的感觉。

  “有种被窥探的感觉,是吧?”

  “嗯。”听见郁清安的话,叶陵濬问:“莫不是你也有?”

  “这是阿宁的新异能。”郁清安解释,于是又将刚才郁清宁说的,简明扼要的给叶陵濬说了一下。

  听完之后,叶陵濬的神色也凝重起来,要是清清真的可以知道过去的事情的话,那他的那些经历……

  见叶陵濬没有回答,以为叶陵濬还在琢磨着郁清宁的新异能,郁清安接着道,“读心对于我们两个都没有作用,可以大胆的判断一下阿宁的读心似乎只能针对那些没有异能的人,而追溯过去的这个,似乎也跟异能有关。异能越强,能够得到的消息便越少,反之,没有异能的人,可是看到许多。”

  “也许吧。”叶陵濬点头,面上仍旧一副认真在听郁清安话的样子,可心思却早早的跑到了一边。

  清清若是真的能够看到过去的话,那么……

  不,不行,他得去求证一下才好。

  想到这儿,叶陵濬立即放下筷子,要往郁清宁的房间而去。

  “你想去试一下阿宁的异能吗?”

  “我想确认一下。”

  郁清安叹了口气,“阿宁的那个预知的异能一天一个人似乎只能用一次,第二次的时候会难受。”

  刚刚郁清宁的表现他是全然看见了的,所以可是做出判断来。

  郁清安这话成功让已经走到郁清宁房间跟前的叶陵濬止住了脚步,他抿了抿唇,好像……的确是郁清安说的这个样子。

  既然这样,那就等明天再说好了。

  想到这儿,叶陵濬又重新回到了餐桌旁边,继续吃饭,一边吃一边问,“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群龙无首,一片哄乱。”郁清安冷哼,“龙虎帮可是最脆弱的时候了。”

  “兵不血刃。”虽然只是聊聊几句,但是叶陵濬却是听出了郁清安的意思,“那两家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他们不会放过,难道我就会放过吗?”

  “郁清安,你要把‘生意’做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叶陵濬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据我所知,这里可是没有什么能够让你这位唯利是图的大商人能够看得上眼的。”

  “这里有阿宁的回忆。”

  郁清安叹了口气,而后起身,“记得洗碗。”

  之前他没有能力为阿宁做些什么,现在有能力了,自然是不能错过的,更何况阿宁现在,真的很不让人放心。

  “呵。”

  叶陵濬笑笑,随即认真的跟桌上的饭菜奋斗起来。

  ——

  满天飞雪,整个山峰全都被一片素色包裹。

  一间木屋

  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穿着白色大氅的少女先是探出了个脑袋,紧接着将门大开,整个人蹦蹦跳跳的出来,到了这一片大雪之中。

  那飞雪漫天,却没有一点儿落在少女的身上,似乎她所到之处便是天然的屏障,隔绝了一切风雪。

  少女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任由那雪花在手里渐渐融化,可少女却看得分外专心,就连身后悄然靠近的人都没有察觉到。

  直到——

  “在看什么呢?”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少女吃了一惊,顿时一个趔趄,就往前面倒去。

  身后那人眼疾手快的将人拉住,只是用力过猛,却让两个人一同向后栽倒在了地上。

  捂着被撞疼的鼻子,少女撅着嘴巴控诉,“师兄你讨厌死了,干嘛突然吓我。”

  那躺在地上的少年低低一笑,伸手弹了弹少女的额头,“谁让你都没有发现我过来。”

  少女捂着额头再次撇嘴,“你再欺负我,就不叫你师兄了,叫你师弟。”

  “你能改的过口来吗?”少年并不把少女的“威胁”放在心上,望着她那如星辰一般璀璨的眸子,脸上笑意愈加,“清清?”

  “怎么改口不了?”少女不服气,“师弟,师弟,师弟。看这不是改口了吗?”

  “这个称呼不好听。”

  少年一本正经的摇头,“清清你可以考虑换个称呼的,比如叫我名字。”

  “才不要!”少女傲娇的撇嘴,“就要叫你师弟,师弟师弟师弟……”

  “唉。”少年忽然叹了一口气,眸光深邃起来,“清清,你要是再这样叫的话,我会考虑堵住你的嘴。”

  “切。”少女不屑一顾,“用吃的可是贿赂不了我的,师弟……”

  下一秒嘴巴忽然被人堵上,少女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那近在咫尺的笑脸,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少年眉梢一挑,趁着这个机会品尝了一番自己惦念了许久的美味之后,这才松开少女,看着她那粉色的脸颊,脸上的笑意更加,“这可不是用吃的来贿赂,而是用我来贿赂。可还满意?”

  “色胚!”少女又羞又恼,从少年身上爬起来就往木屋里走。

  少年也站了起来,看着少女的身影,神色间是掩不住的温柔缱绻。

  风雪忽然大了,少年若有所悟的往东方看了一眼,身影颀长,却又孑然。

  “清清?”

