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青岛娱乐 >

v003、出事了-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发布时间:2018-08-28 09:43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青岛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002、你要懂曲线救国-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对于叶陵濬私自挂掉郁清安电话的事情,郁清宁表示很生气。

  她在进到了厨房之后才想到,东省才艺表演的事情还没有跟郁清安说,而且她表演的还是上次的那个长袖舞,所以还得麻烦郁清安一次,多盯着点,不想在网上再折腾了。

  先前在朗诵会上的时候,观看的同学是不允许玩手机的。这个规矩郁清宁不知道是谁制定的,但是每次朗诵会的时候都会有专门的老师带着学生去检查。

  然而那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老师竟然在她表演的时候没有巡逻检查,导致被录了下来,然后发到了学校的论坛之上。

  发到这上面都是小事,毕竟是在自家学校里,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问题却是,不知道怎么的给流传到了网上了,并且还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人怕出名猪怕壮,郁清宁就是这样。

  所以当初郁清安问她要不要将视频的事情压下去的时候,她稍作思考便答应了,只因压下去之后实在是利大于弊。

  然而如今因为任务的关系要在表演一次,郁清宁心里还是有些忧虑的,因而就想再麻烦郁清安一次,反正是郁清安是自己哥哥,帮个忙也是理所应该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她千赶万赶的出来,叶陵濬还是把电话给挂了,真是气死她了。更过分的是,叶陵濬那个家伙竟然不许她拨回去,而是拽着她去吃饭。

  郁清宁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愤怒,不过之后也就平静了。反正她有郁清安的手机号,大不了一会儿回个电话就是了。

  简单的吃过饭,将碗丢给叶陵濬之后,郁清宁便回房准备给郁清安打个电话说一下才艺表演的事情,可没想到刚拿到手机,高盛的电话便过来了。

  郁清宁无奈的摇摇头,按了接听:“高盛。”

  “小姐,查到了,那些人的确是龙虎帮的人。”

  听到高盛的话,郁清宁拧眉,“他们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她记得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并不曾招惹过道上的人,这龙虎帮自然也是一样。因而她实在是想不出来这龙虎帮的人为何三番四次的要找她麻烦?

  “我想,并不是龙虎帮有人要跟小姐过不去,而是有人借了龙虎帮的手。”高盛缓缓说道,“小姐是不是有个同学叫高含?”

  “嗯。”郁清宁挑眉,“跟她有关系?”

  如果是高含要找她麻烦,从而借了龙虎帮的手的话,那渊源可就深了。

  “具体的过程不太清楚,不过那个高含跟龙虎帮的老大彪哥之间的关系有些不一般。”高盛在那边绞尽脑汁的想着比较能合适体现他们关系的词,毕竟在小姐面前那样直接说出来,实在是太不雅了。

  “怎么个不一般?”

  听见郁清宁的问话,高盛仍在拼命的想着词语:“就是……就是……”

  高盛的语塞让郁清宁不由得挑眉,疑惑道:“这么犹豫是怎么了?难不成他们之间还有一腿吗?”

  “呃……”好吧,听见郁清宁这简单粗暴的话,高盛觉得自己完全是想多了,小姐才不管什么雅不雅,只想得知她感兴趣的消息,于是便接着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确是情人关系,龙虎帮的人会对小姐下手,就是那个高含在彪哥跟前吹了枕边风的缘故。”

  “居然是这样。”

  想到之前高盛给她说那个彪哥性情阴鸷,郁清宁撇了撇嘴,真不知道高含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跟那么一个人呆在一起。

  等等!

  郁清宁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忙问高盛:“高含跟彪哥在一起的时间有多久了?”

  “差不多有一年半了。”高盛想了想,然后给郁清宁报出了一个时间。

  一年半吗?

  高含现在不过是高二,也就是说,她在高一的时候就已经跟彪哥在一起了?

  而这学期碰上的那些人又都是龙虎帮的人……

  那么前世,她碰到的那些人,也都是龙虎帮的人了!

