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05、情敌算是仇吧?-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v004、特殊血脉-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现在的叶陵濬看着怎么好像好几天都没有打理过自己了,不但有了胡茬,眼睛里更是带上了血丝,神色都是以往她不曾见到过的脆弱。

  叶陵濬那般强悍的也会这样吗?

  这担心的原因……是她吗?

  郁清宁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是酸楚,可更多的却是甜蜜。

  “怎样?”听见郁清宁说他。叶陵濬忙一手摸上自己的脸,“我怎么了?”

  “变丑了。”郁清宁毫不客气的说道。

  其实这样的叶陵濬有着成熟男人的感觉的,只是郁清宁才不想叶陵濬的尾巴敲到天上去,所以便故意这般说。

  “那还不是因为你昏迷了这么多天。”叶陵濬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这些就先不说了,我先去给郁清安打个电话,你等一下我。”

  说着,叶陵濬便将郁清宁的手放了下来,而后起身便往外走。

  “叶陵濬,”郁清宁叫住他,“你给我哥打电话干嘛?”

  她记得这两个人关系好像没有好到这种地步吧?

  “他就在这里,很快就过来。”

  叶陵濬看了她一眼,眸里难得的竟然涌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等他过来了,你就知道我为什么给他打电话了。”

  “啊?”

  郁清宁还想再多问两句,却看到叶陵濬已经推门出去了。

  郁清宁瘪嘴,而后看着手上还挂着的点滴,思绪开始运转。

  根据叶陵濬所说的来看,从她被绑架的时候到现在貌似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所以叶陵濬才会变成那么一副样子,并且郁清安才会赶过来。

  只是……

  她伸手摸了摸胸口,那里的温度已经降下去了,可比起身体的其他地方来,还是能高了一点,但是她仍然没有感觉到难受。

  再想到墨兰之前的话,郁清宁心中疑惑重重。

  墨兰说的异能,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呢?

  血脉遗传,那么他的父母亲有吗?她哥有吗?

  而且她之前中的可是氯仿,这个要怎么解释突然的就好转了?

  真是麻烦。

  郁清宁心思百转的时候,叶陵濬已经打完电话进来了。

  郁清宁回神,却发现叶陵濬已经重新坐在了她的床边,并且用他的大手将她的小手牢牢的给包裹住了。

  “叶陵濬你干嘛?”

  郁清宁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叶陵濬握的很紧,根本就没有抽回去的可能,不由得蹙眉。

  “握着你的手,我才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叶陵濬的另一只手抚上她的眉间,替她一点点的抚平,“不要蹙眉,这样你会比我还难看的。”

  “无聊。”郁清宁撇嘴,“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你出事的一星期之后。”

  叶陵濬报出了一个数字,却让郁清宁瞬间就错愕了,“一星期?你确定没有搞错吧?”

  她明明感觉到不过是一会的功夫,怎么就变成一星期?

  “你看。”叶陵濬掏出自己的手机来,上面显示的赫然是214年10月17日。

  郁清宁记得她出事的那天是周三,是10月10号的,而且,叶陵濬应该不贵无聊到更改手机上的时间来骗她吧?

  这也就是说,她真的睡了一星期了?

  这时候,门被人推开,一身休闲装的郁清安走了进来。

  看着床上的郁清宁,郁清宁先是一愣,而后眉眼中也带上了几分喜意,“阿宁,你醒了。”

  “哥,我睡了多久了?”

  郁清宁觉得为了确定一点还是问问自家哥哥有保障,因为郁清安是不会骗她的。

  “一星期。”

  郁清安的回答让郁清宁不由得有些尴尬,原来她真的昏迷了一个星期啊……

  郁清安走到窗边,在另一个位子上坐下,关切的看着郁清宁,“还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

  “没有觉得不舒服,只是觉得这里的温度有些不正常。”

  郁清宁捂着胸口,皱眉,“而且,哥,我是怎么醒过来的?”

