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10、离开-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09、名誉危机-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郁清安看着叶陵濬的神情,再加上他放下电脑,去倒水的举动,郁清安顿时反应过来,点了刷新。

  只见最新帖子赫然多了一个《详解学校里那些隐藏的不检点人士》。

  光是看着这个名字,郁清安都知道这是叶陵濬写的了。他笑笑,而后点了进去。

  里面的话果然秉承着叶陵濬一贯的毒舌风格。

  “刚刚看到一个帖子,冲着那个标题和发帖人,因为我跟楼主一样,也是其中某一个人的爱慕者。我点进去看了看,然而看了不到三分之一,我只想说楼主你TM的真是会扯,而且想扯就不能扯点有事实又根据的吗?非得在这儿胡编乱造来显示你的大脑构造跟别人不一样!”

  “郁清宁的确是有一个哥哥,叫什么名字楼主就不好说了,以上有照片为证,而且比对一下,你们觉得这两个人不是兄妹吗?至于第二个人,自然也是郁清宁的哥哥了,只不过不是亲生的,他曾经作为郁清宁的监护人来过学校,杜主任还是见过的。这点问一下杜主任也会得到答案的。”

  “至于最后说的那个,跟上官思扬纠缠不清?我能把这理解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次好像是楼主发帖子说上官思扬跟郁清宁是一对来者,甚至是在楼主的刻意引导之下,大家还都对着两人进行了赞成,怎么现在楼主就不认账了,直接推翻自己的话了?难道已经吐出去的东西,还能再吞回来?如果是的话,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附上楼主上次的发帖截图。以及楼主的ip地址。”

  “最后,我就摆在明面上说,我就是喜欢郁清宁,我就是见不得有人黑她,不服来战啊,我就在这儿等着你们!”

  看完叶陵濬发的这个帖子,郁清安是既开心又无语了。凭心而说,叶陵濬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而且有能力够果决,若是真要为郁清宁找个合适的人话,叶陵濬的确是个首选。

  至少在他这里,他是已经将叶陵濬当做妹夫看待了,反正叶陵濬本来就比他小,尽管只有一个月多。只不过就算是他同意了也是没用的,这件事情还是得郁清宁点头才行。

  然而在这一点上,郁清安可是不会去帮叶陵濬的。怎么说都是要拐走自己妹妹的人,他不使绊子都很不错了,还能指望他伸手帮一把?简直是在做梦。

  瞥了一眼那帖子下面的回复,见大部分人都站在了叶陵濬这边,所以郁清安也就放心了许多,转而安心的关上电脑,也回房间去了。

  虽然说这件事情是已经解决了,但是想要败坏他妹妹的名声,这个人他可是不会放过的。

  郁清宁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刚在叶陵濬那个帖子发表之前。当然,还是得归功于魏晓晓打过来的电话。

  魏晓晓本身就是一名上官思扬的粉丝,再加上还是郁清宁为数不多的好友,平常也很喜欢逛论坛的,所以这帖子一出,她基本上是片刻之间就知道了。

  这帖子里字里行间满是对郁清宁的诋毁,魏晓晓自然是不相信郁清宁会是这种人的,于是立刻给郁清宁的QQ发消息,可是她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人回复,于是魏晓晓估计郁清宁应该是没有上QQ,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果然,郁清宁对于论坛上的事情依旧一概不知。因而魏晓晓将大致的情况给郁清宁解释了一下,然后便挂了电话,想办法帮去郁清宁洗白了。

  挂了电话之后的郁清宁自然是没有了学习的心思,而是拿着自己的手机上网,直接点进论坛里去看了。

  只是在她看到的时候,论坛上除了黑贴之外,还多了一个帮她洗白的帖子。

  郁清宁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点了进去,楼主的ID叫做夜灵均。不知怎么的,看见这个名字,郁清宁忽然就想到了叶陵濬。摇摇头,郁清宁都觉得自己有些神经了,不就是一个相似的名字,她往下看,待看到那说话的风格,以及丝毫不掩饰的毒舌时,郁清宁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

  这个夜灵均……该不会就是……叶陵濬吧?

  郁清宁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吃了一惊,可是这作风真的就跟叶陵濬的一模一样,尤其是最后的那些话,瞬间便让郁清宁红了脸颊。

  除了叶陵濬,还有谁能那么不害臊的将这些话说出口?

