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11、异能?-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10、离开-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隔天一早,郁清宁便去了学校。

  她今天并没有先去自己的班级,而是在A栋教学楼的侧楼梯口的三楼站着等人。

  侧楼梯的人虽然没有主楼梯的人多,但还是有着不少的人经过的。三楼这里,人已经少了很多了,可郁清宁站在这里的时候还是被不少的人给认了出来。

  谁让郁清宁的颜值高而且名气大呢,再加上论坛上的几次撕逼事件,就算是想让人不认识都难。

  对于他们的目光郁清宁统统视而不见,在她看来这不过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跟她是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自然也是影响不到她了。

  只是在这里干等也无聊,郁清宁索性拿出手机,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在这里人等。

  十几分钟之后,才等来第一个熟人上官思扬。

  对于上官思扬,郁清宁眸光平静无比,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看见郁清宁,上官思扬先是一喜,而后一怔,他看的出来郁清宁不是在等他的,只不过却还是原地停了下来,朝着郁清宁微微一笑,“可以借三分钟的说话时间吗?”

  郁清宁点头:“嗯。”

  “我要走了,日后就不必再担心会有麻烦牵扯到你了。”上官思扬叹了口气,“你要好好保重。”

  “我会的。”郁清宁笑笑,“上官思扬,我们可以做朋友的。”

  她昨天晚上通宵把之前的那些个日记都看完了,里面对于上官思扬的事情果然是有着记录的。

  其实她最开始见到的上官思扬,其实根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游乐场,也就是被共同劫持的那一次。那个时候的上官思扬太内向了,跟谁都不说话,就跟初到A市的郁清宁一样,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着戒备之心。

  从上官思扬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于是郁清宁便对上官思扬上了心,想要跟他做朋友。在想到逃跑的时候,才没有丢下上官思扬。

  两个人在那个的时候才算是熟悉了起来,只不过在得救之后,上官思扬就被他的家人带走了,而郁清宁也被自己的保姆给带回了A市。

  临走的时候,上官思扬告诉过他的名字,郁清宁也告诉了她的,回来之后还记在了日记里。只是她毕竟是在A市生活的,而不是安市。

  在那次出了意外之后,保姆是再也不敢带她到处逛了,生怕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郁清宁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念着上官思扬,想象着以后见面的场景,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相见无缘之后,郁清宁也就放下了,甚至都不曾记得自己救过一个名叫上官思扬的人了。

  再一次见到上官思扬的时候,是在初一的时候。

  郁清宁因为厌烦同班几个男生的打趣,所以便去了音乐教室练琴,借以打发时间。

  在这里见到上官思扬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认出来,而上官思扬跟她打招呼,说是要做朋友的时候,则被她当成了那些同样对她怀有心思的男生,直接丢下一句“不需要”就走了。

  她不知道上官思扬当时的表情是怎么样,只是从那之后,她就没有没有见过上官思扬了。

  昨天在日记里看到这些的时候,郁清宁就有些歉疚。开始的时候,是她先招惹上上官思扬的,现在的情况她也有责任。所以她,必须得做点什么。

  “抱歉,给你带来不少的麻烦。”

  上官思扬在稍稍的疑惑之后,便就想到了昨天的事情,于是开口道,“昨天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你不必歉疚。”

  郁清宁摇摇头,纠正他的话:“不是昨天的,还有十年前。”

  十年……前吗?

  上官思扬眸光一喜,“你记得了?”

  “想起来了。”郁清宁勾了勾嘴角,“但是很抱歉,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最好还是停留在朋友上就好了,别的我给不了你。”

  上官思扬眸光黯淡了一瞬,片刻之后便又扬起了笑意,“好。”

  不管怎么样,朋友也比路人要好得多。更何况,现在是朋友,以后不一定就还是朋友。

  “跟你做朋友,还真是不容易。”

  郁清宁笑笑,没有说话。

  解决了上官思扬的这个心结之后,郁清宁又往楼梯的方向看了看,再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不多了,心下不由得疑惑。

  姜春瑞以前不是一直从这个楼梯走的吗?怎么现在都快上早读了,还没有看见她?