  两人闻言,视线顿时往郁清宁所指的方向看去,郁清安眸里一抹了悟,反倒是叶陵濬耳根处有着可疑的红晕。

  “有没有觉得难受?”郁清安问。

  “不难受,只是觉得温度有些高的怪异。”郁清宁将自己的疑惑说给郁清安听,面上虽然淡定,但暗里却在紧张,不知道郁清安知不知道异能的事情。

  “那就是了。”郁清宁紧皱的眉头忽然展开,就连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笑意,“虽然有些不可能,不过看来应该是真的了。”

  “嗯?”郁清宁不明所以。

  而叶陵濬则是神色一凛,“清清真的觉醒了?”

  “觉醒?”

  从叶陵濬嘴里听到这个词,郁清宁对于叶陵濬的身份不免也有了些怀疑,只是仍旧装着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阿宁,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也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这都是真的。”

  郁清安深吸了口气,面色忽然凝重起来,

  郁清宁受了感染般,而后点头,“嗯。”

  “从前……”

  ——

  在医院又躺了两个星期之后,郁清宁已经跟没事人一样了,活蹦乱跳的。

  脸上的伤口只是看着狰狞,实际倒不怎么严重,所以很快的便结痂恢复了,而脖子上的伤虽然有些重,但是有郁清安这个外伤治愈异能的人在,所以要好起来简直就是小意思

  至于氯仿嘛,说那东西是假的,很明显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只能解释为是用一个老国手给的偏方才治愈的,也就是纯粹的死马当活马医。

  反正,叶陵濬当初直接将她转到东省临近的辽省去了,距离太远,想要被揭穿也不太可能,更何况郁清宁呆的医院,还是由叶家投资的。

  这么一来,保密性绝对是杠杠的。

  伤口好的差不多的时候,郁清宁便跟一直守着这边的叶陵濬说了下想要出院的意思。结果却遭到了叶陵濬义正言辞的拒绝。

  郁清宁不忿,又跟前来看她的郁清安说了这件事情,然而她没想到的是,一贯跟叶陵濬唱对台戏的郁清安在这件事情上竟然难得的跟叶陵濬统一了意见,也不准她出院。

  郁清宁简直都要跪了,她现在浑身上下明明一点儿事都没有,却还要像个重病患者躺在医院,这真的会憋死人的!

  只是不管郁清宁再怎么抗议,郁清安跟叶陵濬还是没同意她的要求,直到她在医院里又躺了接近两个星期,这才勉为其难的准许她出院了。

  在踏出医院的那一刻,郁清宁忽然如此清晰的感觉世界是这么美好过,医院里的味道,简直是让郁清宁都要发疯了。

  从辽省回东省的时候坐的飞机,几个时辰的功夫就回来了,在郁清安的要求之下,郁清宁在家里又休息了一天,这才踏上了回校的路途。

  在她住院的这一个月里,真是发生了好多让她觉得惊愕的事情。

  比如突然觉醒的异能,比如得知郁家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再比如得知这世上拥有异能的人其实不少等等。

  郁清安说异能大部分都是靠着遗传的,异能者可分多系和单系。

  所谓单系异能就是一个人只拥有一种异能,他们的父母亲就是这样,父亲郁伦拥有的是治愈系异能,可以瞬间治愈身体的外伤,而他们的母亲严书玫则是风系异能,拥有常人无法达到的速度。

  多系异能就是一个人拥有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异能,这种产生的原因主要来源于血脉遗传和变异。比如身为单系异能的双亲生下的孩子最常见的就是觉醒父母之中任一人所带的异能,比较不常见的就是将父母的异能都继承过来,即觉醒双系甚至更多系别的异能。

  发生几率最小的变异就是会在父母亲双方的异能基础上发生改变,即得到强化版的异能。这种变异的几率非常小,几乎是十万个异能者里面才会有一个变异的异能者。

  与变异异能者存在的几率同样小的便是两个异能者后代没有觉醒异能了。

  一般来说,异能都是在五岁左右的时候便会觉醒。郁伦跟严书玫都是单系异能者,身为他们孩子的郁清安在五岁的时候便觉醒了治愈异能和风系异能,而郁清宁在五岁的时候什么并没有觉醒,所以郁家也就没有跟郁清宁提过异能的事。