  不过对于这个帖子郁清宁倒是没有多放在心上,更多的却是关注在了那个黑她的帖子之上。

  在高新一中的时候,因为跟郁清安还有叶陵濬在一起,而这两个人的武力值比她高得多,所以郁清宁也就理所当然的放松了戒备,心安理得的短暂的享受了一下公主般的待遇,只是却没想到会被有心人拍到,从而这样去黑她。

  郁清宁记得,当初从酒店外面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郁清安说好像感觉到周边有人,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的地方,再加上当时赶回来,也没有细究。

  后来在紫藤长廊处见到上官思扬的时候,因为上官思扬那些意外之话,让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上官思扬的身上。

  因为之前每次来的时候,这里都是没有人在的,所以郁清宁也就没有多警惕,可是没想到,一不小心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这让郁清宁顿时就无语加后悔了。

  要是她能多注意下周边的事情,多增加警惕,这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了,说到底,还是她不够强,太容易满足而松懈了。

  郁清宁很快的便调整了心态,眼下见论坛上的事情虽然舆论大部分偏向了郁清宁这边,但是这件事情还是得她这个当事人出来说几句话的

  于是郁清宁再度发帖。

  “对于这些事情,我只是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是只有一个哥哥,但是这不等于我就不能再有其他的男性兄长。另外一个也是我的哥哥,这一点相信跟我相处过的人都知道的,而且我两个哥哥的照片基本上都是见过的。至于那家宾馆,便是当时去参加比赛的时候,学校安排的住宿地点,有票据为证。”

  附上当初的登记记录。

  “至于跟上官思扬见面的这件事情,我跟上官思扬是初中的同学,再加上因为一起去参加才艺比赛,所以比较熟稔一些。至于我跟上官思扬之间只是单纯的同学情谊,再无其他。我现在只想以学习为重,上官亦然,所以请大家不要胡乱猜测,这样带来困扰真的不好。希望大家能见谅。”

  在郁清宁发帖之后,另一当事人上官思扬也发帖了,赞同了郁清宁的说法,并且说明了当时在表演完毕的时候,郁清宁的两个哥哥来接郁清宁,所以他与带队的吴老师便先走了,而没有跟郁清宁一道,只是没想到这竟然会被有心人给利用,从而中伤起了郁清宁来。至于后面在紫藤长廊的那件事情,上官思扬则表示为自己下一学期即将转学离开这里,有些舍不得,所以便趁着这个机会,把郁清宁叫出来多说一会子话,那个动作也只是无意之举而已。可没有想到在有心人的眼里,竟然就变得如此龌龊了,他实在是觉得难堪,也觉得对不起郁清宁。

  所以这次不用等下学期了,在期中考试之后,他便会转学离开,希望学校里所有的同学保重。

  上官思扬这个帖子一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我凑!

  男神竟然要转学了?!而且期中考完试之后就走?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论坛里的人都震惊了。

  上官思扬是谁?那可是他们学校有名的优等生,学神加男神,女生心里公认的白马王子,优雅矜贵。

  现在,居然说要转学了?

  这个消息一出,让上官思扬的那些个粉丝们顿时就接受不了了。纷纷将怒火转移到了那个发帖的人身上,认为若不是她执意要将上官思扬和郁清宁搅在一起,郁清宁跟上官思扬也就不会被泼脏水,上官思扬更不会因为心里的愧疚而动了转学的念头。

  可以说,上官思扬这一招,甚至是比任何证据都来的有用的多,也猛烈的多。

  然而不管粉丝们再多恳求,上官思扬始终都没有再回过帖子。

  郁清宁在看到帖子的时候,也是愣了愣,官思扬能够站出来为她说句公道话已经够可以的了,却没想上官思扬竟然要离开了吗?

  所以……他才会找她,从而说出那些话?

  而且,按着上官青云的说法,上官思扬似乎是为了她才来的这里?