  “在等人?”

  瞥了一眼郁清宁的神态,上官思扬问道。

  “嗯。”郁清宁想到上官思扬跟姜春瑞在一班,或许问他的话也许知道姜春瑞的事情,于是说道:“我想找姜春瑞,但是不想去你们班,所以就想在这儿等。”

  “那你今天恐怕要失望了。”上官思扬耸肩,“姜春瑞不上早读的。”

  “为什么?”话刚出口,郁清宁便反应过来了,姜春瑞之前可是红榜上前十的人物,而且还在一班里,自然是有着特权不用去上早读的。只是姜春瑞一直按时上课,这便给了她惯性思维姜春瑞是会去上早读的,可现在的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

  “姜春瑞的那些事情你也都知道了。班里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在以往日的态度去对待姜春瑞了,她现在在班里的情况很不好,所以这段时间来班里上课的次数都很少,更别说是早读了,根本就不来。”

  “她不来上课,那也该在学校吧?”郁清宁问。

  一班的人的确是可以不上课的,但是人还是要在学校里的,不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学校可就担不起这个责任了。

  “是在学校里,不过没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上官思扬想了想,“这一周,我还没有见过她呢。”

  上官思扬是不可能骗她的,所以这话郁清宁自然是相信的,只是姜春瑞不在教室的话,那她要是想找人,应该去哪里呢?

  “你找她,有很要紧的事情吗?”

  “是有点比较重要的事情。”对于上官思扬的话,郁清宁并没有反驳,“有些事情想要从她那里求证一下。”

  得到证明的话,她也就好进行下一件事情了。

  “或许……”上官思扬想了想,道:“你可以去一下学校的图书馆,听说好像有人在那里见过几次姜春瑞。”

  “谢谢。”

  “时间不早了,那我先回教室了。”

  “嗯。”上官思扬点头。

  目送着郁清宁离开,上官思扬也便继续往上走,只是刚到了四楼的拐角,便被一个人给堵住了。

  “上官思扬,你喜欢郁清宁那个贱人啊?”

  上官思扬脸色沉了下来,“乐文,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尊重?”乐文不屑的一笑,“我只知道尊重这个东西是在跟自己等级相同的人身上才能找到的,郁清宁是个什么身份,还想要我尊重她?简直是在做梦!”

  “乐家的教养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上官思扬冷冷一笑,对于乐文这种人,他是一点儿都不想理会,自以为是,目中无人。

  越过他便要继续往上走,可还没有走上多久,乐文便又从后面追上来了,跟在上官思扬后面,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乐家的教养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你上官家的教养难道真就好?”

  上官思扬停下来,冷眸看他,“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乐文平常对于他的敌视他自然能感受得到,基本上只要他存在的地方就不会见到乐文,可是乐文今天确实一反常态的拦着他,跟他说着这些话,很明显的就是别有用心。

  “听说,上次东省才艺比赛的时候,咱们的上官书记也去了呢。”乐文一笑,别有深意的道,“真是不巧,那天我也有去看,所以正好知道了。”

  “是又怎么样,这跟你好像没有多大的关系吧?”听乐文提到上官青云,上官思扬心里一突,面上却不为所动,十分淡然。

  “那你知不知道,上官书记见过郁清宁了?”

  上官思扬的瞳孔骤然紧缩,他父亲见过郁清宁了?

  不,不对。

  上官思扬随即冷静下来,他跟郁清宁并没有什么过密的举动,再加上之前他给父亲说过郁清宁是救命恩人一事,父亲应该不会找郁清宁的麻烦的。

  可……

  依着父亲的那个性子,的确是很有可能去找郁清宁谈话的。父亲是那么注重家风的人,在得知郁清宁的那些事情之后,肯定是不会同意他跟郁清宁的事情的,对于他父亲还算是放心,可是在郁清宁那边,父亲怕是已经警告过了……

  上官思扬的表情虽然变化的快,但怎么能躲过一直观察着他的乐文,见状,乐文心中得意滋生,“而且我还听说,上官书记之所以会见郁清宁,还是因为有人给上官书记寄了一份东西呢。”

  有人给他父亲寄东西?