  只是谁曾想,郁清宁一直都没有觉醒的异能,竟会因着这次的事故突然的,就觉醒了。而且还被郁清安告知,梦都四家之所以会屹立不倒,很难让其他的世家赶上,便是因为四家都拥有着异能。

  别的两家就先不提了,单说叶陵濬便是时间、力量、风系三系异能加身,是叶家这一代当之无愧的天才。

  看别人的异能感觉好高大上,然而一想到自己的异能,郁清宁都觉得无语。

  她也继承了郁伦的治愈系异能,只是郁伦的异能是治愈外伤的,即可以快速恢复裸露在外面的伤口。而她的是治愈内伤的,即可以让身体内部的损害逐渐恢复。

  治愈外伤还好说,找个东西把伤口裹起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这治内伤的,就算是想救人都难!

  手上划了一刀子流血了,很快的恢复,人们会觉得这没什么。但是你特么心脏衰弱了,突然间就恢复如初,人们会不起疑吗?你觉得他们傻啊!

  而且她偏偏除了这么一个之外,再没有别的异能了,真是快要呕死她了!

  不带这么坑爹的,就给了这么一个鸡肋的异能啊!

  郁清安有着两系异能,连叶陵濬那个变态都有三系异能,为什么她就只有这么一种异能?

  而且在医院的那个时候,这两个人还在不断地说着各类异能的作用,还在夸她这个异能经过了强化版的治愈异能,说这是更好的了。然而郁清宁听了之后,只想揍他们两个一顿。

  你们到底懂不懂她的心啊!她不想要这什么最好的,她只想要个实用性强的异能。

  郁清宁叹了口气,不想再面对这件悲惨的事情,所以便收拾书包,来了学校。

  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来学校了,可郁清宁的关注度并不低,她在进到学校之后,便接收到了各种目光的洗礼。

  总结一下,无外乎就是两大种,一种是同情,另一种是惊诧。

  同情是因为郁清宁无故被高含迁怒躺枪,差点儿是毁容丧命,惊诧则是郁清宁的恢复速度怎么这么快的,这才一个月那伤口就好的差不多了。行走自如不算什么,就连脸上的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

  郁清宁对于这些各色视线并没有多加理会,而是直接到了自己的班级。这时候还没开始上早读,所以当郁清宁踏进教室的时候,毫无疑问的引起了骚动,她又接受了新一轮的目光洗礼。

  “清宁,你……好了?”魏晓晓上下打量着郁清宁,目光中有着欣喜。

  “嗯。”郁清宁笑了笑,跟班里的同学们打了招呼,而后便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一边放着书包,一边问魏晓晓,“最近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魏晓晓叹了口气,“各种竞赛的报名,培训,作业还是千年如一日的多。”

  郁清宁笑笑,不置可否。

  “对了,你知道你那件事情的后续吗?”魏晓晓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都带着激动的色彩,“咱们班主任简直是太帅了。”

  “后续?”郁清宁拿出了早英语书,听魏晓晓这么一说倒也来了兴趣,“给我讲讲?”

  “那天你不是被你哥抱走了吗?我们也想跟着去看你,可是班主任说我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在学校帮忙找证据,要为你讨个公道。然后我们就去查了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

  说道这儿,魏晓晓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那天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被人偷了,害得你差点出了事,真的很对不起你。”

  “这又不是你的错。”郁清宁拍拍她的肩膀,语调柔柔,分外动听,“只是敌人太狡猾了。”

  说着,郁清宁还朝魏晓晓做了个你懂得的表情,将魏晓晓逗得一乐,之前沉闷的气息瞬间一扫而光。

  “大清早的笑什么呢?”陈熙仪打折呵欠走到了座位上,一边放着书包,一边揉着还有几分惺忪的睡眼,“也不觉得傻。”

  他果然不适合熬夜,一熬夜第二天就没精神,真可怕。

  陈熙仪是跟谁都能说得来的那一种,魏晓晓也不算内向,这两个又是班里的第一第二,加之这两个都还是班委的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相互熟悉之后就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了。