  郁清宁抿了唇,头一次觉得这真是个麻烦的事情。

  索性关了手机,继续去做题,可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满脑子都是紫藤长廊里,上官思扬落寞的身影。

  再想到记忆里那模糊的一点印象,郁清宁叹息一声。

  她跟上官思扬的认识完全就是个偶然,那所谓的救命之恩也不过是一个举手之劳。

  郁清宁刚到这里的第二年,安市落成了一个游乐场,还挺不错的,所以保姆便带她去散心玩耍了。

  只是没想到,就在去玩儿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郁清宁跟保姆走丢了,然后被几个陌生人给拐了,也就是在这里,她才碰见了同她一样被拐的上官思扬。

  其实不止他们,还有许多年龄相仿的小孩子被拐了,关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可能因为都是一群孩子的关系,所以那些绑匪的看守也不是多么严密的。

  于是,就有几个孩子在谋划逃跑了。

  郁清宁跟上官思扬就是其中的两个,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好几个孩子参与进来了,这些孩子都很聪明,而且有主见,集中起来的力量还是挺大的,虽然费了不少的功夫,但是却成功的从那个房间里逃了出去。

  可再聪明也只是一群孩子,刚一出去就开始得意忘形,很快的便被发现了。

  再次逃跑的时候,一群人走散了,郁清宁在阴差阳错之下跟着上官思扬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上官思扬的体力并不好,在跑了短短一段距离之后便跑不动了,让郁清宁别管他,一个人快走。郁清宁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所以在短暂的犹豫之后,便做了一件很man的事情——背着上官思扬跑。

  郁清宁小时候的体能真的很不错,再加上那个时候的上官思扬看起来十分的瘦弱,而且也不似现在这般出众,完全就是一个自闭内向的孩子,可偏生是这样触动了郁清宁,让她动了恻隐之心,所以才带着他一块儿走了。

  所幸两人没多久便遇上了的警察,原来这些匪徒是惯犯,警局在查探了许久之后便找到了这里,准备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于是郁清宁跟上官思扬,就这么得救了。

  郁清宁现在想想,这件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好吧?她早都将这些事情给抛到脑后面去了,没想到上官思扬却还记得,甚至是为了这个……

  打住!郁清宁让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现在光是一个叶陵濬已经足够她头大的了,要是在加上一个上官思扬的话,估计她会疯了的。

  上官思扬既然说要走,这在郁清宁看来也是挺好的,上官思扬的感情她根本就做出不了回答,长痛不如短痛,尽管现在上官思扬会觉得她冷酷,但是郁清宁真的不想欠下情债。

  感情这件事情,可是最折磨人的了。

  “扣扣。”

  郁清宁正想的时候,房门被敲了两下,接着便被推开,叶陵濬很是自然的进来关上了门。

  “我有让你进来吗?”

  见叶陵濬进来,郁清宁瞬间就想到了论坛上的那个帖子,心里有些慌乱,她拿起笔,装作要学习的样子,“没什么就请出去,我要复习。”

  “你觉得我找你有没有事情,清清?”

  叶陵濬走了郁清宁身旁,俯下身子拿过郁清宁手中的笔,然后将她的书合上,拿了起来。

  “叶陵濬,你干什么?”郁清宁不满的抬起头,却正对上叶陵濬那一张似笑非笑的神色。

  “我只是想给我们创造一个好好说话的机会而已。”对于郁清宁脸上的愠色,叶陵濬没有半分的变化,“论坛上的事情……清清都知道了吧?”

  “知道。”

  尽管内心很想说一句不知道的,可是叶陵濬的目光犹如X光一样照在郁清宁身上,让她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生生的给改了口。

  听见郁清宁的这个回答,叶陵濬面上的冷意才稍稍退了一点,“那清清就不打算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听到这个问题,郁清宁真的是一头雾水。

  她并不觉得这些有什么需要向叶陵濬解释的。

  “清清是在跟我装糊涂?”叶陵濬刚好看了点的颜色瞬间就又沉了下来,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节奏,“跟上官思扬的那张照片,清清就不打算给我解释一下?”

  “如你所见。”郁清宁耸肩,然后摊手,“我们并没有什么的。”

  “他拉你的手了。”叶陵濬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么一个事实,“你怎么能给他机会?”

  他都没有好好的跟清清牵过几次手,怎么能就被上官思扬那个小子给抢了?

  “这件事情我又不是愿意的。”被叶陵濬这个口气说着,郁清宁心里也起了一股子无名火,“我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的。”

  “清清,你知不知他喜欢你?”