  上官思扬垂在身侧的手先是握紧,片刻之后就有放松下来,他看着乐文,“多谢你说了这些事情,不过我相信我父亲的为人,他若是做了肯定会告诉我的,就不劳你这个外人多费心思了。”

  乐文说这些话绝对不会是在帮他,称之为挑拨离间也丝毫不为过,为的不过是看他的笑话。纵然心底相信了乐文的话,可他也不能表现出来,在乐文面前掉了面子。

  话音一落,上官思扬便往教室的方向走去,不再理会身后的乐文。

  “看你还能这么自信的蹦跶多久。”乐文努了努嘴,嘴角的笑意带着几分畅快。

  他做这些自然不是无用功了,被人当猴看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该他借刀杀人,好好舒畅一下心里的怨气了。

  现在有机会让两个他看不顺眼的人互相开撕,这事情真是好玩的很。

  只是乐文却没想到,还没等到她最讨厌的两个人开撕,自己却先跟别人撕了起来。

  郁清宁回到教室后不久就上早读了,下一星期就要期末考试了,郁清宁还不至于把大好的时间浪费在姜春瑞的身上,所以发了条短信之后,就认真看书复习起来。

  而此时的姜春瑞,则是在一栋楼的天台之上,看着不远处的教学楼,眸光阴沉的可怕。

  郁清宁,都是你害的,都是你把我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你毁了我!

  这个仇,她不能不报!

  姜春瑞拿出手机,然后找到最近的一个号码拨了出去,那边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喂?”

  “我想通了,就照您说的做吧。”姜春瑞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可声音却依旧温柔带着笑意,让人根本想不到姜春瑞此刻的表情会是如此的狰狞。

  “好好好。”那边的人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当即大笑起来,“那就今天下去来衡越KTV找我吧,我可是等着你哦小美人。”

  姜春瑞笑着挂了电话。

  她现在犹如丧家之犬一样,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来,甚至为了生计还不得不去依靠那个男人……

  姜春瑞握着的手上青筋暴起,神色也难看的厉害。

  只是没想到,下一秒背后传来的声音却是让她大吃一惊。

  “你就是姜春瑞是吧?”

  姜春瑞回头,不远处立着的是一个颀长的身影。

  那人五官俊朗,却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眉梢一扬,隐隐的有寒冰蔓延。

  “你是郁清宁的什么人?”姜春瑞对于这人还是有些印象的,这就是她那日在教务处见到的那个自称是郁清宁哥哥的人。

  先前她的确是以为这是郁清宁的哥哥的,毕竟年龄是差不多的,可是后来,在安市一见,她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分明郁清宁身边的另一个人才是郁清宁的哥哥,而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是郁清宁的哥哥,而是一个……

  喜欢郁清宁的人!

  想到这儿,姜春瑞的心里不平静了。

  凭什么?凭什么郁清宁就有人疼有人爱,而她却什么都没有?

  郁清宁是活在阳光下备受宠爱的公主。可是她呢?就是活在阴暗里备受欺凌的可怜虫!

  明明她比郁清宁优秀,为什么这些人眼睛里有着的,始终都是一个郁清宁而不是她?

  一群眼瞎吗?

  “上次见面的时候,没有留心你,今日一见,果然是什么事情都清楚了。”

  叶陵濬一笑,“清清想要留着你慢慢玩,不过我可不认为你有留下来的价值,所以今天,我就代替清清处理好了。”

  “你根本不是第一中学的学生,贸然的出现在这里,就不怕给郁清宁带来麻烦?”

  姜春瑞一边后退,一边将右手搭到左手的腕上。叶陵濬看见之后轻蔑一笑,“如果想要录音的话,恐怕你就要失望了。”

  姜春瑞一惊,叶陵濬怎么会知道她的想法?她右手上看似是个手表,可却是一个录音机。

  这个从来都没有被人发现的,怎么现在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人知道了?