  想到这个可能,郁清宁周身的气息瞬间都凛冽下来,握着手机的手更是攥的紧紧地。

  她跟高含从初二认识的时候开始就一直都不对盘,高含更是变着法儿的欺负她,因为那会儿的她性情还算是温和,所以在放学的时候、没人的角落里,她没少被挨巴掌。

  可是她从没想过,高含的心思居然会恶毒到这种地步,居然会找一群混混来羞辱她、毁掉她,想到前世发生的那些事情,郁清宁身上就是止不住的寒意。

  若不是他们,她前世也不会过的那么艰辛了。

  没有被毁掉清白,却因为那些强迫被拍的照片而落了个不知羞耻的名声,再加上姜春瑞那个“好闺蜜”的一番解释,让她更是百口莫辩,在a市这里是丢光了所有的面子!

  所有人都带着有色的眼光去看她,她一个人像是身在隆冬里的凛冽寒风之中,无处可逃,遭受着那如利剑一般的寒风,遍体鳞伤。

  “小姐?”

  听到那边久久没有反应,高盛不由得担忧的唤了一声。

  “嗯。”

  听到高盛的声音,郁清宁这才从回忆中缓过来,可额上早已一片汗珠,后背更是湿了一大片。

  “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了。”高盛总觉得此刻的郁清宁声音怪怪的,可是又说不上来怪在哪里,因而也就没有多嘴。

  “那我就先挂了。”郁清宁淡淡道。

  “好,小姐有什么事情再给我打电话。”

  “嗯。”

  挂了电话,郁清宁将手机扔到了一边的书桌上,这才整个人都倒在了床上,全身的力气在听到高盛的话的时候都好像被抽干了一样,让她觉得十分的疲惫。

  高含那样做的目的,她其实可以猜得到的,无非就是嫉妒她。可高含却不知道,她在心里是有多么的羡慕她。

  高含的父母将她当做掌上明珠,自幼便是宠爱备至,可是她跟父母在一起的欢乐日子在记忆中已经遥远到都模糊想不起了。

  她实在不能想象,高含明明过的那么好,却为何偏偏跟她过不去呢?

  甚至还找人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郁清宁闭上眼,松开一直攥紧的手。

  那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那笔账她也该讨回来了!

  ——

  又是一个晴朗的天。

  一早晨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却也不长,很快的就过去了。

  午饭的时候,郁清宁刚到了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里,准备眯一会儿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震。

  她拿出来一看,是魏晓晓的短信。

  上面是很简单的一句话:能不能来一趟生物实验室?我一个人有些不敢进去。

  郁清宁看完之后叹了口气,有些好笑,却还是认命的从树上跳下去,去生物实验室了。

  魏晓晓不仅是他们班的学委,而且还兼任生物课代表,再加上明天四班要在生物实验室做一次实验,所以生物老师让魏晓晓抽个时间去打扫一下。

  她先前还问过魏晓晓会不会害怕里面的那些真实的人体标本,魏晓晓的回答是不怕,想也知道,现在进去亲眼看见之后魏晓晓还是觉得有些害怕。

  郁清宁弯了弯嘴角,那些标本她倒是不怕的,因为前世的时候她念的就是医学院,解剖课都面不改色的上过了,何况是这些小小的标本?

  最近跟魏晓晓的关系还算是不错,所以郁清宁便过去了。

  生物实验室是在独立的实验楼里面,这里面的实验室是三个年级公用的,所以建造的比较豪华。

  生物实验室郁清宁之前的时候是去过几次的,所以很快的便到了门口,教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郁清宁有些无奈,魏晓晓既然害怕,怎么不把门大开?这样虚掩着,反倒是更加会让人觉得怪异。

  她随即推门进去:“魏晓晓?”