  下一秒耳边忽然传来的声音瞬间就让郁清宁回来神,她睁开眼,眼前放着的正是自己写到一半的英语练习题,她在抬头,正对上叶陵濬关心的眼神,她不自觉的别开了目光,伸了个懒腰,而后开始继续做英语习题,顺便问叶陵濬,“你怎么来了?”

  虽然觉得有些怪异和莫名的真实感,不过刚刚的那些,都是梦吧,要不然,她明明看不到那两个人的脸,却能清楚的知道他们的神态和心理。

  “郁清安都给我说了。”叶陵濬自己在旁边找了个凳子坐下,“你的这些异能很特殊也很稀少,除了在我跟郁清安面前,其他时候就算是使用也要务必小心,被人发现就会有不尽的麻烦。”

  “知道了。”

  郁清宁一边做着习题,一边回答。

  她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自然是知道这种东西该藏着掖着了,要不然被人们当成异类可就大事不好了。

  “那你今天……”犹豫了一会儿,叶陵濬决定还是问一下自己在意的那件事情,“有看到我的过去吗?”

  说完之后,他更是小心的观察着郁清宁来。

  听叶陵濬问道这个,郁清宁手中的笔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点头,“有,不过只是一点点。”

  “是什么?”叶陵濬努力压抑着自己内心并不平静的情绪,问道,“你可看到了什么?”

  “白衣将军。”郁清宁一边想着今天看到的场景,一边回答,“在战场之上,无往不利的白衣将军。”

  白衣……将军吗?

  叶陵濬心中一突。

  只听郁清宁又道:“打扮的都很古代,看起来有点像电视里的场景,叶陵濬,我这是看到了你的前世吧?”

  叶陵濬没有回答,只是神色却带着几分沉重。

  郁清宁耸肩,“开个玩笑,别在意。”

  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每次看别人的时候,几乎都是童年或者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可是子啊叶陵濬这里,却变化的这么大,直接就跳到了虚无缥缈的前世。

  “是前世。”叶陵濬叹了口气,而后便起身告辞了,“我先离开了。”

  说完,还不待郁清宁作答,自己便推门走了。

  郁清宁:“……”

  今天的叶陵濬表现不正常,有些奇怪。

  往常的时候,每次来找她都是巴不得跟她多说上几句话的,怎么今天这么快的就走了?

  郁清宁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心里有些不舒坦,她把这一切归功于叶陵濬不能接受前世的那个事实,幸灾乐祸的嘲笑了一番,而后又看起桌子上的英语习题来。

  不过她刚刚好像忘了一件事情了,忘了问叶陵濬对她的称呼问题了。

  郁清宁深吸了一口气,罢了罢了,下次再问吧。

  下周就要考试了,郁清宁,你要加油啊!

  ……

  从郁清宁房间出来的叶陵濬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在窗边坐下,看着天空中那漫天繁星,再想到刚刚郁清宁的那些话,心中有些沉重。

  “不就是看到了前世的样子嘛,有什么好在意的?”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又出来了,“又不是知道了你前世所有的事情,那么紧张做什么?”

  “不是紧张。”叶陵濬叹了口气,“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有什么好担心的?”那声音不为所动,“现在的你是叶陵濬,又不是夜灵均,有什么好担心的?”

  “怕她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这么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情,就连当初他接受这个事实都是花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更何况是郁清宁呢。

  “她若是真心喜欢你,自然会接受的,你就不要再瞎操心了。”那声音明显的不在意,“而且,你现在应该关注的重点不应该是这个,而是徐娇娇跟孟尧,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应付他们两个吧。”

  “他们想要找到我,还是有一定困难的。”叶陵濬抿唇,“毕竟姓名跟样貌都不一样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化,但是他们要是想找到他的话,可是平添了不少的困难。

  “困难并不代表找不到。”那声音叮嘱,“孟尧的性子如何,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自然。”

  叶陵濬叹了口气,“所以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努力的扩大势力,除了找到清清,再有就是为了他们两个。而现在……”

  时机也差不多了。

  而此时

  梦都的一处别墅之中

  “没有找到吗?”

  男人靠在沙发上,摇着杯中的红酒,漫不经心的问道。

  在不远处躬身而立的男人弯了弯腰,答道:“所有叫夜灵均的人都查过了,共有十一人,在这十一人之中并没有人能跟您所描述的对上。”

  “还真是奇怪了。”孟尧笑了一声,而后啜了一口红酒,“继续找,只要是跟这个名字相关的,一律找下去。”

  “是。”

  他都能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没道理那个人不会。

  尤其是最近,那个人存在的感觉是越来越强烈了,一日没有找到那个人,他便一日都不会安心。

  “尧,你还要找?”

  一身红色裙装的妖娆美人从楼梯上下来,走到孟尧身边坐下,依靠在孟尧的身上,柔弱无骨,“还是相信灵均还活着吗?”

  “我们都能在这里,夜灵均自然也是有可能。”孟尧将徐娇娇揽进怀里,眸光渐深,“我感觉的到,他也在这里。”

  ------题外话------

  谢谢懒懒的花花,么么么么么么

  T

  

[读者须知]:下一篇:v013、设计27-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