  而朋友见面最常见的打招呼方式什么?就是互相开损。

  以往陈熙仪开口的时候,魏晓晓定然是要反唇相讥的,不过今儿郁清宁来了,魏晓晓才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跟陈熙仪这些毫无营养的斗嘴之上,于是理都没理他,而是依旧自顾自的跟郁清宁说着话。

  “你不知道,我的那个手机就是高含之前的一个跟班偷得,趁我在洗手间不注意的时候偷走的,真是太可耻了!要不是班主任调了全校所有的监控,一个一个去看,恐怕还找不到呢。”

  陈熙仪在魏晓晓说话的时候,便发现她的视线一直在他旁边的位置上,陈熙仪打了个呵欠,循着魏晓晓的视线看去,发现他旁边那个空了一个月的位置上居然有人了!

  陈熙仪的视线从桌子上那双纤细白嫩的手指上移,在落到那人含笑看过来的视线时,脑袋有着那么一瞬间的卡壳:“郁清宁?”

  “好久不见,陈熙仪。”

  郁清宁笑了笑,跟他打了招呼。

  “我去!”陈熙仪又揉了揉眼,发现眼前的人还是郁清宁,不由得瞪大双眼,“你居然来学校了?!”

  “来学校很奇怪?”郁清宁挑眉。

  她不过是一个月不在,怎么感觉有些脱轨了?

  “不奇怪,但是……”陈熙仪伸着手指在空中一边点一边绞尽脑汁的想着合适的词语,“你的伤……不要紧吧?”

  先前吸食了那么多的氯仿,就算是没有什么大碍了,也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影响吧?而且脖子上跟脸上还被高含用刀子伤了……

  想到这儿,陈熙仪不由得看向郁清宁的脸,再看清时,眸中错愕,“你的脸……”

  “陈熙仪!”魏晓晓瞪了他一眼,“你睡醒了吗?没睡醒再补一会儿觉去,你不说话我们没人把你当哑巴。”

  陈熙仪这时候也惊觉自己说错话了,忙向郁清宁道歉:“那个,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关心你并没有别的意思的。”

  郁清宁轻轻点头,“我知道的。”

  她脸上的伤并不严重的,根本不会毁容。而且还有郁清安在,是绝对不会让她出事的。其实在第三个星期的时候便全部的恢复了,只是不能让人起疑,所以便动了些手脚,在她的脸上人为的“画了”些痕迹,现在亦然。

  其实这些痕迹不算是不太多的,而且颜色也比较淡一些,只要不仔细看,还是看不出来的。但是陈熙仪跟魏晓晓距离她是这般的近,自然会看见的。

  她对外貌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在意,而陈熙仪那不是故意的话她自然判断的出来,魏晓晓的维护也让她有着几分感动。于是开口解释:“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完全好的,你们不用担心。”

  “那就好。”魏晓晓这才松了一口气,先前怕提起这件事情会让郁清宁难过,毕竟没有女孩子不希望自己是美美的,现在看来郁清宁对这些倒不是太在意。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心中的女神。”

  “魏晓晓,这话应该我说才对吧?”陈熙仪瞪了魏晓晓一眼,“你一个女孩子念着的不应该是男神吗?跟我抢女神干什么?”

  “白痴!”魏晓晓白了他一眼,“我就喜欢女神你管我?”

  “幼稚!”

  对于两个人的斗嘴,郁清宁笑笑而后便去看书了。她一个月没来,功课自然是差了一大截,虽然有叶陵濬跟郁清安的偶尔的“补课”,但是郁清宁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熟悉一下课本的内容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之前乔胜飞说过十二周的时候要期中考试的,而现在已经第十一周的周三了。

  她要是再不抓紧时间复习一下,期中考砸了,任务奖励可就泡汤了。

  眼见郁清宁看书,那边的两个人自然而然的也就偃旗息鼓了,而后默契的在自己的书包里找了找,而后纷纷递过来几个笔记本。

  郁清宁抬头,便听魏晓晓说:“喏,这段时间的笔记,我跟陈熙仪都有帮你做哦。”

  接过那些笔记,郁清宁嘴边漾开一抹清浅的笑意,“谢啦。”

  “不客气。”魏晓晓摆摆手,而后便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去看书了,陈熙仪则是挠挠脑袋,给郁清宁说了句“我先补会觉”而后便倒头就睡。

  郁清宁有些无奈,而后看着手中的几个笔记本,清亮的眸里光华氤氲。

  朋友,真好。

  ……

  早读的时候,乔胜飞在看到郁清宁的时候也是稍稍的愣了一下,很快的便久回过神来。将班里的事情说了一下,乔胜飞便再次把郁清宁叫出去了。

  乔胜飞关切的问:“伤口恢复的怎么样?”