  然而更让她惊讶的还在后头,只见下一秒的时候,叶陵濬便消失在了原地,接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她的背后,姜春瑞正惊讶的时候,叶陵濬一记手刀砍下去,姜春瑞应声倒地,失去意识之前,她听到叶陵濬的声音,“你‘招待’了我们清清那么久,现在也是时候我们该‘好好回报’你了。”

  打晕了姜春瑞,叶陵濬这才从口袋里掏出纸巾,仔仔细细的将手掌擦了两三遍,这才拿出自己的手机给郁清宁发了一条短信,“OK。”

  郁清宁的回复也很简单,就只有四个字,“按着计划来。”

  叶陵濬看到之后满意的扬了扬嘴角,这才该是他的清清,处理事情就该果断一点,留着这些渣渣蹦跶,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添堵。

  还是一次性解决,永无后患的好。

  这边,在教室的郁清宁轻轻叹了一口气,刚刚发的那条短信便是给叶陵濬的,反正叶陵濬的电脑手段不一般,之前单是靠着手机都能找到她(指才艺表演那次叶陵濬径直找道了郁清宁住的宾馆,就是靠着郁清宁的手机),所以现在让叶陵濬找一下姜春瑞的所在,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将严重多余的感情略去,郁清宁的目光重新坚定起来。

  郁清宁,你不能再优柔寡断下去了,坚强一点,果断一点。没有了姜春瑞,你也可以用别的办法去找到赵一航的。

  没错。

  在昨天通宵看完了那些笔记之后,郁清宁便发现了自己重生之后的最大一个问题,那就是性情。

  前世的时候,她的性子一直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丝毫都没有受到拘束,而现在,为了报仇处处的压抑着自己,原本干脆果决的性子,硬是因为想要改变,给大家树立一个好形象而处处压抑着,现在这样优柔寡断,变得一点儿都不像她了呢。

  墨兰说让她找到自己的问题,郁清宁想,这也许就是自己现在最大的问题了吧,把周边的一切看得太重,一心只想着报仇,而彻底的忽视了自己。

  她一直都没有想过,要是报完仇之后,她该去做些什么。

  有系统的帮助,她的努力自然是有着目标的,可是这些目标却是别人给她制定的,而根本就不是她自己主动树立的,仔细想想,郁清宁都觉得自己有些可悲。

  看完了那些日记之后,郁清宁也想了很久,她不能只为复仇而生,她也要有自己的目标才行,现在的这种放任自流的状态绝对不能再有了。

  想通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处理掉她的那些“对头”们。

  高含自然是不用说了,先前便想着向高含报复的,只是高含的现在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家破人亡,而且自己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高含的这幅样子,郁清宁也不想再计较了,恶人自有恶报,高含现在已经得到恶果,那么就下来就该是姜春瑞和乐文了。

  姜春瑞自然是不用说了,前世的深仇大恨在那里摆着,而乐文,他并没有做出实质性伤害郁清宁的事情来,所以郁清宁也不打算要对乐文动手,但若是乐文要找她的麻烦的话,那她自然是不会手软的。

  因而现在主要针对的就是姜春瑞一人了。

  姜春瑞先前撺掇了高含找她的事,而且又好几次想要陷害她,不说别的,光说论坛上的那些帖子就是全部出自于姜春瑞之手,只不过马甲不同而已。

  当然,得知这些还要多亏了叶陵濬这个电脑高手在,因此轻而易举的就查到了对方的IP地址,而那个IP又正好是姜春瑞的。

  先前姜春瑞欺骗她、利用她的事情郁清宁是不想再多计较了,可是现在,这些事情却是不想再放过去了。

  更何况,姜春瑞做的还不只是这几件事情呢。

  那没有来源可查的氯仿,也正是出自姜春瑞的手中,当然这也是从那些日记中知道的。

  在暑假的时候,姜春瑞曾从她以前的一个化学老师那里“顺”来了一小瓶氯仿,在无意间却被郁清宁给撞见了。郁清宁当时并不知道氯仿是什么,姜春瑞搪塞过去,所以郁清宁也就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而郁清宁在之前就肯定了高含是想不出用氯仿的这个主意的,她的那两个跟班自然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这嫌疑便就落到了姜春瑞的身上,而且这嫌疑还是最重的。