  叶陵濬叹了口气,对于郁清宁的情商已经不敢高看了,“你怎么能给一个喜欢你的人留有机会?”

  郁清宁一愣,而后蹙眉,“我刚刚才知道。”

  在以前的相处过程中,她便觉得上官思扬有些怪怪的,尤其是在练习钢琴的时候,上官思扬说的那些话,根本就不像是开玩笑,那般认真而又执拗,除非本情流露,还能有谁能表现的那么像真的?

  郁清宁先前想不通的,现在全部已经想通了,所以对于上官思扬,郁清宁更是打定主意的要远离。这样的话,不仅是对她好,对上官思扬也好。

  “知道?”叶陵濬的身子弯了下来,目光与郁清宁对视,漆黑的眸子一片冷然,“知道怎么还让他拉你手了?”

  郁清宁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去跟叶陵濬说了,“我都说了,在那种情况之下,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上官思扬会动手。再者,那也只是一瞬的事情,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挣开了,叶陵濬,你老是纠结这件事情有意思吗?”

  “当然有。”叶陵濬神色不变,可郁清宁却分明从叶陵濬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危险,“你是我的,清清。”

  “神经病。”

  郁清宁不想理他,动手从叶陵濬手里抢过她的书和笔,“把东西给我。”

  “事情还没有说清楚,这个还不能给你。”叶陵濬将拿着资料和笔的手扬高,不让郁清宁够到,然后下一秒,直接将郁清宁扣在怀里,然后低头,吻了上去。

  混蛋!

  对于叶陵濬的举动,郁清宁心中是又气又恼。叶陵濬这家伙就不能换一招吗?每次都是这样!

  伸手去推叶陵濬简直就是傻逼的一招,根本就没有半点卵用。于是郁清宁手中用劲,直接一拳砸在了叶陵濬的小腹,因为距离近,更因为叶陵濬此刻毫无防备,所以是一击必中,可这一击必中也并没有让叶陵濬放弃自己的“行动”,反而是将手中的资料和笔给丢了,然后……

  郁清宁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便被叶陵濬压在了自己的书桌上,面对面的,依旧是叶陵濬的那张俊脸,近的能够让郁清宁数清他的眼睫了。

  只见叶陵濬忽然绽出一个笑容来,饶是对美男不感冒的郁清宁都被叶陵濬这一笑给晃得是愣神好几秒,这几秒的时间自然是给了叶陵濬机会。

  他伸手将将郁清宁的双手给握住,然后被他举起放在头顶,整个身子都压了下来,隔着衣料,可郁清宁都能感受得到从叶陵濬身上传来的温度,以及将她包裹的男性气息,让郁清宁的目光不由得闪躲起来。

  叶陵濬低低的笑了一声,而后离开那娇艳的红唇,转而咬住了郁清宁的小巧耳垂,被那温热而又湿润的感觉包围的时候,郁清宁再次不争气的脸红了,“叶陵濬!”

  刚说了三个字,猛然惊觉自己声音变化的郁清宁愣了愣,当即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说一个字。

  这声音虽然仍旧悦耳,但却不再似平常的清冷,反而多了一股子女儿家的娇嗔在里面,根本就不像是发怒的话,反而更是撒娇。

  叶陵濬更是低低的笑了一声,轻咬着郁清宁的耳垂,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郁清宁的脖颈之间,那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更是让郁清宁的脸红的可以跟天边的晚霞媲美了。

  “清清,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叶陵濬转战到郁清宁的脖颈,让酥酥麻麻的感觉不断袭来,让郁清宁不觉有些惊惧,“叶陵濬。”

  “我在。”叶陵濬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郁清宁了。他稍稍抬起头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仍旧是十分的靠近,叶陵濬的鼻尖捧着郁清宁的鼻尖,可想而知,这两人之间的距离是有多么的近了。

  郁清宁自然是不习惯跟男人靠的这么近的,尽管双手都被叶陵濬给禁蛊住了,但是她还是下意识的挣扎,想要摆脱现在这样的情况。

  “别动。”叶陵濬忽然有些痛苦的蹙了蹙眉,看向郁清宁的目光中更是带上了几分隐忍的火焰,“清清,听话。”