  郁清宁点头,“除了脖颈外,其他的都好的差不多了。”

  “脖颈?”

  乔胜飞这才看见郁清宁脖子上还缠着的一圈白色纱布,眉头皱了皱,郁清宁的伤还没好,他怎么能让郁清宁再去带上参加比赛?这样的话他乔胜飞要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似是看出了乔胜飞的为难,郁清宁率先开口了:“老师是想问我还能不能参加才艺比赛的事情吧?”

  之前乔胜飞跟她说才艺比赛会在十一月初,现在可不就是了,所以乔胜飞找她而又难以说出口的,就只可能是这件事情了。

  “嗯。”郁清宁主动说起了这件事情,乔胜飞也就没有再回避下去的道理了,“你的事情学校都知道了,所以不用勉强自己,不能去就不去了,不必为了一个无所谓的比赛累着自己。”

  平心而论,郁清宁这个学生乖巧懂事,他作为老师还是很喜欢的,再加上之前出了那么大的事,而今学校还要她去参赛,他作为班主任实在是替郁清宁气不过。因而他来只是询问一下郁清宁的想法而已,只要郁清宁说她不想去,那学校方面的压力就算再大,他也扛得住,反正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被炒而已。

  “谢谢老师的关心。”郁清宁朝乔胜飞鞠了一躬,由衷的道谢,“不过这个比赛,我还可以参加的。”

  她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脖颈上的自然也是,这纱布同样只是掩人耳目的。面对乔胜飞的维护,她很是感谢,只是这比赛,却还是一定要参加的。

  墨兰说过的,连环任务可是很少会出现的,而今既然让她给遇见了,那就断然没有错过的道理。

  “你的身体可以吗?”乔胜飞皱眉,“听说在正式的表演之前,还要进行好几次彩排的,我怕你身体撑不住。”

  “老师,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郁清宁笑了笑,“而且,我可没有要为学校献身的打算,所以您就放心吧。”

  “嗯,那就好。”听了郁清宁的话,乔胜飞这才放下心来,道:“才艺表演在这周六的早晨举行,地点在安市的高新中学。因为比赛开始的时间有些早,所以学校的意思是周五的下午就派老师带你们去安市住下,然后周六表演完之后再送你们回来。可以吗?”

  郁清宁思忖了一下便点头:“好。”

  不过是在外面住一晚上而已,对于她而言没有什么,所以郁清宁答应的很是干脆。

  “那就没事了。”乔胜飞笑笑,“回去上早读吧,有什么不会的、不懂得,多问问同学还有老师,就快期中考试了。”

  “嗯。”

  回到了教室的郁清宁便把这件事情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看了,家里的那两个人肯定会答应的。

  只是郁清宁却没想到,在回到家之后,却遭到了两个男人的强烈反对。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系统也跑出来凑热闹了。

  【恭喜宿主触发任务:美人倾城之说服两人参赛。任务奖励:100经验,300积分。】

  郁清宁瞬间就无语了,她才刚想着要不要瞒着两人去参加比赛,结果系统就整了这么一个任务,摆明了这下必须的直面问题了。

  于是,郁清宁拉着叶陵濬,以及最近才安家在这里的郁清宁到了客厅,开始面对面的谈判。

  “说一说你们不允许我参加的理由。”郁清宁看着对面正襟危坐的两个人,扬了扬下巴,“哥你先来。”

  “你忘了之前表演带来的骚动了?”郁清安神色清淡,“之前只是在你们学校论坛都能传出去,这个结束之后若是得奖了,你觉得不会再次引起注目?”