  偌大的生物实验室足足有好几百个平方,入目的便是一溜洁净整齐的试验台,再往后便是另一个虚掩着的门。

  郁清宁无奈的摇摇头,这里是归学生们做实验用的,而后面的那个门则是储藏室的门,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生物标本,这里有许多的标本都是真实的,所以见了之后难免会心生怯意。

  眼见这里的门依旧是虚掩着,郁清宁便觉得应该是魏晓晓进去了,所以便也随之进去了,只是没想到刚一推门,一块崭新的毛巾便捂住了她的口鼻。

  郁清宁脑袋一昏,径直倒了下去。

  这时,门后面才走出一个人来。

  那人将手上的毛巾随意的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而后看着地上不省人事的郁清宁,眸光阴沉的可怕。

  ——

  上官思扬看着手中的手机,蹙了蹙眉,还是决定给郁清宁打个电话。

  毕竟自己能够呆在这里的时间就只有一学期了,这一学期他可得抓紧时间,以后想要再见面,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然而手中的电话刚拨出去不到十秒便被对方给挂断了,上官思扬愣了愣,依着他的了解,这个时候郁清宁完全没有事情的,所以没理由会挂断他的电话啊。

  皱皱眉,上官思扬又拨了回去,这回是刚一响就被挂断了。

  上官思扬的神色已经沉了下来,不信邪的再拨过去,传来的却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

  上官思扬从长椅上起身,直奔郁清宁往常中午最喜欢呆的那个小树林,然而他找遍了那里也没有看见郁清宁的身影。上官思扬随即又直奔四班教室。

  这个时候,四班的教室里还有着极少一部分在学习的人,见到上官思扬过来,这些人都不免愕然,他们班并没有人跟上官思扬走的近,那么这位天之骄子来他们班是有什么事情?

  上官思扬的目光在教室里扫了一遍,却仍是没有发现郁清宁的身影,他心中没由来的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个时候,有人上前来,“上官同学,你要找谁?”

  这个人自然就是陈熙仪无疑了。

  他本来是不想理会的,可见上官思扬神色不定的站在门口不走,而且班里为数不多的女生还在对着上官思扬花痴,让他想忽视都忽视不了,所以便硬着头皮上来询问了。

  看着眼前的陈熙仪,上官思扬忽然想起来郁清宁似乎跟眼前的这个人关系不错,于是开口,“我找郁清宁,她在吗?”

  这话一出,四班里不少人顿时齐齐倒吸一口气。

  “哦,她这个时候喜欢在外面小憩,一般是不在教室的。”

  对于上官思扬是来找郁清宁的,陈熙仪在短暂的愣了愣之后便回答了,“你找她有什么事情吗?或许我可以帮你转告。”

  “因为得知她也要去参加东省才艺比赛,所以有些事情想要跟她商量一下。”

  上官思扬本是不想去解释的,不过在看到四班众人因为他先前那一句话而变了的脸色,顿时惊觉那句话可能会给郁清宁带来麻烦,所以便找了个缘由解释了一下。

  “本来是不想来班里打扰各位的,所以我便从老师那里拿到了她的电话,可是她手机好像关机了,所以只能来班里找一下。然而现在……”

  上官思扬有些无奈的笑笑,“看来我来的真不是时候。”

  “关机?”

  听到上官思扬的回答,陈熙仪顿时不赞同的说,“之前她说过的,在学校里是不会关机的,因为怕家里人会给她打电话。”

  “可是……”上官思扬皱眉,“就是关机了。”

  “那我试试。”

  陈熙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找到郁清宁的号码拨过去,里面传来的赫然是对方已关机的声音。

  陈熙仪看着手中的电话,十分错愕:“这怎么可能?”

  说好不关机的,怎么现在竟然关机了?

  “给你们班班主任打电话,让他帮忙找人,郁清宁应该是出事了。”

  上官思扬丢下一句话忽然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就改为跑了。

  “哎……”

  看着上官思扬的背影,陈熙仪有些不明白上官思扬是从哪里得出的结论,不过郁清宁在学校里手机关机真的很奇怪,也很让人担心。

  “大班长,清宁在不在?”

  陈熙仪正准备给乔胜飞打电话,却忽然看见魏晓晓垂头丧气的过来了。

  “你也找她呀?”陈熙仪有些无奈,扬了扬手机,“她不在教室,而且手机也关机了,刚刚上官思扬还因为才艺表演的事情来教室找她呢。”

  “啊?上官来了?”魏晓晓有些不可思议,顿时左顾右盼起来,没看到人之后又瞬间丧气,“走了啊。”

  “对呀。”陈熙仪点头,而后继续翻着通讯录,“可是清宁的手机居然关机了,然后上官思扬丢下一句清宁可能出事了,让我给班主任打电话就走了。喏,我现在正在犹豫要不要班主任打电话呢。”

  “哦……”魏晓晓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只听到了陈熙仪的那个肯定答复,后面的话并没有听进去。

  这时,不远处便传来宋磊惊讶的声音:“魏晓晓,你不是在生物实验室怎么在这儿?”