  若是以往,郁清宁定然是能够发现此刻的叶陵濬语气中的不正常了,可是现在,郁清宁因为窘迫,愣是半点都没有察觉的到,依旧在自顾自的挣扎,直到腹部碰上一片炙热,郁清宁才停了下来,然后脸色爆红。

  纵然……跟男人没有那啥啥啥过,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但是,这不代表她真的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单纯小女孩了。

  刚刚叶陵濬的情况,很明显的就是……

  “非得这个样子才听话。”

  叶陵濬有些无奈,看着乖乖的郁清宁,眸光里有些尴尬,在最近的几次接触下来,郁清宁对于他已经不再是第一次的那般恐慌了,这让叶陵濬甚是满意。

  不过纵然忍得很难受,可叶陵濬却没想过要放过这个揩油的大好机会。

  反而是在郁清宁乖下来之后,叶陵濬变本加厉的开始调戏郁清宁了,“清清,害羞了。”

  “叶陵濬,快滚。”郁清宁这个时候早就不知道形象时候个什么东西了,于是理所应当的开始撵人了,“对着一个未成年你还能……这么禽兽的,我真是服了你了。”

  “谁让那个人是你。”叶陵濬似是开心又似是烦恼的笑了一声,而后在郁清宁唇上又是一吻,只不过这一吻轻如羽毛,几乎是在刚落上去的时候便就离开了。

  “快点长大,清清。”

  说完,叶陵濬就放开郁清宁,离开了房间。

  自制力什么的,果然还是要因人而异的。

  他在清清的面前,简直是差的可以。要是再呆下去,他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来。

  叶陵濬刚出了门,背后便传来一声巨响。

  不用回头叶陵濬都知道这是郁清宁关门的声音,只不过似乎是因为他的关系,这关门的力气也“大”了几分……

  叶陵濬笑笑,而后便往洗漱间而去。

  还是先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再来思考别的吧。

  房间里的郁清宁在一开始的时候还会觉得不自在,不过很快的她便调整了心态,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学习之上。

  只是还没等她全神贯注的学上多久,墨兰的声音忽然就冒了出来。

  “郁清宁,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什么事?”墨兰突然出声,让郁清宁有些不习惯。不过墨兰之前也解释过,系统只在意跟宿主任务以及性命有相关的部分,其他的一概不管,可以说就是选择性忽视掉了。

  所以在墨兰面前,郁清宁才没有觉得太尴尬。只是现在毕竟刚刚跟叶陵濬那个啥啥了,郁清宁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在进入到虚无空间,看见一脸严肃的墨兰的时候,郁清宁的那些尴尬之类的情绪,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墨兰,怎么了?”

  对于墨兰这幅严肃的样子,郁清宁就只见过一次,还是在系统出问题的那次,现在墨兰有露出这样的表情来,让郁清宁不由得怀疑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

  “你知道那个叶陵濬的底细吗?”郁清宁本以为墨兰开口会提到系统,却没有想到会从墨兰口中听到第一个人名字,而且居然还是叶陵濬那个家伙的。

  郁清宁当即惊诧,“只知道他是一个三系异能者,梦都叶家的人。墨兰,他有什么问题吗?”

  “不算是问题。”墨兰皱眉,“只是他总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

  “奇怪的感觉?”

  听到墨兰的这个词语,郁清宁就更是好奇了,明明墨兰之前说过能够影响到她的就只有宿主,怎么现在,连叶陵濬都可以影响到系统了?

  “我在他身上能感受到一股很熟悉的感觉,可那股熟悉的感觉,我却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墨兰的神色带上了几分苦恼,“而且隐隐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系统还会被压制。”

  郁清宁顿时就想到了最近骤减的任务量,原来是跟叶陵濬有关系吗?

  可叶陵濬身上,除了三系异能,没有别的东西了呀。

  “郁清宁,你就没有觉得叶陵濬这个人奇怪吗?”郁清宁正思考的时候,墨兰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视线也转到了她的身上。

  她有没有觉得叶陵濬奇怪?

  当然是有的!

  她一贯是那么抗拒跟男生接近的,不说是前世相处了那么久的赵一航,但就这一世的上官思扬其实也不错,可是打心里的就有一种感觉在排斥着他们的靠近。

  但是这种排斥,在叶陵濬那里却失了效用,甚至有时候……她还会觉得这样是最好的。

  见郁清宁点头,墨兰又继续说道,面上忽然带了几分不好意思,“其实上次你昏迷时候,我在唤醒你的时候看见了不少的画面。系统跟你已经融为一体了,所以跟你看见的应该是一样,你还记得那些画面里出现的那个声音吗?”