  “嗯。”郁清宁听完之后又转向叶陵濬,“你的理由呢?”

  “要在外面住,我不放心。”叶陵濬眸中有黑色聚集,“而且还是跟那个姓上官的一起,更加不让我放心了。”

  虽然叶陵濬就只见了上官思扬那么一次,但是他却很敏感的发现上官思扬喜欢着郁清宁,而且还喜欢的很深,甚至都不比他少。

  也许是因为情敌关系,叶陵濬看见他就觉得不爽,再加上之前要不是因为高含是因为上官思扬才对郁清宁动手的,所以叶陵濬对上官思扬更加讨厌了。

  现在得知郁清宁不但要跟上官思扬一块儿去表演,而且两个人还要一起住一晚上,叶陵濬心中的醋罐子当即就翻了。

  他绝对绝对……绝对不会让这两个人一起的!

  除非……

  听完这两个人的理由,郁清宁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郁清安的理由还算是合情合理,但是,叶陵濬的那个理由是个什么鬼?

  她是跟上官思扬一起参加怎么了?这说明他们两个优秀好吧?而且,上官思扬是跟他叶陵濬有仇吗?这么不待见上官思扬的。

  “叶陵濬,你跟上官思扬有仇?”

  “算是吧。”叶陵濬点头。

  “什么仇?”

  叶陵濬想了想,道:“情敌这算是仇吧?”

  郁清宁顿时就笑了,“叶陵濬你这个笑话真好笑。”上官思扬喜欢她?这可真是她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她跟上官思扬前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重生之后有了那么一点交集,两个人连好友都算不上,只能是那种一般的朋友关系,现在叶陵濬居然说他们两个是情敌,哈哈,真是笑死她了。

  叶陵濬挑眉:“你不相信?”

  “当然不相信了。”郁清宁理所当然的道,“我跟他才认识多久啊,关系连好朋友都算不上,所以叶陵濬你这话完全就不可能。”

  “这样啊。”叶陵濬忽然灿然一笑,“那是我想错了。”

  他怎么忘记了,清清这丫头对感情可是很迟钝的,只要不挑明,这丫头绝对想不到那儿去的。他才不会傻到给自己的情敌创造告白的机会,所以清清既然不知道,那他也就装作不知道好了。

  “哼。”

  叶陵濬这话一出随即遭到了郁清安的一声冷哼,叶陵濬看过去,“鼻子不舒服就去看医生,你在这里哼哼可是没人会理你。”

  郁清安冷笑:“那是因为我闻到了一股好奇怪的味道,让我的鼻子竟然都受不了。”

  “受不了就出去,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那也得你跟我一起出去才行,因为这股奇怪的味道可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我可不想阿宁在这里受你荼毒。”

  “是吗?那你倒说说是什么味道?”

  “嫉妒、阴险、狡诈种种混合在一个被打翻的醋坛子里的味道。”

  “是吗?”叶陵濬嗤了一声,“郁清安你的鼻子真是跟狗一样灵敏,居然还能闻得这么清楚的。”

  郁清安横眉冷对:“那只能说你身上的味道太重。”

  “要是重的话清清怎么没有闻见?”叶陵濬说着便向郁清宁求证,“清清你说是吧?”

  “真是够了。”

  谁说光女人之间有勾心斗角,男人之间明明也有,她面前这就是极好的一个例子。

  郁清宁已经受不了这只要多说几句话就要开掐的两个人了,而且每次开掐也就罢了,但是到最后的时候总是会扯上她。

  拜托,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吃瓜群众好吧?

  郁清宁站起身,已经不想再理会这两个人了,“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反正我已经决定要去了。你们继续掐吧,我去回房间准备东西,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郁清宁便越过两个人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清清。”

  “阿宁。”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郁清宁已经学会无视了,脚步不停的往房间走着,就连一丝停顿也无。

  “好吧,要我答应也可以。”郁清安率先妥协,“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郁清宁停下,转身看他,“什么条件?”