  魏晓晓回神:“本来是想去生物实验室的,可是手机丢了,而且我有些怕,所以就想让清宁跟我一块儿去,这不就是回来找她的吗?”

  “天!”宋磊顿时震惊了,“你不是在骗我吧?我刚在回教室的路上见到郁清宁了,她说你给她发短信让她去生物实验室陪你,所以她去生物实验室了啊。”

  “什么?”

  “什么?”

  魏晓晓跟陈熙仪两个人顿时惊呼出声,魏晓晓很快的便反应过来,说道:“我是想让清宁去陪我,但是我手机丢了啊,所以我才会教室来找她的。”

  “这样吧,你们先去生物实验室找人,我去给班主任打个电话。”陈熙仪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清宁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关机了,一定是出事了。如果这是一个恶作剧便罢了,要是是有人故意的话……”

  那后果可真是不敢设想了!

  宋磊跟魏晓晓也是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忙点了点头,而后便一块儿往生物实验室去了。

  而陈熙仪则是快速找着乔胜飞的电话,而后拨了出去:“老师,出事了。”

  ……

  上官思扬在出了a栋教学楼之后,便去了b栋四楼的高二十二班,“打扰一下,请问高含在吗?”

  “天呐,是上官!”

  “好帅!”

  上官思扬的到来让整个高二十二班都沸腾了,教室里为数不多的女生连忙往上官思扬的身边围了过来,“上官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来找个人。”上官思扬勉强的勾了勾嘴角,“请问高含在吗?”

  听到上官思扬的话,不少的女生脸上都闪过厌恶和嫌弃,然而在上官思扬面前,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得是硬压着心里的不爽问道:“上官找高含做什么?”

  “有点事情需要问一下她。”见这些人只是围着他并没有回答问题,上官思扬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有些绷不住了,“麻烦你们告诉我她在吗?我有很要紧的事情要找她。”

  眼见上官思扬的神色不作假,女生之中这才有人道:“今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高含就没有来,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哪儿。”

  听了这个答案,上官思扬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难道不是高含做的吗?

  可……

  除了高含,谁还有那个动机?

  “对了,我之前好像看到她在放学的时候去实验楼了。”这时,又有一个女孩说道。

  实验楼?上官思扬一楞,高含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旁边有人推了推她,“真的假的呀?”

  “当然是真的了。”那女生见上官思扬看着她,不由得有些羞涩,此刻被人怀疑,当即将之前见到高含的事情一一道来。

  高含以往都是高傲的,可是她今天遇见的时候高含却显得一惊一乍的,跟以往的目中无人完全差的太多了,自然是让她多看了几眼。

  所幸她当初是记住了,不然的话,现在怎么可能得到上官的注视呢?

  “多谢。”

  听完那女生的话,上官思扬道了谢,便又急急地离开了,奔赴实验楼了。

  只是在那楼下的时候,却正好遇上同样气喘吁吁赶过来的魏晓晓和宋磊二人。

  上官思扬没有理会二人,而是继续快步上楼,直接找到了生物实验室。

  教室的门没有锁,所以上官思扬很轻松的便推门进去了,里面十分寂静,上官思扬一路到了里面储藏标本的房间,并没有发现有人在。

  “上官,你也来找清宁吗?”

  在上官思扬后面进来的魏晓晓和宋磊两人看着上官思扬的样子,不由得询问。

  “嗯。”上官思扬侧头,而后目光四处搜索,发现一旁的垃圾桶里面好像有东西。

  他眸光一动,走了过去,只见里面扔着一条崭新的毛巾。

  魏晓晓也看到了垃圾桶的毛巾,有些奇怪:“今天这里没有做实验啊,怎么还有垃圾?”