  “记得。”听着墨兰的话,郁清宁眼前忽然又浮现出了那一片漫天血色,那个声音也顿时盘旋起来,撕心裂肺,让郁清宁都忍不住的想哭。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墨兰意有所指,“称呼上?”

  清清?

  在她认识的人里面,就只有叶陵濬是这样叫她的。

  家里的人都是叫她阿宁的,以前关系好的朋友也无非是叫她宁宁或者清宁,除此之外,倒是还没有别的称呼了。

  而那个声音里,叫她的名字,也正是清清。

  再加之墨兰提到的这些,郁清宁觉得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不少事情。

  “你是怀疑那是叶陵濬?”郁清宁问道。

  “嗯。”墨兰毫不隐瞒,“不过也有很大的可能跟他没有关系。只是一个称呼也说明不了多少。”

  毕竟那些画面……

  看起来匪夷所思,完全就不是这个时代所拥有的,反而更像是那些小说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郁清宁咬咬唇,心下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墨兰这时候又道:“不过叶陵濬身上真的有些怪异,他生气的时候,系统会被压制,而他在开心的时候,系统就会比平时更活跃。所以我猜测,他应该跟我想要找寻的答案有关系,我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从叶陵濬这里得到一些线索。”

  “好。”

  面对墨兰的请求,郁清宁不知怎么的便就应了下来。

  见郁清宁应了下来,墨兰这才说起了第二个重要的事情,“其实……他们都没有发现,你身上还有着别的异能的。”

  “是什么?”

  当初从郁清安跟叶陵濬口中得知自己就只是一个治愈系的异能之后,郁清宁的心里很是不满意。毕竟这个治愈系的异能实在是太鸡肋了,让她就算是想用都不敢光明正大的,生怕一个不下心就被人当成异类了。

  所以现在听墨兰说她还有第二种异能的时候,郁清宁心里的激动是可想而知。

  “第二种的异能,郁清安之前应该是给你说过的。”墨兰开口,“就是精神系的异能。比如读心,或者预知之类的。”

  “我身上真的还有别的异能?”郁清宁惊诧,“可是之前,哥哥他们明明说我身上没有其他的异能了。”

  “我只能说是他们的资料还查的不彻底,系统可是高智能的,既然系统断定你身上有,那就是有的,只不过这个异能,跟治愈系的不是一次性觉醒的,所以想要利用的话,应该还是需要一个触发的契机的。至于这个契机到底是什么?这个你可以去查一下你们祖籍,你这个体质,应该是出现过的。”

  想到郁清宁现在的状况,墨兰脑里总是会模模糊糊的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来。

  不说样貌,就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可是墨兰却莫名的笃定,那个人跟郁清宁有关系,而且这关系还是莫大的,所以墨兰才会让郁清宁去找一下郁家的祖籍,从而确定一下。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跟个说的。”

  郁清宁点头,这家事情虽然的确很好,不过郁清宁而后想起了一件对于她现在而言很重要的事情,闪着星星眼看墨兰,“墨兰~”

  “嗯?”

  对于郁清宁的这幅样子,墨兰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在短暂的疑惑之后便就想到了郁清宁的来意,“要升级吗?”

  郁清宁连忙点头,“恩恩。”

  下一周就是期中考试了,在这个时候,她当然是合理资源合理利用了,趁着现在好好的提升一下学习方面的能力,说不定在期中考试中,真的能够一雪前耻。

  “你现在的经验值已经够升两个等级了,要直接提升两个等级吗、”墨兰询问。

  “提升两个等级。”

  郁清宁就是那种不怕麻烦,但是也绝对不喜欢麻烦的人,明明一次就可以解决的事情非要拖上两次,郁清宁真的会受不了的。

  “那你准备好了吗?”墨兰再次看向郁清宁,“如果准备好了的话,我可就要开始了。”

  郁清宁深吸了一口气,“好了。”

  在经过上次的身体强化之后,她对于系统的这个提升就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基本上就没有不痛苦的从而获得好处的。