  “这个月的十七号是妈的生日,我不强求你回去,但是给妈准备一件生日礼物吧。可以吗?”郁清安看了看郁清宁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

  郁清宁想了想便答应了,“好。”

  若不是郁清安提起,她都忘记严书玫的生日了。

  想想也是,她当初小小年纪便被送到了这里,对家里的误解很深,所以郁家的一切她都选择性的给忽略掉了。郁伦跟严书玫以及郁清安的生日自然也是不知道了。

  后来被接回郁家,郁伦跟严书玫过生日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准备过生日礼物,也从来都没有跟他们说过生日快乐,甚至在那一天的时候,还会故意的消失不见。

  那个时候的她对郁家的一切都怀有敌视,觉得郁伦夫妇既然把她放到A市了十二年之久,很明显的就是嫌弃她了,不想要她了,那么现在接她回家又算是什么?

  弥补?亏欠?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于心不安?

  那个时候她对郁伦跟严书玫仅剩的感情都是埋怨、厌恶,自然是不会再记住他们的生日了。而能记住郁清安的生日无非是因为郁清安的生日太过特殊了,是2月的29号,四年才会有一次。

  现在的她对于郁伦个严书玫两个人虽然不再似之前那样满是愤恨了,可却也没有多少的亲近,这十二年的痕迹是怎么也抹不掉的。只是严书玫再怎么说也是她的母亲,对她有生身之恩,再加上异能的事情,她还需要从郁家找到一个答案。

  郁清安的这个要求也不是太难,所以她很快的便答应下来了。

  见郁清宁答应了,郁清安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几分,“那我就没有意见了。”

  “要我答应你去也不是不可以,你得贿赂我。”叶陵濬这个时候也说道,“不然的话,你知道我有那个能力可以让你参加不了的。”

  而听见他的话内容的郁清宁嘴角抽了抽,想到了这家伙那来无影去无踪的速度,只得是循着他的话问了下去:“怎么个贿赂法?”

  “这个比赛不是周六吗?很好,周天的时候陪我出去玩一天就可以了,不过这一天你不能拒绝我的合理要求。”

  “合理要求?”郁清安听完顿时就忍不住开口,“叶陵濬,你这话的意思是阿宁可以拒绝你所有的要求吧?”

  依着他对叶陵濬的了解,要是认准了一件事情之后,叶陵濬几乎是阴谋阳谋齐上阵也会把那件事情给做到。现在提出要跟阿宁出去呆上一天,这应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要是指望着叶陵濬还能说出什么合理要求,那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知道我为什么要清清跟我出去吗?”叶陵濬侧眸看向郁清安,墨眸里满是嫌弃,“因为你在这里,整个空气都显得不好了,我就是要跟清清出去,不想看见你。”

  “你以为我会想看见你?”郁清安冷笑,“不想看见我就快点离开这里,你不呆在这里,自然就不会看见我了,这样的话,你自然也就不会生气了。”

  “只要清清同意了,我立马就带着她离开这里。”

  “做梦!阿宁才不会跟你走。”

  “时候未到,你怎么就知道不可能?”

  “我不同意。”

  “清清同意就好,谁要你同意了?”

  “你……”

  “好了!都少说两句吧。”见着两人又要再一次掐起来的时候,郁清宁有些烦躁的出声制止了,“你们要住在这里,就拜托你们保持安静好吗?这样子会让我觉得很烦,想要把你们给赶走。”

  叶陵濬跟郁清安眼见郁清宁生气了,齐齐闭上嘴来,只不过看向彼此的神色满是嫌弃,连胜的表情都是如出一辙的“都怪你”。郁清宁对此已经不想再去看了,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你们说的要求我都答应了好吧?不过这周就算了,重新换个时间吧。还有……”

  郁清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下次要吵架的话麻烦你们去外面,不要当着我的面,看着你们吵架真的很烦的。我现在去收拾东西了,不要再过来打扰我了。就这样吧。”

  ------题外话------

  o(╯□╰)o找了三遍,总算是把那个缺失的双引号给找出来了,心塞塞

  谢谢米苏的水亲爱的月票,懒懒滴窝的花花,陌轻染的打赏,超级大么么~

  

[读者须知]:下一篇:v006、出发安市-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