  魏晓晓话音刚落,便看见上官思扬小心的将那条毛巾给拿了出来,往鼻尖稍稍靠近了一点,上官思扬脑袋顿时便有些昏沉,他连忙将那条毛巾扔回垃圾桶里,而后扶着门站了起来,感觉自己好了点,这才道:“上面的是氯仿。”

  虽然在空气中已经挥发了不少了,但上面残留的他闻了之后都会觉得眩晕,可想而知,那上面原本是沾了多少的了。

  氯仿?

  听见这个名字,魏晓晓跟宋磊都是一惊,那东西在平常的时候都是危险品,几乎不会给学生使用的,怎么现在会有一条沾着氯仿的毛巾丢在这里?

  氯仿,又名三氯甲烷,是一种无色透明重质液体,极易挥发,在光照下遇空气可逐渐被氧化生成剧毒的光气。而且可作用于中枢神经,有麻醉作用,吸收会引起急性中毒。

  “那上官你没事吧?”

  魏晓晓忽然反应过来,问上官思扬,毕竟上官思扬刚才可是嗅了那条毛巾。

  “没事。”上官思扬摇头,他并么有大碍,“先离开这里。”

  “好。”

  几人出了生物实验室,上官思扬这才道:“让你们班主任联系一下郁清宁的家里人,她人应该还在学校的,只要努力一下,应该还是可以找到的。”

  “清宁不会是有危险吧?”魏晓晓脸色苍白,身子开始颤抖。

  刚才宋磊说他看见郁清宁过来了,可是现在里面却只有一条沾着氯仿的毛巾,根本没有郁清宁的身影!显而易见,郁清宁一定是出事了!

  那上面的可是氯仿啊!

  清宁她……不会……

  “这个说不准,先去找人吧。毕竟时间紧迫。”上官思扬说完便转身就走。

  一想到那条毛巾上的氯仿,上官思扬就是忍不住的担忧,希望他还来得及。

  她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的!

  上官思扬便走便拿出手机打电话,因为太过紧张,就连手指都有着几分颤抖,可他还是找到了那个号码,然后拨了出去。

  “怎么了?今儿怎么……”

  “帮我查一下中午的时候,谁去过化学实验室。”

  上官思扬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边下楼一边说道:“还有去调一下监控,看一下今天高含,姜春瑞都去过哪里。”

  “思扬你怎么了?”那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忧,“你的声音不对劲,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生物实验室里有一条沾着氯仿的毛巾,而之前,一个女生被别人骗到了那里,并且现在失踪了。”上官思扬深吸一口气,压下语气中的那些颤抖,“所以现在,你能帮我去查一下谁今天去过化学实验室和调一下监控吗?”

  “好好好,干哥哥我现在就去帮你查。不过那个女生……”

  见目的已经达到,上官思扬便挂了电话,这时候,他已经下楼了。

  站在实验楼前面,上官思扬看着这偌大的校园,心中焦急如焚,却又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这种无力而又愤慨的感觉真是快要逼疯了他。

  上一次是他被那些人胁迫却又无可奈可,而现在,却是他最重要的人失踪了而无可奈可。

  他要怎么办?他到底要怎么办才能找到郁清宁?他要怎样才能让她不受一点儿伤害?

  “咦?上官你怎么在这儿?”

  正在上官思扬不知所措的时候,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与此同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上官思扬抬头,入目的正是他在一班里关系还不错的吴铮,上官思扬并没有要说的意思,然而目光不经意一瞥,在看到吴铮手里的东西时,忽然顿住。

  “这个望远镜是你的?”

  “不是啊。”吴铮连忙摇头,指着手里的望远镜道,“这是我借一个哥们儿的啊,借来玩玩的,不过现在打算去还了。”

  “哦。”看着吴铮手里的那个望远镜,上官思扬脑中亮光一闪,“能不能把这个借我用用?”