  可这痛苦却也是应该的,你想要得到比别人优秀,那你自然是要下苦的了。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这句话在系统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见郁清宁准备好了,墨兰也就不再多说,垂在身侧的手银光闪现,墨兰抬起来抵在郁清宁的眉间,“开始了。”

  就在那一瞬,郁清宁又回到了之前身体强化的时候的感觉,那种经脉被摧毁,再重新塑造的感觉,简直是要死上一百遍的节奏了。

  可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发展,郁清宁现在要做的,就只是一个字,忍。

  只要忍过了这一切,前面就又一条康庄大道在等着他。

  而就在郁清宁强化的时候,那边的叶陵濬也遇到了点麻烦。

  “老大,你认不认识最近刚刚归国的那个孟尧?”

  他还维持着握着手机的姿势,可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十分沉重。

  孟尧?

  他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

  呵呵,真是难为他了,回国之后的第一事情居然就是在找他。

  不过真是可惜,现在还不到他们该见面的时候,所以现在,就不要提前揭晓了,不然的话,以后可就不好玩了。

  叶陵濬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当初要不是孟尧,他恐怕也就不会再经历这些了……

  只是……

  终究还是仇多一点。

  想到这儿,叶陵濬又看向了郁清宁房间的方向,眉梢微垂,遮住一片深思。

  那个人的实力应该也不简单,光是凭着那一手,他都该小心才是。

  不过更重要的,是要在郁清宁跟那个人碰见之前提高郁清宁的身手才是。他虽然会尽全力去保护郁清宁,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什么时候被他钻了空子可就不好了。

  那个人动手,可从来不会怜香惜玉。

  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给郁清宁进行特训是必不可少的了。

  不过郁清宁现在也在忙,所以要特训的话,应该也在期中考试之后。

  而这特训的地点……

  “不行,不能在那里。”

  叶陵濬刚想到一点,脑海中便多了一个反对的声音。

  他并不屈服,依旧执着:“为什么不行?”

  “她不是可以相信的人,至少现在不是。既然一天不是,那就一天都不要让她知道。我可不希望你会因此再受到危险。”

  危险……

  叶陵濬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他都死里逃生那么多次了,这算是个什么危险?

  “总之我不许!她不可以!”

  脑海里的那个声音依旧固执无比,“叶陵濬,你可别忘了当初的徐娇娇!”

  徐娇娇啊……

  听到这个名字,叶陵濬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人影来,可不过是一瞬,便又消失不见。

  “清清她不是徐娇娇,不会跟徐娇娇一样的。”

  想到徐娇娇的事情,叶陵濬心中便是止不住的阴霾。

  “叶陵濬,你能不能冷静一点?”那声音似乎是恨铁不成钢,“就算她们两个不一样,可是现在,郁清宁不信任你,你就算是把你所有的底牌都暴露出来又有什么用?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动到她了吗?”

  “叶陵濬,你自诩冷静,什么时候竟也变得如此急功近利了?”

  “不是急功近利,只是因为那个人是她。”

  叶陵濬闭上眼,脑海中浮现一幅画面,那是一个灿烂的午后,女孩穿着白色的碎花洋裙,朝他伸出手,眉眼弯弯,那一瞬,比他见过所有的一切都还要美丽,也更耀眼。

  而且……

  “我要找的人,应该也是她。”叶陵濬苦笑一声,“徐娇娇的事情算是我咎由自取,还没有确定就贸然定了下来,尽管那个时候,明明都觉得她不是,可是还是任由一切发展,所以后来的事情……”

  完全就是他自己活该啊!

  “算了。”见叶陵濬这般固执,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便也不再执着了,“只要郁清宁肯答应,你就带她去吧,我不管你们这些糟心的事情,真是麻烦死了。”

  说着,那道声音便消失了,就好像,根本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叶陵濬则是笑了笑,终于放松了不少,现在只要能说服清清,一切就都好办了。

  不过——

  在帮清清特训之前,似乎还要处理一件事情才对。

  ——

  郁清宁洗了个澡,这才坐在懒洋洋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嗯……

  强化就是好,虽然过程很痛苦,不过回报也是蛮好的,至少现在,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一大截。

  郁清宁舒舒服服的在床上蹭了几下,脑袋一不小心便撞上了一个硬疙瘩,疼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郁清宁坐起来一看,是撞到床头上了,床头都是一层柔软的垫子,可郁清宁这个床头外面虽然也是垫子,摸上去却是十分的硬,甚至还有不少的空隙,就好像是什么东西拼凑起来的。

  拼凑?