  郁清宁想要查清楚这件事情,所以才想要去找姜春瑞,只是她却找不到,再加上叶陵濬在这个时候又说他可以帮忙,于是郁清宁就当玩笑一般的让叶陵濬去找姜春瑞了,哪知道这还没过去多久,叶陵濬便跟她发消息说找到姜春瑞了。

  郁清宁心中激动不已,可她到底没忘了现在还是早读,四班的人可是不能无故旷课的,所以郁清宁是乖乖的上完了早读,而后才联系了叶陵濬。

  等到她来到叶陵濬所说的楼顶之后,郁清宁这才看见了躺在地上昏迷着的姜春瑞。

  郁清宁瞥了她一眼,而后看向叶陵濬,“能把她弄醒吗?”

  “可以。”叶陵濬点头,“不过在把她弄醒之前得先做一件事情。”

  紧接着,叶陵濬打了个响指,而后在郁清宁疑惑的目光中,周边泛起一道淡淡的蓝光,一瞬即逝。

  明明没有什么改变,可郁清宁却觉得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

  “你做了什么?”

  对于郁清宁的问题,叶陵濬微微一笑,“设了结界。”

  “结界?”

  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郁清宁并不明白,刚想问,便见叶陵濬对她摇了摇头。

  郁清宁瞬间就明白了叶陵濬的意思,这就是不能说了,所以也就没有再问。

  只见叶陵濬在姜春瑞身上点了一下,地上的姜春瑞便悠悠转醒,看见她面前的郁清宁跟叶陵濬两个人时,姜春瑞的神色一变,而后换上一副嘲讽的面容。

  “郁清宁,这是怎么了?想对我动手了?”

  “只是想问你一件事情而已。”郁清宁神色不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氯仿……是你提供给高含的吧?”

  虽然是疑问句,可郁清宁的口气分明已经肯定了。

  姜春瑞听了之后只是笑笑,“既然你都已经有了答案,那还来问我做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问这话的时候,郁清宁面上的表情虽然仍旧平静,但是心下却泛起一片挣扎。

  这个问题是她前世就很想知道的,她不明白,自己对姜春瑞那么好的,怎么姜春瑞还会做出这种伤害她的事情来。

  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对不起姜春瑞的。

  “呵。”姜春瑞嘲讽一笑,“你自然是不会懂得。”

  那些她受的苦是有多么的重,最开始的时候,郁清宁对她的好自然也是心怀感激,可是渐渐地,她才明白,郁清宁不过是想有个朋友而已,而她幸运的被挑中了。所以郁清宁对她好,几乎是将她打造成了一个千金。

  可是生活变好之后,姜春瑞虽然觉得开心,可是更多的却是恐惧和担忧,从前只用担心别人嫌弃和厌恶的目光,可如今却还要担心自己那里出错被别人发现,以及担忧着郁清宁将来要是厌烦了,那她不就是要重新回到之前的生活了吗?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姜春瑞就是这样,一旦过上了好日子,谁还能再接受之前的难堪生活?

  郁清宁看着姜春瑞那双不甘而又愤恨的眼睛,心里一突,脑中莫名多了不少的声音。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这么多年受了多少的苦,你根本就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唾手可得就有这一切,而我却什么都没有,你什么不用努力就可以得到,而我为了拿到一件新衣服却要是收多少的折磨。”

  “你不知道我为了在那个家里生错下来,遭受了多少的责骂和难堪。你一个千金小姐,怎么可能懂得我们这些普通人家的事情?”

  听到这些声音,郁清宁面色一变,她一直都在看着姜春瑞,她的嘴巴根本就没有动,可是这些声音却分明是姜春瑞的。

  这是怎么回事?

  郁清宁心里忽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她抿唇,又问姜春瑞:“所以你恨我?”