  “啊?”吴铮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怎么好好的上官思扬会突然问他借东西。

  “借我用一下,可以吗?”上官思扬再度看向吴铮,神色间都带上了几分焦急。

  “哦,好。”吴铮依旧是有些呆愣的将望远镜交给上官思扬,上官思扬道了一声谢,而后便飞快的向学校门口不远处的综合楼而去。

  “上官,你干什么去呀?”吴铮看着上官思扬的背影问道,然而上官思扬却是办法要回复的意思都没有,脚下的步子飞快,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吴铮还是第一次见到向来淡定优雅的上官思扬会这样,心下疑惑不已,却也没有人给他解惑,只得是压下心中的疑惑,继续往宿舍而去。

  上官思扬拿着望远镜,一直上到了综合楼的天台之上,这才停下了脚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刚刚在看到吴铮望远镜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若是有人真的绑架了郁清宁,那么她不会傻到带着郁清宁在学校里晃悠的。而现在又是中午休息的时间,学校里的各个地方基本上都是有人的存在的,有人自然是不会让人看见的,而唯一不会有人在的地方,便是天台了。

  一是因为天气还带着些燥热,没有完全的凉下来,天台上面的气温更能高一些;二则是因为天台上除了晚上可以看看星星之外,再没有什么别的景致了,而且去天台还得爬上近乎十层的楼梯,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许多人望而生畏了。

  而天台是每栋楼都有的,在这其中最高的便是上官思扬现在所处的这栋综合楼的了,上官思扬到了这里,又借了吴铮的望远镜,为的便是看清各个天台上的状况。

  这栋综合楼位于学校刚进门不远的地方,其他的建筑是呈四周环绕状的。在这里能够将所有的天台都尽收眼底。

  上官思扬先从建筑最多的北面开始找了起来,这里的建筑是最多的,基本都是各个年级的教学楼,加起来有七栋,上官思扬耐着性子一个一个的全部找了一遍,并没有任何发现,于是又转向西边。

  这里学校的一些超市、餐厅等生活用地,以及在这些地方工作的人的住宿楼,确认没有后上官思扬又转向了东边。这里则主要是学生及老师的公寓,同样是建筑比较多的那种。

  上官思扬很是耐心,也很仔细,一个一个的去找,几乎都将这些找完之后,才在最后一栋学生公寓上面发现了一个身影。

  上官思扬一喜,忙仔细去看,然而因为距离过远,望远镜也只能依稀看到那站在上面的人是一个女生,样貌什么的却是统统都看不见。

  “该死!”

  上官思扬顿时烦躁了,他倒是忘记了这里虽然能够将周围的事物看清楚,但是每一栋楼之间的距离可是不近,少说也有远。而吴铮的这个望远镜也只是100倍的,看的最远距离不过是1000米。而他现在距离站人的那栋公寓目测是绝对超过1000米了,显然已经是到了最大范围了。

  上官思扬皱眉,而后举起望远镜将那人周边又给观察了一下,发现在那人旁边的地上似乎还有着一个人。但具体是不是他又不能确定,因为那人站着的地方刚好是在天台的围栏之下,围栏之下又垫高了不少,而那垫高的部分正是阻挡了上官思扬的视线,让他根本看不清那里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算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现下的情况根本容不得他再去求证了,时间紧迫,根本容不得他再多加犹豫。

  上官思扬一边从天台上下来,一边打着电话,几乎是电话刚拨出去便接通了:“思扬……”

  对方刚一开口,便被上官思扬打断,语气是不容置疑的果决:“听我说,你现在带人马上去五号公寓的天台。”

  “五号公寓?”那方的人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随即愕然,“那可是女生公寓,我去干什么?”

  “我怀疑那个失踪的女生被人绑到了五号公寓的天台上。”上官思扬并没有和那边的人解释太多,“至于为什么是五号公寓的我事后再跟你解释,现在你听我的,带人去五号公寓的天台,一定要快!”

  说罢,上官思扬便挂了电话,下楼的步子也加快,整个人脸上满是凝重。

  希望这次的猜测是对的。

  “又挂我电话。”

  那边的人嘀咕一声,对于上官思扬动不动挂他电话的行为表示愤慨,不过继而想到上官思扬今日的反常,决定还是按着他的去做了。

  ——

  郁清宁只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觉得难受的。

  这难受却不是疼,而是一种脱力,一种麻木,一种酸胀。

  待适应了光线之后,她才缓缓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空旷。

  前方是宽旷的空地,头顶是蔚蓝的天空。

  她愣了愣,这里是哪里?