  郁清宁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翻身下床,在两侧都找了一遍,这才在最里面的地方发现了一条细细的拉链。

  郁清宁嘴角弯了弯,握着那条拉链,从边缘开始,一点点的往上,大概拉了二十公分之后郁清宁便停下了。

  并不是将这条拉链拉到了尽头,而是郁清宁已经看到里面的东西,根本不用再去拉开了。

  看着里面凸出来的东西,郁清宁眼睛动了动,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里面是一个个小型的布袋,每个布袋里面都是一个厚厚的笔记本,因为这里并没有放满,而且每个布袋之间还留有一定的空隙,所以摸上去很不舒服。

  郁清宁以前有写日记的习惯,可是放在家里又觉得不安全,因为她的家,郁清安等人可是自由来去,就连她的房间也是,就算是上了锁,可郁清宁知道这根本难不倒郁清安他们,所以在床头上动了心思,让人将这里凿空了,外面看起来很柔软,可里面放着的,却全部都是她的日记。

  郁清宁叹了口气,这里面总共有十二个袋子,刚好将整个床头的地方给占满。每个袋子上面都标注着年份,可以说,从她来到A市的第一天起,所有的日记都在这里了。

  前世在回到梦都之后就不曾再写过了,因为她对于那个家并不信任,她怕郁伦他们会知道,所以就不曾写过了,这就导致郁清宁都忘记了自己在以前还有着这么一个习惯了。

  现在若不是偶然发现了这些,郁清宁还真想不起来自己写日记的这回事。

  郁清宁心中感慨,反正现在也无事,她从里面拿出了最近一个袋子里的笔记本,然后拉上拉链,若无其事的坐在床上看了起来。

  这个日记本记得是今年五月到八月底的事情。

  如果硬要在之前的郁清宁身上找一个优点的话,那应该就是郁清宁的字写的还不错了。郁清宁翻着这些笔记本,看着上面清秀工整的字迹,郁清宁轻轻的叹了口气。

  翻开第一页,上面贴着的,还是一张跟姜春瑞一块儿的照片,两个人挽着胳膊,显得很是亲密。

  上面的郁清宁依旧是一副不良少女的打扮,而她旁边的姜春瑞打扮得体,显得十分乖巧,只是眸中却是几分怎么也掩不去的得意和骄傲。

  郁清宁冷冷一笑,伸手将那页给撕掉了,不再去看姜春瑞这个隔阂的人,这才翻到后面,看了起来。

  先前她文采并不好,所以这些日记大都是流水账般的平淡枯燥,而且在这些日记里面的主角永远都是那么几个,不是姜春瑞,就是乐文,不是郁清宁,就是郁家。来来去去,大部分都是记得关于这么几个人的。

  这些对于现在的郁清宁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再加上改造之后,记忆里大幅度加强,一目十行做不到,但是一目五行还是可以的,所以她看的很快,也翻得很快。

  就在将日记快要翻完的时候,郁清宁却忽然听了下来,看着那上面吸引住她目光的那话,郁清宁眸光一紧。

  原来那个东西……

  是跟姜春瑞有关系吗?

  ------题外话------

  谢谢墨家尐柒、158**4000以及沐潇竹子三位亲亲的月票,待月亲爱的钻石,木马~

  推荐好友月亮喵的《花开富贵之农家贵女》

  死于丧尸之下的杜云夕一遭穿越,成为了被秀才未婚夫抛弃而自尽的杜家三娘。

  爹死,母失踪,还背负着克亲的名声。

  前有奶奶虎视眈眈盯着嫁妆,后有前未婚夫惦记着娶她当小妾,日子实在不好过。

  幸好上天待她不薄,穿越的时候,那一身怪力与植物异能一起带了过来。

  扔扔石子,一头野猪轰然倒下。

  动动手指,灵芝苗瞬间长成百年灵芝。

  养养花草,黑色牡丹名震天下。

  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只差一个貌美老公热炕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子曰不走,敲晕带走!

  T

  

[读者须知]:下一篇:v011、异能?-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