  “我嫉妒你,我好嫉妒你郁清宁。”姜春瑞弯了弯眉眼,里面不再是以往的平和,反而是滔天的恨意,“你懂什么,自以为是的把我伪装成一个千金小姐,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是有多么的害怕?先前就只用担心人们嫌弃的目光,可如今反而还要担心被别人发现。郁清宁,人一旦过上好日子之后就不会再想过上之前的那种苦日子了。可是你的存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一个可以让我所有秘密都暴露的人!我本来没有想对你动手的,可是谁让你脱离了我的掌控了呢。”

  对于姜春瑞的话,郁清宁没有回答,而是侧耳细听。

  有细碎的声音在响起:

  她怎么能够让那些已经得到的东西离去呢?她做不到,也不会做到。

  所以郁清宁,就是拦在她面前的挡路石头,就该死。

  郁清宁目光一凛,刹那间仿佛寒冬冷风,寒冷刺骨。

  这凛冽的目光让姜春瑞一惊,有些畏惧。她随即让自己安静下来,可心里的那丝畏惧却怎么也抹不去。

  “叶陵濬,能不能让她忘记今天的事情?”

  郁清宁没有再去跟姜春瑞说话,而是看向了一直站在一旁看着她的叶陵濬。

  “可以。”在她的目光中叶陵濬缓缓的点了点头,接着走到了姜春瑞身边,手指置于她眉间,姜春瑞瞬间便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晕眩。

  恍惚之中,有什么东西在从脑海中抽离。

  等到姜春瑞再次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时候,叶陵濬这才询问郁清宁,“接下来呢?”

  “先不管她了。”

  郁清宁看都没看姜春瑞,而是直接将目光放到了叶陵濬身上,可是让她失望的是,却是半点儿声音都没有听到。

  郁清宁蹙眉,刚才根据姜春瑞的情况,应该不是幻觉啊,怎么面对叶陵濬就没有半分的反应了?

  “怎么了?”对于郁清宁的情况,叶陵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询问道。

  “奇怪。”郁清宁将目光放到叶陵濬身上,细细看去,却发现脑海中有破碎的画面一闪而过,依稀是一个银衣将军。

  郁清宁捂着脑袋,有些发晕,可是她没有移开目光,依旧放在叶陵濬身上,这一下,脑海中又有画面划过,依旧是转瞬即逝。

  虽是如此,但是全神贯注的郁清宁还是看清了那画面中的人,战场之上,那人领兵作战,神勇无比。

  等下一次,郁清宁再想发现些什么的时候,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清清。”

  叶陵濬一直在看着郁清宁,现在她的异常自然是瞬间就发觉了,低下头来看着她,语气担忧无比,“怎么了?”

  “没什么。”郁清宁摇了摇头,而是推开了叶陵濬,在看到叶陵濬那明显的受伤神色的时候,郁清宁无奈的解释道,“不是什么大事,等我弄明白了再跟你说吧,我现在要上课了,就先走了。”

  说吧,郁清宁便转身走了。

  在她走之后,叶陵濬则是有些无奈,刚刚的受伤神色不过是她装出来的了,跟郁清宁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要是连郁清宁的心里这一点抓不住的话,那他可真就枉称为叶家三少了。

  不过瞧着郁清宁的刚刚样子,的确是不想是出了什么大事,既然清清都说了等她弄清楚之后再跟他说,那他就等着吧,反正耐心这个东西,他可是一点儿也不缺,也有的是时间花在郁清宁身上。

  叶陵濬收回视线,这才看向地上的姜春瑞,嘴角带着笑,可是却是森冷无比。

  清清说是要放过她,可这并不代表他会放过,现在不能动她,但是给她找点麻烦总是可以的吧?

  ——

  这边

  郁清宁刚到教室里便上课了,这一节是数学。

  数学跟物理往常都是郁清宁最头疼的科目,可是在经过改造之后,却反变成了郁清宁最喜欢的科目了。

  因为这两个科目只要掌握了逻辑思维,那要计算起来可是容易的多了,不像是语文那些,繁文缛节,麻烦的要死。

  他们的数学老师姓朱,是个年近六十的老头,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但是讲起课来却是跟他这幅形象一点儿都不符合,谈天说地,高兴起来甚至是手舞足蹈的,让人根本不能想象。

  不过这一节的数学郁清宁很明显的没有听进去,她一直都在研究着那不断传入自己心里的各种声音。

  “哎呀,数学老师怎么又开始吹牛了?”