  “倒是小看你了,没想到居然还会醒。”

  这时候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接着郁清宁便看见衣着精致的高含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走了过来。

  她的手上还拿着一把长长的水果刀,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白光。

  郁清宁动了动,却发现自己被绳索绑住了,而且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酸软的可怕。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她的神智还是清醒的。

  “高含,是你绑的我。”郁清宁看着她开口,眸光深沉不见底,“你想做什么?杀了我吗?”

  “郁清宁,都是你!都怪你!”高含在郁清宁面前蹲了下来,拿着水果刀贴在郁清宁的脸上,神色阴沉恶毒,“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纵然脸上贴在冰凉的水果刀,可郁清宁的神色也没有多大的变化,“一直都是你主动跟我过不去的,我并没有主动要找你的事。”

  “呵,”高含讽刺一笑,“郁清宁,你他妈的真会装。”

  手上的刀子用力,在郁清宁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可郁清宁却是半点儿疼意都没有感受的到,但是看着高含的目光深处,寒意渐起。

  高含看着神色没有半分恐惧的郁清宁,表情更是阴鸷,“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家里出事了。”

  高含的家里出事了?

  郁清宁不明所以。

  “明珠建筑你知道吧?那就是我爸的公司。”

  明珠建筑?

  郁清宁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很快的便想起了这个名字的有关事项。

  她记得前些天还看到报道说明珠建筑牵扯出了命案,董事长高明已经进了监狱,明珠建筑正式宣布破产,一切不过是发生在几天的时间之间。

  现在若不是高含主动说起来,她还真没有想到明珠建筑居然会是高含家的。

  只是……

  “跟我有什么关系?”

  明珠建筑会破产不过是牵扯出了命案,然后树倒猢狲散,她可是什么都还没做,跟她有什么关系?

  “啪。”高含给郁清宁一个巴掌,声音清脆响亮,可郁清宁却半点疼痛都感受不到,就如同之前被刀子划到的时候一样。

  郁清宁挑眉,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

  “当然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这么的倒霉!”

  高含的脸陡然间狰狞起来,她愤愤的说,“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和龙彪那个渣滓扯上关系?要不是你,我家怎么会变成这样?是你!是你!都是你害的!我要杀了你,我要你血债血偿!”

  “所以,你把我绑到了这里,就是想杀了我?”郁清宁依旧冷静无比。

  高含现在已经被心里的那股子怨恨给冲昏了头脑了,将所有的不满和怨恨全部推倒了她的头上,因而在这个时候,解释是最没用的,她根本不能跟高含讲道理。

  而且高含的状态也有些异常,太过激动了,就好像一根绷紧了的绳,只要再稍稍用力一点,就会断掉。

  “既然带你到了这里,当然是要杀了你。”

  高含狞笑着,“不过在杀了你之前,我要好好的折磨你,将以前在你这儿受的怨气统统都讨回来。”

  “杀了我,你也会坐牢的。”郁清宁眸光一转,“你家里的人难道就不担心?”

  ------题外话------

  高含马上就要退场啦,蹦跶的也太久了,清清的异能就要出现啦。

  谢谢待月嬰26602728,aaa2526,摔摔,薰依千夏,570471040,陌颜夏亲们的月票,待月嬰亲爱的钻石和评价票,来世蝶青莲和夏宸潇的鲜花,13185091565的评价票~

  被包养的感觉真好,o(∩_∩)o哈哈~

  豪门佳妻之你擒我愿/千丈雪

  纨绔少女与冷酷腹黑少将你擒我愿故事,养成系+娱乐圈宠文。

  小片段:

  某天,慕二爷难忍她造型。

  “给你三年时间,长发要及腰。”

  三年也毕业了,夏至邪笑抚摸下巴点头道:“据说啪啪时很妖娆。”

  她话刚落下,一个手指弹到她脑门,他狠道:“老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靠,我班上男生都这样说,不信你去找个长发女人试试……”

  

[读者须知]:下一篇:v004、特殊血脉-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