  “这个题要怎么做啊?好难。”

  “下课后交英语作业,反正数学老师又不管,我还是趁着现在补作业吧。”

  ……

  郁清宁面上平静无比,心中却是翻起惊天骇浪。

  刚刚在面对姜春瑞的时候,她便听见了这些声音,可是在叶陵濬跟前失效了,她便以为先前只是错觉而已,可是没有想到在教室里会听见这么多的“声音”。

  能够解释这些的,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那就是……

  她有了读心的本事!

  想到这个可能,郁清宁心中就是抑不住的激动,在她有了治愈的异能之后,竟然还有了这个本事,真是棒棒哒。

  不过片刻之后,郁清宁便有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如果她是有了读心的本事的话,那么之前在看到叶陵濬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那幅画面又是怎么回事?

  郁清宁随即抬头,看向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讲着自己以往的学生的数学老师,脑海中瞬间出现一连串的画面,正是那位老师跟着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可想而知,那就是他所说的学生了。

  郁清宁随即看向旁边的陈熙仪,脑海中随即也浮现出一连串的画面,皆是陈熙仪之前的事情。

  又一连看了好几个人,皆是如此。

  郁清宁拧眉,心下有些疑惑。

  为什么在看这些人的时候,会浮现那么多的画面,而在看到叶陵濬的时候,却只要那一副画面?

  不对,照着那画面上的人来说,很明显的就是一个古装打扮的,可是叶陵濬他……

  是叶家的三少啊!

  难不成是叶陵濬的前世?

  郁清宁有些囧囧的想到,可是除了这个答案之外,似乎再无别的可能了。

  “郁清宁同学,这道题就由你来做吧。”

  郁清宁正想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他们数学老师的声音。

  郁清宁抬头,这才发现那黑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写了好几道函数的题,他们的高数老师正指着一道题,示意郁清宁上去做。

  郁清宁应了一声,而后便站起身,往讲台上而去。

  拿过粉笔,她大致的讲题瞅了一眼,而后便开始写了起来。

  在她作答的时候,高数老师虽然没有说话,而是在看着她写,但是郁清宁脑里却是不断的在听到数学老师的“声音”。

  “郁清宁挺聪明的,就是上课的时候偶尔不专心听讲,要是日后多加调教,在数学上肯定会取得好成绩。”

  郁清宁闻言差点想笑,可一想到现在是在讲台上,是在全班的众目睽睽之下,她硬是给憋住了,以最快的速度把题写完,而后跟数学老师打了个招呼,便下去了。

  在她下去之后,数学老师才讲解起了郁清宁做的这道题。

  郁清宁面上是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可是心思却早都跑到一边去了。

  通过这些,她若是不知道自己多了两项特殊的能力,那她简直就是大白痴了。

  这两项能力比起之前的来说的确是有用了不少,不过这也是一个弊端,那就是她的武力值依旧很低。

  更何况,这读心的能力也太烦了,每天都能听到各种声音,简直要烦死人了。

  ------题外话------

  谢谢ycl999、minicc、莺初解语、gqinrr、梧桐以及我家二花的月票!158****4000 亲的评价票!?﹏这思念那么痛”亲爱的钻石,还有懒懒滴花花,超级大么么!

  推文:重生之暗夜千金/墨墨生香

  一声巨响,冷暖重生了,重生在六年前。

  这一次,她誓要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只是……

  少女精致的小脸瞬间暗淡,那个霸道小气,宠她如命的男人,为何就这么消失了?整整的错开了她的人生

  她曾是他放在心间宠的女孩,手中的宝,可是一场阴谋,犹如剜心之痛,让他失去了她,失去了一切。

  涅槃重生,一颗缺失的心,能否在冥冥的指引中,找到那唯一的归属。

  这是神秘异能家族少女,一路斗智斗勇,一对一,爽文,宠文。

  

[读者须知]:下一篇:v012、我能感觉的到-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